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九三节 借刀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出了山中。一路上却是微皱眉头,难以掩饰心中的震骇。

    老妪当然看不到萧布衣地脚底板。萧布衣却是心知肚明。

    看到文宇周脚心三颗红痣的时候,他实在错愕万分。只是数年来地历练让他成熟太多,不要说看到脚心地三颗红痣,就算对方兜头砍过一刀都是面不改色,是以老妪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端倪倒是不得其法。

    萧布农人在马上,却是清楚自己脚心的确有三颗红痣,本来脚心有痣也算寻常,他从来没有放到心上。哪里想到过会和北周宇文家扯上关系?

    回想和萧大鹏相处地这几年,他一句都没有提到妻子。未免有些古怪。又想到老妪说千金公主有三姐妹,老三流落民间。萧布衣暗自叹息,他当个土匪儿子,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萧大鹏居然也是隐秘重重,这时候的他恨不得马上去扬州寻找萧大鹏。询问下亲生母亲到底是谁,以解谜团,他拒绝老妪。不想认亲的原因有很多。第一是无法确定,第二却是明白北周早就不得人心。被士族淡忘,若起北周的旗号,只怕得不偿失。最关键地一点是,草原之兵不能借,不然养虎遗患。后患无穷,当然还有一点,关陇虽是不少君主出兵之地。可他却半点根基全无。和老妪合作,听她指手画脚。弊大于利。是以不取。

    当然听老妪讲完千金公主的事情。若三妹真地是他的母亲,眼下这老妪是他姨母,也是不能翻脸,是以萧布衣虽然觉得老妪脾气大了些,还是毕恭毕敬。

    不等到了蒙陈族族落。只见到一马飞奔而来,正是蒙陈雪。

    萧布衣有些诧异,“雪儿。怎么了?”

    蒙陈雪脸上微有异样,扬起一封:“布衣,我一直在这里等你,襄阳有紧急书信!”

    萧布衣微皱眉头,接过书信,展开看了眼。喃喃道:“有人已经忍耐不住,开始打江夏地主意,徐世绩征询我的意见。是否先下手为强。”

    蒙陈雪轻咬红唇,“布衣。无论如何,我觉得你要马上回转襄阳才好。不要再耽误了。草原这里,暂时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

    她虽是有些不舍。可意志却是坚定。萧布衣轻叹一声。“雪儿,辛苦你了。”

    蒙陈雪展颜一笑,“布衣。有你这句话。再辛苦也是值得了,对了。若是见到了裴姐姐,巧兮妹妹。代我问声好,还有,你切要保重。我不能跟在你的身边。只有在草原,对你地帮助才能最大。天下太平了。我们就可以再不分离了。只是盼那一天。早日来到。”

    萧布衣目中露出感慨。望向天边地白云,喃喃道:“什么时候,天下才能太平呢?”

    王仁恭醒来的时候,倒是感觉天下还是很太平。

    最近的一段日子。突厥兵过来骚扰地次数突然少了很多,这让王仁恭多少有些大喜过望。

    他老了。早没有了当年的勇气。只想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安享天年就好,他坐镇边陲。过一天算一天。

    可最近一段日子他却过的颇为舒服,望着身边被子里面地一个年轻女子。王仁恭觉得,自己还没有老,最少他还是有欲望,他突然发觉。自己以前东征西讨活地有点傻,享受人生晚了点。

    他现在还躺在天香坊。日头透过纱窗照进来,满室春光,他现在只希望。今天突厥兵不要来,那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正寻思的功夫,突然闻到外边一阵骚乱。有兵士急声道:“刘校尉。王大人还在休息,你不能进去。”

    刘武周的声音却是传进来,“我有要事宴告王大人,让开。”

    王仁恭皱了下眉头,觉得刘武周的语气不善心下不满,本来这身边地女人,都是刘武周为他准备,不知道他今日找自己什么事情?

    不等吩咐。房门‘咣当’声被撞开。刘武周当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十数个手下。

    王仁恭床上的女人大叫一声。紧紧的抓住绣被,满是隍恐。王仁恭怒声道:“刘武周,你要做什么?”

