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一五节 连环(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人分宾主落座,萧布衣高居主位,左手慕容罗喉,李几人,右手是高君雅,王威作陪。

    本来按官衔来说,李渊和高君雅,王威仿佛,慕容罗喉不过是个偏将,坐不到李渊的上首。不过李渊为人异常谦逊和善,坚持说慕容罗喉太原解围居功甚伟,自己主动和刘政会联席,慕容罗喉倒不谦让,也就坐到李渊的上首。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高君雅身为主人,当然频频向萧布衣敬酒。

    他多少有些心怀鬼胎,一颗心也是砰砰的跳个不停。

    “萧大人最近屡立奇功,实乃我大隋的幸事,下官不才,再敬萧大人一杯。”

    萧布衣高位之上饮了杯,倒也觉得意气风发,斜睨着李渊道:“李大人其实也是功不可没,要非在霍邑牵制住历山飞的主力,我也不能一击得手。既然如此,我理当敬李大人一杯。”

    李渊陪笑站起道:“萧将军实在过谦,老夫老矣,霍邑都是无法突围,要不是萧将军解围,说不定无法在此喝酒,还是老夫敬萧将军一杯才对。”

    他态度卑谦,除了刘政会萧布衣外,却都是看着不顺眼。心道这老鬼除了拍马奉承外,也没有别的本事,这太原留守的位置若是落在他的脑袋上,实在是杨广瞎了眼睛。

    萧布衣和李渊对饮一杯后,转首望向慕容罗喉道:“慕容将军在剿匪中也是功不可没,潘将军身死,太原城危在旦夕,慕容将军竭力使太原百姓免遭屠戮。只凭这一点,已经值得我敬你一杯。”

    慕容罗喉激动的手都有些发抖,他不过是个偏将,萧布衣称呼他声将军,那是很给面子的事情,他这个将军可和萧布衣差的十万八千里。“萧大人敬酒,下官荣幸之至。”

    “其实能守住太原城,除了慕容将军外,在场地大人都有功劳。”萧布衣举杯示意。“奖赏我是无能无力,只能水酒一杯代谢。”

    众人齐声,都说本分之事,萧大人过奖。

    高君雅心中多少有些不满,这里他算个主人,萧布衣除了和他喝杯酒外。客套话都没有说过。他太想得到萧布衣的支持,这才进献宝刀。可眼下看来,反倒是弄巧成拙。望着萧布衣脸上的笑,神秘莫测,高君雅心中突然有些发冷,上次那个卖刀汉子出现了一次后。就再也不见了踪影,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门道?

    不过他眼下考虑不了很多,只想着趁圣旨到来之前杀了李渊再说。

    谁当上太原留守。他就要杀了哪个,杀到他能当上为止!权利使人疯狂,也使人暂时忽略了更多的危机。

    众人酒过三巡,歌舞登场,高君雅为了这次宴请花了不少功夫,请的歌姬在太原城都是赫赫有名。一时间红肥绿瘦,轻歌曼舞,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

    萧布衣高高在上望过去,见到李渊不时地伸脖和刘政会交谈几句,饶有兴趣的观看歌舞,指指点点,从局外来看,李渊甚至有点色迷迷的感觉。萧布衣见了却是不由叹息。这个李渊在什么时候都是谨慎非常,不动声色的拉拢门阀中下层地中坚力量,装痴卖傻也是一绝。

    歌舞渐急,痛饮方酣的时候,李渊突然皱了下眉,看了下杯子。

    这个动作极为细微,高君雅却是心中凛然,轻轻的咳嗽了声。

    一个小虫落在李渊酒杯中,李渊不再喝酒,抬头向楼顶望上去。乐声一紧,转瞬‘咔嚓’一声响,楼顶裂开,一人黑巾罩面,飞扑而下,手中长剑劲刺李渊!

    众人多数还是不明所以,高君雅却是脸色大变,高声叫道:“有刺客!”

    他说有刺客的时候,已在第一时间挡在萧布衣的身前,刺客一剑已然刺中李渊的手臂,鲜血迸出。

    李渊面无人色,连滚带爬地向后倒去,高声叫道:“救命!”

