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二三节 死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人入黑暗之中,却不如兵士般慌乱惘然。

    年余来的勤修苦练,早让他目光敏锐过常人,他体内发生的变化翻天覆地,就算虬髯客看起来也不明白他何以进展如此神速。

    人在黑暗之中,萧布衣先闻到一股让人昏昏欲睡的烟味,见到百姓们立在原地,还在声嘶力竭,表情麻木的喊着弥勒出世,布衣称雄,僵尸一样,心头忍不住的升起阵阵寒意。

    他毕竟还是来自现代,对这种诡异现象虽是诧异,却是多少知道些原因。

    这些百姓多半是被集体催眠,催眠术虽在现代才有一些科学解释,但不意味着古代没有。

    相反,古代很多时候已将实践发展到很高的程度。

    比如说苗疆的蛊毒,如果用现代的观念来看,就是细菌在作怪,可当时研制蛊毒之人对细菌的繁衍控制技巧,有的时候就是现代医学家实验室中都是无法做到。

    古代跳大神之流,虽是迷信,可里面也多少掺杂着催眠术,暗示的法门,这才能使旁人不自觉的恍惚受骗。听说的人都认为可笑,觉得不可思议,却因为并未身临其境的缘故。

    催眠术对于环境的要求颇高,现在的弥勒出世,乌云蔽日,诡异的气氛,烟雾加上不停循环的语调都是形成一种独特的催眠环境,进而能对人的精神加以控制。只是这么多人同时被催眠,实在让萧布衣都觉得不可思议。

    转瞬觉得烟雾有些怪异,萧布衣屏住了呼吸,心下凛然。很显然。来敌算计的极为精准,就算是天气的原因都考虑到,天色一暗,以杨广地性情。当然要燃起篝火。篝火早就准备,却是少有兵士看守,这些人在篝火中加些药物做手脚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们燃烧药物来麻痹百姓的意志精神,等到大佛出世的时候,百姓那时候已经中毒颇深,这才能很快地造成一种催眠效果。

    至于大佛何以诡异的出现,尤其是嘴唇的蠕动,双眸的深邃等方面。萧布衣也不觉得奇怪,因为他是现代人,知道太多魔术的法门。大佛看似巨大,金光闪闪,能浮在空中。多半是充气中空而已。大佛金光闪闪让人敬畏,大佛嘴唇蠕动是加强暗示力,至于双眸深邃亦是这样的功效。

    一切前因后果想的明白,萧布衣去除了惊骇。却多了戒备,只是因为布局之人利用百姓盲从心理之法可以说是炉火纯青。要在短短的时间内造成诺大的声势,此人地能力运作实在是耸人听闻!

    只怕烟雾有毒,萧布衣运息四肢百骸,只觉得灵台清明,没有什么不适。多少有些放心。却还是不敢大意。

    他易筋之法练习已久,一呼一吸远较常人间隔要长。屏气望过去,见到黑暗中暗影重重,有十数人矮身向杨广的六合城接近。

    现在的情形很混乱,在萧布衣的眼中却是异常清晰,有人利用弥勒出世的震撼,对在场地百姓进行集体的催眠,进而制造混乱,至于意图,那还要观察结局才知。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是太平道的口号,可为什么加上一句布衣称雄,这明显是对他陷害,谁都知道以杨广多疑的心性,只凭这四个字,就可以让他萧布衣一无所有,甚至是亡命天涯。陷害他地人到底是谁?

    很多兵士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甚至开始双目涣散,嘴唇喃喃自语,就要加入百姓喊叫的行列。这种催眠和精神力有极大地关系,意志力薄弱的已经抵抗不住。

    当的一声大响,六合城中突然传来钟磬之声,清脆鸣响,诡异环境中让人心安。

    一人高声喝道:“护驾。”

