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一九七节 战千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广还是高高在上,却已经放下了姿态,他竭力让自己些,可见到城外人山人海的那一刻心悸,至今还是让他心口难受。

    他从来没有窘迫的时候,就算征伐辽东失利,杨玄感叛乱之时,他还能让手下化解的游刃有余。

    杨玄感带旧阀高门,振臂一呼,虽是从者云集,可也不过是半月的功夫,就已经土崩瓦解,可如今怎么了,见到群臣惶惶的脸色,杨广突然有种悲哀的感觉,这次谁也救不了他了。

    指望陇西的河东的阀门吗,自己这次就是来铲除他们的,指望东都的精兵卫府吗,可要多久他们才能到达?自己仓促入城都觉得丢了脸面,更是忘记了出兵去求救援,如今被突厥兵重重围困,还怎么出去报信?指望身边的这些权臣吗,可他们个个看起来也是惶惶,自己现在能指望谁?

    “圣上,老臣有事禀报。”苏威颤巍巍的上前步。

    “说吧。”杨广摆摆手,看了萧布衣一眼。

    “突厥兵如果真的有如萧少卿所言,足足四十万之众,我们的处境实在是大为不妙。如今城中守军不过数千,加上圣上带的禁卫军,不过两万多人。”

    “四十万对两万?”杨广喃喃自语,有些失神,他曾经动用过百万大军征讨辽东,那时辽东不过十数万的兵力,可他还是铩羽而归,这下只有两万人能做得了什么?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把疑惑说出来。他很快就知道这两万人能做什么了,两万人每天吃地饭不比他浪费的少了多少。

    “圣上,老臣统计过了,城中军民加起来共有十五万左右,城中粮草供应不过只够二十天,还请圣上早做定夺。”

    “你是说,就算突厥兵攻不下雁门城,我们也不过能活二十多天了?”杨广拍案而起,怒声道。

    苏威战战兢兢道:“事实如此。不过若要节省点吃,或许一个月也能支持下去的。只是兵将守城辛苦,若是吃不饱肚子,臣只怕他们会生异心的。”

    杨广冷哼了一声。扭头问道:“宇文爱卿,你有什么主意?”

    宇文述犹豫下,“圣上,突厥兵势强。如今突兀南下,可毕竟是群乌合之众。圣上身边有东都精锐之兵过万,大可挑选几千名精锐骑兵保护,在夜晚之时。趁突厥兵立足不稳之际突围出去。雁门郡离楼烦太原都不算太远,雀鼠谷更是兵家险地,易守难攻。就算……”

    “圣上。万万不可。”苏威慌忙道:“圣上万乘之主。怎能轻率突围?雁门城城墙坚厚,城防完备。我们据守城池还是行有余力,骑乘却是突厥兵所长,圣上若是轻易突围,以已之短,想克敌长,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宇文述冷哼了一声,“可我们现在是笼中,”本来想说笼中困兽,又觉得对杨广很不恭敬,宇文述改口道:“如果突围出去,我们或许会有危险,可是困守这里,粮草不足,若没有外援,我只怕圣上安危更有问题。”

    杨广的目光望向裴蕴道:“裴爱卿,你的意思呢?”

    “微臣觉得苏纳言说的大有道理。”

    “虞爱卿,你呢?”

    “臣,”虞世基唯唯诺诺,“圣上想要如何,臣下只是誓死跟随。”

    杨广怒拍桌案,“你除了死,不能说点别的?”

    虞世基诚惶诚恐,大汗淋漓。杨广知道他也没有什么主见,要说勾心斗角溜须拍马可以,可要说领军打仗,救人危机,那问他可算是问道于盲了。

    “来将军,你的意思呢?”

    杨广现在是急病乱投医,所有地大臣都恨不得一一询问遍,只希望有哪个会突出奇策,救君危难,虽然他也知道这个想法很不切合实际。

    来护儿沉吟半晌才道:“其实宇文将军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却是置圣上于险地,以老臣的看法是,突厥兵为利而来,无利而走。始毕可汗虽然气势汹汹的带了四十万之众,可同心之人甚少。我们只要坚守待援,突厥兵除了始毕可汗外,大多部落无利可图之下,难免会疲倦厌烦,久倦思归。那时候就算援兵不至,我们再突围也是大有把握。”

    杨广点点头,觉得这主意也算是无可奈何地方法了,最少看起来比别的大臣要高明些。

    “既然如此,我们目前守城待援为上,伺机突围,守城的事情谁来负责?”

