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一三节 宫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采玉对柴绍向来只有尊重,可是望着他醉酒的样子,心。

    尊重也是相互的,在东都之时,柴绍和李氏兄弟的关系向来不差,尤其和李世民最好。

    李敏儿子丧尽天良的时候,他们正好在场,虽然说她也姓李,可对李柱国的儿子还是深恶痛疾。

    那一晚,他们三人乔装蒙面的杀入李府,只为了解救无依无靠的女子,可最终是柴绍杀了那个女子,她并没有怪责柴绍,或者在他们看来,死对那个女子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他们去解救女子的时候,并没有通知玄霸,因为在李采玉看来,玄霸实在比常人多了太多了冷静,而柴绍更多的却是热血。

    从这点来看,玄霸和萧布衣是同样的人,而柴绍和世民是一种类型,她觉得自己更喜欢柴绍这种。

    可她突然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柴绍和世民绝对不是同样的人,最少柴绍浑浑噩噩的入局,而世民却是冷眼旁观。

    回到太原城后,她和萧布衣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甚至感觉萧布衣君子有些过了头,冷静的不像这个年龄的人,也许她还不够资格打动萧布衣吧,李采玉自嘲的想。

    对于萧布衣,她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萧布衣是很好,可她并不喜欢,更谈不上喜欢,谁能对只见过几面的人产生喜欢,最少李采玉做不到。

    和萧布衣分手后,李采玉就在城门等候弟弟和柴绍的归来,这种事情她决定要当面说清楚。很多误会之所以越来越深。不过是因为解释的太晚,可李采玉还是低估了弟弟。

    李世民现在或许领军打仗还不行,但是在算计方面早早地超越了姐姐。

    李采玉不了解李世民,可李世民实在太了解李采玉,他既然做一件事情,当然要考虑周到。他不怕编谎话,因为他知道李采玉就算知道也拿他无可奈何,萧布衣更是不会问,柴绍呢,他就算问了心中也会有个疙瘩。李世民并没有指望挑拨一次就能成功。可恋人之间如果有了猜忌,就像碗上的裂缝,敲敲打打总是更容易破碎。

    他带着柴绍并没有从正途入城,反倒绕远到了另外一个城门,当然借口就是玉仙坊离那近一些,柴绍失落之下。什么都没有深究。更不会想到李采玉会等他。李采玉等了几个时辰都没有等到二人的回转,责怪已经变成了担心。只怕柴绍二人出现了意外。这时候李世民有些苦恼的出现在李采玉的面前,告诉李采玉。不用等柴绍了,因为柴绍在玉仙坊已经醉的一塌糊涂。很有可能在那里过夜。

    如果不是自己的亲弟弟,如果不是在城门人还是有些多,李采玉很可能踹上李世民几脚。这家伙做事简直是滴水不漏,让人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李采玉径直去了玉仙坊,在一帮嫖客,姑娘和妈子异样的眼神中找到了柴绍。

    她见到了最不愿见的一幕,天气虽冷,柴绍搂着地女人穿的衣服比婴儿多不了多少。

    当柴绍把她当作歌姬,拉住她想要和她过夜的时候,李采玉终于忍不住的爆发。

    柴绍捂着火辣辣的脸,难以置信的问,李采玉却是咬着牙,“柴绍,和我离开这里。”

    “这位是谁?”一个姑娘问道,满脸地不屑。

    “多半就是柴公子地夫人了。”另外一个姑娘娇声道:“柴夫人,你把柴公子实在管的太紧,怪不得他总是闷闷不乐。”

    柴绍有了那么刻犹豫,却还是问了一句,“萧布衣呢?”

    李采玉转身就走,柴绍忍不住去拉,“采玉,你做什么?”

