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六三节 南‘征’北战(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张须陀率精兵两万昼夜兼程,顺运河而上,悄无声息的到了方山。

    到方山之后,张须陀并不急于进军,只是先派兵扼住方山,以防贼寇袭击洛口仓。

    他虽是心焦,却并不急切,多年来的征战让他知道,勇气可以让你活命,可冲动只能让你丧命。

    草莽之中,每多豪杰之辈,更有能人异士藏身其中,张须陀知道翟让,李密能攻金堤关已非可等闲视之,如今贼兵聚众十万,他不过精兵两万,虽说全然不惧,可当求周密行事。

    方山在偃师虎牢南部,和偃师,虎牢三地成三角之势,而洛口仓正在三角之中。

    江南粮食多是囤积于此,洛口仓是为天下第一大仓,盗匪能聚如此之快,荥阳仓的粮草充足是一要素,张须陀一想到这里,已然决定稳中求胜,这洛口仓,万万不能再让盗匪夺了去。

    荥阳城在方山虎牢以东,方山、虎牢、加上荥阳城,又为三角之势,想到此处,张须陀精神微振,虎牢城高墙厚,地势极为扼要,兵精粮足,如今有裴仁基把守,让他无忧,如果这时再有奇兵一支……

    想到这里的张须陀,双眉微蹙,目光从远方投到身边三将的身上。

    罗士信、秦叔宝、程咬金都是默然,也是在望着远方,表情默然……

    他们很少有这么沉默的时候,张须陀有些喟然,心道这三人跟自己东征西讨,忠心耿耿,可如此打下去,自己都有些疲倦,何况是他们。

    疲倦不是来自身体。而是骨子里面深切的悲哀。

    杨广不改治国之策,这注定是一场无法取胜的战争,赢了又如何,张须陀想到这里,神色多少有些恍惚……

    “将军,前方有探子回报。”罗士信大声道。

    一骑远方奔来,马上兵士飞身下马,大声道:“张将军,前方军情来报。”

    探子呈上文书。张须陀展开看了眼,皱了下眉头,罗士信一旁问,“将军,怎么了?”

    张须陀将文书递给罗士信,轻叹声,“荥阳郡又有三县被克,如今荥阳除了荥阳城外,其余郡县多被攻克,荥阳已经是孤城一座。盗匪猖獗,甚至在虎牢关前出没。河南诸盗这次多是依附瓦岗,声势浩大。据前方军情所知,就有王德仁,彭孝才,孟让等人依附作乱,盗匪如今比起我们出发前。声势更隆,不容小窥。”

    罗士信听着大皱眉头,张须陀提及的王德仁、彭孝才和孟让都是曾经的敌手,也是拥兵数万,搅乱中原。

    三人如今虽是锋芒不在,但都是作乱一方的巨盗,如今均是依附瓦岗,地确是让人头痛的事情。

    见到张须陀忧心忡忡,罗士信安慰道:“将军不必担忧,荥阳。虎牢两城兵精粮足,只要静心防守,贼寇绝对不能奈何。”

    张须陀沉吟道:“我担忧的不是这点,而是荥阳遍布盗匪,我们出军多半不能隐秘行事,只怕盗匪再次望风而逃,不能根除。叔宝,咬金,你们有什么妙策?”

    以往商议军机,秦叔宝和程咬金都是积极响应。今日军情传来,二人却有点心不在焉。

    听到张须陀询问,秦叔宝和程咬金走过来,都是摇头,秦叔宝道:“将军。这次盗匪声势浩大。又占据了荥阳仓,粮草无忧。我等不可轻敌。依据方山,循旧例出击,贼兵可败。”

    程咬金也是点头,“贼兵势众,却是兵力不强,抗不住大隋精兵冲击,我也觉得稳中求胜最好。”

    张须陀点头,“叔宝,咬金,你们说的和我想的不谋而合。只是如今贼兵势众,锋头正锐,不可以常理而度,正兵虽好,可损失却大……”

