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零六节 明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早在回转襄阳之际就已经知道眼下的大局,听到徐世绩述说遍还是大皱眉头。

    李密的野心之大,发展之快也是超乎他的想像。

    张须陀死后,新年开始,李密率领的瓦岗不断扩张,周边小盗纷纷归顺。谁都猜不出李密的用意,在众人都以为他要全力攻打东都之际,却没有想到他倏然南下,径取襄阳。

    若非徐世绩洞察出李密大军走向,只凭程咬金和李密里应外合,襄阳城说不准已经落在瓦岗的手上。

    李密很显然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智取不成,改成明攻。先下襄阳周边各郡,孤立义阳和襄阳,然后再重兵攻打襄阳,势要攻打通前往关中的要道。

    此人的野心勃勃,雄心之大,在短短的数月内表现无遗。

    萧布衣皱眉沉吟良久,“我们不怕他,可眼下绝对不是和他硬拼的良机。我们势力才兴,瓦岗声势浩大,如今大隋群雄并起,我们硬拼,只会给其余人渔翁得利的机会!”

    徐世绩点头,萧布衣见到其余的人都是不见踪影,只有杜如晦在旁,不由大为奇怪,“他们呢?”

    徐世绩苦笑道:“襄阳固然要守,义阳也是绝不能失,这段时间这两郡都是加强城防,绝对不能让李密夺了去。裴蓓和魏征两人都急赴义阳,和义阳校尉许玄一块坚守城池。守城易,攻城难,只要没有内鬼,就算李密前来攻打,遽然之下也绝对难以攻克。只要我们知情,大可出兵救援。”

    萧布衣点头,“只是救援治标不治本,。李密真以为老子怕他不成?”

    他粗话一出口,徐世绩笑了起来,“他要战,我们就战!”

    杜如晦一旁道:“两位将军,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萧布衣饶有兴趣。不知道这书生有什么主意,“杜先生请讲。”

    杜如晦得到萧布衣的器重和尊敬。心中振奋,“依我来看,此战必须要打,而且要打的漂亮。李密主力均在荥阳附近,其实主要目标还是东都。襄阳若是没有攻克,他断然不敢轻进关中。他眼下采用孟让、郝孝德和我们争锋,不能抽身亲自攻打,想取襄阳绝非易事。我估计他的用意有二。一是先和我们抢占中原地域的地盘。瓜分江淮一带的领地,为以后的力拼做准备,第二个用意多半是向我们施压,争取谈判地本钱。”

    “谈判?”萧布衣皱眉,“他要和我们谈什么?”

    “他图谋襄阳不成,知道我们的实力,更知道要攻襄阳的难度不见得比攻打东都容易多少。他若重兵前来打襄阳。隋军怎么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抄李密后路。他们根基在瓦岗,瓦岗若有危险。瓦岗众不战自散!眼下据我推算,他只怕会集中兵力,全力去取东都,力求攻占东都后再拔襄阳这颗眼中钉!他并不取义阳,却是分兵两路,不过是想威慑我们,只怕到时候兵临城下,就会故示大度仁义,述说隋朝暴政,以仁义暂时和我们结盟,共谋东都,让我们不得不从。就算我们不打东都,他可暂时确保襄阳无忧,全力攻打东都!”

    徐世绩和萧布衣都是点头,觉得杜如晦分析颇有道理,考虑深远,非同凡响。

    “那依照杜先生的意思呢?”萧布衣问。

    “这次我们不适合韬光养晦,却适宜主动出击。”杜如晦正色道:“我觉得李密绝非想和我们硬拼,我们却摆出和他决战之意,他如此聪明之人,如何会和我们拼地两败俱伤?我们若败孟让、郝建德,李密一样会派人前来和谈,但主动却已经握在我们手上,到时候我们可以漫天要价,多争地盘,李密为取东都,多半暂时退让。到时候我们再次僵持,却可趁机夺取江南之地,蓄力和他日后对决!”

