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百零一节 青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广其实并不喜欢封官,他很多地方非常大方和奢侈,一事却是十分吝啬。

    吏部尚书牛弘死后,升迁任免官吏的事情就分给别人处理,杨广没事也会参与,却不再任命吏部尚书。

    群臣中有应升官进爵的,一般都是让兼职暂代而已,有的职务虽然是有空缺,可很多都是空着不补上,而让其余的官员分担职责。

    如此一来,大隋的三省六部制度虽然完备,可却是空缺很多。

    萧布衣能够当上太仆少卿已经算是个异数,因为宇文化及倒台了,这个职位空了出来。他能当上右骁卫大将军,更是异数中的异数,李浑倒台那是少有人能够预料到的事情。

    他从太仆少卿一跃到了右骁卫大将军,可以说是官至极品,而且掌握右卫府的兵权,应该说是杨广对他已经极为的信任。

    杨广在城头宣布对萧布衣的升迁,也算是一种信任的表现。

    萧布衣却没有什么感觉,一年多来,他见多了太多的起起伏伏,也知道如今的官是越来越不值钱,皇帝过几年都可以自封,一个右骁卫大将军算得了什么。

    不过有这个官衔总比没有的强,最少大隋目前还是兵精粮足,最少他除了养马,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养兵,这算是他雁门之围最大的收获了。

    杨广终于确信始毕可汗带兵撤走的时候,命王仁恭前去追击,王仁恭一直随驾,可不过是个太守,杨广身边重臣无数。轮不到他说什么,他一直都是默默的负责城防,倒是少有能够发表意见的机会。

    杨广给王仁恭千余骑兵去追击始毕可汗的数十万大军,王仁恭领令地时候脑袋有两个大,他当然不敢真的去追,只是尾随着突厥大兵进发。

    可能是始毕可汗一口怨气难发,也可能是雁门郡实在没有什么可抢的了,始毕可汗攻入雁门郡,却从马邑郡撤离。本来以为生灵涂炭在所难免,没有想到王仁恭回转后居然抓到了不少突厥伤兵。而且告诉了杨广一个好消息,马邑城在奉诚尉齐洛和校尉刘武周的坚守下,竟然没有被攻破。

    萧布衣想起齐洛和刘武周迥然不同的表现,不由感慨。国难当头,表现却是截然不同,齐洛方无悔等小兵都是以身赴难,义无反顾。反倒是刘武周,做事滴水不漏,只是想引狼入室,却让人抓不到把柄。

    杨广命将捉来的突厥兵都斩了。这才准备起驾去县。始毕可汗都打到家门口了,不用问。和亲的事情自然不成,眼下是要回转西京商量对付突厥的事情。

    不等杨广起驾,齐王杨暕从县就赶了过来,样子简直和个叫花子仿佛,手上缠着绷带,血迹斑斑,只是哭着苍天眷顾,让自己能再见到父皇一面。

    等听到刘藩被斩,萧布衣被升为右骁卫大将军的时候,齐王杨暕哭的和泪人一样。不知是为刘藩被斩伤心,还是为萧布衣升官伤心,良久才道,自己听信了谗言。请父皇重罚。

    齐王地一帮手下都是说,齐王杨暕知道圣上被困,誓死要杀出县去救圣上。可突厥兵实在太多,齐王手臂受伤,难以杀出重围,无奈只能回转县坚守,齐王对圣上的忠心可见一斑。

    杨广却没有多说什么,和齐王倒显得父子情深。他儿子毕竟只有三个,一个已死,一个年幼,虽是疑心齐王,可那毕竟是萧皇后所生的儿子,不给齐王面子,总要给萧皇后点面子,要算账也不急于现在。杨广总觉得雁门郡有些危险,带着一帮大臣急急的过口向太原进发。

    到了口的时候,云定兴和李世民正在扯大旗作虎皮呢,本来探子说突厥兵撤退,都是有些不信,觉得突厥兵怎么可能这么愚蠢,一吓就走,这和传说中的彪悍完全两样,难道是突厥兵的诡计?云定兴正犹豫是否出兵的时候,有兵禀告说圣上驾到。云定兴吓了一跳,学齐王样,蓬头垢面的从山沟里出来,见到杨广就跪下,说老臣救驾来迟,请圣上责罚。见到圣上没有责罚的意思,云定兴又把李世民拉过来,把李世民地妙计,自己的从谏如流一说,杨广点点头,也不多话,倒让云定兴大失所望。