    有些沉沦的兵卫清醒过来,纷纷聚集起来护驾。枪车辕车迅疾的靠拢一起,已经将六合城团团围住。

    嚓地一声响,枪车上瞬间冒出无数地枪头,黑暗中闪着青色的光芒,豪猪遇敌般地怒视前方。

    铮铮铁鸣声中,辕车却是弹出无数的铁蒺藜,遍布的和刺猬一样。六合城外围很快布置出层层的防御,让人轻易不能上前。所有的兵士都是缩在辕车枪车内侧,借着枪车辕车的威势,抵抗将要到来的袭击。

    萧布衣见到六合城外围防备森然,缝隙都没有一条,合拢的堪称天衣无缝,心道敌方多半不易得手。自己都有点不敢轻易冲上去护驾,因为这时候的上前很容易被误解成袭驾。

    他终于发现现在是进退两难,难以抉择。

    这些人见到这种声势,会不会舍命冲击?萧布衣想到这里,发现杨广的身边突然多出一人,用手掩嘴,微微的咳,方才那声号令就是她发出。萧布衣听到钟磬声响,见到裴茗翠走出来,已然知道,有裴茗翠在,想要撤离都不见得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是一场博弈,这也是陷阱,只是最后活着出来的会是谁?

    金色大佛却已经换了蛊惑之言,却只有更惊心动魄,“杀了杨广,另立明君!”

    声音一遍遍的重复,最前的十数人霍然站起,已经向杨广的方向冲了过去。迷惘的百姓也跟着念道,“杀了杨广,另立明君。”

    百姓入魔的时候,见到前方突然划出一道闪电,六合城就在前方不远,杨广若隐若现,再加上有人的指引,蜂拥的向前涌去,全然没有注意枪戟突兀而出的危险。

    萧布衣暗自心惊,知道幕后之人开始策动百姓袭驾,可这些人无疑是自取灭亡。

    刷刷的脚步声响,黑暗中和幽魂仿佛。百姓迅即的靠近六合城,就在要撞击的那一刻,地面颤动起来,蓬蓬地数声大响。火光四耀,无数冰屑空中飞舞,枪车辕车刹那间立足不稳,已经东倒西歪,现出了裂痕。

    萧布衣目结舌,转瞬耸然动容,这才想起所有的人都是处于洛河之上,冰下居然还有文章。袭击之人考虑的不止催眠,竟然在冰中埋下易燃易爆的东西。虽然比不上他那时火药地威力,可突如其来的爆炸也是威力不小。

    可如果要把易爆之物埋在冰下,那并非容易的事情,难道是在冰冻之前就已经埋下,可如何引爆。那就是连萧布衣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这些人算计的实在是丝丝入扣,难道仅仅是想要诬陷他萧布衣,还是想趁此杀了杨广?

    想到这里的萧布衣再也按捺不住,长身冲了过去。六合城外围已破,杨广。裴茗翠和众大臣危矣!

    枪车辕车散列,被震的东倒西歪,再不是天衣无缝,十数人见到六合城外围防御出现缝隙,霍然冲入。齐声高喝道:“杀了杨广。另立明君。”

    辕车后的兵士,没想到这种变化。也被震的东倒西歪跌坐在地上,可见到敌人冲来,奋力站起,长矛短刀地刺砍过来,转瞬和来袭之敌陷入肉搏之中。

    只是带头十数人武功颇高,兵士虽是杨广身边的护卫,训练有素,却也抵挡不住。

    十数人并不恋战,纷纷窜高伏低,有的苍鹰般跃起,有的却是身形扭转,蛇一般的弯曲,硬生生地从护卫身边挤过去,刀枪擦身而过,不过相差分毫的距离。

    兵卫刀枪走空,只见到十数人倏然到了身后,都是心中大寒,却也以为自己的眼花,才想反身阻挡,百姓却已经蜂拥而至,虽是手无寸铁,却是搂住了兵士,任由刀剑砍在身上。有的只是死命搂住兵卫,有地却是用嘴去咬,一时间惨叫怒吼,咔嚓噗嗤之声不绝,直如到了人间地狱。

    兵卫见到这些百姓入魔一样,悍然不畏死,却都是砍的手都有些发软,连连地倒退。

    他们只觉得面对的并非活人,而是与僵尸搏斗。

    那面的十数人却已经冲上了六合城!

