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六五节 南‘征’北战(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荥阳城外盗匪如麻,可城池坚固,十数万人毕竟不能叠起来攻城,打了一段时间,大多盗匪都显得疲倦,甚至有的开始准备退却。

    所有的人兴风作浪,可就算他们自己都不能相信,泥腿子能推翻他们一直仰而视之的大隋江山。

    他们造反更多数是迫于无奈,为了生存,现在钱财粮食到手,已经有了收手的打算。

    众盗中有的胆怯,有的彷徨无计,有的观望,当然还有很多人,做着开国功勋的梦想。

    大帐内坐着的只有两人,翟让和李密。可站着的却是不少,有几个数年前还是称霸一方的巨盗,王德仁、彭孝才、孟让等人也是悍匪,身手不差,都是站于最前表示着自己对瓦岗的尊敬。

    李密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微微蹙眉,现在瓦岗声势壮大,前所未有,却还远没有到了他期待的地步。

    翟让身边的人不用多说,除了单雄信和邴元真外,其余的如王儒信、翟弘、贾雄等人,都是鸡肋般的人物,不但不能成事,而且极有可能关键的时候坏事。这种苗头随着瓦岗军占领荥阳郡诸县逐渐激化起来,翟弘胆小贪财,倚仗元老的身份,打仗最后,分功最前,早就引起太多人的不满,王儒信亦是如此,一直都劝翟让适可而止,收手而归才是安身之道,这些都是对军心不利,可李密还要忍,这时候,团结对外最为重要。如果和翟让闹崩。对自己的大业没有任何好处。

    自己的手下能当大任的也不算多,王伯当、房玄藻、蔡建德都算是跟他良久,可以信任,但是以出谋略为先,却少大才,至于房献伯等先后归降之人,只能说是中等之才,难以同谋大计。

    先后归附地盗匪中,王德仁、彭孝才、孟让等人已经算是不差,可他们既然能归附。当然见到风头不好,大难临头,极可能各自逃命,众盗匪中唯一让李密另眼相看地只有一个王君廓。

    王君廓先跟历山飞,后来和郑德韬一起归顺瓦岗,在李密看来,郑德韬夸夸其谈。王君廓却是有胆有识,文武全才,自己以后要是称霸天下,这种人才当是多多益善。

    大帐内人数虽多,却是静寂一片,都是各想各的心事,从眼下来看,这些人还不过是乌合之众,声势浩大,却并不齐心。

    翟让轻咳声打破了沉寂。环视众人,多少有些自得,暗想这里很多人当初和自己一块起事,如今却都投靠了自己,当然是不如自己了,“众公,今日召集你们到此,是想商量下,这荥阳城还要不要继续打下去。”

    “当然不要打了,”翟弘第一个跳出来。“荥阳城太过难打,我们的手下攻打荥阳损失惨重,得不偿失。再说要抢东西,整个荥阳郡就够我们去掠夺,实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翟弘抢先发话。众盗匪纷纷点头道:“翟二当家说的不错。这荥阳城在我看来,不打也罢。”

    王儒信接着道:“我算了下时日。我们攻打荥阳城已久,张须陀绝不会坐视不理,这时候应该也快杀来了……”

    众人争论,营帐本有骚动,可听到张须陀三个字的时候,大帐中蓦然静下来,落针可闻。

    王儒信见到自己说话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洋洋得意,“这里谁能抵抗住张须陀,反正我是不能。”

    房玄藻皱眉道:“王公此言我倒不敢苟同,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我们打不下荥阳城,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只有攻克荥阳城,才能确定瓦岗威望,让大隋胆寒,这荥阳城能否攻克,关系到士气,此战若是无功而返,瓦岗和从前不会有什么两样。杨庆已经胆寒,此战为我们扬名的大好机会。”

    “可只凭你房玄藻就能抵挡住张须陀?”翟弘跳起来问。

    房玄藻皱眉,王伯当皱眉道:“翟当家,我们都是为瓦岗考虑……”

