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八六节 千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老三听到孙思邈的称许,勉强的笑笑,“得药王一赞,马上死了也都值了。”

    只是他如今脸色红肿不堪,这一笑宛若渗出血来般,可说恐怖非常。可就算这样,也听不到他痛哼一声,端是硬朗。孙思邈微笑道:“我来了,你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言语淡淡,又是玩笑,可信心十足。萧布衣虽是头次见到孙思邈,但见到他遇事不惊,谦和中冲,丝毫没有什么架子,不由大生好感。

    孙思邈并不着急去看望水灵,却是取下随身的包裹,拿出个檀香盒子,取出一支香点燃,沉声道:“香燃尽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老三点头,心中多少有些振奋。孙思邈却和萧布衣出帐,径直来到水灵的帐前,才掀开水灵帘帐,水灵亦是惊惶道:“是……谁?”

    她说话的功夫,奋力将毯子盖在脸上,等到油灯燃起的时候,更是颤声道:“是萧……大哥吗?你快走,厉鬼……厉害!”

    萧布衣沉声道:“水灵,不要慌,有神医过来给你治病。”

    水灵愣住,“厉鬼……也有人……收吗?”

    她振奋了精神,一时间有如在梦中一样,孙思邈早就搓散了零陵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气,让人精神振奋。

    孙思邈缓缓坐下来,伸出手去,搭住了水灵的脉门,水灵没有拒绝。却是低声问,“神医,你不怕……厉鬼吗?”

    孙思邈微笑道:“贫道擅于捉鬼,厉鬼通常是怕我的。”

    毯子下地水灵轻轻的颤抖,好像是在笑。又像是哭泣,良久又道:“萧……大哥,老三……怎么样了?”

    “他也和你仿佛,不过他执意让神医先来救你。”

    水灵轻啊了声。“那多谢……老三了,他……口硬心软,那你……看到他的……脸了?”

    萧布衣这才明白水灵为什么用毛毯遮住了脸,她并非害怕,而是因为她的脸多半也是老三仿佛,她不欲让旁人看到,这才遮住了脸。

    “你放心好了,药王绝非浪得虚名,不但能治好你的病。79阅读网79read驱走厉鬼,还能治好你地脸。”

    “真的?”水灵有些惊喜,“萧……大哥……你真是……好人。”

    萧布衣笑起来,“你不着急谢我,要谢也应该谢孙神医才对。”

    “孙……神医……”水灵沉吟片刻。“可是药王……孙思邈吗?”

    萧布衣颇为奇怪,“你怎么一猜就中?”

    水灵也有些惊喜,“真的是……药王?我年幼的时候,也是患了场病,那时……我在西京,当时可汗、我爷爷为我求医,有……宫中神医巢元方为我治病。爷爷说,北孙南巢在大隋赫赫有名,定能治好我地病。这北孙……说的就是药王,而南巢呢。就是说的巢元方。不过这二人……一在宫中,一在草莽,都是医学名家。”

    她得知有活命的希望,心下振奋,说话也利索了很多。只是总要歇歇。声音干涩,肺部摩擦声隐约可闻。病的着实不轻。萧布衣这才明白北孙南巢的说法,暗想当初在京城,也没时间得病,倒是没有机会去见和孙思邈齐名的巢元方。

    二人搭话的功夫,孙思邈已经切脉完毕,接过话茬道:“我也是久闻巢神医的大名,却一直无缘想见。其实这瘟病、也就是常人说地厉鬼,按照巢神医的见解,是因岁时不和、温凉失调而得,我是深以为然。病疫之由,皆因非其时有其气,春应温反大寒、夏应热反大凉、秋应凉却大热、冬应寒却温热。这几日气候反常,只怕是温病爆发之症。”

    他说话的功夫,轻轻的从水灵手腕捏起,沿水灵手臂边缘向上捏上去,只是过了片刻,水灵咳嗽已停。

    水灵不由惊喜道:“药王,我好像好了些。”

