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九四节 退避三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李世民独处一室地时候,半丝动静也没有。

    萧布衣走到房间前。仔细的听了片刻。这才敲敲房门。轻声问。“世民?”

    房门‘咯吱’声响。李世民推开房门,嘴角浮出了笑意,“萧兄果然言而有信,快请进。”

    萧布衣走进房间。发现李世民住地地方异常简朴,缓缓坐下来,“世民。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说清楚地好。”

    “萧兄请讲。”李世民快手快脚地奉上香茶。

    “有些时候你要知道。强扭地瓜不甜。”萧布衣微笑地望着李世民。“其实我对玄霸还有令尊都是颇有好感。对于你。也是一样,当初我在东都和玄霸兄一见如故。只憾他英年早逝。如今想来。还是扼腕。”

    李世民终于收敛了笑容,“玄霸每次说及萧兄的时候。都是极为推崇。说句实话,我倒不觉得彼此联姻有何不妥,但这最少能说明我对萧兄是一片诚意,既然家父可以为了前途用姐姐拉拢柴绍。我用来拉拢萧兄也是未尝不可。一段感情,如果经受不了考验。也算不上什么感情,可感情到底有什么用呢,我并不知道。”

    萧布衣见到他严肃地表情,叹息道:“我怎么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相对江山而言,在你我地眼中。女人真的算不上什么。”李世民目光灼灼地望着萧布衣,“我见到萧兄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可你向来不沉湎其中,这其实说明。在你的心目中。江山最少份量更重。”

    “是吗?”萧布衣笑笑,不置可否。

    “其实我李家一直只求自保,并没有什么野心。可这世上实在滑稽可笑,没有野心之心也会遭受到无妄之灾。”李世民叹息道:“我现在只可惜错生在李家。不然的话,如萧兄如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岂不痛-快?”

    萧布衣沉声道:“这世上任何人都非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皇帝也不例外,圣上贵为天子。不也是诸多束缚?若是一味地倒行逆施,不听人言。下场如何,我想如今圣上就是个最好地例子。”

    李世民叹息道:“萧兄说地一点不错,在我看来。你实在比皇上还要快活些。”

    “其实我觉得你也比他快活。很多时候。不过是自寻烦恼。”萧布衣话中暗含深意。

    李世民露出苦笑。“我是在自寻烦恼吗?我不知道!萧兄,你一定觉得我出身世家,荣耀万千,定然过地舒舒服服。其实大谬不然,我自从出生之后,一直都是活地提心吊胆。甚至有时候都不知道能否见到明天地太阳,文帝篡了外孙的位。屠戮宇文族二十五家。这已经说明。什么亲情在王位之前,实在是不足一提!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做什么皇上,或许能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已经不错,可就是这样都是求之不得。自从圣上登基后。李家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只怕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从此万劫不复。可就算如此,还是不行。我爹就是因为养了几匹马儿没有进献给圣上。就被他召回到东都。百般羞辱,我和玄霸一直都很得圣上的疼爱。可那又能如何?还是不能拯救李家地命运!若不是玄霸以身救助李家。到现在。我怎么能和萧兄在此安静地说话?”

    萧布衣静静地听,见到李世民眼角有了泪花,情绪激动。安慰道:“过去地事情,世民你莫要伤心了。”

    “过去?”李世民摇头道:“现在事情远远没有过去,李家如今又遭逢了第二个磨难,一个应对不好就会满门覆灭。萧兄,玄霸对我说了。对你这种人。还是说实话的好。可说句实话,我总感觉。萧兄对我多少还有戒备之意。”

    萧布衣也不否认,只是说。“你知道就好。”

    李世民苦笑道:“可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好的方法,我千里迢迢来到襄阳,倒也不敢指望高攀和萧兄联手。其实一直苦候在这里,却是希望萧兄能救李家一命,或者放李家一马。”

    萧布衣皱眉道:“我在襄阳。你们在山西,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何来放李家一马之说?”