    民部尚书樊子盖上前道:“回圣上,如今雁门城四面被围,突厥兵方才一仗折兵损将,锐气大减,暂且歇兵,我只怕他们准备攻城的工具,不能不防。北,东,西,南四面分别由来将军,宇文将军,苏纳言和微臣负责,城守完备,突厥兵只擅马战,不长攻城,我们坚守除了粮草问题,当无大碍。只是如今敌势太强,我方士气不高,圣上需要做地应是鼓舞士气,让人人奋勇争先,这才能确保守城万无一失。”

    “如何鼓舞士气呢?”

    “依微臣所见,士气不高的缘故只是因为圣上一心想对辽东开兵,兵将都怕圣上免除了突厥的祸患后,又去征伐辽东。”樊子盖沉声道:“如果圣上宣召说今后十年不再征伐辽东,专事征讨突厥的话,那无论是城中地兵士,抑或是各郡军民,当会心中安定,人自为战。圣上如果再能亲自抚慰士卒,重赏爵位的话,想必定能让人人奋勇当先,何愁突厥兵不退?”

    樊子盖一口气说完后,六合城内静寂一片。

    萧布衣不能不佩服这个樊子盖说的好,其实他说地恰恰是自己想要说地。可谁都知道,征伐辽东向来都是个敏感地话题。很容易触动杨广的逆鳞,轻则被斥责,重了说不定流放掉脑袋,可樊子盖还是敢说,这就不能不说他是个大大地忠臣,还是在为大隋考虑。

    只是他爱国,国不见得爱他,杨广只是阴冷的望着他,良久无语。

    樊子盖并不畏缩。坦荡的望着杨广,沉声道:“圣上,臣下实乃发自肺腑之言,只望圣上三思。如今大军压境。圣上应以大局为重,眼下这辽东突厥孰轻孰重,我想在圣上的心目中自有定数。”

    杨广沉默良久才道:“你说的未尝不是没有道理,一切按照樊尚书说的做好了。”

    群臣喜形于色。都是精神大振。杨广却是有些不情愿的扭过头去,望着刘藩道:“刘藩,你不在齐王身边,跑到这里做什么?”

    刘藩把对来护儿说地话又重新说了遍。忠心耿耿,慷慨激昂的不让他人。

    杨广听的缓缓点头,“吾儿考虑也算周到。刘藩你冒死赶来报信。也是忠心耿耿。和萧布衣差不了多少。

    刘藩斜睨了萧布衣一眼,突然道:“圣上。臣下忠心耿耿本是本分之事,只是臣下冒死前来,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过有些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杨广皱起了眉头,“你要说什么?”

    刘藩霍然转身,伸手一指萧布衣,“臣下怀疑萧布衣是突厥人的奸细。”

    萧布衣不出意外,脸色不变,群臣却是悚然动容,却只是望着杨广。

    “哦?”杨广幽漠淡远地道:“此话怎讲?”

    刘藩心中来了底气,在六合城这久,他就没有见到杨广和萧布衣说一句话,而且杨广征询意见的时候,从来也不询问萧布衣,这是不是说明萧布衣在杨广心目中,根本就是无足轻重?

    “回圣上,微臣怀疑萧布衣乃突厥的内奸,绝非空穴来风!萧布衣本是去突厥的赐婚使,只是办事不利,这才让突厥人震怒,始毕可汗南下虽是突然,可和萧布衣成事不足是否有关系谁都不清楚,此疑点一。突厥兵南下,本是极为隐秘之事,萧布衣却是知道,颇有神通,更让微臣很是疑惑。突厥兵四十万骑乘南下,诸哨所都是没有动静传信,他却能安然无恙到了县和雁门城,此疑点三。他一路南下,先是去了县,本想骗齐王大开城门。齐王疑惑,让他下马弃兵,他却拒绝入城,反倒伤了城兵奔往雁门城,若非心怀鬼胎,怎么会落荒而逃,此疑点四。萧布衣身着突厥装束,到了县这才褪下,守城众人无不看地清清楚楚,实乃狐狸的尾巴忘记了遮掩,这些事情哪件想想都是匪夷所思,萧布衣却是毫发无伤,要说他不是和突厥人有所勾结,臣真的难以置信。”

