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八八节 盟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红日高悬,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人的身上,始毕可汗一张脸却如同冰霜凝结。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听到亲生女儿当面指责,始毕可汗那一刻怒火高炽,只恨不得亲手斩了这个他一直都疼爱的女儿!

    两军都是默然,就算可敦眼中都是诧异,她显然也没有想到过,水灵居然当然说可汗说了!她是可汗的女儿,就算刁蛮任性些,就算对可汗有什么不满,可也没有道理当着两军之中站出来!

    「爹,收兵吧。」水灵见到可汗不语,如何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但是她既然答应了萧布衣,她就应该做到。

    「你可知道是在和谁说话,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始毕可汗的声音中透着冷意。

    叱吉设也满是尴尬,眼珠一转,突然大笑起来,「萧布衣,枉你自诩英雄豪杰,也来使用什么要挟之事?原来当初绑走水灵那人就是你!可敦,他在你这里出没,是不是说明他本来和你就有勾结?」

    可敦皱眉,「马神历来保佑草原,草原人有目共睹,我和萧布衣相识不假,叱吉设,你;这勾结二字似乎用的并不正确。」

    萧布衣微笑道,「真的是我在威胁她吗?」

    他远远的走开,离水灵甚远,示意并非威胁。水灵冷静道:「爹,叔父,水灵从未有如此的清醒过。」

    叱吉设变了脸色,怎么也想不明白水灵才失?几天,竟然和萧布衣站在一条战线上。

    苏定方见到萧布衣走出来已经大为诧异。听到萧布衣是什么马神,以一己之力和可汗、可敦分庭抗礼的时候更是迷糊,喃喃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门道,才见面的时候不过是个盗贼,结果变成了将军。将军又变成了盗贼,盗贼又变成了马神,何止水陆两栖,简直无所不在了。」

    刘黑闼也觉得奇怪,窦红线却是叹息声,「此人难以捉摸,乱世之中,当为枭雄之辈,我们……要小心应对。」

    始毕可汗冷冷的望着女儿。「我觉得你前所未有地胡涂,水灵,为父不怪你。多半是萧布衣使用了什么邪术,迷惑了你的心神。你且过来,莫要被人蛊惑……」

    水灵站立当场,并不移动,轻叹道:「爹,女儿真的很清醒。可这些天来,我想的实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可敦说的不错。草原人也是有目共睹,这几天来,我们开战多了,可草原人呢,反倒更加地穷苦。当年爹围攻一个雁门城都是月余不下,死伤甚多,我们草原人又有什么能力统领中原呢?以前的日子不好吗?爷爷在时,你总是说他懦弱,说他没有骨气。可他或许懦弱,但是换来却是整个草原人的安宁,敦对敦错,我想……」

    「莫要说了,你可知道,你已经神志不清?」始毕可汗皱眉厉喝。

    水灵摇头。「爹,我要说!这些话其实我想了很久,你一直都说中原人卑鄙无耻,反复无常,可我和中原人呆了几天,我发现他们中也有大仁大义、大智大勇,和草原人其实并无两样。我们妄想要攻打他们,以他们的才智能力。草原人多半安宁不保。可敦说的不错,做的也不错,我们有我们的天空,何苦去……」

    她话音未落,只听到弓弦一响,嗤的一声,一箭已然射来。

    箭势凌厉,竟然容不得她转动念头。

    水灵心中微颤,已经瞥见父亲摘弓射箭,要取她的性命。可这箭一来快捷非常,二来她从未想过父亲要杀自己,心中一阵茫然。

    眼看长箭要穿体而过,水灵突然觉察眼前光亮一闪,长箭已经折为两段!

