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一九六节 对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布衣听到杨广询问他为什么回来的时候,恨不得掐死

    杨广不笨,从不动声色铲除了李阀可见一斑,可是他为人太执著,执著的甚至觉得他想做的事情没有处理之前,就已经成功。

    他只是想着出巡,只是想着和亲,只是想着突厥事定后马上去征伐辽东,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迫在眉睫的危机,他可能等不到再去征伐辽东之前,就做了突厥兵的阶下囚。

    不过被外族抓走的皇帝历史上多了去,杨广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或许,他能躲避过这场危机,但是眼下化解危机已变的越来越困难。

    萧布衣马快没有用,他及时赶到也没有用,因为所有的时间不是耽误在路程上,而是耽搁在不停的质疑,不停的商讨中,等到听萧布衣把一切简单明了的说完之后,杨广还问了句,“萧布衣,你说的可是真的?”

    萧布衣哑然,半晌才道:“圣上觉得呢?”他反问的有些大逆不道,实在不是因为愤怒,而是深切的悲哀。杨广皱紧了眉头,倒没有注意萧布衣的不满,只是对宇文述道:“宇文爱卿,你的意下如何?”

    宇文述抬头向北望过去,良久才道:“萧少卿说的可能是真的,虽然前哨一直没有回转报信,可老臣这段时间一直在观测天空,发现火光又逼近了一分,这么说……”

    他话音未落,杨广突然用手摸着所坐的地方。那里银光反射,皱起了眉头道:“你们听?”

    宇文述和来护儿都是认真地去听,过了片刻,来护儿突然变了脸色,竟然伏地去听动静,片刻后就是霍然而起,失声道:“圣上,老臣听出有大军正向这个方向迅疾的移动,还请圣上快些入城!”

    萧布衣无动于衷。心中冷笑,他已经知道突厥大军离这里绝对不会远了,而且是十分快速的在靠近,可他已经不想提醒。有的时候,有些人就是属于懒驴的,不用鞭子抽打不知道危机。他感觉敏锐,不需伏地去听。就能感觉到地面轻微的颤动。这和兵士入城产生的震动还是有些区别,这是一种来自地底的颤动,只有分辨极为敏锐之人才能感觉分辨。可让他奇怪的是,杨广不会武功。好像也感觉到了远方大军来临地迹象。杨广摸的那东西感觉是银箔打造,难道有传感的功能?

    他一路南下,先有刘武周暗中阻挠。再是齐王杨暕心怀鬼胎。现在又轮到宇文述和使者多方作梗。极力的游说杨广北上突厥。

    萧布衣已经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并非所有地人都和他一样为百姓着想,为大隋着想,顺便再为杨广考虑一下。现在杨广的身边的势力已经是分崩离析,戍守边疆重臣或许只想引突厥兵南下,让杨广被捉了去,重新划分势力,所以不停的阻挠破坏报信地人;杨广的亲生儿子也不见得喜欢他的老爹,二人关系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这个老爹不死,齐王就当不上皇帝,杨广身强体壮,看起来再当了十几年地皇帝也不成问题,齐王既然正常的途经等不得,就有可能寄希望于突厥,甚至已经暗自勾结,不然何以诸城祥和没有戒备,他却能紧闭城门,严阵以待?就算是杨广身边的宇文述,也不见得再是忠心耿耿,他和使臣都是游说杨广北上,这中间地猫腻谁又说地明白?

    这就让萧布衣有个疑虑,他派出地驿官就算到了各郡,能否有兵过来增援?能忠心为杨广的大臣目前还能剩下多少,李渊呢,他是否会来冲锋陷阵?

    杨广终于有了一丝慌乱,放弃了马上去突厥地念头,下令回城再说。

    好在来护儿早就下了回转雁门城的命令,这刻只余数千禁卫军在城外留守,不然万余兵士回转的话,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杨广的大车到了城门的时候,远方的颤动已经不用伏地去听,站在地上就能感觉的到。

    数千留守的禁卫军已经有了慌乱,宇文述紧随圣驾,来护儿却是最后压阵,倒是临危不惊。

    只是等到杨广进了雁门城之后,所有的兵士都是一窝蜂的向城门口涌去,来护儿也是约束不住,只因为所有的兵士都听到北方轰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扭头望过去的时候,只见到远方天空处尘土飞扬,遮云蔽日!