    “那依将军的看法?”三人不约而同的问。

    张须陀沉声道:“荥阳,方山,虎牢呈三角之势,荥泽又在荥阳之后。贼兵虽强,却暂不敢兵动虎牢,只能在荥阳附近掳掠,早击散一日,百姓早一日出于水火。依我所想,如若有一人能径直前往虎牢,领那里精兵轻骑两千出城,沿黄河而下,以奇兵出乎不易占据荥泽,和我们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迅猛冲击围攻荥阳的盗匪身后,敌兵慌乱,必当溃败。”

    三人都是点头,却都是沉默。

    张须陀脸上苦意更浓,喃喃道:“只需要一将率精兵数千……谁堪此任呢?”

    三将还是沉默,张须陀居然也沉默了下来。

    山风吹拂,颇有冷意,行军大旗风中招展,上面一个张字,看起来也是落寞无限。

    两万大军驻扎的方山,蓦然变地寂静无声,远处驻扎的兵士没有向张须陀等人望过去,却是有些凄迷的望着东北的方向。

    那里,过了平原,跨过河流,冲开盗匪的重重拦阻,就到了他们魂思梦绕的地方。

    张须陀这次带足精兵两万,几乎都是当初随他东征西讨的精兵。

    这些兵士大多都是齐郡人,跟随张须陀多年,身经百战,生死与共,几乎什么场面都是见过。

    他们不惧生死屠戮,血腥悍匪,以前只是为了保家为了亲人,可现在呢,亲人已经离的太远。

    张须陀沉默,三将沉默,众兵士亦是沉默,可心思如潮的绝非张须陀一人。他心中蓦然涌起悲凉之意,这种情形以前他也遇到过。

    当初在攻打无上王的时候,贼兵甚众,隋军粮绝,支撑不了几日。任凭你铁打地精兵,若是没有粮草,也绝对支撑不了几日。张须陀大隋名将,比任何人都明白出兵在于以正合。以奇胜。他当时想计,假意撤离,引贼兵来攻,却留人奔袭去烧无上王的粮草辎重,贼兵粮草一尽,自然溃败,到时候再率大军反攻,可获全胜。

    可他计策是好的,问有谁前往。众将居然无人应。后来秦叔宝,罗士信终于站出来,领精兵袭击,又遇李靖前来,终于击溃了无上王的贼众。三将都是他极为信任之人,当不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张须陀想到这里,轻叹一声,“到底谁……”

    目光扫处,秦叔宝目光移开。罗士信垂下头来。

    “如果将军不嫌我老程粗莽,我可以前往虎牢请兵出发。”程咬金突然道。

    张须陀微喜,更多的却是悲凉,他没有责怪秦叔宝和罗士信,他心中突然涌对他们地愧疚。

    “咬金粗中有细,可当大任。”张须陀振奋了精神,“老夫这就亲手写封书信。咬金轻骑去虎牢领兵顺黄河而下,绕路到荥泽,如若顺利,四日后我们可前后夹击围攻荥阳诸盗……”

    张须陀蹲了下来,在地上先是将详细部署画出,又回帐篷亲笔书写封信件交付程咬金,微笑道:“咬金,你肩负重任,此事若成,你当记头功。”

    程咬金笑起来。“功劳倒是不想,只想早些平匪后,早点回转老家吧。”

    他说完这句话后,翻身上马,疾驰向北方虎牢关地方向而去,张须陀默然的望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宝都是望着自己,见到张须陀回头,都是移开了目光。张须陀奇怪问,“你们有事吗?”

    秦叔宝摇头,罗士信却是问了句,“张将军,就算击溃了瓦岗的翟让、李密又能如何?”

