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一九零节 斩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弈使喊声极大,所有的人都是听的一清二楚,孙少方变,显然也是听说过一阵风的名声。

    李靖并不慌张,沉声问道:“一阵风有多少人?”李靖这次出塞虽然是个赐婚副使,可对草原的了解远比萧布衣要多的多。他当然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实际上他在东都的时候,就对突厥早有研究,在马邑的数月,更是知晓良多,对于一阵风当然清楚。

    一阵风在李靖眼中,是除了好事不做外,什么事都做的一伙马匪,听说就算始毕可汗拿他们都是无可奈何。他们纵横草原,奸杀掳掠,无恶不作,不但商旅痛恨,就算草原之人也是深恶痛绝。

    “来骑大约百来人。”游弈使急声道。

    孙少方笑了起来,“一百多人,那我们这些禁卫都可以收拾了。”

    “一切听李郡丞的吩咐。”萧布衣扭头道:“少方,一阵风他们死多少无所谓,可是我们没有必要拼命。”

    李靖混铁枪一挥,沉声喝道:“列阵,三才。”

    三百兵士霍然变化,却是井然有序,一队持弓挺前,两队纵马后退,分层列开,彼此之间分开大约有十数丈的距离。

    李靖看了萧布衣一眼,“三弟带禁卫退到最后就好。”

    萧布衣点头,一挥手道:“跟我走。”

    二人各发号令,倒也井井有条。孙少方当先跟随,众禁卫互望了眼。紧紧跟随,孙晋嘟囔了一句,“不就是百来个马匪嘛,至于这么大的阵仗吗?”

    孙晋圈马跟随众人,话音才落,只感觉到地面微微颤动不已,不由回头望过去,只见到远处地平线转瞬间涌出片黑云,中间夹杂着妖艳地红色。仿佛暴雨前诡异的乌云般,刹那间涨大,再过片刻的功夫,乌云夹杂着亮色已经张牙舞爪的弥漫过来。速度极快。乌云不过是先兆,转瞬有轰轰隆隆的雷声鸣响变奏,紧如密鼓般的敲击在众人的心口上,压的无法呼吸。

    众禁卫终于脸上变色。他们打仗的时候多数都是讲求单打独斗,群殴当然有过,不过都是散乱没有章法,和萧布衣一路南下。在雍丘大船上那种打斗算是他们常见地模式,很多人都是散漫慵懒,如何见过这种冲锋陷阵的阵仗。

    来的虽然只是有百来个马匪。可是全力冲刺之下。无形中感觉天边的火烧云落下地面。被狂风席卷而来,马儿未到。声势摧人!

    马匪清一色地黑马,黑衣黑裤,披着红色的披风,见到赐婚的队伍,更是兴奋,呼啸喊喝,声可动天。当空暖阳一照,落在他们手持明亮的马刀之上,半空中泛起寒光阵阵,萧杀一片。一阵风名不虚传,疾驰前行,有如狂风席卷大地般扑面冲来,不可一世。

    众禁卫方才懒洋洋地不肯退,见到马匪冲过来的时候,只怕退的不够快,转瞬之间已经到了三百骑兵的最末,面面相觑。对方虽然只是百人之多,自己这方也有三百多人,可是在一阵风冲锋地威势之下,竟然生出渺小,不堪一击之感。

    队伍最先之人头戴毡帽,黑巾罩面,身形彪悍,端坐马上凝重非常,一双眼眸有如鹰隼般的锐利。

    萧布衣虽不畏惧,却是感慨,当初他们山寨七人被数十突厥兵围攻追赶的时候,就觉得突厥兵地凶悍勇猛,可比起眼下地一阵风,还是稍逊一筹。怪不得一阵风能够驰骋草原,纵横多年,只是以这种威势冲劲而言,绝非某个部落仓促间所能抵抗。

    李靖横枪在前,疾风扑面过来,衣襟猎猎而动,人不稍动,马如铁铸。望见一阵风匪盗个个手持马刀,呼啸而来,嘴角露出一丝讥诮之意。众禁卫从未见过李靖出手,可是见到李靖山一般屹立在那里,并无怯意,倒是由衷地生出敬佩之意。