    萧布衣霍然站起,不等有所动作,身前呼啦啦的已经围着一群人,慕容罗喉,王威,高君雅都是当仁不让地挡在萧布衣的身前,全神戒备。.zuilu.

    “莫要中了刺客的调虎离山之计,保护萧将军。”王威喊了声。

    众人卫护萧布衣,刺客却如下山猛虎般的追杀李渊。李渊中了一剑后,并不抵抗,只是从一张桌案钻到另外一张桌案。他虽然年纪不小,逃命的时候跑地却是一点都不慢,刺客身手敏捷,有如猎豹苍鹰,在他的东躲西藏下,居然杀他不得。

    萧布衣被众人挡在面前,看不到热闹,却还记得自己不能只看热闹,高声叫道:“保护李大人,缉拿刺客。”

    刘政会第一个反应过来,抄起桌案向刺客砸了过去。

    他是鹰扬府的司马,看起来和教书先生仿佛,拼命之下掷出地桌案也是虎虎生风。

    其余的人想要冲出去相助,可又觉得和李渊的交情不值得如此拼命,难免犹犹豫豫。

    刺客回手一拳击裂了桌案,抬脚踢飞了桌子,不管刘政会,仍是刺向李渊。

    李渊狼狈不堪,浑身汁水淋漓混合血迹斑斑,动作却不受阻碍,又是一个鱼跃,钻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下。

    高君雅不由暗恨跺脚,这个李渊不是一般的无耻,就算逃命都是让人想骂。

    刺客已经竭尽全力,可是仓促之间,却也拿李渊无可奈何。鼎盛楼上闹声一片,歌姬乱舞,兵士却终于冲上楼来。

    高君雅感觉萧布衣灼灼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后背,知道再也无法拖延,喝令道:“抓住刺客!”

    兵士霍然上前,已将刺客团团围住,刺客背对立柱,面对众兵士,并不畏惧。除了刘政会外。在场众人都觉得可惜,暗道李渊命大,这样都杀他不死。本以为刺客在兵士的围困下再也无法逃脱,没有想到他反身疾走两步,轻身纵起,踩着柱子居然上行三步。等到要落之时,手臂急振,宝剑刺入了酒楼木柱之上。

    长剑微弯之际,那人再次腾身而起。已经伸手搭在楼顶的横梁。

    众兵士看的目瞪口呆,没有想到此人猿猴般地敏捷,竟然来不及阻挡。萧布衣突然喝了声,“留下吧。”

    他喝声一起,手中‘咯’的一声响,握着的酒杯已经碎裂成数块。

    手臂急挥。化做几道暗影打了出去。刺客来不及躲闪,酒杯的碎屑一中肩头。一中大腿,鲜血半空滴落。

    刺客也是彪悍,哼也不哼,径直上了横梁,从楼顶破洞钻了出去。再不见了踪影。

    众官都是惊凛,眼中满是畏惧,只因为他们虽听说萧布衣的勇猛无敌。而且朝野流传萧布衣实乃

    李玄霸后的第一高手,可都以为是马上功夫了得,哪这等身手都是抵挡不住。

    转瞬众人都有了疑念,心道凭借萧布衣地武功,要是出手的话,李渊也不至于如此狼狈,他却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看戏,难道刺客是萧布衣派来的?

    这也是极有可能,只因为没有谁会嫌权利过大,萧布衣如今坐镇山西,自然想要大包大揽,他看似对太原留守并不在意,说不准早就盯着这个位置。

    高君雅却是急的跺脚,大骂道:“一群没用地废物,还不快追?”

    众兵士没有这种轻身的本事,只能再跑出楼去,想看看刺客到底从房顶跑到何处,等到再回转的时候,诚惶诚恐道:“高大人,刺客已经不知道去向。”

    高君雅一脚踹翻回禀的兵士,怒声道:“养你们这群废物一点用没有,去把鼎盛楼详查一遍,看看是否还有刺客隐藏在内。全城戒严,对出城之人严加盘查,刺客受伤在肩头和大腿,你们细细来查,务必要将刺客缉拿归案。”

    回转身的时候,高君雅施礼道:“萧将军,属下无能,还请恕罪。”

    萧布衣叹息声,“大伙都已经尽力了,何罪之有。”

    急走了几步,萧布衣来到一张桌案前,掀翻了桌子,对着桌下的李渊歉然道:“李大人,刺客已走,还请出来一叙。.zuilu.”