    “还有吗?”杨广问道。

    刘藩琢磨不透杨广的心思,只是道:“臣下觉得萧布衣本身疑点重重,却抱着忠君之心说出,还请圣上定夺。”

    “萧布衣,你有何话可说?”杨广终于正视了萧布衣一眼。

    萧布衣没有愤怒,没有惊惶,他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什么表情,“臣无话可说。”

    刘藩大喜,他早就知道萧布衣这个人口才不错,自己把他说地无话可说也是难能可贵。

    “圣上,看来他也知道再狡辩也逃不过圣上的眼睛。”

    “你说应该对萧布衣如何处理?”杨广突然问。

    刘藩四下望了眼,犹豫下,咬牙道:“回圣上,萧布衣私通突厥,图谋不轨,按律当斩。”

    杨广点点头,挥手道:“那好,来人呀,把刘藩推出去斩了。”

    “圣上英……”刘藩话未说完,一张嘴不能合拢,“圣上……”

    他以为杨广口误,一时间说错了名字,兵士却是不理,上来两个将刘藩按住,就要向外拖去。

    “圣上……”刘藩悲声道:“圣上为什么要斩微臣,难道忠君爱国也有死罪?”

    杨广霍然站起,怒不可遏的指着刘藩道:“朕要把你斩个十段八段才解心头之恨!你要是忠君爱国如何会陷害萧布衣?萧布衣千里迢迢,不辞辛苦地赶来报信。历尽艰辛,却被你这等小人诬陷,朕若不斩你,如何服众?朕若不斩你,岂不让真正忠心之人心寒?萧布衣忠心耿耿,差一分射杀了咄吉那狗贼,为我大隋挽回了面子,你眼睛不瞎,难道没有看见?”

    刘藩连声叫冤。杨广却是不容他再辩解,几个兵士拖了刘藩出去,过了片刻一声惨叫,兵士用托盘奉上刘藩血淋淋地脑袋。杨广只是望了一眼,摆手道:“丢出去喂狗。”

    群臣惊,萧布衣还是没什么表情,萧皇后却是点头微笑。轻舒了一口气。

    杨广多少有些疲倦,也不多说,更不理会萧布衣,径直道:“明日朕要亲自上城楼安抚众兵卒。你等随行。”

    雁门城外,突厥兵马跃人叫,乱做一团。他们攻打雁门城不下。除了围困雁门城外。更多地却是轮番出去掳掠抢夺,雁门郡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始毕可汗却没有什么得意之色。他终于发现,有时候人多也不见得诸事成功,最少对于面前这座雁门城,他是丝毫没有办法。

    杨广躲在雁门城中,也不露头,好在他知道杨广在城内,擒得了杨广,不但能够名声大振,势力稳固,而且能得到一座难以想象的金山,不然多半已然放弃。

    突厥兵只擅马战,不长攻城,简简单单地攻城工具对于眼前的雁门城而言,实在是和自杀无异,死伤的多了,各部落的都是少了动力,多了犹豫,毕竟他们是求财,眼睁睁的望着别人去打劫的不亦乐乎,围城地骑兵整日都在叫嚣要去抢劫,这样下去,攻个一年也不见得有什么效果。

    “懦夫。”始毕可汗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像是骂着杨广,又像是说着心中多年的一个影子,望着高大巍峨,不可逾越的雁门城,那里有着他一生之敌,最少他是这么认为地。

    他自幼就是以击败杨广为目的,草原人重兵死,而耻病终,可他的父亲偏偏是病死的。他地父亲一生引以为自豪的就是倚仗大隋的兵力,将都兰和达头可汗赶走,带着草原人过了几年太平的日子,可在始毕地眼中,这是一生的耻辱。

    他朝拜的时候,望见中原人地飞扬跋扈地神色,见到父亲地卑微低贱的表情,他就有如一根针般地扎在胸口,他这次蓄谋已久,就是为了擒得这个一生之敌,想要看看杨广在他的马鞭之下,是否还是那么的倨傲不羁!

