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一九四节 赴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布衣才发现老马识途的真谛,相对阿史那的老仆而言显然都是太年轻了些。

    他带着老仆回转,实在是再英明不过的决定。

    老仆虽老,可能骑马的速度也跟不上他,但由他带路,萧布衣感觉路程最少缩减了一半。老仆说话很少,对萧布衣却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因为萧布衣救了阿史那,老仆对他的感激是发自肺腑,付诸行动。

    一路南奔,路上的突厥兵渐渐多了起来,三五成群的有,十数呼喝的更多。这些突厥兵有如涓涓细流般向一个地方汇聚,满是兴奋。

    萧布衣终于明白始毕可汗为什么要号令所有突厥兵到紫河南百里集合,他能让这些散漫的突厥兵赶到紫河已经算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草原实在有些大,突厥骑兵却是没有什么拘束,眼下的形势看起来更像,始毕可汗发了个口号,大家去抢钱,人多力量大,我可以等你们一会,到时候若是不来,我们满载而归你们可别抱怨!

    萧布衣见到三三两两的突厥兵的时候,想起了李靖临别前对他说的几句话,不由哂然。突厥兵队不列行,营无定所。逐水草为居室,以羊马为军粮,胜止求财,败无惭色!

    无组织,无纪律,这是萧布衣给他们下的最后评语。

    可突厥兵越来越多,路上抢不到什么,见到萧布衣的白马倒是大为心动,有几个见到萧布衣并非突厥人。早就高喊着冲过来。萧布衣见到他们彼此之间也不相识,灵机一动,又随手杀了几个上前地突厥兵。

    他现在武功高强,杀突厥兵有如草芥般,老仆见了眼中只有更加的畏惧。老仆叫做伯都,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杀人如麻的本事。凶悍的突厥兵在萧布衣的长矛前,草人一样的没有还手之力。

    萧布衣杀了突厥兵,取了他们的角弓响箭。顺便扒下他们的外衣披在身上,将前襟向左掩去,再带个毡帽,就变成标准的突厥人。

    老仆明白了萧布衣地意思。也是如法炮制,萧布衣当然不会舍弃月光,又觉得月光的确神俊的有些不合群,索性在溪边取了点烂泥。糊在了月光的身上。

    月光很是不满,觉得主人虐待它,萧布衣好说歹说,又是许诺回转中原后请它喝二十斤美酒。月光这才勉强同意,神俊地白马变成了花泥马。

    两人一马经过打扮后,就变成了落魄的突厥骑兵。可麻烦却少了很多。

    又行了一天。突厥兵已经由细流变成了小溪。而且有向大河发展的趋势,萧布衣暗自心惊。只觉得草原的骑兵四面八方地开始向边境汇聚,可边境现在如何,还是一如所知?

    所有的交通全部断绝,路上隐约可见商人的尸体,那些是去突厥做生意无辜的中原商人。

    萧布衣听到突厥兵议论,经过伯都翻译,已经知道始毕可汗下了命令,前方紫河方向地中原人一个不留,格杀勿论!

    不知道这个命令是否针对自己,抑或只是怕走漏消息而已,萧布衣却是再次感受到了疆场的冷酷无情。他一直都对李靖的统兵佩服地五体投地,可一直想像着自己如果有一天地话,见到前方地兵士一排排的倒下,会不会有那么一刻地不忍。

    萧布衣和伯都乔装完毕,由开始的躲避突厥兵,变成了突厥兵的一员。突厥兵大多都是彼此不识,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聚集到一起,见到二人的落魄,却多少有些鄙夷。

    不过也有的突厥兵见到伯都五十多岁还拿着长枪来打劫,多少有些同情,要不是家里揭不开锅,一大把年纪的,何止如斯呢?

