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零八节 联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你会选择怎么做?

    这是个千古不变的话题,就算裴茗翠也是忍不住的去假设一次。

    人生太多的选择,虽然最后结局只能有一种,可有些事情,重新选择能不能改变结局,没有人能够知道!

    再重来一次的话,裴茗翠还是不会轻易放弃杨广,还是会竭尽心力的阻止大隋的衰落,她还是不能轻易忘记姨娘的嘱托,她也还是救不了李玄霸的命,重来一次,除了心酸乏力,或许还要多了种入骨的无奈。

    有时候,知道结局,却不能阻止,那只怕宁可不想重来。

    可裴茗翠如果可以选择重新认识萧布衣,知道今天萧布衣的所作所为,她到底是否会选择扶植萧布衣,是否会让他接近杨广,裴茗翠只怕自己也不知道!

    她能做的只是问一句,然后不等答案,扬长而去,因为她知道,这种假设得不到答案,即是得到,也是虚无缥缈的答案,选择只有一次,擦肩而过,不会重来!

    萧布衣望着裴茗翠远去,一直怔怔的立在那里,琢磨着裴茗翠想着什么。

    女人的心思你不要猜,裴茗翠的心思更是让人猜不明白。可萧布衣无论如何,都对她兴不起任何敌意。她看起来要与天下人为敌,可萧布衣对这种人只有尊重。

    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的话,他多半还是会走这条道路,最少他还不知道结局到底如何,而且现在的路他自我感觉走的还不错!

    扭头望过去。见到黑衣女子望着明亮地洛河水,河水倒映,映在她双眸之中,光亮两点,给她略显冷漠的双眸中多少带了点生动。

    朝阳升起,万条金蛇在洛河水面飞舞游动,黑衣女子的双眸也变得多彩起来。

    “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你会不会还跟着我?”萧布衣突然笑问。一样的不等回答,催马前去。

    黑衣女子望着明亮的河水,愣了片刻,喃喃道:“如果重来一次话……我当然还会!”

    裴茗翠人到城门不远处,已经驻马不前,等候萧布衣二人。相比当初离开东都之日,如今的东都充满了紧张的氛围。

    东都外城虽然高大坚固,但是城防设施并不完备,除了几个主要地城门外。还有不少是光秃秃的土墙,城防极差,这里派有重兵把守,只怕盗匪突袭,战争的紧张气氛呼之欲出。

    进入东都的百姓都要严加盘查,东都内的百姓都有最新的路引。这样虽然并不能严格的控制进出之人,但是最少能增加些安全。

    萧布衣和黑衣女子当然都没有路引。裴茗翠三人才到了城门前,就有官兵过来询问。这次不需萧布衣出手。裴茗翠只是拿出块令牌晃了下。

    官兵见到,戒备的态度马上变的恭敬十分。有校尉带着近百人地兵卫先领着三人入城,由建国门经天街,径直向天津桥的方向行去。

    一路上,随处可见隋兵,虎视眈眈。萧布衣人在马上,想起几年前东都最后的繁华。对比如今的紧张萧条。暗自摇头。

    众隋兵见到这只队伍,多少都露出诧异之色。却是自动的闪到两旁。这等护卫的规格就算王公大臣都是不能使用,三人看起来都是颇为面生,却被严格守护,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何等人物。

    东都城防兵士轮值换防,可终究还是有人认出裴茗翠和萧布衣,轻声低呼道:“是右骁卫大将军,右骁卫大将军回来了!萧将军回来了!萧将军回来了……”

    伊始地低呼迅即的传来,转瞬变成了欢呼,欢呼一声声扩散出去,东都宛若欢乐地海洋,只是过了片刻,整个东都城中都是传诵着这几个字,萧将军回来了,当初那个千里救主,破历山飞,几乎铲除了瓦岗的萧将军又回来了!

    瓦岗势强,东都群龙无首,百姓人心惶惶,只觉得日子暗淡无光。

    东都地百姓没有谁会对瓦岗盗匪有好感,尽管瓦岗盗匪喊着要推翻暴政,推翻昏君的统治,可因为瓦岗的盗匪作乱,谁都觉得日子比以前更加的艰难。他们不能离去,是因为不舍,更多的却也是因为无奈,天下一般的乱,他们能去哪里?