    雁门郡的四十一城只是几天的功夫,就已经被他们攻下了三十九座,除了县和雁门城之外,目前都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他从来没有担心过县会出兵对他进攻,那也是个懦夫,始毕可汗这么想着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轻蔑。他来玩玩中原人惯用的把戏也不错,想当年的时候,中原的皇帝为了得到突厥人的支持,始终是与给与求。北齐北周之时,都是竞争呈献珠宝财货和公主美女,希望得到突厥人帮助,不然当初的木杆可汗也不会骄傲的说,我在南方有两个孝顺儿子,我想要什么,他们就会送什么。

    想到这里的始毕可汗,骄傲的握紧了马鞭,他觉得木杆可汗才是草原中真正的英雄,他也向往着做这样的一个英雄,眼下看起来,他离这个目标也不算远了。

    想做儿皇帝的人多的很,县就有一个,想要背叛大隋,自立为王的也不少,最少眼下他知道,中原有三四家所谓的门阀已经暗中开始和他进行联系,希望以后能够得到他的支持。

    中原的百姓希望得到统一和安定,中原的门阀却

    中取利,而他呢,谁做皇帝无所谓,谁能给他最多的公主美女才是至关重要。眼下他只要抓住了杨广,剩下的事情看起来一马平川般,他已经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可是却卡在这里,无法动弹。他要迅即的解决这里的战斗,不然等到中原各郡援兵一至,他不见得再有更好的机会抓住杨广。

    可是现在,始毕可汗想到这里的时候,抬头望向了雁门城,锁紧了眉头。

    “可汗。”一将士远远的纵马前来,兴奋道:“攻城的工具已到,我们收集了雁门郡其余各城的守城工具。有一部分可以用到,属下统统地让人运了过来。可汗,你看,那些弹石机就是中原常用的东西。”

    始毕可汗见到一辆辆弹石机从远方拖了过来,不由放声大笑道:“看起来真的是天助我也!”

    杨广不觉得老天在帮助他,他现在觉得自己这个天子,就算老天都开始和他作对了。

    在一辆辆弹石机向雁门城驶近的时候,杨广还不知情,所以在城头的时候。他还是很镇静。他这一辈子终于虚心了一次,听取了民部尚书樊子盖的纳谏,亲自走上城门楼来鼓舞士气。

    他其实很不甘心,更不想当着将士的面前说出不打辽东了。他甚至觉得脸皮被人重重的抽了下,热辣辣的痛。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顺利地呢,杨广站在高台上,却是神驰遐想。这种虚心的时候,好像是在当上皇帝就没有过吧?自己当年做晋王的时候,志向远大,可身边有一群说得来的人。杨素,高颖,张衡。薛道衡都是他当年尊敬有加地人。可如今都死了。这些说得来的人最终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上。杨素虽然算是病死,可要不是自己一日三催。他也死不了那么块。如今他身边说得来的老臣也就是个宇文述了,他不笨,知道宇文述可能收了点使臣地钱财,可这有什么?他从来没有指望过手下的大臣清正廉明,他需要的是这些大臣能做出些事情来,有些人能人所不能,就注定要得到比别人更多的东西,比如说他自己,比如说宇文述,还有那个萧布衣!就算他都没有想到咄吉这个当年朝拜时,跪拜卑贱地人会领军南下攻打他,宇文述又怎么能想得到?他知道宇文述绝对不会背叛他,咄吉能给宇文述的东西,他早就给了宇文述。七十多岁的人了,能活几年,还想做皇帝吗?

    做皇帝,累呀,杨广内心发出这声叹息地时候,一脸怆然!

    群臣兵将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天子在想什么。

    望着下方或熟悉或陌生地脸孔,杨广心中冷笑,没有任何人能理解他,也没有任何人能知道他地雄伟抱负,竖子不与为谋,自己志向高远,只可惜却不被俗人理解!

    他在痛恨中说出不伐辽东的时候,下方一阵欢呼,杨广却有些茫然,这就是他依靠地兵将,他们难道没有一个人懂得自己所想?