    后面接踵而至的就是疯狂的百姓,在幕后之人地策划下,杨广固若金汤地六合城居然不堪一击,很快的被攻破了第一层防线。

    不过也只是攻破了第一层防线!

    六合城上陈宣华已被惊骇地不能动弹,只是依偎在杨广怀中,杨广却是龙椅上屹然不动。

    群臣战栗,见到圣上不动,也只能硬着头皮护卫在杨广身前,可站在最前之人却是裴茗翠!

    见到十数人冲前,身后跟着如潮的百姓,裴茗翠眼中露出残忍之色,喃喃念道:“跳梁群丑,也争光辉?”

    十数人才冲上前几步,遽然间脚下被绊,差点摔倒。六合城陡然又发生变化,咯吱之声不绝,排排机弩在裴茗翠前方霍然浮出,咯的一声响后,铺天盖地的弩箭已经向前方怒射而去。

    阻敌的武器是辕车和枪车,杀敌的利器却是六合城上的机弩短箭!

    所有的机弩早就装置弩箭,只要触动绳索,弩箭就会触发旋转,向触动的方向发射,甚至不需要人来操作。

    这些弩箭早就蓄势发力,霍然穿射而出,威力洞天。

    除了弩箭之外,数百小箭也是夹杂在各方向射出,瞬间四面八方都是笼罩在阻击范围之内,眼看十数人不能幸免。

    十数人却是早有准备般,蓦地伏地前窜,几乎贴着地面冲了出去,所有弩箭都从他们头顶劲射而出,疾入后面的人群。

    刹那间闷哼连连,鲜血爆溢,无数百姓被弩箭洞穿,血花翻涌,有如惊涛撕裂,陡然涌向半空,喷洒下来,血迹斑斑。

    十数人手腕翻动,或刀或剑,闪出光芒阵阵。伏地躲过劲弩,挥动兵刃崩飞了四面八方射来的小箭。等到了浮弩之后,居然只伤了几人。

    裴茗翠见到十数人武功极强,竟然能躲开弩箭,不由也是变了脸色。

    大隋天子当然要重重防护。以防旁人刺杀。六合城建造的就是为了维护圣驾,是由监造东都的名匠宇文恺亲手设计,可谓机关重重。

    枪车辕车,劲弩弋箭都是为了对敌所用,设计地精巧绝伦,少有闪失。若遇到袭驾,数千人过来一时间也是无可奈何,可城中的机关本是机密,少有使用。这些刺客所有的一系列手段都是为了接近杨广。有条不紊,躲避弩箭又是极为训练有序,看起来竟然早知道了这道机关,这又是谁话于他们知?

    裴茗翠虽惊,却不慌张。只是退后一步,低声道:“锥!”

    十数人躲避开弩箭,才是翻身跃起冲出,为首一人突然厉喝道:“小心脚下。”