    疾风知劲草,岁寒见后凋,只凭李靖持枪临风屹立,不惧飙风般的一阵风,众禁卫已经无人能够做到。

    李靖只是凝视一阵风地动静,并不下令。一阵风来势不减,只是风卷寒光,陡然弱了些。李靖毫不犹豫的挥枪断喝,“射。”

    他射字出口,身后百来兵士挽弓怒射,空中利箭齐聚,宛若一把尖刀插了过去,正中一阵风队伍之中,利箭齐射凝劲,宛若重锤拍击水浪,镰刀横过麦浪。狂风怒吼声,战马悲嘶‘咕咚咕咚’倒在地上,战马摔倒在地,十数名悍匪止不住惯性,被狂风卷起般冲天而起,张牙舞爪的叫喊,只是恐惧之意远远过于方才的兴奋厮奔。

    利箭将密集的一阵风撕开条裂缝,一阵风队形瞬间稍乱,领头的大头领鹰隼的双眸也是有了诧异和震怒,他只以为对方虽是隋兵,有些战斗能力,可充当赐婚使护送的兵士又会有什么能力?只是利箭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的时候,竟然让他浑身战栗,这队人马的战斗力如此之强,实在是他草原少见。

    一阵风席卷草原在于出乎不易,草原突厥兵虽多,但却是组织程度很低,各部落之间自治权利极大,反倒分散了实力。草原的骑兵若是真的聚集起来,绝对是股浩瀚的力量,可事实上是,一阵风碰到的突厥兵很多时候都不如他们的人数。他们所到之处,只凭声势威名就能吓的族落众人落荒而逃,偶尔出现勇士也会被他们斩成肉酱,对他们形不成有效的防御。

    他们突如其来,倏然而去,往往在掠夺对象还没有形成有效抵抗时候,就被他们冲的七零八落,所以他们不需要什么弓箭,只凭胯下的快马,手中的马刀就足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次来洗劫赐婚使也是毫不例外,在大头领地眼中来看。隋兵只会比草原的勇士更加不堪一击,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面对隋兵居然训练有序,面对一阵风的威势居然毫不畏惧。

    马匪队形稍散,冲击力只是缓了一下,众马匪已经知道这队官兵不好对付,他们毕竟作战经验丰富,伴随着利箭惨叫声中,早早的勒马想要从侧翼迂回攻击眼前的这只部队。长弓利箭只在远战有用。他们虽然死伤不少,但是毕竟拉近了和官兵的距离,只要让他们再上前一段距离,他们绝对有信心将这些弓箭手斩于马下。他们纵横草原。在于他们的身手不是一般的强悍,短兵相交,他们不信任何人能挡住他们的马刀!

    可他们没有想到竟然拉不进和官兵地距离,李靖一轮长箭射完。毫不犹豫的喝道:“散!”

    百名官兵霍然散开,勒马先向两翼退后去,居然抢先在马贼之前。众马贼愕然,才要追击。散开的官兵潮水般退却,潮水未消,后面怒浪般的又冲出了一队官兵。弓弦拉动地声音让人牙齿发酸。

    长箭再射。阳光刀光还有箭头的寒光交织在一起。天地先是一静,再是破空振耳之声嗤嗤

    未想到对方居然如此错落有致,对方或许功夫不行,马术不行,单打独斗十个不如他们一个,可只凭动作一致,弓箭射长的优势,已经完全遏制住他们的冲击之势。

    武功高强地马贼还能用刀拨开利箭,武功稍差的马匪已经连人带马被射的和刺猬仿佛,大头领拨挡利箭并不慌乱,只是战马却是再也不能上前半步。马匪慌作一团,只是噩梦显然没有做完,那个低沉的声音再次发出地命令,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是惊天动地,骇人心寒!

    矛!

