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二九节 埋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偃师顺洛水而下,不日就可到达洛口仓,洛口仓又名兴洛仓,位于巩县东。

    洛口仓地理位置极为扼要,自洛水逆流而上,可直到东都,自黄河逆水而上,可到潼关和大隋西京。顺流可达山东入海口,还和大运河沟通,南北通达。

    大隋将江南运来的粮食囤积此处,可确保两都粮草无忧。

    因洛口仓是为天下第一粮仓,素来都有重兵把手,仓城平日里守卫兵士都有数千人之多。

    再加上洛口仓东近虎牢,西接偃师,两城都是城高墙厚,兵精粮足,成犄角之势护卫洛口仓,倒少有盗匪敢来。

    当然,打洛口仓主意的并不在少数,只可惜有心无力。

    萧布衣行军在洛口仓停整一日,补充粮草后,继续前行。

    自偃师再次出军后,三军的散漫不羁已经少了很多,萧布衣斩了卫府兵士宋猛,钱贵,杖责偏将狄宏远的消息早就在三军传来,众人无不凛然。

    本来这些卫府的精兵都是朝中供养,和普通的府兵又有不同,很有些傲慢的习气,平时倨傲挑衅也是常事,本以为跟着萧将军去剿匪,无非就是游山玩水,可现在才发现,事情绝非那么简单。

    可让兵士最头痛的却不是萧布衣,而是魏征。

    自从魏征做了监军后,对兵士的要求几乎称的上苛刻。当然苛刻都是相对而言,军规在魏征看来,是再寻常不过,套用在这些兵士的身上,却成了桎梏,不免叫苦连天。

    不过魏征铁面无私,毫无情面可言。再说对于这些卫府的兵士来说,魏征完全是陌生的脸孔,也没有什么人情可讲。

    萧布衣对魏征也不褒扬,更不贬低,只是听从魏征的禀告。逐一查明核对,确认无误后,严惩不贷。

    魏征见到萧布衣绝不徇私舞弊,包庇手下,就算对内军亦是一视同仁,不由治军信心大增,觉得有了用武之地。不过他只是处事公正,绝不飞扬跋扈,被处罚之人虽是腹诽,可见到旁人也是如此。少了很多怨怼,旁人见地心惊,自然收敛了很多恶习气。

    如此一来。萧布衣多了个得力的治军帮手,却省了一堆麻烦,从偃师行到了洛口仓,队伍纪律严明,比起出东都之时已经好了很多。

    萧布衣暗自得意,心道自己或许没有掌握领军的要诀,却已经掌握了当领导的窍门,不会做事不要紧。有手下会做事就好。魏征虽然脾气臭些,性格倔强些,对他从不溜须拍马。总像欠账不还,可萧布衣知道他有能力,能帮自己做事,这些足矣。

    众兄弟包括孙少方都对萧布衣佩服的五体投地,心道这个老大武功好也就算了。偏偏还有识人之明。随便找个偃师地书记来治军,居然井井有条。徐世绩见了也是钦佩。他一直追随萧布衣左右,留心观察,才发现他的表现实在让人吃惊。他做事看起来散漫不羁,可往往未雨绸缪,处事少有纰漏。他行军不紧不慢,不急不躁,或许领军能力还是远远不及李靖,可这两万精锐此行到了瓦岗,只怕翟让等人决计抵挡不住。

    翟让对徐世绩有恩,他虽被翟弘气走,可对瓦岗毕竟还有感情,想着翟让若是死在萧布衣的手上,难免不安,昼夜只是要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萧布衣大军出了洛口仓,径直取道虎牢。

    虎牢高大巍峨,城固墙厚,出虎牢关后就是荥阳,过运河原武后就是翟让等人所在的瓦岗。

    虎牢的城守为虎贲郎将裴仁基,却是裴行俨的父亲,归征讨大将军张须陀统领,镇守要塞重镇。

    裴仁基见到儿子跟随萧布衣过来的时候,大为诧异,趁旁人不注意之时,拉儿子到一旁,低声问道:“行俨,你怎么会和萧将军一起?”