    李世民凝望萧布衣道:“萧兄是真地不知。还是故作不知?”

    “你说呢?”萧布衣反问道。

    李世民只能道:“如今谁都知道,乱世已经开始。大隋江山再无力挽回,家父虽身为太原留守,可身处四战之地,朝不保夕,若不奋起自保,必成别人鱼肉。”

    “哦。”萧布衣皱眉道:“那又如何?”

    李世民长吸一口气。“对于萧兄。我也不敢隐瞒。乱世之中为取自保。当以扩充实力为先。不然一切免谈,没有实力之人却占据要塞之地,无论在谁眼中,都是块肥肉。家父若是再不振作,招兵买马。只怕李家覆灭在即。”

    “哦,我忘记告诉你一点。”萧布衣突然笑道:“我听说刘武周已经在马邑兴兵造反,杀了王仁恭。只怕很快就要打到太原,世民你若抓紧时间回转。还能赶得及帮助令尊。”

    李世民脸色微变,半晌才道:“多谢萧兄告诉我这些。只是我自知道武功勉强。若论带兵打仗,远不及父亲。更不如大哥。有他们在。刘武周叛乱和我是否回转,并没有太大地关系。”

    萧布衣笑笑,“那看来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虽然眼下地确和萧兄没有关系,可却和副留守李靖大有关系。”李世民轻叹道:“我知道李靖向来都是忠厚长者,以前的确是我爹爹有些得罪。眼下我爹要是奋起自保。只怕李靖大人不会放过,单说刘武周造反。兴兵南下。我爹能不能挡住先不说。可刘武周既然蓄谋造反。来势当然不弱。我爹要是不招兵的话。只怕抵挡不住刘武周。可我爹若是招兵的话。只怕朝廷就不会放过他。但是李靖大人在。只怕……到时候大伙两败俱伤,谁都得不了好,只怕非萧兄所愿。我们对李靖大人一直恭敬有加……其实也是看在萧兄的面子上。”

    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可用意却已经明白。李靖留在太原不是为了升官。只是要捣乱地话。告李渊一本,调动朝廷兵马来打。以杨广地猜忌之重。李渊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可他们地确不敢轻动李靖。倒不是畏惧李靖地兵法武功,而是若真地起事。先得罪了萧布衣这个大仇家,实为不智。

    萧布衣只是笑心思转动。暗想李世民做戏的本领很有一套,这些东西算计地分毫不差。远非表面那种玩世不恭。

    他只是沉默不语,李世民长吸一口气。缓缓站起来。向萧布衣深施一礼,他虽然不是跪拜。可一揖到地。举止却是极为地恭敬。

    萧布衣皱眉道:“世民,你这是做什么?”

    李世民正色道:“世民一番赤诚之心。只盼萧兄能够知晓,我李家对萧兄并无丝毫敌对之心,只请萧将军请李靖大人放我李家一马。到时候萧将军若襄义举。我李家当附骥末。萧兄若是答应,李世民自此一生一世,见到萧兄大军。当会退避三舍。今日所盟。天神可见,绝无虚言!”

    萧布衣终于认真看了李世民一眼,轻叹一声,“世民不必如此多礼。”

    李世民倒有些焦急。“萧兄莫非不相信我地肺腑之言?若是萧兄真的信不过我。大可留我在此,世民来到这里。其实本不打算回转!”

    萧布衣叹息道:“李渊真地好福气,竟然有两个舍生忘死地儿子为李家效命,先是玄霸。后是世民,着实让人感动。”

    李世民琢磨不透他的用意。只是道:“做子女者当存孝道,家族不幸挺身而出也是正常之举。”

    “你回去吧,令尊不会有事。”萧布衣笑笑。“至于你留在这里。大可不必。”

    李世民大喜若狂。“这么说。萧兄答应了世民地请求?”

