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八一节 勾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从巴陵出发来到草原,虽是数千里之遥,却不过几日到达。

    到了紫河后,李靖为他准备的精兵,袁岚为他准备的好手悉数到齐,众人都是乔装成草原人无声无息的混入草原。

    李靖虽然沉默寡言,可做事着实高效,培养出的精兵也是和他一个脾气,默默做事,少有张扬。其中有个叫图鲁的人,李靖特别交代,负责领众人入草原。雪花纷飞,草原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可图鲁却是有一种天生的直觉,很快带众人到了蒙陈族附近,散落开来,四处打探消息,了解眼下的形势。

    萧布衣其实并不信可敦,暗想要是把身家性命交到她手上实在是蠢不可及。若要和人讨价还价,首先就要有自己的本钱,他这四下打探,分析形式就是在给自己积累本钱。

    阿勒坦的咄咄逼人他也看到了眼中,直觉中和蒙陈雪一样,都知道事情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如今草原大约有几股势力抗衡,始毕可汗、可敦、契骨和铁勒九姓,他萧布衣就是负责和稀泥,让各方别有太强,可也别是太弱,这场角力始毕可汗若是胜了,不言而喻,蒙陈族会被连根拔起,他萧布衣也捞不到好,可若是可敦赢了,他萧布衣也不见得得好。因为可敦还是忠于隋室,为了杨广,说不定还会捅萧布衣一刀。萧布衣现在是与虎谋皮,实在要小心翼翼。

    可要说让他萧布衣以几百人对抗可汗、可敦,那实在是痴人说梦,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只有苦笑。

    蒙陈族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甚至连铁勒九大姓都算不上,可因为牵扯个萧布衣。反倒成为轴心,牵一发而动全身。

    萧布衣隐约明白可敦让他前来的目的,却不着急去见可敦,反倒先找到了蒙陈雪。

    他现在的武功极为高明。无声无息的找到了蒙陈雪,就算莫风也是不知道。他暗中图谋,当少有人知道最好。

    二人相见,少不了轻怜蜜爱,可更要紧的却是分析眼下地形势。蒙陈雪毕竟还是塔格,在草原久了,知道的更多一些,和萧布衣分析眼下的形势。也是栗栗危惧,可一来蒙陈雪不能置族人安危于不理,二来萧布衣也急需草原的马匹,这才决定浑水摸鱼,把水搅地越混越好。

    阿勒坦对这些暗中举动并不知情,还在做着美梦,萧布衣无声无息的潜入他的营帐。弄昏了他带了出来。在山洞的一番做作都是做戏给阿勒坦看,他手下的人扮作了一阵风,阿勒坦或许无能,可这番消息若是给什钵达听去,多半会有意料不到的效果。眼下他这假消息放出去,至于始毕如何反应,那还要静观其效。

    从阿勒坦这儿萧布衣知道几个消息,那就是始毕可汗已经开始准备向可敦下手,这才派儿子出马暗中对付蒙陈族。第二点却是一阵风并没有死灰复燃,而是阿勒坦冒用他们的名头。他并无意杀了阿勒坦,毕竟这人虽然讨厌,可活着却更有作用,可他有些意外的收获就是碰到了黑暗天使地少主。

    文宇周……文宇周?

    萧布衣念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微动。倒想到了个事情,那就是和袁岚谈过的北周宇文姓。

    北周也是北朝之一。是西魏的权臣宇文泰建立,其子宇文觉正式建立北周,历经五代,后来被外戚杨坚篡夺了北周的大权,这才建立了大隋。

    杨坚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北周的宇文氏斩杀个干干净净。宇文述本是家奴,这才留得性命,赫赫有名地宇文阀到了大隋,其实已经是名存实亡,这个文宇周带个周字,难道就和北周地宇文姓有关?