    “你王伯当能挡得住张须陀?”翟弘继续问。

    王伯当冷笑道:“张须陀也是人,不是神,我其实倒是极想会他一面。”

    翟弘大笑,指着王伯当的鼻子道:“就凭你,你也配……”

    他话音未落,营寨外突然马蹄声急骤,径直冲到帐前。一盗匪冲进来,身材魁梧,背后一把厚背钢刀,赫然就是李密手下的猛将蔡建德,“启禀蒲山公,张须陀大军已经打来了……”

    营寨中轰地一声,翟让霍然站起,其余之人却要向营寨外抢去,翟弘一马当先,逃命最前,李密却是沉声道:“大伙莫要慌张。”

    众人冲出营寨,发现帐前还是风平浪静,不由讪讪,纷纷回转,李密眼中有了讥诮,沉声问道:“建德,张须陀现在到了哪里?”

    “我一直奉命查看跟踪张须陀的踪迹,张须陀已经无声无息的扎营方山,立刻快马回转。看营帐规模,应有两万大军左右,我觉得他会图谋攻打我们,还请蒲山公速做定夺。”蔡建德大声道。

    “方山还远,方山离这里还远,逃命来得及。”众人都是松了口气。

    彭孝才一直沉默,此刻建议道:“翟当家,蒲山公,我等如今声势浩大,张须陀即来,荥阳已无我等立锥之地。不如从荥阳撤离,过运河去瓦岗,取道东海,淮南方为上策。”众人点头,纷纷称是,如今的众人已经养成定势,反正张须陀毕竟是一个人,他打到哪里,众匪盗就向相反的方向逃命就是,张须陀既然北上。那他们就取道南下再好不过。

    翟让也是点头称道:“此计大善。”

    李密却是断然摇头道:“绝不能逃。此战我们必须得胜。张须陀勇而无谋,既骄且狠,诸公若听我吩咐,列阵以待,保为诸公破之。”

    翟让又有些意动,王德仁却是大摇其头,“蒲山公此言差矣,非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实在是勇而无谋绝不能形容张须陀。当年张须陀打王薄。攻击秦君弘、郭方预,擒左孝友,战卢明月,哪次不是以少胜多?远的不说,单说如今在场诸位,除了蒲山公没有和张须陀交过手外,哪个不是在他手上吃了败仗?张须陀历经数百仗不曾一败。如果说这样都是勇而无谋地话,那我们不是个个都是没有脑袋?这打仗绝非吹吹自己贬低别人就可以做到,在我看来,撤离方为妙策,蒲山公若是再战,不过凭添一败而已。”

    众人默然,王德仁说地不中听,让人泄气,可都知道是实情,张须陀虽然占据了兵精之利。可无论如何,每次大伙都是带十多万人的打,可张须陀多则一两万的人手,最少是五人,可没有一次让盗匪占到便宜,张须陀这三个字在群盗心目中,已经是座绝壁,不可逾越。

    李密不动声色,心道这王德仁也是有脑袋之人,他何尝不知道张须陀的厉害。可正是因为厉害,他才一定要对战,正是因为张须陀难以拔除,他才一定要和他对垒。

    这一仗他一定要赌,而且要赢。击败张须陀。扼守住荥阳,围困东都。断了杨广回转东都的念头,这才是他攻打荥阳郡的真正的意义所在,可他这一番苦心眼前之人又有哪个能明白?杨广如今虽是开始发昏,可若是他坐镇东都,大隋兵士还有卖命之人,他所谋划的一切前功尽弃,无论如何,他都要让杨广死在扬州!

