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一六节 连环(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杆颤动,高君雅有如死鱼般的挂在墙上,鲜血流淌下嗒。

    众官惊不能言,所有的一切可以称得上变化莫测。

    他们想到了刺杀李渊的幕后可能是萧布衣,也可能是高君雅,目的当然是为了太原留守的位置,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最后会是这种结局。

    高君雅拒捕逃命,萧布衣不等他上了墙头,就从身边的护卫手上拿过一把长矛,随手的掷了出去,然后就轻而易举的将高君雅钉在了墙上。

    高君雅死!

    留守和大将军都说高君雅谋反,谁都知道自己若是高君雅,要想活命,也只有离开的一条路。束手就擒简直是个笑话,只要这罪名给你扣上,能不能活着出太原城都是个问题,可不束手没想到死的更快。

    李渊的眼角不由自主的跳,他感觉身边站着的人像个猎豹,随时都可能将你撕成两半。

    他也忍不住想到东都李敏儿子的死,很怀疑当初那矛就是萧布衣掷出。

    可现在他能做的不是怀疑,而是信任,所以他脸色凝重的对萧布衣道:“萧将军,老夫协助萧将军率人捉捕,高君雅拒捕逃命,好在萧将军神勇,将其格杀在院墙之内。如今高君雅谋逆的证据确凿,萧将军再立大功,老夫定当将此事详细的奏请圣上。”

    萧布衣知道李渊当众如此说法,那就是向他示好,要和他共进退。

    “好在李大人及时发现高君雅的异动,我这次来抓他,多少有些越代庖。还请李大人万勿见怪。”

    “萧将军说的哪里话来,要非萧将军助老夫一臂之力,老夫不见得能擒得住高君雅这个叛逆,只恨萧将军马上就要回转东都,老夫不能时刻的聆听教诲,实乃生平憾事。”

    萧布衣走出高府地时候。王威一直跟在身边。

    众官都是善后,王威方才虽然没有捉到高君雅,不过脸上倒没有惶恐之意。

    见到远离了众人,萧布衣这才微笑道:“王威。你做的不错。”

    王威慌忙施礼道:“一切都依照萧大人的吩咐,多谢萧大人提点。”

    “好好的做,这次太原留守不是你,以后还会有大把的机会。”萧布衣含笑拍拍王威的肩头,“我这次回京,当向圣上说说你地功劳。”

    王威感激的差点涕泪横流。“下官谨记萧大人的教诲,多谢萧大人栽培。”

    等王威离开后。孙少方一旁问,“萧老大,我觉得王威这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对于这种人,我们还是不要太过信任。”

    萧布衣笑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方便我们亲自出手,让他们狗咬狗好了。要是没有王威下个圈套。高君雅不一定会逃,他要是不逃,我怎么能有借口杀他?他毕竟还是太原副留守,朝廷命官,是宇文述亲信。我们伪造他勾结突厥地证据,如果要带回大理寺审理,有罪都会无罪,更不要说是无罪。可现在就是不同,高君雅死了,就算宇文述知道,一时间也是无可奈何,再加上李渊的奏折,这件事就算暂时告一段落。”

    “但你这次得罪了宇文述可是值得?”

    “方正我也没少得罪他,也不在乎再多一次。”萧布衣无奈道:“我觉得他杀了我的心都会有。”

    “那萧老大这次回转东都要小心。”孙少方皱眉道:“我总觉得此刻回京不见得是好事。”

    萧布衣笑笑,却是望着身边的另外一个护卫,“毋工布,我已经帮你杀了高君雅,也让你亲眼见到,不知道可曾了了你的心愿?”

    |.|气,“萧大人为我报了血海深仇,毋工布当竭力回报。”

    李渊走出高府地时候,虽是绷带吊着肩膀,却是前呼后拥。

    比起抚慰大使而言,太原留守这个位置多了太多的荣耀,可他却没有丝毫自得之色。相对从前而言,他反倒更加谦逊温和,就算对竞争对手慕容罗喉,亦是温言相对。

    “慕容将军,老夫年迈,再加上诸事不算熟悉,以后城防之事,还要多多倚仗你才是。”

    慕容罗喉虽想掐死李渊,心想你占着茅坑不拉屎,那不如我拉,可现在见到萧布衣和李渊联手围捕高君雅,也是心寒。在他看来,萧李当众表态已经说明,以后山西就是这两人地天下,别人莫要染指!