    他喝地实在有点多,伸手出去的时候,李采玉已经到了门口。柴绍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走吧,我知道你就会走。”

    李采玉反倒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柴绍,一言不发。来到这里已经算是破天荒地事情,她应该说是顶着太多的压力,可她没有想到柴绍见到她并不是和她离开,而是问了句萧布衣在哪里?这句话实在让她很失望!

    “我知道你很失望,”柴绍好像猜中了李采玉地心思,继续大笑道:“女人离开,总是要找个借口是不是?你对我失望,可你知道,我见到你和萧布衣在一起的时候,心和针扎般的痛?”

    李采玉那一刻眼中有了柔情,柴绍又道:“可是我现在想明白了,我是不如萧布衣,我长地不如他英俊,官职更和他有天壤之别,你选他也是对的,我虽然喜欢你,可是也祝你幸福。你走吧,你去找他吧,你让我自生自灭好不好?”

    李采玉不再说话,霍然转身,终于消失不见,柴绍却是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道:“采玉……”

    一帮姑娘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道:“柴公子,采玉走了,不还是有我们?”

    “滚,你们都给我滚!”柴绍怒声喝道。

    众姑娘面面相觑,心道这小子有病。可见到他双目红赤,呼哧带喘的推到了桌椅,力大如牛,不由都是害怕起来。

    等到众姑娘离去,柴绍却是拎起个酒坛子,咕咚咕咚的灌下去,‘乒’的一声大响后,酒坛子摔在地上,粉身碎骨,柴绍却软软的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知觉。

    李采玉心中也有一团火,她出了玉仙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弟弟。

    她知道和醉酒的柴绍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所以就算她要和柴绍说什么,也一定要等到柴绍清醒的时候。

    找到李世民的时候,他也在喝酒。

    不过李世民看起来很清醒,也不伤心,好像多少还有点开心。见到姐姐来到自己面前。李世民微笑道:“不知道姐姐找我什么事?”

    “你心知肚明,世民,你不觉得做的过分了些?”李采玉强压住怒意。

    “过分,哪里过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李世民自斟自饮。

    李采玉冷哼了声,“你以为你这种把戏骗得过我吗?你故意欺骗柴绍说我不在,又趁我和萧布衣出去祭拜玄霸的时候,设埋伏伤了我地马,挖了个大坑,让我和萧布衣单独相处,你却对柴绍胡言乱语……”

    见到李世民还是在喝酒。李采玉一把抓住了酒壶,“世民,我问你,我猜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李世民淡然道。

    “如果是真的,你实在太让我失望。”李采玉皱眉道:“世民。很多事情我不想怪你。可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玄霸已过世。现在我们兄妹……”

    “你也记得玄霸过世了?”李世民怒拍桌案,霍然站起。

    这一刻的李世民完全没有了玩世不恭

    李采玉见到弟弟的怒容,竟然倒退了两步。不解问,“世民,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李世民长吸了一口气。“我做的一切你不清楚?我做地难道不是为李家着想?你要是还记得玄霸的死,今天就不应该过来找我!玄霸为什么死,还不是为了李家?玄霸可以为了李家免受杀身之祸而送命,你这个姐姐为李家又做了什么?”

    李采玉紧咬红唇,失声道:“你说什么?”

    李世民冷哼一声,“我说什么你才是应该心知肚明。以玄霸精纯的武功,就算偷袭暗算之下,历山飞和王须拔也不见得能置他死命,可他还是死了,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李家生死已到一线,他若不死,无法化解这场危机!李敏倒台,李阀倒塌,我们李家也会被殃及。你看看这一年来发生了什么,东都李姓还剩下了哪个?重则砍头,轻则流放,像爹这么风光的能有几个?可你这个为人女儿的可曾想过,眼下李家风光的背后,流淌地可是玄霸地血!”