    当然见到萧布衣还很年轻,有些突厥兵也过来搭讪,伯都知道萧布衣不悉突厥语,只是说这是个哑巴,家又穷,找不到老婆,这次出来打劫不过是要抢个女人回去。众人一阵唏嘘,等到再想安慰萧布衣几句的时候,发现这一老一哑的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们并不着急,萧布衣却是等不得,和老仆一起星夜驰骋,终于晨光破晓的时候赶到紫河的南部。

    小河终于汇集成了洪流,萧布衣见到散兵游勇的时候,还觉得突厥兵也是不过如此,可等到望见远方长枪林立,战马齐整的突厥兵的时候,饶是见过大场面,也是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红红的日头还是隐在远方的云层,天青之色中却可清晰见人。

    远望黑压压的骑兵乌云般的凝集,漫山遍野,更远处却是营帐密布,万马腾嘶。

    矛头在晨曦中森冷发着寒光,营帐环拱处,一处较高的土岗上耸立着一座牛皮大帐。大帐顶部发着柔和的光芒,是以黄金铸造。

    牛皮大帐前高高的悬着黑色大,萧布衣见了还没有说什么,伯都已经压低了声音道:“那就是可汗的大帐。”

    萧布衣扭头望了他一眼,听到他口气中居然有厌恶憎恨可汗的意思,心下错愕,没有多想。目光从大帐向紫河的方向望过去,只见到前方已经看到有大军开拔,一队队一列列,甚为规矩,只是驰骋的错落有致,不时有将领呼喝约束,一列列的向前方驰去!

    有的骑队能有三千来人,颇为壮观,有的却是不过千人,也是很有冲力。个个神情都是带有掠夺前的狂热和兴奋,萧布衣暗自握紧了拳头。

    “伯都,你回去吧。”

    老仆犹豫下,不等回答,远方已经来了一个军官,身材魁梧,神情跋扈,大声向二人呼喝着什么。

    伯都喏喏应对,却是拉着萧布衣进入一队骑兵之中。见到没人注意,低声道:“恩公,这是闲散部落的骑兵所在,我说我们是从同罗部落来地,你不用担心,就算是同罗的骑兵来,也不见得彼此认识。这里是散兵汇聚所在,每汇集大约一千人就要开拔出发的。”

    萧布衣搞不懂伯都这个突厥人为什么如此帮助自己,却想到了什么。“我们要去哪里?”

    伯都问了身旁的兵士几句,得到肯定的答复,“是去马邑。”

    萧布衣见到无数的精锐骑兵已经向正南进发,自己所在的队伍已经开拔向西南。散乱不齐,多是游勇,心中凛然。李靖已经对他说过,从紫河南下有两路可以进攻中原。一路是马邑重镇,另外一路却是进入雁门郡。

    也就是突厥兵这种领军方式,互不相识,为了个利字才凝结。才能让他混入突厥兵队伍中。

    自己混入了这路骑兵算是侥幸,可去马邑就不见得是侥幸的事情。始毕可汗既然让这些散兵去攻击马邑,不言而喻。精锐之兵就是要从雁门郡而入。自己是跟随他们。

    马先入雁门郡?

    他手握长矛,头一次的犹豫不决。只是因为前方兵士已经开拔,密密麻麻地让人心寒,他单骑想要从这万军队伍中杀过去,只怕就算虬髯客在此,都要掂量一下。

    萧布衣寻思的功夫,却不由自主的催马和队伍向西南开拔,回头望过去,只见到草原的骑兵并不稍减,还是有不停地兵士涌入,一列列的兵士不停的出发,战马嘶跃。

    “伯都,你可知道从马邑到雁门的捷径?”

    伯都有些愕然,摇头道:“恩公,草原我倒是熟悉,可中原那是你们地地方呀。”

    萧布衣摇头苦笑,觉得的确是有点强人所难,中原的路径他都不熟悉,难道还要指望个外人吗?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你自己保重。”

    伯都露出感激的表情,“谢谢恩公地关照,不过你大可放心好了,这千人的队伍中,大多都是彼此不识,你若走了,我自然找个地方藏起来,慢慢的坠后,然后就会回转草原地。只是恩公,你千万要小心呀。”