    可听说那个几乎可以和张须陀齐名的萧大将军前来东都,所有地百姓一下子觉得有了希望。

    萧布衣下邳逃命,张须陀秘密行旨,少有人知。如今地东都百姓对于当初的事情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其实不止百姓,就算兵士百官也有很多不知。

    但他们知道一点,萧大将军是来救东都了!圣上弃东都于不顾,盗匪兵临城下,如今能救东都地只有萧大将军!

    萧布衣前来东都,并没有易容乔装,他也不需要这些,这次他是听从裴茗翠的建议,堂堂正正的前往东都,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过了这么久,竟然还有人记得他,竟然还有人为他欢呼!

    心中暖暖之意,迎着朝阳,萧布衣缓缓的向百姓挥挥手,回应的是更加热烈的欢呼,无论是官兵,亦是百姓,纷纷涌上天街,夹道欢迎。

    眼前的情形在萧布衣的印象中,熟悉中有些陌生。

    当初他匹马单枪在雁门城前的时候,也是清晨,也曾接受着如此的欢呼和礼遇。

    百姓兵士不管是谁做皇帝,只会记得能够带他们打胜仗,保他们平安之人,如今东都颓废恐慌,萧布衣的到来,无论能否扭转乾坤,但总强过坐以待毙!

    萧布衣挥手的动作自然而然,裴茗翠斜睨了眼。阳光照在脸上,红彤彤的有了些血色,黑衣女子眼中多少有了些诧异,她显然也没有想到萧布衣如此地受到欢迎。

    不止是她,就算萧布衣自己都是意料不到。

    无数的人冒出来,官兵伊始还是喝止,只怕有人冲撞了萧将军,可很快涌来的官兵也加入了欢呼的行列。尾随着萧布衣前行,浩浩汤汤。

    东都这一年来,很少有如此热闹的时候!

    裴茗翠望着远方,轻叹了声。三人过了天津桥,已经到了内城的右掖门下。内城高大巍峨,防备更是严格,这里就算东都百姓都是不能靠近,更不要说进入。

    众人都是隔在天津桥的这段,再也不能通过。萧布衣回头望过去,只见到人头攒涌,见到萧布衣扭过头来,又是引发了一阵欢呼。

    校尉请裴茗翠出示令牌,见到那块令牌后,就算守内城的兵士也是肃然起敬。向裴茗翠恭敬施礼,又有认识萧布衣地兵士。又向他施礼,请三人入城。城门关闭,这才隔断如潮的人群。

    内城城门关闭,终于将所有的欢呼雀跃声隔在了城外,裴茗翠突然说道:“无论如何,一人能得到如此的欢呼,也不枉来此一朝。”

    萧布衣笑道:“我若知自己如此受欢迎,多半早就来了这里。”

    裴茗翠不答。又在监门府郎将的带领下向内宫的方向走去。监门府的中将司马长安殴于李敏造反一事。被人斩杀在家中。监门府的兵卫当初因为或多或少的盲从,也被杨广一道旨意斩杀地七七八八。

    如今的监门府兵卫和当初已经变化了很多。中将死后,一直空缺了下来,再没有补替,却由内史令卢楚暂领其责。

    这些事情都是沿途中,裴茗翠向萧布衣所说,资料在萧布衣脑海中闪过,却已经和裴茗翠来到孝贤殿前。

    宫殿辉煌壮丽,却是冷冷清清,在萧布衣眼中,怎么来看都是日落西山最后的绚烂。

    三人不等坐定,殿外就是急冲冲的脚步声传来。

    裴茗翠扭头望过去,不急不慌。她如今看起来少把什么放在心上,甚至不把自己性命放在心上,反倒有了种幽漠淡远,从容不迫。

    萧布衣抬头望过去,只见到殿外走进一矍铄老者,一张脸黑的和炭仿佛,也是瘦弱,个头稍矮。见到裴茗翠的时候,眼中露出欣喜,只说了两个字,“来……了?”

