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三二节 失之交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持弓背阳而立,让人看不清面容,阳光耀到他身上的甲胄,泛起淡淡金光,将他整个人笼罩在金色的光环之中,让人更生敬畏。

    屹立在黑风岭羊肠小路上,山风阵阵,他却如山石般盘亘,若非衣袂飘飘,翟让几乎以为他是块石头。

    可翟让知道,萧布衣不是石头,他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萧布衣本身武功就是高强,如果还能调动千军万马,他几乎就是另外一个张须陀。

    翟让想到张须陀三个字的时候,眼皮就是忍不住的跳。

    山风阴冷,吹到翟让的身上,遍体生寒。翟让这才想起,他穿的并不多。自从被王当仁从床上抓起来后,他无暇考虑太多,到现在只穿了鞋子和长袍,这几年他真的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以往就算张须陀来打,他打不过,也能逃的从容不迫,眼前这个萧布衣,听闻是大隋最年轻的大将军,看来黄毛未退,可竟然将他赶的疲于奔命,狼狈不堪,眼下取他性命更像轻而易举!

    “萧将军,我和你素来无怨无仇,不知今日为何苦苦相逼?你烧了我的营寨,杀散我的手下,凭借现在的功劳,大可去朝廷领功受赏。”翟让苦笑道:“常言说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

    “你现在的头并没有点地。”萧布衣笑道。

    “如果我头点地能让萧将军放过我身后的手下,点地又有何妨。”翟让望了眼深谷,沉声道:“只要萧将军喜欢,我大可从这里跳下去。”

    “虽然你是否跳下去不关我事,可我并不喜欢你跳下去。”萧布衣不为所动,“你现在退回去。束手就擒,所有的人都可活命。”

    “寨主,莫要和他嗦,大不了一起死了。”

    单雄信在翟让身后喊道,他一路死抗厮杀并不疲倦,方才和萧布衣虽是拼了三箭。可生死一线,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凶险。这刻扶岩壁而立,只觉得浑身是汗,再无气力搏杀,不过骨头还硬,不想讨饶。

    “听闻萧将军一言九鼎。”翟让犹豫道:“若我们真的放弃反抗,你是否能饶而不杀?”

    “翟让,我和你们亦是无怨无忧。不过食君俸禄,与君分忧,瓦岗不除,实乃朝廷心腹大患,我不想杀你,却要将你押回京城由圣上定夺。至于你的性命如何,那非我能决定地事情。”

    翟让听到这里,叹息道:“既然萧将军发话。翟让岂敢不从,大伙都退回去。”

    单雄信一脸愕然,还想再说。翟让却是回转身来,老眼含泪道:“雄信,老夫无能,让瓦岗折兵损将,若能以老夫的性命换回你等的生机。死也算瞑目。”

    单雄信长叹一声。英雄气短,再不多言。

    众手下也是默然。就算是翟摩圣血气方刚,方才见到萧布衣长箭袭来,也是心中惶悚。萧布衣武功高强,又是占据地利,众人不能一拥而上,这样僵持下去,只有死路一条。翟让既然都说不抵抗,大伙就没有必要拼命。

    因为瓦岗群盗不过是合则来,不合则散,为利而聚,谈不上争霸天下,翟让甚至都没有这种念头,众人在瓦岗虽久,可束手被擒的话,除了翟让和有名点的将领性命堪忧外,其余人倒不见得就死。

    所有的人痛快地折路而返,倒也快捷,翟让人在单雄信的背后,压低了声音,“雄信,你伤势如何?”见到单雄信不答,翟让苦笑道:“一会还请雄信见机逃命,我就免了,因为只能拖累你等。张童儿殒命,智略生死不明,元真和儒信更是不知下落,我身为寨主,带人如此,还有何颜面苟活在世上?”

    单雄信背对翟让,让人看不清表情,半晌终于道:“萧布衣实在厉害,他既然逼我们返回,山下如何不会重兵等候?瓦岗被此人率兵突袭,打地一败涂地,雄信这条命,逃了又有何用?”

