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一八五节 北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杜伏威此人倒是仗义,为了救李子通和西门君仪不惜我本来觉得能下手杀了他,可是最后一刻,还是没有下手。”萧布衣和虬髯客并辔驰马,已出扬州城。

    二人身后跟着车夫十数人,一排大车逶迤前行,众禁卫守卫。只是众禁卫虽是在守卫,多少都是有点疑惑和漫不经心。孙少方吩咐过,萧大人让你们去死,你们也得去照做。萧布衣当然不会让他们去死,却只是让他们成天挖泥土,守着箱子,他们不知道这泥土箱子有什么重要,更是不会去想有人会惦记,所以虽然是守卫,却是提不起精神来。

    虬髯客笑笑,“你不杀杜伏威已在我意料之中,李子通为人狡猾,做事不择手段,杜伏威信他,实在和养虎为患无异。”

    李子通逃命,虬髯客就在当场看着,可他并没有阻拦,萧布衣没问为什么,因为他尊重虬髯客的任何决定。

    “大哥说李子通会算计杜伏威?”萧布衣问道。

    “李子通不算计杜伏威,他就不是李子通。只是能否成事,那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情。”虬髯客望着远方道:“杜伏威人虽年轻,却是起事极早,为人勇敢善战,带兵对敌的时候一直都是出则居前,入则殿后,舍身不惜,深为手下爱戴。他和辅公祏一武一文,相辅相成,在江淮颇有威望,如今的中原起义,以后若有发展的此子多半就是其一。瓦岗虽有徐世绩。可翟让实在胸无大志,难成气候地。”

    “徐世绩已经脱离了瓦岗了。”萧布衣笑道。

    “哦?”虬髯客微有些错愕,“你怎么知道?”

    等到听完萧布衣把南下之事说了遍,虬髯客沉吟半晌才道:“徐世绩本是大户子弟,家境富裕,你可知道他为什么投靠瓦岗?”

    萧布衣摇头,“不知道,或许他天生喜欢造反吧?”

    说到这里的萧布衣忍不住的笑,虬髯客也是微笑起来。“天生喜欢造反的毕竟是少数,自古以来,中原老百姓就是求个太平,混个温饱。百姓不管你谁当皇帝。那毕竟离他们太过遥远,谁当皇帝无所谓,他们能安生的过日子就好。”

    萧布衣点头,“大哥说的极是。可眼下看来,百姓想要安生都是不可求的。”

    虬髯客颔首道:“的确如此,杨广横征暴敛,穷兵黩武。如今中原百姓求温饱而不能,自然要造反的。不过徐世绩家资丰裕,他父亲本是乐善好施之人。翟让当初起事。掠夺到徐家之时。因为敬仰徐世绩地大名,倒是留下了徐家秋毫不犯。徐世绩回转后。感激翟让对徐家的恩德,这才加入的瓦岗。只是徐世绩他老子真心行善,徐世绩却是诡计多端的多了,他劝翟让说徐家附近都是乡亲,打劫也是不好下手,梁郡雍丘东郡靠近运河,商旅也多,翟让听他建议,这才转战漕运,做地顺风顺水。我说徐世绩诡计多端,只是因为他出的是个馊点子,嫁祸江东,他徐家倒是安稳了,可是运河附近的百姓可是遭殃了。”

    萧布衣笑了起来,“他这多半也是无奈之计,乱世之中,能求自保已算不错,他能想着保护父老乡亲也算难得的举动,至于其他,也管不了许多。”

    虬髯客笑道:“你说地也有道理,不过阳粮草充足,距离瓦岗不远,徐世绩若是聪明,应劝翟让攻克阳,占据那里的粮仓才对。漕运混个温饱还可,如今国内百姓不事耕耘,兵马再多没有仓储也是不堪一击。常年出外掠劫,若是大敌临头,旷日持久供给不足,谁会跟你?”