    “李留守过谦了,下官定当竭力回报。”

    慕容罗喉和毋工布虽然都说要竭力回报,可慕容罗喉显然是心口不一,不过李渊已经很是满意,他觉得最困难的一道坎迈了过去,剩下的就需要谨慎和耐心来完成。

    他对自己今天的表现很满意,也觉得第一时间和萧布衣结成攻防联盟化解了不利的形势。

    对于刺杀地事情,他还是心有余悸,对于高君雅是否勾结突厥,他很是怀疑。

    不过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心知肚明的事情只要默契,不要事实。对付高君雅这种人,眼下是最让人满意的结果。

    “政会,今日酒楼一事,我还没有当面道谢。”李渊见到只剩下他和刘政会地时候,居然深施一礼。

    刘政会慌忙还礼,“留守大人实在言重,那些不过是下官的本分之事,何谢之有?”

    李渊却是满脸的感慨,老眼蕴含着泪水,紧紧的握住刘政会的手,“政会,其实老夫早就什么都明白。在太原城,很多人恨不得老夫死,可这是圣上的委任,老夫实在推脱不得。现在的太原城,对老夫最为尊敬的只有政会一人,酒楼之上。要非政会出手相助,老夫已经活不到现在,大恩大德,老夫铭记在心。”

    刘政会感慨道:“其实李大人实乃众望所归,这留守地位置要是高君雅之辈坐得,只怕太原城的百姓没有一日安生。无论旁人如此想法。政会只觉得李大人身为留守,实乃太原百姓之福。

    李渊感动道:“得政会一言,老夫纵是千般委屈又能如何。”

    辞别刘政会的李渊径直回转到了府中,让护卫严加防备。这才来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房间内一人盘膝而坐,李渊也不诧异,带上了房门又是深施一礼,“恩公在上,请受李渊一拜。”

    床榻上那人赫然就是刘弘基!

    见到李渊施礼。刘弘基慌忙站起,闪身到一旁。“李大人太过客气,当日东都之时,世民曾经救我一命,这次不过是投桃报李而已,李大人伤势如何。可是严重?高君雅呢,是否授首?当初我无奈刺你一剑,只怕要是不伤你。高君雅这种狡猾之辈会起了疑心。”

    李渊又是握住了刘弘基的手,满是感激,“

    劣,不想交到弘基这种侠客,实乃三生有幸。要非君雅的阴谋,又舍命去找萧,萧大人,我只怕活不过今日。我地伤势并无大碍,高君雅已经被萧大人杀了。”

    刘弘基眼角跳了下,“萧大人亲手杀了高君雅?”

    李渊把当初的情形说了遍,忍不住问,“弘基,在我看来,你的武功之高,已经实属罕见。可萧大人的武功和你相比,到底哪个更高些?”

    刘弘基不答,先伸出了胳膊,露出上面地一点伤痕,“当初高君雅让我刺杀李大人你,我是虚与委蛇,在当天就找到李大人告之。可我又知道单凭我的指证,对高君雅绝对无可奈何,这才去找萧大人,我对他说,看不惯高君雅的手段为人,这次高君雅又要刺杀朝廷命官,请萧大人除之。

    本来这是冒险的手段,我也绝对没有说及和李大人的关系。他也不应承,更不拒绝,我当场以人头作保,希望萧大人出手……”

    李渊流出两行热泪,“弘基如此对我,让老夫今生何以报答?”