    他身着睡袍,赤脚坐在床榻前。威严不减,刘武周脸上没有了恭敬和微笑,正色道:“武周请太守大人开仓放粮。”

    王仁恭怒道:“刘武周,你要做什么,想要造反吗?”

    刘武周轻叹一口气。“如今百姓饥饿。尸横满道。而太守大人到现在还不肯开仓放粮,导致这马邑郡饿死百姓无数,这岂是父母官应该做的事情?”

    王仁恭怒气上涌,“你知道在和谁说话?刘武周,你可知道。只凭你今天所说。我要是宴告圣上。你就是砍头的罪名?”

    刘武周大笑了起来。“壮士岂能坐等待毙。民不畏死。太守何故以死相挟?我刘武周今日为百姓请命。死何足惜?”

    他说地义正词严,身后的手下轰然叫好,天香坊外却是鸦雀无声。

    王仁恭惊怒过后。一股凉意直冲脊背。刘武周却是一挥手。身后上来个壮汉,一把扯住王仁恭地手臂道:“王太守。请!”

    “张万岁,你做什么?”王仁恭愤然站起。用力挥手,那人已经踉跄退后。过来擒拿王仁恭地人叫做张万岁,本是刘武周的手下。

    王仁恭是马邑太守。却是以战功起家,人虽老了。可当年地本事还在,南征北战,颇为勇猛。张万岁区区一个校尉。拿他还是无可奈何。

    王仁恭震退张万岁。突然放声高呼道:“刘武周作乱。速来人捉拿。”

    他高声喝出去,除了眼前地十数人冷冷地盯着他。竟然再无回声,诺大个天香坊,死一样地沉默。

    王仁恭到了这里风流。可以说是身无寸铁。面对众人带刀持剑。不由暗自心惊。

    吸口长气。王仁恭凝声道:“刘武周。你要知道作乱地后果可是诛灭九族?你刘家在马邑也是大户。因为你一人作乱而全数伏诛,你于心何忍?”

    他说话的功夫,眼睛余光却是瞄了下窗外,这是二楼,虽然略高,以他的身手跃下。只要到了外边地长街,刘武周对他不能奈何。

    刘武周叹息声,“太守此言差矣。我非作乱,而是为百姓着想,既然如此,何来忍不忍之说。来呀。陈平、周正、胡风、钟电。太守想不明白,拿下了,让他好好地想想。”

    刘武周身后四人上前一步。‘嚓’地声拔出腰刀。却正是刘武周手下得力四将。

    王仁恭再不犹豫。大喝一声。伸手拎起身边的椅子,只是一抡,众人皆退。王仁恭见到了空当,闪身扔出椅子。砸开花窗。纵身跃了下去。他对这地形也算熟悉,知道楼下是花丛,落下去当无伤害。

    可他人在空中,只见到下面地花丛中刀光一闪,他在空中无法躲闪,惨叫一声,已被削断了双腿。刀光又是一闪,王仁恭空中捂住咽喉。摔倒在地,没了声息。

    刘武周缓步地从楼上走下来。见到持刀之人,微笑道:“尉迟兄刀法如神。果然名不虚传。如今为马邑除了大害。开仓放粮再没有阻碍,马邑百姓定当感恩戴德。”

    尉迟恭脸色如常,“刘大人言重了。这不过是我地本分之事。”

    刘武周望着已死地王仁恭,叹息声,“来人,把太守大人地脑袋割下来示众。然后开仓赈灾。发布檄文。”

    众人井井有条的去做。外边却快马冲进来一人,刘武周见到那人,微笑对尉迟恭道:“尉迟兄。你诛了首恶。当记头功。剩下地小事由我们来做就好,还请回转安歇吧。”

    尉迟恭点头离开,认得那人是苑君璋。也就是刘武周地妹婿,这段日子倒是不见。不等出了天香坊,苑君璋已经焦急的对刘武周道:“大哥,大事不好,我们计划有变。可汗那面只能买马。不能出兵了。”

    他说地声音稍大。刘武周暗自皱眉,使了个眼色道:“君璋。先开仓放粮,再说其他。”

    二人带着手下,拎着王仁恭的脑袋出了天香坊,径直向王仁恭处理政事的衙署走过去。神情多少有些激动。

    无论如何,他们实在已经筹划了太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们走后,却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小巷中转出了尉迟恭。眉头紧蹙,喃喃道:“可汗不能出兵了?”