    “诸公实在对张须陀过于胆怯,张须陀虽然勇猛还在,可大隋根基已倒,兵士征伐多年,疲惫远胜平常。张须陀兵士以齐郡兵士为基,所率兵士征伐过久,难免思归。作战在于军心,军心不稳,如何可胜?翟当家,这次若不能趁士气正旺和张须陀决战,寨主永无翻身之日,还请寨主三思。张须陀是人不是神,以往我等败退,不过是因为谋略不当,今日我有妙计可对张须陀,还请寨主莫要撤离。”

    “蒲山公说的也有道理,”翟让终于松了口,沉声道:“还不知蒲山公有何妙策?”他地妙策不过是送死而已。”翟弘讥诮道。

    李密暗道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却还是微笑道:“那翟二当家可否和我一赌?”

    “赌什么?”翟弘脖子一挺。

    “赌此战张须陀必败!”

    众人均惊,用诧异地眼神望着李密,觉察到他的自信。

    “你若输了呢?”翟弘不屑问。

    “我如是输了,从此退出瓦岗,所获一切财物分文不取。”李密斩钉截铁道。

    翟弘为之意动,“你若赢了呢?”

    李密淡然道:“当然是瓦岗如日中天,确定乱世江山的不世地位,翟当家自此千古流芳,万人敬仰!”

    “好,我和你赌了!”翟弘咽了下口水,心中振奋,暗想这买卖只赚不赔。翟弘早就看李密不顺眼,虽说李密破了金堤关,带大伙烧杀掠夺很是爽快,可眼下谁提及都是蒲山公的功劳,好像瓦岗变成了蒲山公开的,这让他难免不爽,能借这个机会驱逐李密倒也不错。

    李密微微一笑,扭头望向翟让道:“不知道寨主意下如何?”

    翟让环望众人,见到群盗表情各异,一狠心道:“老子受够了东躲西藏的把戏,反正眼下得到的这些已经是意外收获,再输出去也无所谓,就依蒲山公所言!”

    李密大喜,“那好,还请寨主立下军令状,授予我全权带兵职责,若有违背,当斩无赦。”

    翟让点头,“当然,军威最为重要,今日我就授予蒲山公带兵全责,若是违背。当与瓦岗为敌。”

    众匪虽是半信半疑。却都是躬身道:“谨遵翟当家,蒲山公吩咐!”

    “此战要胜不难,难却难在一鼓作气歼灭群盗,铲除后患!”张须陀眉头微锁,凝望着荥阳城地方向,他离那里不过几十里之遥。

    罗士信,秦叔宝就在张须陀的身边,低头望着张须陀画地地图。

    这一带对于张须陀来说,也是熟悉非常,山脉河流了若指掌。

    “贼兵虽多。却不过是乌合之众,翟让绝非大才,李密虽是不差,可毕竟立足未稳,号令不严,不得军心。”张须陀沉声道:“贼寇知我等前来,抵抗地少。逃命地必多,此战我们胜出的把握极大。”

    罗士信沉默,秦叔宝突然道:“可将军绝对不能大意……”

    张须陀转身,愁苦的脸上露出欣慰地笑,“你们几时见过我大意?”

    秦叔宝望着张须陀地笑容,半晌才道:“我很久没有见过将军笑了。”

    张须陀轻叹声,“我得圣上器重,唯有以死相报。可这驱逐盗匪,却是保安宁之事,大意不得。”

    秦叔宝皱眉道:“可将军可曾想过。这盗匪不除,并非将军之错,而是根源不除。”

    张须陀皱眉道:“叔宝,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秦叔宝鼓起勇气,大声道:“张将军,我知道你对大隋忠心耿耿,大伙都是如此。这里的子弟兵,士信咬金哪个其实都对为祸天下地盗匪深恶痛绝,全力保家卫国。可张将军可曾想过,这盗匪屡禁不绝。甚至以往耕种的百姓都变成了盗匪,难道谁天生下来就想为盗,圣上下了江南,已是弃江山于不顾,我们如此。又保的是哪里?”