    孙思邈微笑道:“离好还远着呢,只是你因为瘟病伤了肺,我先帮你调理手太阴肺经,日后你若是不舒服,可以自己按摩揉捏,治疗咳喘十分有效。不用怕,这病并非无法可治,你放宽心就好。”

    放下水灵的手,孙思邈从包裹中又取出一木盒,展开后,里面是细细地银针。

    “帮我解开她的衣襟。”孙思邈吩咐道:“露出中府、云门二穴,我要从她肺经下针。

    萧布衣习过易筋经,对人身周遭穴道倒是清楚,犹豫下,伸手解开水灵的衣襟,轻轻的拉下,将褪到胸前就已住手。

    水灵娇羞不胜,却不吭声。中府在胸壁的外上部,平第一肋间隙,云门却在中府上一寸的位置,均属肺经。

    孙思邈从肺经的中府下针,转刺云门,然后沿着手臂向下刺去,又取天府、侠白、尺泽、列缺等穴。

    萧布衣听虬髯客讲解过,这手太阴肺经是从中府起,少商止,共计十一穴道,孙思邈运针如神,连取六针,连刺六穴只是一刹,手法之快,认穴之准,让萧布衣自愧不如。当初就想到,孙思邈说他习练易筋经,戾气不侵,孙思邈到这里也是全然不惧,多半也是习练道家之法,也是内家高手,见到他以银针刺穴,手法稳健,行有余力,更坚定了这个念头。

    孙思邈运针刺诸穴后,却留手腕的太渊、手掌的鱼际、手指的少商不刺,伸手取了一艾条,点燃后,晃动艾条来灸几穴,轻声道:“这太渊穴是肺经地原穴,补中气之力最强,中府呢,顾名思义。就是中气之府,是中气汇聚之地,也是调补中气的要穴,按摩艾灸都有补气的奇效。水灵,你若无事。可以多按摩这两个穴道,对你身子复原大有好处。中气即足,戾气难留。”

    水灵嗯了声,“药王。我感觉又好了些,你真地神了。”

    孙思邈笑笑,艾灸了盏茶的功夫,吩咐萧布衣道:“你且取个火盆来。”

    帐篷中火盆倒有,萧布衣却不知道要取火盆做什么,快速取来,放到水灵地身边。

    孙思邈放下艾条,手一展,已经拔下了六枚银针。手法快捷非常。他又从水灵肺经下手,从她手上少商穴反上,或点或按,转瞬到了云门中府,如是者数次。水灵突然面色红润,好像又要咳了起来,萧布衣微微心惊,只以为出了差错。

    孙思邈却是不慌不忙,伸手拎起水灵,伸掌在她背心地命门、肾俞两处拍了几下,水灵突然咳了声,竟然喷出一口血来。

    血带紫色,泛有白沫,到了火盆中。79小说阅读网79read吱吱作响,转瞬变成了飞灰。

    萧布衣心中暗凛,知道这口血不知道包含多少病毒,孙思邈原来也明白这些毒东西留不得,这才让他取火盆烧之。

    孙思邈让水灵漱口。这才让水灵躺下。微笑道:“暂时无妨了,等明早开始。再服我几付药,过几日红肿就会消退,脸也还和花一样。”

    他扶着水灵躺下,又拉过毛毯给她盖上,却是露出来了脸,轻声道:“呼吸要保持通畅,睡一晚,明日起床后就没事了。”

    水灵躺着,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喃喃道:“多谢药王,多谢萧大哥……”

    她这一会地功夫,中气十足,就算萧布衣见到,都知道比以前好了很多,不由替她高兴。

    孙思邈又是在帐篷内燃着了一炷香,这才和萧布衣退出了毡帐。

    萧布衣赞叹道:“药王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孙思邈望了他一眼,微笑道:“萧布衣也是名不虚传,大慈大悲。自知瘟病厉害,却还能舍身在此。”

    萧布衣摇摇头,“我留在此处也是无可奈何之举,药王莫要把我高看了。”

    “我治病救人不过是医者之心,药王之称愧不敢当,你也莫要太过高看我了。叫我道长就好,说什么药王,总觉得不妥。”孙思邈温和道。

    二人互望,都是笑了起来。谈话的功夫,二人已经入了老三的帐篷,不闻老三动静,萧布衣微惊道:“他……怎么昏睡了过去?”