    单雄信虽败,猜的却一分不差,众人从黑风岭走下来的时候,发现四处都是大隋的兵士,兵甲锵锵,煞是威壮。

    翟让暗自心惊,这些精兵来势凶猛,显然早有准备,可笑自己却是全然不觉,甚至手下来报信还不相信,被抓怨不得别人。可最让他诧异的一点是,隋军对瓦岗地形简直比他还要熟悉,这怎么可能?他现在当然不知出卖瓦岗地就是他大哥,不然早就去掐死了翟弘。

    一路路隋兵过来报信,瓦岗八寨无一幸免,被隋兵逐个击破。

    这并不在翟让的意料之外,可王儒信也被抓住倒是让翟让吃惊。

    等到难兄难弟聚首的时候一问,才知道房玄藻根本没有前去报信,王儒信力尽不敌被擒,邴元真舍命杀出重围,不知道下落。翟让暗自皱眉,心道这外来户就是不值得信任,房玄藻好好的驿官不做,却是做了瘟神,跟着杨玄感叛乱导致杨玄感败亡,跟了自己也把瓦岗搞的全军覆没。他不再逃命,脑筋清醒下来,回想当初房玄藻所言,多是败笔,不由仰天长叹。王儒信本来沮丧,听说翟让已让房玄藻报信之时,更是破口大骂这小子的不仗义。

    翟让却连骂的心思都没有,环顾左右,隋兵刀枪下均是瓦岗众,都是惶惶,面无人色。

    今日瓦岗几乎可以说是全军覆没,瓦岗五虎中,徐世绩早不知下落,张童儿被杀,邴元真败逃,陈智略重伤,单雄信被俘,其余如王当仁,王儒信,翟摩圣包含他这个大当家是悉数被擒,翟摩武多半也是难以幸免,幸运的是。女儿翟无双打猎幸免于难,想到这里的翟让,不由悲痛欲绝,只想大哭一场。

    瓦岗军放弃了抵抗,隋军也就停止了屠戮,所做的事情和张须陀别无两样。一把火烧了山寨,撤离了瓦岗。

    翟让被押解出了瓦岗。才发现隋军地浩浩荡荡,纪律严明,更是惊凛,觉得萧布衣简直是深不可测。

    萧布衣回转大营后才觉得张须陀的头痛之处,因为一帮盗匪实在无法处置。集思广益,先召集众将领前来讨论。

    可众说纷纭,倒也没有谁给个适合地建议。

    只因为盗贼除了翟让一些头领外,归降地余众也不少,可大多都是乡里百姓,这些要是运回东都,除非杀了,不然亦是无法解决,再说圣上见到盗贼众多非但不喜,说不定会恼怒。那就无功反倒有过错了。萧布衣听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些头痛,才发现给杨广做事的难缠之处。有将建议说,不如将这些盗贼一股脑的坑杀最是干净利索。萧布衣听到此建议的时候吓了一跳。问难道以前也是如此处理?将士或点头,或摇头,或茫然,可对萧布衣出奇兵攻克瓦岗都是钦佩,有地就说萧布衣是征讨大将军。自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管得了许多!

    萧布衣没什么头绪,先是鼓励了众人地英勇作战。然后当众吩咐让行军记室将兵将地功劳逐一记录,不能埋没任何人地功劳,倒是好一阵忙碌。众兵将见到这位大人如此热心,事必躬亲,都是内心感激,觉得将军虽是年轻,可跟着他倒也不错。

    萧布衣忙碌直到深夜,才能稍微安歇下,终知道想做个好的将领并非如此容易的事情。

    等到第二日天明,萧布衣先找魏征,继续商议盗匪的处置一事。

    魏征对于这种复杂地局面倒有了应对之策,回道:“萧将军,我倒觉得只擒贼首,其余的盗贼手不如遣散回乡里务农的好。”