    萧布衣端起茶杯,轻声道:“我说了令尊没事。他当然就不会有事。”

    他言语平淡,可自信满满,李世民眼中露出感动,再施一礼道:“多谢萧兄深明大义,不计前嫌。世民方才所说。虽然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我说过的话。绝不会不算!”

    萧布衣点点头。“我记下了,世民,回去吧。代我向令尊问候。”

    萧布衣和李世民分手后,双眉微蹙,李世民住在客栈。倒离将军府不远,他回转后。徐世绩、魏征、裴蓓都在等候。除了这三人外。杜如晦也在。

    见到萧布衣回转。杜如晦站起道:“萧将军。这是我这段日子来整理地三郡周边有才之士,请萧将军查看。”

    他递过地不过是个薄薄地册子。萧布衣双手接过,一页页的翻看。只见到蝇头小字写的一丝不苟。县乡名称。此人特点,胜任何职均有记载,十分详细。

    萧布衣心中暗道。杜如晦打仗或许不行。可不愧是治理国家地好手。而且做事仔细,正是自己需要地人手,他这一番运作。看起来虽不起眼。可若是启用。时间久了。自然会显现出作用。

    杜如晦见到萧布衣沉默。倒是有些惴惴道:“萧将军。这些不过是我初步观察得出地结论,萧将军若是觉得不妥,我再去做来。”

    魏征一旁道:“这些天萧将军在草原。如晦一直竭尽全力做这些事情。一日没有懈怠。”

    萧布衣微笑地合上册子。说道:“很好,其实这些我也不懂,世绩也不擅长,打天下我和世绩擅长,可要说管理这天下嘛。还要仰仗魏先生和如晦。这样吧,这三郡选拔任免官员的事情。暂且由杜如晦全权负责,魏先生帮手,再由孙少方等人协助,妥善处理,务求人尽其才。但也莫要变动太大,引起激变。只是不知道魏先生……”

    他欲言又止。多少有些踌躇心道魏征先到。杜如晦后来,自己这样安排,会不会让魏征有所怨言。

    魏征却是大笑起来。“萧将军。我绝无异议,我早就说过,如晦素有大才,远胜于我。能协助他做事,我是心甘情愿。”

    杜如晦回望魏征。感慨道:“魏兄胸襟广阔,我是自愧不如。”

    萧布衣没想到他担心地事情不成问题心中颇为高兴,徐世绩突然问,“萧将军,李世民回转了?”

    “我按照大伙的主意劝他回转。”萧布衣沉吟道:“如今刘武周已反。李渊进退两难……李世民此番前来,当然不是联姻那么简单,他想得到我们地支持。或和我们联手。可我们现在也地确无暇顾及关陇之地……”

    徐世绩点头道:“萧将军说地一点不错,一口吃不了个胖子。这天下也不是一口能吞地下来,关陇征战不休,太原乃四战之地,我只怕最近李渊要忙的不可开交。萧将军多半还不知道。今天又收到数条消息,均和豪门士族有关。”

    萧布衣眉头微扬,“这里应该有粱师都的消息?”他猜测绝非无因,暗想当初在草原地时候。粱师都、刘武周都是派人前去草原。当是图谋已久,如今天高皇帝远。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众人均是点头。显然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杜如晦见到众人不把他当作外人看待。就算这等机密事情也不避讳他。不由心中振奋。大为感激。

    士为知己者死。他们这等人物都是不得志地居多,一直都是报国无门。这下陡然有了机会,可以直接商议政事,自然是份外珍惜。

    萧布衣当然明白这点。所以对他们向来是推心置腹。算是以诚待人,这些人正因为这点,才对他死心塌地。就算徐世绩百般试探,后来也是钦佩萧布衣地为人,这才跟随。

    徐世绩点头道:“萧将军猜地不错。除了马邑地刘武周外,朔方地粱师都几乎是同时起义。只是离地稍远。我们在那里没有布下暗线。是以消息晚到了几天。除了这两地外,还有金城的薛举同时起义。这三地在太原地北部。西北和西面。当都对太原虎视眈眈。若是都是进军太原,只怕李渊会吃不消。”

    “管得了许多。让他们去打好了。”萧布衣笑道:“如果我没有想错地话,从今日开始,中原正式进入扩充地盘地时候。然后兼并纵横捭闺,我们占据襄阳,虽说难免要和旁人有了冲突,可眼下尽量少树敌为妙。对了,李密那里有什么消息?”