    萧布衣沉吟道:“大哥,你说的也有道理,可阳实乃军事扼要之地,我一路南下,发现阳在通济渠西侧,距离虎牢,偃师不远,过虎牢偃师后就可直达东都洛阳。洛阳乃大隋重中之重,你就算攻克阳,杨广怎么会让你据守?如今大隋河南左近张须陀,裴仁基,杨义臣都是扼守大隋要冲,你攻占了阳,只要这三路人马进发,只怕徐世绩想要抗拒也是力所不及。如今大隋十二卫府精兵良将都是分置在京城和冲要地区,就算杨玄感十数万精兵都是大败而回,区区的一个徐世绩能有什么作为?”

    虬髯客想了半晌,“你说地极是,布衣,我发现你很有头脑,比大哥我要聪明很多。”

    萧布衣有些汗颜道:“布衣怎敢和大哥相比?”

    “大哥不过比你多活了几十年而已,胜过你的无非是经验二字。可你诸事留意,又知道分析,不用多久,我也教不了你什么了。不过你以后若是想要带兵打仗,倒可以和你二哥多多学习,那小子沉稳非常,几杠子压不出个屁来,可专攻用兵,我想若得重用,不让张须陀的。可惜他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二哥在马邑当郡丞了。”萧布衣笑道:“现在他多半能有用武之地地。”

    虬髯客诧然道:“他不做什么员外郎了吗?”

    萧布衣又把京都地事情说了遍,虬髯客一到扬州,就帮他四处捣乱,顺便把敌手地底细也摸个清楚,倒和他少有闲话。

    虬髯客听完后这才感慨道:“你小子倒是活的多姿多彩,不但自己活地滋润,还顺带帮你二哥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给我讨个官做做?”

    “大哥真的想要?”萧布衣笑道:“我只怕你看不上眼的。”

    “我不过开个玩笑,”虬髯客摇头道:“当官有什么好,就算给我个皇帝做,我都不想的。”

    “当皇帝还不好吗?”萧布衣哑然失笑,“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主儿。”

    “当皇帝有什么好?”虬髯客淡淡道:“听佞臣地话百姓受气良心不安,听忠臣的话自己受气本性遭罪。谁的话都不听就和如今的杨广一样,烽烟四起。我逍遥快活现在就是很好,要是整日听着无数人在耳边鼓噪,那还不烦死?”

    见到萧布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虬髯客问道:“怎么的,你不同意我的看法?”

    “不是不同意,而是觉得很新鲜。”萧布衣笑了起来,“大哥可知道如今天下有多少想做皇帝的?”

    “他们想是他们的事,我如何做是我地事。”虬髯客目光闪动。突然问道:“布衣,你准备一辈子做这个太仆少卿?”

    “做不了几年的。”萧布衣摇头道:“可无论如何,做一天就要为自己谋求一天福利吧?”

    虬髯客笑骂道:“你小子其实比谁都滑头,可怎么总给人看起来很实在的感觉?”

    “大哥准备去哪里?”萧布衣问

    “找不到道信。本来准备回去看看老二和你,不过老二既然到了马邑,我先和你回转东都,再去马邑看看。”虬髯客解释道。

    萧布衣有些高兴。“如此我们正好顺路。”

    虬髯客笑容中带了温馨,“我也觉得顺路。对了,你还带那十几个破箱子做什么?”

    萧布衣回头望了眼,“大哥不说我倒忘记了。少方,把箱子都卸下来吧。”

    “在这儿?”孙少方疑惑道。

    萧布衣点点头,孙少方不再多问。让脚夫把马车上的箱子卸到荒郊野外。然后让他们回转。大富车行地都是莫名其妙。只觉得这些人有钱无处去花了,只是人家佣金早早的付了。他们只是做事,疑惑只能肚子里面发酵。

    等到脚夫走了后,萧布衣让禁卫把箱子推在一起,一把火烧掉,孙少方都是忍不住的问,“萧老大,你有病?”

    “你有药?”萧布衣反问道。

    孙少方哭笑不得的说:“我是说你脑袋有毛病?”