    “就这么简单?”萧布衣倒有些诧异。

    魏征轻叹道:“回将军,其实这些贼匪除了少数人外,大多都是百姓逼不得已才做了盗贼,若能安生活命,大部分还是不想做贼。以张将军之能,东征西讨不能除尽,也是不忍心下辣手而已。我听说当初民部尚书樊子盖剿匪就是村坞尽焚,贼有降者皆坑之,这才惹起百姓怨愤,盗贼越剿越多,他本人也是因此被圣上责罚,而张将军只是击溃盗匪,焚烧了他们的根据所在,虽终不能平息盗匪,可权位日益高重,此间高明低劣,我想以萧将军之明,当可辩之。”

    萧布衣听到魏征所言,这才明白剿匪也是大有学问,并非穷追猛打即可。他当然也知道杨广一日不改变治国之策,这盗匪终究不能剿灭,眼下的征讨治标不治本。就算他把翟让杀了又能如何,还不会再冒出个李让,张让?

    “既然如此,还请魏先生将归降盗贼按我们所商议处置如何?”萧布衣征询道。

    魏征点点头,“属下职责所在,尽力而为。”

    见到魏征起身出账,萧布衣觉得这魏征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古板,或许多年的不得志才养成他愤世嫉俗的性格,和他相处多日,发现此人做事有板有眼,是非分明,的确不差。

    魏征走到帐前的时候,突然止步道:“萧将军,属下有一事征询。”

    “请讲。”

    “属下听将军昨日说,要将剿匪所得钱物尽数分给军中军士?”

    “的确是这样。”

    “这于军规不合。”魏征沉声道:“属下即为监军,有权提醒将军违规之处。”

    萧布衣想了半晌,站了起来,走到魏征地身边。魏征却是怡然不惧,只是望着萧布衣。他现在明白萧布衣不但权高,而且看起来武功也高,要他死的话,他绝对没有反抗的余地。

    萧布衣伸出手来,拍拍魏征地肩头,“老魏呀,你说的是有道理,不过我也是有难处呀。”

    魏征听到他老魏的称呼,哭笑不得,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却还是正色道:“不知道将军有何难处?”

    萧布衣拉着魏征的手,伸手掀开帘帐。众兵士见到萧布衣出帐,都是恭敬施礼,萧布衣让众人免礼,带着魏征走到各营帐间,指着来来往往地兵士道:“你说他们和我剿匪是为了什么?”

    魏征半晌才道:“保家卫国。”

    萧布衣苦笑道:“按照道理是这么说,可很多事情大伙都是心知肚明。他们浴血厮杀。为国地当然也有,想要升职地也有。可更多地不过是为了家里的妻儿老小。此次征讨,虽是奇袭,可我大隋兵士也是死了不少,但朝廷的抚恤向来都是晚到,上次跟我南下死个亲卫。为他要抚恤都是很久,何况一个普通的兵士?他们若是基本的期盼都是无法满足,下次怎能奋勇杀敌?奖赏他们不过是为了保障下次作战顺利,并没有其他想法。”

    “可若都是如此,要我监军何用?”魏征皱眉道。他知道萧布衣说没有其他想法地意思,那就是他并非收买人心,但事实上,萧布衣这招让手下的兵将个个都是感激,大有收买人心地嫌疑。

    萧布衣倒不恼怒,只是想了半晌。突然道:“不如换个说法,这次权当预支给兵将的奖赏,等朝廷奖赏到时再说。这样处理你说如何?”

    “预支?”魏征愣道:“军中还有这种事情?”

    萧布衣哈哈一笑,“法理不外人情,老魏,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那边还有人找我。我先走一步。”

    他找借口转身要走。发现尉迟恭就在不远处立着,一把将他扯到帐篷中。魏征想要召唤,见到他不见了踪影,摇摇头离去。

    萧布衣到了帐中,这才长吐一口气道:“和这个魏征在一起,做事真要小心翼翼。”

    尉迟恭却是笑道:“做事虽不痛快,可大隋要是多一些这种人的话,何至今日的窘迫?”

