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六零节 取城(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一夜对朱粲来说是极为漫长,因为从铁甲兵冲营的那一刻,他就是备受煎熬,如坐针毡。

    这一夜对朱粲来说,也是极为短暂,从他中箭落江那一刻,他这一生看起来也就到了尽头。

    利箭从他背心刺入,前心穿出,鲜血如泉,他怎能不死?

    朱粲从马上飞起,落入汉江那一刻,众盗匪看的清清楚楚,马上那将凌空跃起,游龙在空那一刻,群盗悚然动容。朱粲在他们心中即是头领,又是魔鬼,他食人肉,以妇孺为军粮固然残忍,可就是因为残忍,才让众生畏惧,觉得就算魔鬼也是不过如此,魔鬼自然无人能敌,这才跟从。可就是这魔鬼一样的人物,也是架不住天神的一击。

    空中那将矫若游龙,射出一箭的力道已经极似张须陀,极似那个打遍大江南北,武功无敌手,阵仗无敌手的张须陀!

    此人是谁?此人就是萧布衣?此人就是那个闯荡黄河两岸,阻突厥,击历山飞,破瓦岗,震慑淮北群盗的大隋右骁卫大将军萧布衣?

    萧布衣自己或许都还不知道,他这两年来所做的事情极富传奇色彩,经南北通商百姓众口相传,早就传的和神人一样,威名已经不逊张须陀。

    此战逐朱粲倒不算什么,可在这多人之眼中,一箭射杀朱粲实在是天神的行径众盗都是惊疑不定的时候,萧布衣已经落在马上,纵马疾驰到了桥边,再次长身飞起,落到桥边,大喝一声,长刀一出即收,脚一跺,木桥已经轰然倒塌!

    桥上的群盗大声惨叫。已经随着倒塌的木桥向汉水落了去,稀里哗啦,咕咚扑通的掉下水,转瞬被汉江之水淹没,一时间呼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河边的群盗喊了一声。心道我的妈呀,这如何是人?那多人在桥上,木桥都是安然无事,这人一脚跺塌了木桥,金刚再生不过如此。

    众人亡命逃奔,萧布衣却是不再追逐,翻身上马,凝望滔滔汉江水,目光中复杂万千。

    木桥本是有些破旧,可也绝非他一脚就能跺塌。不过他手持钢刀锋利异常,又比寻常腰刀长了半尺,一刀削过去,已经削断了木桥接榫半数。再加上他勤修易筋经良久,一脚之力大的迥乎常人,是以踏断了木桥。

    不过他出刀极快,众人只见到他威猛的一脚。却忽略了他地长刀,纷纷逃命途中,脑海中倒是留下萧布衣有如天神般的印象。

    萧布衣的长刀却是綦毋工布所制,秘密从草原运来。

    锋锐虽说不上绝世宝刀,可堪称这时代罕见的利刃。

    綦毋工布不愧为大匠,不但制作出利刃,而且考虑到骑兵的特点,铸造出这种独一无二的加长马刀,马上挥舞固然犀利,就算是马下作战也觉得不差。

    萧布衣本有一把宝刀。在太原城取自高君雅之手,后来被张须陀追杀地时候,宝刀折断,这刻见到綦毋工布的铸刀,忍不住的取了一把。

    这一夜对他来说,也是惨烈非常,他和徐世绩,周慕儒探测敌情回转后,察觉到敌军后营空虚,防御形同虚设。徐世绩很快制定下了攻打的策略,却又等了两天。

    按照徐世绩的观点来说,朱粲想要攻克襄阳城极为困难,可他多攻一日,等到萧布衣前去解围。襄阳城的老百姓就会多感激萧布衣一分。他取得襄阳城遇到的阻力就小一分。再说朱粲手下群盗久战疲惫,他们一鼓作气攻克的把握都大一分。

    徐世绩的道理极为浅显。说的也透彻,可周慕儒并不赞同,也并不开心,但他还是听从萧布衣地意见,他希望萧布衣能和以前一样,即刻去救襄阳,可萧布衣尊重徐世绩的安排。

    萧布衣知道周慕儒的不满,可却也无可奈何。

    他早已经知道战场的冷酷无情,将军既然上了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绝对没有什么人情可讲。徐世绩所为,是为他萧布衣着想,无可厚非战场上你当然也可以讲人情,但是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以你手下的损失惨重为代价。

