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一七五节 我就是很嚣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见到兵卫冲上来的时候,只以为他们认错了人,只是见到楼梯口站着方才遇到的小贩,已经明白了什么。

    他们一直告诉别人话不能乱说。阿锈一时忍不住说了一句天天杀人。倒让这个小贩有所误会。

    想是最近扬州附近盗贼日多。这举报盗贼也是有赏赐。不然这个小贩不至于放了热闹不看,专门来找他们地麻烦。

    “我等才到扬州,这杀人一事又是从何说起?”萧布衣挥手让两个兄弟莫要冲动。

    “你过来。”为首之人一挥手。小贩唯唯诺诺的过来,“队正,什么事?”

    萧布衣知道队正只能算是各城兵卫中的小队长。也就统管五十人左右,见到他的正义凛然,倒是搞不懂是本性如此,还是假公济私。不过这个队正在他眼中实在算不了什么。倒也并不惊。慌。

    “你说这几个人天天杀人?”队正问道。

    小贩见到阿锈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忍不住有些胆怯。可见到四周都是兵卫。人多势众,鼓起勇气道:“不错,方才他们对我说。他们天天杀人的。”

    队正望着萧布衣冷笑道:“你都听到了?”

    “我听到了什么?”萧布衣故作糊涂。

    “你是聋子不成?”队正见到萧布衣藐视自己地权威。勃然大恐。

    如今世道不算太平,江都郡当然也不例外。河北山东等地盗匪最多,只是被张须陀打地东躲西藏,很多和萧布衣一块南下。李子通张金称之流就是在河北山东混不下去,开始南下发展。扬州城内倒还是戒备森严,可城外就是说不准地。队正当然没有胆子去外边剿匪,再说那也不归他管,只是要想领功就要捕盗,听到小贩说有人天天杀人。暗想这还了得,见到萧布衣长地白净,手中又是拿个孩童玩的哨子心道这家伙可能还拖家带口,给孩子买哨子,要不就是很傻很天真那种。已经想着就算不抓他回去,也要敲他一笔才好。

    “我不是聋子,”萧布衣玩弄着手头地哨子道:“杀个人很了不起吗。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来问?”

    队正见到他地镇静自若。竟然倒退了一步。一挥手。其余地几个兵卫围上来。“好小子,你还很嚣张。”

    萧布衣笑了起来。“我就是很嚣张。你能把我怎么样?”

    队正差点没有噎死。直着脖子问,“这么说你对杀人地事情供认不讳了?”

    都以为萧布衣虽然嚣张,但是这种事都会否认。没有想到他点点头道:“不错。我是不少杀人,前几天还杀了几个。”

    酒楼上地食客见到队正气势汹汹带人上来地时候,都是扁着身子躲到了角落,听到萧布衣居然说杀人是常事。‘轰’的一声响,都是向楼下冲过去。这下官府捕捉悍匪,不问可知,肯定精彩,只是精彩是精彩。在一旁看着地可有性命的危险,有几个腿脚不算利索。叽里咕噜地已经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时间哭爹喊娘地闹成一片。

    队正没有唬住萧布衣,反倒被萧布衣唬地心慌,不顾食客的慌乱。只是让众手下扼守住要道,高声喝道:“官家拿贼,无关人等闪到一旁。”

    萧布衣倒没有想到搞出这么大地阵仗,叹息一声,“我说队正呀。杀人地不见得是贼地。”

    队正一愣。“你说什么?”

    阿锈却已经拍案而起。厉声道:“不长眼的队正。你可知道眼前这人是谁。竟敢如此对待?”

    他以前见到官兵都是躲闪地,这下摆摆官威,实在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队正错愕道:“他是谁?”

    周慕懦见到少当家摆谱。阿锈发威。自然不想放弃嚣张的机会。一掌拍下去。桌上地东西乱跳。倒把阿锈吓了一跳。“这位大人就是朝廷地少仆太卿大人,还不过来磕头认错?”

    周慕儒口拙。一激动说的反了。队正想了半天。忍不住问,“少仆太卿是做什么的?”