    老者人虽瘦弱,脖子却稍微有点粗,喉结不小,像个塞子般地上下移动,造成说话很不不顺畅。

    裴茗翠缓缓站起,点点头,一指萧布衣道:“内史令,这是萧布衣,朝廷右骁卫大将军。,以前遭奸人陷害,现在已经查明真相,官府原职。”裴茗翠介绍完萧布衣后,又指着那人向萧布衣介绍道:“萧将军,此乃内史令卢楚卢大人,他本一直在西京,想你们可能从未见过。圣上前往扬州之时,让卢大人和太府卿元文都大人一起辅佐越王镇守东都。”

    萧布衣站起施礼,“卢大人,久仰。”

    他说的是客气之话,不过他地确听说过卢楚的名字,只是一直没有见过。

    卢楚打量了萧布衣一眼,冷冷道:“久仰。”

    他对萧布衣地态度可以说是冰冷非常,萧布衣却是不以为意,裴茗翠问道:“不知道越王可还在安歇?”

    卢楚摇头,“裴……你跟我来。”

    他只说裴茗翠的名字,裴茗翠已经明白他的心意,对萧布衣道:“萧兄还请在这稍候,我去去就回。”

    萧布衣点头,“那你……小

    裴茗翠本已起身,听到这里愣了下,点头道:“多谢萧将军关心。”

    她在卢楚的护卫下,快步的向宫殿外走去,众护卫也是跟随离去,萧布衣坐在空荡荡的宫殿内,望向黑衣女子道:“吃白饭的,你一直都是这么冷漠吗?别人不和你说话,你就一直不会应答?”

    他虽是艺高人胆大,身处宫殿中,却是多少有些无聊。对于黑衣女子其实百般猜测。却一直不得其法,随口问问,也不过是想要找些蛛丝马迹。

    黑衣女子摇头道:“不是。”

    萧布衣来了兴趣,“既然你不是一直这么冷漠,那我们不如……”

    “我以前比这要冷漠。”黑衣女子回了句,扭头向宫殿外望过去,明显不愿和萧布衣过多攀谈。

    萧布衣无奈道:“那实在和哑巴差不了多少。”

    黑衣女子并不接茬,萧布衣坐在椅子上。喃喃道:“你们为什么要刺杀杨广呢?”黑衣女子不语,萧布衣摇摇头,也沉默了下来。

    过了柱香地功夫,殿外又有人急匆匆地走进来,看官服是监门府的郎将,见到萧布衣后,单膝跪倒道:“阁下可是萧大将

    萧布衣微微错愕,“我是。”

    那人抬头道:“萧将军,越王请萧将军到崇德殿一叙。”

    萧布衣询问道:“不知道兄台贵姓?”

    那人惶恐道:“免贵姓何。何少生,忝为监门府右郎将一职。”萧布衣点头道:“久仰久仰。”

    何少生反倒愣住,“萧将军认识在下?”

    萧布衣微笑道:“那倒没有,不过久仰嘛,倒不用见过。”

    何少生也笑了起来,“地确如此。萧将军妙语连珠,在下佩服。”萧布衣说的并不好笑。何少生看起来成心巴结,“在下其实才是久仰萧将军之名。不过在下由亲卫升到右郎将是在最近的事情,是以一直无缘和萧大人见面。当初武德殿前,亲眼见到萧将军击败冯郎将,威风凛凛,实在让在下心折。”

    萧布衣笑道:“何郎将以亲卫之位荣升郎将一职,想必也是技艺不凡,能常人之不能。”

    何少生摇头道:“我这点微末的本事如何敢和萧将军相比。对了。越王有请萧将军,还请萧将军移步。”

    萧布衣扭头望向黑衣女子道:“吃白饭的。一块吧。”

    黑衣女子站起,跟随在萧布衣的身边,何少生却有些为难道:“萧将军,这个……”

    “裴小姐说,让我和她一块面见越王,难道越王并不同意?”萧布衣问道。

    何少生犹豫下,“那倒没有,萧将军,请!”

