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八四节 厉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山腹中的道路曲径通幽,别有洞天,看似到了尽头,老三却是总能找出一条路来。

    只是三人渐行渐远,突厥兵的声音渐渐远去,直至没有了声息。

    水灵初始还是感觉到好奇好玩,可走了良久这才骇然,山腹极其的幽深,直似无穷无尽,黑暗中透着神秘。若非前面还有两人,她绝对不敢孤身一人行走其间。望着眼前的那个红色披风,水灵睁大了眼睛,只怕披风突然消失,幸好萧布衣走的也不急劲,让她跟起来并不吃力。

    老三似有天生认路的本能,曲曲折折的走,极为耐心,再过了将近半个时辰,水灵手脚都有些酸软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呜咽的声音……

    水灵一把抓住了前方的红披风,大声道:“有鬼哭!”

    她声音在山腹中激荡,惨厉无比。萧布衣止住了脚步,扭头看了水灵一眼,见到她脸上满是惶恐,皱眉道:“你真是自讨苦吃。”

    水灵听到人声,见到萧布衣的双眸灼灼,一时间又忘记了害怕,可抓住红披风的手总没有松开,大声道:“我喜欢自讨苦吃,又怎么了?”

    萧布衣见到她脸上满是倔强,摇摇头,“你是草原的塔格,可汗的女儿,这草原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偏偏你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舒舒服服的在毡帐中休息,和我游荡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别人若是知道。多半以为你有病。”

    他说话的功夫,还是前行,水灵紧紧地抓住他红色的披风,心下稍安,默默的听着。突然幽幽叹息声,“你们中原不是有个庄子,说什么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的苦恼……”

    她说到这里,沉默下来,萧布衣微愕,暗想这个水灵倒是心思缜密,已经发现自己不是突厥人!她说什么子非鱼,其实并非庄子所说,而是庄子和惠子的一段辩论。当初庄子和惠子游在濠梁地时候,庄子望着水中的鱼说,这鱼游来游去。多么快乐。惠子当时就反驳了一句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当然庄子后面又说了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之乐。这段典故萧布衣也知道,不过听听就算。无法去深想其中的寓意,可突然听到一个草原的塔格如此感慨,难免错愕。

    他知道大隋虽是将倒,可却是中华文明中极为璀璨地一刻。一直以来被世上各国敬仰,草原当然也不例外,水灵的父亲、爷爷都是深受华夏文化的浸染,她知道这些中原的典故倒也不足为奇。

    二人又是前行了一段路程,水灵才发现原来山腹中有条暗河,淙淙流淌。如今山外虽是天寒,可山腹中的暗河竟还是蒸蒸的冒着热气。实乃大自然的造化之功,方才呜咽的声音,却是流水之声在山洞中回荡形成。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水灵惊惧渐去,可拉着披风的手却不松开。

    萧布衣任由她拉着。又行了一段路程。前方突然有光亮照入,老三已经沉声道:“老大。出来了。”

    三人再行不远,见到阳光点点地射到洞内,空气中竟有了暖意,萧布衣喃喃道:“出太阳了。79小说阅读网79read”

    “废话。”水灵嘀咕了一句,放开萧布衣,冲到了洞口,张开了双臂,大声道:“出太阳了!”

    虽然是相同的一句话,可两个人的含意却是很有不同,说出来的心情也是大不一样。

    “废话。”萧布衣想笑,可见到阳光下的那个可人,拖个长长地影子,纤弱又有些孤单,暗自摇头。

    出口也是在山腰处,正对着初升的太阳,白雪皑皑,金光万道,有了阳光,一切变的生机勃勃。

    老三望了一眼水灵,皱眉道:“老大,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去见可敦还要走多远?”萧布衣低声道。

    “那还有一段路程,”老三伸手向北指去,“大约要数十里后,才能到仆骨的地盘,可敦最近一直都是留在仆骨,这里算是她最牢固的地盘。可这个女子呢?怎么处理?”