    萧布衣持刀叹息道:「可汗,你执迷不悟,妄想逆天行事吗?」

    水灵惊出一身冷汗,却没有痛恨父亲,心道爹最好面子,自己当众削了他的面子,在常人眼中已经算是极大的不孝,就算爹杀了她也没有人非议。她既然能站出来,其实就知道凶吉少,可转念一想,萧布衣、老三当初自知可能染病,却是勇不畏死,自己身为草原人,难道还不如他们这些中原人?这冷站出?劝导父亲,就算死了,也算不输给他们。想到这里,勇气倍增,并没有因为射来的长箭而胆怯,水灵大声道:「爹,你收手吧,现在都是草原人作战,若真的打起来,不知道要死多少,你于心何忍?」

    始毕可汗不理女儿,手中挽弓,冷冷的望着萧布衣,不发一言,内心却是震惊。

    他摘弓放箭不过一剎,可做梦也没有想到萧布衣后发先至,一刀斩落了长箭,此人刀法之准,速度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如此看来,叱吉设的谨慎绝非无因。

    众草原人也是动容,实在难以想象有人能够劈出如此迅猛的一刀。

    刘黑闼手握刀柄,也是讶然,暗想好在杨广自毁长城,先让张须陀去杀萧布衣,逼萧布衣反叛,不然的话,这人极有可能成为另外一个张须陀,如此又何有中原盗匪的活路?

    萧布衣出刀举重若轻,却已经知道水灵的劝告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他离水灵虽远,知道水灵这番话已经触动了可汗的逆鳞,眼见水灵侃侃而谈之时,始毕可汗双眉却是?起,眼露杀机,早就有所防备。果然不出他所料,始毕可汗放箭没有先兆,他上前一刀劈落长箭后,想着对策,转瞬大笑起来。

    他运出内劲笑出去,声音轰轰隆隆,无论突厥兵士抑或草原贵族都是相顾失色。更有先入为主的草原人喃喃念道:「不好了,不好了,艾克坦瑞发怒了。只怕……只怕草原要有大祸了。」

    萧布衣虽只是孤身一人,可在很多人眼中,已和可汗、可敦的威望无异,更何况草原人素来敬重英雄,心想马神以一己之力,排解纷争,是为草原解难来了,可汗执意不听,只怕惹怒了马神,会降天灾祸乱给草原,都是心中惴惴不安。

    萧布衣的笑声中,夹杂着周边人的数声咳嗽。他早闻到咳嗽之声,心中凛然,目光望过去。见到不但可敦那边有人开始咳嗽,就算是始毕可汗的队伍中也有士兵在咳。

    瘟疫的源头距离这里并不算远,萧布衣知道,耽误了最佳的防治时机,现在已有瘟疫要爆发的先兆,不由皱眉。

    可这些人的愚昧根深蒂固,常理实在无法说得明白。只以为附身的是厉鬼,鬼怕人多,人聚得多了就是不怕,哪里想到这是种疾病。专门在人多的地方爆发。

    但很多事情向来如此,没有惨病的教训就不能让他们醒悟过来!

    他长笑声中,目光却是望向了远方,始毕可汗听到他笑声奔放,慑人心弦,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可汗既不动,可敦当然也不会主动出击,一时间只闻笑声回荡,众人心中激荡不已。

    突然间有人踉踉跄跄的出了两军之中。却是可敦的手下,手悟着喉咙,剧烈地咳,转瞬吸不过气来,像是随时都要断气。跌倒在雪地上,满脸惶恐和惧怕。

    有人低呼道:「他被厉鬼缠身了。」

    声音中都满是恐惧。却没有人出去扶那士兵,众人受到他的传染,他觉得嗓子有些发痒,却都不敢咳出来,只怕这一咳之下,命就送了山去!兵士就在萧布衣身边不远。突然嘶哑叫道:「马……神救……我!」

    他挣扎着向萧布衣爬过来。心中惶恐无比。这些天来,他也见过不少同伴开始咳,开始吐血,开始死亡;每个人死之时都是脸上有黑紫之色。但可敦只说是厉鬼作孽,并不理会。众人心中都是惶惶,只怕被厉鬼上了身,整日都是聚集在一起,可这样也是没用,总有人咳,总有人死。眼下轮到他身上,见过同伴死得凄惨无比,心中的惊惧不言而喻,见到萧布衣就在不远处,想到马神向来是草原之神,奋起力气向他求救。