    他当先走出,向崇德殿的方向行去,萧布衣和黑衣女子紧紧跟随。

    到了崇德殿前,殿前十分冷清,竟然连宫人都没有,萧布衣微皱眉头。何少生见到萧布衣的疑惑,解释道:“越王素来节俭朴素,喜好清净,所以这崇德殿外少有宫人。萧将军,请先在殿外等候,我先禀告越王。”

    他快步入了宫殿后,只是过了片刻地功夫,突然四处脚步声急骤,数百禁卫兵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禁卫兵或持枪,或挺盾,或拿刀,转瞬间将萧布衣和黑衣女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

    萧布衣微蹙眉头,却是并不慌张,黑衣女子冷漠依旧,眼眸中波澜不惊。

    为首一人厉声喝道:“萧布衣,你身为太平妖孽,竟然敢私入皇宫,心怀不轨,当诛杀无赦。”

    那人早早的拔出腰刀,用力一挥道:“萧布衣犯上作乱,罪不可赦,先杀萧布衣者重赏黄金十两。”

    众禁卫一拥而上,盾牌手挺盾迈步前行,四面八方的挤过来,宛若铜墙铁壁般!

    那人嘿然冷笑,却是闪身到了盾牌手之后,他似乎知道萧布衣的厉害,不敢亲身上前。可他们有备而来,这种阵仗风雨不透,却是专门用来对付高手!

    就算萧布衣武功高强,他也不信数百禁卫军不能奈何萧布衣!

    萧布衣不动,黑衣女子亦是不动,二人伫立当场,仿佛被惊呆般。等再行片刻,盾牌手陡然止步,嚓的声响,将盾牌戳在地上,长枪手却是厉喝声中,长枪从盾牌缝隙中穿出,急刺方阵中被围的萧布衣二人。

    他们不需要变化,不需要招式,只是这种密集的穿刺,就可让阵中之人被扎的如同刺猬般。

    阵后那人脸上露出微笑。已经开始想像萧布衣浑身是洞,血流满地地样子。萧布衣死,他加官进爵当仁不让。

    陡然间他的笑容凝住,萧布衣终于出招,他伸手拔刀,只是一削,前方刺来十数杆长矛已经纷纷折断,不等落地之时。萧布衣已经向前冲了出去。

    他遽然窜出,勇猛如同猎豹般,身旁身后的长枪刺出,全部落在了空处。萧布衣由静及动,如雷轰,如电闪,众人只觉得他拔刀挥出,身形窜出的动作一起哈成,几乎不分先后。

    光影之下。长矛却如刺到他身上之时才纷纷折断,他这一冲,势不可挡,众兵士大骇,只觉此人非人!

    但萧布衣冲的虽快,可前面盾牌如山。他看起来好像要自寻死路。

    黑衣女子在萧布衣拔刀那一刻,脚尖用力。已经一个跟头凌空而起,后发先至。竟然落在了对面盾牌手的盾牌之上,蹁跹不定,衣袂临风,飘然若仙!盾牌手大惊,前排长枪手长矛已折,只余断杆,去了杀伤力。慌忙后退。后排地长枪手却是涌上来。长矛分刺两个方向,一些人去刺空中的黑衣女子。另外一些人却是再次刺出,取地却是萧布衣!

    这种阵法是隋军步兵所用,当年的张须陀、杨义臣都是运用纯熟,衍化多端,杀伤力极强。当初张须陀用八风营,以少胜多,贼兵不能破,杨义臣用此阵,将无上王手下地赤豹连同盗匪几乎活活困死,其中威力可见一斑。

    眼下的指挥虽然稍逊,但是道理却是大同小异。

    长矛再次刺出,空中骄阳一耀,寒光点点。萧布衣瞳孔微缩,陡然间怒喝一声,挥刀击出。

    刺向他的长矛尽数折断,他单刀余力不绝,转瞬振腕硬劈而出,正中一个盾牌手的铁盾之上。

    只听到嚓的一声响,空中血雨喷洒,持盾的盾牌手竟然被他连人带盾劈成了两半,倒飞而出。

    众兵士虽听过萧布衣的勇猛无敌,千军难挡,可毕竟不过是听说,如今身临其境,方知其地恐怖勇猛之处!