    萧布衣点点头,和伯都不再说话,稍微分开点距离,只策马前奔不到一个时辰,已经到了紫河边。

    这时候红彤彤地太阳才是冲出厚重地云层,洒下了金灿灿的光芒。

    明亮地河水中金波粼粼,鸟鸣虫啾,正是大好的景色。萧布衣无心欣赏,饶是急智非常,一时间也是想不到什么好方法。

    突厥兵虽然是散漫不堪,可如今出军却是每队都有数名军官压阵,萧布衣所在的队伍中,为首之人正是方才那个满是倨傲的突厥军官,不时的回头急喝,虽是狂傲,可看得出,突厥兵却是大多服他,没有不矩的逾越。

    前方这时候突然传出号角沉响,声动四野,旷漠凄凉。萧布衣心头狂震,向远处望过去,只见到渡河到对岸的突厥兵已经吹起了号角,一时间矛尖寒光,长刀闪动,铿铿锵锵声中,夹杂有突厥兵有如狼嚎的喊叫。

    突厥兵正式开始进攻了!

    尘土飞扬中,铁骑奔踏,没有了束缚的突厥兵已经有如群狼般急不可耐的向马邑的方向冲去,一路上,当然是紫河到马邑间的村落最先遭殃。

    河这面的突厥兵也有了骚动,双目中冒出贪婪的光芒,踊跃的向河那面奔去。

    号角一响,冲锋已起,这面的突厥兵毕竟是多个族落的聚集,阵型已经不像伊始般有模有样,军官虽是大声呼喝,却也有些约束不住。

    “冲呀用突厥语怎么说?”萧布衣低声问道。

    “缇奎。”伯都不解其意,却还是快捷回道。

    萧布衣点头,低声道:“伯都,你自己保重。”

    他话一说完,已经催动月光,疾快的渡河前行。月光入水,颇为愉悦,奋蹄前行,一时间水花四溅。这段河岸颇浅,行军不成问题,萧布衣本在队伍稍后的位置,等到渡过河去的时候,已经几乎和那个军官并行。

    军官见到萧布衣马快,目光中满是惊诧之色,他虽然不认识萧布衣。可觉得这种快马是为神俊,这人应该是列入精兵那队,怎么会混杂在这里。

    见到萧布衣转瞬已经到了队头,脱离了队伍,军官勃然大怒,挽弓搭箭,厉喝一声,一箭射到萧布衣的马前。

    他用意只是威吓,想要让萧布衣归队。萧布衣却是摘了角弓,反背一搭,一箭射了回去。

    ‘嗖’地一声响,利箭正中军官的咽喉。军官难以置信的捂住咽喉,翻身栽落下来。

    天地间静了片刻,无论见不见到的都被眼前的情形震撼,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突厥兵地大胆。居然射死了领军的千夫长!

    萧布衣却是放粗了嗓子,挥舞起手上的角弓,大声喝道:“缇奎!”

    话一说完,他已经纵马飞奔。一路狂吼着,发疯一样。突厥兵知道这是向前冲的意思,有些人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打劫钱财。早就不满拘束。在可汗在地时候。还不敢闹事,听到这里有人挑头。如何按捺的住。

    一人跟着喊着,缇奎!十数人接着喊了起来,声势很快的传染,数百人近千人的喊了起来,蜂拥前行,践踏着千夫长地尸体向前冲去。队伍的长官想要约束,却是无能为力。

    伯都见到萧布衣远去,终于策马向一旁躲去,虽还是跟着前行,却准备伺机逃离,他是突厥人,倒是不虞逃命的。

    萧布衣回头望去,只见到身后的突厥兵和狼一样,密密麻麻,也是心惊。

    只是这时却已经顾不了许多,战争迟早要爆发,他以一己之力想要阻挡无异螳螂挡车,先让他们乱起来,再通知杨广抗衡是唯一地办法。

    他一马当先,很快的追上了前队,前队本来还是有点规矩的前行,可是听到后方的骚动,也是动乱起来。一个千夫长厉声喝着纵马出队,想要拦住萧布衣,没有想到萧布衣也不挽弓,奋力将手中地长矛掷出去。