    听到儿子讲完前因后果,裴仁基皱眉道:“行俨,你怎么不了解为父的苦心。”

    “爹,我知道你用心良苦。”裴行俨沉声道:“可男儿习武,当扬名疆场,立功取业,马革裹尸在所不惜,你让我跟随庞将军镇守偃师,固然性命无忧,可孩儿心中并不快活。”

    裴仁基叹息口气,“吾儿志向远大是好事,可你要知道,如今根基不改,盗匪绝难根除,你就算如张将军般东征西讨又能如何,还不是徒劳无功,甚至有性命之忧?”

    裴行俨摇头道:“爹此言差异,张将军虽难除尽匪盗,可立下了一世威名,万人敬仰。若是草芥般苟活一世,就算善终又有什么意义?”

    裴仁基望了儿子半晌,这才叹息道:“为父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好自为之。”

    萧布衣虽是行军缓慢,可到了虎牢后,尉迟恭还没有赶到,张须陀那路人马也没有消息,众将都问萧布衣计将安出,萧布衣寻思半晌,下达命令道:“诸军虎牢城外安营扎寨,等待时机。”安。

    裴蕴,虞世基,苏威等大臣均在,卫文升当先禀告道:“圣上,虎牢军情回转,萧将军已经行军到了虎牢,按兵不动,说是等待时机,张将军和尉迟恭两面均还没有消息回转。”

    杨广对于萧布衣东征并不在意,只是嗯了声,心不在焉。苏威却是上前道:“圣上,老臣倒觉得征伐盗匪一事并非刻不容缓,安抚百姓,专事生产才是根本之道。”

    杨广烦躁道:“安抚安抚,你整日就知道劝朕来安抚,可谁来安抚朕?朕一再免除赋税,难道对那些刁民安抚的还不够?”

    苏威暗自皱眉,“圣上。往日盗匪只听说在长白山出没,如今却已近了汜水,各地租赋丁役日渐稀少,这说明盗匪多是平日种田地百姓……”

    “够了。”杨广怒拍桌案道:“他们敢反,难道以为朕不敢杀吗?退下!”

    苏威颤巍巍的退后。暗自摇头。裴蕴,虞世基都是惊凛,不敢多言。杨广在假陈宣华死后三个月,悲痛欲绝。可在又想出陈宣华再次还阳之后,杨广着实振奋了几日,可也就是振奋了几日。萧布衣带军出东都后,杨广等陈宣华的消息渐渐烦躁,又恢复到往常暴戾地性格。

    见到苏威摇头,杨广怒喝道:“你摇头做什么,可是觉得朕说的不对?”

    苏威不等回答。宇文述匆匆忙忙从殿外走来,杨广暂时放过苏威,从龙椅上站起。紧张问道:“宇文爱卿,事情办地如何,两位道长可找到关键之人?”

    宇文述擦了把汗水,气喘吁吁道:“圣上,找到了。”

    众人都是怔住,以往宇文述都是说什么尽力而为,不过是拖延之计,哪里想到他竟然找到替陈宣华还阳之人。裴蕴,虞世基都是冷眼旁观,不知道宇文述这次又有什么名堂。

    杨广大喜。疾走几步握住宇文述的手道:“在哪里?”

    宇文述望了群臣,欲言又止。杨广这刻无比明白,挥手道:“你们都退下。”

    苏威等人退出厚德殿,宇文述这才说道:“桓道长在东都遍寻许久,才发现有一人勉强符合所算的命格。可却还差一样。”

    杨广皱眉道:“你有话径直说好了。只要朕能做到,不会拒绝。”

    宇文述脸露为难之色。“不如圣上让两道长前来叙述,更为明白些。”

    杨广许诺,片刻的功夫,两个道人入殿,左手的年纪不小,鹤发童颜,右手地不过而立之年,神色和蔼,举止从容。

    二人都是道人打扮,仙风道骨,让人一见,觉得颇有出尘之意。

    杨广望着年长地道长问,“桓道长,朕听宇文将军说,你已经找到所需之人?”