    两人冲的最快。惨叫一声,已经被脚下突如其来地钢锥刺穿了脚面。

    钢锥无声无息涌出。又是在黑暗之中,来袭之人并未察觉,硬生生的踩上去,被钢锥贯穿脚底,忍不住的惨叫。

    其余之人都是凌空跃起。齐向裴茗翠的方向跃过去。心道她立足的地方当没有钢锥。六合城上甚是黑暗,霍然冒出的钢锥不知分布在哪里。让刺客忍不住的心寒。

    裴茗翠脚下倒是没有钢锥,身前却是闪出了十数个影子般的人,手腕急震,抖出寒光数点,一捉一的向刺客杀了过去。

    影子般地人物无一例外的手持软剑,蚕丝般搅住敌手的武器。双方用力,影子般的人物却是抬起左臂,握拳对准空中之人。

    咯咯咯响声不绝于耳,影子们袖口无不例外的射出短弩,刺客们没有想到对方算计地如此准确,饶是武功非凡,也是纷纷中招。

    空中闷哼连连,大多数刺客都被弩箭射中,掉下半空,手脚一阵抽搐,转瞬毙命。弩箭射中或许并不致命,可弩箭上的剧毒却让刺客没有反应之时就被毒毙。

    十数人的刺客气势汹汹,虽是连躲数道机关,可这次却是受到重创,转眼之间,只剩下不到两三人。

    为首之人目光暴寒,厉吼一声,空中倒翻而出。除他之外,还有一人不但躲过了软剑和弩箭,还有闲暇一脚踢出去,正中一个影子的背后。

    他出脚极为古怪,反腿踢出,竟然能到了敌手身后,影子不及防备,噗通摔倒在钢锥之上,不及惨叫已经了账。那人纵身后退,点在影子地身上,再次凌空跃起。

    二人跃到空中,众影子不等裴茗翠吩咐,齐齐的抬臂向空中射过去,心道刺客用力正老,这下绝对没有不中地道理。错,现出两个半圆模样的东西,咔嚓声响,已经合成一面盾牌,遮挡住要害,盾牌不小,也不知道他如何藏在身上。

    盾牌边缘极为锐利,寒光闪烁,竟是攻守兼备的利器。

    他空中一缩,将弩箭尽数挡下,落地之时,却是做了一件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他竟然将盾牌向空中扔了过去,急声喊道:“去!”

    盾牌空中回旋闪转,已向杨广的方向斩去,最后一名刺客轻啸一声,空中如鹰击长空,落到了盾牌之上,飘然若羽,凌空向杨广飞去。

    这一下出乎裴茗翠地意料,也出乎太多人地意料,裴茗翠顾不得再拦眼下的刺客,高声喊道:“保护圣上。”

    那人凌空而去,迅疾如风,所有地机关都是来不及用上。

    杨广身前还有十数名护卫,见到刺客杀来,齐齐的一声喊,拦到杨广身前,长枪向空中戳去。

    盾牌上那人蓦地出手,手中长剑掷出,惊虹电闪的劲刺杨广,早有护卫挡在杨广之前,重重叠叠。

    嗤的一声响,长剑连穿三人,终于力尽,插到第四名禁卫胸口,直没剑柄。他这投掷劲道之猛,更胜硬弩。其余护卫却是得到闲暇,长枪击中刺客脚下的盾牌,当的大响。盾牌掉落地上。

    那人空中翻腕背后抓去,陡然间一道闪电般的光芒射了出来,已将黑夜中劈出一条路来,光闪之处。众禁卫枪断刀折人头落。

    十数禁卫居然挡不住那人地一击!

    裴茗翠远远望见,心惊胆寒,才知道所有的计谋都是为了掩护这个绝世高手的惊天一击!

    那人手中青光闪烁,不过是柄长剑,只是一击之下,让天下动容。

    十数名刺客不过掩护这人杀到,为首之人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裴茗翠千算万算,却算不到刺客当中居然有个绝顶高手!

    众禁卫四散倒去。

    那人凌空再跃,人如虹,剑如电的向杨广刺去,轻叱道:“昏君受死!”

    杨广终于变了脸色,不等反应。长剑已经到了胸口,看起来就算全天下地兵卫都是无法保全他的性命!

    “圣上小心。”

    一人猛推了杨广一把,将他推到旁侧,却把自己凑到了剑锋之上!嗤的一声轻响。宝剑几乎没有凝滞的刺穿了那柔软的身躯,鲜血迸出。

    鲜血迸出却是让六合城上一切为之凝固。所有的人都是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幕,杨广却是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宣华!”

    为杨广挡住来袭之剑的竟然是陈宣华,裴茗翠远远见到,手足冰冷。几乎失去了思维。

    这怎么可能。陈宣华来此就是为了断送大隋地江山,她为什么会连性命都不要?