    乱世之中,任何的人情都不及你手上握有实力最为重要。

    萧布衣也想早些解襄阳于倒悬,可却不能拿手中积蓄地力量轻易做赌注。

    他做事隐秘,到现在经过李靖培训,可以运用的手下不过千余兵士,这些兵士是他乱世之中生存的根本,当然不肯轻易折损。

    徐世绩为萧布衣分析了天下大势,定下夺襄阳,取江南,进军中原之策。萧布衣和李靖一起时,李靖早为他分析了天下盗匪的实力。

    盗匪虽动辄十数万之多,可多是乌合之众,很多人都是放下锄头拿起枪,放下锅铲去握刀,这样的人除了可以增加声势外,真正打仗只能说是不堪一击。萧布衣手中虽然不过是数千之众,可骑兵千余人,装备精良,合在一处,那已经是很惊人的力量。

    如今中原烽烟四起,征战频繁,突厥交易通道又是断绝,找好马,找战马极为不容易,萧布衣能拥有这种力量,已经是最大的本钱。萧布衣若是想做大,无论身世,实力,威望都是必不可少,盗匪多是出身农家百姓,虽是搅乱大隋的江山,可真的若争天下,平心而论,就算李靖也不认可他们会取得天下。这个时代毕竟门第观念极重,历山飞,翟让,李子通,杜伏威,朱粲之流在众人眼中,出身低贱,不过还是盗匪而已,算不上什么真命天子,更是得不到门阀士族高门的青睐,他们就算推倒大隋,扶植新主。肯定也要找一个能代表他们地利益之人,这些泥腿子当然不是他们中意的对象。

    可萧布衣对门阀士族高门而言,也是一个选择。首先他威望一时无二,再次他的身份也算是个没落贵族,再加上袁岚暗中的操纵和宣传,他是萧姓。西梁后人,这足可让门阀士族考虑归附支持。

    可光有以上的几条还是远远不够,他必须要有自己的实力,取襄阳是他很重要的一步,不容有失。

    凝望滚滚而流地汉江水,萧布衣知道自己已经改变了很多,若是以往,他可能也就任由盗匪逃命,虽说他们跟随食人,无恶不作。可如今。无论为了树立威望还是为了除恶,他必须踹上这一脚。汉江水不停流淌,江面上的盗匪有的游到两岸,有地沉入了江底,沉沉浮浮有如萧布衣此刻的心情。

    一骑飞奔而来,却是胡彪快马赶到,他一直都是孙少方的手下。如今跟着萧布衣出生入死,虽是沉默寡言,却也算是生死之交。

    “萧将军,徐将军请你按计划行事,裴将军已经和孙亲卫跟随窦仲去骗开城门,还请萧将军早些去和徐将军合兵一处。”

    萧布衣沉吟片刻,上马挥枪,当先驰去,三百兵士见到萧布衣地命令,纵马跟在身后。不急不缓。

    胡彪却满是敬仰的望着萧布衣,不敢再多说一句。

    萧布衣暗自忖度和徐世绩定下地计划,唯有不安。

    计划到现在为止,只能说是走了第一步,驱逐盗匪朱粲是入主襄阳地第一步,至于能否射杀朱粲并非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徐世绩主攻,萧布衣策应,裴行俨带着义阳军士在汉水附近做疑兵之计。驱逐了盗匪朱粲,紧接着地第二步就是窦仲去骗开城门,当然窦仲不见得心甘情愿。裴行俨一直看押着窦仲,不弃不离,裴行俨和孙少方,还有大多武功高强的护卫都在窦仲身边,只等入了城。或者再让众兵士进城。或者伺机杀了窦轶,抢占襄阳城。只要打开城门,里应外合,襄阳城可说是唾手可得。窦轶虽是仁义,可仁义无能占据个好地方,有时候也是肥肉的代名词,谁都盯着这仁义,朱粲流口水,徐世绩也不例外。

    可这毕竟和萧布衣本性不符,但除了周慕儒,裴行俨,孙少方,徐世绩,包括裴蓓都是建议如此,萧布衣见到大家期待甚也就不加反对,他知道自己已经慢慢被这个时代所同化。

    到了襄阳城南门附近,只见到尸骨堆积如山,到处都是残旗死马,断枪折刀,颇为凄凉。徐世绩带兵远远的候着,见到萧布衣前来,低声道:“萧老大,城中欢呼一片,都对援军大为好感。窦轶已经开了城门,少方行俨跟着进去,依行俨的身手,加上一帮亲卫,应该不是问题。”