    “我点的香有助睡眠,他精神太过紧张,对病情治疗不利。”孙思邈微笑道:“他想必以往经历过瘟疫,这才心有余悸,对瘟疫抵抗能力自然就弱,放松筋骨,我再助他调和内在,治疗起来容易些。”

    又帮老三把脉片刻,孙思邈轻声道:“还按方才之法即可。”

    老三虽是昏睡,觉察到孙思邈治疗地时候,还是清醒了过来,低低的说声谢谢。

    萧布衣为老三解开衣襟,孙思邈这次运针艾灸之时,却是详细的为萧布衣讲解针灸、按摩、艾灸之法,萧布衣听的入神,却是丝毫不觉得难懂。79小说阅读网79read

    “太渊穴本是肺经的原穴,穴性属土,土能生金,补中气的能力最强。艾灸一法能温肌散寒、疏风解表,若能对症施法,能生奇效。”

    “真有五行吗?”萧布衣突然问,“我总觉得,这厉鬼好像是种微生……很小很小的东西在作怪。”

    他以现代的见识,倒不是想和孙思邈争辩,只是想着若能给孙思邈提供点思想,那就是普天幸事了。

    孙思邈微笑起来,“真的有五行吗?这个问题倒很难回答,或者更应该说,什么是五行?五行不过是我华夏祖先对这世间地一个定义,将世间万物属性分类而已。我们做的一切,不过是效法天地,循自然之道。你可知道,古人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说法。自然何以亘古不衰?就在于自然二字!天地任自然,无为无造,万物自相治理。人体也是一样,要和自然一般,均衡治理,何来有病之说?你所练易筋经,实乃道家千百年锤炼的养生之法。将自然均衡之功发挥到了极致,这才百病不侵。就和我方才说的一样,你本身是纯阳之体,戾气也好、很小很小地东西也罢……”说到这里的时候。孙思邈笑笑,“它们一样需要生存的环境,你的体内不适合它们生存,它们自然不会停留。可若是泥塘污秽之地,正是它们喜居之地,繁衍生殖,这才引发人的不适。可这并不意味着你诸病不侵,你若是逢劳累之际,体内均衡不稳。就会为病所趁。好在你这几日运功不辍,这才能避免戾气侵入。”

    萧布衣隐约明白,点头沉思。

    这会地功夫,见到孙思邈已经逆推老三的肺经,萧布衣连忙去找个火盆。孙思邈逆推手太阴肺经数次,老三也是脸色涨红,吐出一口紫色的血后,反倒舒畅了很多。

    孙思邈亲力亲为,为老三漱口盖被,丝毫没有什么药王的架子。老三眼角突然流出泪水,低声道:“孙道长,多谢你了。”

    孙思邈微笑,轻抚他地额头,“莫要想太多。睡一觉,明日起来地时候,再吃点药修养几天就会好了。

    老三本是条汉子,这刻却是和孩子一般听话,心中激荡。缓缓的闭上双眼。暗想自己得袁岚大恩。无以为报,这才随萧布衣来到草原。可这段时间,又先后得萧布衣、孙思邈救命,倒不知道如何报答了。这两人都有通天彻地之能,自己本事低微,又能做些什么……

    孙思邈却又去看了水灵一眼,见到她已然安睡,点点头,来到萧布衣的帐篷中。

    他虽是药王,却是不敢大意,伸手取出零陵香,搓碎散开,驱逐秽浊。顷刻间,帐篷内香气飘渺,萧布衣却汗颜道:“蜗居简陋,道长请坐。”