    他这一矛,去势如虹,千夫长如何挡得住,空中只见到光影一闪,血光喷涌。千夫长软软的身子向马下栽倒,萧布衣错马而过,顺手取了他的长矛。

    突厥兵见到鲜血,如同饿狼见到了血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有几个人终于觉得不对,想要阻拦,萧布衣一骑绝尘,早早地冲了过去。

    突厥兵虽然人多势众,可事发突然,号令不行,被萧布衣一鼓作气竟然冲到了最前。萧布衣见拦就斩,突厥兵混做一团,不明所以。

    等到萧布衣冲到行军最前地时候,已有数名军官厉声喝着追过来,萧布衣暗叫一声侥幸,不管他们呼喝什么,只是纵马狂奔。

    无数地突厥兵被他抛到身后,无数的突厥兵惊骇地望着奔马如龙之人。

    突然有突厥兵大声喊道:“艾克坦瑞,艾克坦瑞!”

    更多人也是跟着喊道:“艾克坦瑞……”

    队伍混乱了起来,无数兵士蜂拥的跟在萧布衣的身后,大声呼喝,兴奋之意溢于言表。几个过来围剿的军官早被挤的不知道去向,萧布衣一马当先,突然想到艾克坦瑞是马神的意思,难道这些兵士中有人当初在草原中见过自己?

    艾克坦瑞的洪流呐喊滔滔涌来,萧布衣心道,我这个马神现在不是庇佑你们,而是想要保佑我们大隋子民免遭屠戮。

    想到大隋子民的时候,萧布衣这才意识到,他已经融入了这个时空,再也无法分割。

    突厥兵虽然疯狂前涌,可要论马快,却是远远不及月光。萧布衣用尽全力的驱马,转瞬撇开突厥兵好远,再过盏茶的功夫,已经

    无影无踪。

    无数突厥兵惊的目瞪口呆,他们只以为这次征战是马神来统领,没有想到马神转瞬不见,只能喃喃念着艾克坦瑞四个字。马神不知所踪,他们也霍然失去了方向,有些茫然。

    众军官终于冲上前来,大声呼喝,号令队伍向前,一时间尘烟四起,兵甲刀光弥漫,天空金日也被乌云笼罩,杀气重重。

    萧布衣撇开突厥兵,心中大喜,识得路程,一路向马邑奔行,他马虽快捷,却也将将到了晚上才能冲到马邑城。想起当初他们从马邑到紫河也要两天多的路程,现在居然被他不到半天做到。不由有些心疼地摸摸月光的鬃毛。

    月光却是长嘶一声,漫不在乎,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

    萧布衣心想当初虬髯客为追月光,辗转千里,月光的脚力可见一斑的。

    马邑城前还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这里虽是边陲重镇,可是太平多年。就算突厥兵掳掠,也少有到城池附近的时候。所有人脸上一片祥和,丝毫不知道危机屠戮已经迫在眉睫。

    萧布衣人到马邑城门前,两个兵士见到他马快,持枪交错。大声道:“突厥人,做什么的,下马。”

    萧布衣这才想起自己装束没变,顾不得解释。长矛刺出,挑飞了二人手中的兵刃,一枪抵在兵士的咽喉之处,厉声道:“快去带我去见王太守。”

    他心中急切。顾不得许多,没有想到呼啦啦的过来一群兵道:“想要造反吗?”

    萧布衣双眉一紧,“你们不认识我是哪个?”

    一个兵士嘲笑道:“看你这灰头土脸地样子。还希望人人都要认识你吗?”

    萧布衣双眉一竖。反转枪杆打了过去。那人离他还远,不知怎的被他抽中。凌空飞了起来,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不能爬起。

    众兵士都是大惊,哗然叫了起来,持枪操刀的后退一步,陡然一兵士大叫道:“你是萧大人吗?”

    萧布衣长舒一口气,“我是朝中太仆少卿萧布衣,速带我去王太守,有紧急军情告之。”

    识得萧布衣地兵士诧异道:“大人,有什么要事?”