    紧接着命令之后就是铺天盖地的长矛奔刺过来,势大力沉,虽无利箭般迅疾,但是劲道却是更让人难以阻挡。两队兵士以箭阻挡敌阵,射完一轮后不再拉弓,迅即地散到两翼,第三队兵士却是纵马急冲而来,厉喝一声,顺势掷出了手中地长矛!长矛出手,空中光影纵横,掷出长矛地兵士却是‘呛’的声拔出腰间地长刀,等候将军的下一个命令,神色凛然。

    兵甲铿锵中,人马喝嘶声不绝于耳,半空中光影纵横,杀气弥漫,红雾凄迷,将场中之人脸色映照的苍白迷惘。光影仿佛死神的手臂,狰狞狂笑中,半数马贼已经被取去了性命。

    马贼狂风般的攻势被官兵的三拨反攻瓦解成无形,虽没有哭爹喊娘,也没有大头领的命令,却是忍不住的勒马倒退想逃。

    李靖再喝一声,发出了第四道命令,“冲!”

    他命令简洁有力,显然是要归功平日的训练有素,他立在当场,有如战神般的凛然,只是每一个命令都是得到所有兵士的无条件执行。主将虽是不动,却如定海神针般让兵士心中定然。

    紧接着着冲锋之令后,是方才散开的骑兵迅疾的汇聚,前两队顺势左右两翼掩杀,第三队兵士变成正面冲锋,长声呼喝中,矛头闪烁,腰刀泛寒的分三路向马匪们杀了过去。

    众禁卫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这才明白草莽打斗和真正疆场训练有序的作战大有区别,打斗是谁的武功高强谁老大,可疆场是谁的力量拧在一块谁老大!萧布衣见到前方李靖坐镇其中,只凭几个命令和手中混铁枪的指挥就让阵型变化莫测,却是井井有条,有如武林高手出招般飘逸不羁却又节奏鲜明,又如泼墨山水般挥洒豪放却又淋漓尽致,瞬间有些明白前几日懵懵懂懂的教道严明四个字。

    如果说几日前李靖还不过是教他领军打仗的理论基础,这次却是借鏖战一阵风之际将战法精髓精确的展示在萧布衣的面前。

    他可如李靖般的镇定,可是他不能让手下和李靖的士兵般的冲锋陷阵,只因他做不到令出如山四个字。

    数百兵士散聚有序,从方才的布阵,保持距离,长箭迟滞敌方的行动,到突袭反击,长矛割裂对手的阵型。到主力完成攻击,这所有地一切一切,都已经算是发挥了三百骑兵劲弓长矛的巅峰之力。一阵风虽然看起来势不可当,在李靖的分割切化下居然变的纸糊一般。在这种梯队交叉进攻中,所有的兵士都在作战,汇成的力道衔接的天衣无缝,碧海潮生般锤锤砸在一阵风最脆弱的部位,一阵风不再是狂飙飓风,转瞬间已经变成了轻烟般。开始四散飘逸。

    一阵风他们终于等到了官兵进行他们向往中的短兵相接,可是马匪已经无心恋战,大头领第一次遏制不住手下地退却,无奈勒马倒转向后狂奔。他败的实在不甘心。他甚至没有出招过,李靖根本不给他出招的机会!

    战场上纵横捭阖,兵甲错乱,李靖只是手持混铁枪。却是少有动作,任由长矛利箭呼啸而过,凝立阵中,单凭这份镇静。就让众禁卫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是大头领转身败逃,李靖终于有所行动,纵马前行。发出了第五道命令。追!

    他从交锋到追击一共只说了五个字。却是已将一阵风打地七零八落,三百兵士居然无一损伤。只是一阵风却已经丢了大半的人手!

    李靖追字出口,连人带马已经到了队伍最前,他一马当先,众兵士紧紧跟随,却无一人超越李靖的马头,李靖纵马奔的不算最急,却是带队紧紧地跟在一阵风后面不远,转瞬已经冲出了数里。

    萧布衣头一回没有出手,他知道自己已经不需要出手,这种交兵虽然不过数百人,却远比他当初千军之中还要惨烈的让人心悸。只是李靖带队追了出去,萧布衣这才醒悟过来,带领众禁卫紧随其后,只怕有变。

    大头领怒不可遏,他纵横草原数年,从来没有如此狼狈的时候。上次就算败给黑暗天使,也是因为敌手施展暗算,可就算那样,对手也没有因此讨好,同样死伤不少,这次前来行劫赐婚使,本来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没有想到赐婚使是哪个他还没见过,就被对手杀地落荒而逃。

    听到身后蹄声阵阵,对方并不舍弃,大头领抬头向远方望过去,怒从胆边升,突然大喝一声,“回转,杀!”