    李采玉长吸了口气,诧异道:“你是说玄霸……”

    “不错,玄霸出手已经和自杀无异!”李世民双眸突然迸出了泪水,“他在死的前一天把所有地事情都和我分析的清清楚楚,他要求回转太原安葬也早就是深谋远虑我在玄霸死地那一刻就已经对天发誓,玄霸的血绝对不会白流,我李世民从那天起要肩挑卫护李家地重任!如果可以的话,我死又能如何,可我现在又有什么办法?我一无所有,无职无权,我拿什么和别人斗?”

    李采玉沉默起来,嘴唇动两下,却是不发一言。

    “你觉得我利用你这个姐姐的感情,你也觉得我对不起柴绍,可我只能对你说,相比李家地利益而言,这些算不了什么,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李世民还会如此选择!玄霸可以死,我被你这个姐姐骂又算得了什么?”李世民凝声道:“你可知道现在多少人想让杨广死,我也想让他死,可他偏偏还不死!”

    李采玉花容失色,呵斥道:“世民,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李世民冷声道:“现在大家都是心知肚明,雁门之围,所有的援兵都是放缓了救援速度,只希望突厥兵攻克雁门,杀了那个昏君。我建议云定兴使用疑兵之计,并不出兵,不过想杨广早死而已。他欺凌了父亲一辈子,你以为我这个做儿子的会舒服?可就算不满,像老四那样口头叫嚣除了会惹杀身之祸,又有什么用?”

    李采玉半晌才道:“世民,这些你不要对别人讲……”

    “这是我说的第一次,也是我说的最后一次。

    ”李世民缓缓的坐下来,斟满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握杯的手掌却是青筋暴起。

    “关中之地,又是四塞之地,豪杰多有,士民强盛。据险可守,周,秦,汉,隋四朝均因此兴……”

    李采玉突然有些惊惧,因为她已经读不懂这个弟弟,“世民,你说什么?”

    “我只想说的是,如今又到了李家危亡的时刻。”李世民沉声道:“太原留守一职空缺,无论谁坐上这个位置,李家和萧布衣联姻总是保命之棋。如果爹能坐上太原留守一职,女婿是朝廷右骁卫大将军,掌握军马无数,试问李萧若是联手,山西哪个能和我们抗衡?就算杨广想要对付,只怕也是力有不及。天下若是大乱,我们进攻中原,退守关中。游刃有余,李家可保。”说到这里地李世民口气突然软下来,“姐,玄霸可以为李家送命,我可以为李家忍受讥诮和白眼,你难道为李家就不能舍却个柴绍?”

    “这根本不同。”李采玉痛苦的摇头。

    李世民霍然站起。“有什么不同?你既然身为李家儿女。就应该以大局为重,感情算什么。不过是幼稚的东西,你被雁回山的传说实在毒害的太深。萧布衣这人最重情意。只要你不触及他的底线,他懒的理你。萧李两家联姻的阻挠不在于萧布衣。而是柴绍和你的幼稚。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柴绍,这才设计帮你摆脱柴绍,你难道到现在还不理解我的苦心。你实在让我失望!”

    李采玉连连倒退,眼角已经有了泪水,“世民,我求求你,你莫要逼我,对我而言,感情不是你说地那样。”

    李世民冷笑道:“既然你相信和柴绍间的感情,为什么害怕我的考验,经不起考验的算什么感情?今日柴绍要对你真心一片,他怎么会疑神疑鬼,轻易颓唐?姐,我不想逼你,可你最好想想再决定。”

    李世民起身,从姐姐身边走过,只是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很平静的叫了声,“爹!”

    李采玉霍然回头,就见到李渊一张老泪纵横的脸,满是憔悴……

    东都,上林苑,栖鸾院。

    萧皇后站在栖鸾院外地时候,心中委屈夹杂着愤怒。

    她是和杨广一起最久地人,杨广向来谁都不见的时候,也要她陪伴,可十数天来,她居然见不到杨广一面。

    自从那个狐狸精来了之后,圣上开始不理朝政,也不出巡,整日只是呆在栖鸾院和那个狐狸精呆在一起。

    狐狸精当然就是假陈宣华!