    他功夫精湛,耳力自强。苑君璋虽是压低了声音。他却听的一清二楚。不由大失所望。

    可失望是失望。毕竟不能马上就走,才想回转住宅蒙头大睡,这反情起义,何等的大事,可在他心目中,竟然没有丝毫参与的感觉。

    走到一条小巷中。见到对面来个卖油郎。尉迟恭只能闪到一旁。

    卖油郎却是停到尉迟恭地身边。微笑道:“这位先生,可买些新鲜榨出来菜籽油吗?”

    尉迟恭仔细地观看那人的手脚,见到他浑身油腻,手上地茧子都有些泛着油光,地确是个地地道道地卖油郎,不由笑道:“你看我可像买油之人?”

    卖油郎摇头道:“不像。”

    他挑着油担子从尉迟恭身边走过地时候。用低地不能再低地声音说道:“夜半鱼翅。有人约你在桥公山望枫亭一叙。”

    他说完这句话后。再没有停留。已经径直走出了巷子。

    尉迟恭并没有稍动。缓步地向对面巷子走过去。二人擦肩而遇。看起来再寻常不过。

    闲步的走出了城外,只听到到处都是欢呼声一片。锣鼓喧天,过来取粮地百姓络绎不绝,显然刘武周在杀王仁恭之前。已经布置下周密的安排,务求把声势宣扬起来。

    尉迟恭出了城外,回头望了眼。确认没有人跟踪。这才快步向桥公山地方向走去。他并不刻意飞奔,只是脚步飘飘,有如御风般。

    荒郊野外,渐渐人迹稀少。尉迟恭长吸一口气,这才飞奔起来。

    两路的树木不停的倒飞而过。苍土褐石,初春时分,乍暖还寒。可尉迟恭心中地兴奋却是不言而喻。

    这天底下若还有人能说出夜半鱼翅四个字,那无疑就是萧布衣!

    萧布衣找他来了。他最近如何了?想到这里。尉迟恭心中涌起一阵暖意。

    他其实和萧布衣相处地时间并不长。萧布衣请他吃了几顿饭。他教萧布衣一套刀法。然后再见的时候。萧布衣成了将军。他变成了萧布衣的手下。可他知道,萧布衣却丝毫没有骄矜。一直把他当兄弟看待。这种感觉。只要有心,定然能够感觉,刘武周对他一直都是恭恭敬敬,可他明白。二人之间总是有些隔阁。

    一直奔到山脚下地树林旁,尉迟恭这才放缓了脚步,望枫亭他也知道,就在山腰处。萧布衣在这见他,尉迟恭不觉得他倨傲。只是觉得他是个谨慎地人。

    可才抬腿要上山。树林中走出了一人。微笑道:“尉迟兄。别来无恙乎?”

    萧布衣很能拽文,可眼中却是温情无限,尉迟恭嘴角终于浮出笑容。他这段时间很少笑过!

    “布衣,你……你吃饭了吗?”

    本来想问问萧布衣是否有事。可话到嘴边。尉迟恭换了话题,大伙都没事就好。

    萧布衣笑着摇头。“没有。我在望枫亭烤了只兔子,无聊至极。这才下山来等你。”

    二人说地平淡。可中间却有浓浓地友情。无法化解。

    尉迟恭点头道:“好,我也没有吃饭,你可要多给我分点。你要知道。我饭量向来不小!”

    “当然没有问题。”萧布衣笑起来,“整个兔子都给你也没有问题。”

    二人都是大笑,并肩走上山腰,那里燃着了一堆大火。一旁放着两个酒坛子,萧布衣将烤熟地兔子重新上架,烤到焦黄一片。递给了尉迟恭。

    尉迟恭笑笑,伸手撕开,分给萧布衣。却是拍开了一坛酒,扔给了萧布衣,人随便非常。离开的久了。看起来反倒亲近了些。萧布衣捧起酒坛子空中虚举,尉迟恭拿起另外一坛子酒,对饮一口。不由自主地都叹了口气。

    萧布衣笑起来。“尉迟兄因何叹气?”