    本来他喝令一出,众马匪就应该圈马回转,杀对方个回马枪的。这招他以前也是经常使用,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可以前都是诈败,这次却是真逃,众马匪难免有所迟疑,勒马之际,见到大头领已经向回杀去,一些人还是踟蹰不前,另外一些手下却是畏惧大首领地手段,只好跟随。

    大头领本来不是这么冲动之人,他也早就过了冲动地年纪,可李靖不紧不慢地紧追不舍却追出了他满肚子的火气,他这刻不顾一切只有一个念头,杀不了赐婚使,却要杀了这个让他惨败地狗官!

    他勒马回转,向回飞奔不过刹那的功夫,两队相冲,彼此脸上的毛孔都是可以见到,大头领带队计算着距离,脸上黑巾遮挡,眼中却是流露出刻骨的寒意。李靖见到马匪回转,铁枪一挥,沉声道:“止。”

    三百骑兵有令必行,有禁必止,李靖勒马停下,三百骑也是不约而同的勒马,齐整的动作让人心寒。眼看众马匪反冲过来,李靖神色不变,再挥铁枪,简简单单的说了一个字,“射!”

    他指挥士兵就和他对敌一样,只肯用最少的力气达到最好的结果,这个距离在他眼中来看,不射箭杀敌实在是浪费。

    众兵士早就挽弓搭箭,羽箭飞蝗般射出,前方又是惨叫连连,人马坠地,刀甲锵锵,瞬间鲜血染红碧草黑土,大头领双目尽赤,厉喝一声,人却从马背上飞落,滚到在地,几个急转,躲过凌空的利箭,已经到了李靖的马前,大喝一声,长身而起,一刀向李靖劈了过来。

    射人射马,擒贼擒王,大头领虽然是贼,可是知道杀了李靖,就极有可能扭转颓势。这人就是骑兵

    更像是骑兵之神,只是无论神鬼,他都要杀,他这一之力,几乎到了无坚不摧的地步。

    他觉得自己这一刀下去,大隋将领之中,只要不是张须陀在对面,他当能一刀斩之。他从来没有见过李靖。这人更和他印象中的将领没有一个吻合,就是这样一个无名之将,他没有理由杀不得!

    大头领飞纵而起,有如苍鹰般地高高在上,长刀劈过,宛若晴天闪电般的快捷猛烈!

    李靖眯缝着眼睛,嘴角一丝讥诮,轻叱一声,出枪直刺而出。他出枪的招式平和中冲,看起来并不迅疾华丽,只是大头领单刀离李靖头顶还有一臂距离之时,他的长枪已经刺到大头领的胸口!

    大头领胸口鲜血那一刻差点冰冻凝结。他从来没有想到此人的枪法居然如此高明。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李靖只是挥枪直刺而来,无任何招式变化。他竟然无法躲避!

    声在耳边,枪到胸前,这是什么功夫,这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头领念如电闪。却是挥刀急格,‘当’的一声响,刀枪相交。火花四溅。混铁枪枪杆也是铁铸。他长刀虽利,全力之下却是奈何不了长枪。李靖马上稳如泰山。长枪去势不变,重重的刺在大头领地心口。

    李靖算无遗策,轻松击溃马匪后,本来想要诱杀马匪的头领,见到他飞身扑来,倒是正合他意。他简简单单的一枪刺出,看似朴素无华,却在大头领的力尽招老之际出枪,本算定一击必杀,可长枪刺中那一刻才觉得有些诧异,‘当’地一声响后,大头领胸口‘咯’的一声响,陡然塌下去,仿佛胸骨折断,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他威猛的一枪没有刺穿大头领的胸口,大头领却借一枪力道整个人倒飞而出,跃上一匹战马,倒骑而去。

    李靖人虽少言,却是一点不笨,转瞬明白过来,不由暗叫可惜,他蓄力一刺直奔大头领地要害,却没有算到以大头领这种高明武功之人,竟然也在胸口放了护心镜之类的防备。他方才随意一枪都能让大头领重伤,可这致命一刺反倒没有杀得了大头领,倒也是相当意外。