    李渊脑袋身上宛如一碗杂烩面,痛地浑身都有些发抖,“萧将军,下官救援不利,还请恕罪。”

    众人面面相觑,只能叹息刺客要杀李渊,实在是苍天无眼。这等拍马无能之辈,又有谁想要杀他?

    高君雅见到李渊的狼狈,多少解了点郁闷,觉得弘基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高明,只是转念想到,换了自己在场来杀李渊,对于这种鞋底抹油之辈也是无可奈何。

    萧布衣伸手扶起李渊,叹息道:“李大人这等危机之下还记得我,怎能不让我感动。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请太医来。”

    太医还不到,萧布衣不嫌油腻,亲手为李渊拂去身上地菜肴,检查下他的伤势,长舒一口气,“好在还没有动了筋骨,只是李大人,你有什么仇家,竟然让人追杀至此?”

    李渊老眼含泪,又是感动又是不解,“萧将军,老夫向来精忠为国,也不明白会是谁要杀我。”

    “会不会是误杀?”王威突然道:“此人或许想杀萧大人,只是看萧大人身边戒备森严,这才转移了目标,妄想声东击西?”

    萧布衣凛然,“王大人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又有谁想要杀我?”

    王威脸色有些发白,半晌才道:“萧将军百战百胜,虽为大隋立下了赫赫的战功,可在盗匪眼中当是眼中钉,肉中刺,这刺客说不准是历山飞的余党。”

    萧布衣勃然大怒道:“这些盗匪简直不把我放在眼中,来人!”

    “属下在。”孙少方早早冲上楼来。

    萧布衣怒声道:“孙少方,你带右骁卫府精兵搜查太原城,寻找肩头大腿带伤之人,若是反抗,格杀勿论。”

    “是。”孙少方凛然听令。

    萧布衣突然道:“且慢。”

    “大人还有何事吩咐?”

    “切忌扰民。”萧布衣悲天悯人道。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不扰民搜查怎么抓地到盗贼,这个萧大人欲盖弥彰的表现实在差劲,本来还有些怀疑的已经有九成肯定是萧布衣派来地刺客。可他为什么要伤了刺客,多半就是苦肉计了。

    萧布衣吩咐完兵士,太医也终于赶到,帮李渊疗伤,做了细致的包扎。

    刺客一剑刺中李渊的手臂,伤的却不算重。萧布衣见到包扎稳妥后。亲自搀扶起李渊道:“李大人,无论你是否受到无妄之灾,这次我一定要亲自送你回去。李大人在家等待,我尽力抓到刺客。给李大人一个交代。”

    李渊感动的老泪横流,“萧将军实在言重,先不说老夫如何,如果刺客真的想要刺杀萧将军,老夫能为你挡上一剑也是本分荣幸之事。”

    旁人听着想呕,当事二人却是感觉良好。筵席到了这种程度,谁都没有心情再吃下去。可不等众人离开,楼下马蹄声急劲,一通事舍人在兵卫地护送下已经到了楼上,高声喝道:“唐国公李渊接旨。”

    李渊慌忙下跪,“臣接旨。”

    “悉闻唐国公李渊山西剿匪有功。先平毋端儿,后伐历山飞,兼雁门救驾有功。特封太原留守一职,即日上任,钦此!”

