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一五节 请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兵士由混乱到有序不过是转瞬的功夫,盗匪由蓄谋到慌乱也是俄顷之间。这中间的转变不过是因为一个萧布衣。

    通远市集火光冲天,百姓惶惶,兵士无头苍蝇般,关键就是缺乏稳定军心之人。盗匪在策划下蓄意前来,四面八方的围打东都,里应外合,一时间将东都搞的草木皆兵。舒展威虽勇,不过是个郎将,却是缺乏名气,求战不得,被狡猾的孟让牵着鼻子走,更把通远市搞的一团糟。可孟让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他躲得了初一,却是躲不过十五。当初躲了裴行俨的大军,如今却是丧命萧布衣的手上。

    盗匪见到主将身死,已现混乱之兆。有人催马过来报仇,也有人纵马想要逃命……

    萧布衣人在马上,只是喊了一嗓子,舒展威催马过来、兵士疾步跑过去、百姓不再逃窜蜂拥向这个方向聚过来。

    他们的父母妻儿都在东都,他们绝对不能让盗匪肆虐横行。萧布衣的一句话,让他们找到了为之搏命的根源所在。

    萧布衣人在马上,豪情勃发,见到舒展威过来,伸手喝道:“弓箭拿来。”

    舒展威毫不犹豫,抛过一张长弓,两个箭袋,萧布衣伸手抓住,将箭袋挂在马鞍之上,伸手一抓,已经抽出了四支长箭。两盗匪纵马前来,嘶声吼叫,有如野兽般,手中一挥马刀,一持长枪。

    萧布衣双腿一夹,马儿长嘶前窜,他马上挽弓拉箭,长喝道:“鼠辈受死!”他喝声一起,弓如满月,箭去流星。只听到嗤的一声大响,长箭刺入盗匪的咽喉。贯穿而出。两匪脖颈处爆出血泉。翻身栽落马下。萧布衣其余两箭取的却是逃命的两名盗匪,那两人做梦没想到祸从天降,躲闪的念头都没有,却被长箭贯穿了后背,仆倒在地。

    “跟我来。”萧布衣这刻身边除了舒展威,已经聚集了数十官兵和百姓,见到众人越聚越多。催马前行。他这一弓四箭之法神乎其技,杀人即是利落,又是震撼,宛若当年虬髯客的风范。百姓官兵敬如天人,群情振奋,盗匪却是如同见鬼,心惊胆寒。

    可毕竟能敢入东都抢掠的盗匪都是亡命之徒,轻易不会害怕,又有数人嘶吼冲上来,目标却是对着萧布衣。舒展威大喝道:“保护萧将军!”早有兵士上前持枪抵抗,萧布衣并不理会近身的盗匪,转数又是四箭飞出,射杀了四名远方地盗匪。

    百姓见到马上地萧布衣沉稳绝伦。转瞬之间已经杀了盗匪头领孟让,射杀了八名悍匪。不由齐声高呼,“萧大将军!”伴随着百姓的齐声大喊,萧布衣长箭再射,转瞬又有四名盗匪倒地。

    他出箭杀人有如杀鸡,盗匪远远见到,终于露出惊惧之色,他们可以拼命。可碰到这种无敌之人。却还是不想送死。

    “萧大将军……萧大将军……杀!”

    百姓的呼喝声惊天动地的传开,萧布衣心中那一刻热血。再抽四箭射出去,又中四人!

    “萧大将军……萧大将军……再杀!”

    那一刻四面八方聚拢来的东都百姓仿佛燃烧了起来,喊哑了嗓子,双目喷火的跟随,虽是赤手空拳,却觉得跟随萧布衣身后勇不可挡!

    盗匪数百人之多,本来纵横驰骋,不可抵挡,可百姓兵士跟随在萧布衣的身后,已经变成了人墙,虽无阵法,但是气势汹涌浩瀚,盗匪竟然不敢再催马过来。

    萧布衣转瞬之间再射两轮,射杀了二十四名盗匪,跟随百姓已经群情,战意高涨,嘶吼道:“萧大将军……萧大将军……杀、杀、杀!!!”