    只是大头领虽退,李靖却是不肯放过他,长枪一挥,当先追了下去。众兵士见到将军一枪破敌,举重若轻,都是精神大振,紧紧跟随。

    李靖带兵又是追赶数里,只见到前方突然出现一陡坡,皱了下眉头。一阵风匪盗被连射带刺,如今百来人已经死了大半,一些人四散逃命,李靖只是紧追马匪的头领,方才又是射杀了半数马匪,虽然还有一些跟随大头领,看起来很是凄凉,大头领到了斜坡,回头望过去,嘴角鼻子满是鲜血,他虽然在李靖手下逃了性命,看起来却是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一咬牙,竟然从下马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众手下面面相觑,也是连滚带爬地跟随着滚落,李靖纵马到了陡坡,终于止住了兵士,摇摇头,见到萧布衣等人终于赶到,遗憾道:“可惜让一阵风的头领跑了,走吧,继续我们的行程。”

    众禁卫望天神一样地望着李靖,连连点头,齐声说道:“好!”

    “二哥,你方才说地三才是什么意思?”萧布衣终于回过神来,想到李靖威风凛凛地大杀四方,不由满是钦佩。他虽然可以独闯千军,可和力破千军不可同日而语。他也没有想到李靖除了用兵如神外,武功亦是深不可测。转念一想,都说李靖年少就是文武双全,自己得到虬髯客的指点都能到了今日地成就,李靖几十年如一日,当然只有更高。只是他武功高明,被罗掌柜欺负到头上还不以武服人,那实在是难能可贵。

    “三才即是说天地人,”李靖解释道:“诸葛武侯的八阵图虽然变化多端,威力无穷,可过于繁琐,非大智慧之人不能运用,为兄为求简便,这才力求简化,在东郡遇到徐世绩布阵,又见梅花落雪,这从三才六合入手,简化八阵图为六花阵,这三才不过是其中的一种变化而已。”

    “那天地人是什么意思?”萧布衣大皱眉头,心道古人的称呼倒是费解,难道还是什么天人合一的?

    李靖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天地人或是三才不过是个称呼而已,只为号令所用。其实八阵图是为九个小的方阵,中央一阵为剩余之兵,由为首之将指挥,正奇交变,游军成为握机,即是机动兵力,由主将分配应变。八阵又称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可若是我分,无非正奇之变。古人为保守阵法之秘,故意起神秘之名,渲染阵法之功,却不知道阵法在于良将指挥之功。只是布了八阵,再取胜仗,渲染下去,倒在敌方心目中造成一种震撼,有不攻自破的功效。”

    萧布衣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这阵法的名称也是针对了敌人的心理而设。”

    “八阵图变化无穷,以方阵为主,”李靖解释道:“可适合兵团作战,张将军多用此法,但若是指挥不当,多有凝涩,我这才创下所谓的三才六花阵,三队主要是阻敌,袭击,掩护和攻击交错而已。至于什么天地人,就和八阵天地龙虎之称,无非掩人耳目了。”

    二人都是大笑,萧布衣摇头道:“看不出二哥老实如斯,也是如此。”他笑后沉默良久,这才说道:“可是这阵法就算简单,也要随机应变费一番苦功才能习好,我却不知道何日才能习得二哥的布阵之法。”

    李靖笑了起来,“你要是想学,我天天可以和你商讨,只怕你整日繁忙,无法钻研的。”

    萧布衣知道实情的确如此,突然道:“二哥,为什么你要将一阵风斩尽杀绝?”

    方才的情形看起来,李靖只要击溃一阵风即可,萧布衣倒是头一次见到李靖穷追不舍,看样的确是要取一阵风头领的性命。

    李靖远望青山绿草,轻轻叹息一声道:“三弟,你不明白吗?”

    萧布衣皱起了眉头,“明白什么?”

    李靖混铁枪挂起,脸色凝重道:“一阵风不过是我们行程的第一道阻碍,圣上不笨,可别人也是不蠢,始毕可汗雄心勃勃,如何看不出圣上分化的意图?他虽未出面,当然会想方设法的阻挡赐婚,你身为赐婚使,入草原的一刻,其实已经危机重重。为兄要杀一阵风,只是想告诉始毕可汗,想要取我兄弟性命的,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萧布衣失声道:“二哥这么讲,难道是说这一阵风就是始毕可汗派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