    李渊三呼万岁,上前接旨,脸上油光未擦拭干净,看起来倒也红光满面。

    众人都是叹息暗恨,高君雅尤甚,可却第一个上前大笑道:“李大人,我早就说留守一职非大人莫属,这下众望所归,实在是可喜可贺。”

    “福兮祸兮,”王威摇头晃脑道:“原来是李大人今日的血光之灾却意味着官运亨通,下官都忍不住想挨一剑了。”

    王威高君雅本来都是太原副留守,和李渊官职相若,这下变成了副手,说话难免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刘政会并不拍马,却是退到一旁,慕容罗喉暗中握紧了拳头,颇为不服。萧布衣冷眼旁观,见众生百态,微笑不语。

    李渊和两个新手下打了招呼,马上望向萧布衣道:“萧将军,其实这太原留守的位置……”

    “李大人当之无愧。”萧布衣截断道:“我也要恭贺李大人。”

    李渊却是愁眉苦脸,不像是升迁,反倒像是被流放。众人不等道贺完毕,楼下又是蹄声急响,又一通事舍人匆匆上楼,高声道:“右骁卫大将军萧布衣接旨。”

    萧布衣愕然,施礼道:“臣在。”

    “悉闻萧布衣平乱有功,特许年前回京都面圣,钦此。”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解圣上地意思。萧布衣谢恩后皱眉不语,通事舍人收起圣旨交给了萧布衣,含笑道:“萧将军,如今能有面圣荣耀的将军只有你一人,实在可喜可贺。”

    “圣上可让我立即回转?”

    “那也不必。”通事舍人微笑道:“圣旨既然说年前,如今离过年还有几天,萧大人如若有事,大可先处理完再回转。

    ”

    萧布衣如今是杨广身边的红人,就算通事舍人也是恭恭敬敬。萧布衣却是点头道:“原来如此。”

    高君雅回转府邸后,怒不可遏,众手下都是凛然,不敢靠近。高君雅却是有些担心弘基的下落,这次行刺不成,还有下次机会。只是

    此行刺后,又升为太原留守,想要再下手更是困难。生,无非为了名利,这次失了藏甲,又不得升迁,心中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

    坐立不安的等到夜晚,华灯初上,高君雅还是不闻弘基地消息,不免更是焦急。

    他早早的派亲信去找寻弘基地下落,可到现在,还没有一路有消息传回。

    弘基姓刘,说好听点算是个游侠,不好听的说就是地痞,因为不想当兵,私宰了耕牛入狱,在狱中也是称王称霸。高君雅看重了他的武功,这才把他弄出了大狱,一直养到现在。想起萧布衣的出手,高君雅还是有些不寒而栗,暗自庆幸自己从来没有动过萧布衣的念头,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可自己当初清楚地看到,刘弘基伤的不重,以他的身手,断然没有让人抓住地道理。可这时候还不回转,难道真的出了意外?

    正琢磨的功夫,厅外急匆匆冲进来下人,焦急道:“高大人,大事不好,外边有精兵包围了高府。”

    高君雅霍然站起。“哪里的精兵?”

    “右骁卫府的兵卫,小人不敢阻挠。”下人苦着脸。

    高君雅吸口凉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暗道萧布衣难道抓住了刘弘基。他又背叛说出了自己,不然萧布衣怎么会来的如此之快?

    如果刺杀一事事发,那自己地罪名可是不轻,可这怎么可能?不过就算刘弘基出卖自己,自己抵死不认罪,萧布衣和李渊不见得能奈何了自己。

    怀着侥幸的心理。高君雅镇定道:“带我出去看看。”

    等到出了庭院,一队精兵已经冲到高府之内。个个举着火把,照的庭院亮如白昼般,为首一人,正是孙少方。

    听院墙外脚步声踢踏,实在不知道来了多少兵士。高君雅暗自心惊,勉强笑道:“不知道孙大人所为何事?”

    孙少方倒还客气,拱手道:“高大人。有兵卫发现白日行刺李大人的刺客潜入了高府,我一时情急,这才让众兵卫包围了这里,还请高大人莫要见怪。”

    高君雅不等说话,萧布衣爽朗地声音已经传来,“少方做事就是利落,我听说你已经包围了刺客,这次断然不能让他再跑掉了。怎么了,高大人不让抓吗?”