    桓道长做个稽手施礼道:“启禀圣上,贫道和徐道长算了七天七夜,这才算出此人应在宇文将军的身上。”

    杨广愕然,转瞬又握住宇文述的手,哈哈笑道:“既然如此,还等什么,莫非宇文爱卿不想帮朕吗?”

    宇文述只能道:“圣上,你且听桓道长说完,若是需要老臣地话,老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就算舍了性命又能如何?可事情绝非那么简单。”

    杨广热情遽减,忐忑道:“那还需要什么?上次袁道长算命还阳,好像也不麻烦。”

    他忽冷忽热的表情让旁边姓徐的道人看去,眼中闪过不易觉察的嘲弄。

    桓道长却道:“圣上,还请这位徐道长为你解释。”

    徐道长正色道:“上次袁道长所算的不差,做法也是好地,可却忽略了一点,导致阳气不足,这才折损了陈夫人地命数。陈夫人这次香消玉损,却和做法简略大有关系。”

    杨广听他说的也有道理,喃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宣华只和我相聚数月就是分离,这难道也是命吗?”

    徐道长点头道:“圣上,地确如此。所以我说这次绝不能仓促行事,二次还阳远比第一次要艰难很多,若是陈夫人再次殒命,那就大罗神仙都是无法挽救。”

    “徐道长所言极是,可到底如何去做呢?”杨广头一次不耻下问。

    徐道长说道:“我和桓道长商议良久,可能这次要耗时良久,绝非一朝一日之功,还请圣上要有耐心。”

    杨广皱眉道:“需要多久,难道要三年五载不成?”

    徐道长摇头道:“那倒不用,如果圣上按我等地方法去做,年底就能大功告成。”

    杨广终于有了点笑容,“年底朕还等得,徐道长可把需做的一切详细话于朕知。”

    徐道长轻咳一声道:“这个方法其实也不算难,就是需要圣上乘龙舟亲下江南,给陈夫人埋骨之地带去充足的龙阳之气,然后再需圣上留在江南。阳气十足,量魑魅魍魉不敢骚扰,那时贫道把所需做的一切再详细和圣上说说,守到年底时分,陈夫人定然再次还阳。出现在圣上的面前。”

    宇文述听到这里脸色微变,杨广却是不虞其他,只是喃喃道:“要朕前往江南?好,朕马上就去江南!”他们上轿回转宇文府邸。

    一路上三人都是沉默,可等到就三人独处的时候,宇文述已经迫不及待地问,“徐道长。你怎么说年底就可还阳,到时候我上哪里找个陈宣华进献给圣上?”

    徐道长叹息道:“宇文将军少安毋躁,你若是信我之言。就不应有疑,若有疑心的话,不如你另请高明好了。”

    宇文述一把拉住了徐道长,尴尬道:“徐道长计将安出,还请告诉老夫,也不必让老夫日夜担忧害怕。”

    徐道长却是伏在宇文述耳边说了几句,宇文述多少半信半疑,“徐道长说地可是真的?”

    徐道长微笑道:“宇文将军。你我一条船上的人,船翻了彼此都没有好处,是应坦诚相对才是。”

    宇文述点头道:“你说地也是。不过两位道长,你们也会和圣上一块下江南,对不对?”

    徐,桓两位道人点头,“那是自然。”

    等到两道人离开。宇文述吩咐手下跟着。勿要让这二人出了东都城。

    他终于发现自己作茧自缚,陈宣华送上门来的时候。他谋算了很久,也没有发觉哪里对自己不利,这才进献给圣上,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宣华竟然死了。如今杨广思念陈宣华要发狂,他也被杨广逼的跳河的念头都有,虽总觉得徐,桓二人不见得能成,可死马当作活马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徐道长出了宇文府邸,回转到了道训坊。

    这里道人都是神出鬼没,坊中烟雾弥漫,上次失火烧死了安伽陀,这些道人却是不以为意,反倒变本加厉,搞的鬼气森森,乌烟瘴气。

    徐道长回转自己居住所在,虽是宽敞,只是陈设却也简单,推开门地时候笑道:“一人饮酒有何乐趣,蒲山公,我陪你喝上一杯。”

    喝酒那人额锐角方,一双眸子黑白分明,看似蔑视天下苍生,听到徐道长问话,抬头笑道:“洪客,你地胆量之豪,也是少见。”

    喝酒那人赫然就是蒲山公李密!