    张须陀微怔。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良久才道:“我方才说了,盗匪就是盗匪。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我们即为大隋兵士,就应保百姓安宁。”

    罗士信还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换了个话题,“将军,吃饭吧。”

    张须陀点头,传令下去埋锅做饭,等到饭熟,张须陀却是先去巡营,见到兵士三人一伙,五人一群的默默吃饭,随意找个人群凑过去,蹲下来。

    众兵士见到是张须陀,纷纷站起,低声道:“将军……”

    张须陀挥手示意让众兵士继续吃饭,随手拿过个饭碗,自己铲饭,操起树枝做的筷子,和众人一块扒饭。

    众兵士望着张须陀,眼中带有钦佩和尊敬。张须陀如果除去了铠甲混迹在他们之中,实在和老农并没有什么两样。张须陀极是赫赫威名,可对于这些子弟兵实在不错。和众人一块吃饭也是司空见惯,自然而然。

    兵士们当张须陀是将军,当他是朋友,当他是父亲,也当他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张须陀吃了半碗饭,见到旁边有个兵士颇为年轻,一碗饭只是吃了几口,轻声问,“为什么不吃饭?”

    兵士吃了一惊,大口大口扒起饭来,只是吃的太急,米饭又噎到嗓子中,连连地咳嗽,口中的米饭喷洒了一地。

    旁人都是望着那兵士,没有惶恐,却多少有些默然。张须陀走过去,轻轻地帮他拍拍后背,兵士受宠若惊,放下了饭碗,终于止住了咳,却是满脸通红,“将军……”

    他话到半截,伸出筷子去捡地上的米粒,竟是一粒粒的送到口中,旁人眼中只有认同,没有奇怪。

    张须陀竟也探出筷子夹起地上的一粒米,放在嘴中,慢慢的咀嚼。

    兵士又是想咳,终于还是忍住,喏喏道:“将军,这个我吃过了。”

    张须陀笑笑,“无妨,你很好,知道这粮食,一粒也浪费不得。他说完后,双眸也有了浑浊,愁苦的脸上露出笑容,“你们都很好。”

    众兵士眼中也是泪花翻涌,你望我,我望你,又是望着张须陀,激动莫名……

    张须陀缓缓站起,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一个兵士突然叫道:“将军,我可以问你一句话吗?”

    “你说。”张须陀转过身来,慈父一样的望着兵士,满是鼓励。

    “我们离开家乡太久了,我们什么时候回转?”兵士本是鼓足了勇气,见到张须陀很是宽容的目光,反倒喏喏不能语,“我……我……我很想……回家,很挂念……亲人。”

    他说了几个字。用尽了全身地力气,眼中却已经有了泪花。

    一旁的兵士也是沉默,有地望着张须陀,有的看着说话地兵士,有的垂头,还有的,脸上悄无声息地流淌着冰冷地泪水。

    他们跟随张须陀,战无不胜,可他们毕竟也是人,也有感情。也想念无依无靠的父母,也想念翘首期盼地妻子,也想念嗷嗷待哺的子女,兵士说出了这里太多人的心声。

    张须陀没有怪责,只是轻叹声,“老夫对不起你们……”

    兵士骇然,咕咚声跪倒在地。磕首在地,“将军,我没有不满,你没有对不起我们。当年若非你开仓放粮,齐郡百姓不知道会饿死多少,我们地命,我们家人的命都是将军一手赐予,将军的大恩大德,我等永世难忘!”

    “将军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难忘。”周围地兵士纷纷跪倒。齐声说道。

    张须陀老眼含泪,伸手去扶众兵士,一个个,如同看待自己孩子般。

    齐郡开仓放粮,张须陀脑海中闪过这个字眼的时候,感觉很遥远,却又如在眼前。

    那年杨广远征高丽,齐郡本是税赋极重,又是遇到灾荒,谷米昂贵。甚至要换同等分量的铜钱。百姓啃树皮,吃草根,生死一线,张须陀等不及向杨广奏明情况,百姓也是一样等不及。张须陀不等杨广圣旨。已然决定开仓放粮。齐郡众官都知道圣上猜忌极重,私自开仓的罪名等同谋反。都劝张须陀不可轻举妄动,以免招惹杀身之祸。张须陀当着齐郡众官说道,圣上离的太远,若是请旨,一来一回,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开仓放粮,老夫一人所为,若是圣上责怪,老夫一肩承担,死不足惜。