    萧布衣笑道:“敬德兄说的大有道理……”

    “如今你是将军,我为副手,这称谓……”尉迟敬德欲言又止。

    萧布衣大摇其头,“敬德兄顶天立地地汉子,怎么会执着小节?行军打仗,为立威信,称呼将军当仁不让,可你我私交甚厚,今日只谈私谊,不论其他。没有敬德兄当年教习刀法,就没有今日的大将军。”尉迟恭嘴角露出和善的笑,“我本以为当了大将军的人总会有些不同,没有想到布衣还和当年一样。”

    萧布衣含笑道:“对了,敬德兄,自从你到了虎牢后,一直都和你研究攻克瓦岗的事情,倒没有闲情叙旧。这次行俨先锋固然功不可没,可若没有敬德兄的指挥得法,不见得能如此轻易攻克瓦岗。”

    “本分之事而已,若没有布衣你的地形图,我也不能如此顺利。对了,投降的贼众你准备如何处置?”

    听到萧布衣把和魏征商议说了遍,尉迟敬德沉默片刻才道:“原来如此。”

    萧布衣觉得尉迟敬德话中有话,不解道:“敬德兄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尉迟敬德扭头望向帐外,淡淡道:“我知道很多将领剿匪平叛都是把盗匪头领安抚身边,其余的多数遣散。只是瓦岗实在震惊中原,布衣你如此攻打,倒是一举树立了威望,想要如他们一般安抚盗匪,多半行不通。”

    萧布衣明白尉迟恭地意思,试探问道:“不知道敬德兄在薛将军手下做事感觉如何?”

    “薛将军老了。”尉迟恭叹息声。

    “那如果敬德兄以后和我并肩作战,不知意下如何?”

    尉迟恭扭过头来望着萧布衣,半晌才道:“我记得兄弟以前是个生意人?“人总是会变。”萧布衣笑容不减,情义真诚。

    尉迟恭沉吟良久才道:“请布衣让我考虑几天如何?”

    萧布衣点头,“如此也好。”

    总觉得尉迟恭藏着什么心事,萧布衣也不追问,和他闲聊了几句,帐外有人道:“萧将军,张将军那面有人到来请见,如今正在中军帐等候。”

    萧布衣听出是孙少方的声音。长身而起道:“敬德兄,我先去处理些事情。”

    尉迟恭见到萧布衣远走,轻叹一声,喃喃自语道:“布衣对我义气深重,可刘大人对我有恩,此次相邀。我怎能推搪?”

    萧布衣并不知道尉迟恭的心思,却从不强人所难。

    尉迟恭是名将。也是员猛将,此次攻打瓦岗,他指挥兵士游刃有余,萧布衣正缺乏这等人才,既然再次重逢。不想再次错过。不过尉迟恭好像大有难处,萧布衣也是不急,心道以后慢慢询问就好。

    这次攻打瓦岗本来是朝廷地主意,原本是准备让张须陀,萧布衣联手铲除瓦岗。不过张须陀却是迟迟不来,萧布衣等到尉迟恭,就开始先期部署,等到抓到翟弘取得瓦岗的地形后,萧布衣和众将商议,觉得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不再等候张须陀,径直去取瓦岗。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正确。翟弘所说地全部是实情,瓦岗的实力分布萧布衣等人也早已了然在胸,这才能一击得手。现在张须陀才派人过来联络,已没有了太大地用途,只是一想到赫赫有名地张须陀就在左近。萧布衣还是忍不住的热血上涌。想看看此人到底是何等英雄气概?

    来到中军帐内,见到一人端坐角落。头戴毡帽,虽是风尘仆仆,却是气度沉稳,只是脸色蜡黄不减,正是有过一面之缘地秦叔宝。

    “秦兄到此,恕未远迎,还请见谅。”萧布衣抢上前几步。

    秦叔宝缓缓站起,施礼道:“萧将军说地哪里话来,末将来迟,倒是要请将军恕罪才对。”

    “秦兄带兵迟迟不来,想必有什么耽搁?”萧布衣关心道:“不知道张将军可到了左近?”