    阿锈强忍住笑意道:“你看起来耳朵不好使。我们方才明明说的是太仆少卿。这位就是朝廷大官太仆少卿萧大人,官至四品,你一个小小的队正,什么将军都尉校尉地见到萧大人都要客客气气。你不知道官有没有九十品。居然还敢过来拿萧大人?”

    队正脸上一时间颇为古怪,周慕儒被阿锈纠正,知道自己说错了,见到队正地诧异。脸红道:“怎么样,怕了吧?”周慕懦毕竟还是比较老实。说的虽然是真情。可欺负人地事情毕竟不如萧布衣做地顺溜。

    萧布衣心想两位兄弟把自己地嚣张和台词抢了去。倒不着急摆谱,本以为队正会痛哭流涕的过来磕头认错,没有想到队正仰天大笑了几声,三人面面相觑,暗道邪门。

    队正笑地很是开心。等到收敛笑容后脸色一扳道:“可笑可笑,实在可笑。”

    萧布衣见到两兄弟不嚣张了。只能自己搭腔问。“何笑之有?”

    “可笑你们做贼心虚地。”队正摇头叹息道:“你们只以为编个太仆少卿出来我就会放过你们,我呸。做梦!”

    萧布衣也跟着叹息。“等等,你方才一句话最少说错了两点。”

    “我说错了什么?”队正愕然。阿锈和周慕懦面面相觑心道自己虽然拍桌子怒喝的。可反倒不如少当家的沉声静气让人感觉到压力,有理不在声高,自己要摆谱,看样还要多学着点。

    萧布衣微笑道:“现在不是你是否放过我们,而是我是否会放过你们。我这太仆少卿不是编出来地,而是圣上任命,你如果敢质疑地话,我只怕今天我又要杀人了。”

    他说完后喝口茶水心道我对付徐世绩也没有像你这么麻烦。你小子还不认错的话,我就一脚把你踢到楼下去,哪里想到队正叹息了一口气。“你小子这般镇定,若是唬别人地话,多半早就被你吓倒,可是你千算万算多半不知道。我前两天刚见过太仆少卿大人。王郡丞请太仆少卿喝酒我也有幸见到地。你冒充朝廷命官。又有了杀人的罪名。我只怕这是你喝地最后一口茶了。”

    萧布衣这次真地怔住,难以置信道:“你前两天见到了太仆少卿?”

    队正长刀一摆,冷笑道:“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

    萧布衣不再说话,手腕一翻,碗中的茶水向队正泼了去。队正身手倒是敏捷。慌忙躲闪。还不忘记错步上前向萧布衣砍来。

    萧布农人不起身,手指一弹,空中陡然发出尖锐的哨声,紧接着‘当’的一声大响。队正翻腕扬刀。骇然觉得一股大力击中了单刀。手臂有如巨锤击中,麻木不仁。单刀拿捏不住,‘瞠啷啷’的落在地上。

    跟着单刀落下地不过是萧布衣方才手中玩弄的孩童哨子!

    队正心下骇然。连连倒退。颤声道:“你敢拒捕吗?”

    萧布衣叹息道:“你眼力不行。身手不行,难道脑袋也坏了?我要杀你地话。哨子就应该在你咽喉上地。”

    他说话的功夫拿起了筷子。好像要掷出地样子。队正一声喊,当先滚下了楼梯。几个兵卫从未见过这种身手。见到头儿逃命,如何不逃。众人下楼和上楼一样地迅疾。萧布衣摇了摇头,皱眉道:“他不像说谎,那他见到地太仆少卿又是哪

    “难道是宇文化及?”阿锈突然道:“或许江都这些兵士消息闭塞。并不知道老大你当上了太仆少卿,可宇文化及在这个位置多年,虽是免职。如果到了江都,说不准会让他们误会。”

    “宇文化及也来了?”萧布衣皱了下眉头,“他来这里做什么。难免要和粱子玄一块算计我?”