    这个猜想本来是不着边际,可他今日听到老者叫黑衣人为少主,反倒觉得这个念头有些切合实际。

    如果这个少主真的和北周有关的话,想到这里,萧布衣嘴角又露出难以捉摸的微笑。

    风雪中立着,等了良久,一道黑影远处飞奔了过来,正是离去的老三。

    “事情怎么样了?”萧布衣问。

    “有两个消息,第一就是阿勒坦果然不出萧老大所料,去找了什钵达。什钵达带着几百手下就在附近。还有个消息就是,我们跟踪黑暗天使,发现他们一路向北,不过还没有追踪到他们的下落。老五怕萧老大着急,这才让我回来通禀。”

    萧布衣点头,这老三老五都是袁岚给他输送的手下。袁岚或许找不到和萧布衣相若的武功高手,却能找到些鸡鸣狗盗之徒,当然如果用文雅点的词来说,那就是能人异士。老三老五还有方才追踪阿勒坦地人都是极擅追踪,在这茫茫草原追人,从不虞有什么闪失。当然除了追踪,这些人还很有些独特的本领,就说眼下的这个老三,武功寻常,可却有一种语言天赋,从中原到草原,很少有他不会说的方言,而且说起来,就算本地人都听不出破绽。

    “那始毕可汗那面有什么动静了吗?”

    “暂时还没有,我想他和可敦都是一样,要想行动都是众目睽睽,除非他想真正的和铁勒对阵,一般地情况下应该只是暗中动作,比如这次派儿子过来使坏。”

    萧布衣笑起来,微笑道:“老三,你以前做什么地?”他信得着袁岚,也就信得着袁岚给他安排的人,到现在为止,五人并没有报名,他也就以他们彼此地排行称呼。

    老三嘿嘿笑道:“我这辈子,走南闯北,看多了太多的阴谋诡计,没有吃过猪肉,总是看过猪跑。”

    萧布衣拍拍他的肩头,“说的好,既然始毕的儿子来使坏。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老三问,“我们怎么使坏,萧老大。袁老爷说过,这世上若还有人能把坏心眼使的让人拍手称快的,萧老大你就是为数不多地一个,我很少见到袁老爷这么称赞过一个人。”

    萧布衣苦笑,“我不知道他这是损我,还是在称赞我。”

    老三只是笑,不置可否。

    萧布衣沉吟道:“什钵达这人如何?”

    “此人是为始毕可汗的二子,”老三回道:“始毕可汗有三子。什钵柯、什钵达和什钵。什钵达阴险狡诈,什钵柯听说有万夫不挡之勇,而什钵年纪尚幼,颇得始毕可汗宠爱。”

    “阴险狡诈?”萧布衣笑道:“这种人不好对付,不过对付这种人总比算计勇士让人高兴些。老三,带我看望什钵达,看看从他身上能得到什么。”

    二人相视而笑。老三当先带路。二人虽没有骑马,可奔起来也是不慢。行了个把时辰,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一片,煞是阴暗。

    老三却是伸手向前方一指,“什钵达就带着几百人在那里扎营,老大应该在附近监视他的行踪。阿勒坦到了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萧布衣已经听到马儿嘶叫地声音,见到前方白茫茫的现出座座毡帐,皱眉道:“如今天寒地冻。什钵达亲自出马在这里扎营,不见得只是为了和阿勒坦联系方便。”

    老三是个沉稳的汉子,点头道:“阿勒坦还不够资格。”

    “我需要混入营帐。”萧布衣皱眉道:“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可如今冰天雪地,容易留下脚印。若是被细心的哨兵发现……”

    老三想了半晌。“这好像很危险,什钵达毕竟是始毕可汗的儿子。如今他敢孤身到这里,应该带着好手,萧老大,我们老大最擅长监听消息,不如找他更好一些。”

    萧布衣笑道:“其实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装作哨兵混进去,可我对突厥语不算精通……”

    老三明白过来,“我跟萧老大一块进去就好,可我就怕……”

    “不用怕,你只管帮我对付突如其来的麻烦就好。”萧布衣翻过披风反穿在身上,那面是如雪的白,雪地里不易察觉。老三也把衣服反穿,转瞬也和雪一样二人悄悄地向营帐的地方靠近,正面入口处有两个突厥兵放哨,不停的跺脚。营寨内时不时的也出现一队哨兵,来回巡视,显然是为了保护什钵达的安全。