    一想到假陈宣华地时候,萧皇后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虽然最早嫁给杨广,长地也不比陈宣华差,可她这一辈子也没有争过陈宣华,她如何能和一个死人争?

    陈宣华死了,就在杨广心目中永远留下个缺憾的美,无论萧皇后如何努力,可还是不能取代陈宣华在杨广心目中地地位。萧皇后有些悲哀,又有些庆幸,因为无论如何,陈宣华还是死了。

    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宣华竟然死而复生。可那绝对不是陈宣华,萧皇后也不相信还阳一说,可是圣上信,这比什么都管用。萧皇后心中深切的悲哀,无论死的陈宣华,还是假地陈宣华,她这辈子都是比不上,尽管她是个皇后。

    见到宫女匆匆的走出来,萧皇后紧张问,“圣上呢?”

    宫女摇头道:“回皇后,圣上说今日谁都不见。”

    萧皇后愣在那里,心中酸楚,她不像杨广,为了什么大业,她这一生只为了守住一个男人,没有想到最终好像还是到了别人的怀抱。

    落寞的才要想走,宇文述已经从远处走过来,见到萧皇后要走,慌忙施礼道:“皇后万安。”

    萧皇后挤出一丝笑容,“宇文将军平身。”她只说了一句,就已经转身离去,她当然知道宇文述恭顺的表面上藏着什么,这个陈宣华就是宇文述进献给的圣上。

    述望着萧皇后的背影,神色不再是那么恭敬,甚至还冷。

    他当然有足够的理由痛恨萧皇后,因为她的远房侄子萧布衣葬送了他儿子的大好前程,他恨不得将二人千刀万剐。不过他老了,所以算计的也多,知道有赌不为输的道理,宇文化及虽然几次向他哭诉,可他从来都是斥责一顿了事。他知道几个儿子不成大事,可那毕竟是他的儿子,有了陈宣华,他一次可以连本带利的赢回来。

    “去禀告圣上,说宇文述求见。”

    宫女有些不安,“宇文大人,方才萧皇后找圣上。圣上说今日谁也不见。

    ”

    “我让你通禀你就去。”宇文述沉声道。

    宫女不敢得罪,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不一会的功夫诧异回转道:“宇文大人请进。”

    宇文述径直入栖鸾院,被宫女领着一直到了张大床之前。

    竹龙的帘幔垂下,里面依稀有两个身影,轻笑腻语,宇文述神色不变,并不直视,垂头道:“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何事?”杨广慵懒地声音传来。

    对于宇文述,他已经破格接见。这些日子,他的眼中只有个宣华,他要把以前的思念尽情的释放,再不让陈宣华离开他身边。

    “如今新年将至,可各地朝集史未到的足有二十余郡,实乃盗匪猖獗的缘故……”

    “你和兵部卫文升商议剿匪的事情吧。不用来烦朕。”

    “圣上。第二件事情就是新年将至,老臣已经依照往年宣四海使者前来朝拜。争取让宣华夫人重睹当年的盛况。”

    “这件事好好去做。”杨广听到宣华夫人四个字的时候,多少来了兴趣。“宣华,等到新年到了。朕就让你见到世间最美妙的景色。”

    陈宣华柔声道:“圣上,只要在你身边就是最美好地景色。”

    杨广大笑,却已经吻上陈宣华的樱桃小口。陈宣华娇喘不已,低声道:“圣上,还有外人……”

    “宇文述,没事就退下吧。”杨广微有些不耐。

    宇文述恭声道:“老臣倒没有事情,只是裴御史和虞侍郎让老臣代请示圣上,太原留守一职……”

    “给李渊做吧,这不是早就决定的事情。”杨广不耐烦道。

    “回圣上,李渊负责山西剿匪倒没有太多问题,只是如今东都新年将至,只怕河南盗匪趁机作乱,为圣上安危着想,老臣建议召萧大将军回转京都护卫,确保东都万无一失,不知道圣上意下如何?”