    萧布衣摇头道:“让她走。”

    “我只怕她不想走。”老三苦笑道:“她好像赖上了你,当初在营帐的时候,她好像就为了婚事和可汗闹僵,看起来可汗想要拿她当筹码来拉拢契骨,而这个水灵的倔强远远超乎很多人的想像……我看她一半是被你劫持,更大的可能却是因为想要借这个机会逃婚,所以突厥兵来找反倒要逃。”

    萧布衣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劫持来的塔格,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地苦恼,“先下山再说。”

    二人下山,水灵一直跟在二人的身后,不即不离,半是好奇,半是无处可去,看起来可怜兮兮。{79文学阅读网79read}就算是老三望见,虽不怜香惜玉,却也是摇头,低声道:“老大,我看她很可怜。”

    “她有病。”萧布衣回了一句。

    老三笑笑,“你多半也觉得她可怜,不然也不会任由她跟着。想要甩掉她还不简单,我们快走几步也就好了。”

    萧布衣非但没有快走,反倒停下了脚步。老三不免惴惴,讪讪道:“老大,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你随便听听就好。”

    萧布衣压低了声音道:“老三,那面有哭声!”

    老三微愕,转瞬也听到若有如无的哭声传来,飘飘渺渺,甚为凄惨。

    这次和山腹中的水声不同,却是真真切切的哭声,悲痛欲绝地遮掩不住。

    水灵显然也是听到,赶快过来站到了萧布衣地身后。有些胆怯。她虽是塔格,又是聪颖,可平时多被人前呼后拥,突然到了茫茫并无人迹地地方,难免畏惧。

    “这次真地有哭声。一阵风……怎么办?”

    萧布衣向有哭声的地方望过去,发现那面有片林子,林子中有几间木构的屋子并排而立。

    屋顶是皑皑白雪,阳光点点。泛着白光,本来温馨的景象,可哭声不绝于耳,四野多少显得悲切凄凉。

    “去看看。”萧布衣低声道,老三并不反对,和他并肩前行。水灵虽然好奇,心中却总觉得将有不幸地事情发生,本不想前去,可见到二人走远。又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野狼嚎叫之声,跟着大叫一声,蹦蹦跳跳的跟在二人的身后。

    三人踩着松软地白雪,咯吱作响,给雪地凭添了几分活气。却终于来到了木屋之前。

    水灵突然尖叫了一声,陡然前冲,一把拉住了萧布衣的胳膊,惶恐十分。

    萧布衣心中凛然,手按刀柄,沉声道:“何事?”

    水灵战战兢兢的指着房屋的一角道:“老鼠,好大的一只老鼠……刚才从那里跑了过去……”

    萧布衣轻叹一声,嘟囔道:“,我还以为是老虎。”

    女人就是女人,一只老鼠也能把她吓的魂飞魄散。萧布衣暗自摇头,目光一转,却又见到几只老鼠跑来跑去。老鼠也不怕人,个头和小猫仿佛,瞪着绿油油的眼睛望着三人。转瞬消失不见。

    水灵已经喊不出来。只知道抓住萧布衣的手臂,若不是还有点羞涩。多半早就爬到他地身上。

    萧布衣皱眉道:“老三,这老鼠好像有点古怪,天寒地冻,怎么会冒出这么多老鼠来?”

    老三抬头望了天空一眼,“或许天气暖和些,这老鼠也想出来晒太阳吧。”

    他想要笑笑,可总觉得四周满是诡异的气氛,笑容有些僵硬。

    哭声更近,宛如就在耳边,萧布衣镇静了心神,缓步向哭声的来源走过去,到了一间木屋前,不等推门进去,已经惊呆在了那里,倒吸了口凉气。79阅读网79read

    从窗口望过去,只见到屋内地上躺着七八个人,看似已经气绝,一个老妇人痛哭流涕的跪在那里,方才的哭声正是她传出。

    萧布衣当然见过死人,比这更多地死人他也看过,可他却从来没有见到过死的这么诡异的人。

    七人都是毫不例外的浑身红肿,血迹透出,有几人脸上现出紫黑之色,死状看起来惨烈无比,虽是阳光照耀之下,却让人一眼望见,浑身冒出寒意。

    水灵本是躲在萧布衣身后,见到萧布衣还是镇定自若,这才露出脑袋,偷偷的向前望了眼,只是一望之下,浑身都要僵硬,阳光普照之下,却是遍体生寒,已然动弹不得。

    萧布衣勉强扭过头去,望向老三,疑惑道:“老三……”

