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一一节 败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清晨,天边有了亮色,青森森的冷。

    世上纷乱有很多,可老天却只有一个。

    东都的清晨和石子河的清晨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

    可东都百姓还是熟睡的时候,石子河畔已经列队数万兵马,在石子河西雁翅排开。长枪似林,旌旗如云,淡青的天色、兵甲的寒光泛在明亮的河水上,耀出点点光芒又反射到众兵士的脸上,带着清晨的冷。

    青草娇羞的带着点滴露珠,好像情人间伤心的眼泪。铁骑毫不留情的踏过去,告示战争永远不相信柔情!

    林中的鸟儿被睡梦中惊醒,叽叽喳喳的飞起,盘旋不肯离去。烽烟已起,鸟儿也是有些不安,它们看多了人类的厮杀,多少也知道,明亮清澈的石子河水要被鲜红的血液充斥,娇嫩初生的青草虽被马蹄践踏,可转瞬又要被尸骨灌溉,更加茁壮的成长。

    它们看的多了,多少知道的结果,可它们永远不明白,这些人类之间的厮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众兵士的脸上少了初出东都的兴奋,多了一分疲惫不堪。他们连夜行军,如今人困马乏,不想打仗,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就算没有行军帐篷,他们露天睡一觉也是好的,可总管不许!

    段达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愿望,一夜急行军,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到达了石子河,三万大军到了两万五六千人!他没有丝毫的疲倦,内心却是充斥着兴奋狂躁。他实现了一个奇迹,决定再实现第二个奇迹。

    石子河东西两侧是诺大的平地,直可容千军万马,段达让众兵士过了洛水,列阵石子河西,两万多地大军南北雁翅排开,蔓延河西足有十数里!

    好威风。好壮观,好煞气,段达见到十里战队的时候,心中莫名的骄傲和兴奋。这种威势,这种速度,那帮饥贼盗米之徒见到,还不活活的被吓死?

    “总管,要不要安营扎寨?”曹郎将突然问道:“我觉得稳中求胜更好。”

    段达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曹郎将。暗想这家伙宫里出来。没有经过战役,幼稚到了极点。他为了急行军,抛却了所有的辎重粮草,又如何安营扎寨?

    刘长恭一旁说道:“总管,兵士连夜行军,眼下饥饿,还请总管下令,让兵士先用过早饭再行进军。”

    段达略微犹豫,却见到对面的平地尽出突然现出点点合影。

    黑影慢慢扩大,却是成千上万地盗匪蜂拥而来。

    段达片刻间做了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马上长枪一指道:“过河背水一战。击败盗匪后再用早饭。”楚霸王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终成霸业,他段达当效仿楚霸王过河一战,他甚至比楚霸王还高明一些,最少他连锅都没有。

    行军指挥使急忙道:“总管,如此急迫。士兵饥困交集。只怕不从。”

    段达怒声道:“兵士不从,那要你这个指挥使何用?命刀斧手准备。不肯过河击匪者斩无赦。”

    刘长恭也皱眉道:“总管,盗匪来的极快,我等兵士极多,过河费时要久,我只怕盗匪趁我等渡河未济而击,我军当会大败。”

    段达冷笑道:“你等只知道死读书,却不知道渡河未济、击其中流的狭隘。我等连兵十数里过河,盗匪不过眼前这些人手,如何能挡得住?如今我等锐气正锋,绝不可泄,正应一鼓作气之理胜之,他们挡不住,又击个屁?速传令下去,全军过河!击败盗匪后吃饭,不听号令者斩!”