    徐世绩一拍桌案,“杜先生说的极好,我只以为你有选拔人员之能,没有想到分析战局也是头头是道!”

    萧布衣也是称许道:“杜先生说地大局极为精辟,我也甚为佩服。”

    杜如晦却是谦虚说道:“若论时势可以,若说打仗我却还不在行。若没有两位将军主战,我分析的再精辟也是全无用处。”

    三人均笑,萧布衣问道:“世绩,孟让攻安陆,郝孝德抢淮安,你觉得我们先攻哪里?”

    徐世绩却是望向杜如晦问,“不知道杜先生有何高见?”

    他当然胸中早有打算,这多少有些考验的味道,杜如晦只是略微沉吟就道:“我的意见只供两位将军参考,具体如何,还要两位将军决定。”

    “请说。”

    “领兵作战少有人能及两位将军,其实无论去攻打哪个,我想都能获胜。不过据我了解,孟让这人好功喜财,郝孝德却是多疑胆小。依我之建议,当先以利诱使孟让出击,只要击败孟让,消息传出去,以少量兵力示疑兵之计进攻郝孝德,郝孝德知道孟让败退,心中惶恐,必会撤兵。”

    徐世绩大喜道:“没想到杜先生还有如此能耐,想的和我竟然不谋而合。我本准备也是先击孟让,后吓郝孝德,打地他们屁滚尿流,滚回老家去!”

    杜如晦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大为振奋。萧布衣也是高兴,沉声道:“既然如此,我们详细协商如何进军,以后大军供给之事就由徐将军统领,杜先生前来协助,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二人都是恭声道:“谨遵将军吩咐。”杜如晦有些犹豫道:“萧将军,很多地方我是纸上谈兵,却无实战经验,若有不足之处,还请你们多多指出。”

    “人谁无错?”萧布衣笑起来,“没有谁天生就会打仗,经验总是一点点积累出来。”

    徐世绩却是看了萧布衣一眼,心道萧布衣说的不错。自己当初自诩大才,可先败李靖,后败给萧布衣,却不知道这两人是否天生就是将才。

    出来抢掠虽是辛苦些。但也是个好买卖。

    抢来的东西,只要一半上缴给李密。剩下地都可以自己留下,这一段日子抢劫所获,实在比这一辈子打劫地还多。

    春末夏初,正午的日头已经有了些燥热,晒的人有些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孟让人在马上忖度。一路向西进发,再过了前方地大龟山,就要到了平靖县,那里。有钱有粮有女人。这是盗匪如今的最高追求。

    毕竟争夺天下,对他们而言,还是太遥远了一些。

    都说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可先不说有种没种,而是很多人根本不觉得自己会有王侯将相的命!

    多活几年,舒舒服服地活上几年。这对孟让而言。已经是难得地奢侈。比起从前地惶惶四顾,眼下地威风凛凛已经让他心满意足。

    他率着数千大军。也算浩浩荡荡,有模有样。

    他们行军从不用辎重粮草,多数都是抢过来,不过现在瓦岗军一到,临边郡县地官兵都是望风而逃,想抢粮草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到底投靠李密,还是投靠翟让,这对孟让来讲,还算是个难题,因为前几天郝孝德代表着翟弘,偷偷的询问过他。

    虽然李密和翟让都是瓦岗的大头领,可谁都知道,一山容不得二虎,分手看起来也是迟早的事情。瓦岗毕竟姓翟,可从孟让地角度来看,迟早都会姓李!