    萧布衣只是点点头,轻轻叹息声,徐世绩却是笑笑,转头盯着城门,暗想裴蓓说地不错,萧布衣婆婆妈妈,妇人之仁,有时候争夺天下就是如此,坏人要杀,好人也要杀几个。他当初对张金称的做法何等让人心折,可听说窦轶有仁名,却是犹豫起来。不过他还是从大势出发,现在有这种态度,也算不容易。

    本来攻入城池和被请入城池可以选一种,徐世绩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按兵不动,准备让窦轶请到城中。

    徐世绩说的虽是肯定,可毕竟还没有十分的把握,只是凝望着城门,只等裴行俨他们万一谈不妥,就里应外合打开城门冲进去!

    仁义之名害死人呀,徐世绩暗道。

    至于窦仲,徐世绩倒不用担心他临阵变卦,有些人,天生下来就是胆小怕死,无论怎样,都是无法改变。行俨这时候已经到了城中,到了郡守府,一番官员前呼后拥,倒是好不威风。

    不过这行的将领还是窦仲,裴行俨只能算是个随从。徐世绩攻打朱粲后,裴行俨带着孙少方还有一帮护卫,表面上护送窦仲,却是押运窦仲叫开城门。

    窦轶看起来一点疑心都没有,带着城中的一帮官员出来迎接,一直将众人接到了郡守府。

    夹道两旁,百姓欢呼雀跃,热烈的欢迎援军地到来。

    几日前的愁云惨雾已经不见,方才黄龙滚滚。援军来到,打的朱粲屁滚尿流早就在百姓中口口相传。

    可到底援军是谁,很多人都不知道,众百姓有的认识窦仲,说那是太守窦轶的兄弟,果然将门无犬子。窦轶郡守清正廉明,弟弟也是威武雄壮。却不知道窦仲胆小怕死,更没有什么清正廉明,和窦轶完全不像一个妈生的。

    窦仲挺胸抬头,真地如同英雄般接受着百姓的欢呼,可不经意的斜睨到裴行俨一张铁板般的脸,心中打鼓。他已经隐约猜到裴行俨要做什么,可心底地懦弱让他不敢示警,再说前几天裴行俨给他灌了几丸药,说叫什么断肠裂肝夺命丹。只听名字就害怕,更何况吃到肚子里面。他这几日肚子总是隐约作痛,只怕就要毒发身亡,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窦轶脸上却满是笑容,等到了郡守府,不等说什么,孔邵安已经建议道:“郡守大人。我见到贤弟带来的精兵还在城外屯扎,他们远道而来,劳苦功高,郡守大人应该将他们请到城中一叙才对。”

    窦仲心口又是一跳,只想喊出来莫要,这是引狼入室。

    可话到嘴边居然变成,“孔大人说地极是,还要大哥把精兵请到城中好生招待才对。”

    窦轶缓缓坐下,眉头轻锁,沉声道:“四弟。你我都是知根知底,你有多少分量我还不知道。还不知精兵出自何处,这等实力,只怕就算张将军前来,也是不遑多让。”

    窦仲嘴张了几张,咳嗽道:“这是,这是……”

    裴行俨握紧了拳头,和孙少方互望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杀气。

    这个窦轶虽然不过是文官,也是不能带兵。可精明之处显然比窦仲强上太多,要是他看出破绽,执意不让众人进城,二人只能先下手为强,挟持住窦轶。逼迫他们开城。

    好在窦轶看起来没有什么疑心。身边也是文官,却把众校尉都拦到门外。二人估计形势。自负武功,再看看厅中的人手,觉得可以在窦轶逃出前抓住他,倒也不急于先发制人。

    孔邵安满是奇怪的望着窦仲,“窦大人,难道你都不知道精兵是哪个?”

    他不过是开个玩笑,善意的笑,周围的官员也是笑。乱匪平息,众人多少放松点心情,心道无论是哪路精兵,总比朱粲要好。

    窦轶也是笑了起来,“四弟嗓子怎么了,其实我倒知道精兵是哪个!”

