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八七节 夫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暖洋洋的冬日,寒森森的甲光,草原远望,白雪茫茫。

    白雪中,燃起了一堆堆大火,仆骨族落今日看起来喜气洋洋,很多族人甚至觉得,这暖洋洋的太阳会给草原带来幸福美满,象征着明年的兴旺。只有老眼昏花的毗迦,才是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带着忧虑,却没有人留意他们有些畏惧的表情。

    幸福的人们总会忽略不幸,只有毗迦才会居安思危,他们心中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知道如此暖冬不见得意味着好事,可他们却都是保持着沉默,因为今日是萨满大会,草原人欢聚一堂,为即将到来的春日祈福。

    主持萨满大会的正是可敦,那个十数年如一日为草原祈福的可敦。

    草原人对可敦很是敬重,甚至已经超过了可汗,在很多人看来,可敦虽是汉人,却比草原人还爱护草原,她在草原的十数年,实在算是草原人过的最舒服的十几年。可自从始毕可汗当权后,草原人很多又恢复到从前的穷困,甚至更不如以前,这让他们难免心怀不满。

    萨满大会是草原人的大会,铁勒各族、契骨、加上突厥人构成主要的力量,当然还有东部的契丹、室韦,西边的吐谷浑、高昌等国的国民。

    如今中原大乱,人人自危,就算中原人很多也会跑到突厥来避祸,所以在萨满大会上看到几个中原人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可敦身边不远就站着几个中原人,脸色各异,只是所有人都被欢腾的气氛吸引。倒少留意他们。

    中原人有男有女,望着欢腾地草原人,也在窃窃私语,不知道议论着什么。

    可敦望着眼前欢乐的草原人,却感觉心力疲惫。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圣上已经到了扬州,瓦岗攻占了荥阳,扼断了圣上北归之路,她恨不得亲身去带兵攻打瓦岗。可她知道不行,因为草原蕴含着更大的危机,她若是能够化解,已经是对圣上最大的帮助。

    可圣上是否能够回转,可敦也不知道。但更让她忧心地却是,草原中突然流行了一场怪病,蒙陈雪说不宜召开这萨满大会,可敦虽是忧心忡忡,却多少觉得蒙陈雪危言耸听。79阅读网79read这萨满大会正是她树立威望的时候,怎么可以不开?可现在已经有草原人毙命,死的时候脸现黑紫之色,旁人都惊惶的说,是被恶鬼索命。眼下人心惶惶,也需要这个祈福典礼。

    蒙陈族除了蒙陈雪、阿勒坦外,竟然没有人来参加这个庆典,这多少让可敦有些不快,可眼下,她却不好表达这种不快,萧布衣迟迟没有出现,这让她多少有些恼怒。可眼下……想到这里,她回转望向了那几个中原人,目光中复杂万千。

    一个人手大腿长。双眸炯炯,见到可敦望过来,慌忙还给微笑,“可敦,不知道有何吩咐?”

    他身边有个汉子。国字脸。却把头扭到了一边。国字脸汉子身边却是个清秀地女子,见状扯扯汉子的衣袖。跟着先前那人笑道:“不知道可敦有何吩咐?”

    可敦摇摇头,淡淡道:“祭天要开始了。”

    “可敦,祭天要开始了。”索柯突上前恭敬道。

    可敦点头,却是四下张望道:“可汗没有派人来吗?”

    她和可汗虽是夫妻,却是很久没有见过面,和仇敌一般,可通常的时候,这种祈福大会可汗也会派人前来,毕竟这些都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没有到撕破脸皮的时候。

    索柯突摇头,脸上有了忧虑,“可敦,是否再等……”

    “不用等了,吉时快到了。”可敦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向祭台看了眼,脸上闪过黯然,以往的时候,都是刘文静为她主持祭天的活动,可现在……