    他话音未落,突然住了口,只见到老三脸上惊恐扭曲,惨厉之意比死人更甚!萧布衣饶是胆气甚豪,见到老三这样的汉子也是如此畏惧,不由脊背上升起一股寒意。

    他这么一说话的功夫,屋中的老妇人好像听到了门外的动静,缓缓的扭过头来。老妇人头发花白,容颜苍老,衣衫倒还整洁,可是她地一张脸也现紫黑之意,眼角流出的不是泪,而是血,乍一看,有如厉鬼般。

    水灵见到地上尸体的怪异本来就是心中惊惧,再见到老妇人的诡异之处,不由得大叫一声,再也抓不牢萧布衣,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转身就跑。

    她奔跑甚急,一不留心地踩在雪中烂木之上,翻身栽倒,突然见到一只黑色地老鼠从眼前窜过,豆子般的眼睛中闪着绿幽幽地光芒,大叫一声后,径直晕了过去。萧布衣倒还镇静,见到老妇人一家死的如此之惨,老妇人看起来也是摇摇欲坠,忍住心中的震骇,才要推门去询问详情,老三嗄声道:“老……大……不能推门……是厉鬼……索命!”

    他声音极其怪异,脸上肌肉不住的扭曲,看起来若不是萧布衣在此。又对萧布衣尊敬非常,早就和水灵一样扭头就跑。

    萧布衣沉声问,“什么厉鬼索命?”

    老三的眼中又露出惊骇地表情,直勾勾的望着窗口的方向,萧布衣只觉得手脚都有些冰凉。调息凝神望过去,屋中的老妇人已经缓缓的倒在地上,鼻子嘴角连同眼角都是流出了鲜血,竟然死了。

    老三突然一把拉住了萧布衣。大声道:“老大……快走。”

    他本来武功不济,手上地力气却是大的惊人,一拖之下,带的萧布衣也奔走了几步。

    萧布衣本来想要查明情况,可见到他骇的面无人色,心中叹息,跟着他向外跑去。路过水灵地时候,见到她昏迷不醒,暗想这荒郊野外。任由她晕倒在这里,说不准也会毙命于此。眼下的情形十分古怪,一会再问老三也是不迟。

    伸手只是一带,已经将水灵提在手上,老三却是不管。只是闷头狂奔,萧布衣几次想要询问,都是不得其便。79小说阅读网79read二人闷头狂奔了半个时辰,老三奔速不减,萧布衣虽是不累,却更是骇然,见到老三头顶热气腾腾,知道他用尽了全力,只怕他发力之下跑脱了力,难免大病一场。突然用力拉住老三,大喝一声,“老三,没事了。”

    老三终于止住了脚步,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大汗淋漓。四顾茫然道:“没事了,萧老大。什么没事了?”

    萧布衣暗自皱眉,不知道厉鬼是什么东西,竟然把老三吓成这个样子。袁岚为了助他草原成事,选了五人,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汉子,遇事不惊,萧布衣一直也是称许,这段时间一直带在身边,就算面临始毕可汗,老三受伤之下,却也没有害怕的如此厉害,这事情大是古怪。扭头望了眼水灵,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眸中也满是惊惧,哆哆嗦嗦。

    萧布衣知道急不来,索性放下了水灵,搜集了点枯枝,生起火来。

    当下正是日头高照,他又生起一堆大火,空中暖意融融,老三茫然了半晌,终于镇静了下来,却只是望着火堆,嘴角抽搐,牙关咯咯作响。水灵却是一时惊骇,虽然心有暗影,反倒不如老三怕的厉害,可茫然四顾,发现荒野白茫茫的一片,雪色泛着日光,让人心中惶惶,只是挨在萧布衣身边。她和萧布衣并不熟悉,可不过半日的功夫,就当他是亲人一般。

    萧布衣忙着生火,四下望了眼,“我去打些野物过来烤着吃。”

    “不要。”老三突然伸手止住。

    萧布衣皱眉道:“为什么?”