    百姓上涌,盗匪禁不住地后退,虽是人数还是相若,可气势却是远远的不及,他们这才发现,一直认为是鱼肉的百姓愤怒起来,如同火山地震般,不可抵抗。

    众兵士也是热血,早就将冲来的盗匪杀死,奔向萧布衣地盗匪,甚至还没有到了萧布衣的身边。

    萧布衣还想再杀,可等到再取羽箭之时,才发现长箭已无。

    他这种射法霸道无伦,可使用起来也是极为浪费,舒展威不以弓箭擅长,虽带了弓箭,但两袋长箭不过装了二十四支长箭,萧布衣连杀二十四名盗匪,正好用光。

    见到百姓怒吼,萧布衣伸手向前一指,长声喝道:“保家卫国,男儿本色……”

    他潜运内劲喝出,场面虽是混乱无比,众人却都听的清清楚楚,百姓为之安静片刻,萧布衣却已经大喝道:“东都儿郎们,拿出你们的本色,是时候让鼠辈们见见你们的怒火!冲过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他声音才落,舒展威已经跟随喝道:“萧大将军有令,冲!”

    舒展威一马当先的冲出去,官兵冲出去,百姓们也是跟着冲出去。怒吼的人流化作凶猛的野兽,惊涛骇浪般的向盗匪们扑了过去,反倒把萧布衣撇到了最后。

    兵士百姓聚集的越来越多,用枪刺、用刀砍、用拳头、用牙咬,有地甚至拿个花盆冲上去殴打,盗匪片刻之间已经落入重重包围之中,嚎啕惨叫,大叫救命。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温顺有如绵羊的百姓反抗起来简直比猛虎还要凶猛,比豺狼还要狠毒!

    可愤怒地人群哪里会手下留情,随手操起个东西,用木板拍,用铁棍打,用脚踩,数百盗匪被包围其中,惨不忍睹,东奔西窜。

    萧布衣望见汹涌愤怒的百姓,知道已经不需自己出手。

    刺杀孟让,射杀盗匪,连杀二十五人,他少有如此的大开杀戒,却没有让他感觉到丝毫的疲倦,相反体内精气流动。跃跃欲试。知道这股怒火此刻不能熄灭。一定要继续燃下去,燃过通远市、燃烧东都、燃遍中原天下。

    推波助澜决不能半途而废,这个机会他等了很久,一定要做大做壮。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向花圃的方向望过去,只见到零落花瓣,满是寂寞。只有香如故。黑衣女子杀了两人后,却没有再动,她面前有着一盆洛阳红,倒是完好无缺。

    她站在洛阳红前。火光的妖艳,洛阳红的娇艳都是挡不住,她骨子里面地淡漠。对于眼前地豪情,激情她无动于衷,甚至在她看来,一些人地生命,甚至抵不住一盆洛阳红!

    无暇再去琢磨黑衣女子地心思,萧布衣知道自己还要继续前行。数百本来彪悍如虎的盗匪已经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世情就是如此,丑恶横行不过是欠缺一个站起来之人。呻吟声、求饶声、呼救声充斥耳边,鲜血赛过洛阳红。可盗匪却慢慢的少了,稀了,直到最后一个盗匪被百姓打的筋断骨折,舒展威这才长舒了口恶气,回首道:“萧将军……我们还要做什么?”

    萧布衣在他们围剿盗匪的时候,却还是注意到盗匪没有从四面八方涌入进来,这说明瓦岗眼下最少还没有到全力攻打的时候。孟让能来。不过是试探之兵或者是从哪些缺口杀入。想到这里。萧布衣长呼声,“先去救援上春门。”

    他催马当先。绝无惧意,百姓官兵闹哄哄的跟在后面,群情汹涌。从通远市而过,路过各个街坊地时候,越来越多的百姓涌入进来,越来越多的官兵闻讯赶来,只有着一个目标,跟随萧大将军,将来犯盗匪赶出东都,卫护家园,保护一家老小!