    在云定兴地眼中,显而易见,突厥兵的撤退是和他采用的疑兵之计有很大的关系,他以两万兵士吓退突厥兵四十万,实在是生平难得的功绩,这次雁门解围居功甚伟,可听说到杨广把解围之功算到了萧布衣的脑袋上,甚至破格升他为右骁卫大将军,下巴差点砸到了脚面。

    李世民倒是可有可无的样子,这是他生平的第一次战役,比想像中要平淡的多,而且从未厮杀过,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杨广身边多了两万兵士,多少来了点底气,昼夜行军到了太原,又等了数日,各地勤王的兵将才陆续赶到,只是听说圣上无恙安然回转,都是不知道是什么样地心情。

    杨广脸色如常,笑容却少,各地勤王的兵将都是惴惴不安。他们发现圣上变的更加深沉,愈发的难以捉摸,只能小心翼翼地应对。虽然有多路兵将勤王,杨广奖励的援军只有三路,一路是云定兴的部队,另外两路军队还在路上,听到杨广安然无恙,不到太原就已经回转驻地,却也得到了杨广地嘉许。一路是齐郡张须陀的队伍,另外一队却是江都郡的王世充!

    张须陀和王世充一在齐郡,一在江都,都是离雁门郡颇远,二人能来救援,当然让杨广觉得忠心耿耿,只是二人又要剿匪,中途回转也是情有可原。

    太原,晋阳宫中。

    杨广坐在高位,眉头深锁。雁门之围虽然解了,可他已经感觉到,现在是全天下的人和他为敌!

    为什么?他穷其一生就是为了天下。难道只是换回了这个结果?

    没有谁说,可是杨广却心知肚明,比起当初的东都之围,这些援军来的实在太慢了些,陇西阀门掌握重权,离雁门郡也算迫近,可是来到太原的速度比起东都地军队还要慢,他们希望自己死!

    想到这里的杨广手掌微微有些僵硬,凝望着远远坐着的萧布衣,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完全相信他。

    对于萧布衣。杨广的感情可以说是十分复杂。萧布衣是皇后的远房表亲,出身卑微,是早就没落萧氏的后人,能够当上右骁卫大将军,实在是因为多方面作用的结果。

    可敦,裴阀,裴茗翠,还有宇文氏,李阀多方面正反的作用结果,造就出来个萧布衣。

    他可以说一直在考验着萧布衣。可他蓦然有一天发现,这个萧布衣表面恭顺。骨子里面却是桀骜不驯。萧布衣和朝臣有着太多的不同,朝臣没有敢忤逆他的意思,可这个萧布衣,在雁门城地时候居然反问了他一句,实在是杨广这辈子前

    的事情。

    可杨广又不能不重用他,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信不着旁人,也实在难以有人可供他大用。他这一辈子若说破格信任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张须陀,另外一个就是王世充,这两个人都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现在萧布衣有可能是第三个人?

    杨广还是不能肯定,唯一值得欣慰的却是,萧布衣对他从来没有什么背叛的举动,看起来他的一举一动都是规规矩矩。雁门城若是没有他来报信,若是没有他发现始毕可汗的诡计,若是没有他的兄长李靖。自己现在不见得还能高高在上。

    “圣上,如今盗贼不息,士卒疲惫,希望陛下速返西京,专心平乱,巩固根本方是大隋的长久之计。”

    苏威颤巍巍地站起来,诚心说道。

    “宇文爱卿,你意下如何?”杨广问道。

    宇文述犹豫下,“圣上,我倒觉得,如今跟随圣驾的官员家眷都在东都,不如先去东都,再谋打算地好。”

