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一一节 最是无情帝王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广抱住叫做宣华的女人,忍不住涕泪横流。

    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流泪,他的人或者是完好无缺,可是他的感情早已经支离破碎,他需要找个人去哭诉,可他是天子,他不能哭,他的面子远比他的性命都重要!

    自从娶了萧皇后,他觉得已经变成了个男人,就不能再哭。他也知道他的敌人已经变成了同根生的大哥,还有那几个都是同根生的弟弟。

    做戏欺瞒了父母,勾心斗角的赢了大哥,心狠手辣的处置了几个弟弟,迫不及待的铲除异己,他生来就已经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他做起这些事情丝毫不觉得内疚,只是因为他知道,五兄弟中,无论是谁继承了王位,手段比起他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帝王将相的文治武功,向来都是森森白骨来堆砌,血泪成溪去铭记。

    自从他老子从他外甥手中抢过天子的宝位后,他已经知道,自己要想夺得天子之位,决不能妇人之仁,心慈手软。

    为了这个位置,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包括他生平唯一爱过的女人。

    他纵使后宫佳丽三千又能如何,他纵使拥有天下又能如何,他还是不能保护一生中深爱的那个女人。他的老子不但抢了他外甥的皇位,还抢了他这个儿子的女人。

    他从陈宣华被老子纳入深宫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厌恶看似辉煌的深宫,他讨厌眼中的琉璃瓦,黄龙墙。飞檐雕阁,这一切繁华已经变成了枷锁,他知道想要抢回女人,天子之位一定要坐到。

    他终于成功了,可女人并没有抢回,陈宣华死地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也已经死了,他杨广可以再有别的女人,但是不会再拥有爱情。

    他敬重萧皇后。敬重她数十年如一日的陪伴,但是他并不爱萧皇后,在杨广眼中看来。敬重和爱完全是两回事。雁门城中他终于哭了,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应该说,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做,失去了大业这个终生奋斗的目标。他还能做什么?

    想像的总和要做的有天壤之别,他觉得所有的人都已经抛弃了他,见到了眼前女人的那一刻,他觉得时光倒退了二十年,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那时候地陈宣华,白玉无瑕!

    抱着陈宣华的杨广,喃喃自语的语无伦次,涕泪染湿了陈宣华地衣襟。胸口被巨大的幸福所充斥,杨广觉得,重新找到了人生地希望。

    宣华回来了。一切都是和宇文述说的一模一样,他庆幸自己身边有宇文述这样忠心耿耿的老臣。他要重奖宇文述!

    “圣上,你瘦了。”女人终于开口说话,声音绵软细腻,呖呖莺声。

    听到女人说话地杨广,转瞬欣喜若狂,女人就是陈宣华,千真万确,就算是声音都是一模一样!

    “宣华,你一点没变,朕却老了。”

    “圣上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当初南下的模样。”女人抚摸着杨广的脸庞,柔声说道。她表情也不冷漠,更不热切,她天生就是烟霞薄雾般的性格,不似世俗中人。

    她看起来并不妩媚,但是很多男人偏偏喜欢这种淡漠幽远。她是个百分百的女人,可并非绝色,如果比起萧皇后的天香国色,她还差了几分明艳,可她脱俗出尘的风华,实在让人一眼见到,无法忘怀。

    她这一辈子最熟悉的只有三个男人,三个都是皇帝!杨广父子,还有,她父亲陈宣帝,这也养成了她独特的风华,人死当然不能复生,可眼前的这个陈宣华,无论如何来看,都是死去地那个陈宣华。

    杨广抓住了陈宣华的手,又是说了一遍,“宣华,我终于等到了你,你,你莫要离开我。”

    陈宣华轻声道:“圣上,我也一直在想着你,从今天起,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杨广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宇文爱卿,你说的原来是真地,那个算命的也是不差,你让萧布衣秘密下江南行事,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宣华还阳,结果苍天有眼,终于还给朕个宣华,宇文爱卿,你要何奖赏?”