    萧布衣声到人到,身后竟然跟着王威,慕容罗喉一帮人等,李渊吊着胳膊,也是跟在萧布衣的身后,脸色阴沉。

    高君雅不由心悸,却是强笑道:“若真有刺客混入了这里,我当然第一个去抓刺客,此人竟敢刺杀李大人,实在罪不可赦。”

    “既然高大人都同意了,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萧布衣微笑道:“少方,你带人去搜,不过是搜人,万勿损坏了高府的其他的东西。”

    孙少方点头称是,不顾高君雅脸色铁青。众兵卫漫了开去,认真搜寻,不要说是人,就算蚂蚁都不会放过。

    不到盏茶的功夫,孙少方已经回转,大声道:“萧大人,高府后花园有座假山,假山里藏有一密室,兵卫正想办法开启。”

    高君雅脸色微变,却还能笑出来,因为他知道刘弘基绝对不会在里面。

    “萧大人,其实府邸中有密室并不稀奇,我想诸位大人家中也多半有这种东西。萧大人想看,我去打开就好,何劳兵卫费力。”

    王威点头道:“高大人说的不错,我家里也有一个,这实在算不了什么。”

    高君雅有些感激地望了王威一眼,心道患难见真情一点不假,平日来王威就是和自己不差,这会旁人都是怀疑,只有他还肯帮助自己。

    不等高君雅去开启密室,又有兵卫赶到,大声道:“萧将军,密室已经开启,里面发现一具尸体。肩头大腿都有伤痕,致命伤却是心口一刀。”

    高君雅大惊失色,“你说什么?”

    兵卫很快的将死人抬了过来,露出肩头和大腿地伤痕,那人身材和蒙面刺客仿佛,可高君雅知道,他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也知道此人绝非刺客。

    可密室出来个死人又是怎么回事,高君雅霍然想到了什么,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萧布衣看了眼尸体,淡淡问道:“高大人,刺客死在你的密室,不知道你怎么解释?”

    高君雅颤声道:“萧大人,这件事我是绝不知情,是有人陷害下官。再说只从密室中搜出个尸体,实在说明不了什么。”

    众人无语,孙少方却道:“我只怕有人买凶刺杀李大人,事败后杀人灭口,只是来不及处理尸体。”

    高君雅怒声道:“你说什么?”

    孙少方当然不会畏惧,含笑道:“我说什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高君雅不等辩解,又有兵卫跑过来,手上却是几封书信,“萧大人,从高君雅的卧房搜出了几封书信,还请大人查阅。”

    萧布衣只是望了眼,随手交给了身后的李渊,“李大人帮忙看看,说来惭愧,我大字不识几个。”

    高君雅双拳紧握,觉得已经有如笼中的困兽,他蓦然发现尸体书信都是凭空产生,他已经落入别人地算计之中。

    李渊翻开书信看了几眼,就是脸色大变,“萧将军,此乃高君雅和突厥人联络的书信,他竟然密谋反叛,在突厥人的扶植下,准备和历山飞里应外合攻打太原!”

    “李渊,你陷害我!”高君雅厉声吼道,后退几步。

    萧布衣拍了下巴掌,轻松道:“高君雅,证据确凿,你若觉得冤屈,大可去大理寺分辨。王威,去把高君雅拿下。”

    王威霍然上前,众兵士紧跟其后,高君雅连连后退,怒声道:“萧将军,有人陷害我!”

    王威沉声道:“高君雅,还不束手就擒。”

    ‘呛’地声响,王威长刀出鞘,却是压低声音道:“还不快走。”

    高君雅心乱如麻,听到王威提醒,顿时起了逃走的念头。现在无可分辨,好在王威还够义气,明捉暗放的帮助自己。高君雅再不犹豫,拔刀在手,厉声断喝,瞬间已经杀出一条道路,退到了墙头之旁。

    他脚尖用力,就要纵上墙头逃命,只要逃出了院墙,外边的护卫不见得能拦住自己!

    他手搭墙头,才要用力翻过,就听到身后刺耳尖啸传来,‘噗’的一声响,已被一杆长矛钉在墙上。

    高君雅想要转头,却觉得浑身没有了力气,坠入黑暗中听到萧布衣最后的一句话。

    “高君雅密谋突厥,勾结匪盗历山飞,阴谋刺杀唐国公,事败拒捕,杀无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