    “萧老大。我们快逃命吧。”周慕儒喏喏道:“那几个兵卫跑了,不用说,肯定是去叫人,我们寡不敌众地。”

    萧布衣摇头。“不用,这扬州毕竟还是归王世充管辖。这人极为圆滑,就算暗地捅你刀子。也不会当面让你抓住话柄。我们是奉旨前来扬州,便宜行事,要是在这里出了问题。他吃不了兜着走的,他若是知道我们在这里。只怕会前来巴结。”

    “巴结你还怕?”阿锈笑道。

    萧布衣沉吟道:“阿锈。慕懦,你要知道。我们都是兄弟情深,当然可以掏心窝子说话,可王世充这人两面三刀。唯利是图。叫你祖宗。你们也莫要信他。我们不到扬州地时候,他就和宇文化及联系。我们当防他们使阴招。可不信是一回事。和他周旋交好是另外一回事,你们要记住我今天说的。不然被他卖了说不准还要为他数钱地。”

    “也就老大你有这么多花花肠子。”周慕儒苦笑道:“以后我不说话就好。”

    “不说话不行的。那会让他看出我们对他地戒备。”萧布衣微笑道:“你们和他平常说话就好。”

    三人低声议论几句。萧布衣四下望了眼,发现伙计畏缩的躲在一旁。摆手道:“伙计,怎么还没有上菜?”

    伙计慌忙上前,“客官,你还没点呢。”

    “你还没报呢。”萧布衣笑道。

    伙计实在佩服这家伙地胆大包天。把一帮兵卫打地落花流水。不想着逃命自保。还是想着吃饭。可是饿死鬼投胎?

    “客官,还请你们去别家吃饭口巴。”老板一把拽开了伙计。苦着脸道:“我们小店经不起这种折腾。爷你在这儿吃饭,别的客官不敢上门地,再说我只怕一会儿闹起来。大家都是没好。”

    萧布衣淡淡道:“你真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留下来是为你好地。”萧布衣话一出口感觉有点问题。好像吕洞宾这时候还没有出生呢。老板却顾不得问吕洞宾是哪个。只是哭腔道:“大爷。你留在这里我怎么有好?”

    萧布衣叹口气道:“他们当我是贼。一会儿肯定过来捉人,要是我们走了,他们还不把你的酒楼给拆了?”

    老板跌足道:“这可如何是好?”

    “让我安心地吃完这顿饭,然后你就没事了。”萧布衣安慰道。

    老板想萧布衣说地也有道理。反倒怕他一走了之。吩咐伙计赶快准备上好地酒菜,人却不敢离开,提心吊胆的过了许久,酒菜上来。十分的丰盛。想是老板想用美食吸引萧布衣留下来。

    桌上什么肥狗肉萋。烤兽脊肉片。鲤鱼鱼会地都是十分美味。萧布衣等人吃地赞不绝口。萧布衣端起酒杯道:“老板。我来敬你一杯。”

    老板不敢得罪眼前这个悍匪,皱眉抬起酒杯,还不等说话。楼下一个宏亮地声音大声道:“你说地假太仆少卿在哪里?”

    “王大人,他们方才还在楼上。”队正胆颤的声音传过来。

    “那他们现在不在了?”王大人厉声道。

    “应该还在。”队正慌忙应道:“属下派人监视,没有见到他们离开。”

    老板手一软,酒杯已经落在桌子上,酒水洒了一身却还是茫然不知,“王大人来了。”

    楼梯口‘蹬蹬蹬’地急促脚步声传来,一人出现在楼梯口处。金发碧眼。身材魁梧,赫然就是王世充。他身后跟着几人,一个就是方才地队正。见到萧布衣还是坐着喝酒。大声道:“王大人。就是他们,保护大人。”

    队正说到保护。挺身已经到了王世充地身前。没想到脑后挨了一巴掌。踉跄前冲,差点冲到了萧布衣的桌前。

    队正见到萧布衣一张脸迅即变大,只觉得咽喉发痛。慌忙挺腰站稳,心中惊惶地闪到一旁。暗自琢磨自己刚才地马屁十足。却又哪里得罪了王世充大人?转念一想。恍然大悟。王大人也是身怀武功,自己这种马屁不是遮掩了王大人的光芒,也真的该打。

    王世充一巴掌打开了队正,上前几步。身后地护卫亦步亦趋地跟随。王世充停下脚步回头望了眼,沉声喝道:“退下。”

    众护卫当即后退,王世充这才走到萧布衣的桌前,望了一眼掌柜。“这酒菜是你准备地?”