    萧布衣本来不想引起骚乱,可想到如今救急救火般,沉声喝道:“让百姓快快入城,闭上城门,突厥兵四十万之众已然南下,分路进攻马邑,雁门两郡。若想活命,速通知王太守坚守待援。”

    萧布衣马上探身,已经拎起了那名兵士,本以为会引起骚动一片,没有想到众兵士面面相觑,突然爆笑起来,都是道:“萧大人,这怎么可能,前方都有路哨,他们怎么没有通传?再说四十万的突厥兵,你以为是牛羊吗?”

    萧布衣头一回有了震怒,没有想到自己千里迢迢的赶来报信,阻隔不在突厥,却在自己人身上。

    不想再和他们废话,萧布衣问着拎着的那名兵士道:“带我去见王仁恭,记你一功。”

    兵士战战兢兢道:“萧大人,王太守不在马邑,圣上出巡长城,他已经去雁门郡随驾!”

    萧布衣怔住,暗道杨广果然是在雁门郡,转瞬问道:“现在马邑城谁是最大?”

    “本来还有个李郡丞,可是好像跟大人去了草原,这马邑城中最大地就是刘校尉了。”

    萧布衣长叹一口气,“速找刘武周。”

    他本来以为找到刘武周后让他守城,进城才到半途就见到驿站马官,当下让兵士去找刘武周,自己却是分配城内驿站人手,让他们速到楼烦,雁门,太原三郡禀告军情。本来军情禀告不归他管,驿站不过是传达的作用,要有兵部的文书才好,只是萧布衣懒得一个个去找,心道等到商量妥当,雁门郡那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驿官见到萧布衣作保,顶头上司发话,不再废话,迅即飞马出城传达文书,萧布衣虽是急迫,却还是用了顿饭功夫,见到自己派出去的兵士回转,身后带着一个军官,却非刘武周,不由皱眉道:“刘校尉呢?”

    “我跑遍了半个马邑城,也没有找到刘校尉地。”兵士苦着脸,“萧大人,小的尽力了。”

    “属下奉承尉齐洛,眼下归李郡丞统管,知道萧大人来此特来参见,却不知道萧大人找刘大人何事?”兵士身后那人年纪不大,身形剽悍,双目炯炯。

    萧布衣盯着他的双眸片刻,简洁地把发生地一切说了遍,沉声道:“齐洛,我现在命你暂且守城,等我出城后,紧闭城门,坚守不出,若有问题,我来负责。”

    齐洛有些为难,萧布衣却已经大踏步走过驿馆,翻身上马道:“齐洛,如今全城地性命安危都在你手,你好自为之。你,”萧布衣伸手指着那名兵士道:“跟我到雁门郡去见圣上。”

    兵士吓了一跳,齐洛却是搓手,不知所措。萧布衣回头望了他一眼,长叹一声,马在长街,高声喝道:“太仆少卿萧布衣有令,突厥犯境,军情紧急。现命奉诚尉暂代城守一职,抵抗突厥兵入城,若有不听,军法处置。萧布衣以天为誓,对此负责。”

    他运气喝出去,声动半空,附近静寂一片,都是盯着马上的那个突厥装束地人,有的已经认出这是王太守陪同的萧大人,有的还是茫然,转瞬有些慌乱。

    齐洛脸上有了激动,向萧布衣的方向深施一礼。

    萧布衣纵马出城前,在路上又喊了两遍,等到出了马邑城,知道自己能为这座城池做到的只有这些,还有更多的人等待他去救命和通知。

    “你叫什么名字?”萧布衣向那个兵士问道。

    “方无悔。”兵士战战兢兢道。

    “好名字,男人做事当应无怨无悔。”萧布衣长笑道:“带我去雁门郡找圣上,我管保你加官进爵,找最近的路去。”

    方无悔却道:“萧大人千里赴急,救国危难,属下钦佩在心,只求帮手,哪里还想什么加官进爵。只是雁门郡城有四十一座,听闻圣上北巡,如今也不知道到了哪里,我们难道挨个城池去找吗?”

    萧布衣皱眉,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