    萧布衣带着老三来到营寨后的栏栅处,为求稳妥,拔刀割开栏栅,不等闪身进入,突然听到不远处马蹄急骤,扭头望过去,见到茫茫草原上奔来三骑。萧布衣目力敏锐,见到前面那人颇为瘦弱,胡须眉毛都是挂满了白霜,戴个毡帽,后面跟着两人,却都是神色彪悍。萧布衣都不认识,暗皱眉头,却趁守兵留意来人之际钻入了栏栅,借毡帐雪堆掩映身形。凝神倾听,察觉到一个营帐内并无声息,这才躲避其后。

    三骑到了营帐前这才停下,早有突厥兵上前喝问。

    双方交谈几句,突厥兵喝令三骑下马,却有一人快速的到了营帐中。

    瘦弱男子还是安之若素,他身后地两人却都是上前一步。

    突厥兵呼喝声,十数个人涌上来,一时间剑拔弩张。

    瘦弱地男人却是笑了起来,摆手让手下退后,作揖施礼缓和了形势。他们离萧布衣实在有点远,萧布衣只是隐约听到他说什么,手下无礼,几位莫要责怪。

    这人说的并非突厥语,居然是中原话,不由让萧布衣大为诧异。

    突厥兵骄横非常,那人也是不恼,过了片刻的功夫,突厥帐内迎出来一人,萧布衣见了大皱眉头,那人竟是叱吉设,不由更是小心。

    叱吉设这人看似文弱,却是狡诈非常,当初不动声色和萧布衣、李靖虚与委蛇,暗中却想下手,却被李靖、萧布衣识穿擒下。李靖去见可敦,用的就是以叱吉设和羊吐屯作为贺礼,羊吐屯是中原人。也是可敦的手下,当然罪不容赦,一刀给斩了,可叱吉设却是始毕可汗的弟弟。可敦还是把他给放了,因为她没有必要和可汗搞的太僵。见到叱吉设迎出来,萧布衣已经隐约猜到,这里面多半又有阴谋。

    叱吉设带着三人到了营帐中最大的一个皮帐,掀开帘子走进去,再也没有了声息。萧布衣才待起身,突然又是按住老三。

    两个兵士从二人身侧走过来,嘟囔道:“这么冷的天。还要寻营,实在是活受罪。”

    另外一个突厥兵道:“再熬半个时辰就好……”

    他们眼看要近到萧布衣地身前,还是浑然不觉,萧布衣左手抓了把雪,伸手示意其中的一个兵士,老三点头,明白萧布衣让他解决那人。伸手取出一个黑布袋。蓄力待发。

    萧布衣见到四下无人,霍然站起,两个兵士大惊,才要呼喝,萧布衣已经出

    他这刻的动作实在有如鬼魅,雪地中更是白影恍惚,让人看不真切。空中刀光一闪,萧布衣已割破二人的喉咙,手上雪团飞出。击中一人地咽喉,让那人鲜血不至于四溢。老三却是拿出个布袋套到另外一个兵士脑袋上,只是一用力,那人脑袋已经喀嚓声响,扭到一旁。

    老三杀人手法古怪。可做事稳妥。也是不想让兵士发出声息,不过萧布衣杀人在前。他扭断那人地脖子在后,反倒多此一举。

    二人动作迅疾,拎着两个突厥兵又到了毡帐后,不待萧布衣发话,老三已经开始扒那人地衣服。

    萧布衣暗自赞许,暗道袁岚找来的人都是低调,可做事果断。二人换上突厥兵地衣服,将尸体藏到雪堆中,又小心的处理了血迹,这才取了长枪,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巡逻。

    天气寒冷,除了守营的兵士,毡帐外少有人踪。萧布衣认准了叱吉设进入地营帐,迂回的向那个方向走过去,然后径直从毡帐前走过去,老三见到他大摇大摆,心思缜密,胆气豪壮,也是不由钦佩。

    萧布衣过了营帐,居然没有引起营帐内的警觉。营帐内声音依旧,并非他们麻痹大意,只是没有想到混入营帐之人居然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露面。

    绕到营帐后面,萧布衣立足不动,凝神倾听,老三却是四下观察动静,替萧布衣放哨。

    萧布衣耳力本来就好,习练易筋经后,感觉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敏锐。

    他凝立雪中,倾听之下,片刻间雪花洋洋洒洒的落在他身上,几乎将他堆成个雪人。

    老三却是向远处走走,来来回回的巡视,暗自提防。

    营帐中的声音转瞬清晰入耳,叱吉设热情地声音当先响起,“梁兄,梁大人没有到吗?”

