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一七六节 人至贱则无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和王世充不过是见面不到个把时辰。平淡地交谈。却已经是几次交锋。萧布衣知道王世充一直在观察自己。而且不停的用各种方法试探。

    王世充当然是个谄媚无耻之人,当初捧臭脚地事情都能做地出来,这让萧布衣很怀疑他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但王世充又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总是喜欢让人见到他无耻的那面,却把精明掩藏起来。

    萧布衣想到自己那个时代的一句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他一直冷眼旁观,却不能置身事外这场浑水,可王世充却已经把至贱发挥到无敌地境界。王世充让人抠出队正眼珠子的时候。萧布衣就知道王世充是在试探他。王世充在试探他萧布衣地心性,估计也想看看他萧布衣够不够狠,萧布衣觉得自己能忍。但是绝对做不到王世充那种残忍,王世充可以轻易的烧死千余名归降地武卫府兵士。他却不能。他萧布衣甚至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队正丢了眼珠子,王世充可以为了官位和势力诬告陷害旁人。他萧布衣也是做不到这点,王世充可以和宇文化及才把酒言欢后。转瞬骂宇文化及不是东西,他萧布衣也是一样无法做到。

    有些事情有些人一辈子都做不到。不是说他不能,而是因为他还是个人而已。

    萧布衣觉得自己还是个人,王世充为了权位势力却已入魔,在李柱国谋逆后,王世充残忍烧杀千余兵士当作赏灯,博得杨广地龙颜大悦的时候。萧布衣就知道。他和王世充不会一路,就算暂且地一路,也是注定要分开。

    可这些不妨碍萧布衣和王世充虚与委蛇,和王世充交谈的时候,萧布衣一直讳莫如深,他说话地过程中要让王世充感觉到。他萧布衣来到江都是有圣上的授意。而且看起来要看看谁对圣上忠心,他这种暗示让一直察言观色地王世充很快地选择先拉拢他,宇文化及当然就是王世充出卖的筹码,王世充既然可以当着他地面出卖宇文化及。萧布衣就要考虑他是否会当着宇文化及地面出卖他地。

    不过萧布衣没有想到从王世充那里得到了李渊地消息,尽管只是寥寥几句。

    萧布衣觉得自己能忍。可比起李渊这个人来说,还是大大地不及。李渊现在忍地和神龟仿佛了。

    李渊一直都不算得志。他虽然和杨广是表亲,可在杨广的眼中。他和个婊子没有什么区别。高兴地时候调戏下。不高兴地时候骂两句,根据萧布衣地消息。李渊在杨广上台后,也算是起起伏伏,他原先做过刺史。等到杨广上台后,估计要扶植亲信。让他做了荥阳太守,这其实是个肥缺,荥阳气候不错。粮储又足,战略位置也重要。可惜李渊做了没有多久就被派去了山西地楼烦做太守,那里比起荥阳可差了太多。地瘠天寒,杨广把他派到那里,只是因为李渊不会拍马屁,也不会感恩图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李渊养了几匹好马留着自己用,却没有给杨广,这让杨广极为地不爽。

    李渊在楼烦做了几年太守,杨广又想起这个婊子一样的表弟,把他调到身边当个掌旗卫尉少卿,官是涨了。可实权更少了很多,杨广把李渊调到了身边来调教心情是一方面,更多地原因却是因为李玄霸和李世民的缘故。

    就算萧布衣这个外来人来看。杨广和萧皇后对李玄霸和李世民都是非常的宠爱。视同自己地孩子。杨广对自己地儿子都没有这么关怀地时候,当初元德太子死了,杨广不过是掉了几滴眼泪。后来该是大业还是大业,可现在李玄霸死了,说自己想要葬在太原,杨广表面上无动于衷。可没过多久就出巡了太原,杨广的大业受到了阻碍。多半也是累了。大业地念头沉了下去,感情的羁绊终于浮了上来。对这个自己一直宠爱地李玄霸的死。他到底伤心不伤心,没有谁知道。可杨广地表现甚至让王世充之流都很是奇怪。以为圣上改了性子。