    两军默然,只见到那士兵爬向萧布衣,一时间兔死狐悲,早把争斗为了什么都放到一边的兵士用手扼住了脖子,喘不上气来,就像被鬼扼住一样。

    萧布衣并不后退,目光闪动,突然伸手出去,抓住那士兵的手腕。

    众人哗然一片,声音中各种感情均有,始毕可汗皱起眉头,叱吉设却是突然伸手摸胸,神色不安。

    萧布衣伸手握住士兵手腕的时候,沉声问道:「兵戈之苦,天所不愿,你可愿意放下兵刃,不起兵祸?」

    士兵这时候哪里顾得上这么多,只觉得萧布衣就是救命的稻草,连连点头道:「马……神……我……愿意,本来……可敦就不想动兵,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可汗。我、我好了吗?」

    他前面说话还是很不连贯,可说着说着,突然觉得喘气也舒畅了很多,很面的话竟然连贯说出,不由大奇。

    萧布衣伸手摸摸他的头顶,拍拍他的肩头,微笑道,「哪里有那么快就好,可若是心诚,只为草原人的安危着想,这厉鬼岂能上身?」

    士兵竟然缓缓站起来,手捂胸口,感觉到死里逃生,满脸的难以置信,大声道:「马神,我定当听从你的吩咐!」

    他方才还是有如被恶鬼缠身,可这会谁看都知道精神好了许多,众人一片哗然,咳嗽声却是此起彼伏,转瞬间又有几人冲了出来,虽咳嗽并不严重,却是高声叫道:「马神救我!我等不愿打仗!」

    一时间两军之间混乱一团,众人望向萧布衣的目光有疑惑、有钦佩、有不信、有骇然,凡此种种,不一而是……

    别人都是不解,萧布衣却是心知肚明,知道其中的原委,这士兵当然不是许诺就会病好。而是经过他的按摩手法暂时舒缓了症状。

    他出手握住士兵的手腕,却是用拇指、食指来按摩士兵手腕的太渊、手掌边际的鱼际两穴,这两穴都是属于手太阴肺经,一治气不够使。一是定喘,他内劲十足,揉捏得法,转瞬之间就已缓解了士兵咳嗽的症状。

    他和孙思邈一起虽然不过几天,可学到医学的知识却着实不少。

    太渊穴本属肺经原穴,内经中又说过诸气者,恉属于肺。孙思邈告诉他治疗咳喘大多从肺经入手,萧布衣虽然不算了然,可治疗由瘟疫吊起的喘咳却是有分的把握。

    但他眼下只能暂时缓解士兵的症状。要想根除当然还是要吃药,或像孙思邈一样,以针灸艾灸等法根除病源。萧布衣心思一转,抬头望向始毕可汗道:「可汗,你妄动兵戈,苍天不容,如令惹怒苍天,降下厉鬼,只怕你一意孤行,不但是你要被厉鬼索命,就算是你手下的士兵也是无一幸免!现在悔悟还不算晚,你要是再执迷不悟,只怕厉鬼从此横行草原,到时候我想要驱鬼,也是不能逆天行事!」

    众士兵面面相觑,有些惊惧,始毕可汗双眉?起,杀气顿生,「萧布衣!什么苍天厉鬼?!你危言耸听,妖言惑众,我当容你不得!众兵将听令,今日有谁杀了萧布衣……」

    他话音未落,远方尘烟四起,有几骑飞奔赶至。始毕可汗望过去,见到来人是突厥兵的装束,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不安。

    萧布衣脸色肃然,沉声道:「可汗,你到现在还在想着妄起兵戈?我只怕你图谋中原不成,这些跟随你的士兵先被苍天收了去!」

    远方士兵已经赶到。急声道:「可汗,大声不好。什?达克被厉鬼缠身,如今奄奄一息,请可汗速做定夺!」

    始毕可汗脸色微变,他方才一意孤行,只因见到被厉鬼缠身的多是可敦那边的士兵族人,自己的兵将并不症兆,这才有恃无恐,本想趁可敦那边人心惶惶之际,一举平定诛灭,囚禁可敦,然后再考虑恶鬼的事情,哪里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也被厉鬼索命!