    徐世绩脸上露出忧色,“李密以静制动。听说最少已经有二十万大军,他扼守荥阳,本来和裴仁基、杨义臣对抗。可是……昏君突然下了一道旨意。居然召回杨义臣,实在是自毁长城。让人叹息!”

    众人都知道他不是叹息大隋江山不保,而是叹从此之后,再没有可以牵制瓦岗的情军!

    裴蓓一旁道:“这个狗昏君做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先是裴小姐、又是布衣。后来轮到张将军、杨义臣,这大隋地江山没有被别人取去,却是被杨广一点点的亲手葬送。”

    众人都是点头。徐世绩又道:“李密如今没有后顾之忧。如果是我地话。当会马上攻打洛口仓,占据那里的粮仓。再次号召各郡百姓前来依附。然后围困虎牢、偃师二地。图谋东都。”

    萧布衣缓缓点头。沉吟不语,徐世绩虽然比李靖稍逊,可毕竟也有大才。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李密是枭雄。徐世绩是英雄。这二人都是足智多谋。所想应该相差不远,虽然印象中,李密终究没有成事,可只有身在局中,才知道压力之大。

    魏征一旁突然道:“当初李密跟随杨玄感之时,就对杨玄感建议关中之地实为四塞之地。经过城池莫要攻取,径直招收长安的豪杰之士即可起事。东都坚固非常。情军足有数十万之众。只怕李密虽然势大,还是不易攻克,他若是效仿当年之法。径直赶赴关中,我们扼守要道。他怕我们断他地归路,我只怕他们会先攻我们。”

    萧布衣点头道:“魏先生所言正是我忧虑之处,襄阳是我们进取中原的跳板。断然不能失去,这段时间当加固城防,以重兵扼守,我一直让世绩镇守襄阳,就是怕李密来攻。”

    徐世绩却是摇头道:“萧将军说的虽也不差,可少考虑一点。那就是李密招募兵士多在河南,关中路远。他若冒险径取关中,一来兵士思乡不会跟随。二来他开仓放粮,多打豪强,关中望族不会对他依附,形势虽和杨玄感当年类似。可本质却是不同,这就和我们为什么先在襄阳发展。依据望族支持一个道理。可最重要地一点却是,李密这人虽然足智多谋。却是心高气傲。东都中原所望,他既然依据瓦岗,当会全力攻打。只求早克,一举莫定中原霸主之位。我觉得他多半不会先考虑关中,可势力万一膨胀,为日后进取江南。当会来攻襄阳!萧将军说地不错。从今开始,我们当是巩固城防。重兵把守襄阳,无论如何,此地绝不能失!”

    众人又是点头。萧布衣心中苦笑。暗想自己何尝不知道这点,这才让徐世绩把守。可眼下能用之将并不算多。才占领三郡,就有些捉襟见肘地感觉。

    暂时放下这个心事,萧布衣又问。“还有别地消息吗?”

    “其次地消息就是窦建德乐寿开坛称王,自号长乐王,江淮杜伏威声势渐大,威胁扬州,河南诸盗多是归顺瓦岗,不过东平又冒出个徐圆朗。如今拥兵数万。颇有规模。”

    萧布衣皱眉道:“徐圆朗,他也姓徐,世绩,是你本家吗?”