    众兵士就算傻子都知道北方有千军万马杀过去,在城外就是等死,如何不死命的向城内逃窜!

    萧布衣在城外却是不动,只是见到来护儿的满头大汗的喝令,心中唏嘘。这场混乱本来可以避免,可所有的时间却在猜忌和迟疑中浪费掉。来护儿虽是大隋名将,可号令不行,教道不明,比起李靖的统军而言,还是差了一些。

    城门本宽,让众人蜂拥而至,反倒堵成一团,一些人被挤下马来,被践踏的惨叫,混乱不堪。

    “顺序入城,如有争抢,斩立决。”萧布衣突然大声喝了句,伸手摘弓,一箭射了出去,钉在城门之上,‘崩’的一声大响,箭簇微微颤动。

    众禁卫愣了片刻,来护儿也终于醒悟过来,如萧布衣般伸手摘下弓箭,却是一箭射死个争抢的兵士,怒声道:“监营官何在?争抢入城者,杀无赦。”

    来护儿威严尚在,众兵士已经静了下来,后队在来护儿的怒目下,只怕不进城就先送了命,也不再奋勇向前,前方很快的疏导开,众兵士顺序入城,反倒快了很多。

    轰隆隆的声响更是急迫,来护儿望了一眼萧布衣,见到他还是镇静自若,不由暗自点头,心道萧布衣虽是年轻,万马千军前来报信。倒真是浑身是胆。

    突厥兵未到,却有一马疾快跑来,来护儿见到那人大声喝道:“刘藩,你来此作甚,齐王呢?”

    刘藩却是气息不继,只是道:“来大人,天幸你们已经进城,齐王探得突厥兵前来,让属下冒死来报。还请进城再说。”

    他急急的述说,不望萧布衣一眼,来护儿问道:“齐王那现在如何?”

    “齐王本来想要冒死来和圣上汇合,被属下们拼死拉住。”刘藩死字不离口,显得忠心耿耿,“后来考虑到两军汇合后,雁门城粮草不足。反倒不如成犄角之势对突厥兵进行钳制更好一些,这样一来,属下们才劝阻住齐王守住县……”

    来护儿轻舒一口气道:“如此也好。”

    三人最后进入雁门城,城门合上之时。甚至可以见到远方突厥兵矛尖刀锋上地熠熠寒光,耀到半空中,明亮一片。

    再过盏茶的功夫。马蹄声响的地动山摇。无数骑兵从北方。西面和东面涌了过来

    林立。刺向半空,让人一望触目惊心。

    来护儿带着萧布衣,刘藩二人入城,却让兵士先将方无悔从城门楼上解了下来,萧布衣暗自感激,觉得这个来护儿虽老,可远远没有到糊涂的地步。

    来护儿见到杨广上了城门楼,不由大惊,快步的奔上城门楼,急声道:“圣上,突厥兵野蛮骄横,这次人数众多,还请圣上以龙体为重,回转安歇。”

    杨广立在城门楼上,只望着远方快马接踵而至,号角鸣响起来,三路骑兵汇聚的黑压压的一片,兵甲闪烁,寒光森然,烟尘中突厥兵纵横驰骋,铁蹄践踏,来往不绝的大呼小叫,指着城头笑骂,全然不把他这个大隋的天子放在眼中,不由面色铁青。

    可只是望了会,杨广眼中已经露出了惊骇之色,突厥兵连绵不绝地赶过来,不但汇聚在城门的北部,而且很快的北部显得拥挤,不得不向北城的两侧散去。不停地有新的突厥兵涌入,再次散开,有如海潮般的无穷无尽。

    没有多久的功夫,城东,城西甚至是城南都有兵士前来禀告军情,说雁门郡如今已经被突厥兵四面围困,成为了孤城一座!