    “你能治?”萧布衣笑答。

    孙少方没辙,一挥手道:“兄弟们,放火。”

    众禁卫只怕烧地不彻底,收集了枯枝残叶的堆在箱子上,一把火的烧起来,噼里啪啦。

    阿锈和周慕儒也是面面相觑,过来低声问道:“老大,到底怎么回事?”

    “烧了箱子,会少很多麻烦。”萧布衣解释道。

    阿锈和周慕儒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老大英明。”

    众人都是不懂,只有虬髯客眼中有了睿智的笑,“你怕麻烦?他们来抢,打一场不更是痛快。”

    萧布衣苦笑道:“我一直都在做戏,吸引王世充地注意力,这箱子里面虽然是土,可依照他狐疑的性格,难免不想办法过来看看。大家都累了这么久,一把火烧了箱子,绝了他们的念头不是更好?”

    虬髯客压低了声音,“他多半做梦也想不到……”他话音未落,突然抬头远望,只见到扬州城处尘土飞扬,几十骑向这迅疾地飞奔而来。虬髯客目光敏锐,早见到为首地就是王世充,不由大为错愕道:“他难道是来抢箱子地?”

    萧布衣也是不解,只能道:“静观其变就好。”

    王世充远处就是哈哈大笑道:“萧大人,你走也不知会我一声,害的通事舍人来了,我无法交代。”他虽是大笑,目光却从一旁燃烧地箱子旁掠过,嘴角不经意的抽搐下。

    众人下马,一通事舍人已经展开圣旨,“萧布衣接旨。欣闻萧布衣江南一事已妥,命速到太原一行,钦此。”

    通事舍人宣了圣旨后,交到萧布衣手上,微笑施礼道:“萧大人鞍马劳顿,才出扬州,又去太原,只是我不过是奉旨宣召,御史大人亲自吩咐,不敢有违的。”

    萧布衣笑道:“臣本分之事,却不知道圣上可让我何时要到太原?”

    通事舍人先是摇头,后是解释道:“圣旨上既然加了个速字,那意思多半就是让萧大人放下一切前往太原了。”

    萧布衣点头,“既然如此,王大人,后会有期。”

    他倒是说走就走,王世充脸色沉郁。却是问通事舍人道:“赵舍人,你不跟随萧大人一起前往吗?”

    赵舍人摇头,“这个倒是没有吩咐,我会径直回转东都复旨的。”

    “不知道圣上要萧大人去太原做些什么?”王世充低声自语,却是看着赵舍人地脸色,这些当然都是可答可不答的事情,他当然头一个念头就是杨广要对陇西士族下手了。上次他有功到京面圣是假,却是身怀密旨,捉拿李阀谋逆的。当然这种事情张须陀。杨义臣都可以做到,可是圣上只怕打草惊蛇,这才让他王世充领军,对他也是信任至极。萧布衣也不是一无用处。救驾倒是其次,吸引李阀的注意才是目的。那这次呢,谁来平乱,谁来做幌子?

    “天威难测。圣上的意思我这个通事舍人怎么会知道。”赵舍人倒是毕恭毕敬的答。

    王世充只是望着那堆燃烧的箱子,心中也像有把火在燃烧般。

    季秋灰溜溜回转的时候,只以为王世充会见怪,没有想到王世充只是拍拍他地肩头说道:“这次大伙都是辛苦了。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好在萧大人没有找到我的什么错处。”

    季秋苦着脸,“王大人。我们都已经准备妥当。就想抢了那箱子。没有想到萧布衣居然烧了箱子,要不是王大人通知我。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转。”

    王世充枯坐在椅子上想,自言自语道:“季秋,萧布衣说箱子中土是有灵性的,这才用来种杨柳之树,不知道你信吗?”