    现在李密早就建立了自己的营署,单独统帅自己的部众,号称蒲山公营。

    李密号令严明,衣着简朴,带兵打仗百战百胜,现在的威望远远地超过翟让,孟让看好李密。再加上李密又不贪财,获得地金银珠宝都是悉数分给手下,这让很多人前来投靠都是趋之若鹜。可事情都是有利有弊,李密着重拉拢新来投靠的盗匪,却忽略了瓦岗的老臣子,让翟让那派很是不满。孟让知道郝孝德为什么要投靠翟弘,因为郝孝德当年在李密落魄的时候羞辱过他,郝孝德怕李密记仇,可他孟让则不然,但是他还要唯唯诺诺,他虽贪财,但更怕死,知道如今的选择很可能性命攸关。

    正心烦意乱的时候,有盗匪突然叫道:“孟将军,有隋

    众盗匪骚动起来,都向前方望过去,只见到前方山脚处转出一队隋军,约莫近千人的样子。

    孟让微微愣住,他虽接到李密密令,让他掠夺安陆郡各县,可他们带兵向来没有什么游弈使,也少有前哨,大伙轰轰隆隆地,冲到哪里算哪里。

    好在各县地兵士如今也是力量不强,各自为政,他们也算是百战百胜,如此规模的隋军倒是少见。

    只是发愣了片刻,前方轰轰隆隆地声音传过来,孟让愣了下,转瞬大喜,他已经发现对方并非生力军,而是负责押运辎重粮草的兵士。

    一辆辆大车看起来就像一箱箱珠宝,让孟让见到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两军对峙不过片刻的功夫,在孟让大军还在犹豫的时候,对方的隋军显然也看到了盗匪,多少有了些慌乱,急急的调转马头,向后撤去。

    孟让大喜,长枪一挥,厉声道:“追!”

    他追字一出,众盗匪轰然响应,一窝蜂的冲过去。两军交战勇者胜,他们现在就是两军交战的勇者。

    盗匪早就今非昔比,数千大军中也有近百匹战马,蹄声急劲,气势凶猛,掀起的灰尘让骄阳无光!

    隋军更是慌乱,近千人拼命赶着大车向相反的方向逃去。可拉车的如何能跑的过骑马的。

    双方距离很快的拉近,隋军终于顾不得辎重,丢下一辆辆大车,纷乱逃命。山路本来狭窄,被一辆辆大车挡住,更是不畅。

    盗匪追到的时候,众隋军早就逃的不见踪影。盗匪骑马围着大车,举着马刀长枪纷纷呼喝,意气风发。数千人堵在并不算宽敞地山路上,蚂蚁一般,蔚为壮观。

    孟让心中暗喜。心道这笔收获可着实不小,早有盗匪去解大车外油布。也有的盗匪吸了一鼻子,有些诧异道:“怎么有股子菜油的味道?”

    有盗匪猜想道:“多半是油布的味道,隋兵没事运菜油做什么。这么多的隋兵来守卫,肯定是金银珠宝!”

    更多地盗匪却是蜂拥涌过来,只怕落在后面。孟让连连喝止,却是哪里约束的住,战马反倒被挤到一旁。

    孟让暗自皱眉,马上高喝道:“都他娘地滚开。这么闹闹哄哄。谁都得不到什么。”

    大伙都是哄笑,有的不等解开绳子,已经拉着大车向外围跑去,一时间盗匪中间是大车,大车包围着盗匪,不知道哪里嗖嗖的响了几声。

    几支带火的长箭射到大车上,众盗匪微惊。都是抬头向山腰上望过去。

    他们只顾得追赶大车。盯着的也是隋军,哪里想到山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不少兵士。都是挽弓射箭。

    他们并非射向盗匪,而是射向大车,火箭沾着了大车,哄地声,大火熊熊燃了起来!

    那火起的极快,整个大车转瞬变成了火团,车中正是菜油。不停的流淌出来,整个山道只用了片刻的功夫,已经变成了火海!

    盗匪大惊,大呼小叫,可前军挤住后军,后军挡住前军,都是没头苍蝇般地乱撞。人潮汹涌,队伍乱做一团。混乱急剧地扩散,转瞬的功夫,盗匪全军大乱!

    孟让大惊失色,终于明白落入了敌军埋伏之中,这敌军也够狠毒,竟想把他们活活的烧死!