    老三长吁了口气,“萧老大……现在这附近百里的活物不能吃!”他惊惶之下,已经忘记了为萧布衣遮掩名姓,却也浑然不觉。{79文学阅读网79read}水灵听到萧老大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微变,转瞬道:“如果野物都不能吃,那我们要活活地饿死不成?”

    老三叹道:“就算饿死,也比被厉鬼索命去了好。”

    水灵皱眉,“你说的厉鬼是什么,这世上哪有什么厉鬼……”

    萧布衣心中微动,沉声道:“这厉鬼到底是什么,老三,你总要解释清楚。”

    老三望着火堆,脸上又现出惊恐之意,“我们现在有五个兄弟跟随老大,可以前我们帮中足足有数百人之多,各个都是情同手足,虽不同姓,却是和亲生兄弟无异。但后来遭遇了一个极大的变故,到如今只剩下我们五个……”

    他说到这里,声音又是发颤,萧布衣凛然道:“是仇家找上门来吗?”想着数百人只剩五人,端是惨烈无比,见到老三默然摇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道:“是厉鬼?”

    他如今对厉鬼已经有个模糊的印象,却是不敢确信,只因为他也没有经历过。老三点头道:“老大心思缜密,一猜就中。只是可惜,就算你猜中了这厉鬼,也对它无可奈何。当初我们也是都在北方,狗皇帝征伐高丽要挖渠输送辎重,男人不够用。要使役妇人。结果为了挖条永济渠,死伤无数,可官府横征暴敛,正逢饥荒,又饿死了太多的人。79文学阅读网79read这尸体遍野,埋都埋不过来。”

    水灵听着,突然插嘴道:“你们中原地狗皇帝不好,我爹一直都说。这才要去打中原,解救你们于危难。”

    老三嘿然冷笑,“中原地狗皇帝是不好,可若是你爹当皇帝,只怕残暴更胜狗皇帝,中原若是由你们做主,我们更是没有活路。你们若是打来,我当是奋然抵抗,一条命不足惜。这次我们来。就是想要办法阻止你们南下,老子虽是做了不少恶事,可逢到这种民族大义,却也绝不含糊。你现在听得了这个消息,想走也是不行了。”

    萧布衣本待阻止他说下去。见到他自从到离开木屋后,心情激荡,情绪激动,倒是不好呵斥。转念一想,只是笑笑,他从不问老三的来历,这时也不追问。

    水灵见到老三双目凶光闪现,绝非做戏,霍然站起,就要跑出。萧布衣却是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沉声道:“坐下说话。”

    水灵抗不住他的大力,跌倒在地,大叫道:“凭你们也想阻挡我爹南下吗?”见到老三手按刀柄,水灵有些害怕。终于服软道:“其实我也劝他不要南下。可他不听我说的,又能怎么办?”

    老三喃喃道:“怎么办。谁知道怎么办,我们今日恐怕……”他说到这里,神色有些惨然,“对了,老大,我说到了哪里?”

    萧布衣接道:“你说尸体埋不过来。”

    老三脸上又露出惨然之色,“不错,这尸体埋不过来,满道都是,可这时候厉鬼又来索命,人地死状就和方才我们见到的仿佛,也是遍地是老鼠!我们帮中数百的兄弟被厉鬼索命,结果活下来的就是我们五个,邻县村落地百姓都被灭绝,这厉鬼的凶恶可见一斑。{79文学阅读网79read}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厉鬼又到了草原,见方才死人虽是不多,可我只怕,再过一段时日,这草原尸体遍地,会有如当年的惨状。”

    萧布衣皱眉道:“你说的厉鬼难道就是瘟疫?可如今天寒地冻,怎么也会有瘟疫横行。”说到这里,萧布衣抬头望了眼太阳。老三口中的厉鬼在萧布衣看来就是瘟疫,古代每逢自然灾害后,都会有瘟疫横行,自己那时还有控制,可到了古人地眼中,就变成了可怕地厉鬼。

    老三却是摇头道:“什么瘟疫?我只知道这厉鬼出没,四时无常,哪里会选什么节气。老大,我们现在见过了厉鬼,就算不食野物,只怕也被它上了身,说不准过几日……我方才只想着逃的越远越好,可现在想来,不能逃了,恶鬼是想借我们去害别人,这才勾引我们去看!”