    萧布衣凭借一己威望和能力鼓动东都百姓官兵的时候,千里之外地李渊也在做着人生重大的决定。

    檄文早就在造反前通告了晋阳附近的各郡,这本来就是有预谋的一次行动。

    为了这场行动,李渊已经准备了数年。在东都的时候,他还是想保命,从来没有想到过什么帝王伟业。可到了太原之后,他开始准备退路,野心小心翼翼的膨胀。当然没有谁开始就想着做皇帝,李渊也是先求自保,再看发展,然后决定日后之路,进取关中对他而言,当然是好棋妙招,他实在比太多人多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在杨广当权的十数年,不少时间都是在山西掌权。先是在北部的楼烦当太守,后又变成河东的抚慰大使,如今又成了太原留守。对于这片土地苦心积虑了这么多年,他熟悉地不能再熟悉。

    他在这里造反,心中有底。

    自从他发布檄文,宣告驱除盗匪、安定隋室江山,所有的一切暗地联系都被摆到了台面,无数地旧阀势力都是争相依附,他对这些人都是礼而待之,这些人对他当然也是有心依托,希望乱世中保家族的平安,声势中再求发展。

    像李密那种人虽是势大,可这些人没有一个看好他能夺天下。道理很简单,谁都不相信泥腿子能代表士族的利益,这就像士族永远轻视泥腿子一样。唐国公出身阀门,山西颇有威望,正是他们依托的好对象。

    温氏兄弟也是抱有这种念头的阀门旧家。温氏是关东士族,北周、北齐之时很有威望。温氏兄弟有三,温大雅、温大临、温大有!除温大临现在远在幽州外,温大雅、温大有都在太原。这三兄弟都是太原左近的饱学之士,当年做出空梁落燕泥一诗的内史侍郎薛道衡就称这三兄弟皆有卿相才也!不过薛道衡因为有才被杀,这三兄弟也就一直郁郁不得志,但这并不妨碍李渊对他们器重有加。

    参与会议之人除了有温大雅、温大有外,裴寂、刘弘基、殷开山、刘政会、李建成和李世民也是悉数在场。

    这次会谈可以说是李渊起事地第一次军事会议。在成功铲除副留守王威、部将王康达,挤走李靖后,李渊知道眼下举事刻不容缓,迟则生变。

    可他所有地一切早就谋划了数年,接下来的都是按部就班而已。

    裴寂本来一直都是默默无闻,这次却是高居首座,不是因为他有卓越地战功,而是因为他以晋阳宫米九百万斛、杂彩五万段、铠四十万枚支援李渊出兵,这无疑给了李渊最有力的支援!当然李渊重用裴寂除了私谊公事外。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原因。裴氏乃河东大阀,当初北周兴起、裴氏就是功不可没,李渊拉拢裴寂,内心中当然也希望自己日后占据关东,进取关中,能够故技重施。

    这些参与第一次军事会议之人都算是李渊的心腹重用之人,可唯独没有刘文静。

    刘文静其实一直以来功劳甚伟。最少他一直鼓动李世民造反,又通过李世民接近了李渊,而且出动出面拉拢的突厥,不但让李渊暂时没有北疆之忧。还为他求得了马源,可以说策划图谋都算诺大地功劳。可对于刘文静,李渊内心却有种说不出地感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刘文静这人出身不明,每次李渊想到这里的时候,都有种如狼在侧的感觉,但是他还是需要刘文静,再加上儿子李世民和刘文静关系甚好,所以表面上还对他恭敬有加。

    撇开心事。此次会议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来取西河郡!李渊命刘政会等人沿途各郡发布檄文,唯独西河郡郡丞高德儒不从,割了发布檄文之人的耳朵,骂李渊是乱臣贼子,高德儒和李渊素来不和,这些早在李渊的意料之中,西河郡在太原西南近两百里之地。是他南下地要道。当然首先要打通!

    而此战李渊是势在必得,因为对大军南下的士气影响重大。可建成虽是稳重,却缺乏指挥兵将经验,世民更不用说,急勇好进,自己这点经略天下的资本还不够他来挥霍。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现在是开始磨练他们的时候,但眼下他们只可挂名去讨,却绝对不能冒险去指挥,要是败了,后果严重。想到这里,目光落在温大有和殷开山地身上,李渊沉声道:“大有,此次行军关系重大,我们兵马不多,建成、世民所率兵士实为我等以后经略天下的资本。他们年少,阅历不足。军中之事,还请大有弟、开山兄多多提点……”

    温大有、殷开山站起施礼,“唐公有命,吾等当竭尽心力。”

    李渊的目光又落在刘弘基身上,诚恳道:“刘将军勇猛无敌,此战身为主将,务望多多点醒建成、世民。”

    刘弘基站起道:“唐公过奖,刘某当尽力而为。”