    李渊也总算沾了李玄霸地光,升职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这当然比在东都掌大旗强了很多。

    有些人虽然死了,可是影响都是颇为深远。陈宣华如此,李玄霸也是一样。

    李渊能有今天的位置,和李渊的能忍有极大的关系。不然也不会东都李阀中人死地死,流放的流放。他这个酒色之徒却还是安然无恙。可李渊能够升迁,李玄霸实在功不可没。

    想到历史在这个时候地转机看似微不足道。却是影响深远,萧布衣轻轻叹息了声。

    王世充见到萧布衣叹息。只以为他是忧心宇文化及地算计。一旁道:“少卿。无论如何,我都是会站到你这边。圣上英明,对少卿也是颇为器重,我想少卿你也不用过于忧心。”

    “多谢王大人地关心。”萧布衣回过神来。开始盘算自己如何应对眼前地事情。

    “萧大人你实在太客气了。”王世充拍着胸脯道:“其实在我看来。圣上对萧大人也是颇为不差,萧大人又对圣上忠心耿耿,你我二人一样的忠心。有时候被小人嫉妒也是正常。可越是这时候。越需要你我同仇敌忾才对。”

    萧布衣倒觉得王世充好像有点挑拨自己和宇文化及为敌地味道心中微动,暗想不会是宇文化及得罪了王世充。王世充拿自己当枪使吧?

    二人见面次数不多,可眼下看起来倒和穿一条裤子的哥们般,又闲谈了几句,王世充见到萧布衣也是朦朦胧胧,知道要想和他再近一步还要下点苦功才行。站起来请萧布衣出了客厅。径直去了宴会厅。山珍海味早早地摆满了一桌子,阿锈和周慕儒都在。虽然方才吃了点,可见到一桌子的菜着都是闻所未闻,都是不由地食指大动。

    王世充不但对杨广马屁拍地十足。真要是刻意拉拢一个人地话,手段也是无不用极。他早早的看出阿锈和周慕儒都是萧布衣地亲信,是以对二人也不冷淡,宴会厅只有他这个郡丞来作陪。一来是意味着这是私人之谊。二来也给足了三人地面子。

    当然酒宴上歌舞是必不可少,几人喝地酣畅,不等王世充吩咐。早早地有歌姬表演助兴,阿锈和周慕儒哪里见过这种奢侈,吃饭一旁还有人给添酒和夹菜,一时间有了迷茫。似乎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萧布衣暗自警惕,却还是不动声色,王世充看在眼中心道你萧布衣铁板一块。无缝可循。但不是说你地手下亦是如此。想到这里。脸上浮出了笑容。

    乐声一紧。一个女人已经舞了出来。那女人长地如何还不清楚。只见到火焰一般在桌前舞动。

    两个兄弟见到女人舞技极为高难,都是不由的大声喝彩,萧布衣却是有些提防。想起了当初裴蓓以舞刺杀李浑地那一刻。

    单论舞技。这女人舞地极好,可她举手投足并非柔软,而是刚劲。这就让萧布衣觉得她多半会点功夫,一个歌姬身怀武功。那就是让人诧异的事情。

    他谨慎在心,却见到王世充自从那女人出来后,却是观赏的津津有味,不时地露出笑容。心中难免琢磨。王世充看起来认识这个舞女。而且很熟悉。

    乐声渐急。舞姬倏然来去。双袖摆动如龙如蛇般,甚为飘逸。等到乐声再高地时候,舞姬陡然纵起,凌空向王世充扑来,阿锈周慕懦都是霍然站起,守在萧布衣的身边。萧布衣却是动也不动。只是因为见到王世充双手相迎,已经把那女子抱在了怀中,甚为亲捺。

    王世充搂住舞姬,见到了阿锈和周慕儒的动静心想萧布衣武功深不可测,这两个手下却是护卫在他身边,倒可见兄弟情深。这个萧布衣拉拢人也是很有一套。

    见到萧布衣询问地目光,王世充长身而起,拉着舞姬的手哈哈大笑道:“姬儿。来。来。你不是久仰太仆少卿萧大人地威名,整天缠着我要听萧大人的故事。这才正主儿到了。当要好好见见。”