    众人都是诧异,窦轶目光却已经落在了裴行俨的身上,轻声道:“这位将军想必姓裴,令尊裴仁基镇守虎牢,守大隋命脉,虎父无犬子,裴将军和萧将军东征破瓦岗,击无上王,威名赫赫,勇猛无敌,朱粲当然也是不堪两位将军一击。”

    窦轶话音落地,群情悚然,裴行俨神色不变,却是长舒口气。他记忆中,绝对和窦轶没有见过,窦轶认识他,这么说已经事败?

    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萧布衣是通缉的要犯,想必淮水沿途各郡县都是下达了图形通缉公文,可他在义阳郡已经问过,图文通缉上绝对没有他裴行俨,徐世绩和萧布衣这才放心让他进城,可窦轶又是如何认出他来?

    裴行俨神色不动,孔邵安却是吃惊道:“阁下就是裴行俨将

    窦轶笑了起来,“裴将军施恩不图报,多半就算解襄阳之围之后,只想一走了之,不留姓名,可老夫既然知道,那你是断然走不了裴行俨琢磨他地话语,心中戒备,脸上却笑,“窦郡守好眼力。”

    孙少方环视四周,只怕周围有郡尉来攻,盘算既然被识破,那就先擒拿住窦轶再说。

    听到裴行俨承认,窦轶有些惊喜道:“这么说萧将军就在城外?”

    众官微微骚动,或振奋,或敬仰,或不安,或质疑,表情种种,不一而足……

    窦仲脸色发苦,暗叫糟糕。为萧布衣,也为自己,他记得这通缉公文可是由他那里传到了襄阳,萧布衣一事处理的甚为诡秘,谁都不知道萧布衣为什么获罪,对通缉他一事更多地是莫名其妙。但是只有听从圣旨。

    裴行俨一直在想,如果徐世绩在会怎么回答?他想出手制住窦轶,可从他的态度又是看不出丝毫敌意。

    “萧将军在城外那又如何?”裴行俨终于说道。

    窦轶轻叹一声,“萧将军既然在城外,老夫当然要亲自去迎接,难道还有人会反对?”

    众官都是摇头,七嘴八舌道:“萧将军威名远播,亲自前来救援襄阳城,当然没有人会反对接他入城。”

    “萧将军来了吗,那可太好了。有萧将军在此,谅盗匪再不敢来此。”

    有的人却是嘀咕,暗想听说萧布衣好像不再是什么将军,和圣上好像闹了别扭。不过如今交通断绝,盗匪横行,很多事情也不能确认,只能唯唯诺诺。

    窦轶拉着裴行俨地手站起来。微笑道:“既然没有人反对,还请裴将军带我去见萧将军,襄阳城有萧将军镇守,襄阳百姓无忧也。”

    裴行俨缓缓站起,不等举步,一个声音高喝道:“我反对。”

    紧接着喝声是踢踏地脚步声,一人横在厅前,手握刀柄,身后跟着数十名卫士,都是虎视眈眈。满脸的凝重。

    众官都认识厅前那人叫做上官纵,本是襄阳城地一名校尉,平时都是默默无闻,没有想到今日居然带兵出来,不由相顾失色。

    窦轶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上官纵,你要做什么,莫非想要造反吗?”

    上官纵嘿然冷笑道:“我只怕想反地是窦大人吧?”

    孔邵安斥责道:“上官校尉,你何出此言?萧将军威名远播,如今解襄阳之困。窦大人只是想接他入城,难道这也是造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众主簿,光曹,功曹都是纷纷喝道:“上官纵,快叫众兵卫退下。你不过是个校尉。居然对郡守挥刀,成何体统。莫非你要造反吗?”

    这帮人纷纷斥责,却是不敢上前,他们都是文官,上官纵身后又跟着数十名兵卫,竟然难倒了众官。

    上官纵却是一声冷笑,伸手指着孔邵安道:“孔大人,你身为朝廷监察御史,本是巡查各郡县反叛,难道不知道萧布衣本为朝廷钦犯?窦轶故意无视萧布衣的罪名,还要公然去迎接钦犯入城,已和造反无异,你身为朝廷命官,坐视不管,也是纵容的过错。”

    孔邵安诧异道:“萧将军是朝廷钦犯,我怎么不知?”