    祭台高高的搭起,一个文士模样地人在那忙碌,那也是个中原人,叫做李世才,做事周到稳妥,可毕竟还是不如刘文静善解人意。

    想到这里的可敦有了丝幽怨,却少了怨恨,她这两年来一直都是不解,能给刘文静的她都给了,可他为什么还要离开呢?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心中幽叹,可敦缓缓的向祭台走过去。一通鼓响惊天动地,草原人终于安静了下来,自发的聚拢过来,分族站立,凝望着可敦。四野虽是安静,可中间却夹杂着数声咳嗽,无法压抑。{79阅读网79read+

    靠近祭台地时候,远方突然马蹄声急劲,远远护卫的兵士都是上前围堵,前来的不过十数人,为首一人却是叱吉设。

    可敦远远望见,吩咐道:“让叱吉设进来。”

    萨满大会虽是人多,却并不算杂,戒备森然,外有精兵,再加上就在仆骨,可说是固若金汤,就算大兵来袭也不畏惧。可敦见到叱吉设不过带了十几个人来,心下稍安。

    叱吉设大踏步的走近,远远施礼,“可敦,我来迟了,还请恕罪。”

    可敦微笑道:“来迟总比不到的好,俟斤,可汗可好?”

    叱吉设也笑道:“可汗很好,劳可敦挂念,还不知道可敦何时有空前往牙帐,可汗对可敦甚为想念。”

    可敦微笑道:“可汗若真的想念,为何不亲自前来?”

    叱吉设淡淡道:“可汗不来,却是因为有要事在身,他在调查一个大阴谋。”

    可敦心中微颤,“不知俟斤此言何意?”

    叱吉设道:“这个大阴谋妄想分裂草原,只是具体如何,我倒是不方便透漏。”

    可敦也不追问。只是点头道:“那可汗辛苦了,对了,可找到了水灵?可汗说水灵被黑暗天使抓了去,可是真的?”

    叱吉设叹息道:“还没有找到水灵塔格,可纸里包不住火。到底水灵落在谁手中,终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二人语带机锋,暗自试探,可敦暗自皱眉。心道可汗派什钵达带兵赶赴赤塔,无形中对仆骨形成前后夹击之势,眼下形势对她而言,颇为恶劣。可要来攻打,毕竟可能不大。

    可敦转身向高台走过去,叱吉设眼中露出阴狠又有些得意地神色。

    李世才躬身道:“请可敦祭天。”

    可敦缓步登上祭台,有了那么一刻恍惚,高台上孤单一人,多少有了些落寞。

    酒水已经摆上。可敦回过神来,端起一碗酒,高声道:“今日吾代……”

    她话音未落,惊变陡现,祭台炸裂。祭台下光芒闪耀,两柄长剑毒龙般的穿出,劲刺可敦,四野陡然静寂下来,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竟会有人会行刺草原人敬仰地可敦。

    叱吉设嘴角露出丝微笑,却是抬头去望天空,那里,云白天蓝,红日高悬。

    可敦不会武功。却是反应极快,祭台炸裂的那一刻,快捷的退后两步,径直从高台掉了下去。

    两个刺客虽是出剑疾快,可却没有想到看起来弱不禁风地可敦如此快的反应。双剑合击本准备一招毙命。哪里想到可敦突然没了行踪。

    刺客只是犹豫了刹那地功夫,已经大步向前。向高台下跃下去。

    刺杀可敦地时机千载难逢,定要待兵卫赶来之前杀了可敦,不然后患无穷。

    他们知道可敦身份尊贵,虽是在萨满大会上,必定也是防备森然,已经决定,三招之内杀不了可敦就要想办法逃命。他们策划已久,既然能混入祭台之下,当然也筹划了如何逃命之法,可二人跃下高台之时,才发现可敦已经落到了一人之手。

    那人身着青衫,穿地单薄,神色孤傲,看起来不但不把刺客放在眼中,就算孤寒地天气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可敦高台坠下,他高高的跃起,接住了可敦,脚尖点地,已经向后退去,高声道:“保护可敦。”

