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六八节 造反有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秋意肃杀,枝叶凋零。细雨漂浮在空中,润物无声,风中满是寒意,让人心中不由凄凉。

    萧布衣坐在厅前,凝望着庭院中的一棵梧桐树,已经沉默良久。

    不知为何,脑海中蓦然闪出李清照的一句词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他乐观的时候多,像今日的愁闷倒是少有。

    往日景象一幕幕,点点滴滴的浮在脑海,挥之不去。

    嗒嗒的雨水顺着屋檐落下,萧布衣的目光可透过雨水,却是透不过梧桐和墙垣,可是他的思绪却是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大海寺的血腥,经历过的人少有能够忘记吧?

    那么个英雄人物,死了好像也和旁人没有什么两样。

    可张须陀死了,杨广会如何,他会不会发狂?萧布衣不知道杨广的心情,只知道自己有那么一刻的伤心黯然。

    他和张须陀其实并不熟悉,也不过见过几次面,甚至张须陀在见到他第二面的时候就要取他性命,可他竟从未憎恨过张须陀。

    他们是敌人,但是张须陀最少还是个让他可以钦佩的敌人。有的时候,可钦的敌人总比暗算你的朋友要好的多。

    他就是那么呆呆的坐着,神驰遐想,良久无言。他离荥阳虽然远,可是他知道消息要比很多人都要早。现在的他就算足不出户,也能掌握天下大势,这要得益于他最早建立的消息网。可最早知道,当然也是最先忧伤,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嘴角挂着无奈的笑。

    张须陀死了,为他伤悲的人很多很多,最少那些被他救出的隋兵会哭,最少那些受过他救命之恩的齐郡百姓会哭。杨广会不会哭?他萧布衣虽不会哭,可秋雨袭来之时,总有些无奈愁绪。

    可要笑的人当然也很多,首先旧阀会笑了,自从雁门被围后,旧阀早就想反,可都是出头地椽子先烂。要说不畏惧张须陀,不畏惧卫府精兵攻打也是假的。杨广只要坐镇东都,张须陀只要大权在手,没有哪个造反之人会不胆寒,可现在杨广莫名的下了扬州。张须陀这个隋朝第一名将也死了,李密扼断东都和扬州的要道,杨广很难再回东都,各地郡县可说各自为政。此刻不反,更待何时?

    以往的造反是有罪,现在的造反是有理!

    不但旧阀会笑,匪盗也会笑了。现在他们不用怕了,张须陀死了,再没有人跟着他们屁股后追着打,他们可以加快的发展势力,不必每次聚集多点人就被张须陀打散,如今盗匪大鱼吃小鱼,势力兼并在所难免。

    能让天下人又哭又笑地人并不多见,张须陀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让人敬,让人怕,让人哭。让人笑,让隋朝的天下急转直下,张须陀不枉此生了。

    想到这里的萧布衣又是望向梧桐细雨,轻轻叹息一声,站了起来,回头望过去,见到裴蓓关切的眼眸。

    裴蓓不知在他身后凝望了多久,她知道萧布衣此刻心情多半不平静,可她没有上前安慰。有时候,恋人之间。不需要太多地密语,只需要那一刻彼此的守候。

    “蓓儿,你什么时候来的?”萧布衣问。

    裴蓓的微笑让有些阴冷的空气中有了朝气,“来了没有多久,世绩说你识英雄。重英雄。张须陀死了,你不会好受。所以说让你静一下。他说你若是心情好些,大伙都在前厅等你,有些事要商量一下。”

    萧布衣点头,“谢谢你们。”

    裴蓓微笑道:“谢什么,我们要谢谢你才对。”

    萧布衣摇头,跟随裴蓓到了前厅,发现一干人等都在,难掩兴奋之意。

    张须陀死了,对于徐世绩、魏征、裴行俨等人而言,悲伤的感觉显然不如萧布衣。

    萧布衣如今打遍黄河两岸,和张须陀一时瑜亮,若不是造化弄人,当为大隋的擎天之柱。他听闻张须陀死,难免有些兔死狐悲,黯然神伤,可对其余地人来说,反应没有他这么强烈,相反,都觉得这是个机会。