    李渊见到三人对他都是恭敬,稍放心事,这才望向李建成和李世民道:“建成、世民,你二人年少,不懂得带兵打仗,虽是挂名正副统帅,此仗定要听从温先生指挥,具体细则则由殷先生来定,若是违反军纪,当军法处置。”

    他言语中不怒自威,李世民有些撇嘴,李建成却是当先跪下道:“孩儿谨遵父亲所言,当听从几位先生的吩咐。”

    “世民,你呢?”李渊不放心的问道。

    李世民只好跟随说道:“孩儿不但谨遵父亲所言,还要听从几位先生的吩咐,更要听从大哥的吩咐。”

    众人笑,稍微紧张的气氛化解无踪。李渊等到众人离开后,这才把二子单独召集在一个房间,语重心长道:“建成、世民,此事事关重大,甚至关系到关中之基,你等定要谨慎从事,切不可急躁。此刻乃你们树立威信、建立功名之时,希望好自为之。”

    李建成点头称是,李世民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突然道:“爹,姐怎么还不回来,你不是又派人去通知了吗?”

    李渊皱起了眉头,“的确有点奇怪,元吉说采玉不回转,我只能让老仆又去通知,可现在老仆都没有了消息,实在让人担心不已。”

    李建成忧心道:“采玉、柴绍都是爹的好帮手,爹现在起事,只怕消息很快就要到了东都,我只怕他们再不离开,就会有杀身之祸!”

    李渊忧心忡忡,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方法,李世民皱眉道:“爹,我早说亲自前去,可你不让。”李渊烦躁地摆手道:“这个不孝女。我权当没有这个女儿!”

    “可是除了采玉。还有其他人……”李建成忧心道。

    李世民突然道:“爹,如今事急,请允许我让史万宝前去通知,若真的有事,还能援手。”

    李渊轻叹一声,“如今只能如此了,世民。你马上去办。”这些都是东都东北角地城门。

    上春门、喜宁门都是外城要道,纵横交叉。和内宫关系不小,素有重兵把守,城防很具规模,盗匪急切间攻打不入。等到萧布衣带兵士百姓前往支援的时候,欢声雷动。

    早有守城门的兵将前来请示,皇甫无逸不把萧布衣放在眼中,可在兵将眼中,东都危机关头能站出来抵抗盗匪的才是真正的将

    萧布衣地威名其实他们也是知晓,可萧布衣自入东都惊鸿一现后,再不露面。不免让他们心中嘀咕。可这时见到萧布衣带着兵士百姓来支援,又听说他们将入城盗匪歼灭。萧布衣亲自诛杀巨盗孟让,不由大为振奋钦佩。早有兵将请萧布衣登城视察敌情。萧布衣登上城头望上去,只见到外边盗匪虽众,却并没有太多地攻城工具,心中稍安,知道眼下不过是瓦岗地一次试探。他在镇守襄阳之时,也和徐世绩等人研究过守城之法。这会吩咐下去。倒是头头是道。

    如今外城之中,他算最大。又因为亲自抗击匪盗,守城地隋兵倒也服他。

    萧布衣到了辉安门,才发现这里防御最为松弛,只是在土墙上开个缺口,孟让的骑兵却是从这里径直杀入,本来多半想从这里杀出,却没有想到死在萧布衣地手上。

    萧布衣吩咐百姓暂时将这个出口用砖土堵住,禁止出入,心道暂缓一时是一时,又让兵士在通道上布上荆棘铁刺,吩咐数百兵士把守,万一有什么险情,击鼓传警。他也知道这种措施实在粗糙,东都所有的防备都是集中在内城,这种防备挡得了一时,挡不了一世。可百姓却都是知道这是关系到自身的性命,都是奋勇担土。人心齐、泰山移,很快所有吩咐全部做到。

    无论兵士、将领还是百姓都是望向萧布衣,舒展威抢先问道:“萧大将军,我们现在做什么?”

    他在萧将军地称呼上加个大字,不这样不足以表示心中的尊敬。这也是萧布衣还年轻,不然就尊称为萧老将军了。一路上他只见到萧布衣斩贼的利落,处事的从容,吩咐地果断,早就佩服的五体投地。心道这样的大将军为何朝廷不用,若是萧大将军出马,三万东都精兵何以尽丧贼手?朝廷上的争名夺利他们不知,可舒展威只是明白,这里有他的父老妻儿,这里有他的兄弟姐妹,东都不能失,东都的希望就在萧布衣的身上!