    刘弘基摇头道:“李大人,我说出这些绝非请功,而是因为我除了一颗脑袋,实在找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萧大人当下问了我计划,我如数告之。酒楼一事,我们只是做戏,可我跃上房梁之时,萧大人打来地酒杯碎片我是竭尽全力也不能闪躲,我知道高君雅的计谋,却不能杀他,实在也因为高君雅武功绝对不弱于我。可萧大人轻松杀之,由此可以认定,他要杀我,不用十招。”

    李渊眼皮又是跳,半晌才道:“好在他还肯助我,这里有弘基地功劳,吾儿玄霸在天之灵多半也在庇佑。”

    “萧大人为人不错,虽是将军,却颇有豪侠之气。我在太原城听说他威名赫赫,草原扬名,京都立功,千里单骑,力抗突厥,哪件事情都让我极为景仰和敬佩,这才敢冒险找他。他要是和高君雅相若,只怕今日死的就是李大人和我了。”刘弘基沉声道:“不过我却多少因为私心欺骗了他,不免有愧。此间事了,我再留此地也无意义,他武功如此高强,我这点功夫他不见得看得上,只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报答他今日的援手。”

    李渊沉吟良久才问,“弘基准备去哪里?”

    刘弘基苦笑道:“我也不清楚,我素来孑然一身,四海为家。”

    “那弘基不如留在太原帮我如何?”李渊试探问道。

    刘弘基半晌才道:“在下不喜束缚。”

    李渊也不勉强,只说等等,走进卧室,回来的时候拿个托盘,上面满是金银。

    “弘基救我一命,老夫无以为报,这些权当盘缠好了。”

    刘弘基并不拒绝,却只取了一锭银,“弘基却之不恭,李大人,山高水清,后会有期。”

    他倒是说走就走,李渊也不强留,只是等到回转房间的时候,莫名地叹息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采玉这丫头到底在哪里?萧布衣人长的不差,又有权利,武功高强,脑袋还活络。她怎么就不动心呢?”

    刘弘基出了李府,一时茫然,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只是走了不远,霍然转身,厉声喝道:“是谁鬼鬼樂樂,出来!”

    他手按剑柄。凝神向暗中望去,心中警惕。

    黑暗中走出一人,青衣不羁,嘴角带笑道:“刘弘基。别来无恙。”

    刘弘基放下握剑的手,诧异道:“原来是萧大人。”

    “不欢迎?”萧布衣问道。

    刘弘基苦笑道:“看来萧大人比我想像地还要聪明。”

    “我其实只是好奇,你不惜舍命也要扳倒高君雅,看起来又不像和他有仇。”萧布衣微笑道:“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是和李大人一起,这下水落石出。总算解了我最后一个疑惑。”

    刘弘基摇头,“萧大人。我并非和李大人一路,对付高君雅,只是我地主意,和李大人无关。我助李大人,只因为世民曾经救我一命。他父亲有难,我如何能袖手旁观。当日对萧大人所言绝非……”

    见到萧布衣的目光灼灼,刘弘基叹息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我毕竟还是对萧大人有所隐瞒,萧大人要是怪责,我也无话可说。”

    萧布衣笑笑,“我做事问心无愧,从不勉强。你欺瞒与否,不干我行事。再说这次来找你,并非要责怪于你。”

    刘弘基松了一口气,“那萧大人今日来?”

    “我来只是因为你要走。”萧布衣笑道。

    刘弘基半晌才道:“萧大人难道是来送我?”

    萧布衣点头道:“士为知己者死,刘兄为当年的恩情,不惜性命相报,我也是心下钦佩。这等侠义行径,我是素来敬佩。知道刘兄要走,只怕从此难再相见,只想过来说一句,后会有期。”

    刘弘基长舒一口气,眼中有了温暖之意,“得萧大人称呼声刘兄,我真的是诚惶诚恐,多谢萧大人相送,刘某就此别过。”

    他霍然转身,大踏步离去,只是走了几步,终于停了下来,扭头望过去,见到萧布衣还是站在那里,微笑相望。

    “不知道萧大人最近会去哪里?”