    虽是隔的还远。可裴茗翠却见到这一剑刺入了陈宣华的左胸,正是心脏所在,当会一剑致命。

    陈宣华推开杨广,凤冠落地,脸上的幂罗也跟着掉到地上,露出凄然苍白的一张脸。刺客一剑刺出后,浑身大震,双眸难以置信地望在陈宣华的脸上,居然忘了追杀杨广。

    刺客亦是纱巾罩面,只露出一双眼眸,深邃有如古井,不起波澜。见到陈宣华面容的那一刹,刺客眼中露出惊骇欲绝之色,怔立片刻,抑或良久,只听到崩的大响,眼前寒光闪现。

    刺客抽剑挥去,只听到擦地一声响,射到面前的弩箭全被斩成两截掉落在地。

    杨广扑过去搂住陈宣华前,却是按了龙椅上最后一道自卫地机关。

    这些弩箭射出颇为突然,可刺客剑术极为高明,间不容发的功夫劈落袭来的弩箭,群臣早就骇的不能动弹,都是想到,天底下竟然有如此高明的剑术,如此锐利地宝剑?

    谁都看出,刺客功夫固然高明,可手上持地也是把削铁如泥的绝世宝剑。

    “杀了杨广。”远方传来一声怒吼。

    刺客听到同伴提醒,再不犹豫,长剑斩落,虽是震惊之下,亦是雷霆之击。

    普天下绝不能有人再挡住他地第二剑!

    一刀及时伸来,架住了刺客雷霆般的怒击。刺客手臂巨震,只觉得对方力道大出奇,眼前寒光闪动,顾不得再杀杨广,已经挡了对面砍来的三刀。

    刺客心中凛然,来人手中也是宝刀,不然自己的宝剑不会斩不断敌刀。来人亦是个高手,三刀砍来,瞬间封死四面八方,虽不快捷,势大力沉,却是逼自己不得不挡!

    刺客想到这里的时候,抬眼望去,心头又是一震,果然是他!

    三刀过后,刺客已然被逼退两步,陡然间轻啸一声,长剑劲取来人胸口,毒蛇出洞般。

    来人脸色微变,脚步倒错,又是砍出三刀。

    当当当的三刀都是砍在那剑之上,来人也是退后两步,心中错愕。他三刀逼退了对手两步,可对手一剑就夺回了劣势,武功之高,除了虬髯客外,竟是他前所未见。

    刺客不再出手,只是凝望萧布衣,双眉蹙起,他知道这是个难缠的对手,他没有信心几招之内将此人击退,可是他再没有多少时间。

    裴茗翠大喜,只来得及说声,“萧将军小心!”

    萧布衣终于及时赶到,拦截住刺客的致命一剑。

    只凭这几刀,他不但化解了刺客的攻势,还是化解了布衣称雄四个字的危机。他也是震惊刺客的惊天怒剑,却更诧异陈宣华的舍命相救。

    陈宣华这一挡,意欲何为?

    终于有闲暇望了眼前方的刺客,发现他黑白分明,有如点漆的双眸,萧布衣长吁一口气,已然认出来他就是酒楼上遇到的那个女子。

    他也从未想到过,只花两文钱吃碗米饭的女子居然是个绝顶高手!

    影子纷纷涌来,远方却是一声嘶吼,“走!”

    刺客为首之人早就当先没入黑暗之中,刺客长剑在手,最后望了萧布衣一眼,凌空跃起,已向外围杀去。众影子见到她的神威,却还是硬着头皮抵挡,软剑弩箭纷纷袭来。刺客长剑一圈,所有的袭击化为乌有。两人已是手捂咽喉倒了下去,闪出一条路来。

    刺客人是从容,在众人环围之下轻松的杀出重围,没入黑暗之前,扭头回望,却不是望向萧布衣,而是软倒在杨广怀中的陈宣华!

    她手中的宝剑青光闪动,映照她的双眸,满是疑惑。

    裴茗翠终于赶到,恨恨的一跺脚,远方的大佛好像听到她的愤怒,砰的一声大响,半空中炸的粉碎,消失不见。

    金色大佛消失,浓烟也是慢慢散尽,乌云虽在当头,可毕竟少了很多凄迷诡异之意,兵甲铿锵,援兵望着六合城的惨烈,满是惘然和不安,还是不能相信方才盏茶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

    惊变倏然来到,蓦地消解,让人实在无法想像。

    裴茗翠的一颗心却如在冰窖之中,望向杨广,只见到他脸上刻着悲伤,正在嘶声叫着,“去找御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