    正是因为张须陀的坚持和担待,无数齐郡百姓免于饿死,又因为张须陀作战勇猛,为杨广坚守征伐高丽地后方,杨广知道此事后,非但没有责怪,反倒安抚有加,奖赏了张须陀。这些兵士多数家在齐郡,父母兄弟姐妹因此活命,对张须陀自然感恩戴德,方才兵士咳嗽喷出的米在寻常人眼中,捡起吃掉实在过于滑稽,可又如何知道,这几粒米在兵士心目中,实在比金子还要贵重。

    张须陀将众兵士一个个扶起,感喟道:“我们的确离开的久了,你们牵挂家人也是人之常情,此次击败瓦岗众,解荥阳之围后,老夫定当带你们回转齐郡保护家园。”

    众人齐声道:“谢将军!”

    张须陀人虽老,腰板挺地还直,只是神色更是愁苦,嘴角沾着粒米饭,轻轻的咽下去,感觉满是苦涩!

    “张须陀要和翟让、李密开打了。”萧布衣望着树上略微有些发黄的树叶,轻声道:“我听说这次瓦岗声势浩大,非比寻常,只怕又有一番惨烈了。”

    “这是好事,我们占据了襄阳城,虽说如今交通隔断,可消息总有一天要传到杨广地耳朵里面,如果张须陀有暇,不会不来打你。可现在好了,我们又有些缓冲的时间。”裴蓓人在萧布衣地身边,轻声细语。

    萧布衣脸上却有了丝悲哀,“无论如何,我总是敬重张须陀,不想和他为敌。”

    “就算他想要杀你?”裴蓓轻声问。

    萧布衣苦笑道:“他要布局杀我,我就要布局杀他,这本是天经地义。可事后我想想,他做地不见是错,我做的也自认不错,错只错在,我们立场不同,生不逢时,不然我可能和他是很要好地朋友,我很喜欢和他这种人交朋友。”

    裴蓓一旁道:“可他要杀你,我就杀他,只可惜我杀不了他,可惜我没有裴小姐的实力,若她来布局,杀张须陀也非不可能之事。可张须陀是大隋栋梁,裴小姐怎么可能杀他?唉……”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裴蓓说的斩钉截铁,萧布衣满是感动,轻轻的握住她地手,“现在不需要我们动手,张须陀已经和全天下盗匪为敌,我不希望你去冒险。再说这世上,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人的机心,不知道张须陀……怎么会输?”

    萧布衣口气中有着疑惑,裴蓓却并没有理会他地更深含义,点头道:“我也希望输的是张须陀,毕竟瓦岗若胜,张须陀要败,荥阳被克,江南和东都要道被封,杨广人在江南,就是彻底不能回转。他困在江南。天下大乱之势已成,他就无力回天,只是张须陀……他不见得会输!”

    萧布衣嘴角有了讥诮,“张须陀的输赢都已经不关我们的事情,就算他赢了瓦岗,离襄阳也实在太远,无法顾及我们了。”

    “那你当初让徐世绩押翟让去瓦岗。是否就已经准备放了翟让?你放了翟让,是否已经考虑到当今的局势?你知道张须陀要杀你,所以你早就准备,让翟让、李密牵制困住张须陀,你却可以有充足的发展时间?不然张须陀一直追你,你根本没有时间发展。”裴蓓突然道,表情有些异样。

    萧布衣苦笑道:“你未免把我想像的太可怕了吧,我怎么会考虑的这么长远?我要是那样地话,我不和神算没有什么区别,我不过是因为好人有好报吧。”

    裴蓓望着远方。轻声道:“好人有好报是个原因,可更重要地一点却因为你是天机,天机当然比任何人考虑的都要多。”

    萧布衣沉默下来,关于天机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心照不宣,却很少主动像裴蓓这样向萧布衣提起此事。

    萧布衣沉吟良久,“蓓儿,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

    裴蓓笑了起来,“萧大哥,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做事总有你的道理。我虽然说你太过婆婆妈妈,或许我就是喜欢你地婆婆妈妈,人生如此奇妙,往往无法解释。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我这辈子。不会再和你分开,除了……”

    说到这里。裴蓓止住了话语,飞快地扭头望了萧布衣一眼,见到他也在望着自己,羞涩笑道:“不谈天下,谈谈风花雪月好不好?”