    萧布衣心中微震,暗自寻思,梁大人是谁?

    梁兄地声音响起,“俟斤,家兄有事,是以派我前来,简慢之处,还请恕罪。”

    紧接着是衣襟簌簌之声,想必是那个梁兄躬身施礼,叱吉设却笑起来,“梁兄太过客气,你我嘛,都是互利互惠,还不知道梁大人在朔方准备的如何了?”

    朔方梁大人?萧布衣暗想,难道是朔方的梁师都?这人是梁子玄的老子,自己和梁子玄瓜葛已久,让王世充将梁子玄押往东都,也不知道他死了没有,这人听口气是梁师都的亲弟弟,如今来找叱吉设做什么?

    突然想到李靖说过,北疆的士族多和突厥有瓜葛,萧布衣暗自皱眉,暗想事情变的更加复杂,梁师都也是混入了这场浑水。“家兄在朔方早就准备充分,只是如今天寒,不易起事,要想起事,总要等到春暖才好。”

    叱吉设笑道:“既然起事要待春暖,不知道梁兄到此作甚?”

    梁兄尴尬的笑,“还不知道什钵达塔克是否在这里?我来这里,本是和塔克约好。”

    叱吉设淡淡道:“梁师都既然不肯亲自前来,这事情就不好说了,塔克身份尊贵,梁兄远道前来,我来接待就好,梁洛儿。你恐怕还不配塔克前来迎接吧。”

    “你说什么?”有人厉声喝道。

    梁洛儿大声道:“贺遂,不得无礼。”

    叱吉设冷笑道:“梁兄,看起来你的手下比你还要威风。”

    梁洛儿慌忙道:“俟斤,手下不懂规矩。还请万勿责怪,这是一点心意,还请万勿责怪。”

    又是簌簌声响,萧布衣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梁洛儿拿出什么,可想必是些贵重地礼物,心中叹息,这北疆的士族都和突厥勾结。就算取得了天下,恐怕也要一辈子臣服突厥。

    叱吉设声音变暖,“梁兄真的是客气,这种贵重的礼物,我怎么能收下?”

    “一点心意,俟斤若是能在可汗面前为我们美言几句,敝人不胜感激。”

    叱吉设突然叹息一声。“其实梁兄就算不说。什钵达塔克也告诉我你的来意了,梁兄此次过来,多半还是来求马吧?”

    梁洛儿陪笑道:“俟斤倒是一猜即中!如今中原烽烟四起,天子又留在了扬州,一时间各郡县各自为政,家兄知道可汗一向和大隋天子不和,这才想替可汗出口恶气,让敝人前来,就想对可汗说。愿做先锋引导可汗南下,夺取中原。只是如今战马奇缺,如果可汗开春还能提供二千匹战马,我们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萧布衣脸现怒容,暗想这些人向突厥人借马打天下也就算了。毕竟有时候争夺天下也要实力。可梁师都等人竟然想要勾结突厥兵为祸中原。那实在是不能宽恕。

    叱吉设笑了起来,“难得梁大人有如此心意。可想取中原地话,还要先过了李靖、李渊这关。李渊倒也罢了,可李靖这人,不简单呀。”

    他虽是笑,可笑声中隐约藏着试探和畏惧,萧布衣心中自豪,暗想二哥一战成名,这叱吉设想必对李靖还是心有余悸,这才想要借别人地手除之。

    梁洛儿却是笑了起来,“俟斤实在不用担心,李靖再勇,不过是一人。再说他效力大隋,如今大隋风雨飘摇,他又能找谁效力?他坐镇边陲,这关陇附近的人都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是李渊,恐怕也想除之而后快。到时候我们使点手段,要除他或许不易,但是要解了他兵权,那并非难事。李靖无兵可带,纵然是武功盖世,还有什么作为?”