    “右骁卫,你的意下如何?”杨广以前对萧布衣都是直呼其名,这下称呼官职,一是提醒萧布衣,自己对他不错,二来也是代表这是一场正式的官方交谈。

    萧布衣沉吟道:“回圣上,微臣沗为右骁卫大将军一职,本是一介武夫,对治国一事其实并不在行可依臣下所见,如今天下动乱已现,究其根本就是百姓无以为生的缘故。如今大隋虽有张将军,王郡丞,太仆卿等一干名将剿匪,可毕竟治标不治本,若圣上能休养生息,少动土木,让百姓专事民耕的话,三年之内,大隋盗贼必少。再等数年,国富民强之时,盗匪之疾必然不治而治,到时候突厥若是骄横如常,圣上大可派精兵去伐,一举功成,成就不世的伟业。”

    “布衣太过自谦,一介武夫如何能说出这种治国安邦的话来。”苏威一旁大喜道。

    杨广皱起了眉头,半晌才道:“右骁卫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明日起驾回转西京再行商议。”

    宇文述不悦,苏威等人却是大喜,齐声道:“圣上英明。”

    杨广却是摆摆手道:“众卿家先退下,裴御史,宇文将军还有虞侍郎留下。”见到萧布衣要起身,杨广轻声道:“右骁卫也留下。”

    萧布衣愣了下,见到群臣都是艳羡的表情,知道自己从现在起,已经可以参与军机大事,和七贵平起平坐了。

    等到群臣退下,杨广看了一眼四人,缓缓道:“右骁卫,可敦来信说,李靖只凭三百军士,就在草原从西到东的转战千里,打地突厥人鸡飞狗跳?”

    萧布衣苦笑道:“这个嘛,微臣不知。当初微臣和李郡丞知道突厥兵南下的时候,都是焦虑非常,商议兵分两路,李郡丞去和可敦商量如何解围,我却是快马前来报信。至于李郡丞现在如何,我是并不知晓。可当初叱吉设带领三千大军偷袭赐婚的队伍,却被李郡丞带兵三百破之,而且生擒了叱吉设,领兵的高明可见一斑。”

    杨广又是沉吟了良久,“这么说李靖倒是个帅才。以三百之军能破敌三千,朕真地少闻……”

    他欲言又止,裴御史却是笑道:“圣上,可敦和右骁卫对圣上忠心耿耿,为人忠诚,想必李靖真有大才,看来圣上用人贤明,又发现了蒙尘的珠玉。”

    杨广眉头稍微舒展,“右骁卫,你可知朕封你为右骁卫大将军地用意?”

    “微臣不知。”萧布衣心道。敢情这还不是有功必赏,里面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杨广示意了裴蕴一眼,裴蕴心领神会,一旁道:“其实圣上早就想重用右骁卫,只是一直没有什么借口,这次雁门之围,右骁卫虽然地功劳不小,可升为右骁卫大将军毕竟是大隋前所未有的事情。只是圣上知道右骁卫足智多谋,李靖又是领军的奇才,这才想让你们相辅相成。镇守山西河东一带,调训兵士。等到机会成熟的时候。再让右骁卫为主将,李靖为副手,一举平定突厥,以报雁门被围之恨。”

    萧布衣沉吟半晌才道:“微臣不识带兵打仗……”

    “这领军又有哪个是天生的?”裴蕴笑了起来,“右骁卫勇冠三军,足智多谋,李靖倒是天生的帅才,你们两个肩负着圣上的重任,可莫要辜负圣上所托。”

    杨广道:“右骁卫,朕明日启程回转西京。宣召天下,休养生息,少兴土木,让百姓以农耕为重。你身为右骁卫大将军。当时刻以征伐突厥为重,可关陇一带多有心怀叵测之辈,你要多多留意。一有异动,当向朕及时禀告才是……”

    萧布衣离开杨广的时候,多少明白点杨广意思,杨广不放心关陇一带的旧阀,希望他能抑制关陇旧阀。不过就让他一个右骁卫对抗关陇旧阀,杨广看起来有些高看他了。

    实际上这次雁门之围,关陇离雁门不远,却是表现最不积极地一方势力。张须陀救援心切,当是为了杨广,王世充从江都赶来救援,却是多半演戏的居多。薛家,梁家,包含马邑刘家都算关陇大阀,他们或者坐观虎斗,或是暗中破坏,有的可能都是勾结突厥,里应外合。