    攻还是不攻?念头在始毕可汗脑海一闪,知道要救儿子的性命,看来只能向萧布衣求助,可若是求助,眼下这机会就会放过,再难寻觅。只是什?达病重,这两路夹击的计策也就失败了,但自己手上精兵无数,要胜可敦还是不难……

    称雄的念头终于还是胜过了亲情,始毕可汗举起金刀,就要喝令手下攻击。萧布衣虽然刀法如神,可他毕竟是人,如何能挡得住铁骑践踏?就在命令将发之际,突然一声咳嗽就在可汗耳边响起。

    始毕可汗扭头望过去,脸色大变。

    叱吉设咳嗽一声,强行抑制,却已经憋得满脸通红,见到可汗望过来,嘶哑着声音道:「可汗勿要以我为念。」

    他一出声,禁不住又是嗑了几声,咳嗽虽是轻微,响在始毕可汗耳边端却是惊心动魄。传到他身后士兵的耳中,亦如钟鼓齐鸣,饶是再彪悍的勇士,见到眼下如此诡异的景象,也是忍不住的心惊肉跳,一时间,军心大动。

    始毕可汗望见叱吉设面红耳赤,一时间犹豫不决,这个兄弟对他甚为忠心,甚至不肯接受杨广的册封也要帮他,这一咳之下,如果又断送了性命,自己能够倚仗之人不又要少了一个?

    水灵见到始毕可汗意动,双膝跪倒,泣声道:「爹,难道在你眼中,这南下动兵真的如此重要,胜过二哥、叔父,甚至全草原人的性命?这厉鬼甚是凶恶,女儿早就目睹,只怕横行之下,草原人有大半数就要命丧于此,到时候,悔之晚矣!」

    始毕可汗牙关紧咬,握紧了手中的金刀,可这命令,却是咽在嗓子中,再难发出。

    远处又是尘土飞扬,一骑赶到,大声道:「可汗……」

    「何事?」始毕可汗脸色又变,知道绝非好事。

    那突厥兵大声道:「回可汗,什?塔克偶然风寒,咳嗽不止……思念可汗,只请可汗回转……」

    什?是始毕可汗的爱子。他染重病,士兵倒是不敢?瞒,立马来报。

    始毕可汗握刀的手不停地颤抖,暗想难道厉鬼竟到了突厥境内,不然什?怎么也会染病?他本是拿定了主意,这次出兵,无论如何,都要软禁了可敦,再图中原,避免重蹈雁门覆辙;哪里想到女儿求情,两个儿子都是染病,亲生兄弟亦是被厉鬼缠身,若真的号令下去,只怕这些人尽数都会毙命。饶是他沉稳非常,这刻也是心情激荡,听到叱吉设压抑地轻咳,陡然也觉得嗓子有些发痒,心中凛然,强自抑制。

    天人交战之际,远方又是马蹄声响起,始毕可汗已经心惊肉跳,不知又是何人赶来。

    只见到不远处又行来两骑,当先那人是个瘦弱的中年男子。身后却是个老仆模样的人。

    这二人不过是寻常草原人的装束,始毕可汗见到,却是心中大骇,更是凛然。

    后面那个老仆倒是寻常,可前面那瘦弱之人却是他的弟弟阿史那!

    当年启民可汗病卒,能够继承可汗位置的着实有几人,这个阿史那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极有威信,不过因为可敦看重了始毕,这才拥他为可汗。始毕可汗上位后,这个阿史那一直都被发放到边远的地方,说是统领一方,其实那地方极其的贫寒,人?稀少,想要作乱更是不能。

    上次始毕可汗率兵南下,直奔雁门,只想擒到杨广,一雪前耻。可还担心有人趁机作乱,这才让手下派人去把阿史那一家擒来,统一押到突厥牙帐,以防他们趁自己不在的时候作乱。怎料到半路阿史那被人救去。他还不知道是被萧布衣救去,不然更是痛恨。阿史那被救后,径直去找可敦。可敦知道其中的关键,趁李靖扰乱突厥之际,和阿史那一起号令,带铁勒族人前去始毕可汗的牙帐救授,当然说是救授,用意很难说清楚,说不准直自立阿史那为王,废了在外的可汗。始毕可汗大急,这才从雁门回转,功亏一篑。而阿史那自此以后,就一直在可敦附近居住,没有想到今日危机之时,他又出现,怎么能不让始毕可汗心惊?