    杨广这次却有些犹豫,半晌无语。

    陈宣华却是低声笑道:“圣上,听闻这个萧布衣实乃大隋第一奇人,宣华倒是想见一面。”

    “什么奇人?”杨广不解道。

    陈宣华微笑道:“宣华听说萧布衣际遇之奇,实乃大隋罕见,单说弱冠之年就能坐上右骁卫大将军之人,又有几个?”

    杨广终于道:“既然如此,那就宣萧布衣暂时回转东都,不过嘛,我倒看不出他奇在哪里。”

    宇文述眼中闪过古怪之色,沉声道:“臣接旨!”

    东都,裴府。

    裴茗翠落寞的坐在椅子上,轻轻的咳,对面坐着她的手下高士清。

    高士清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静,只是眼中已经有了不安,他看出裴茗翠地焦急。

    “我回来几天了,”裴茗翠喃喃自语道:“可我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我也没有想到宇文述会出这么一招棋。”

    高士清轻声道:“其实在我看来,陈宣华的出现或许没有小姐想像地那么严重。”

    裴茗翠扭头望向窗外,半晌才道:“宇文述找来这样的一个人,几可乱真,你可知道要花多长地时间?依我看来,最少要在三年以上,这才能在神态,声音,相貌,习惯等方面达到逼真的地步。三年是保守地估计,也可能更久,你觉得花费这么大功夫的人会没有让人惊的目地?我一直让人留意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可还是抓不到她狐狸的尾巴。”

    高士清默然,裴茗翠最让他信服的不是权利,而是观察和抉择。

    裴茗翠认定的事情,很少有出差错的时候,她既然判定陈宣华有极大的问题,却迟迟不肯出手,是否也在顾忌着什么?

    窗外哗啦啦的声响,一只鸽子飞了进来,停留在桌案之上。

    裴茗翠望了良久,这才伸手取过了鸽子腿上绑的纸条,展开看了眼,叹息道:“圣上决定让李渊做太原留守,调萧布衣回京护卫,是陈宣华和宇文述的鼓动。”

    “他们要对萧布衣下手了?”高士清皱眉道。

    裴茗翠燃着了纸条,被烟一熏,剧烈的咳,等到咳喘平复后,双颊已经现出妖艳的红。

    高士清心痛道:“裴小姐,你的身体要紧。”

    裴茗翠突然笑了起来,目光中满是凄凉,“这个新年是场赌局,赢了的,可能会一无所获。输了呢,结果就是一个字,死!既然如此,身体好坏已经是无关紧要。”

    高士清一颗心沉了下去,他从未见过裴茗翠如此悲观,她都没底,难道宫中那个娇滴滴的陈宣华竟然如此难斗?

    萧布衣此刻还不知道宫乱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可他现在也实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无暇理会东都的事情。右骁卫大将军这个位置位高权重,可约束实在太多,举手投足都在众目睽睽之下。

    萧布衣只能坐镇将军府,把想要做的事情交给一帮手下去处理。

    幸运的是,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手下供他调用,还有个袁岚做他的助手。

    袁岚别的方面不行,理财却绝对是一流的手段,他们凭空推出个关东马贩展风流,以这个名义进行贩马,由袁岚负责牵线出货,这样无论是山寨还是草原的马儿,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卖出。

    这个渠道十分隐秘,萧布衣要隐秘,找人出头,可买家一样是不会出面,中间几道周转,他对卖给了哪家也不甚了然。可他知道的是,自从雁门之围后,始毕可汗禁止和中原交市,马价一路飞飚,如今已经比人贵重很多。

    山寨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的卖出几百匹战马,斩获颇丰,已经让萧布衣觉得,前途一片光明!不过最好的马他还是留了下来并不出手,因为在他看来,他也终究会有一日,需要使用这些战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