    杨广地身边是密密麻麻的禁卫守护,个个持盾带刀,用人墙隔开杨广和城垛的距离,只怕突厥兵流矢伤到了圣上,可是杨广望着有如汪洋般的突厥兵包围过来,却如赤裸般行走在狂野中,头一次地感觉无能为力。

    “使者呢!”杨广突然道,他想到了一件他还可以做的事情。他说的声音还算冷静,可已经气地浑身发抖。

    萧布衣一旁冷眼旁观,倒是从来没有过地冷静,从齐王地手下刘藩进城的那一刻,他就没有考虑过杨广地安危,他现在要为自己考虑才对。都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自己不过是杨广的一个远的不能再远的表亲,杨暕勾结也好,希望这个老爹死也罢,自己现在实在犯不着死命纳谏,倒要小心刘藩咬自己一口才是真的。

    早有兵士把使者带上前来,竟然是宇文述亲自抓他过来。宇文述显然明白了事态的严重,回转城中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住使者。

    使者倒还算镇静,望见城下的突厥兵如蚂蚁般,突然道:“大隋的天子呀,看来我们的人已经等不及你亲自去见他们,主动的过来见你了。”

    他说的多少有些讥诮,杨广没有暴跳如雷,突然冲他笑笑,“你以为大兵压境,我就不敢对你如何?”

    使者突然觉得一股寒意笼罩了周身,大声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

    杨广摆摆手,“我不斩你,来人,把他丢下城去。”

    使者虽然竭力想要做出镇定的样子,可双腿已经忍不住的颤抖,宇文述人虽老迈,力气却大,身先士卒的一把抓住了使者。使者大声吼道:“你做什么,你收了我的……”

    他话未讲完,就被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代替,然后飞出了城头,石头一般的坠落。

    ‘砰’的一声大响后,给这惨叫声画上了休止符,萧布衣不用去望,就能想像出从如此高的城墙掉下去,这个使者烂泥一堆地惨状。

    城里城外有了那么一刻的安静。紧接着场外是号角声响起,呼喝声不绝,一列列的骑兵向城墙处冲过来,箭如蝗发!

    萧布衣虽然身经百战,可是还是没有听到过这么惨烈尖锐的箭声,空气那一刻仿佛都被切裂,紧接着就是‘乒乒乓乓’的一阵响,四处插满了利箭。

    “保护圣上。”宇文述扔下使者的时候,早早的抢过了一面盾牌挡在杨广的身前。须发戟张,见到突厥兵已经冲到了城下,来护儿厉声喝道:“放箭。”

    城垛上瞬间精兵尽起,挽弓反击。他们居高临下,放箭颇有威势,城墙前马鸣哀嘶,瞬间倒了一批突厥兵士。突厥兵见状不好。也不硬攻,早早的圈马回转,躲到城垛上箭矢射程范围之外。

    城门前转瞬兵甲铿锵,嘈杂纷乱。突然号角声再起,突厥兵安静了下来,波浪般分开。数杆黑毛大迎风飘展。几个突厥兵持旗驰了出来。分列两旁。

    数十名甲冑在身地锦袍军将簇拥着一身穿金色锦袍的人出了军阵,萧布衣远远望去。见到那人年纪不算苍老,最少比他想像中要年轻的多,神情阴抑,身形彪悍,马上端坐,沛然气势而出,周围的兵将都是毕恭毕敬,暗道难道这就是统领草原地始毕可汗?

    “始毕可汗狼子野心,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亲自前来。”来护儿脸色微变,饶是他身经百战,可见到满山遍野的骑兵也是心惊。

    杨广冷哼了一声,始毕可汗却是纵马前行,马鞭遥指道:“杨广可在?”

    群臣都是望向杨广,等待他的行动,没有想到他却是动也不动,只是双眉紧锁。

    “圣上,始毕可汗想……”宇文述欲言又止,转瞬明白了杨广的心思,知道他是怕,也多少是不想这种场合和始毕交谈。突然冲到城垛前,厉声喝道:“咄吉,圣上对你一向恩德有加,你这次兴兵南下却是为了哪般?速速退去,我大隋礼仪之邦,不会追究。要是不退地话,我只怕到时候刀兵相见,你是后悔莫及。”

    咄吉是始毕可汗的名字,宇文述直呼其名,只是为了显示轻蔑而已。

    始毕可汗纹丝不动,他身旁的兵将都是笑的前仰后合,一个高声道:“宇文述,你收了我们地钱财,只说要诱骗杨广出关,这次怎么反复无常,反倒和我们作对起来?你现在开城投降,可汗念你劳苦功高,既往不咎,如若刀兵相见的时候,我只怕你后悔莫及的。”

    “放你娘地狗臭屁。”宇文述勃然大怒,胡子翘起老高,顾不得杨广就在身后,“咄吉,你这种拙劣地离间计骗得了别人,可如何能骗得了我大隋地圣明之君?”