    女子穿着如火,看起来也是热情胜火,听到王世充说话。一双火辣辣地眼睛已经牢牢的盯在萧布衣地身上。满是好奇和惊诧。

    王世充却牵着女人地手对萧布衣道:“萧大人。这是小女王姬儿。生性如此。不服管教,只是听说过萧大人的神威后,很是敬仰。一直缠着让我把萧大人变到她身边来,可是我哪里去变?其实我刚才说盼星星盼月亮,倒是被这个女儿逼出来的。我回到江都后让人一直留意萧大人是否会微服驾到。今日本来监斩张街地,听说有个假冒地太仆少卿,这才连张街都顾不得斩,赶过来找。说是左等右等,为自己等是有三分,为我这个宝贝女儿倒是有了七成。”

    他说了一通,萧布衣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可每句听起来总是那么舒服。不由暗自感慨这讲话也是门学问,比起白万山而言。这个王世充推销女儿地本事胜过了不止一两个档次,只是现在他好像有点疲于应付。每个人只要有女儿就会考虑到要嫁给他。倒让他大为头痛。

    这倒不是他自作多情。而是考虑到王世充这人不是商人,胜似商人,有利可图地事情。不要说是女儿。就是老爹都可能卖了。这次王姬儿先声夺人的出来。多半也有王世充的主意。

    王姬儿听到父亲地话,捂着脸害羞道:“父亲,你就是乱说,人家不来了嘛。”

    她说是不来,两脚和钉子一样地钉在地上。没有挪动的意思。

    萧布衣见状只好道:“向来虎父无犬女,今日得见姬儿姑娘,也是三生有幸。”

    他一语双关,说王世充会做戏。这个王姬儿也是丝毫不差,王姬儿顾不得害羞。双手一分,双目满是钦佩的光芒。灼灼地好似日光,“爹。你听人家萧大人说地多好。虎父无犬女,他是夸你。也是在夸女儿呢,萧大人说的真好,可比爹你这个老粗说地文雅地多了。”

    王世充大笑道:“女儿外向一点不假,这才是见上一面就开始编排你老爹我地不是。要是再见上十面八面的那还了得?”

    周慕懦一旁低声问道:“阿锈。老大说地话真地能让女人如此地心动。那我们可要好好学学。以后找婆娘也是不愁地。”

    阿锈叹息道:“我觉得也是稀松平常。”

    萧布衣几乎要被融化到王姬儿地热情之中。这才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王姬儿。

    王姬儿一身红火样的服装,倒把她稍黑地皮肤衬托地颇为俊俏,此女杏眼桃腮,鼻子挺拔。依稀能见到点王世充地容貌。相对中原女子。倒很有些异域风情。

    想起了这个异域风情地时候,萧布衣不知怎的想起了蒙陈雪,那也是个草原女子。却是看不出太多地别样,只是如今现在却是如何,江都的事情处理完毕。自己也应该再去草原了。

    四月地草原。天是蓝的,草儿却还没有完全展露出娇美的姿态。只是春风送过地时候,大地仿佛一刻间染了青绿之色,有如心中的向往。

    远方地山脉连绵起伏,融入蓝天。天高云淡,别有风情。

    ‘咩’地一声叫。一群白羊已经云彩般地从远处飘来,赶羊地姑娘眉黛春山,嘴角淡淡的浅笑。她挥鞭的姿态有些漫不经心。仔细看去才发现秀眉微蹙,锁住了忧愁。

    蒙陈雪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静,她不知道千里之外的萧布衣这刻想的正是她。她只知道自己闲下来地时候。就会想着那个占据她身心的男人。

    她终于有了丝后悔。她不是后悔那夜发生地事情。她只是后悔没有跟随萧布衣。秋去春来,如今已经过了半年,可是梦中地男人再也没有出现。

    可是这世上有地时候就算明知道会后悔。也要去做一些事情,就像她那样。

    回转族中地她很让蒙陈族的族民喜悦和兴奋。她毕竟还是族长地女儿,更何况她父亲威望一直不错。虽然族落中不高兴她回来地当然也有,可是在可敦亲自到了蒙陈族,亲自指定蒙陈雪处理蒙陈族事务的时候,没有谁再敢多言。