    他这儿除了睡觉的铺盖外,别无坐的地方,孙思邈微笑盘膝坐在了地上,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你肯定会有疑问,不妨先问吧。”

    萧布衣倒没有想到孙思邈开门见山,倒来了个措手不及。

    他地确有太多地疑惑,可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什么孙思邈适时出现,想了下,终于换个委婉地说法,“正逢草原瘟疫横行,道长适时赶到,应该说是我等大幸,草原人的大幸。”

    孙思邈沉吟半晌才道:“布衣,实不相瞒,我是知道这里会有瘟疫,特意前来。”

    萧布衣吃了一惊,“难道孙道长真有通天彻地之能,掐指一算,就知道草原会有瘟疫?”

    孙思邈笑了,他一直都是态度从容,这次笑却多少有些啼笑皆非,“你真的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人存在?”

    萧布衣苦笑道:“我不相信,所以还请道长解疑。”

    孙思邈答道:“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有人告诉我,草原会有瘟疫,我这才会及时的赶到这里。哦,那个告诉我的人也没有什么掐指能算地本事,你可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

    萧布衣无奈道:“总不成又是有别人告诉了他?”

    孙思邈收敛了笑容,肃容道:“因果循环,何时是止。”他说到这里叹息声,正色道:“我告诉你实情,只因为这次瘟疫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萧布衣惊怒交集,难以置信道:“道长,你是说这场瘟疫是有人传播,这……这怎么可能?!”

    孙思邈沉默下来,良久无言。{79阅读网79read+

    萧布衣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却忍不住问,“道长,若真的是人为,这瘟疫是谁散布?谁又有如此大的本事?”

    “你可知道苗疆有种蛊毒?”孙思邈突然问。

    萧布衣苦笑道:“隐约听说过,好像也算是一种害人的毒虫?”

    孙思邈点头,“你说的不差,苗疆的蛊毒其实和这瘟疫有些异曲同工之处,那都是以人体为寄生,略有差别之处就是下蛊还算简单,可要是想要散布瘟疫,那可是天时地利无一不能缺。这散布瘟疫之人可以说是丧尽天良,再无丝毫人心,却若真的想想。实在也算有常人不能之才,只能用鬼才来形容。我知道有人在草原要散布瘟疫,这才特意赶到,为了破解这瘟疫之害,是以才找到了你。”

    萧布衣皱眉道:“道长有命。布衣当然谨从,可布衣有什么能耐能助道长?”

    孙思邈轻轻点头,“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他说了这句话后,又是沉默起来。萧布衣见他思索。不好发问,只是静静的等候。

    “我认识大胡子……”孙思邈突然道。

    萧布衣不解其意,只能点头,“当初我才到草原之时,就承蒙张大哥赐药,解了哥特塔克还有马格巴兹所中之毒,可这药其实却是道长所炼,这么说来,其实我早就和道长有过渊源。”

    孙思邈微笑道:“我也听大胡子说过此事。药嘛,能活人性命就好。当初我认识大胡子地时候,他还是年幼,我比他年长了二十多岁,却是忘年之交。脾气很合。萧布衣眼中满是诧异,不停的望着孙思邈,他实在难以想象孙思邈居然比虬髯客还要年长。李靖如今四十多,虬髯客风尘三侠地大哥,只能更大,如果孙思邈比虬髯客还年长的话,那他现在不要七十多岁?可如何看,他面色红润,若说是自己的大哥都有人信。

    “我自幼患病,立誓活命后治病救人。”孙思邈陷入了沉思,“我出生在西魏年间,历经数代,看多了朝代地更迭,甚少入朝行医。{79阅读网79read+只望以自己的医术普济苍生。只是我一人之力还是微薄。见到百姓之苦,却只恨有心无力。这才潜心撰写千金要方,将所学分门别类,只希望造福后人,余愿已足。不过我想要撰写颇为不易,要想要传世,更需要……”

    萧布衣肃然起敬,“道长这等胸襟,布衣佩服地五体投地。道长若是有意,无人帮助抄写,布衣发明雕版一术,可命人将道长地千金方印刷传世,只怕道长却不舍得。”

    孙思邈笑起来,却仍从容,他从无大悲大喜之情,给人地感觉一直都是淡薄高远,“舍不得?我有什么舍不得?你可知道我千金方第一要义?你可知道我起千金方之名又是什么意思?”