    指挥使无奈,旗帜挥动,号角吹起,一时间鼓声隆隆,惊天动地,紧张的气氛弥漫石子河两岸。

    隋军全军过河,骑兵在前,枪盾手在中,弓箭手夹杂,选稍浅的石子河水趟过,一时间激起浪花朵朵,不知道要湮灭多少豪情壮志!开了帷幕,东都的清晨,还是一片宁静。

    同一片天空,不同地处境。两人踏破长街地宁静,缓缓的向宫中走去,这一切看起来没有任何瓜葛,可这二人的话题却正是石子河畔的战局。

    “渡河未济,击其中流。”裴茗翠喃喃自语道:“现在的隋军应该到了石子河西岸了吧?”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落寞,不急不躁。甚至在说恭喜的时候,也是波澜不惊,语气平静,她说不过是个事实。

    萧布衣那一刻却是感慨万千。

    裴茗翠说出恭喜那一刻,脸上没有任何喜意,他心中亦是如此。他也知道自己改变了很多,以前的热血马贼征战多了,血却一点点的变冷。他为了保命求发展,可以不择手段。裴茗翠说的不错,他献计之时就已经预料结果,他现在就在等着隋军溃败。他当初千军力擒莫古德之后,还会为枯骨沉吟,可他现在已经时间、也没有心情去回顾。从南到北,再由北到南,他虽是没有回头,但是也知道他今日地功绩,就是兵士地枯骨堆出。而且随着他目标的远大,更多的人会前赴后继投入进来。

    以往的一幕幕脑海中划过,萧布衣嘴角又露出讥诮的笑,为自己,亦为这个所谓的天下。

    是该恭喜吗?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推动历史,可也被历史推动。或许只有到了终局,回首望过去的时候,才会有定论?

    听到裴茗翠地喃喃自语,萧布衣皱眉道:“按照正常地约定计划,段达的大军和裴仁基地兵力是在后天清晨才能汇合在洛口仓南,共击瓦岗?”

    裴茗翠望着远方的天空。沉声道:“段达志大才疏,好功贪财,自视极高,不知道眼前是陷阱,只以为是诺大的功劳,怎么会和别人分享?据我猜测,他多半会急急的行军去攻李密。然后抢占洛口仓后向越王炫耀。只可惜,他的行动肯定已被李密知道,李密多半已经布下陷阱,就等段达钻进去。很多时候,计划是好的,可欠缺的就是执行力度。”

    萧布衣皱眉道:“你方才说渡河未济,击其中流,难道是认为李密会在段达过河地时候出击?”

    裴茗翠这次却想了半晌。缓缓摇头。“应该不会。”

    “李密既然早有准备,如何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取胜良机?李密素来没有妇人之仁!”萧布衣微笑道。

    裴茗翠咳嗽几声,“若是翟让单雄信之流,多半会趁隋兵过河之际攻打,李密则不然。这人素有大才,这次不是求击溃隋军,而是求全胜!我若是他,绝对不会满足击败来犯隋军,多半会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给隋军以重创!所以按照我的猜想。主战场应该是在石子河东的平地,横岭以西才对!”

    萧布衣点头道:“李密应该和你一样的想法!”

    隋军此刻的大半骑兵已经过了石子河。

    石子河流动的河水都被投入的大军所凝涩,段达催马踏入河水地那一刻,见到场面壮阔,不由有了当年苻坚地豪情。苻坚投鞭断流,他段达亦是如此,可他兴冲冲的到了河岸对面的时候。却忘记了去想。苻坚就是此役败北,一蹶不振!

    隋军骑兵到了河对岸后。分散两翼,却只是守住河畔,并不急于出击,护卫步兵过河。

    段达虽然志大才疏,但指挥作战的副将、偏将还是按照规矩行事。这次出征的将领中虽无人有杰出的军事才能,可循旧法行事,还是颇有攻击力。

    盗匪从远处快步逼近,却亦是盾牌手在前,长枪手在后,弓箭手压住两翼的阵脚,呈半弧行冲来。

    无论从装备,从阵型,从执行力度而言,盗匪的攻击力也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以往的盗匪,闹哄哄地没有章法,只知道有便宜就占,有困难就躲,有危险就逃,可如今风水轮流转,盗匪地战斗力也是绝对不容小窥!更何况他们连克周围的郡县,从官府中抢来的兵甲装备也不逊于大隋的精兵。隋军不急于进攻,静候对方的到来,段达也终于到了河这面,皱眉道:“为什么还不攻打?”