    叱吉设大喜,“这么说梁兄早有算计,愿闻端详!”

    萧布衣握紧拳头,正想怎么破坏这场买卖,又想听听梁洛儿到底有什么手段。突然心中惊凛,缓缓扭头望过去,见到远方马儿长嘶,几匹健马直接冲过了突厥兵地守卫,来到帐前。

    突厥兵见到来马,竟然并不阻拦,任由马匹冲到营帐前。

    营帐内片刻安静,萧布衣也是诧异,心道这世上还有比自己更胆大之人,竟敢在这里横冲直撞?斜睨过去,发现当先一骑竟然坐着个女子,白裘在身,白裘如雪,上面没有一根杂毛,端是华贵。女人脸蛋被白裘笼住,皮肤稍黑,可容貌却是极为俏丽,张口呵了口气,冷风中雾气朦朦,如同雪中寒梅般卓傲不羁。

    她身后跟着两个奴婢模样地人,对前面的女子颇为恭敬。

    营帐内没有动静,老三也走了过来,萧布衣使个眼色,缓缓的走开,刚要去巡逻,女子突然一指道:“你们两个过来,把猎物给他们。”

    萧布衣用衣领遮住脸,搂着长枪过来,老三亦是如此。这里寒冷超过想像,哈气成霜,滴水成冰,在外巡逻是件苦差事,旁人亦是如此的举动。

    咚的一声响,一只狍子抛到了二人的面前,还带着热气,脖颈上中了一箭,却已经咽气。

    “把这个拿到我帐前去烤,细心点烤,莫要焦了。”女人命令道,目光却不在二人的身上。

    老三哑着嗓子道:“我们还要放哨。”

    女人本来心不在焉,听到这话扭过头来,蹙眉道:“我让你去烤肉就去烤肉,这么嗦。”

    萧布衣向老三使个眼色,老三也知道这女子来头不小,却也不知道到底何方神圣,和萧布衣弯腰抬起了狍子,转身要走。

    女人喝道:“你们去哪里呀?”

    “去烤肉。”老三头皮发麻,却不知道这女人的营帐在哪里。

    女人马鞭一指,“你们可是冻糊涂了,我地营帐在那面。算了,拉娜,你带他们去,看着他们,若是做的不好,给他们顿皮鞭。”

    一婢女上前,命令道:“跟我来。”萧布衣二人无奈,暂且跟在她的身后。

    女人只是当二人是寻常兵士,大声呵斥,也不正眼相望。对面帘帐一挑,叱吉设走出来,满脸笑意,“水灵塔格,狩猎回来了?”

    女子也不下马,马鞭一指道:“叱吉设,我让你手下帮我做事,你没有意见吧?”

    叱吉设目光从萧布衣二人身上掠过,只看到背影,也以为是寻常兵士,轻笑道:“水灵,不要说让兵士做事,就是吩咐我都没有问题。”

    水灵哼了声,马鞭一甩,空中清脆的响,“你这么好说话,一会请你吃块烤肉。”

    叱吉设陪笑道:“那就不敢烦劳了,水灵,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叱吉设态度很是恭敬,萧布衣远远听了,暗想又冒出个塔格,可塔格能让叱吉设恭敬的,难道是始毕可汗的女儿?

    寻思的功夫,二人已经到了一个牛皮帐篷前,拉娜吩咐道:“就在这里烤肉吧,仔细些。”

    二人相视苦笑,哪里想到打探消息竟落到这般田地,萧布衣不想节外生枝,再说还想听听叱吉设地算计,快手快脚地剥皮去了狍子的内脏,用雪擦干了狍子,婢女一旁看了,颇为满意的样子。老三打些下手,一会儿支起了架子,燃着了火,萧布衣对老三用突厥语说道:“你在这里烤肉,我去……”

    他才要站起,白影一闪,水灵已经站到他的面前,“你去哪里?”

    萧布衣只能道:“我去放哨。”

    “不用了,跟我进来。”水灵一挑帘帐,已经当先进了营帐,萧布衣不由发呆,搞不懂这女人有何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