    萧布衣惭然道:“布衣对医学少有涉猎,并不知情,不过顾名思义,这千金方,是说千金难求地药方吧?”

    孙思邈缓缓摇头,轻叹一声,“你说的南辕北辙,我起千金方的意思却是,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

    萧布衣听到这平淡的十六字,望着眼前的孙思邈,心中陡然涌起尊敬之意。

    就算可敦、可汗、杨广等人,虽是高高在上,都不会让他兴起如此感觉,可就是这个道人,却让他真正涌起钦佩尊敬之意。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孙思邈轻声道:“这才是真正的医者之心,若心怀自满,先问贫贱,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这些都是医者之膏肓。只可惜世人多时敝帚自珍,不肯轻授,这才让世上多有疾苦。若千金方传世,真的人人自医,我只有欣慰,何有不舍之意?”

    他轻声细语,萧布衣听到心中却是震撼莫名,沉声道:“布衣定当竭尽所能,为道长完成此愿。”

    孙思邈缓缓点头,“那倒是我此行草原的意外收获,我先代天下苍生谢谢布衣。”

    萧布衣慌忙还礼,“道长言重,这不过是我地本分之事,何谢之有?道长心忧苍生应该是我代百姓谢你才是。79阅读网79read我如今所在之地就在襄阳,道长若是嫌远……”

    “此事不急。”孙思邈摆手道:“眼下却有更要紧的事情需要布衣你的援手,我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希望布衣你能知道,人命相等,就算征战,可草原人无辜,何必受此无妄之灾?”

    萧布衣皱眉,“道长说了许多,我还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散布瘟疫,用意为何?”

    “用意为何我也不知,”孙思邈眉头微锁。“可如真的说是谁散布,我倒是略知一二。你可知道这种瘟疫病情虽然死人众多,其实并不常见。根据我所知,东汉末年爆发过一次瘟疫,建安年间也有过一次。而这两次都是太平道颇为猖獗之时。”

    萧布衣差点跳起来,“道长,你难道是说,草原的这场瘟疫竟是太平道人散布?”

    他实在不敢相信。可又不能不相信,因为孙思邈并不需要骗他。

    孙思邈沉默良久,“我没有这么说,毕竟时代久远,我不能确定。不过建安年间爆发瘟疫,建安七子就死了四个,士族都是不能避免,可见当时瘟疫祸害之猖獗。这次要是泛滥,我只怕草原人……”

    他说到这里。缓缓摇头,脸现忧色。萧布衣皱眉道:“这瘟疫若真地如此厉害,那太平道只凭此一法,不是无敌于天下了?”

    孙思邈摇头,“布衣忽略了一点。就是这戾气横行,必须和节气相应。就算散布瘟疫之人能常人所不能,也不能控制节气。他也要等五运六气特殊的年份才能运作,或等某运不及活和司天之气相矛盾,指挥算计这些实在不亚于一场战争,其中的周密非常人能够想像!神医之所以为神,并非知晓一两个秘方,而是在于知天时,节气,通晓人体阴阳五行。这才对症下药,去有余,补不足,让人体均衡,这才是神医所为。若只是一个方子行走天下。那只能算是平庸之辈。可这些人却是将此法运作在为害之上,实在让人扼腕!”

    他说到这里。缓缓摇头,满是惋惜之色。

    萧布衣不解问,“何为五运六气?”