    众兵卫开始向这个方向赶来,手大脚长的中原人皱下眉头,已经霍然上前。他脚步奇快,已经拦住刺客的面前。

    国字脸那人却是丝毫不动,清秀女子低声道:“大局为重。”她话音未落,人也冲到了前方,和先前的汉子并肩拦住刺客。

    叱吉设目光落在汉子和清秀女子的身上,异常阴冷。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转瞬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刺客刺来地数剑都被汉子和女子挡住,可敦却在青衫的护卫下退出甚远。转瞬兵士大声呼喝,远远的冲来。

    两个刺客大惊,才想冲到牧民之中逃脱,没有想到男女的功夫着实了得,转瞬攻击犀利非常,竟让二人脱身不得。79文学阅读网79read

    兵士冲来的极快,转瞬在四人身边围成了,里三层外三层,鸟儿都飞不出去。

    清秀女子见到大局已定,却不想再拼命厮杀,轻叱一声,却是和汉子携手倒退了几步,刺客四下望去,见到到处都是森冷地矛尖,不由面无人色。

    “把刺客拿下来。”索柯突外围一声高喝。

    兵士们呼喝不绝,长枪纷纷戳过去,刺客虽然武功不差,可哪里抵得住这么多长枪,转瞬的功夫,浑身浴血,也不知道被刺了多少枪,委顿到了地上。有兵士上前将二人五花大绑的捆起来,那二人挣扎几下,恶狠狠的望着那对男女,目光要喷出火来般。

    “窦红线,你坏我们的好事,今日之事你记得了!我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清秀女子微愕,忍不住道:“你认得我们?”

    清秀女子正是窦红线,手大的汉子就是苏定方,而一直没有出手之人却是刘黑闼。

    三人和李密合谋,大海寺伏击张须陀后。径直回转到了河北。见到瓦岗势强,窦建德势力却总是带死不活,又不停的被杨义臣攻打,这才想着借突厥的力量扩大声势,为图谋中原做准备。

    不过他们和始毕可汗并没有门路。却有重关系认识可敦,这才来找可敦求马。

    如今草原地马匹多被可汗可敦控制,窦红线觉得可敦也算是中原人,向她求马也没有什么。刘黑闼心中并不赞同。一来可敦不过是个女子,二来他觉得借兵突厥,无论是可敦还是可汗,举旗谋反都是名不正言不顺,受到好汉的鄙夷,是以才对可敦有些冷漠。在他心目中,倒是比较钦佩李密,暗想人家激流勇进,设计杀了张须陀。公然和大隋为敌,这才是堂堂正正地汉子,造反有理!不过他和窦建德关系甚好,看在他的面子上这才到草原一行。若是以往的时候,这些反贼来见可敦。当然会被她毫不犹豫地绑了砍头,毕竟她对大隋颇为忠心。可如今形势大不相同,可敦一直都和可汗暗中较劲,彼此或多或少的明白彼此地动静,知道他已经开始支持关陇势力,图谋南下,索性也就拉拢窦建德地势力,只为自己以后留个退路。

    窦红线见到有刺客来袭,当仁不让地出手,只想借机取得可敦地信任。可见到对方武功都是中原的路数,心中诧异。

    刺客只是说了一句,自悔失言,也不多说,可眼中怨毒之意更浓。

    窦红线见到。心中凛然。知道多半又竖了强敌,可这时候已经是骑虎难下。只是心思飞转,琢磨着二个刺客的来路。

    叱吉设暗自皱眉,心道梁洛儿吹嘘什么手下武功高强,万人难敌,自己这才费劲心思安排贺遂、辛獠儿前来行刺,哪里想到这般不中用,反让人捉了去。自己倒不怕这两人说出自己的主谋,自己死不认账,可敦也是无计可施。但可敦狡猾非常,身边不知道怎么埋伏了三个高手,让贺遂二人功败垂成,实在是老天不长眼睛。这娘们小心非常,经过这场行刺,想要再暗杀她极为不容易。

    索柯突见到刺客不能动弹,这才上前扯开二人脸上的黑巾,只见到一个脸色发青,凛然不惧,另外一个却是下颚微凸,露出两颗獠牙,容颜极端的丑陋。这种人按理说应该一见之下就是不能忘记,他却从未有什么印象。