    杨广想铲除关陇旧阀,关陇旧阀何尝不想推翻杨广。可现在却都是彼此戒备,杨广想要铲除关陇旧阀,苦于没有借口,只怕激变天下,关陇旧阀却对杨玄感当年的叛乱心有余悸,不敢抢先发难。

    想到这里的时候,萧布衣摇摇头,心道让他们狗咬狗好了,自己小心谨慎的培养实力才是最为重要。

    只是不等走出了晋阳宫,感觉到一股幽香传了过来,萧布衣止住了脚步,见到无忧公主就在前方不远。

    花树丛旁,无忧公主看起来人比花娇,凝视着萧布衣,脸上不知忧喜。

    萧布衣不好绕道太着痕迹,只好径直走过去,才想从她身边走过,无忧已经闪身拦到了他的身边,轻声道:“萧大人……”

    “不知公主何事吩咐微臣?”

    无忧公主轻蹙眉头,幽怨道:“萧大人总喜欢将人拒之千里吗?”

    萧布衣摇头,“微臣还有他事,公主若是没有吩咐,微臣告退!”

    他举步要走,无忧公主又是拦住他的去路,“萧大人,我是特意在此等你。”

    “哦?”

    “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更想对你说出我的歉意。”无忧公主秋波横斜,罩在萧布衣身上,像要化作丝丝缠绕。

    萧布衣不动声色,“公主言重,微臣向来只是做本分之事……”

    “萧布衣,你难道总喜欢把心思藏的如此之深吗?”无忧公主轻轻叹息道:“其实我知道,在你心中,还是有我地位置……”

    看着萧布衣的一张苦瓜脸,公主‘噗嗤’一笑,“我如是没有说中你地心事,

    这种表情?”

    萧布衣苦笑都不行,喃喃自语道:“我只以为男人喜欢自作多情,没有想到女人自作多情更是要命。”

    他说的声音虽低,却是故意让无忧听到,只以为无忧公主会如以往般勃然大怒,没有想到无忧只是轻叹一声,“我真的是自作多情吗?当初李敏陷害于我,外公去求萧大人帮手。萧大人并未允诺,可没过多久,李敏自取死路,旁人都说,萧大人在其中居功甚伟。”

    萧布衣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在这件事情有什么功劳,无忧又道:“可萧大人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的为无忧做着事情。就拿这次赐婚来说,萧大人说,你不去也有别人会去,无忧当时只以为是推搪敷衍。可是事后想想才明白,原来萧大人早就成竹在胸,这次去突厥当赐婚使不过想要破坏和亲而已,可笑无忧不懂……”

    萧布衣不能不打断道:“公主说的微臣不敢芶同,也不能芶同,微臣去突厥和亲,只是竭尽所能为圣上分忧而已,绝对没有什么破坏之意。至于始毕可汗南下,却是我无法想像的事情,公主千万不能混为一谈。”

    “我知道你怕父皇知道。这才默默地行事。”无忧公主微笑道:“这件事情你我心知肚明即可,我说出来。当然不会对父皇提及。我只想让萧大人知道,无忧对这些恩情都是牢记在心的。萧大人为无忧做了这多事情,我却是一再的误会萧大人,想想都觉得愧疚……”

    说到这里无忧公主突然从袖口拿出把匕首,寒光闪闪。萧布衣吓了一跳,一把抓住无忧的手腕,“公主要做什么?”

    见到无忧凝望着自己,秋波如水,萧布衣缓缓地松开了手,却是留心无忧的动静。只怕她自裁以谢自己,那他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萧大人也是紧张无忧的。”无忧嘴角露出狡黠的笑。

    萧布衣咳嗽一声,心道是个人死在我面前。我都要拦一下,何况是你?