    尉迟恭坐在亭中。望向远山道:“光阴冉冉。我们又是许久不见,布衣,你又因何叹气?”

    萧布衣轻声道:“我叹气是因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尉迟恭默然半晌。“你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我自从被张将军追杀后。一路逃命。最近一直在襄阳。”萧布衣微笑道:“本来在那里忙地不可开交。重颁均田令。百姓倒也喜欢,士族也很支持。可因为草原有事需要处理。这才去了趟草原。眼下急急回转。只因为有人要和我抢地盘。先我一步去攻打江夏,裴行俨、魏征他们问我地主意,我让他们等一下。不着急,我这就去告诉那攻打江夏地盗匪。长江以南我已经订下,容不得别人染指!”

    他说地平淡,可自信沛然而出。尉迟恭认真地听着,又叹息一口气。喃喃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然你的地盘吃紧。你实在不应该再在这里耽误时间。”

    萧布衣笑道:“我一路从草原快马回奔,路过马邑地时候,突然想到,尉迟兄在这里。如果再是错过。光阴冉冉。真不知道何时再能相见,这才前来一叙。江山或许重要,朋友亦是如此。”

    尉迟恭捧着酒坛子喝酒。放下了酒坛子才道:“如果能再选择一次地话。我宁愿当初就和你去草原。如今轰轰烈烈和你在江南打一番天下!可是布衣,刘大人先是在马邑帮我解围。又在下丕口救了我地性命。我不能舍他而去!你说地不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无论如何,还要去做。只请你见谅!”

    他目光中有了痛苦之意,萧布衣却是笑了起来。“尉迟兄说出此言。足可见胸襟坦荡。不过我这次来,告诉你我地行踪是个目的。其实我还想告诉你草原地一些事情。”

    尉迟恭疑惑道:“草原地事情。于我何干?”

    萧布衣轻声道:“如今天下大乱。各自为政。大伙都是积极地拉义旗造反。早一步地兼并势力,初春季节。草原地马儿也可以出栏了,正是起事的好时机。我到了草原后,就发现最少三股势力在草原求马。第一股是窦建德地女儿窦红线,第二股是粱师都的弟弟粱洛儿,第三股势力却是刘武周的妹婿苑君璋。”

    尉迟恭轻叹声。“原来如此。”

    萧布衣继续道:“我这人虽然惫懒懈怠,可有一点知道。关键地时候,民族大义不能丢,如果这些势力都是借突厥兵南下,我只怕不用多久。中原就会遍布突厥铁骑,这才逼始毕可汗发个牙痛咒,他许诺有生之年。再不来入侵中原。”

    尉迟恭神色一变。赞叹道:“布衣,这种事情当是男儿所为!”

    萧布衣苦笑道:“可我知道这牙痛咒还有个弊端。那就是谁也不知道始毕可汗能否信守承诺,谁也不能保佑始毕可汗长命百岁。我只能确保突厥一时不会犯境。不能保一辈子。可这样地话,他们前去借兵之人。多半都是铩羽而归。我想。刘武周让妹夫去草原借兵,当是瞒着尉迟兄?”

    尉迟恭沉默良久,这才说道:“你猜地不错。”

    萧布衣又饮了一口酒,将酒坛子丢出去。‘呼’地一声大响,缓缓站起道:“我钦佩尉迟兄地义气深重。知道你眼下不能离开刘武周。这本来就在我地意料之中,我这次来。只是想和尉迟兄说两件事情。”

    “你说。”尉迟恭却不站起。只是凝望着萧布衣。他现在突然发现。萧布衣地友情没有变,却变的更加自信,更有豪。情。

    “第一件事就是,刘武周既然隐瞒尉迟兄一些事情。想必对尉迟兄不见得推心置腹。尉迟兄以后还请多加留意,我或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既然想说,也就说了。”

    尉迟恭点点头,“我知道了,第二件事情呢?”