    “萧老大,眼下是个机会,我们绝对不能错过。张……将军……过世,荥阳城孤城一座,天下之大,大隋兵将中能和你抗衡的不过是杨义臣,可我想瓦岗既然扼守杨广回转之路,杨广如果还有点脑袋,断然会派人重新去攻打,杨义臣多半是首选。眼下大隋兵将对我们造不成致命的威胁,我们既然不怕朝廷,当求迅即发展,扩大影响,兼并地盘!”

    徐世绩开门见山的分析天下大势,兴奋不已。

    众人也是点头,魏征一旁道:“不过切忌急进,要稳扎稳打,少树强敌是为第一要义。萧将军也是赞同,说过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实在是大有道理。”

    就算是裴行俨有些急性子,听到这里也是连连点头,“魏先生说的有道理,可我们总不能在襄阳按兵不动……”

    “当然不能按兵不动。”徐世绩笑起来,“魏先生的意思想必是现在强自攻打还不是时候,巴陵郡既然有萧铣为内应,一帮校尉还有巴陵百姓翘首以盼萧老大去颁发均田令,现在时机成熟,萧老大可以出马去取下巴陵郡,甚至可以兵不血刃,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巴陵扼守长江,若是取下,我们可以顺长江而下,收复沿途各郡,时机成熟,义旗高举,以德服人,到时候长江以南诸地多是纷纷投靠……”

    “听起来很美。”萧布衣笑道。

    裴行俨粗声粗气道:“我虽然佩服萧老大,可还不觉得萧老大的名声到了这种地步,天下是打出来的,只是一个口号就来归顺,要我等何用?”

    徐世绩微笑道:“你现在莫要小瞧萧布衣这三个字的分量,你士族出身,不事耕种,当然也不知道均田令三个字在寻常百姓心目中的分量。我等当然有用,可要打现在也不是时候。巧取智取江南应为我们着重考虑,巴陵若是归顺,这均田令重颁地影响扩大,我们再派人在百姓中广泛传播萧老大的仁政,定能得到他们的拥护,江南华族世家也求安稳,肯定对萧老大此举积极响应。到时候再取其余的各郡,不是难事。天下纷争,我们占据江南,依据襄阳北进,成不世之业。在此一举。所以请萧老大速做定夺,去取巴陵,莫要被他人抢了先机,到时候悔之晚矣。”

    萧布衣环望众人,“你等地建议呢?”

    众人都是点头赞同,袁岚也是认可,裴行俨咧嘴一笑。“我的建议是地盘越大越好,管你抢来的,骗来的,能抢能骗也是本事。”

    众人笑,魏征见到萧布衣询问的目光,缓缓点头,“无论如何,取巴陵当为眼下之重。”

    萧布衣见到众人齐心,一扫阴霾,沉声道:“既然如此。我等要当机立断,先取巴陵!”

    张须陀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有哭地,有笑地,还有的就是和虞世基一样,大汗淋漓,惊恐不能言。

    他呆呆的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嘴唇发灰,汗珠子一颗颗的从额头滚落到嘴角。顾不得擦拭。

    他坐着足足有个把时辰地时候,才要起身,就听到内侍过来通禀,“裴御史到。”

    “快请。”虞世基抓到救命稻草般。

    裴蕴进来地时候,脸色比虞世基好不到哪里。他显然也是知道了张须陀的死讯。

    他们对张须陀并没有什么感情。可张须陀地死对他们来说,实在如丧考妣般的伤心。

    虞世基少了倨傲。多了紧张,上前几步,急声道:“御史大人,这次要你去和圣上说了。”

    裴蕴故作不知,“向圣上说什么?”