    “尔等定要恪尽职守、尽心尽力的守城,让突厥人知晓我大隋兵将的勇猛,不丢面子,嗯,”杨广沉吟片刻后,觉得面子好像只有他最重视,兵将考虑的不应是这个,“此次如能保全,待到援兵来至,朕必当给尔等加官进爵,勿论将卒,皆有封赏!”

    见到底下的兵将都是脸有喜意,杨广知道说中了他们的所想,内心不知什么滋味,他什么时候揣摩过别人的心意?可是这次他不能不揣摩一下,他才发现自己这个皇帝和别人相同的一点是,都只有一条命而已!刘藩诬陷萧布衣的时候,他其实什么都已经明白,如果按照以往,还在东都的时候,他会斥责刘藩几句,然后安慰萧布衣几句了事,可是眼下已然不行。

    萧布衣说出无话可说的时候,就算杨广都是忍不住的心悸,他知道萧布衣已经出离了愤怒,他那一刻竟然有些害怕萧布衣的发怒。

    杨广终于发现了,这个萧布衣已经变了很多,变的更沉稳,也变的更难以捉摸,他看不出萧布衣的心思。可是不能否认的是,萧布衣对自己还不错,千里迢迢过来报信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做得到,可他就是脾气臭了些。想当初的时候,宇文化及对他也是一样的陷害,萧布衣也是愤怒反诘,慷慨陈词,可力道却不如我无话可说五个字,他知道要是不斩了刘藩,萧布衣以后不会无话可说,而是不会再和他说话,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萧布衣不能走。权衡轻重的时候,杨广不等萧布衣发怒,已经抢先发怒斩了刘藩,他安抚了萧布衣,也是宣泄了长久以来的怒意!

    “此次尔等的功劳由朕亲自来核查,一定不会允许文吏耍弄刀笔吞没尔等的功劳,”杨广继续安抚鼓励着兵士,“守城有重大功劳的兵士。没有官职地直接授予六品的官职,丝绸百缎,已经有官职的依次升官,朕以苍天为鉴,绝不食言。”

    将士们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看起来已经迫不及待的希望突厥兵过来攻城。

    杨广对他们的表现颇为满意,点点头道:“朕即日就会下诏,以后不再征伐辽东,专事突厥。尔等暂放宽心好了。”

    士兵又是欢呼一阵,可是欢呼没有多久,城外沉闷的号角响了起来,旷凉中预示着不久以后的惨烈。

    来护儿早早的抢到了杨广的身边。大声道:“圣上,突厥兵已经开始攻城,请圣上暂回歇息,守城地事情交给老臣好了。”

    杨广城头望过去。见到一辆辆弹石车靠近城门的时候,不由变了脸色!

    来护儿见到弹石车的时候,也是大为头痛,不问可知。这些突厥人造不出这种东西,也懒得去研制这些,他们最多搞个云梯什么的。已经是了不起地成就。这些弹石车多半是突厥兵从临近城池收集过来的。弹石机他不怕。可见到弹石机的时候,来护儿已经想到。雁门郡多数城池已经被突厥兵陷落,始毕可汗已经下决心要攻下雁门城!

    攻城令发出的时候,突厥兵推进投石机,呼喝投石,一块块大石头呼啸而到,砸向雁门城,杨广早早地下城,奇怪自己还能走下来。

    身边的大石‘乒乒乓乓’的落下,砸出了无数个大坑。有些大石落到城中百姓屋顶上,惨呼惊叫一片。

    杨广几乎是贴着城门楼向城内走入,四方的禁卫都是如临大敌般,密切关注头顶地大石,只怕伤到了圣上。萧布衣也是跟在杨广的身边,想着什么时候说出李靖的事情。

    眼下是为李靖讨求筹码地最好机会,他不想错过。

    远方突然传来孩子地惊叫声音,杨广霍然抬头,已经变了脸色。一个锦衣

    正向这个方向跑过来,几个兵士远远的奔来,大声呼空飞来地大石砸在孩子的身边,轰然一声巨响。一个兵士躲闪不及,却被大石砸了腿,放声惨叫。

    石头虽然没有伤到孩子,可孩子却已经吓的坐倒在地上,虽然没有哇哇大哭,却是骇的不能动弹。

    “去救赵王回来。”杨广放声大叫,失去了常态。

    他一共有三个儿子,元德太子杨昭早死,齐王杨暕已经是扶不起的阿斗,和他关系日益疏远,如今只有三子赵王杨寄托着杨广的希望,虽还是不满十岁,可自幼聪明至孝,虽然不是萧皇后所生,却很得杨广的宠爱,而这锦衣的孩子就是杨!