    窦红线见到对方的面容,扭头望向苏定方和刘黑闼,见他们都是暗自摇头,知道也不认识,不由大为奇怪,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能认识自己。

    “尔等何人,为何行刺可敦?”索柯突沉声问道。

    二人望了叱吉设一眼,索性都是闭了眼睛。青脸的叫做贺遂,獠牙地叫做辛獠儿,都是梁洛儿的手下,虽是被擒,骨头却是极硬,知道事关重大,咬牙不说。

    可敦冷冷的望着二人,摆手道:“莫要让他们耽搁了吉时,先押下去。”

    索柯突慌忙让兵士先押刺客下去,早有兵士上前修补祭台。

    祭台是临时搭建,都是木质结构,两刺客从下穿出,撞碎了台子的部分,一片狼藉。

    各族长面面相觑,突然有人上前道:“可敦,这祭台既然损坏,一时间无法修补,不如暂且回转,等到明日再祭天如何?”

    出来那人络腮胡子,身材魁梧,却是斛薛的俟斤普剌巴。

    一旁吐如纥地俟斤特穆尔连连点头,“可敦千金之体,今日受到了惊吓,我也觉得……”

    可敦摆手打断他的话头,沉声道:“如今草原有恶鬼出没,我今日在萨满大会上祭天,实乃是为草原人祈福,只想早日驱逐恶鬼。早一天祈福,这草原人早一日免除危害,推到明日,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受害。”普剌巴和特穆尔互望一眼,都是说道:“可敦宅心仁厚,草原人心感大德。”

    各族的人都是连连点头,一时间草原称颂声一片。

    这时正午时分,日头正暖,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咳嗽之声,夹杂在称颂中。未免显得不算和谐。

    欢呼声慢慢止住,众族人扭头向咳嗽声望过去,只见到两个族人都是手掐着脖子,面红耳赤,却还是止不住的咳。

    可敦心中凛然。认得那是斯结族落地一个叶护、一个特勤,这里来的多是草原铁勒族中德高望重之人,这两人地位当然不低,可他们咳嗽到时候。身边的族人非但没有上前,反倒连连退后,脸上露出恐惧,低声喃喃。

    可敦听到那是厉鬼两个字,脸色微变,才要上前看望,却被索柯突拦到身前,低声道:“可敦千金之体,切勿上前。蒙陈雪说过,这厉鬼能借身附身……”

    蒙陈雪一直都是远远的站着,离着草原人颇有一段距离,见到又有人咳嗽,不由脸色微变。可她现在也明白。治病的阻力绝对不小,首先就是草原人不信躲避厉鬼之法,只以为人多厉鬼就不会来,愚昧之处,难以尽述。可按照孙道长所言,这人多之处,若有厉鬼横行,那是为患更烈。她心中暗自着急,也顾不得可敦责怪,这才喝令族人不要前来。自己孤身到了这里。见到那两人咳嗽之厉,正是被厉鬼缠身,一咬牙,上前道:“可敦,这厉鬼厉害。还请可敦疏散人群。避免危害更广。”

    可敦见识其实也广,可她毕竟是宗室之女。除了在京城,就是在草原尊贵地地方。虽听说过瘟疫,却从来没有见过,更没有亲身经历过恐怖之处,不悦道:“雪儿,若厉鬼以为只是如此就将我们吓退,那还了得。吾身为草原可敦,当祈福求天驱逐厉鬼,避免为患才对。”

    “可这厉鬼挡不住。”蒙陈雪实在不知道如何来说,急的额头都有汗水。

    索柯突一旁道:“雪儿塔格,想可敦恩德蒲泽草原,这厉鬼何足道哉?”