    宇文述毕恭毕敬道:“是圣上地痴情感动了上天,和老臣并无什么关系,老臣只求圣上开心就好。

    “好,好,好。”杨广连说了三个好字,轻轻叹息一声,“宇文爱卿,你很好!”

    梦蝶回转房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颤抖。

    杨广找到了陈宣华,和她无关,她却害怕什么?

    房间算不上奢华,也不能说是寒酸,上林苑中随便一间房的奢华都是百姓难以想象,可梦蝶并不喜欢,她望着自己的双手,对镜看着自己的脸,有了深切的悲哀。

    她一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遇到萧布衣好像是做了一场梦。

    到如今,牧马放羊,朝霞起,晚霞归的生活还离她很远,所以她还要按照吩咐做一些事情。她不知道做完事后能否得到想要的幸福,可是她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房间内除了梦蝶外,挂着的笼子中还养有几只鸽子。养些小动物已经变成上林苑女人的必须,就算是萧皇后都是不能免俗。

    上林苑养些小动物的女人都是空虚寂寞所致,她们进入了这里,一辈子可能就要老死这里,有人发疯到了和花草自言自语的地步,不在其中,永远不知道那种寂寞难解的凄凉。相对而言,对着宠物述说心事的还算正常。这里虽是御花园,可想见皇上都是稀罕的事情,更不要说被皇上宠幸。有很多人呆在宫中,数年也不见得见到杨广一面,就算是萧皇后,她整日跟随在杨广身边。

    也是无法排遣心中的寂寞。

    她和杨广数十年的夫妻,却越来越感觉到无话可说。

    梦蝶养鸽子不是本意,她也没有想到有用到鸽子地那一天。终于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梦蝶还是谨慎的看看房间外没人,沉吟良久,这才在纸上迅疾的写了几个字。

    将纸卷成细条,绑在鸽子的腿上,梦蝶走到窗外,一扬手。鸽子‘哗啦啦’的飞高,盘旋数周,认准了方向飞去。再不回头。

    梦蝶做起这些事情快捷利索,不过是盏茶的功夫。做完后如释重负的坐到琴旁,却是神色黯然。

    圣上已经等到了心爱的女人,可自己一直等着的男人什么时候会来?

    自己等地是心中期待的男人。可圣上等到的可是他心中期待地女人,抑或是祸事?梦蝶不敢确认,只是不知为什么,见到陈宣华的第一眼,她就有一种发自内心地恐惧,她凭借女人的直觉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

    看的那么脱俗出尘,陈宣华肯定死了,还阳地说法绝事情,杨广是在自欺欺人。这让她更加感觉到惊惧,她知道多少算是安宁的宫中生活只怕是到了尽头,可悲哀的是。她却还是不能走,因为圣上要听她弹琴!

    琴声‘铮’的一声响。颤颤巍巍,不成曲调,两滴清水落在弦上,露珠一般……

    “雁回山本来有个优美的传说,不知道萧大人……”

    “哦?我最喜欢听传说了。”

    “传说古代有对青年的男女,两情相悦……”

    “为什么每个传说都是用年轻的男女来比喻?”

    “你不信我说的传说?”

    “请讲。”

    “传说古代有对年轻的男女,两情相悦,就住在这雁回山旁地村落中。女人家贫没有势力,男人也是如此,但他们真心相爱,希望幸福的渡过一生。萧大人,你怎么不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哦,我祝福他们。”

    讲传说的女人‘噗嗤’笑了声,转瞬扳起了脸,“不用你祝福了,已经是很久很久地事情。可正当男女考虑谈婚论嫁的时候,一个恶霸想要抢占那个女人,萧大人,你怎么不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哦,我很庆幸那个恶霸不是我。”

    讲传说地女人这次没有笑,沉默了半晌才道:“可青年男女都是不从,恶霸却是仗着势力强大硬逼女方的父母将女儿嫁给了他。可是女人并不屈服,在拜天地的当晚杀死了恶霸,这时男人也过来救她,二人正准备亡命天涯的时候,恶霸的手下却是蜂拥而上,用女人父亲的性命相威胁,萧大人,你在听吗?”