    众官有的清楚,有的糊涂,都是保持缄默,不知道到底相信哪方。可这时不能走错一步,不然很容易造成杀身之祸。

    上官纵却是嘿然冷笑道:“孔大人不知道倒也情有可原,因为窦大人早把这消息封锁,所以你们都不知情。萧布衣在下邳奉旨剿匪,却是密谋造反,张将军捕杀,却让他漏网。通缉公文早就下达各郡县,窦大人也早就接到公文,却是一直秘而不宣。当时我就觉得窦大人有问题,是以一直留意,可朱粲不久就来攻打,也就把这件事情放到一旁。今日窦大人让校尉都留在门外,却带着被蒙蔽众位官员要去接萧布衣进城,不言而喻,其心可诛。”

    众官面面相觑,都是不安。

    要知道隋朝郡县中,除郡守、郡丞、郡尉、县令是吏部指派外,其余的光曹,主簿,功曹,西曹等人都是由郡守或者县令自己委派。

    这才有窦仲可以买卖官爵,任人唯亲地事情。

    窦轶身为襄阳城的郡守,这厅中议事的众官基本都是他来委派,算得上是亲信。可大隋为怕百官造反,所以校尉府兵郡守众官自成体系,互相牵制,郡守归吏部统辖,校尉却是归兵部掌管,孔邵安的监察御史却是隶属御史台,部门不同,也是为了监察百官过错,提防造反所设。窦仲身为义阳郡郡守,本来权利最大。和外府兵沆瀣一气,买卖官爵,却被萧布衣袁岚收买了外府兵校尉,这才一举功成,可如今上官纵掌握外府精兵,就算窦轶也拿他无可奈何。

    如果真地按上官纵所言。窦轶的确有谋反的嫌疑,众官心中惴惴,可又感激窦轶的提拔,干着急却没有办法。

    上官纵见到众人沉默,颇为得意,嘿然冷笑,从怀中掏出圣旨道:“圣旨在,众官接旨。”

    众官有的跪下,有的站立四望,窦轶却是站立不动。眼珠子转动,望了裴行俨一眼,暗自焦急。

    上官纵见窦轶不跪,摇头道:“窦轶,看来你是铁了心要造反,跪与不跪,也是无妨了。圣旨曰。校尉上官纵身怀密旨,监视襄阳众官,可便宜行事,若有造反,当杀无赦。”

    收了圣旨,上官纵冷哼道:“窦轶,你现在还不服罪?”

    窦轶见到裴行俨地从容,心中稍安,沉声道:“你说圣旨就圣旨,我还有密旨呢。”

    他伸手从怀中一掏。居然拿出和上官纵一样地密旨,展开念道:“圣旨曰,郡守窦轶身怀密旨,监视襄阳外府兵卫,可便宜行事,若有造反,当杀无赦。上官纵,襄阳城才是驱逐了盗匪,百废待兴,我倒觉得你如今挟持众官。犯上作乱,其心可诛!”

    众人诧异,窦轶的密旨和上官纵几乎雷同,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是对。

    上官纵却是气急反笑道:“好你个窦轶。如今又多了个伪造圣旨的罪名。”

    窦轶扭头望向裴行俨道:“裴将军。你说孰对孰错?”

    裴行俨一直冷眼旁观,心道窦轶怎么看都是要造反地样子。不像是和上官纵做戏。难道萧老大真的如此威名远播,就算襄阳的郡守都有心归附?

    不过眼下倒好决定,毕竟窦轶要迎萧布衣进城,自己先和窦轶联手再说。

    “到底孰对孰错,我是一清二楚。”裴行俨嘿然道:“萧将军战功赫赫,威名远播,难免有宵小恶意中伤,上官纵,你犯上作乱,郡守大人宽容,我却饶你不得。”

    他话音才落,已经大步上前,转瞬到了上官纵身前,视众卫士手中地兵刃于无物。

    上官纵虽然也知道裴行俨的威名,可总觉得以讹传讹,难免不实。他虽奉密旨怀疑窦轶想反,可没有想到他这快就要去迎接萧布衣,暗想萧布衣精兵入城,那就大势已去。匆忙之间,招了几十个忠心兵卫,又让人去调兵,只想擒下窦轶群官,控制襄阳城地局势,将萧布衣拒之门外。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裴行俨威名之下,武功亦是如此高强,心中凛然,大喝一声,拔刀砍去。