    徐洪客微笑道:“若说胆气之豪,哪个比得上蒲山公,如今天下都在寻你,哪里知道你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东都?”

    李密笑笑,笑容却有了落寞,“事情办地如何?”

    徐洪客坐下来,“按照我们的计划,大有成功地希望。我借还阳一事哄骗昏君杨广,劝他南下,再拖他个一年半载,依照目前大隋的形势,杨广若不坐镇东都,天下不日定会大乱,那时蒲山公义旗高举,想必定能大有作为。”

    李密举杯笑道:“倒没有想到昏君如此好骗,杨广虽是志大才疏,可毕竟还有些头脑,这等容易中计也是意料之外。”

    徐洪客和他对饮一杯,却大是摇头,“蒲山公此言差矣,这机会实在难等,我们等了数年才算等到,能够抓住怎会不成?如今杨广连受打击,早被磨去棱角锐气,意志消沉,不思朝政,这才只把希望寄托在陈宣华身上。若是早几年如此做法,多半早被他砍了脑袋。可要想骗他,裴茗翠在他身边也是难办。如今裴茗翠走掉,我才敢放手施为,不然倒也不敢在东都出现。此女机智聪颖实在出类拔萃,我们的把戏骗得过杨广那个昏君,骗得过宇文述那个佞臣,却绝对骗不过裴茗翠。”

    他说地肯定,也有丝丝怅然,李密却是笑道:“她就算机智聪颖又能如何,还不是心灰意懒的出了东都?这世上最厉害不是武功,而是在于头脑时机,裴茗翠妄想逆天行事。最终只会落得黯然神伤。杨广手下能人无数,他却自毁长城,听不进手下意见,江山倒坍,怨得谁来?”

    徐洪客点头叹息。喝了口酒才道:“蒲山公,依杨广的痴心,我想不一日就会下江南,中原无主,想必大乱,却不知道蒲山公下步有何打算?”

    李密微笑道:“只等杨广南下,那就是我等大展拳脚的时候。瓦岗在中原颇有威望,我倒是想去看看。”

    徐洪客点头,“蒲山公,我只怕翟让气量狭小。容不得你。”

    李密笑道:“我自有打算。”

    徐洪客也不多问,二人又是对饮几杯,李密突然问道:“你觉得萧布衣此子如何?”

    徐洪客沉吟半晌才道:“深不可测。”

    李密双眉一扬。“连你也看不出他的深浅?”

    徐洪客摇头道:“蒲山公,他日天下大乱,你若是逐鹿中原,能和你对抗之人没有几个,可萧布衣若是不死,绝对是你的心腹大患。当初我在马邑见过他一面,那时候地他,怎么说呢。实在算不上什么。裴茗翠为他出头出金,对他极为拉拢,可不但我看走了眼。我想就算裴茗翠都想不到,短短的年余功夫,萧布衣已经权利滔天。此子最厉害之处亦是隐忍,和蒲山公般,没有任何人能猜透他到底想着什么。他做事向来中规中矩。就算前段日子地惊天预言也能无声无息的化解,绝非简单的人物。”

    “惊天预言?”李密握紧了手中地酒杯。“可是弥勒出世,布衣称雄吗?”

    徐洪客点头,犹豫道:“蒲山公,现在谁都说洛水袭驾乃太平道所为,太平道为萧布衣造势,莫非天机真的应在萧布衣的身上?”