    孟让顾不得再让,伸手拔出马刀,连砍了几人,稍微遏制住慌乱,骑马强行从火堆中冲了出来,却已经烧的焦头烂额,脸色发灰。

    可他还是来不及庆幸,就听到远方蹄声阵阵,天际边飘过来一片黑云,卷起了风暴般声势,为首帅旗一杆,写着大大的一个裴字!

    一将手持马槊,长声喝道:“裴行俨在此,杀!”

    狂风烈火中,黑甲骑兵如同巨大的天神般汇聚,风卷残云般的向混乱地盗匪冲去……

    萧布衣人在襄阳,享受难得地安谧时光,可他内心还是记挂着前方的动静。

    徐世绩急匆匆地走进来,脸上带着微笑,“萧将军,裴行俨大败孟让,追出百来里,郝孝德知道孟让大败,甚至不等我们佯攻,就已经一路退守汝南,估计现在李密也知道动静了。”

    萧布衣沉吟道:“李密会有什么反应?”

    “他现在自诩中原霸主,或许想不到我们敢和他正面为敌吧。”徐世绩笑起来,“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兴重兵来打,如今时机未到。”

    门外兵士进来通传,“将军府外有人求见萧将军。”

    徐世绩皱眉道:“是谁?”

    兵士摇头道:“他不肯说出名字。”

    徐世绩沉吟道:“难道李密这么快就派人过来谈判?我去看看。”

    他虽是襄阳总管,却少有架子,再加上最近贤士多有投靠,倒不想因为失礼得罪了旁人。

    萧布衣点头,坐在府中不到片刻,徐世绩就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人,消瘦非常。

    萧布衣抬眼望过去,见到那人,满是错愕,缓缓站起来,“裴小姐,怎么是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裴茗翠会来到襄阳。

    “怎么了,不欢迎?”裴茗翠精神看起来稍微好些,望见萧布衣,眼中有了丝暖意。

    由始至终,她都当萧布衣是朋友,可也仅仅是朋友而已。

    但她很庆幸有这么一个朋友,最少在她失落的时候,能看到一个朋友意气风发,也是值得欣慰的事情。

    萧布衣终于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这个裴茗翠早有预料。

    二人互望了半晌,徐世绩搔搔头。“萧将军,我出去一趟。”

    他实在看不出二人的关系,可却知道这个身着男装的人是女的。裴茗翠没有和他说及姓名,可他第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听说她要见萧布衣。径直带了进来。

    裴茗翠的目光落在徐世绩身上,“这位想必就是瓦岗地徐世绩。不,现在应该说襄阳的大总管?”

    徐世绩皱了下眉头,萧布衣却含笑道:“世绩,这个裴小姐就是你素来久仰的裴茗翠。”

    裴茗翠微笑道:“久仰我什么,久仰我的不识时务吗?”

    徐世绩转过身来。正视裴茗翠的双眸,轻叹声,“原来是裴茗翠小姐,世绩久仰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裴小姐地不识时务在徐世绩眼中,实在比太多识时务者强上太多。”

    他态度少有的恭敬,裴茗翠却是咳嗽起来,眼带笑意,“得徐世绩夸奖,我也三生有幸。徐总管,萧兄。我们长话短说。今日我有事找你们二人商量。”

    萧布衣吩咐仆人准备热茶,才一落座。裴茗翠就说出了石破天惊地一句,“布衣,圣上将你官复原职了。”

    饶是萧布衣和徐世绩经历过大风大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面面相觑,萧布衣终于先回过神来,“这官位总不是裴小姐为我争取的吧?”

    他以为裴茗翠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没有想到裴茗翠竟然摇头,“萧兄这次却是算错了,正是我和圣上阐明了真相,圣上这才知道你被奸人陷害,所以将你官复原职。”

    萧布衣皱眉道:“只可惜,今日的萧布衣已非以往的萧布衣,右骁卫大将军这个职位对我,不过是过眼云烟。”

    徐世绩也是皱眉道:“裴小姐,你觉得一个右骁卫大将军对我们而言,还有多重地分量?我知道你一直对大隋忠心耿耿,可若以为凭借这个虚名就让萧兄为你们卖命,不免想的有些天真。”

    徐世绩未雨绸缪,只怕萧布衣心软答应了裴茗翠,再当什么破将军,那所有的努力,大好的形势全部前功尽弃。

    裴茗翠咳嗽几声,“李密这人素有大才,不知道以萧将军现在地实力,觉得能否胜他?”