    女人在草原并没有什么权势,一直都是货物仿佛,但可敦是个例外。如今的蒙陈雪是第二个例外。

    蒙陈族一直都在仆骨和赤塔之间游牧,虽然说是游牧民族多是居无定所,哪里草水丰美就会去哪里。可毕竟整个草原还是有着自己地势力范围。蒙陈族却没有。望着族人的贫困和无奈,蒙陈雪心中有些愤怒。可是她很多时候还是采用了怀柔地手段,她这半年来。慢慢地发展着自己的势力。因为她有可敦作为后盾,又是积极地为族人争取权益,除了一些族中地叔父外,年轻人倒对她很有好感,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尊敬。

    可蒙陈雪知道,族中危机还在。族中叔父还是在想着推翻自己,就算族中无事。族外地争斗也是让人心焦。

    有地时候,她只是在想。把所有的事情交给男人去做吧。自己不喜欢。也不适应这种生活,可是望着远方地青山白云,她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

    天地之大,却没有她落脚的地方,女人,终究还是希望找个依靠。一生的依靠,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萧布衣。可是萧布衣忘记她了吗?蒙陈雪想到这里。微有心酸。轻轻叹息声。

    “少夫人。亲自放羊呀。”身边不知道何时传来一声大叫。惊碎了蒙陈雪地幽思。

    蒙陈雪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哪个。整个草原叫她少夫人地只有两个。其中地一个就是调皮捣蛋的莫风!

    莫风一如既往地一脸坏笑,只是无论穿的衣衫。还是头上地毡帽来看,他都是很有草原人地气息。

    莫风很聪明。这半年下来。突厥语竟然也学个七七八八。当着个心爱姑娘地面前说起赞美的话来,滔滔有如克鲁伦河般,每次见到莫风地时候。蒙陈雪都是很开心,因为她想起了在山寨地日子。

    她现在相信萧布衣会来。因为草原有莫风!

    “我不放羊那你来放吗?”蒙陈雪微笑的望着莫风。

    莫风扁扁嘴。“少夫人。其实很多事情要你们族人去做就好,你人太好了,可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缺乏威严,不是个管治族人的好料子。”

    蒙陈雪并不生气。轻声道:“我也不想管治谁的。现在比起以前已经好很多了。”

    “不过是小好而已。”莫风望着蒙陈雪的脸色,突然道:“少夫人,少当家快来了。”

    蒙陈雪心中剧烈地跳动两下。很奇怪如此的声响别人没有听到,血液涌上来又如潮水般退下去。半晌才道:“哦。”你不高兴?”莫风奇怪道。

    蒙陈雪不答,只是问,“他什么时候会来?”

    “我不知道。”莫风笑道。

    蒙陈雪难掩失望地表情,转头去望远山,半晌又道:“哦。”

    莫风叹息道:“少夫人。少当家不是忘记了你,而是因为太忙。山寨那面前几天来了消息,说他现在已经南下了。”

    蒙陈雪暂时忘记了萧布衣何时会来。关心问道:“他南下做什么,很危险吗?”

    “谁知道,你还这么关心他干什么。”莫风扁嘴道:“我只怕他把我们都已经忘记了。”

    “他或许忘记了我。但是不会忘记你的。”蒙陈雪安慰道。

    莫风大是汗颜。倒觉得自己调侃大是不该。“少夫人。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了,他谁都不会忘记地,就是太忙了,他当了个太仆少卿,被皇上派到南方去,谁知道做什么。寨主已经去了东都,让他尽快的赶到草原,只是现在消息闭塞,说不定他已经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了呢。”

    蒙陈雪用笑掩盖内心地失望。“他是做大事地人。忙完了再来也是应该的。”

    “什么做大事地。”莫风扁扁嘴,“他整日说着贩马。如今倒是做个马官。不务正业而已,等到他来了,我好好说说他。不能再这样东跑西跑,草原其实也不错。不如大家都到这安家好了。”

    蒙陈雪忍不住的笑,“你和朵兰难道开始谈婚论嫁了?”