    “怎么谈?”

    “对牛弹琴一样的弹。”

    二人都是笑,少有地轻松开心。萧布衣和裴蓓此刻一身便装,并肩在襄阳中游历,享受少有的温馨时光。

    红火的夏日悄然逝去,大隋中原浓烈地杀气给整个夏日带来了丝丝的寒意。

    金秋看起来清爽惬意,满是丰收的喜意,襄阳城的百姓奔走相告,如今襄阳城来了个好将军,和郡守重新颁布均田令,租庸调制,而且今年赋税全免,这在百姓心目中,萧将军简直比皇帝还要厉害。

    很多人其实都是不信,可又不想不信,盗匪一来,烧杀掳掠,民不聊生。庄稼收成已经不好,如果官府再催征的话,估计有太多的人只能铤而走险,加入盗匪的行列。可皇上太久没有说话,萧将军宣布赋税全免,郡守也是遵从,又开始召集百姓,按人头派使耕牛,分种土地,街头巷尾地百姓欢呼雀跃,有如过节一般。

    众人都是狂欢,却没有注意到身边正是给与他们幸福的人,萧布衣现在觉得,其实自己也很幸福。

    蔚蓝色的天空下,白云飘荡,萧布衣和裴蓓已经走了好一会儿。

    二人话说的少,都是很享受这种宁谧的感觉,只有在血雨腥风中走过的人,才知道这种宁谧的可贵。

    幽幽的叹息下,裴蓓突然道:“萧大哥,我们有多久没有这么并肩走过?”

    萧布衣扭头望着她白玉般的脸颊,裴蓓没有回头,脸上却是泛起淡淡的红意。

    她和萧布衣呆地时间越久,害羞之意反倒更为明显。

    萧布衣突然笑了起来,“你和巧兮一起久了,她的害羞好像也传染给了你。”

    裴蓓轻咬贝齿,想要瞪眼去望萧布衣,却没有了当初的勇气,她也感觉到自己改变了很多,“没有哪个女人整日喜欢想着打打杀杀,萧大哥,记得吗,当初你说过要娶我?”

    萧布衣毫不犹豫,“是的,我说过要娶你,再见面的时候就娶你,可是……”

    “可是我没有答应……”裴蓓微笑道:“其实我心中一百个愿意,一千个愿意……”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红霞滚滚,眼中也是有了羞意,萧布衣几乎不敢相信她是那个在草原叱诧风云,力敌历山飞的贝培。

    “我知道萧大哥说过的话,一定兑现,但是我还是没有马上答应你,你知道为什么?”不等萧布衣回答,裴蓓已经幽幽道:“因为我觉得对谁都不公平,尤其是对巧兮和蒙陈姐姐。萧大哥,我知道,我认识你认识的晚,你对她们也是难以割舍,我一直都在犹豫,我感觉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宝贵地东西……”

    “你把我比作东西吗?”萧布衣笑了起来。

    “你不是东西,”裴蓓恢复了狡黠,眼中满是笑意,“你在我的心中,是永远和我相濡以沫的萧大哥,生死不弃,永不分离!”

    这些话她其实在心中早说过很多遍,这次说出来,自然而然,萧布衣满是感动,裴蓓又道:“若是以往,我抢你过来并没有愧疚,可和你相处久了,和巧兮妹妹相处久了,我发现把你抢过来是很残忍自私的事情,所以我准备等,等你把我们一块娶过门,这才让我对巧兮的歉然少一些,萧大哥,答应我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