    刘长恭沉声道:“总管,还请稍等片刻,我等兵力稍弱,等全部过河后可一举击溃盗匪!”

    “怕什么?”段达不满道:“这些泥腿子前来,难道还让我全军应对?击鼓下令出兵!”

    刘长恭无奈,只能吩咐隋军出击,这时候隋军过河的不到半数,却也有万余人。听到鼓声,快速的整集队形,成小方阵前行。号令之下,小方阵前行地过程中迅疾地汇成大方阵,由缓步到疾步的前行,在前行过程中不断有人涌入进来,方阵变幻渐大,终于汇成洪流向前方冲过去。

    隋军两翼骑兵亦是慢慢汇聚,却是隐在方阵两侧,马蹄沓沓,不急不缓。隋军是骑兵步兵夹杂,盗匪却是清一色步兵,战鼓陡然急剧响起,两军不约而同地由疾步转成急奔,对撞过来,两股洪流终于汇聚到一起,掀起了滔天波浪!

    两军很快陷入刀枪肉搏之中,隋军胜在装备稍精,盗匪却是胜在锐意正劲,如今更是去除了对隋军的恐惧感,一时间战的难解难分。

    兵甲铿锵,大地震撼,厮杀声传出好远,震荡着明亮的河水。初升的太阳还是红彤彤的颜色,撒下柔和的光辉,每人身上都有层淡金之色。可淡金之色下,殷红不停的涌出,长枪戳出,砍刀折断,一批批的人倒了下去,鲜血四溢,后续的无论是兵士抑或盗匪都是杀红了眼睛,踩着同伴或敌人的尸体向前攻过去。石子河西,很快被尸体铺满。鲜血覆盖。

    鼓声更急,盗匪后继越来越多,可以说是漫山遍野,隋军和盗匪人数本是相若,可连夜行军,本已疲惫不堪,又没有吃饭。少了力气,终于呈现不支之势。刘长恭见状不好,令旗高举,又是一阵急鼓,两翼的骑兵终于出击!

    蹄声隆隆,两翼骑兵如同旋风般地杀入到盗匪军中,盗匪坚持不过片刻,很快呈现不支之势。溃败而逃。

    “李密其实还有更多的想法。”裴茗翠突然笑了起来。“李密和萧兄不一样,我想这次诱敌还会是翟让领军,就如在大海寺前一样。”

    萧布衣想了半晌,“多半如此,我只能说,你对李密了解的很透彻。”

    裴茗翠缓步走着,“了解透彻是一回事,能不能击败他又是一回事,我能了解他,但是已经不能击败他。翟让此人虽贪财好利。不过待人向来宽容。又因为起事及早,深得瓦岗人的尊重。李密每次出兵时都喜欢用瓦岗原班人马出头,一来消耗瓦岗的旧实力,二来他在翟让败后取得胜利,借此树立威望。可这种诡异手法一之为甚岂可再乎?一来二去,我想矛盾越发的激化,李密毕竟鸠占鹊巢。瓦岗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只等到势力进一步扩张之际,就要争夺个你死我活!这其实是瓦岗最大的隐患。萧兄为人仁义,绝对不肯用这种方法对付手下,倒不虞这点。”

    萧布衣止住了脚步,沉声道:“今日听裴小姐见解,获益良多,可我有一点不解想要问你。”

    “你说。”

    “这个问题我在襄阳地时候其实已经问过,不过裴小姐并没有给我答案。我知道裴小姐对大隋忠心耿耿,对圣上也是忠心耿耿,我也知道你对大隋盗匪深恶痛绝,可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当然应该知道,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大隋。”

    萧布衣霍然摊牌,目光灼灼。裴茗翠抿住嘴唇,半晌才道:“我当时也说过,我需要寻求一个答案,只凭我自己,绝对找不出这个答案。”

    “只是这么简单?就凭一个答案就可以让你放弃对圣上的忠诚?”这次萧布衣并没有岔开话题,“我敬重你是我的朋友,不想最后为敌的是你,若是以后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如今日说的清楚。”

    他说的认真,裴茗翠反倒笑了起来,那一刻,她竟然恢复了以前的爽朗。

    萧布衣看着一怔,仿佛又见到在马邑时裴茗翠的模样。那时候地裴茗翠,意气风发,心细如发!