    李密手掌一握,咔嚓声响,酒杯化作齑粉,可见他手掌之力。

    “天机?什么是天机?若是真有天机,若是真的知晓天机,太平道为何数百年从未发扬光大,反倒日渐式微,连五斗米,茅山宗都能踩到他们头上,依我看来,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徐洪客苦笑道:“蒲山公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萧布衣如今锋芒毕露是不争地事实,他和张须陀两人都是不弱,听说如今萧布衣出兵剿匪,若是和张须陀合在一处,我只怕蒲山公不好相与。”

    李密松开手掌,任由酒水杯子地粉末滑落,情绪却已经平稳下来。

    “要败他们二人,又有何难?”

    徐洪客悚然动容,“还不知蒲山公有何良策?萧布衣当初以数千之人大破历山飞十数万之众,蒲山公莫要轻敌。”

    李密哂然道:“萧布衣根基在于杨广,权利也在杨广,裴茗翠在其中起了制衡作用,如今裴茗翠一走,萧布衣在杨广心目中地位并非那么可靠。杨广素来多疑,对布衣称雄四个字岂能等闲视之,只要你我在东都城散布谣言,我想不几日杨广就会起了疑心。张须陀,萧布衣分兵作战倒难对付,要是合在一处,一山难容二虎,我只怕杨广疑心病发作,很快会让张须陀铲除了萧布衣!萧布衣也绝非坐以待毙之人,二虎相斗,必有一伤,到时候我们出手,再斗他们何难?”

    徐洪客默然半晌,“蒲山公见微知著,果然不凡,只是张须陀颇有才干,再加上武功奇高,胜出的只怕是他,你可有了对付他地方法?”

    “现在还不知剩下的是谁,多想也是无用。”李密嘴角露出狡黠地笑,长身而起,拍拍徐洪客的肩头,“洪客,东都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有朝一日,我若是得了天下,当与你共享。”徐洪客摇头道:“我不敢说什么分享天下,只求蒲山公弘扬我教道法即可。”

    李密点头要走,徐洪客追问道:“蒲山公要去何处?”李密微笑道:“我这就去找翟让,希望他还不至于被萧布衣打地屁滚尿流!”

    一条从金堤关通往东郡的官道上,车行粼粼。

    数百兵士盔甲鲜明,押着几十辆大车向东郡的方向行进,大车上满满当当,虽是黑布蒙着,可谁都知道里面是好东西。

    如今已过初夏,黄河之水欢快的流淌,官路旁的蒿草也和发了狂般的疯长,微风吹拂,碧涛般荡漾,却不知道碧涛下到底藏了多少洪荒怪兽。

    官道也不是一马平川,地形崎岖起伏,马鸣萧萧中,押运辎重的兵士已经入了一道峡谷。

    峡谷两侧壁立千仞,对峙而出,地形颇为险恶。

    官兵只是前行,慢慢的入了谷口,为首地将领手中横槊,威风八面,带着几十骑前方开道,后面兵士护着辎重,小心翼翼。

    “翟当家,要不要抢?”一人望着入谷的辎重,咽了下口水,那人尖嘴猴腮,却是贾雄。他问的人就是山寨地二当家翟

    翟弘摸了把脑袋,这是他最近一年来养成的习惯,因为每次打劫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萧布衣那把亮闪闪的单刀,而且感觉后脑勺有些发凉。

    “当然抢,他们不过数百人,我们的人有近千,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里,不抢就是乌龟王八蛋!”

    “可单大哥没来,官兵中若有硬茬子,我只怕我们不好对付。”贾雄喏喏道。

    翟弘冷哼一声,“单雄信因为我逼走了徐世绩,一直对我不满,我也早看他不顺眼,贾雄,你跟我还是跟他?”

    “当然是跟着二当家走。”贾雄陪上笑脸。

    翟弘冷笑道:“我就让单雄信,王伯当那帮人都看看,没有他们,我翟弘也是一条好汉。放石!”

    随着他一声大喝,半山腰地大石轰轰隆隆地向山下滚去,尘土飞扬中,翟弘霍然站起,手中单刀扬起,阳光一耀,满是豪情,“兄弟们,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