    他身边的大臣都是随声附和,得病的两人却是蹲下了身子,扼住了喉咙,十分痛苦地样子。可敦不顾,喝令道:“将这两人带回去休息……”

    她话音才落,远方蹄声轰轰隆隆,竟似有千军万马赶过来。众人顾不得再管被厉鬼缠身地二人,都是举目望过去,见到远方兵甲铿锵,长矛林立,几乎遮挡了日光,不由相顾失色,不明白哪里地大兵赶来。

    索柯突见有来敌,却已经大声号令外围的兵士聚集,首先围了一道屏障,又命令士兵吹起号角,呜呜声响彻四野,颇为凄凉森冷。

    只是号角声还没止歇,就有无数骑兵从仆骨地族落中冲出来,散到了两翼保护可敦,个个持枪挽弓,脸色严峻,足足有数千人之多。

    随着骑兵之后,又有无数仆骨的勇士持刀快步而出,列成方阵,立在可敦之后,面对来敌。众人见到可敦早有防备,心中稍安,可见到对方黑毛大纛隐现,狂风中张牙舞爪般,不由低声叫道:“是可汗,可汗来了!”

    谁都没有想到可汗兴兵前来,看气势汹汹,当是来意不善。

    铁勒各族落的酋长、长老、俟斤、特勤、叶护等人都是大惊失色,他们哪里想到在萨满大会上,如此严冬,居然还要开战。每人赶来,不过带了数十手下,可面对这千军万马,又有何用?

    众人都是惊凛,却没有注意到先前病了的二人已经躺在了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咳都咳不出来,奄奄一息。

    他们都是望着远方的大祸,却不知道身边祸患更烈,只有蒙陈雪才是注意二人,知道这些人不信自己所说,只能先保自身,轻移脚步,走到气流上方地位置。伸手在怀中一摸,握住个药包,那是孙思邈配制,可驱逐秽浊,免受瘟疫之害。{79文学阅读网79read}她孤零零的立在两军之中,不由有些畏惧,见到两军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心道这全天下若还有一人能破解这危机,当是萧大哥了,可萧大哥,现在又在哪里,何时会来?

    来兵行至离可敦前军一箭之地的时候霍然而止,马蹄踏雪而至,激起白雪一片,铺天盖地的飞来,声势浩瀚。

    草原人都是在马背上生活,骑术高明并不稀奇,可来兵戛然而止。动作一致,号令严明,在草原人的心目中造成地震撼不言而喻。

    两队骑兵持旗列队而出,分列到两旁,旗帜招展中。一人身穿金盔金甲,身披金色锦袍,缓缓纵马而出,面色沉凝。

    他身后又跟着十数骑。个个神情彪悍,草原人很多都知道,这是可汗身边地精兵能将,这次竟然都带出来,用意让人心寒。

    可汗马上扬声道:“可敦可在?”

    对方的前军散开,同样两列骑兵散开,各执白毛大纛,可敦纵马而出,丝毫并不畏惧。轻声道:“可汗安好?萨满大会,本是祈福求草原人平安,免于刀兵。不知道可汗兴兵到此,所为何事?”

    二人本是夫妻,可现在看起来。仇敌也是不过如此。

    两军对垒,草原人都是栗栗危惧,不知道何事要动兵戈。

    可汗沉声道:“我来此处,是因为知道有人勾结外邦,想置草原人于死地。此等大事,事关草原的命脉,由不得我不来。”

    他此言一出,四野先是冷凝,然后哗然一片,不知道可汗此言何解。

    可敦面不改色。轻声问,“那不知道这想要勾结外邦之人是谁,又是谁要置草原人于死地呢?”

    可汗也不急急的说出,轻声道:“叱吉设还好吧?”

    可敦一挥手,叱吉设已经施施然的走出。施礼道:“多劳可汗挂念。叱吉设还好。”

    可汗轻声道:“叱吉设,由你来说说到底是谁要勾结外邦。颠覆草原。”

    叱吉设缓步走到两军之中,不慌不忙,“其实这个人勾结外邦已久,只是最近加紧了行动,我看草原危机,只怕不除要成大祸。可这人向来假装仁义,颇得草原人地口碑,我只怕说出来,会引起太多不明真相之人的斥责。”

    “你但说无妨,我会为你做主。”可汗沉声道。

    叱吉设得可汗撑腰,大声道:“可汗和中原现在势如水火,可汗遂禁止草原人和中原人交易,这本是保护草原的一大举措,可那人却是阳奉阴违,私下和中原人做生意,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早被我们看到眼中,此是这个人勾结外邦之举动一。可汗和中原势如水火,当年本长驱南下,要将中原的锦绣珠宝带于草原人享用,可有人弃草原利益于不顾,私自谎报军情,将李靖地几百军队说成数万大军,迫使可汗无功回转,劳民伤财,此是勾结外邦之举动二。”