    他出刀威猛,武功也是着实不差,没有想到裴行俨只是微侧身躯,就已经避开他地一刀。上官纵不等再出手,已被裴行俨抓住了手腕,只是一扭,上官纵吃不住大力,倒转了身子。

    裴行俨出手如电,转瞬抓住上官纵的腰部,嘿然一声,举起了上官纵,再是一落,膝盖跟着顶出去。

    只听到咔嚓声响,上官纵惨叫一声,脊椎已经断成了两截,鲜血喷出,众官面色巨变,有几个摇摇欲坠,看样就要晕过去。

    裴行俨手一挥,断成两截地上官纵已经飞出去,众兵卫见到上官纵出手,都是上前,哪里想到这么快就是结束战斗,一些人躲闪不及,被砸倒在地,见到上官纵已死,却还是双目圆睁,都是惶恐叫喊。有两人身手稍高些,绕过上官纵的尸身,挥刀砍过来。

    裴行俨早就抢了上官纵的单刀在手,当当架住两刀,反手就斩。

    他出手即猛又快,两人居然都来不及躲闪,就已经被他砍倒在地,一些兵卫已经止步,又有一人不知死活冲上来,裴行俨低吼一声,单刀再出,嚓的一声响,那人躲避不急,从右肩被砍到了左肋,半截身子飞了出去,白花花的肠子伴随殷红地鲜血飞出,下半截却是缓缓栽倒。

    众兵卫骇然止步,被吓的连连后退,有胆小的已经呕吐起来。那面的主簿已经晕倒在地,不省人事。没有晕倒的也是想要呕吐,这种惨烈残忍实在是很多人生平仅见,血腥之气传来,众人无不惴惴。窦仲早就软倒在地,心中却是庆幸。暗想这些人杀人不眨眼,绝非虚言恫吓。自己好在听从他们的吩咐,不然多半就和上官纵一个下场。

    孙少方却是早带着十数个亲卫控制了大厅四角,一方面携手裴行俨,另一方面却怕群官逃窜。他早见到过裴行俨地凶悍,倒是不以为异,只是感慨怪不得当初萧布衣就算以身犯险,也要去找裴行俨,这裴行俨别地地方也就罢了,可这等手段。端是少有人及。

    裴行俨知道此刻当要当机立断,杀人立威,若是引起兵卫的哗变,多半难以收拾。

    他粗中有细,下手极狠,不过是想摄住众兵卫,被血溅了一身。也不揩拭,沉声道:“上官纵犯上作乱,阴谋造反,已然伏诛。窦大人知道你等盲从,弃械投降,不予追究。”

    窦轶也是忍住了心中的震骇,沉声道:“裴将军说地不错,只要你等放下兵刃,本官必定不予追究从乱之罪。”

    众兵卫见到上官纵已死,都是乱了分寸。听到这里,纷纷抛下兵刃道:“窦大人,我等一时听信上官纵的蛊惑,盲从之下,还请大人恕罪。”

    外边脚步声响起,又有一人带兵冲进来,众官认识是校尉秦名扬,见到他身后带地足有百来人,又是大惊。

    秦名扬冲进来,不等说什么。突然瞥到地上的上官纵,脸色大变。

    窦轶沉声道:“秦校尉,上官纵犯上作乱,假传圣旨,已被裴将军当场格杀。你可是知道他阴谋反叛。前来护卫?”

    秦名扬眼珠子一转,拱手道:“窦大人说的不错。下官听说上官纵造反,这才召集兵士急急赶到,幸好大人无事。”

    裴行俨退后到了窦轶地身边,“窦大人,盗匪已逐,叛乱已平,还请窦大人迎萧将军入城,安抚襄阳百姓人心。”窦轶微笑道:“正该如此。”

    萧布衣和徐世绩都在城外守候,心中唯有不安。

    硬攻和巧取是两个不同地策略,有得有失,徐世绩选择巧取还是照顾萧布衣地情绪,可现在又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在开城地时候一拥而入。

    到现在,城内静悄悄的没有动静,裴行俨和孙少方到底如何,没有人知道。

    虽知道二人武功不差,可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想要兴风作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城门有动静了。”萧布衣突然道。

    徐世绩精神一振,举目望过去,见到城门咯吱吱地打开,才要挥兵上前,萧布衣伸手拉住,低声道:“等一下。”

    城门开启,众官涌出,为首一人赫然就是窦轶,他旁边是一身血迹的裴行俨,孙少方。窦轶笑容满面,高声喝道:“萧将军可在?”