    虞世基强压住心中的不悦,想要陪笑,却又装作悲痛道:“张将军为国捐躯,殊为可惜,我只怕圣上受不了这个消息的打击……”

    他欲言又止,满是期待。庙堂上从没有停止过明争暗斗的时候,在虞世基眼中,所有地事情无非是你咬我,我咬你,谁管大隋江山死活,那不过是圣上需要操心的事情。他唯一关心的就是怎么讨圣上喜欢,安安稳稳的过上一天。弟弟虞世南早劝他收手,可他一是不想,二是不能,他舍不得眼下的荣华富贵,再说他得罪的人无数,在圣上身边还能保住性命,若真的离开圣上,说不定第二天就会被人杀死。他和裴蕴虽都是杨广身边的红人,可向来面和心不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以前一直落在下风,最近裴家多有磨难,虞世基趁机压到裴蕴的头上,洋洋得意,就算荥阳被围,他也是自作主张,隐瞒不报。可福兮祸兮,他在自以为得计的时候,哪里想到闯下了大祸,更没有想到张须陀会死!在他眼中,张须陀地死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可这笑话眼下就活生生的落在他脑袋上,他现在没有准备隐瞒这个消息,更知道瞒不住,眼下的他只求裴蕴不要落井下石就好!

    裴蕴也是脸现悲恸,“原来虞大人是担忧这件事情,张将军为国捐躯是为大隋损失,可我想,张将军殒命却和虞大人并没有关系,毕竟怎么来说,他都会去荥阳。”

    虞世基心中稍定,暗想患难见真情,这裴蕴也算够义气,“多谢裴大人谅解。”

    “我也怕圣上受不了这个打击,这才来找虞侍郎,商量如何向圣上说及此事,我来时,见宇文将军匆匆忙忙的去见圣上,只怕……”

    虞世基脸色大变,第一时间想到是宇文述也知道了张须陀的死讯,这才抢着去参他一本。

    “裴大人……”

    “我今日来找虞大人,就是想和大人同进同退。”裴蕴坚定道:“不如你我马上去见圣上,和圣上商量定国大计如何?”

    虞世基抹把冷汗,陪笑道:“如此最好。”

    二人出了府邸,急冲冲向宫中赶去,才到宫门,就见到一通事舍人走出,见到二人微笑道:“圣上正要宣召两位大人。两位大人赶到,倒不用我去传了。”

    “不知道圣上找我们何事?”虞世基抢先问道。

    通事舍人摇头,“恕我不知。”

    虞世基心事重重的跟在通事舍人身后,未到宫中,先听到一阵爽朗的大笑。虞世基心惊胆寒,听出发笑之人正是杨广,多少有些胆颤心惊。自从陈宣华死后。少见杨广笑过,难道……

    进了宫中,发现杨广正对着铜镜在笑,很是开心,宇文述垂手立在一面。脸上愁苦。他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这些日子心力憔悴,又是老了十年的样子,如今虽是立着,看起来却已经不堪重负。

    杨广对着镜子只是笑,虞世基等了很久,本来以为他通过铜镜能看到自己。没有想到过了良久,杨广还是没有回身。

    咳嗽一声,虞世基战战兢兢道:“不知圣上宣召老臣二人何事?”

    杨广地笑声终于停下来,又对镜良久,这才转身过来,微笑道:“虞卿家,你看朕可是年轻了许多?”

    虞世基抬头向杨广望过去,见到一张容光焕发的脸,不由愕然。杨广说的没错,相对前些日子。杨广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他从来没有想到,杨广成天照着铜镜屏风,居然再次找回了自信。

    “圣上看起来足足年轻了十岁。”

    杨广微笑,很是满意,转瞬又是叹息声,喃喃道:“朕多想马上让宣华看到朕年轻地样子,宣华永葆青春,几十年不会老,朕看起来亦是如此。如此一来,朕和宣华当是天下无双的眷侣。神仙都会自愧不如。王世充有功,进献如此神镜,朕要好好地奖赏他,王世充没有来吗?”