    季秋半晌才道:“属下不知。”

    王世充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却总觉得自己有个关键的地方没有想到,萧布衣击败杜伏威和李子通地联手,倒是着实让他心惊了一把,不过他并没有在扬州城围堵二人。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人都算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想抓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却是,就算杀了杜伏威,还有个辅公祏,杀了李子通,还会有什么王子通,孙子通之流。剿匪在他看来,那是治标不治本的,杨广心思不改,除非杀尽天下地百姓,这动乱总是平息不了的。留着杜伏威和李子通,江淮出别的小匪自然不能做大,他对付起来也容易一些。可萧布衣击退杜伏威和李子通不过是随手为之,他故弄玄虚,最后虽有解释,可王世充却是压根不信。萧布衣全部举动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下,就算袁岚来到扬州,都被他密切地注视,让义子江面拦截,却也是一无所获,这个萧布衣……

    王世充沉吟间,王辩急匆匆的赶来,低声在王世充耳边耳语了几句,王世充霍然站起,急声道:“你说的可是真地?”

    王辩脸色很是难看,却是点头道:“义父,孩儿去查过,千真万确。”

    王世充无力地坐了下来,叹息一口气,“这个萧布衣果然有点门道,居然当着我地眼皮底下拿走了宝藏。”

    “义父,要不要向圣上参他一本?”王辩建议道。

    王世充摆手道:“参什么?我们无凭无据,他做事滴水不漏,如今已经出了扬州城,我们拿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那这个哑巴亏我们就吃定了?”王辩忿然道。

    王世充却是话题一转,“辩儿,为父还让你留意杜伏威和李子通那面的动静,如今有什么消息?”

    王辩沉声道:“李子

    伏威败逃出扬州城后,一路向北进发,如今在巨鹿泽利屯聚。”

    王世充嘴角露出狡猾地笑,“你带领精兵守候在那附近,注意隐避,莫要让他们发现了。这些贼匪若是有了外敌,当然会一致对外,但是若是没有官兵围剿,迟早都会内讧。他们若没有内讧,你就按兵不动,若是一方败北,另一方定会元气大伤,这次我儿当可出兵,定能让江淮匪盗元气大伤,一年半载的不能再起事端。”

    “义父算准他们一定会内讧?”王辩有些钦佩的问。

    王世充微笑道:“杜伏威如今重伤,他在江淮颇有势力威望,李子通丧家之犬,这等吞并的好机会如是放弃,也就不是李子通了!”

    萧布衣和众人一路骑马北上,很快到了淮水。萧布衣并不着急寻找船只,从通济渠北上前往西京,却是骑马逆淮水而上,到了山阳的时候,只见河面上早早有几艘大船等候,众人还是不解地时候,萧布衣却是招呼众人上船。

    孙少方见到这船有袁家的标识,已经明白了什么,当下招呼手下上船。

    这船虽然不是官方的。却比官方的大船还要舒服很多,孙少方和众禁卫早有下人侍候,萧布衣和虬髯客带着阿锈和周慕儒到了另外一艘大船上。

    袁岚早早的甲板上恭候,见到萧布衣到来。微笑道:“布衣,一路辛苦。”

    萧布衣到了这里总算放松了些,至少他知道现在袁家总算他的依靠,对若兮。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想到巧兮的时候,还是涌起了阵阵温馨。

    他们显然是商量好了在此见面,阿锈却是不解道:“老大。你什么时候联系到的袁先生,我们怎么不知道?”

    “好在你不知道。”萧布衣笑道:“要是你也知道了,我只怕骗不过王世充那老鬼的。”

    众人入了船舱。巧兮正在呆坐。见到众人进来。霍然站起,目光当下落在萧布衣身上。本来想要称呼什么,见到旁边一奇丑大汉望着自己,骇了一跳。

    虬髯客却是向她微笑下,压低声音对萧布衣道:“布衣,你衣服上地刺竹可是她的手艺?”

    萧布衣有些脸红,“不是。”

    “哦,原来还有一个。”虬髯客笑了起来,不再言语,袁岚早就留意虬髯客的动静,虬髯客虽丑,可气势逼人,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态度不卑不亢,任何人都是不敢小瞧了。

    “布衣,还不知道这位是?”袁岚试探问道。

    “这是我地结义大哥张仲坚,当初在草原其实袁兄应该见过了。”萧布衣蓦然想到虬髯客当初在草原多是乔装,神出鬼没的,这个袁岚倒不见得见过。没有想到袁岚肃然起敬道:“阁下难道就是员外郎李靖的义兄虬髯客吗?”