    “嗯,结果呢?”

    “结果就是女人和男人为了父亲的性命,甘愿跳崖自杀,也不肯屈服恶的势力。可他们死后化成了一对大雁,再不分离,他们终于可以自由的翱翔,离开了这个让他们伤心的地方,却是不停的回头,所以这里又叫做雁回山。”

    “嗯,很不错的结局……”

    马蹄声响起,惊破了苍山的宁静。

    入冬时分,寒风萧瑟,一片落叶倏然而落,随风而舞,无奈的离去的时候,分不清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肯挽留。

    山脚转弯处来了两骑,一男一女,好像传说中的女人和恶霸死而复生。

    女人身着青花长褂,却遮挡不住窈窕的身材,马上端坐,眸子顾盼间,深意万种。

    男人穿的也是寻常,马背上坐着有些慵懒,看起来却像要睡着了一样,神色倒是祥和,并没有恶霸的霸气。

    “玄霸兄埋骨此处,山清水秀,也不会太过寂寞。”萧布衣终于说了句,却还在想着李采玉讲的传说。

    他一点不笨,李采玉看起来也很聪明,笨人就算开门见山也讲不明白,聪明人说话就算千回百转也能找到用意所在。

    来拜祭李玄霸只有李采玉领路,这应该是李渊的安排,而李采玉之所以没有拒绝,也没有找旁人,看起来也是想借这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和他说说心里的思念,当然,是对另外一个男人的思念。

    萧布衣站在李玄霸墓前的时候。只是感慨这不经意地一个人物刻意做的一件事,就已经影响着一个王朝的衰败崛起。

    拜祭完李玄霸后,萧布衣和李采玉出了山谷。李采玉没有选择沉默,而是曲折迂回的为萧布衣讲了个传说,隐隐的暗示恶霸的下场通常都很凄惨,萧布衣明白。

    可正是因为明白,他才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知道李采玉从东都来到太原的时候,萧布衣先是错愕,然后就是恍然。他多少明白了李渊装病更深的用意,更知道李采玉的立场,看起来二人都是被蒙在鼓里。

    父亲病了。子女当然要侍奉在身边,李采玉这个乖顺地女儿更是不会离去。李大人病了。萧大人当然要去看望,责无旁贷。

    于是乎,他和李采玉就在精心策划下偶遇。之后的拜祭就先给二人点互相了解的空间,萧布衣不由佩服起李靖当初地目光老辣,一语中的,更明白在这个时代,联姻实在是最直接也最快捷地方法,女儿在这些门阀的眼中,实在是很有用的东西,看起来李渊不等他有所举动,已经抢先一步,准备抱他地大腿。

    柴绍算什么。右骁卫大将军,太仆少卿,随便哪个职位都比陪死太子读书的千牛备身要强太多。更何况他萧布衣现在掌握山西府兵兵权,更可调用千军万马。势力比恶霸强大千百倍,李渊这个选择看起来实在是明智之举。

    最是无情帝王家,萧布衣感慨的想,李渊还没有成为帝王,但是很显然,他已经有了这种潜质。他可以忍,他老谋深算,他为了李家可以毫不犹豫的斩断李采玉和柴绍的两情相悦。李采玉说错了一点,恶霸并不是他萧布衣,更应该说是她那个幕后操纵的父亲。

    李渊做事,圆滑老辣,滴水不漏,成与不成,不授人以柄。

    “玄霸对世民说过,这世上他若有红颜知己的话,那就是裴小姐,他知道自己的病,并不想拖累裴小姐一生。”李采玉黯然道:“所以由始至终,他从来没有对裴小姐说明心意。”

    “有时候两情相悦已经不需要说明。”萧布衣突然插嘴道。

    李采玉愣了下,“没有看出萧大人对此倒是颇有体会。”

    “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难免会有感触。”萧布衣含笑策马,眼眸远望。

    李采玉凝望萧布衣良久,“不知道萧大人对这个雁回山的传说有什么想法?”