    萧布衣见到身前的兵士百姓人山人海,一眼望过去,长街尽头都是人头攒涌,心中感慨,沉声道:“东都的儿郎们,你们辛苦了。”

    他没什么大口号,只是简单地一句,东都百姓热泪盈眶,山崩海啸般的回道:“萧大将军……辛苦了。”百姓眼光最是明亮,谁在东都最急迫地时候站出来,他们永远铭记。

    萧布衣少做这种蛊惑人心的演说,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等到余音稍歇,这才轻叹道:“今日盗匪……”他话音未落,有兵士最外高叫,“萧大将军,有紧急军情禀告!”

    萧布衣微愕,心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诺大的权利,兵士居然向他来禀告军情?百姓自动的闪开一条道路,有兵士急急的奔跑过来,单膝跪倒道:“萧大将军,回洛仓已被瓦岗占据!兵士紧急入内城禀告,我却来这里通知萧大将军,请将军定夺!”萧布衣暗自凛然,心道瓦岗如今真的势不可挡,李密此人所有的事情看似急迫,却是按部就班,层层紧逼,自己若不借东都之兵消耗他地势力,后果堪忧。

    百姓哗然,舒展威大急道:“大将军,大事不好,回洛仓乃东都命脉,此仓一失,东都不足月余地口粮,如何能守?请萧大将军定夺!”

    他单膝跪倒,满是殷切的眼神,在他心目中,萧布衣已是东都地救星,只盼他能想个法子。

    舒展威跪倒,众兵士跟着跪倒喝道:“请萧大将军定夺,救助东都!”

    接着兵士的就是百姓哗啦啦的跪下,高喊道:“请萧大将军救救东都!”

    萧布衣心道我不是神仙,如何能变出粮食来?知道这时要说些什么,沉吟片刻才道:“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卫护东都,夺回回洛仓……”

    “请萧将军出兵夺回回洛仓。”舒展威大声道。

    百姓兵士跟着道:“请萧将军出兵夺回回洛仓!”声音铺天盖地,震撼东都。

    萧布衣苦笑道:“其实今日我率领你等,已经不符朝廷的规矩,要想出兵,我只怕有心无力……”

    突然有个百姓跳起来,正是茶楼的那个伙计,他一路追随,这刻才冒出来。径直冲过来跪倒道:“萧将军,张小牛不过是市井之徒,家人被盗匪害命,知道盗匪入东都后百姓之苦!我知道张小牛人微言轻,更知道萧将军不能出兵,多半是因为奸臣当道。张小牛没别的本事,只有一颗头颅,一腔热血。砍下来,十八年后还是汉子!今日敢说出这种话来,马上死了也值得!萧将军,我愿意追随你左右抗匪,略尽微薄之力。现在我就去跪在内城前求越王让萧将军领兵,要杀要剐,随他去吧。”

    他说完这句话后,豁然站起,就要转身冲出人群,却被萧布衣一把拉住。

    萧布衣目光明亮,含泪道:“要去,我和你一起去!”

    他只是平淡的一句话,张小牛听到,眼泪却是刷的流下来,哽咽道:“好,谢将军!”

    百姓听到二人的对答,不由动容,静寂片刻后,舒展威上前两步施礼道:“虎牙郎将舒展威愿随萧大将军请兵!”

    “好!”萧布衣用力一拍他的肩头,沉声喝道:“都是汉子!”“虎贲郎将管出尘愿随萧大将军前往请兵。”又一兵将站出来沉声喝道。

    “折冲郎将韩震愿随!”

    “雄武郎将沐良雄愿随!”

    “东都崔家崔望松愿随……”“东都高家高梦龙愿随……”“龙凤茶楼李贵愿随……”

    一时间站出来的有将领、有兵士,有士族大家,更有寻常百姓,远方的百姓也是高呼起来,“东都百姓愿随萧将军请兵!”

    呼喝万千,震撼天地,萧布衣热泪盈眶,高声道:“好,我们这就去请兵,然后把瓦岗打他娘个落花流水!”

    萧布衣一人前行,东都百姓浩浩荡荡跟随,汇成洪流向前行去,不可抵挡!续请求保底月票,请求推荐票。

    推荐榜咬的很紧,朋友们,继续砸票吧,什么票都要,多谢!!!

    另: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