    孙思邈解释道:“五运是说金、木、水、火、土五个阶段的推移,六气却是说风、火、热、湿、燥、寒六种气候的转变,也就是我说地非其时有其气,必有瘟疫爆发。79阅读网79read那些人就算要散布,也要等这时候才能为祸最广,若是其余的节气,效果不显,流传不广。”

    萧布衣露出痛恨之色,“道长既然说有人对你说草原有瘟疫,那想必就是他散布,做事当堂堂正正、草原人无辜,他们这等蛇蝎心肠,实在让人痛恨。若是道长无暇除之,还请道长告诉我那人的名姓,我为道长除之。”

    孙思邈苦笑,“只有书简传来,我也不知道那人到底何人。他说要在草原散布瘟疫,病理说的头头是道,又将五运六气分析地入理,我深知这瘟病地祸害,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知道,怎可能不来?所以我接信即刻赶到,却实不知那人是谁!我这一路上也是分析良久,至于是否太平道所为,却也只是个怀疑。”

    萧布衣不由大皱眉头,“他若是散布瘟疫害人,何苦告诉道长?他既然告诉了道长,然后再散布瘟疫,到底是何用意?”

    孙思邈摇头,“我想了一路,也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布衣,无论他用意如何,这草原人定是要救。”

    萧布衣苦笑,“那是当然,可如何来救,还要听凭道长吩咐。”

    孙思邈沉吟道:“我来找你,不是因为你是将军,而是因为你另外的一个身份是马神。”

    萧布衣马上醒悟道:“你想让我以马神名义拯救草原之人?”

    孙思邈点头,“正是如此,想这瘟疫流行极快,我一双手整日不停,又能救几个人?只有让草原人早日预防,这才能控制瘟疫。早一日下手,早救几个人,所以我一路不停赶到这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眼下我虽能治病,可拯救草原之人却是非你莫属孙思邈说到此处满是期待,萧布衣却是大皱眉头,喃喃自语,“我出力没有问题,可我这个马神有名无实,到底如何做才能最大的发挥效果?”陡然间眼前一亮,萧布衣展颜道:“这种关键可落在一人地身上,若有她帮手,我们或可能将瘟疫灾害减至最小。”

    “是谁?”孙思邈急声问。79小说阅读网79read

    萧布衣一指帐外,含笑道:“水灵!”

    水灵醒过来地时候,只闻到香气飘渺。心中淡定。

    比起前几日的惶惶,她如今心中只有宁定。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好了很多,伸手摸了下脸,感觉红肿好像有些消褪,心中略安。自己捡回条命,她还是不敢确定。

    染病到治病虽是几日,可对她而言,简直和一辈子那么漫长。

    感觉到帐外地阳光透入。她多想去看太阳一眼。帐外脚步声传来,有人轻声问,“水灵,醒了吗?”

    水灵望过去,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印在帐篷上,望了良久,这才道:“萧……大哥,有事吗?”

    她这声大哥说的自然而然,却多少带了点羞涩。

    萧布衣沉声道:“孙道长为你们熬碗药。要趁热喝的好。”

    水灵并不想让萧布衣进来,倒不是因为男女有别,而是感觉到自己现在有点丑,“那麻烦萧大哥把药碗放到帘帐处吧,我自己去拿。”

    她想要起身。却觉得全身有些无力,萧布衣笑道:“其实,我还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水灵突然感觉到浑身有些发热,声音有如蚊子般,“要说什么?”

    “我可以进来吗?”萧布衣苦笑。

    水灵轻声道:“萧大哥请进来吧。”

    萧布衣缓步走进毡帐,见到水灵脸上红肿已经消退了很多,虽然离前几日还差很多,最少并不恐怖,暗自点头,将药碗递过去。见到水灵强撑两次。没有起身,伸手帮她起身。

    水灵握住萧布衣的手,垂下头来,只是望着药碗,吹了两下。一口气喝了下去。

    放下药碗。水灵垂头问道:“萧大哥,你有什么事?”

    萧布衣正色道:“水灵。你当然知道这厉鬼地厉害。”

    水灵娇躯微颤,脸上又露出恐惧,“萧大哥,厉鬼还会来吗?”