    “想法嘛,总是有一点。”萧布衣沉吟道:“或许那女子和恶霸好好的商量下,恶霸也就不会逼婚了。或者,是女子家里人贪财,父亲这才假装被抓和无奈……”

    “你住口!”李采玉柳眉倒竖,觉得萧布衣含沙射影,她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如此设想他地父亲。

    突然觉得说的有些火大,李采玉终于放缓了声音,低声道:“对不起,萧大人,我实在不想这个传说是这种结尾。”

    “你想不想是一回事,结果是不是又是另外的事情。”萧布衣淡然道:“采玉姑娘玲珑心思,想必总有想明白地一天。”

    二人有些话不投机,半句都多。并辔前行,却是各怀心思。

    默默的走了一程,李采玉终于道:“玄霸还对世民说过,这世上他若有朋友地话,那萧大人肯定算是其中的一个。他一辈子都是孤傲不羁,素有大才,却被疾病所累,总

    志,交的朋友也少,可和萧大人虽然只是见过几面,交心……”

    萧布衣半晌才道:“多谢玄霸兄抬爱,我是愧不敢当。”

    “他对世民说过,对萧大人最好说实话……”李采玉有些犹豫,考虑到是否开门见山,望见萧布衣心不在焉的表情,多少有些来气,“萧大人……”

    “有人打斗。”萧布衣突然道。

    “你说什么?”李采玉正在想着怎么开口,一时间没有明白萧布衣的意思。

    萧布衣只好解释道:“我说前方传来呼喝叫喊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打架,不知道采玉姑娘明白没有?”

    李采玉脸色微变,“是谁?”

    萧布衣只能叹息像裴茗翠,裴蓓那样的女人实在的少,大多女人这时候总问不相关地废话。催马向前行去。李采玉只能紧紧跟随。

    等到见到打架的是谁的时候,李采玉大惊失色喊道:“世民?”

    前方山脚转弯处几个人正围着一人狠斗,中间那人被人围攻,多少有些狼狈,赫然就是李世民。

    本来李采玉抱着明哲保身的目的,心道如今太原城围才解,这附近并不算太平,出来几个斗殴之人实在不足为奇。只是自己和萧布衣出来,管他是谁打斗。一概不予理会,只要萧布衣平安回去就好,不然萧布衣有事。难免算到她李家的头上。可见到弟弟被围攻,如何按捺的住。急叱一声,已经催马冲了过去。

    萧布衣见到她催马扬鞭,马上功夫着实不弱。心道又是一位女中豪杰。

    他见到李世民被围,从来没有担心过,心道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都是命硬,就算自己不去救他,想必也是没事,倒不用多此一举。

    李采玉却没有萧布衣的稳妥安心,马儿转瞬冲到几个盗匪面前,她挥鞭抽去,大声道:“世民莫怕。”

    李世民手中长剑飞舞。抵抗敌手的攻击,见到姐姐前来,不由大喜道:“姐姐。萧大人呢?”

    回头望过去,见到萧布衣还在向这里慢吞吞地赶过来。心中嘀咕,这萧大人的马术果然天下无双。

    围攻李世民的人都是黑巾罩面,只露出精光闪闪地一双眸子。李采玉知道弟弟武功不弱,见到他被围困,已起了戒心,马鞭挥过去,早用上了十二成劲力。没有想到对方数人武功都是不差,一人霍然出手,竟然抓住了她的马鞭,闷哼一声,用力带扯。