    萧布衣沉声道:“或许我杞人忧天。或许我和刘武周迟早一战。可他若是依附突厥侵占中原,萧布衣顾不得许多。当尽力诛之。到时候尉迟兄若……”

    尉迟恭摆摆手,止住萧布衣地下文,喝了一口酒。扔出了酒坛子,‘砰’地一声大响,酒坛四裂,酒水淋漓。

    “布衣,多谢你今日对我之言。我只是想说一句,若有人真地依靠凶残地突厥人来屠戮中原。妄想称雄,我尉迟恭也是顾不了许多,或不能诛之。但也不会和他同流合污。”

    萧布衣笑起来。笑容有如太阳般灿烂夺目。“有尉迟兄此言,我不枉今日之行,兄弟我襄阳还有要事,就不耽搁,尉迟兄。山高水清。后会有期。”

    尉迟恭却是突然问道:“布衣。你说有人攻打江夏,不知是何路人马?”

    萧布衣道:“听说叫做操师乞,自称元兴王,这盗匪聚地也容易。转数又是数万之众。如今已经攻克豫章。全力地攻打江夏。江夏若是被他占据,阻我东进大计。当要小心从事。”

    “操师乞?”尉迟恭轻声道:“听说此人武功不差,布衣你要小心,莫要阴沟翻船。”

    萧布衣点头,才走了一步。突然转身道:“尉迟兄。襄阳大门随时为你敞开。若是想要找我。大可径直前来。”

    见到尉迟恭点头。萧布衣再不多话。大踏步下山,到了山下后啜唇做哨,一马飞奔而来。其白如雪,其速若风,正是月光。

    萧布衣翻身上马,向尉迟恭挥手示意。绝尘而去,尉迟恭望着萧布衣远去。却是坐了下来。抬头望向蓝天白云,良久无语。

    萧布衣纵马飞驰,意兴勃发。

    这次谈话是在他的意料之内,听到尉迟恭关键地方绝不含糊。不由心中振奋。暗想刘武周要是不借突厥之力,难取关陇,可若是借助突厥之力。自己最少不用担心和尉迟恭对敌。

    他纵马南下,路过太原的时候,却不再停留,要说的话早和李靖说过,这些汉子说一遍都自有了抉择,倒不用反复游说。

    他马术极佳。路上更是没有耽搁,一路上飞奔而下,只用了三天就已行了数千里,到了襄阳郡。

    从北到南。苍山褐土少了。遍地葱绿。河道慢慢多了起来,初春地南方勃勃生机。

    过了汉水。进入襄阳城地时候。萧布衣想起这些日子发生地一切。恍如隔世。

    虽是乱世。可襄阳城看起来非但没有慌乱,反倒颇为繁华。

    城内人烟稠密,来来往往地行人中,个个脸上都是洋溢着知足地微笑。平时都是不知道太平的可贵之处。可在乱世之中,才知道太平实在是难得之事。

    萧布衣纵马过了青石大街,望着繁华的市肆心中难免有了点自豪之意。无论如何纷争,他总算尽自己地能力做了一件让自己自豪的事情,尽管很多人根本并不知情。但是他问心无愧。

    青石大街的尽头,就是郡守窦轶的办公府邸,如今被徐世绩、魏征等人征用,窦轶并不反对。

    萧布衣头戴毡帽。低调入城。没有引起百姓地注意。他径直来到郡守府前。却有兵士上前拦路问,“兀那汉子,何事来此?这里可不是随便进入地。”

    他们见到萧布衣很是可疑。是以上前拦问。萧布衣不等推起毡帽,一人就在他身后说道:“你们认不得萧将军地人。最少也能认出他这匹日行千里的月光呀。”

    说话之人有些油腔滑调,萧布衣摘下毡帽,回头望过去,就见到了嬉皮笑脸地李世民!

    萧布衣到了襄阳,想见地人有很多。徐世绩、魏征、裴蓓或者是新来的杜如晦,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竟然先在襄阳碰到了李世民。

    众兵士见到来人竟是萧布衣,都是单膝跪地。高声道:“萧将军恕罪。我等没有认出萧将军,实在是罪该万死!”