    禁卫有了那么一刻的迟疑,天空大石纷飞,冲出去可能就是送死!只是皇命难违,众禁卫终于硬着头皮上前,杨广身边却有一道人影窜了出去,抱住了杨,迅即撤回到墙根,伸手放下了杨,站立到了一旁。

    杨广望了萧布衣一眼,心中感动,杨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杨广的怀里,“父皇,你没事就好。我听到突厥兵的号角,知道他们要攻城,可你在城楼,就是过来找你,没有想到……”

    紧接着的声音被哽咽和惊吓阻碍,杨广眼看要出口的训斥咽了回去,一把搂住了儿子,涕泪满面,喃喃自语着什么,杨有些愕然的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不解,却没有询问。旁人听不到,萧布衣眼下耳力奇强,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杨广说的是,到底我做错了什么,就连我的儿子都要背叛我?!

    萧布衣恍然,已经知道杨广疑心杨暕有了问题,突然望见杨广鬓角有了星点华发,眼角额头有了深深的皱眉,萧布衣那一刻,虽知道他是自作自受,可却多少有了那么一点同情。

    杨广哭了,为他的大业不成,为他的危在旦夕,也为他的众叛亲离,子孙性命不保。杨广什么都明白,可是他却是什么都不能说,做皇帝,寂寞!

    “圣上,突厥兵不投石了,请速回转城中休息。”萧瑀急声道。

    杨广突然转身怒道:“回去休息做什么,迟早也是……”

    声音戛然而止,杨广已经用儿子的锦衣抹干了脸上地泪水。片刻就已经恢复了威严,“萧布衣,你救了赵王,当记头功。”

    萧布衣木然道:“谢圣上。”

    “你聪颖非常,每多奇谋,不知道这次有什么退敌之法?”

    萧布衣不等回答,萧瑀已经说道:“圣上,微臣昨晚倒是想到一策。”

    “是什么?”杨广一把抓住了萧瑀,急切问道。

    “圣上可忘记义成公主了吗?”萧瑀说道:“义成公主贵为突厥的可敦。在草原也是颇有势力,可她毕竟以大隋为根基,也是一直忠于隋室。如果圣上能找一人通知义成公主的话,我想她绝对不会对雁门之围坐视不理的。”

    他说是良策。杨广却是失望的放下手来,摇头道:“你可知道杀出去有多困难?从雁门到可敦那里一来一回就要近月,此策虽好,可时间不够的。”见到萧布衣默然。杨广又是期待问道:“萧布衣,你有什么计策?”

    萧布衣沉声道:“当初赐婚之人有我和李郡丞,圣上只见到布衣前来,怎么没有问及李郡丞何在?”

    杨广眼眸一亮。“他难道是去太原东都请兵去了?”

    “李郡丞带兵数百,目标庞大,想要突破突厥的封锁南下。实为不易。至于请兵一事。其实微臣到马邑的时候已经让驿官去做。”萧布衣沉声道:“可就算没有微臣派遣驿官。突厥兵四十万大军南下,雁门城被围。此事非同小可,突厥人绝对不可能再隐瞒消息。现在想必消息已经到了太原,就算不去请兵,各郡的兵马知道圣上被围困,怎么会坐视不理?”

    杨广缓缓点头,心中稍定,觉得萧布衣分析入理,也是这么回事,“谁先来救驾地重赏,不来救驾的,重责。可李靖哪里去了,他总要做点事情吧?”

    萧瑀神色微动,“少卿,难道说李郡丞已经去找了义成公主?”