    秦叔宝摇头道:“不敢隐瞒萧将军,如今张将军帐下到这里的只有我一人。”

    见到萧布衣地愕然,秦叔宝苦笑道:“其实张将军接到圣旨后,倒觉得和萧将军联手实在生平快事,他对萧将军也是久闻大名,极为想见。”

    萧布衣没想到自己如此有名,就算张须陀都听过,谦逊道:“张将军抬爱。”

    秦叔宝沉吟片刻才道:“只是张将军率兵从齐郡进发的时候,中途出现了意外。圣上又有圣旨到来,说要巡游江南,只因想见张将军一面,让张将军先莫要急于剿匪,中途折道去梁郡候驾……”

    “圣上巡游江南?”萧布衣皱眉道:“难道他已经不在东都?”

    秦叔宝望着萧布衣的神色,“萧将军不知道吗?”

    萧布衣摇头,“我这些日子只是讨贼,倒不知道此事。不过和张将军失之交臂,实在可惜。”

    他说是不知,却是心思飞转,暗道从齐郡到梁郡,若是顺运河而下,倒是经过瓦岗,想必张须陀觉得紧急,这才骑马抄捷径前往。只是杨广突然下江南为了什么,要见张须陀又是为了什么?他并不知道杨广为了给陈宣华还阳这才去的江南,只是心中不安,暗道江南离中原甚远,杨广当初建东都的目地,就说什么关河悬远,兵不赴急。东都统战中原的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如今天下乱相频出,杨广却前往江南,不想着专心剿匪平乱,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这么说大隋将颓,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秦叔宝听到讨贼的时候,露出钦佩之色,“听闻萧将军以数千兵士大破历山飞十万,如今又是一举攻克了瓦岗,擒得翟让,实在是不世的功劳。萧将军一举成名,天下震动,威名实在已经不让张将军。”“秦兄过奖。”萧布衣想着心事,随口应道。

    见到萧布衣的敷衍,秦叔宝却认为萧布衣觉得张须陀怠慢,是以神色不悦。

    对于萧布衣取得如今的成就,秦叔宝也是错愕不已。他当初到东都请援的时候见过萧布衣,那时候的萧布衣不过是个太仆少卿而已。

    可此人职位蹿升之快,实乃大隋罕见。秦叔宝自负武功不差,作战勇猛,可到了今日,不过在张须陀手下当个偏将,但萧布衣不声不响地做上大将军的位置,难免让他感慨。他听说萧布衣击溃历山飞之时,多少觉得夸大,可亲眼所见萧布衣再次擒得瓦岗群盗,举重若轻,这才知道萧布衣绝非等闲。

    萧布衣年少成名,功劳赫赫,张须陀虽非过门不入,多半也会让萧布衣不满。想到这里,秦叔宝拱手道:“萧将军,张将军只怕萧将军久等,这才让我前来报信解释,既然消息带到,叔宝还有他事,这就要回转齐郡。”

    “秦兄不再多留几日了吗?”萧布衣有些愕然。

    秦叔宝摇头,再次施礼告辞,萧布衣不好强留,只得把他送出了营帐,秦叔宝上马将行,想说什么,终于只是道:“萧将军保重。”

    萧布衣见到一骑绝尘而去,终于消失不见,若有所失,心中却想,秦叔宝好像有心事,他和自己许久不见,更是生分了许多。

    回转营寨的萧布衣只是坐立片刻,就想到件事情,起身去了个营帐。

    营帐颇为简陋,端坐着一人,手捧一卷书,却是望着发呆。

    听到帘帐声响,那人惊醒,见到萧布衣进来,脸上露出不自然之色,放下书来,起身道:“原来是萧将军。”

    那人神情少了飘逸不羁,眉头微锁,赫然就是徐世绩。

    萧布衣招呼徐世绩坐下,“徐兄怎地如此客气?不知道徐兄最近忙些什么?”

    徐世绩扬扬手上的:“不过是研究些兵法,颇为无聊。还没有恭喜萧将军击破瓦岗,生擒瓦岗多人。”

    他虽是竭力平静,可口气多少有些激动,萧布衣却笑起来,“徐兄真的闻弦琴知雅意,难道已经猜到我此来的用意?”

    徐世绩愕然,“萧兄是何用意?”

    萧布衣目光灼灼,盯在徐世绩脸上,“既然徐兄有暇,我倒想让徐兄帮手,押解瓦岗群盗去东都,不知道徐兄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