    李采玉身为女子,本来就是力弱,被他一扯之下,差点跌下马来。

    只是她应变奇快,松手撤鞭,反倒用力将鞭杆向那人掷去,‘啪’地声响,那人猝不及防,已经被长鞭结实的打在脸上。

    所有人都是手上一缓,齐齐的向李采玉望去。

    李采玉愣了下,见到李世民还是呆立在那里,急声道:“世民,快上马。”

    她一句话反倒提醒了劫匪,在场劫匪共有六人之多,转瞬分开两人去拦李采玉,其余四人下重手向李世民打过去。拦截李采玉地两人手上功夫了得,三招之内就划伤李采玉坐骑的前腿。马儿长嘶声中,咕咚摔倒,竟将李采玉掀下马来。

    李采玉不等落马,已经急叱一声,脚尖点地,竟然凌空向其中的一名盗匪踢过去。

    她人在马上,看不出什么,可是人一下马,才让人看出身手敏捷,动作干脆。

    盗匪躲闪不及,被她踢中了手腕,长刀飞向半空,不由大惊。旁边的盗匪却是急喝一声,挥刀斩向李采玉的双腿。李采玉竟然还能空中缩腿,倏然弹出,却是踢中单刀的侧面,盗匪霍然收刀,倒退两步,大声道:“风紧,扯呼。”

    他呼喝一声,众人都是舍了李世民,落荒而逃,李采玉见到爱马受伤,早就气愤不过。逼的使出了真功夫,见到他们逃命,不肯放过,疾步追赶。

    萧布衣终于赶到,只来得及喊一声,“采玉姑娘,穷寇莫追!”

    李采玉追出数丈,听到萧布衣的劝阻,正犹豫间,脚下突然一软,惊叫了一声,已经失足向下掉去。

    李世民惊叫道:“姐姐!”

    萧布衣也是愕然,飞身下马,反倒抢在了李世民的前面。

    李世民不由感叹人同命不同,方才自己性命攸关,萧布衣不紧不慢,这次见到美女落难,萧布衣明显就积极了很多。

    二人到了李采玉失踪的地方,才发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挖个大坑,上面铺了些枯枝尘土,看不出异样,人踩上去当然会掉下去。

    李世民恨恨道:“这些贼子也是可恨,特意挖了这么个大坑显然是准备陷害别人,好在你们到了,不然这刻掉入坑中地多半是我。”

    萧布衣有些奇怪的望了李世民一眼,想说什么终于忍住。又见到贼人虽然害李采玉入坑,却是四散逃命,并不回转,倒懒得理会。探头向坑内望过去,大声道:“采玉姑娘,你还好吗?”

    大坑颇深,有点像猎户捕捉野猪之类的陷阱,掉到里面倒是不容易出来。

    萧布衣向下望去,见到李采玉扶着坑壁而立,看起来无碍,多少放下了心事。

    李采玉正在抬头向上望,满脸地痛苦,“我伤了脚,无力上来,世民你还好吗?”

    李世民见到姐姐的痛苦,眼中闪过异样地光芒,摇头道:“姐姐,我还好,我去找枯枝拉你上来。”

    等到李世民终于找到枯枝回转,发现李采玉已经坐在坑边揉着脚踝,不由奇怪道:“姐姐,你怎么上来的?”

    李采玉俏脸有些发红,“是萧大人跳到坑里救我出来的。”

    “萧大人你怎么把姐姐救出来的?”李世民倒是好奇,“抱她上来的吗?”

    见到李采玉双眉一竖,李世民改口道:“萧大人武功果然高明,抱着一人还能跃上坑来,我对此很是佩服。”

    李采玉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缠,皱眉问道:“世民,你怎么会到这里,他们为什么会拦截你,还要害你的性命?”

    李世民恨恨道:“这些贼人无法无天,害人还要问为什么吗?我听到爹说萧大人过来祭拜玄霸,怕你们有事,就出来找你们,没有想到碰到这些人。估计是看我衣着华贵,这才起了抢财的心思,只是这些人事先还在这儿挖个大坑,实在是咄咄怪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