    阿史那轻骑过来,翻身下马,向始毕可汗深施一礼道:「参见可汗。」

    始毕可汗牙缝中迸出几个字,「阿史那,你来此作啥?」

    阿史那轻叹一声,「可汗,我来此不过是想劝你,收手吧。」

    「你也配吗?」始毕可汗冷声问。

    阿史那叹息道:「我当然不配,可你如今搞到天怒人怨,上天责怪,只怕再不收手,草原都要毁在你的手上。如今突厥、铁勒、契骨、契丹、室韦的的酋长、长老,草原贵族都在这里,难道只因为你的一意孤行,就让所有的人都被厉鬼索命吗?」

    他说得虽轻,草原却是一阵哗然,这时候日头正暖,又有不少草原人咳嗽起来,更让所有人栗栗危惧。

    方才就算特勤、叶护都死了两个,众首领人人心慌,知道这厉鬼不论贵贱,抓到哪个都是不饶。普刺巴大声道:「可汗,你妄动兵戈,惹苍天愤怒,这才惩罚草原。如今马神在此,只想挽救草原,你若还是一意孤行,只怕全草原人都要与你为敌。我们斛薛族听从马神、可敦的吩咐,拼死也要阻挡你倒行逆施。」

    他现在把马神排在可敦之前,多少有些讨好的意思,特穆尔也大声疾呼,「我们吐如纥也要听从马神的吩咐,若是哪个逆天行事,也会誓死抗争到底!」

    方才始毕可汗大兵来临,铁勒诸族都是默然。他们虽是拥护可敦,可毕竟还是性命要紧,只想万一打起来,兵力不济,先投降可汗再说。可如今命攸关,又有一两个喊出来,众族长纷纷叫嚷起来,「可汗,一切还请从长计议。」

    阿史那微微一笑,望着始毕可汗道:「可汗,到如今,民心向往安定!我只希望你能喝令撤军,再不兴兵戈,以草原人为重……」

    「你是在威胁我?」始毕可汗眼中满是怒火。叱吉设却是扼住了喉咙,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可他还是一声不吭,不想扰乱可汗的心思。

    萧布衣见到水到渠成,不再多话,只是站在一旁,望着众人或呻吟、或咳嗽、或畏惧,大多惨不忍睹,不由叹息。

    阿史那听到始毕可汗的质问,突然上前两步,双膝跪倒在地,雪地叩首,沉声道:「阿史那不是威胁可汗,而是在请求可汗,只请可汗以草原为重,再不兴兵戈!」

    始毕可始倒是一愣,水灵也是大声道:「爹,我也求你,这些人也是性命,不分贵贱,还请爹爹开恩!」

    可敦本来一直都是沉默,见状突然下马,远远地跪倒在地道:「可汗,你我夫妻一场,我并未求过你什么,只请你顺应天意,莫要逆天行事,勿要再动兵戈。」

    可敦一跪,众士兵也跟着呼啦啦的跪下,铁勒各部的族长亦是如此,萧布衣心中暗想,阿史那和可敦这一跪,丝毫不损颜面,为了草原人的性命跪地,反倒威望大增,只是始毕可汗这一次,多半颜面无存!

    可敦那边众人一跪,始毕可汗身后的士兵突然也是下马跪倒,齐齐的高呼道:「请可汗开恩,莫要再动兵戈!」

    声音惊天动地,远远传来去,惊起飞鸟无数,始毕可汗茫然望去,见到雪地跪倒一片,立着的已没几个,目光投向了萧布衣,见到他巍然不动,叹息声,「萧布衣,你真能救草原人的性命?」

    萧布衣沉声道:「我会尽力而为!」

    始毕可汗面色苍白,只感觉到众叛亲离,突然觉得心灰意冷,伸手扬起金刀,阳光照耀下,金刀反射的光芒照在始毕可汗的脸上,金灿灿的威严,却是闪烁不定。

    「草原勇士听令,从令开始,于我一生一世,若非外族犯我草原,再不动兵,若违此誓,有如此弓。」

    金刀挥下,长弓折断,草原起来,人人高呼道:「可汗万岁,可敦万岁!艾克坦瑞万岁!!」

    如雷的欢呼声中,始毕可汗望向萧布衣,漠然道:「萧布衣,你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