    “这把匕首是无忧为自己准备地。”无忧凝望着匕首上的锋芒,轻声道:“我当初误会了萧大人。说恨你一辈子,等你走了后,就准备了这把匕首。随父皇北上地时候,我只是在想,等过了紫河,那就是无忧毙命之时,却没有想到雁门被围,我竟然死里逃生。萧大人……”无忧用匕首轻割,已经截下一缕青丝,手指将青丝缠绕成一个结,放在萧布衣地手上,退后了两步,“无忧就要和父皇回转京城了,可无忧的心,和这青丝一样,都是属于萧大人的。”

    她说完话后,不再纠缠,转身就走,萧布衣愣在当场,久久无言。

    手握青丝,萧布衣四下望了眼,本想丢弃,可又想到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只好揣在怀中,莫名的叹了一口气。

    马邑城外,一队兵士缓缓的行来。

    兵士不过三百左右,行进虽是缓慢,队伍却是丝毫不乱,严明齐整。

    为首一将手持混铁枪,望着高大巍峨的马邑城,虽是不芶言笑,心中却是叹息声,马邑,我李靖终于回来了!

    孙少方在不远处,和几十个禁卫都满怀敬畏的望着前方那个铁打的将军,不败地战神,内心激动,不能自己。

    在他们看来,突厥兵四十万大军是被李靖带着这数百人活活的拖了回来,李靖这一个多月,带领他们转战数千里,草原无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后来发展到听到李靖名字一报出来,都是望风而逃地地步。

    李靖最后一战是去骚扰突厥牙帐,他当然不会硬攻突厥牙帐,可不断的施压奇袭下,已经让突厥牙帐不堪重负,报急连连。

    李靖最重消息,不时派兵士四下打探,知道可敦和俟利弗设到来后,只是骚扰几次就不再出兵,自然让俟利弗设威望大增。又过了数日,李靖算计日子差不多了,带军悄然撤走,沿着于都今山向东南行军,一路上可以见到突厥兵连绵不断的回转,李靖擒了个突厥兵询问,知道雁门之围已解,不由长舒了口气。

    既然解围,他就不再耽误时间,命兵士换上突厥兵的装束,在始毕可汗怒气冲冲想拿他开刀之际,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紫河。去了突厥人的着装,李靖带着大隋兵士静悄悄的回转,所有的百姓望见,都以为这又是什么勤王赶来的军队,却不知道这支队伍就是横扫草原部落,解雁门之围,被突厥人痛恨的魔鬼大军。

    前方突然传来急促地马蹄声,一马飘雪般倏忽迎头而到,看架势正是奔李靖而来。众禁卫紧张起来,却见到李靖嘴角露出丝微笑,沉声道:“三弟,别来无恙。”

    萧布衣远远见到李靖的时候,难以抑制的激动,催马赶到,见到众人灰头土脸,满是黑瘦,感慨道:“二哥,别来无恙,你们都辛苦了。”

    众人虽是分别不过月余,却都是恍如隔世,孙少方见到萧布衣的笑容,不由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仰头抑制住泪水,却是微笑了起来。

    萧布衣见到众人劳累,也不多说,当先带路,不到马邑城地时候,只见到城外两列兵士铠甲鲜明,列队道路两旁,旌旗招展,煞是威风。

    李靖有些奇怪,“这些人做什么,总不会是来抓我们的?”

    孙少方东都混的久,见到兵士地甲冑就明白了什么,“这些是卫府的精兵,只有卫府的大将军才能调动,萧老大,马邑城难道来了大将军?”

    萧布衣笑道:“这些是我的手下。”见到众人吃惊的眼神,萧布衣倒有些汗颜道:“二哥多半不知,我跑了趟腿,不经意的捞了个右骁卫大将军当当,这些人是来充充场面,我见他们无事,就让他们出来接你们。”

    李靖遇险不乱,听到这句话却差点从马上掉下去,“右骁卫大将军,不经意的捞到的?你在哪条河捞到的,我也去捞捞。”

    萧布衣有些赫颜,“二哥,我……”

    李靖却是微笑起来,“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过你当了将军,俸禄可是不少,请我喝酒必不可少了。”

    “那是自然。”

    “三弟,你说人生最庆幸的事情是什么?”李靖目光闪动,突然问道。

    萧布衣有些茫然,不知道李靖为什么有此一问,李靖却是望向城门口处,轻声道:“我觉得最庆幸的事情不是你做皇上或是将军,而是无论何时,你还活着,知道路的那头,有人一直在等你……”

    路的那头,一骑飞奔而来,身着红衫,有如烈火般。青丝或许不在,红颜或许变老,可是那份等待,却是执著的如巍巍青山般,永远都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