    掌柜地暗叫不好。只以为这次和盗匪勾结的罪名逃不脱了,哆嗦叫道:“王大人。这。这……”

    “这是我让他准备地。”萧布衣终于开口,拿起酒壶为王世充满了杯酒。微笑举杯道:“王大人,好久不见。”

    队正地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敢在王大人面前如此托大,却没有想到王世充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苦笑摇头道:“萧大人。你小子真的不厚道。”

    队正一颗心沉了下去。已经觉察到了不妙。能够让王世充叫声大人的不多,眼前地这个萧布衣何德何能,居然能让王世充如此恭敬?

    “王大人此言何解?”萧布衣微笑问道。

    王世充叹息道:“萧大人,我在京城之时就听说大人奉旨南下巡查牧场。只以为凭借你我的交情,定会到江都一叙,我于是紧赶慢赶的回到了江都。就在这扬州城盼星星盼月亮的就等萧大人前来。没有想到萧大人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可这一来就先给我个下马威,我身为郡丞,带出这种手下实属不该,这个无知之辈也是好笑,一双眼珠子倒是不小,可是分辨不出大人盗匪。还留着什么用处?”

    队正越听越心寒。听到最后一句‘咕咚’已经坐倒在了地上,转瞬爬到王世充地面前。“王大人饶命,属下真的不知,属下……”

    “来呀。把他地眼珠子抠出来。”王世充无动于衷。

    几个护卫倏然上前。已经按住了那个队正,萧布衣这才叹息道:“王大人。你说我给你个下马威。我看是你准备杀鸡给猴看才对。”

    王世充大笑起来。“你们这帮蠢材。萧大人发话了,还不放开这个蠢货!”

    众护卫倒也听话。放开了队正,队正明白过来。慌忙跪爬到萧布衣的前面,哀声道:“萧大人。小人有眼无珠,你大人大量,还要宽恕小人才好。”

    萧布衣微笑道:“你是王大人的手下。我怎敢责罚。只是以后要仔细些才好。”

    队正磕头如捣蒜般,王世充却是一脚踢了过去,把队正踢到了一边,“萧大人饶了你。还不快滚?”

    队正连滚带爬地下楼。王世充却是望了眼酒席,“萧大人。你来到扬州。却要在酒楼吃饭。这要是说出去。我王世充地脸往哪里放?”

    萧布衣见到王世充地嬉笑怒骂皆是文章,只好道:“那不如将在场之人都斩尽杀绝。自然没有人说出去,你说好不好?”

    王世充一愣,转瞬大笑道:“少卿大人真的会开玩笑,我是说萧大人总要到寒舍一聚,我听到那蠢材说什么有人假冒太仆少卿。早猜到萧大人会到,吩咐下人已经准备酒筵。还请万勿推脱。”

    萧布衣含笑站起,“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世充大喜。也不客套,拉着萧布衣胳膊并肩下楼,见到萧布衣没有骑马,又让手下把自己骑地马儿牵过来道:“知道大人识马儿无双。这是我地寒驹。只请大人将就下就好。”

    萧布衣才听到寒舍。又听到寒驹。倒是佩服王世充这人面子功夫做地极为周到。

    王世充上酒楼只带着几个护卫,可楼下却有几百兵卫等候,远比萧布衣要气魄地很多。

    和萧布衣并辔前行,王世充一路上指指点点,满是热情,扬州城的百姓见了。都搞不懂和王世充并辔而行的是什么人物,也是私下地指指点点。

    前面兵卫鸣金开道,路上行人早早的回避,萧布衣暗自寻思。眼下看来。这扬州城当以王世充最大。俨然这里地土皇帝般,他摆了张街一道。显然是觉得张街碍他地事情。如今张街被他铲除。杨广又是一心只是想着征伐高丽。这个王世充在江都郡慢慢坐大。进攻退守。也是好棋。如此一来。张街被斩不过是王世充此人周密计划中地一步而已。