    他说到这里,本是发颤地声音反倒冷静下来,眼中却露出坚定之色。日头暖洋洋,火光热气逼人,可三人中却是笼罩着一股阴森之气,挥之不去。

    水灵已经听出什么,惊恐道:“你说我们……都会和那木屋地死人一样?”

    老三凝声道:“到底会不会和木屋的死人一样,那也要看老天爷的眷顾了。”

    水灵慌忙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们只是看了那些死人一眼,厉鬼怎么会上身?”

    老三冷笑道:“恶鬼无处不在,就算老鼠,狐狸,狼群都会被附身,你既然看了它,能否活命那不是凭你地喜恶,而是凭它的脾气了。”

    他看似危言耸听,萧布衣却知道这传染病毒的危害,听老三说的恐怖,多半是空气唾液都能传染。暗自动容,运气周身,暂时没有发现什么不适的症状,却也紧缩眉头。

    老三却是望向萧布衣道:“老大,我敬你是英雄,可你武功再高,也是抗不过这厉鬼……眼下我们既然发现了这厉鬼,趁它没有为害之际,还请老大暂缓大计,请众兄弟们先走……不然我只怕这些兄弟会尽数毙命在此,不知你意下如何?”

    萧布衣沉吟道:“总要找到他们再谋打算,蒙陈族以草原为家,人口众多,总不能让他们也离开这里吧?”

    老三愣了下,“那我先招呼蝙蝠大哥。”见萧布衣并没有反对,伸手从怀中拿出个哨子,用力一吹,尖锐的声音传出去,水灵只能掩住耳朵,花容失色,她从未听过如此凄厉的哨声,夺人心魄。

    老三吹了良久哨子,这才歇下来,喘了几口气,抬头望天,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萧布衣却是举目四望,突然低声道:“蝙蝠来了……”

    水灵吃了一惊,顺着萧布衣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到远方的雪地划过来一人,那实在是很古怪的感觉,就像那人足不沾地一样,飘飘而至。老三霍然站起,不等那人走进,突然大声道:“蝙蝠老大,莫要近前。”

    那人远远止步,满是不解,细声细气道:“萧老大、老三,你们没事吧?”水灵这才看清楚,那人脸上消瘦地和骷髅般,直如一个蝙蝠,两条腿也是极细,浑身上下轻飘飘的没有几两肉。他的衣服特别古怪,撑起来的时候有如翅膀,收拢起来倒让人看不清什么。

    老三苦笑道:“大哥,我们不是没事,而是大大的有事。可你一定记住,听到什么都不可上前。”

    那人皱起了眉头,却只说了一个字,“好!”

    老三沉声道:“我们又碰到了厉鬼!”

    老大吁了一口气,失声道:“厉鬼到了草原?老三,萧老大,你们被它上了身?”

    老三缓缓点头,沉声道:“蝙蝠老大,你切不可冲动,以免误了兄弟们地性命。”

    水灵听到蝙蝠也是如此说法,才知道老三所言不虚,不由惊骇交集,忍不住哭了起来。老大被厉鬼两字震惊,虽诧异多个水灵,却也并不询问,只是皱紧眉头,显然也是束手无策。

    萧布衣突然道:“老三,这厉鬼上身之症要几日才能显现?”他此刻知道这是一场瘟疫即将爆发,却还是用老三地习惯用语。

    老三摇头道:“这个说不准,有时候当天发作,有时候要数天,也有的要近十天……”

    萧布衣轻叹一声,“那好,麻烦蝙蝠你去通知蒙陈族防备厉鬼,再让所有兄弟们即刻北行百里之外,避到赤塔之后暂观变化,为防传播病情,我、老三、水灵都留在此地,若是十天内没有异状,再做打算。”

    老三、老大眼中都是露出钦佩之意,暗想萧布衣遇险不慌,看开生死,实在是少见地奇男子,都是一躬到地,齐声道:“谢萧大哥深明大义!”投就浪费了,求月票推荐票。看看月票能否过4000票,推荐票不知道谁能投第一百万票呢,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