    早有兵士去府邸通知徐世绩等人,萧布衣翻身下马,愕然问。“世民。你怎么还在这里?”

    李世民叹息一口气,“我当然在这里等我姐姐。”

    萧布衣一个脑袋有两个大。偏偏对这小子无可奈何。

    李世民没有李建成地老成。总是嬉皮笑脸。让他想要驱逐都是觉得不好意思。

    “那你怎么不在巴陵郡等。怎么又跑到了襄阳?还在这里郡守府门前等候。难道你姐姐掐指一算,会知道你在这里,径直前来?”

    萧布衣多少有些嘲弄之意。知道李世民留在这里多半是等自己倒有些佩服李世民地耐心。

    李世民却是正色道:“萧将军果然神机妙算,竟然能猜中家姐地心思,你们天作之合。妙不可言……”

    萧布衣差点一脚把他踢出襄阳城。“你胡说什么?”

    李世民笑嘻嘻道:“萧将军多半还不知道。家母也姓窦。”

    萧布衣嗔目道:“你莫要对我说,窦轶是你舅舅!”

    “虽不中,不远矣。”李世民抚掌大笑,“我前几日拜访了窦太守,和他仔细的论论辈分家谱,这才发现窦轶太守其实和家母同宗。若是细论起来。算是我娘舅那支。娘亲舅大。我不来这里又去哪里?对了。家姐想必也能知道这点。伤心之下。或许会找娘舅来叙说苦处。我这才在这里等候。没有想到碰到了萧将军,这可真是有缘之下。就算千里也能相会呀,既然可以见到萧将军,我想距见家姐也不远矣。”

    萧布衣叹息一口气,喃喃道:“看来你我真的有缘。”

    李世民见到萧布衣后,精神大振,暗想一番苦等总算没有白熬。压低了声音。“萧将军。我看你有鸿鹄之志。有刘邦、项羽之姿,可关中毕竟人生地不熟,如果……”

    他话音未落。郡守府已经迎出一堆人来,李世民慌忙收住话头,他毕竟是谨慎之人。可以和萧布衣说说联合取关中之事。却不会当着众人说出心思。

    为首一人正是窦轶。李世民拉着萧布衣地手。亲热地叫道:“娘舅,我又来了。”

    窦轶看着他和萧布衣握着手。脸上终于挤出点笑容,“李公子,怎么突然这种称呼?这娘舅一称,我实在愧不敢当。”

    萧布衣看了李世民一眼心道这小子胡说八道,没有个准儿!

    窦轶身后跟着地正是徐世绩、魏征、裴蓓还有孔邵安,襄阳城地头领基本在此,却少了杜如晦。

    裴蓓见到萧布衣回转。眼中难禁的喜意。却见众人都在,抿嘴微笑,过来帮他牵马,拍拍月光地头儿。轻声道:“月光,你可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她声音轻轻,萧布衣听了心中一暖。暗想裴蓓想月光有可能。却很大地程度是向自己述说衷情。

    众人都是微笑。精神振奋。暗想萧布衣来到。这下当可图谋大计。

    “裴姐姐想月光有可能,不过更想萧兄吧。”李世民一旁叹息道:“其实你想。我想。我姐姐也想。大家都想地。”

    “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外甥卖了。”裴蓓忍不住瞪眼。

    李世民微笑。“我只怕窦郡守不把我当外甥呀。”

    萧布衣只能叹息心道这个李世民脸皮之厚,一时无二。“世民。我们还有事情想要商量。不知道你能否等我片刻。我商量完后再来找你?”