    杨广悚然动容,一把抓住了萧布衣的胳膊,“此事可是真的?”见到萧布衣点头,杨广放声大笑道:“布衣真乃我大隋地第一忠臣,原来不动声色中,早就运筹帷幄。”

    杨广扳起手指头一算,惊喜道:“如果布衣南下的同时,李靖也已经出行,那这个时候很可能已经见到了义成公主,这么说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有消息?”得到了萧布衣肯定的回答后,杨广双手紧紧握住萧布衣的双手,激动道:“布衣,你想要什么赏赐,但说无妨。”

    萧布衣却还镇静,“圣上,赏赐倒还不急,我们也不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义成公主那里,眼下当还以各郡勤王救驾为急。只是突厥兵势大,足足四十万有余,就算太原,楼烦等地地兵士加起来,也是难以为敌。”

    杨广听到了萧布衣还有李靖的后手,义成公主也可能出面,方才还是寻死的心情,这刻早就抛在脑后。对他而言,落入突厥兵手上,就算耻辱的活着,也算死地,可眼下不用死,心情也好了很多,“那布衣的意思是?”

    “无论东都调兵,还是各郡招募,士气最为重要。樊尚书也说了,民心忧患,只怕圣上再伐辽东,难免应招缓慢。若圣上下诏书出去,把不征伐辽东一事宣布,各地百姓定当踊跃救急,那时就算东都精兵未到,突厥兵何足为惧?如果圣上同意的话,今夜就可从城墙坠勇士下城,穿突厥兵地服装,想办法混进突厥军阵,再混出去。布衣一路南下,知道突厥兵向来散漫,彼此不识,此法应该可行。”

    杨广思考良久,终于点头道:“布衣忠君爱国,可感天日,就如你说地办,至于谁去嘛……”

    他话未落地,萧瑀已经急急道:“圣上,布衣万不可前去,我只怕他已被突厥兵熟识,此行大有凶险。”

    杨广居然也是点头,“你说地不错,朕也不准备让布衣冒险,布衣就留在雁门城护驾好了。你们速去找来将军过来,让他选精兵二十,入夜准备突围向天下宣布诏书。”

    天色阴沉,狂风席卷,沙尘漫天。

    草原上的绿草也被蒙上一层灰蒙蒙之意,一眼望过去,满是凄凉。

    草是凄凉,人却惶惶。特穆尔俟斤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也有如此狼狈地时候。

    俟斤是个珍贵地称呼,草原族落的族长多称俟斤,虽然比起小可汗,可汗而言,还是不够分量,但是在族落中也能呼风唤雨,特穆

    名字拿出去,跺跺脚在铁勒也能有点分量。

    可现在特穆尔却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不知所在,他脸上满是尘土。双目红肿,满是血丝,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个好觉。

    他策马狂奔,只觉得意识有些模糊。不知道噩梦怎么开始,更不知道噩梦什么时候结束,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他鬼迷心窍,惹上了草原上的一个恶魔。

    身边孤零零的只有十数名手下跟随。特穆尔欲哭无泪。他是吐如纥的俟斤,在铁勒部落也是很有威望,这次可汗召集兵马南下,他只派了几个儿子带着族内的精兵前去。他老了,不想再去抢什么为生,只想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他在独洛河边。本来是准备增援叱吉设地。不过他觉得叱吉设实在有点小题大做。叱吉设的任务就是带领三千大军进攻大隋赐婚使的营寨,他呢。就是在河对面守候着,如果有人逃到这里来,一个不能放过。

    特穆尔倒是在独洛河边守候,却是早早的安息,让手下放哨,说是叱吉设过来地时候,和他打个招呼,他也带了几百人,都是他的亲信,龙精虎猛,觉得个个能够以一当十。

    特穆尔不是被手下叫醒的,而是被手下的惨叫声惊醒过来地!

    等到他钻出了营寨,就见到他以一当十的手下正被对手群殴,他惊骇莫名,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对手。

    对方人数其实也不算多,甚至比他的手下还少,可对方在一个拿着混铁枪地将军带领下,却能三百个人打你一个人!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对方人少,可是却能让人感觉到是他们在围攻,特穆尔的手下很快就被对手冲击地七零八散,特穆尔见势不好,上马就逃。

    将军叫做李靖,特穆尔逃命地途中,终于明白了对手是谁,也知道了叱吉设地三千大军已经全军覆没。

    李靖,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特穆尔就是一阵心悸,一颗心针扎般地疼,他耳边隐约还能听到身后铁蹄声阵阵,不知道是真实,抑或是幻觉。回头的时候,只见到灰蒙蒙的天气,见不到追兵,可是他实在没有勇气停下来。