    他话一说完,伸手从旁边的兵士手中抢过一张角弓,弯弓搭箭,奋力一箭向始毕可汗射了去。

    宇文述身材魁梧,人虽七十有余,却是臂力甚雄,这一箭射出去,去势极快,可始毕可汗离地很远,长箭到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始毕可汗挥出马鞭,竟然卷起了长箭,手腕一抖,马鞭上的长箭上下飞舞,煞是好看,众兵将都是齐声喝彩。

    萧布衣见到始毕可汗手眼明快,显然也是有功夫在身,这一路南下,阻挠甚多,让他难免疑心宇文述也和外人勾结,只是听到城下兵士这么说,反倒觉得宇文述勾结突厥的可能不大。

    宇文述又发了两箭,都被始毕可汗挥鞭击落,城下讥笑不已

    述愤然掷弓在地,怒声道:“拿硬弓来。”

    兵士喏喏回道:“将军,这已经是目前最劲的硬弓,想要再找长弓……”

    宇文述抬手要打,却被来护儿一把拉住,沉声道:“宇文将军,大局为重。”

    杨广冷眼看着宇文述,也不知道想着什么,只是城下时不时的哄笑声传来,不由阵阵恼怒。向来都是他来向蛮夷之地施恩,今日被围在他看来,已经是奇耻大辱,在这一刻的功夫,羞辱甚至超过了征讨辽东的失利。

    “谁能杀了咄吉,赏黄金百两。”杨广突然道。

    众兵将面面相觑,心道有钱挣也得有命花才是,城下四十万的突厥兵围着。就是个阎罗殿,又有谁能在千军万马中杀了始毕可汗?

    萧布衣却是弯身拾起了宇文述地弃弓,挽弓拉了下,摇摇头,陡然间目光一动,望向身边的两个兵士道:“把你们两个的弓箭给我。”

    两兵士递过长弓,“大人,这弓和你手上用的仿佛……”

    萧布衣接过长弓,伸手一握。居然把三张长弓握在手上,来护儿大为诧异,陡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大惊。

    萧布衣握紧长弓。拿过三只长箭,陡然间舌绽春雷,大喝了声,“咄吉受死。”

    他这声喊是对城外喊出。可是城楼上的兵士无一不觉得耳边响个春雷,脸露惊惧之色。萧布衣长身而起,纵到城垛之上,双臂用力。已然拉满了三张长弓。

    他人在城垛,凌风而立,直欲飘然而飞。一声大喊后。就算城下的骑兵都是静寂下来。齐向城楼上望去。萧布衣三弦并拢一起,搭上了三只长箭。陡然松手射了出去。

    箭去流星,三箭齐发,空中只是‘嗖’的声响,一箭正奔始毕可汗而去,众兵将都是爆喝一声,大声呐喊,声可洞天,却都是目光灼灼的远望结果,内心钦佩的无以复加。

    始毕可汗霍然而惊,见到城楼上地萧布衣有如天神般,喝声沉雷仿佛,竟然不敢拿长鞭去挡长箭,霍然摘了盾牌挡在胸前。

    ‘当’的一声大响,长箭射中盾牌,始毕可汗只觉得手臂酸麻,有如电击般,几乎拿捏不稳盾牌,不由骇然萧布衣的神力。蓦然胯下马儿长嘶声,‘咕咚’栽倒在地,始毕可汗滚到在地,才发现一只长箭贯穿了马儿的脖颈,颤颤巍巍!

    旁边执黑色大地兵士却是委顿在地,黑色大倒下来,萧布衣放声长呼道:“始毕可汗死了,尔等还不速退!”