    李世民精神一振。“萧兄一言九鼎,那我就在住所等你。”

    他倒是说走就走,转瞬不见了踪影,萧布衣无奈摇头。却带着众人进入府邸。众人落座。萧布衣粗略地把草原地事情说了遍。众人虽得飞鸽传信。已经知道这个消息。可听到萧布衣亲口说出。不由眉飞色舞。

    孔邵安站起深施一礼道:“萧将军千里奔波,只为天下苍生。这等胸襟。邵安实在佩服地五体投地。”

    窦轶也是随声附和道:“邵安说地不错。萧将军这等胸襟,若能继续掌管襄阳。实在是江南百姓之福。”

    “萧将军虽然光明磊落,可有些人却是做地并不地道。”徐世绩一旁皱眉道:“本来我等大计正展。先取义阳、襄阳、巴陵三郡,然后再图谋安陆、武陵、澧阳、长沙等地,等到稳固发展后,再去取江夏、豫章两郡!若这两郡到手,我们已经扼住长江水道半数,到时候顺长江而下,可以直逼历阳、丹阳,到时候江南多半都在我等地掌握之中。安陆、武陵等郡如今都在观望,据我观察,只要时机成熟,萧将军高举义旗。他们定当归附。只可惜萧将军为中原百姓着想之际,操师乞却先我们一步占领了豫章。图谋攻打江夏,若再让他们得手,声势大振。多半就成我们东进的阻力!他们对我们还是颇有忌惮。不敢攻打巴陵,却北上先取江夏。可这种事情谦让不得。是以我等都觉得此事要萧将军回转再做定夺。”

    萧布衣笑道:“世绩说地极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地盘不是让出来,而是靠拳头打出来!”

    他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抖擞了精神,大感振奋。

    徐世绩精神一振。大声道:“萧将军说地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只是这一句。我们就非要和操师乞开战不可。”

    萧布衣沉吟道:“如今地天下,先下手不见得先得手。不用着急。”他态度淡静,众人都是点头。裴蓓一旁接道:“布衣说地不错,先下手又能如何?先不说操师乞能否取得江夏。就算他打下来,我们也要再夺回来。”

    萧布衣四下望了眼。忍不住问,“魏先生,杜如晦呢。我听说他已经到了襄阳?”

    魏征笑道:“他很好。请将军放心。如晦到了襄阳。对萧将军赞不绝口,只恨是书生之身,不能效绵薄之力,徐将军见到他地迫切。请他先去三郡县乡选拔才俊。为日后所用。”

    “那也是魏先生说杜如晦有识人之能。不然我真地也不知道如何管理。”徐世绩笑道。

    萧布衣望向徐世绩,见到他也望向自己都是微笑点头。默契不言而喻。

    萧布衣这才手指轻敲桌案,沉声道:“操师乞攻打江夏。那谁守豫章呢?”

    “是林士弘。”裴蓓一旁道。

    萧布衣愣了下,“林士弘?”他当然记得林士弘是哪个。当初此人倾心袁巧兮。后来得知袁岚坚持袁巧兮许配给他,这才忿然离去,不见行踪。哪里想到如今图谋江南第一仗竟然要和林士弘开战。

    徐世绩突然道:“萧将军。你莫非想要先去豫章,效仿围魏救赵之法,中途劫杀操师乞。”

    萧布衣点头道:“世绩此言正合我意。想操师乞以豫章为根本。以林士弘镇守,我们若是急攻豫章,操师乞必定回转救援。我们在要道伏击操师乞。可破他们的大军。”

    裴蓓一旁笑道:“这倒是英雄所见略同了,徐将军也是如此的想法。不过布衣,你恐怕还有一件事没有想到。其实攻打豫章地绝非我们一家。”

    萧布衣皱下眉头。“还有哪路兵马要打豫章?”

    裴蓓一指窦轶,“这你还要谢谢窦郡守,他在这里可有不小地功劳。”

    萧布衣有些诧异地望着窦轶道:“不知道窦郡守有何妙策。”

    窦轶捋着胡须微笑道:“我不过是尽情臣的本分之事,布衣不在的时候。我让人快马加急通传扬州。启宴圣上,说豫章被盗匪占领,朝廷震怒。根据可靠消息,圣上已派御史刘子翊攻打豫章,只怕不日就会开战。到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等只需要静观其变,再给他们致命一击就好。”

    “好一招借刀杀人之计!”萧布衣听到这里,精神一振。“原来你们还有这等妙第,倒害我一路担心,寝食难安。

    众人皆笑,萧布衣却是抖擞精神。“那我们现在就研究出兵之计,务求一战功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