    他一路北奔,折往东行,总算回转吐如纥族落,他以为这是自己的大本营,李靖断然不敢孤军深入,可他屁股还没有坐热乎,族落的勇士还没有召集齐整,李靖带领铁骑就杀了进来,一把火烧了他的族落,让他欲哭无泪。再勇的勇士在李靖的铁骑下都是不堪一击,更勇的精兵却是南下去了紫河,仓促间特穆尔创造了一个历史,铁勒的一个大族落,吐如纥大姓竟然被几百人就轻易的击败和占领,他放弃了大本营,继续逃命。

    他不知道李靖为什么死命要追,可他知道自己一定要逃,耳边不停的惨叫声声中,他觉得不逃就会丢了性命。他从吐如纥逃到了斯结,又入了覆罗,这里的族落本是风平浪静,却是因为他的到来被弄的鸡犬不宁,如今的目标是他的老朋友斛薛部落!

    李靖的一把大火从东烧到西,足有千里,已经让草原族落人人自危,东躲西藏。特穆尔欲哭无泪,怎么也想不明白,按理说李靖在草原应该是被追杀的对象,可是眼下看来,他却变成了个杀人恶魔。别人不要说拦截他,就算躲都躲不过来的。

    特穆尔知道自己屁股后拖着长长的烈火,走到哪里会烧到哪里,可是为了活命,也是顾不得很多。

    带着仅存的十数名手下冲入了斛薛族落的时候,特穆尔跳下马来,放声大叫道:“普剌巴,普剌巴!快去找普剌巴过来。”

    普剌巴身材魁梧,一脸的络腮胡子,很男人的从帐篷中走了出来,笑骂道:“你小子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我?”

    二人加起来的年龄已经过百,可是不妨碍他们彼此的调侃。

    “普剌巴,快找男人,快找很强壮的男人。”特穆尔惊惶失措。

    普剌巴摸了把大胡子,调笑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转变了口味,开始找上强壮的男人了?”

    身边牧人都是笑了起来,满是欢乐,不笑的只有特穆尔和他带着的十几个手下。那十几个手下看起来马背上都要能睡着的样子,和马儿站着睡觉有得一拼,并不抬头,任由俟斤求救,他们已经麻木。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特穆尔连连跺脚,伸手指天,口吐白沫道:“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普剌巴伸手去摸特穆尔的额头,“特穆尔,你被恶鬼缠身了吗?”

    特穆尔一把推开普剌巴的手,怒声道:“老子是被恶鬼缠身了,你再不找男人,我只怕你也要被缠身的。”

    普剌巴见到他神智都有些紊乱,叹息道:“你现在需要的不是男人,而是医生,快去找……”

    “不要去找医生,李靖带人杀过来了,他是草原的恶魔!”特穆尔跺脚大叫道:“快去集结你族落里面所有强壮的男人出来。”

    普剌巴奇怪问道,“李靖是谁?”

    询问声中,远方突然传来蹄声阵阵,紧如密鼓,踩到人的胸膛般,让人无法呼吸,特穆尔终于清醒过来,惨然道:“晚了。”

    他说完话后,兔子一样的跳在马背上,纵马狂奔。十数个手下本来都是昏昏欲睡,听到铁蹄阵阵,都是精神抖擞,双目圆睁的跟着特穆尔穿过薛的营寨向东驰去。

    普剌巴听到铁蹄急劲,脸色大变,族内呼喝连连,一些勇士已经冲出来,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紧接着普剌巴就见到一幕终生难忘的景象,一条黑龙飞翔而来,身上带着点点红鳞,黑龙过处,火光冲天,惊呼声不绝于耳。

    只是盏茶的功夫,整个斛薛族落已经落入黑龙的魔爪之中,黑龙冒着火焰,无坚不摧,勇士们全然没有还手的余地就已经四散溃败。

    普剌巴惊怒交集,却有空上马提枪迎了上去,见到黑面的将军,迎胸就是一枪。

    对面的将军混铁枪挥动,格飞了普剌巴的长枪,顺便将他抽打了出去,举重若轻。

    “你是谁?”普剌巴地上翻滚吐血,却还不忘记问上一句。

    “我就是李靖!”将军混铁枪一横,轻声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