    他说的已是大逆不道。罗士信双眉微扬,想说什么。还是忍住。

    张须陀却是轻叹声,缓缓走过来伸出手。他地手满是伤疤褶皱,看起来和树根仿佛,可就是这双手,打遍天下,从未有过敌手。他轻易一掌可置人于死地,这刻却只是轻轻拍拍秦叔宝的肩头,“叔宝,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对圣上不满,不过现在事情却有了转机。”

    “什么转机?”二将诧异问。

    张须陀轻声道:“老夫如何不知道大隋江山风雨飘摇,当初老夫从齐郡到了梁郡,固然是因为圣旨宣召,可也是决心劝圣上回转东都。龙舟上,圣上向我说明了下江南的原因,却绝非享乐弃江山于不顾。到底是何原因,我是心知肚明,倒有关圣上自身,不好向你们说明,可你们知道,圣上并非放弃天下就好。雁门被围之后,圣上已经少有举动,对征伐辽东更是不提,本来大隋局势渐稳,只要驱逐盗匪,可天下太平,但是一直有太平道妖人暗中蛊惑,这才生出许多事端,只要消灭太平道,铲除了瓦岗,百姓安生可图,圣上许诺,年底必返回东都,圣上从未对老夫失信,还请叔宝,士信放心,到时候圣上要是不回,老夫当亲自去请。只要年底圣上回转,大隋必定安定,你们跟随老夫多年,到时候老夫必定奏请圣上封赏,绝不亏待……”

    他说到这里,满是期待,秦叔宝轻叹声,“张将军既然如此,我等怎能不誓死追随。”

    罗士信却问道:“那不知道将军有何铲除瓦岗的良策?”

    张须陀精神一振,蹲下来道:“贼兵俱我威名,如我旗帜一到,必定望风而逃,就算不逃,乌合之众也难抗衡,既然如此,我索性以疑兵之计,率五千兵士作主力佯攻,还请士信带一队人马绕路前往荥阳到荥泽一路埋伏夹击,叔宝带一队人马前往荥阳到管州一路埋伏。荥阳贼兵若败,有三条路可选,一是径直去荥泽,然后东去瓦岗,向东径直逃窜,一是直退大海寺,沿着运河南下,另外一路却是南下,向管州逃窜。咬金早在荥泽设伏,到时候前往攻打,我们四路出击,当能将盗匪全歼在大海寺左近。”

    秦叔宝点头,“将军妙计,既然如此,那不知我等何时起身?”

    张须陀轻声道:“你二人带兵暂休息几个时辰。三更开拔。秘密行军,当求在明日未时到达指定地点,申时带兵到达大海寺,不得延误。”

    二将起身道:“听令。”

    张须陀见到他们转身,突然道:“叔宝,士信……”

    二将转过身来,“将军何事?”

    张须陀轻声道:“叔宝身经百战,老成沉稳,我是颇为放心,士信多少有些冲动。还要小心为上。骄兵必败,对瓦岗众,你等也是莫要轻视,若逢他们势大,坚守等待其余人马到来即可,切莫贪功冒进。”

    罗士信眼中闪过感动,垂头道:“多谢将军!”儿率千余人被张须陀伏击,全军覆没,魏六儿死,伏击地点据此西约四十里。”

    一贼兵匆匆忙忙的进入大帐,面带惶恐,大帐内有李密,翟让一干人等,却多为李密亲信。

    翟让又露惊惶,李密却是微笑道:“知道了。退下吧,消息切莫外传,若让旁人知道,斩你首级。”

    贼兵愣了下,不明所以,翟让却是呵斥道:“一切听从蒲山公调派,他让你莫要传出消息,你听从就是。”

    等到贼兵喏喏退下,翟让低声问,“蒲山公秘而不宣魏六儿死讯。不知道可有什么妙计?”