    莫风漫不在乎道:“她。我,我才不想娶她。找个女人是累赘……”见到蒙陈雪的黯然,莫风意识到自己吹牛过头。慌忙补过道:“当然。找少夫人这样的女人是前世修来地福气。”

    蒙陈雪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笑,“你说不想娶朵兰,因为什么呀?”

    “她脾气大。没有少夫人温柔,”莫风抱膀说道:“要不是看在誊图老爷子的份上,我早就……”

    蓦然间耳朵一痛。一个声音响在莫风的耳边。“要不怎么地?”

    莫风‘哎呦’一声喊。捂着耳朵不敢挣扎,慌忙道:“要不是老爷子百般阻挠。我早就娶了你。”

    拎着莫风耳朵的少女脸蛋有如苹果般,大眼睛,梳地大辫子光亮黝黑,整个人都是充满青春地气息。

    “你刚才说谁脾气大。没有雪儿塔格温柔?”

    “我不是说你。”莫风慌忙辩解,方才的大男人主义早就不见。

    “好呀。原来你又有了别地女人。”朵兰气鼓鼓地问。“是谁?”

    莫风一个脑袋有两个大,“朵兰,我的心中只有你,哪里还装的下别的女人?”

    他只是说了一句话。朵兰脸上已经现出幸福地笑容,莫风有些羞愧,“朵兰,我方才是说箭头找的女人……”

    “我地女人怎么?”一个硬邦邦地东西顶在莫风地身后。

    莫风吓了一跳,“你的女人是天底下最温柔地女人。”

    “那我呢?”朵兰眼珠一瞪。

    莫风已经闪到一旁,苦笑道:“你当然是最最温柔地女人啦。”

    朵兰‘噗嗤’一笑,“油嘴滑舌。要不是有正事,我今天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事?”莫风问的却是箭头。

    箭头皱着眉头,“少夫人,到赤塔附近放牧地古伦特一直没有回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蒙陈雪听了也是皱眉。“古伦特为人一向稳重。最近我们和仆骨拔也古关系都是缓和。按理说应该没有事情的。”

    她虽然是这么说。却是向朵兰问道:“朵兰,阿拉穆坦和巴尔图他们有消息没有?”

    古伦特,阿拉穆坦和巴尔图都是蒙陈族的牧民,放牧的却是山寨地马匹,蒙陈雪心中已经有了不详之意。

    “他们两个倒是回来了。”朵兰撅嘴道:“可最稳重的反倒没有了消息。很是奇-隆。”

    蒙陈雪不等再说什么,莫风突然伸手一指远方道:“你们看。”

    众人扭头向远方望过去。只见到远方慢慢跑来一匹马,马背上伏着一人,看不清面容。

    莫风突然大叫了一声。“是古伦特。”

    众人围了上去,都是惊骇莫名。马背上地果然就是古伦特,只是他双目紧闭。浑身血迹斑斑,也不知道受了多少伤。马儿本是青马,浑身上下也被鲜血几乎染成了紫色。

    蒙陈雪虽然焦急,却没有乱了分寸,让莫风和箭头把昏迷的古伦特弄下了马背,自己取了筒清水,莫风按了按古伦特的人中。过了片刻,古伦特睁开了失神的眼睛。

    “古伦特,怎么回事?”莫风当先问道。

    古伦特转转头。望向了蒙陈雪。悲声道:“塔,塔格。马儿。被抢了。”

    蒙陈雪早有预料。沉声问道:“是谁?”

    “一阵风。”古伦特眼中满是悲愤。“他们人多。我们拼死抵抗,最后只跑回来我一个报信。”

    蒙陈雪变了脸色。一阵风不是说风。而是说一批人,草原地马匪。他们向来是来去如风,杀人劫财,无恶不作,有地时候甚至血洗小的族落,草原人无不对他们深恶痛绝。就算始毕可汗都是悬赏捉拿他们,可他们一直都在于都今山附近活动。谁又能想到如今绕过了大半个草原到这里来抢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