    徐世绩低声道:“糟糕……”

    萧布衣目光敏锐,已经见到裴行俨点头示意,低声道:“世绩,不着急动手,随机应变。”

    他当先策马出去,跳下马来,缓步走到窦轶面前,“窦大人,萧布衣在此。”

    窦轶上前两步,深施一礼,恭声道:“下官无能,致使盗匪围困襄阳,萧将军救襄阳城百姓于水火,下官方才不知,没有迎将军入城,诚惶诚恐。还请萧将军带军入主襄阳,确保襄阳城百姓安宁,下官感激不尽。”

    不但萧布衣愕然,就算徐世绩都是有些诧异,心道结果和二人预料迥乎不同。

    裴行俨一旁道:“窦大人真心实意,方才城中有兵卫造反,妄想和朱粲里应外合,已被我和窦大人联手平叛,还请萧将军看在窦大人真心相邀,入主襄阳城。”

    窦轶回头望了眼,众官都是齐声道:“还请萧将军为诸百姓着想,入主襄阳城!”

    徐世绩又惊又喜,搞不懂裴行俨一人如何这大能耐,忖度之下,萧布衣带兵入城,当能掌控大局,一旁道:“萧将军,襄阳父老盛意拳拳,还请萧将军勿要推脱。”

    萧布衣也是迷糊,却是含笑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众人都是上马进入城中,百姓早就摩肩擦踵,夹道高声欢呼,“恭迎萧将军入主襄阳城,保一方平安!”

    欢呼不绝,众人脸上无不兴高采烈,有知道萧布衣大名的,有不知道转瞬知道的,更多的却知道萧将军只凭千余大军破了朱粲,他在这里,百姓总算有段消停日子过。百姓不管那多,只想着安生地过日子,哪里管谁来做皇帝,谁来管理襄阳!

    窦轶望着众百姓的兴高采烈,嘴角露出丝微笑,孔邵安却是有些惶恐不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萧布衣突然有些诧异地望了他一眼,“这位可是邵安兄?”

    孔邵安愣了下,“萧大人原来还认识我。”

    萧布衣笑道:“当然识得,当初在酒楼见到邵安兄仗义执言,心感钦佩。后来一直和世南兄相识,却再见不到邵安兄,本是憾事,没有想到今日重见,快慰平生。”

    孔邵安不安渐去,心中温暖,含笑道:“萧将军过奖了,当初萧将军一首登楼望日让下官倾慕良久,后来下官侥幸得圣上赏识,做到了监察御史,一直在南方任职,没机会回东都,倒也对萧将军颇为想念。”

    萧布衣还以笑容道:“既然如此,今日我等当要痛饮几杯才好。”

    “一定一定。”

    萧布衣几句话先拉拢了故交,心道自己攻打襄阳城尚可,要是管理襄阳,还要靠这些人来,这个窦轶倒也是聪明,只说什么入主,算不上反叛,自己要聪明些,学古人什么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入主一词实在妙极。

    可萧布衣觉得还是要对窦轶提防下,毕竟太过顺利难免让人起疑,但眼下自己声望正隆,只要小心应对应无大碍。最头痛的却是自己占领襄阳的消息传出去,隋军必定来攻打,倒要早做准备,不过杨广人在扬州,离此甚远,一来一回,倒给自己充裕地时间准备……

    他思绪闪转,身后却有马蹄声急骤,众人回头,见到一驿官快马赶来,大声道:“窦大人,八百里公文。”

    窦轶接过公文,只是看了眼,脸色微变,伸手转交给萧布衣,轻声道:“萧将军,金堤关被破,翟让,李密率瓦岗众连克荥阳诸县,荥阳告急,还请萧将军定夺。”

    萧布衣心中大喜,和徐世绩互望一眼,没有惊怒,反倒都看出彼此眼中地喜意。

    金堤关比荥阳更近东都,张须陀要打,也要先和瓦岗抗衡,以往群盗虽是作乱,可毕竟不能攻城拔寨,可如今翟让破金堤关,萧布衣取襄阳都是一种信号,意味着这大隋,终于天下大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