    李密施礼道:“寨主对我委以重任,我怎能不竭尽全力。不过魏六儿死讯的确不宜张扬,不然军心大乱,不战已败,寨主但请放心。对付张须陀我早就筹划。甚至早于攻克金堤关前,张须陀若来。必败无疑。”

    翟让虽是怀疑,却只能道:“但愿如此。”

    营寨外嘈杂一片,邴元真冲进来,蓬头垢面,见到翟让低声道:“寨主,不好了,张须陀离此不过三十里,郑德韬不自量力带兵去攻,中张须陀伏兵之计,全军覆没。我快马赶回禀告敌情,是战是逃,还请寨主定夺。”

    翟让看了李密一眼,颤声道:“蒲山公,张须陀已近三十里,我等还是逃吧……”

    天空繁星点点,仿佛情人地眼眸眨动,夜空墨蓝,有如情人地思念。

    大军除了放哨地兵士外,都在抓紧时间休息,将军有令,三更出发,没有人敢违背。没有精力,如何克敌?

    罗士信没有睡,他已经走出了营帐,哨兵见到是罗士信,都是躬身施礼。在他们心中,三将地位只是比张须陀略差半筹。罗士信出营,没有谁会询问。

    罗士信双眉紧锁,好像遇到个极难解决的问题。

    他信步走去,虫鸣啾啾,深秋看起来颇有寒意,就算虫子鸣叫都是有些凄凉,仿佛罗士信此刻的表情。

    出征在即,他看起来却像是心事重重,无心睡眠,信步越踱越远,慢慢地没入黑暗之中。

    兵士远望不解,望着罗士信地背影,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罗士信并未走远,止住了脚步,抬头望天,良久无言。

    不知过了许久,他突然心生警觉,手按刀柄,低声喝道:“是谁?”

    他虽然神游遐想,毕竟身经百战,武功卓绝,身旁不远脚步声虽然轻微,却被他马上察觉。

    黑暗中现出一个人影,朦朦胧胧,看不真切面目,先是一股幽香传了过来。罗士信才要拔出刀来,突然僵硬在那里,低声问,“你是谁?”

    他前声颇为严峻,可后一声询问却是大有疑惑,甚至可以说是温柔,黑暗中的影子幽幽叹息道:“罗大哥,原来你还记得我?”

    影子说地声音低沉,却是女子的声音,罗士信脸上古怪莫名,犹豫道:“你是……红……红线吗?”

    影子走近几步,面容可见,清秀非常,双眸明亮,欣喜道:“罗大哥,你果然还记得我,我就是红线!”惫,城外地血泪。

    守城的兵将无声无息的开始准备盗匪攻城,盗匪却是懒洋洋的盘算今天怎么攻打。

    双方本是互不相识,毫无瓜葛,可眼下定要分个你死我活。

    可是等到日头再升高一些,天色又辨清楚些的时候,盗匪突然骚动起来。骚动也有传染,迅即的从西面传到东面,从荥阳城的一面转瞬到了四面八方。

    所有地盗匪都是恐怖的念着一句话,隋兵援军来了!

    隋兵援军并不可怕,可怕地是这时候能来,敢来的援军只有一个,那就是张须陀的大军。

    张须陀终于来了,张须陀还是来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会来,也准备他的到来,可来地那一刻,所有盗匪都是心惊肉跳,四顾茫然。

    天边青茫茫处,现出一条线,有如碧海潮生最远地的那道波浪,冲来地时候,本不在意,可等你在意的时候,已经化成惊涛骇浪。

    旗帜可见,刀枪可见,盾牌可见,迎风猎猎,大旗招展。所有的隋兵列方阵前行,密密麻麻,无所能挡,就是缓慢的走过来,嚓嚓的脚步声响起来,却让四野显得沉寂。

    四野沉寂起来,却更显得脚步声的惊心动魄。

    没有见过张须陀的贼兵从未想到过,张须陀的大军压境,只是兵士前行的脚步声,就让所有人为之胆寒。

    隋兵没有什么冲锋陷阵,没有什么阵法百变,只靠必胜的勇气,只靠身后站着地那个人,谁都知道,有张将军在,此战必胜!

    他们只是前行,眼中闪着和矛尖刀锋上一样凌厉的光芒,阳光照下来,四野阳光普照,却是感受不到半分暖意。

    深秋红叶,再次迎来了鲜血的灌溉,落叶飘落,感受着生命的凋零!

    大战,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