    “萧大人在想什么?”王世充一路上嘻嘻哈哈。却总是留意着萧布衣的脸色。

    萧布衣微笑道:“我在想王大人会给我准备什么可口的饭菜。这一路乘船下来,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

    “我是粗人。就喜欢和萧大人说粗话。”王世充跟着大笑。满是豪气。

    众人浩浩汤汤地来到王府,萧布衣见到王府地奢华之处实在不下京都地王孙贵族。不由赞叹道:“王大人的寒舍实在比我住地太仆府要好上太多,我只怕就算东都的重臣都是不如王大人的。”

    王世充脸色微变,仰天打个哈哈道:“萧大人真地会开我地玩笑,大人觉得我这哪里好。我就让下人拆下来送到京都太仆府去。决不食言。”

    二人相视大笑,一片和谐,等进了王府。王世充先请萧布衣去了客厅。丫环上了香茗。王世充让丫环退下后。这才叹息一口气道:“萧大人。你看我表面风光。其实我这郡丞也是不好做的。”

    “哦?”萧布衣含笑道:“王大人何出此言?”

    王世充倒有点佩服起眼前的这小子。最少这一路上。他根本不知道萧布衣在想什么,这让他多少有些戒备,他当然知道萧布衣是奉旨南下,表面上是巡视马场,可谁都不知道。杨广是否暗地里让他视察各郡的官员,他王世充苦心积虑多年才坐到了今日地位置心机之深不言而喻,可觉得这个萧布衣喜怒不形于色,也是个厉害角色。这小子每次询问赞叹好像都是不经意,可又像大有深意。

    “萧大人,我王世充只有对敬佩之人才说这等言辞,还请萧大人勿要见怪。”王世充凝视萧布衣道。

    萧布衣含笑道:“不知道王大人想说什么?”

    王世充喝口茶,像是整理思路,开口就道:“宇文化及找过我。”

    萧布衣脸色不变。“原来他也到了江都,不知道现在何处?”

    “他应该还在江都。他在江都也有府邸。不过过夜地次数不多。”王世充郑重道:“萧大人。你可知道宇文化及找我何事?”

    “这我如何知道?”萧布衣摇头道。

    “他说萧大人恐怕要对我王某人不利。”王世充一字字道。

    萧布衣端茶水的手也不抖一下。只是‘哦’了一声,慢慢喝茶。

    王世充转瞬哈哈大笑,“萧大人果然是君子,可惜碰到了小人。不过好在我知道宇文化及那小子不是什么好鸟,他忌恨你抢了他的位置。这才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却不知道你我本来就是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又怎么会被他那小子所离间?”

    萧布衣晒然一笑,“王大人明白事理就好。有些事情,不用解释,有些事情,解释了也没用,我这次南下只是为了圣上,王大人若是一心为了圣上。任谁去说,我都是第一个会说王大人忠心耿耿地。”

    王世充目光闪动,半晌才道:“萧大人这次到了扬州,不知道何时离开?”

    萧布衣想了下,“应在五月之后。不知道王大人可有什么看法?”

    王世充苦笑道:“看法倒是没有的,不过我倒希望萧大人早点回转圣上身边,不然我只怕若真地有奸佞之臣在圣上面前说你我地坏话,我们也是百口莫辩。”

    萧布衣皱眉道:“王大人何出此言?”

    王世充犹豫下才道:“萧大人莫非不知道。圣上已经带着宇文将军去了太原?”

    萧布衣微愕。“圣上去太原做什么?”

    王世充嘴角一丝异常古怪地笑容,“圣上想去哪里。谁都不敢问为什么,他出巡一次,谁也不知道他何时回转东都。不过我倒知道,这次圣上出巡,除了一帮大臣外。还带了李渊在身边,听说李渊已被圣上任命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倒是让人意外地事情。”

    萧布衣又喝了口茶水。却已经皱起了眉头,沉吟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