    萧布衣倒有些奇怪,“袁兄见过我义兄?”

    袁岚摇头道:“见倒是不曾,不过当年西京一事轰动甚广,我也听闻一些,没有想到今日得见阁下,实乃三生有幸。”

    萧布衣记得当初裴蓓曾经说过虬髯客,李靖红拂女的事情,李靖错手伤人,却被虬髯客揽了下来,从此就很少在东都出现,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连袁岚都是知道。想到了裴蓓,不知道这近月地功夫,伤势养的如何,萧布衣倒是恨不得马上飞到太平村去,只是见到大船已经行驶,知道袁岚做事很是精准,不用他吩咐,就已经向北进发。

    虬髯客望着袁岚道:“我是朝廷通缉之人,你袁家汝南大户,和我交往,难道不怕被牵累吗?”

    袁岚笑了起来,大摇其头道:“兄台此言差矣,当年听说兄台行事,袁岚当年恨不能亲眼目睹兄台当年的神采,只恨一文弱之人,行不了侠义之事。布衣既然和兄台结拜,我只觉得沾光的,哪里会有什么牵连?”

    虬髯客点点头,嘴角一咧,“布衣认人倒准,你很不错。”

    袁岚听到虬髯客地称许,刹那间神采飞扬,可见虬髯客在他心目中极有分量。想到萧布衣说草原见过,袁岚就想到当初和萧布衣擒得莫古德的那个汉子,暗想那人多半就是虬髯客,只是为什么身形相差如此之多,多半就是武功盖世可变身躯的缘故,想到这里,倒是更生敬仰。

    一个丫环端茶走进了船舱,轻声道:“各位先生,请喝茶了。”

    阿锈有些口渴,伸手去端茶杯,才拿到手上,差点掉了下来,失声道:“怎么是你?”

    丫环望着阿锈道:“原来阿锈公子还认识我地。”

    周慕儒也有些诧异,“你不就是月影坊地小蛮吗?”

    丫环抿嘴一笑,“周公子原来也认识我地。”

    袁岚轻咳一声,“小蛮退下吧。”

    小蛮很是乖巧,静悄悄的退出了船舱。见到两个兄弟地一脸疑惑,萧布衣笑了起来,“这次取宝,小蛮倒是功不可没。其实我一路南下,袁兄早有安排,到了扬州城后,他让小蛮第一时间联系我的。袁家是士族大家,月影坊的一个丫环当然可以轻易安排下。王世充只以为我初到扬州城,人生地不熟,却没有想到我早就通过小蛮和袁兄联系上了。他派人手对我们的人全天监视,我索性就让大伙装作挖宝的样子,却不知道袁兄就带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取了宝藏。”

    “你一直说有宝藏,可宝藏在哪里?”阿锈不解问道。

    萧布衣用脚尖点点了船板,微笑道:“现在的宝藏就在我脚下,当初的宝藏也在我脚下。”

    周慕儒突然想到了什么,“萧老大,你难道是说,宝藏就在月影坊?”

    萧布衣摇头,“虽不中,不远矣,其实宝藏不在月影坊,却就在月影坊之下。”

    虬髯客笑了起来,“我估计王世充再想想,也就知道了宝藏所在,布衣兵行险招,发现了宝藏所在之地,当下住在月影坊和张妈妈喝酒,让禁卫赶走客人,通过小蛮联系,让孙少方去城西大明寺附近吸引王世充的注意,让你们暗地预定马车,却让袁兄暗里取宝,水道运出,事情就是如此,简单不简单?”

    阿锈和周慕儒愣住,半晌才道:“果然简单。”

    虬髯客笑道:“不过很多事情就是如此,说穿了一文不值,可是要不说出来,你打破头都是想不到的。”

    袁岚,虬髯客,萧布衣相视一笑,默契不言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