    “我要回转东都面圣。”萧布衣答道。

    “哦。”刘弘基点点头,“萧大人,我欠你一条命,我不会忘记。”

    他说完这句话后,已经没入黑暗,萧布衣凝望着他的背影,久久无言。

    “三弟,方生于正,圆生于奇。方所以矩其步,圆所以缀其旋……”

    “二哥,说简单些。”

    “哦。我的意思是,我创制地六花阵对外六阵是正兵,呈方形,里面军阵是奇兵,是为圆形。方用来确定战场的范围,圆是用连接各方的机动。”

    萧布衣点点头,已非当初的懵懂无知,“这么说用兵之将可以通过方圆来规划调动攻击范围,通过行军队列对军队收发自如。”

    李靖沉点头:“三弟你说地一点不错,虽说有制之军,无能之将,也不易败。可若是领军之将能将方圆熟记在心,步数固定,回旋整齐,虽是变化,却不容易混乱。要知道领军作战,和你孤身对敌看似不同,却也有相通之处。”

    “二哥此话何解?”萧布衣饶有兴趣。

    李靖微笑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普通人一掌拍出,如我这般,多半不如站起来运气击出有力,何解?”

    萧布衣对这个再清楚不过,“因为前者不过是手腕臂力综合,后面的方式却可结合腰腿甚至全身之力,自然要更强一些。若是内劲高手,内外结合,那力道却又比外家高手更胜一筹。”

    李靖点头道:“习武如此,用兵亦是如此。三弟,用军不在于你带兵多寡,而

    你能将多少兵将的力量集中发挥出来。就算十万之度,也是一根筷子般,一折就断。可你就算只有几百人,若能结合在一起,也能发挥出惊人的力量。以少胜多因素很多,但各个击破无疑是精髓所在。五阵图也好,八卦图也罢,就算我这六花阵,用意其实就和武功高手凝聚力道并无两样,你若是领军,只要能时刻保持阵法的流畅灵活,回旋整齐。就和武功高手出招般,招法鲜明,心中有底,制敌有何难事?”

    萧布衣若有所悟,苦苦思索,李靖却不再说。只让萧布衣自己体会。

    房门轻响了两下,李靖沉声道:“请进。”

    袁巧兮满脸通红地走进来,“李大哥,萧大哥。吃饭了,都在等着你们。”

    李靖点头站起,“布衣,吃饭吧。”

    萧布衣现在正在马邑李靖的家中,自从杀了高君雅,辞别刘弘基后。萧布衣带兵直奔马邑,离过年还有几天。萧布衣算计下路程,觉得还可以在马邑解决件事情。

    李靖已是早早地回转马邑,一方面是由于太原城并无大事,另外却因为要为萧布衣训练兵士。李靖带回马邑城数百右骁卫府的精兵,经过一段时日的调教。再告诉萧布衣领军指挥之法。

    二人练兵谈论兵法两不耽误,萧布衣几日来受益匪浅。

    从最简单的队列调度到指挥千军万马,从军队的基本常识到古今战役地讲解。萧布衣这才知道李靖用兵如神实乃厚积薄发所致,李靖看起来或是不聪明,可若是用军方面,少有不知。

    至于虬髯客却是飘忽不定,自从帮萧布衣从牢狱中救出毋工布后,就是少见人影,二人知道他地性格不羁,虽是关心,却少询问。

    李家现在倒是热闹非常,袁巧兮和裴蓓均在,袁岚亦是留守,以马邑为大本营,负责调度山寨的马匹卖出。

    袁岚是个精明地生意人,贩马一次后,信心大增,暗道虽自诩精明,可萧布衣贩马的眼光更是独到。雁门之围后,马匹需求大增,可突厥地路子突然截断,中原马匹遽然吃紧,如今养马可算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至于买马做什么,谁都心知肚明。

    李靖和萧布衣走出房间,李靖问道:“巧兮,那个李绩呢?”

    “他还在你的书房百~万\小!说,叫他吃饭也是不应,说先不吃了。”袁巧兮问道:“我再去叫他?”