    虞世基胆颤心惊道:“回圣上,王大人正在攻打格谦群盗。如今不在扬州城。”

    杨广微笑道:“应该地。朕让他和张将军一块剿匪,为朕铲平天下盗匪。他定不会辜负朕的厚望。对了,虞卿家,朕宣你和裴卿家来,就是考虑回转东都地事情。”

    虞世基汗珠子冒出来,杨广却是自顾自说道:“宣华劝朕为天下着想,朕决定了,当会振作起来,重整天下。宣华还阳在即,朕准备她还阳后,马上和她回转东都,大赦天下,安抚百姓,暂缓征伐辽东,先平突厥,你们说可好?”

    见到虞世基还是不语,杨广终于皱起了眉头,“你们难道不同意朕所说?”

    虞世基突然跪倒在地,放声大哭道:“圣上,张将军为国捐躯,荥阳遇难了。”

    他叩首在地,已是不敢抬头,害怕、惊惧、惶恐不一而足,当然伤心也有,却是伤感自身,大哭出来,可真所谓惊天泣地,惨绝人寰。

    宇文述脸色大变,杨广却是楞了下,半晌才问,“哪个张将

    张须陀大隋第一名将,未尝有败,更不要说死,杨广一时间不能将张须陀和为国捐躯四个字联系起来。

    裴蕴上前,悲声道:“圣上,张须陀将军荥阳大海寺前遇伏被困,力尽而死……”

    “你胡说!”杨广霍然上前几步,怒指裴蕴道:“裴蕴,你可知欺君之罪?”

    他不能信,也不敢信,更不想信,张须陀神勇无敌,怎么会死?

    裴蕴双眸含泪,“老臣知道欺君之罪,可老臣岂会拿此事欺君?”

    虞世基地上哭道:“圣上,裴大人所言千真万确,瓦岗作乱,兵动荥阳,荥阳郡告急。张将军急圣上所想,不及通传,就赶去解围,可没有想到误入匪盗陷阱,大海寺前被困身亡,老臣所说,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杨广蓦地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还说自己不是撒谎?瓦岗早就萧布衣所破,哪里还来的瓦岗?好了,朕今日心情舒畅,不追究你们地欺君之罪,都起来吧。对了,张将军现在到底如何了?”

    他虽是在笑,可嘴角却在抽搐,手脚也在发抖……

    虞世基悲声道:“回圣上,瓦岗虽破,可翟让等人却没死,更有李密等人投奔。如今声势日大,他们攻破金堤关,攻打荥阳郡诸县,如今更是用诡计杀死了张将军。到现在瓦岗声势日隆,兵动虎牢。威胁东都。老臣知道圣上会悲会恼,可为大隋江山着想,和裴大人冒死说出实情,只请圣上明鉴。”

    裴蕴泪水滑落,恸声道:“圣上,张将军之死,千真万确。眼下还请圣上保重龙体,节哀顺变。”

    杨广笑容不去,却如同僵硬在脸上,踉跄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龙椅之上,良久无言。

    宫中只剩下裴、虞二人的哽咽,再无他声。哽咽之声在大殿中有如幽灵哭诉,杨广眼角不停的抽搐,缓缓的合上眼睛,两滴泪水已从眼角滑落。

    他鼻孔抽搐。脸上肌肉不停的颤动,双手上青筋暴起,突然又是站起,大喊一声,“天亡我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杨广径直晕了过去!边,见到他醒转,惊喜道:“圣上醒了?”

    “我是在哪里?”杨广有些茫然,转瞬一把抓住了胸口。脸上露出了痛苦之意,急声问,“皇后,张将军真地死了,我是不是在做梦?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我是在做梦!你说呀!”

    萧皇后珠泪暗垂,只是柔声道:“圣上。你先休息,龙体要紧。其余的事情,容后再说。”

    杨广牙关紧咬,脸上又是肌肉抽搐,甚为怕人。萧皇后却是用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脸颊,眼中带泪道:“圣上,你千万要挺住,这些年的苦都挺过来了……”

    杨广双眼泛白,又是要晕过去,萧皇后才要起身去找御医,杨广精神一振,再次清醒。伸手握住萧皇后地手,紧张渐去,眼神却有些茫然,喃喃道:“什么是苦,什么是乐,又有谁能够说的明白?”