    他说到这里,所以的人都是望向可敦,已经知道叱吉设说的是哪个。可敦脸色沉凝,却是一言不发。

    叱吉设见到可敦不辨,正合心意,大声道:“这人一直以来破坏草原大业,却又自鸣仁义厚德,暗中破坏草原联合大计,可汗要嫁女契骨,就是想让草原人和睦,团团圆圆。这人不想草原和睦,暗中派人劫持了水灵塔克,此她勾结外邦之举动三。此人居心叵测,无处不在破坏草原的和平,却在萨满大会假意祈福,说为草原人驱逐厉鬼,可我只怕,若真的由她来祈福,只怕草原永无宁日!可敦,你说是不是?”

    可敦淡淡道:“那这人是谁呢?”

    叱吉设笑了起来,高声喝道:“阿勒坦可在?”

    阿勒坦早就跳了出来,大声道:“我在!”

    叱吉设扬声道:“这阿勒坦就是受到那人地迫害,在蒙陈族总是不得志。只因为识穿了可敦地阴谋,这才被可敦勾结一阵风,暗中绑了去,本来想要害他的性命,却被阿勒坦巧计逃脱,阿勒坦,可有此事?”

    他这时候直说可敦地名字,显然是图穷匕见。

    众人地目光都是落在阿勒坦的身上,阿勒坦挺胸抬头,大声道:“不错,正有此事。”

    叱吉设伸手向军中一指,又扬声道:“可敦,方才你遇刺,固然是不幸,可为你阻敌的别人不识得,我却认识。79小说阅读网79read那女的叫做窦红线,那男的叫做苏定方,本来是河北大盗窦建德地女儿和手下。这二人平白无故为何会到这里呢?”

    可敦冷冷问,“为什么呢?”

    叱吉设长吸一口气,凝声道:“只因为根据我的调查。这一阵风其实仰仗着河北大盗窦建德地后台,可敦勾结大盗,用意昭然若揭,而这个苏定方嘛,就可能是一阵风!”

    他此言一说。哗然一片,众人都觉得叱吉设说的匪夷所思,却又大有可能。

    叱吉设见到可敦还是沉默,洋洋得意道:“可敦。你无话可说了吗?”

    可敦沉声道:“你都说完了?”

    叱吉设微笑道:“不错,我觉得现在应该是可敦给我们个解释了。”

    可敦环望四周,见到周围的人或气愤,或迷惘,或焦虑,或质疑,心中微叹,沉声道:“其实这些吾本无需解释,吾自到了草原。兢兢业业,草原人心中都有明镜,都是看在眼中,记在心头……”

    她话音未落,身后传来惊叫声。可敦回头望去,“怎么了?”

    “回可敦,方才那两人,死了。”索柯突脸上有了惶恐。

    叱吉设目光一闪,大声道:“可敦,你倒行逆施,如今厉鬼都来索命,若还是执迷不悟,只怕天理难容。”

    “我只怕天理难容的不是我,而是可汗。”可敦叹息一口气。环望四周一眼,“我只知道,启民可汗在时,风调雨顺,草原人衣食无忧。可现在的可汗呢。又让草原人得到了什么?”

    可汗脸色阴沉。却是一言不发。

    “叱吉设,你说我假传消息。害可汗无功而返,但是当着这些草原人地面前,你可否念念当年的消息,哪一句不是我和众族人斟酌而定?难道我假传消息,这些酋长、长老也是一样吗?至于苏定方是什么一阵风,更是无稽之谈,你随意说个人就是一阵风,我还说你就是一阵风呢。可对于水灵,我只能说很关心,却是不知道她的下落……”

    “可敦,你说地倒轻巧。”叱吉设眼珠飞转,一时间无计可施,可汗却是沉声道:“可敦,你若是没有异心,不妨和我一起回转牙帐,向突厥长老表明心意,我就信你。但水灵失踪,有人说是被仆骨之人捉去,我倒要到仆骨族落中搜上一搜。”

    可敦脸色微变,“立可汗之时,第一条就是不能干涉各族地内政,可汗要搜,只怕于理不合。我问心无愧,为什么要向突厥长老表明心迹,难道这里的长老比不上突厥的长老?我只怕怀有异心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吧?”