    “我只以为萧兄够狠了,没有想到狠地还是不够。其实若到最后,真的是我与你为敌,你杀了我也很正常。”裴茗翠嘴角残留着微笑,阳光升起,撒下万道光芒。在此一刻,她的眉梢眼角看起来都是洋溢着活力,“你方才说错了一句,我只对圣上忠心耿耿,对大隋,我早就不想关心。如今的大隋风雨飘摇,就算萧兄你这等人物来力挽狂澜,也是不行,何况是我?我裴茗翠是执着,可并非不识时务。我也一直在考虑大隋之后是哪个朝代,改朝换代是再正常不过,这如同万物更迭一个道理。这如同天地间的杂草树木般,腐朽的,迟早会被更换,我对此并不抗拒。我现在除了安慰圣上,对争夺天下没有丝毫兴趣,毕竟并非每人都和萧兄所想,可我觉得若是真有个霸主的话,萧兄的仁对天下百姓来讲是个好事!但我一直并不看好你,你知道为什么?”

    萧布衣浮出微笑,“我不知道。”

    裴茗翠淡然道:“皇上并非一些人想像的那么美好,先帝可以夺了外孙的权位,圣上可以将同根兄弟斩尽杀绝!皇权之下,并无亲情可言,甚至要抿却良知道德,史上实例,数不胜数。李密可以为了权位去杀翟让,但你能吗?你对朋友仁至义尽是好事,可这也是你最大地弱点,太平道无孔不入,他们为了信仰可无所不为,若有朝一日,你信任地朋友捅了你一刀,你会怎么办?”

    说到这里的裴茗翠叹息一声,“我寻求的答案或许和你有关联。但却和我自身有很大地关系,我查完后,不会再留在东都。以后如何发展,我言尽于此,请萧兄好自为之!”

    萧布衣沉默良久才道:“多谢。”

    裴茗翠微笑起来,“不用客气,天亮了。不知道段达这次能否回来?唉,越王其实不差,只可惜,晚生了十年。萧兄若是……希望能够善待他,我就先代他谢过萧兄。”

    段达此刻不想回来,他内心满是冲动。两翼骑兵一出,瓦岗盗匪如山崩般的溃倒。他脑海中什么都没有多想,只想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的拿下洛口仓。

    盗匪如蚁般向横岭的方向退却。段达吩咐指挥使喝令隋兵穷追不舍。

    两翼骑兵汇成洪流追击过去,可惜步兵拼死厮杀,连夜行军,再加上肚中饥饿,哪里有什么力气?才冲了几步,就和骑兵离地很远,彼此间呼应不到。

    段达喝令指挥使去催,刘长恭一旁连忙劝道:“总管,穷寇莫追,只怕有埋伏。”段达冷笑道:“方才渡河你也不让。如今追击你也不让。若没有方才地渡河,怎么能打的瓦岗大败,若是不追击,怎么能取得洛口仓?刘长恭,我只怕你太过谨慎了吧。”

    刘长恭无语,董中将却道:“常言说地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总管说的不错,眼下机会千载难逢。切莫错过。”

    段达坚定了信心,长枪一挥,“追,擅自后退者,斩!”

    他长枪一指,骑兵继续追了下去,步兵却是疲惫欲死,拖着两条腿如同灌铅般。段达才追出数里,只听到鼓声大响,从南方冲来一路骑兵,为首一将正是单雄信,骑兵旋风一样,势不可挡!段达大惊,见到对方的骑兵竟然也有数千之众,不由心惊胆颤。