    萧皇后不解其意,却只是握着杨广地手,满是柔情,无论如何,她三十多年就是苦守着这一个男人,大业也好,江山也罢,太子抑或是皇上,在她眼中,他不过是她的男人。

    “召宇文述、裴蕴、虞世基来。”杨广沉声道。

    “圣上,你还是先休息吧……”萧皇后心痛道。

    “快去。”杨广脸色一沉,萧皇后无奈,只能命宫人去找,三老臣其实并未离开,转瞬的功夫,已经到了杨广床前。

    杨广坐起,凝望三臣,沉声道:“如今张将军为国捐躯,朕不胜哀痛,可荥阳告急,三位爱卿可有合适人选剿匪?陈夫人还阳在即,朕不能失去了张将军,再失去宣华!”

    三臣面面相觑,倒未想到杨广悲痛中恢复的如此之快,裴蕴沉吟道:“启禀圣上,如今杨大人按照计划去攻打河北群盗,无暇回转,张将军在世之前,对裴仁基将军颇为推崇,如今裴仁基镇守虎牢,倒可让他任张将军一职,全力剿匪。”

    杨广点头,“就依爱卿所言,速传旨下去,将裴仁基升为河南道讨捕大使,命杨太仆迅疾回转,先和裴仁基联手平定瓦岗,务求尽快驱逐河南盗匪,让朕和宣华回转东都!”

    裴蕴、虞世基精神一振,齐声道:“臣遵旨。”

    杨广目光却是落在宇文述身上,轻声道:“宇文爱卿,宣华还有四十三日就还阳了吧?”他在扬州,只是牵挂这事,日子倒记的清清楚楚。宇文述浑身冷汗直冒,垂头道:“回圣上,应该如此。”

    杨广轻声道:“好吧,你好好准备,宣华若是还阳,宇文爱卿你功不可没。朕赋予你一切便利,当求成功,阻挡朕见宣华之人,朕要千刀万剐除之。”

    宇文述脑海一阵迷糊,听到自己说了声遵旨,然后又听到杨广让众人退下,茫然离开。

    杨广见到三臣退下,倚在床榻上,怔怔地发呆。

    方才的阴抑尽数去掉,取代的是难以遮掩地哀伤之意,双眸一闭,眼泪涔涔而下。萧皇后见到杨广落泪,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安慰。

    杨广流泪良久,这才低声道:“皇后,为朕做件事情。”

    “圣上要做什么,尽管吩咐就好。”萧皇后柔声道。

    “为朕取出张将军的画像,摆设香案,朕要亲自祭奠张将军!”杨广睁开眼睛,眼眸中藏着深深的绝望,为张须陀的死,为自己地江山!

    宇文述出了宫中,只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凉风一吹,遍体生津,他这才觉得自己老了。老迈的就算寒风都不把他放在眼中,想当年他东征西讨,气吞万里……

    陈宣华会还阳吗?宇文述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有如溺水之人抓住稻草般,自欺欺人,他宁可相信。

    相信还有希望,可希望之后会不会是绝望?

    踉踉跄跄的走进府中,宇文述坐下来,才端起茶杯,喝口热茶,想要暖一暖有些冰凉的心,宇文化及慌张的跑进来,惊惶道:“爹,不好了。”

    宇文述霍然站起,茶杯落在地上,一只手有些发抖,眼角抽搐,吃惊问:“怎么了?”

    宇文化及没有注意到老子的异样,做了一件让他终生后悔地事情,他径直说出了实情,“徐洪客不见了,我让人找遍了整个扬州城都没有找到他。”

    宇文述双眸有些发直,茶水从嘴中流出,浑然不觉。

    宇文化及也没有察觉,继续说道:“爹,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出动……爹……你怎么了……爹!”

    伴随着宇文化及撕心裂肺的喊,宇文述双目泛白,缓缓的软到在地,口吐白沫。

    宇文化及一把搂住了宇文述,骇然道:“爹,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们可怎么办?!”榜,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