    李靖摇头,“送给他一份饭就好,吃不吃随便他好了。”

    袁巧兮点头,突然掩嘴笑道:“李大哥,他真的是你徒弟?前几日我问他,李靖李绩,可是有亲戚关系,他说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是真的吗?”

    李靖脸上有了那么一刻黯然,喃喃道:“我失散多年地弟弟?”

    萧布衣咳嗽一声,岔开了话题,“巧兮,李绩是在开玩笑,他脑筋有点不正常,而且想拜师想疯了。”

    袁巧兮有些担忧道:“那要为他请个医生才好。”

    萧布衣想笑,看到李靖有些忧郁的脸,随口道:“巧兮,你很好。”

    袁巧兮得到萧布衣地夸奖,一时间神采飞扬,却没在留意李靖的黯然神伤。

    李绩当然就是徐世绩,他也一路跟随到了马邑,李靖并没有说收他为徒,他却对人自称是李靖的徒弟。因为徐世绩这个名头颇为响亮,他索性蓄了胡子,又简单的易容,自称李绩,袁巧兮见到他打扮的和大叔一样,问他是否和李靖是亲戚,他也就随口说是李靖地弟弟,袁巧兮虽然天真,可多少觉得不对。

    几人到了客厅,发现裴蓓,红拂女,袁岚还有孙少方都在等待,萧布衣有些歉然道:“害你们久等……”

    “三弟说这些见外的话做什么。”红拂女笑道:“快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我正想去热热。”

    红拂女也改变了不少,毕竟认识了萧布衣袁岚后,李家的生活多少有些改变,她最少不用整日为柴米算计,心境自然好了很多。一个人若是成天连几文钱都要考虑,不知道下顿饭哪里着落,再远大地志向也会抛在脑后。

    虽然李靖一直没有再升官,红拂女却是耐心等待,对萧布衣的态度早就不同往日。

    “我们在等你,其实也在等消息。”袁岚说的消息就是山寨方面,只是多少还是有些顾忌。

    除了萧布衣和李靖外,袁岚很少将重要的事情当着女人面说出,他实在不能相信红拂女的那张嘴。

    裴蓓却是夹了筷子饭菜放在萧布衣的碗中,微笑道:“布衣,吃饭。

    ”

    萧布衣端起饭碗,觉得颇为温馨,袁巧兮也学着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他碗中,害羞道:“萧大哥,吃菜。”

    裴蓓只是微笑,并没有抵触,萧布衣倍觉温馨,心道古代就是好。

    红拂女却给李靖夹菜,微笑道:“快吃吧,夫君,你好像有心事?”

    李靖不答,只是闷闷吃饭。

    孙少方和袁岚见到温馨的场景面面相觑,孙少方叹息一口气道:“找女人难,找个能为你夹菜的女人更难,找个能为你夹一辈子菜的女人,实在是难上加难。”突然发现饭碗多了菜肴,孙少方惊喜的望过去,见到袁岚微笑道:“少方,吃菜。”

    孙少方晕倒。

    萧布衣见到李靖沉默,突然对袁岚道:“袁兄,等消息是难,我一直也为此烦恼。我最近一直想找个最快的通讯方法,终于让我找到。”

    袁岚心中一动,喜道:“难道你找到了沐家?”

    李靖已经抬起头来,插嘴道:“通讯中方法各有利弊,烽烟虽快,消息不明,快马速度差强人意,可多有闪失,不知道三弟你有什么巧妙的方法?”

    萧布衣微笑道:“利用飞禽传信。”

    李靖愣了下,“飞禽?”

    他话音才落,门外突然间鸟鸣啾啾,一人手托白头翁走进来,大笑道:“萧大人,你让人找我何事?”

    萧布衣霍然站起,伸手拉住那人,含笑向众人道:“此人叫做白头翁,擅长训鸟之法,我就准备让他帮忙来建立我马业王国的空中驿站,你们觉得如何?”

    众人都是大喜,李靖握紧了饭碗,一言不发,红拂女却是霍然站起,怒声道:“你给我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