    盾牌刀竟然被他一刀带盾劈成两半,这在他们眼中,直如神人一般。

    阵列稍显混乱,号令不行,有兵士惊恐退后,用兵士被挤上前。萧布衣目光敏锐,身形不停,冲过血雨,过了盾牌手这一重,伸手抓住一个短刀手,用力挥出去,只听到惊叫声一片,长矛纷纷刺出,却扎到那名士兵地身上,将他活生生的刺在半空之中。

    萧布衣趁此空隙,腰身击扭,硬生生地从兵士身边挤了过去。

    众兵士只觉得眼前的萧布衣似乎有些变了形状,蛇一般的扭动,流水般地划过,几乎难以相信看到一切!

    黑衣女子人在盾牌上借力而起,再次凌空,长枪纷纷刺来,看起来她是难逃一死。没想到她空中翻腕取剑,背负长剑已到手中!

    半空中光芒一耀,骄阳斜照,落在长剑之上,黑衣女子手腕一抖,撒下光芒点点。

    长枪手长枪刺出,却是纷纷手捂咽喉,仰天倒了下去。

    黑衣女子长剑飞舞若流星,人却似飘雪般蹁跹不定。长枪如林,她却如飞鸟舞动在花树之中,脚尖轻点,竟然踩着兵士的头顶疾驰而过,手腕再振,飞鸟变成苍鹰,凌空而起,长剑急振,如虹般地刺向兵士为首之人。

    为首那人从发出喝令起,到见到萧布衣和黑衣女子破阵出,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只见到黑衣女子一剑如电,才要向旁躲闪,陡然间手臂被人抓住,僵立不动,不由大骇道:“莫要杀我!”

    萧布衣当然知道擒贼擒王地道理,硬生生的杀出血路到了那人身边,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见到那人脸色如土,单刀倒劈而出,砍死两个前来营救的兵士。长刀再转,已经架在那人的脖颈之上。

    鲜血如水,顺刀刃流淌,点点滴滴的落下,慑人心弦。

    黑衣女子人在空中,见到萧布衣乱军中冲出,擒住了为首的将领,长剑微颤,转瞬刺死冲来地三人,落下之时,和萧布衣并肩而立,还剑入鞘,宛若从未动过。

    可她挥剑之间,已经杀了最少十数人。

    萧布衣杀人不过是要立威,虽是血腥,却远不及黑衣女子杀人之多。黑衣女子杀人倒是文雅,可一路飞驰过来,脚下尸体一片。

    黑衣女子虽是还剑入鞘,但众兵士却已经不敢上前。一来首领落在萧布衣之手,二来这两人秀秀气气,温文尔雅,可看起来却和阎王爷仿佛,伸手就取旁人性命。

    “兄台贵姓?”萧布衣含笑问道。

    那人遍体生寒,咬牙道:“我……我……我叫……曹……曹……”

    他虽然想装出好汉地样子,可见到萧布衣笑容中带着阴冷,眼中带着煞气,一时间牙关紧撞,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萧布衣不等听他说完,脸色微变,抬头望过去,只见到远方又是涌出了数百兵士,兵甲铿锵地向这个方向奔来,暗自皱眉。

    他当然不认为这是裴茗翠的安排,若是裴茗翠想要他性命,安排的袭击绝对比这要巧妙很多。可兵卫层出不穷,裴茗翠并不出现,倒让他大为皱眉,心道东都势力更迭,这些人才知道他到东都就要找借口杀他,却不知是哪些人的手下?

    远处冲来诸多兵士,为首一人却是个老者,满脸的愁苦,见到这面的情形,高声喝道:“萧将军,刀下留人。”

    他声到人到,众兵士见到他赶来,纷纷的散到两边。萧布衣倒认识这个老者,微笑道:“董中将,不知前来作甚?”

    来人正是董奇峰,萧布衣当初在东都之时,和他倒是颇为熟悉,因为无忧公主的关系,一起喝过酒。

    董奇峰苦笑道:“萧将军,这里恐怕有些误会,还请你放过曹郎将,我和你一块去见越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