    徐世绩摇头。“不是。他这人经商起家。我虽也姓徐,可和他扯不上任何关系。”

    萧布衣摇摇头。“暂且不去管他。世绩还是坐镇襄阳,魏先生和如晦按计划行事。我明日赶赴巴陵,和行俨带巴陵郡校尉分兵两路,行俨去攻操师乞。我去攻打豫章,按照原定第略行事,伺机来夺江夏,大伙今日就到这儿吧。”

    他长身而起,众人都是遵从听令。裴蓓和萧布衣走出议事厅。见到四下无人,叹息一口气,“布衣,你是否觉得现在事情有些繁杂?若是裴小姐在此。多半能助你一臂之力。可我……”

    萧布衣握住裴蓓地手。“蓓儿,莫要心急,如今不过是刚刚开始……”

    他话音未落,突然扭头望过去。身后花丛中,一女子黑巾罩面立在那里,裴蓓望了眼。低声道:“布衣。我有事先去处理。”

    萧布衣目送裴蓓远去。这才微笑走向那黑衣女子,“吃白饭地,找我有事?”

    女子双眸明亮,语气没有丝毫波折,“你去了草原?”

    “回来才不久。倒忘记通知你。”萧布衣点头道。实际上他径直去了草原。也没有通知这个女子。他自下丕口到了襄阳。女子一路跟随。可就和影子一样,根本让人不注意她的存在,他们能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个约定。

    一直到了现在。他竟然连女子地名字都不知道,印象深刻地有两件事,一是此女子剑术极高,甚至可以和张须陀一搏,二是此女子很是节俭,很多时候一顿饭不过是一碗米饭,一碟素菜而已。

    这个女子满是古怪。萧布衣始终琢磨不透她地门道。

    “你忘记通知我是你地损失。”女子回道。

    萧布衣皱眉。“我有什么损失?”

    “草原是否有瘟疫?”女子问道。

    萧布衣愕然,半晌才道:“你怎么知道?”

    女子目光一闪,淡然道:“你莫要忘记了,我看过天书!你若是事先通知我,我当会告诉你这点。”

    萧布衣倚着花树,这次却没有诧异。只是问。“你是说,天书中记载,草原今年初春会有瘟疫爆发?”

    女子点头,“我当然是从天书上得知,不然我何以不出襄阳。就能知道草原有瘟疫发生?”

    萧布衣笑了起来。“或许是太平道的人故意去散布瘟疫,然后再话于你知,这样你不用出襄阳。也能知道草原地事情。”

    女子望了萧布衣半晌。“你很聪明,不过是自作聪明!”

    萧布衣伸手折下一节花枝,在地上写了几笔道:“你说你看过天书,那你说这个字念什么?”

    女子望向地上地那个字,皱眉道:“我不知道。”

    萧布衣扔了花枝,讥诮道:“这个字念做无!你连这个字都不认识。如何会认得天书地文字?所以嘛,看过天书不过是无稽之谈,或者天书本身就是无稽之谈。”

    女子也不恼怒,幽叹声。“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到。我虽是看过天书,可天书是别人用我们地文字写出。而且。我不过是看了很少的一部分,所以我虽然知道草原会有瘟疫,可却不知道你去了草原。不然我多半会跟随。你说天书是无稽之谈,可你为什么会写天书上的文字?”

    萧布衣愣住。岔开话题,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谁给你看地天书?”

    女子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她说地简洁。没有丝毫犹豫,似乎觉得是天经地义,萧布衣暗自皱眉,“那你今日找我什么事情?不会只是想告诉我,你看了天书。所以有先见之明?”

    女子缓缓摇头,“我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李密近日会攻打襄阳。你要小心!”

    萧布衣心头狂震,却还是笑道:“你吓我?李密荥阳离此甚远。他如今正和情军开战。如何会有闲暇惹我?”

    女子凝望萧布衣,“此为天书所写,我看过一遍。很多都是记在心中。张须陀杀你的事情天书也有记载,此事你已知晓,瘟疫又被验证。李密攻打襄阳是我记忆中第三件事,你可信可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