    萧布衣沉吟片刻,“或许能胜了他,但却输了天下。”

    裴茗翠缓缓点头,“萧兄头脑清醒,可喜可贺。天下有如名局,看谁妙手得之。襄阳落子属边,东都落子却在中腹。金角银边草肚皮,棋局如此,争天下亦是如此。”

    萧布衣听她和徐世绩分析地相若,不由望了徐世绩一眼。

    徐世绩却是认真倾听,“裴小姐,你可是说我们落子就是错了?”

    裴茗翠摆手,“非也,金角银边草肚皮之说虽是博弈经验,却非定论。国手之所以为国手,只因为落子不拘一格,突来妙笔,若只知道因循守旧,不过算是个寻常棋手而已,如何能取天下?萧兄和李密落子不同,却都可用国手形容。”

    萧布衣苦笑道:“裴小姐,你实在过奖,我从马夫到现在,运气居多。这落子什么的,还要靠旁人相助。”

    裴茗翠轻叹一声,“劳力者为人臣,劳心者为人君。萧兄何必事事精通,手下有一帮能出谋划策的良臣猛将,只要你善听人言,足矣!当今圣上要说才情治国之策,实不相瞒,胜你百倍。”

    徐世绩冷哼一声,不满裴茗翠的评论,萧布衣却笑了起来,“裴小姐一语中的,我其实对圣上也是钦佩有加。”

    “可圣上为什么毁了诺大的江山?”裴茗翠淡淡道:“归根结底一句话,不听人言。萧兄这点远胜圣上,当成大事。萧兄落子襄阳,对旁人而言不是好棋,对你却是再理想不过,只因为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聚。李密落子中腹,实乃大气魄之人,对他而言,却也是无奈之举。关中虽好,可对你们二人而言,却绝不能落子,何也?只因为全无根基!别人下则活,你们落子就是自投死地,枉费时机。”

    徐世绩轻叹声,“裴小姐果然是人中豪杰,女中巾帼,若是身为男儿之身,只怕又是我们的一大劲敌。”

    他言语试探,裴茗翠如何听不出,“我和萧兄一直都是朋友。”

    徐世绩舒了口气,“那不知道裴小姐为什么要陷萧将军于死地?他现在无拘无束,若有将军之名,只怕处处受制。”

    裴茗翠笑了起来,“徐总管不用多方提醒,我相信萧兄自有定论。萧兄有将军之名真地处处受制吗?我想绝非如此,最少我在荆襄一带,百姓口中还以萧将军相称。萧兄以将军之名行事,绝对是个大大地便利之处。”

    萧布衣沉吟道:“有将军之名也好,无将军之名也罢,我想裴小姐远道而来,绝非向我通告官复原职这么简单!”

    裴茗翠点头,“当然不是这么简单,萧兄,我虽不识天机,可我也知道,李密绝非真命天子!”

    萧布衣默然,徐世绩不解问,“李密势大,如今各方盗匪均表依附,为何不能是真命天子?”

    裴茗翠笑起来,隐含讥诮,“刚不可久,柔不可守。李密过刚,难免易折。更何况他身处中腹,地利先失,率先起事,又失天时,瓦岗内患,权利不分,一山二虎,人和又有隐患,天时地利人和他三者都缺!他虽有大才豪情,无上的手段,妄想逆天行事也是棋差一招。可最关键地一点,他虽世袭蒲山公,却带着一帮泥腿子造反,除中原群盗外,士族高门华族商贾无一支持,他怎能不败?他根基奇差,更谈何天下大业,中原霸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