    紧接着北方也是马蹄隆隆,不知道从哪里又是冒出数千骑兵,为首一人却是王伯当!只是转瞬的功夫,段达已经两面受困。

    溃败的瓦岗盗匪见状,不再逃命,趁势掩杀回来。段达的骑兵被瓦岗军三个方向一冲,七零八落,不成队形。单雄信、王伯当下山猛虎一般,指挥骑兵来往厮杀,只是几个回合,隋兵大乱。段达见势不好,也顾不得召集指挥使,拨马就往来路逃命。刘长恭、董中将紧紧跟随,落荒而逃。王伯当、单雄信紧追不舍,大声呼喝道:“抓住段达者,赏银百两。”

    盗匪喊声如雷,漫山遍野的冒出来。段达回头一望,心胆俱寒,看这盗匪的架势,人数竟然比隋军只多不少,这么说方才瓦岗是诱敌之计?

    见到无数盗匪向自己这个方向涌来,段达去了头盔,遮面而走,刘长恭、董中将纷纷效仿。

    骑兵逃回,步兵才正迎上,被自家地队伍一冲,当下大乱,再也无力抵抗,纷纷向西逃窜,瓦岗一路追杀,大获全胜!

    石子河西地一处山丘上,站着两人,正凝望诺大战场的兵匪纵横厮杀。

    其中一人额锐角方,正是李密,另外一人腿脚略微不算利索,拄着双拐,却是房玄藻。

    二人望着隋军和瓦岗军在厮杀,神色都是幽漠淡远,见到段达大军退却,房玄藻钦佩道:“蒲山公算无遗策,知道段达必定贪功冒进,这才设三路伏兵,凭此一战,当确定中原霸主地位。不知道裴仁基那里如何,是否会中蒲山公的计谋?”

    李密却是轻叹声,“裴仁基这人虽无大才,却是稳重非常,我派人几次劝降,却是拒不开城,我只怕段达大败,这消息却是遮掩不住。裴仁基若知道段达败退,必将退守虎牢,我已令程咬金、孟让二人伏兵城下,趁机夺城,眼下没有任何消息,却不知道能否成功。”

    “其实若有秦叔宝相助,我想取虎牢不难。程咬金虽是骁勇,论带兵作战还是稍逊秦叔宝!”房玄藻皱眉道:“可秦叔宝他……”

    李密摆摆手,“有些事情急不来,虎牢孤城一座,不足为惧。可萧布衣到了东都,实在是让我意料不到的事情。此人坐镇东都,有碍我们的大计!”

    房玄藻亦是皱眉,“蒲山公,此子狡诈多端,武功又是非常高明,若非如此,我们当可派人潜入东都刺杀萧布衣,萧布衣一死,江南无忧矣。可除了蒲山公外,瓦岗倒找不出武功能胜过他之人。”

    李密握紧了拳头,半晌才道:“我抽身不得,再说瓦岗初立,我不能亲身前往东都。不过玄藻大可放心,我已经有了对付他的办法。”

    房玄藻见到李密高深莫测,知道他既然说有办法,当有奇谋,也不追问,换了个话题,“对了,蒲山公,祖君彦从东平回转,说徐圆朗愿意和我们讲和,只要我等不攻打东平、琅邪两郡,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暂不交兵!”

    李密点头,“祖君彦做事我倒放心,此人计谋过人,和玄藻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东平、琅邪无关大局,暂且放徐圆朗一马,眼下当图谋东都为重!”

    段达耀武扬威的出了东都城,统帅足足三万兵马,可灰溜溜回转的时候,身边不过十数人!

    三万精兵尽数丧在石子河一役,段达欲哭无泪。

    刘长恭、董中将都在他的身边,灰溜溜地面无人色。段达到了东都城门前,盘算着是否先去找皇甫无逸说情。可还没有踏入东都城,就听到城内一声呼喝,出来数百兵士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一人却是独孤机。

    段达脸色微变,强笑道:“独孤中将,你这是为何?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独孤机脸上寒冰严霜,冷冷道:“我要是不认识你,怎么会出来抓你?段达,前方早有消息回报,说你一败涂地,尽丧大隋精兵,皇甫将军有令,若是遇你回城,当抓住前往面见越王。段达,你莫要反抗,不然地话,格杀勿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