    萧布衣微笑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这次养好病,孙道长说了,厉鬼对一人只上身一次。”

    水灵长吁了口气,好奇的望着萧布衣,“萧大哥,你是马神,是不是神都保佑你,厉鬼也不敢上你的身,不然何以唯独你没事?”

    萧布衣却是正色道:“我这个马神有名无实,可若说神,水灵你倒是有点像。”

    水灵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和羞涩,“我怎么像?我连厉鬼都打不过。”

    萧布衣终于说及正题,“水灵,虽然你身上的厉鬼已经驱除,可草原还有太多地牧民,他们都在厉鬼的威胁下,随时会毙命。”

    水灵焦急了起来,“那怎么办?我能做什么吗?孙道长不能救他们吗?”

    “孙道长一个人,如何救得了整个草原?”萧布衣叹息道。

    水灵一把抓住了萧布衣的手,凝望他的双眸,“萧大哥,我经历这场大病,很多事情想明白了,若有我能帮上的地方,我绝对不会推搪。”

    萧布衣握住她的手,心中一凛,却也不便抽开,沉声道:“想这瘟疫横行,很大地原因却是可汗逆天行事之故,他妄动刀兵,结果苍天谴责。”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多少有些愧疚,暗想古人借天意之说,自己也不能免俗。欺骗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多少问心有愧,可若非如此,又如何能让始毕可汗免于刀兵?

    水灵有些茫然,“原来是因为我爹爹地缘故,萧大哥,你……你是让我去劝他不对中原兴兵吗?然后再让他通告族人防御厉鬼?你这次来,就是要和我说这个事情?”

    萧布衣心中微动,暗想水灵聪颖非常,竟是一猜就中。

    见到萧布衣点头,水灵还是凝望着萧布衣,“其实,我的话儿在我爹心目中,并没有太多地分量。”

    萧布衣轻声道:“有些事情,做了不见得能成功,可若是不做,肯定不会成功。”

    “这几天我知道了很多事情,我也经历了很多事情,甚至我这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水灵垂下头来,松开了手。

    萧布衣望着她,不发一言。

    水灵轻声道:“我从生死中走过一遭,突然发现以前地任性是多么的可笑。我突然发现很多事情在生死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我发现了冬天地太阳格外的暖,我发现冬天的冰雪十分的寒,我发现每天能睁开眼睛也是一件难得可贵的事情,我也知道在死神面前,谁都一样,我更知道,在死神面前,很多人又不一样。有人怕死,如我,有人不怕死,甚至会把活的希望给与别人,比如说老三和萧大哥你。还有的人,千里奔波,勇抗死神,只为了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比如说孙道长。”

    她轻轻的说着,垂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甚至就算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我一直以为草原才有勇士,才有正直勇敢,我也一直觉得父亲除了把我许配给契骨王子外,其余所做地一切都是天经地义,可我现在才知道,中原也有勇士,也有勇敢,也有萧大哥和老三这样的英雄豪杰,为了国之大义,奋不惜身,可却绝对不会伤及无辜。我这几天明白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谢谢你,萧大哥。”

    萧布衣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沉默。

    水灵又抬起头来,轻声道:“其实我在病重的时候,就许过一个愿望,萧大哥,你可知道是什么?”

    萧布衣摇头,“我不知道。”

    水灵嘴角浮出笑意,“我自以为必死,就向真主许愿,若能让我活命,我可以答应真主任何事情。真主没有让我活命,让我活命的却是你,所以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我答应你,我会竭尽所能去劝父王不要对中原动兵,可我能请求你一件事吗?”

    萧布衣点头,“你说。”

    水灵凝望萧布衣地眼,“我知道你地姓名,却从未见过你一面,这件事了,从此你我天各一方,只怕再也不能相见。我能现在……看看你的脸吗?”

    萧布衣并不说话,伸手摘下面巾,水灵一霎不霎地望着萧布衣的脸,良久。

    “好,我答应你,我这就去劝父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