    可汗冷声道:“我为草原人着想,又有什么异心?如今中原烽烟四起,正是我们草原人南下取得富贵之时,可敦多方阻挡,我只怕……”

    可敦轻声道:“我只知道当初可汗亲率四十万大军围困雁门,月余不能拿下。你可知中原城池中,雁门不过是九牛一毛?你连个雁门都拿不下,怎么能进取中原,冒然出兵,我只怕整个草原会尽丧你手。”

    二人唇枪舌剑,草原人地心思也是摇摆不绝。

    可汗暗自痛恨,沉声道:“擒贼擒王,你又如何知道我地打算?若不是当初后方不稳,我怎么会无功而返?这次当求先寻出破坏草原安定之人,所以无论如何,水灵我一定要找,可敦,你若是不让的话……”

    “你要怎地?”可敦丝毫不让,知道这绝非搜寻水灵那么简单,而是事关她的坚持和威望,这步退后,让可汗搅乱仆骨,她再无翻身之日。

    可汗嚓地一声,拔出马刀,凝声道:“今日我寻水灵,任谁都是不能阻拦!若有拦者,杀无赦!”

    他命令一出,众兵士齐齐的上前几步,可敦却不退后,身后的兵士也是上前,众草原人都是大惊失色,只怕这一场仗打下来,草原会元气大伤。

    有人却是放声笑了起来,“可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你要在仆骨寻找水灵,还是大有不妥。”

    那人声音嘹亮,虽在千军之中,却让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声音从可敦身后的草原人中传出,窦红线听到,不由心中大动,和苏定方互望一眼。苏定方皱眉道:“这声音好熟,这人中气十足,是个好手!”

    窦红线轻叹一声,低低地声音,“苏将军,这人不但是好手,而且是好手中的高手,赫赫有名的萧将军的声音你也听不出来吗?”

    苏定方失声道:“萧布衣也到了草原?他来草原做什么,也是和我们一样的目的吗?”

    窦红线摇头不语,可敦脸色微动,吩咐索柯突一句,前军让开一条路来,一人施施然的走出来,双眉如刀,器宇轩昂,虽在千军之中,却如同闲庭信步。

    有人已经低声喊道:“艾克坦瑞……艾克坦瑞!!!”

    草原人一阵骚动,有振奋,有激动,艾克坦瑞在突厥语中就是马神的意思,负责卫护草原的安危。如今可汗可敦竟要交兵,草原人除了一些好战分子,多半都是不愿看到,马神一出,他们都觉得事情大有转机,难免振奋。

    始毕可汗自从他出来后,就是一直望着他,良久才道:“萧布衣?”

    萧布衣微笑道:“可汗也知道我的姓名,幸何如之!”

    始毕可汗长吁一口气,“萧布衣,我知道你有大能,甚至在千军之中能擒得莫古德……”

    他才说到这里,叱吉设心中凛然,大声道:“保护可汗!”

    呼啦啦地一队兵士已经挡在了始毕可汗的身前,叱吉设紧张非常,只怕萧布衣重施故技,萧布衣只是微笑,动也不动一步。

    始毕可汗微恼,暗想这一下就坠了威风,却知道叱吉设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好责怪,只是扬眉道:“萧布衣,就算你有通天彻地之能,难道想凭一己之力阻我吗?”

    萧布衣笑道:“我何须阻你?我来此不过想要告诉你,水灵不在仆骨。”

    “那又在何处?”

    萧布衣伸手向后一指,身后不远处又走出一人,摘下毡帽,露出如瀑的秀发,如花的容颜,正是水灵。水灵凝望可汗,轻声道:“爹,莫要再错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