    他三弓三箭,取的目标都是不同,一箭当然是始毕可汗,另外两箭分别射的是执大的兵士和始毕可汗地战马,大一倒,始毕可汗落马,突厥兵后面不知道真相,只是见到旗倒人落,陡然骚动起来,有了不安之意。

    萧布衣却是搭箭再射,不过始毕可汗也是狡猾,落倒在地后已经躲到兵将的身后。众兵将见到始毕可汗落马,早就拼死上前挡住,萧布衣三箭只是射死一人,再想射的时候,盾牌手早就层层叠叠的挡在前方,壁垒森然,知不可为,只能放下长弓。

    他也知道想要射杀始毕可汗千难万难,是以射人射马射掌旗使制造混乱,只恨身边没有李靖,不然以他地眼光和能力,这时候率一队精兵杀出去,突厥兵惊慌失措下立足不稳,当可大败。

    来护儿见到始毕可汗落马,不由大喜,急声道:“圣上,臣请兵出战。”

    宇文述却是急声道:“不可,城中兵士不多……”

    杨广却是惊喜交集,上前两步看了去,发现始毕可汗这时已经上到马上,虽然没死,可也是狼狈不堪,不由放声长笑。

    始毕可汗抢了手下的马匹,心中恼怒,手下早就重举黑毛大,始毕可汗马鞭一指道:“谁第一个攻上城墙,重赏黄金百两,奴仆千人!”

    他沉声喝出,众突厥兵听到可汗的声音,不由心中大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人听到黄金奴仆地厚赏,早就蜂拥上前,一部分利箭乱射,压住城垛上地兵士,另外已经有人冲到墙头下,掷出钩索攀援。

    他们一路南下,也准备了些攻城地云梯,可那毕竟累赘,带着不便,眼下还是远远的抛在后面,一些草原勇士仗着身手灵活,竟然只凭钩索攻城,可见利令智昏。

    来护儿见到突厥兵不善攻城,如今地攻城工具更是简陋,心中大定,等到突厥兵辛苦的爬到半途,这才让众兵士放箭,长矛戳出,半空中惨叫连连,无数突厥兵落了下去,伤亡惨重。城兵倚仗高墙城垛堡垒守卫,伤亡却少。杨广早在宇文述的护卫下远远退去,见到突厥兵攻克不下,心中稍定。

    始毕可汗见到手下死的不少,知道不是办法,无奈早早的收兵,只是围着雁门城,再做打算。

    杨广在众人的簇拥下到了木制的行宫暂避,他木制的行宫又叫六合城,可见规模的浩大,每次晚间停宿的时候,都是将枪车布到外围抵抗刺客和来兵,六合城中又是层层的机关,钢锥,弩箭用来射杀来敌,铃柱,石磐却是报警之用,如今虽是仓促组装,却是一丝都不马虎。

    来护儿见到突厥兵暂缓攻势,知道他们也在想着攻城之法,让手下严加监视,一有动静马上来报,却和众臣过来和杨广商议解围之计。

    只是众人到了六合城上,虽是表面镇静,却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惶惶之意。

    突厥兵人数之多都是有目共睹,如今围城不下,众人却也是无法破围,形势的险恶都是生平仅见。

    跟随杨广的大臣除了右卫大将军来护儿,左卫大将军宇文述外,还有民部尚书樊子盖,纳言苏威等一帮重臣,裴蕴虞世基也在,众人往日哪个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今日被困孤城都是愁眉不展。

    除了群臣外,萧皇后和弟弟萧瑀居然也在,萧布衣见到,点头示意。皇后和国舅见到了亲人,也都是大喜,方才萧布衣在城门大展神威,萧瑀早就听人说了,又低声告诉给皇后,萧皇后却是轻叹口气,轻声道:“布衣这孩子,总是以身犯险,若是出了点什么事情,我怎么向堂兄交代呢?”

    萧布衣离的虽远,却是听的清楚,心中升起一股温馨,萧皇后虽然和他不过是几面之缘,可身在险境,却是处处为他着想,怎么能不让他心生感动!手机阅读请访问3ghx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