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二三节 隐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李渊这时是打着匡扶隋室的旗号,当然不敢自称皇帝,甚至对外也说不过是要尊杨广为太上皇,立代王杨侑为皇帝。

    他这掩耳盗钟的用意算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裴寂见到李渊打着这种旗号,和众人商量,谨慎起见,就尊称李渊为大将军。李渊觉得这个称呼不错,也就接受了这个称号,置大将军府,然后当务之急提升首义功臣。李渊深得为官之道,知道这些人跟着自己,一是依附,另外的目的当然也是建功立业,这时候封赏不必小气,给个官就好,反正也不用给什么俸禄。

    看了眼名单,李渊见到众人都是望着自己,就把名单铺到桌子上,微笑道:“其实我何德何能,得众位的厚爱,这份名单是裴寂和我一块草拟,大伙看看,若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可以提出。”

    温大雅等人却不去看,只是微笑道:“我等辅佐唐公,当求为天下着想,功成身退,这名声什么的,也不放在心上。”

    李渊让裴寂把名单念了下,众人皆有官坐,算得上皆大欢喜。裴寂为长史,刘文静是司马,温大雅、唐俭为行军记室,刘弘基、长孙顺德却为统军。李建成因为此次军功,封为陇国公,左领军大都督,李世民也因为西河战役,被封为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两个儿子可以各设置官府幕僚,自然要广纳贤士。李渊的用意昭然若揭,重用之人当然还是亲人,重点扶植两个儿子为左膀右臂,念到这里的时候,用衣袖揩拭下眼角,哽咽道:“若是玄霸在此。也是个将军了。”

    他伤心不是因为儿子过世,而是想起如果李家还有李玄霸,争夺天下也不用遮遮掩掩,更不用害怕什么萧布衣了。

    众人见到李渊泪眼婆娑。都是唏嘘。安慰道:“玄霸虽死。可建成、世民都成大器,唐公莫要伤心了。”

    李渊收了眼泪,欣慰的又和众人商量入关大计。很多事情急不来,很多事情也要慢慢来,招募兵士亦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准备训练也需要时间。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让习惯拿锄头的手去拿枪。还是需要稍加训练,不然一击即溃,还不如不招募。

    众人商议的热火朝天,出谋献计,李渊一一采纳。正商议地功夫,有护卫前来通禀,说刘文静求见。李渊微有喜意,连忙道:“快请。”众人都知道刘文静眼下是负责联系突厥马匹,知道他前来,都是精神一振。

    刘文静走进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个突厥人。

    突厥人神色傲慢无礼。视众人于无物。刘文静微笑介绍道:“大将军。这位是突厥的柱国康鞘利,此次应大将军之情。带可汗的书信和千匹战马前来交易。”

    李渊慌忙站起,恭敬地施礼问,“可汗安好?”

    康鞘利瞥了李渊一眼,望向刘文静道:“这就是唐王吗?怎么和老太太一样?”康鞘利中原话说地颇为流利,他说完话后,哈哈大笑,李世民怒不可遏,就要上前,却被李建成一把拉住。

    李渊微有尴尬,心道始毕可汗巴不得他称王取代杨广,这才让手下称呼自己为唐王。自己现在想要称王远远地不是时候,至于对老太太这种称呼之辱,却还能心平气和,心思转念间堆上笑容,轻描淡写道:“柱国真的会开玩笑。”他客气的请康鞘利上坐,没有想到康鞘利不懂礼数,环视众人一眼,径直坐到高位上。李渊没有让手下退下,不过是为了显示对康鞘利的尊敬。接过始毕可汗的书信看了眼,内容不出意料,还是让他称王后扶植,同时说康鞘利不过是先头部队,先带马匹来交易,至于突厥出兵多少,那就由李渊来决定。

    “不知道柱国这马儿,要价几何?”李渊恭声问道。

    康鞘利大声道:“一两黄金一匹马儿。”

    众人都是变了脸色,心道这还不如去抢,刘弘基早就看他不顺眼,冷冷道:“你不如去抢。”

    康鞘利反倒哈哈大笑起来,“如今只怕唐王想抢都抢不到吧,你不买,有大批的人想要买。”他霍然起身,李渊慌忙伸手拦住,陪着笑脸,“柱国莫要生气,不是我们不买,而是因为我们手头上并不富裕。这样吧,柱国远道而来,当然不能空手而归,不如我们先买下一半战马,建成……”他使了个眼色,李建成早早的奉上个托盘,上面有两锭金子,李渊微笑道:“这是我们对柱国地一点心意,还请柱国笑纳。”

    康鞘利听到李渊只买一半马匹,本来颇为不满,可见到李渊送来两锭金子,足足有几十两,不由眉开眼笑。心道这中原人不会算账,这两锭金子又可以买不少马儿,白送过来实在可笑。李渊吩咐李建成陪康鞘利去选马,二人甫一离开,众人纷纷站起道:“唐公,战士缺马,若唐公真的无钱购买马匹,我等愿意出资。”

    李渊满是感动,看了刘文静一眼,轻声道:“诸公好意我是心领,可突厥人马匹多,却是好利,我们这次全盘买下的话,他们就会源源不绝的送过来,价格也不会降低,以后想买也是买不起。如果我们这次少买,他多半会认为我们真的贫穷,对马匹也不是急用,下次再谈地时候,当会降低期望。”

    众人恍然大悟,都是纷纷称赞李渊不但有霸主之威,而且还有商人精明的头脑。

    李渊并不得意,却是拉着刘文静的手道:“文静,我看请突厥出兵,还是需要你亲自前往。”

    刘文静点头道:“为唐公出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渊欣慰道:“其实文静也应该知道,突厥人南下对黎民百姓来说是大害,可我们请突厥兵并非是想危害中原。而不过是想让刘武周、薛举他们看到,我们也和始毕可汗关系不错,势力也是不容小窥。再说始毕可汗如果肯出兵,多半不会再大兵南下。对于边陲安危也是至关重要。可请太多的突厥兵不好应对。只要几百人即可。这其中的详细利害,我想文静应该清楚,到时候再去找可汗请兵当会随机应变!”

    刘文静眼中闪过古怪,转瞬恭敬道:“唐公此心让人感动,我马上再赴突厥,定当不辜负唐公的厚望。我现在就去,当不会耽误唐公起兵。”

    李渊轻轻叹息一声。握住刘文静的手道:“那有劳文静了。”

    等到众人纷纷辞别回转,李渊这才有暇坐下来休息片刻,四下望过去,发现李世民居然不在,不由有些诧异。摇摇头道:“这个世民,没有一刻定性。”

    坐在空空荡荡地留守府中,略微感觉到有些孤单,可双眉总是不能舒展,显然在想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建成匆匆忙忙地回转,“爹。马匹选好了。康鞘利我也安排妥当了。对了,刘文静又要去突厥?”

    李渊缓缓抬起头来。“建成,刘文静这个人地背景你调查清楚没有?”

    李建成微愕,转瞬摇头道:“孩儿无能,只查出他当晋阳令之前,一直在草原游荡,而且好像还和可敦有点关系。孩儿打听到,他对别人说是彭城郡望刘氏后裔,不过具体是否,也是不得而知。”

    “彭城刘氏?”李渊喃喃自语,“那可是汉高祖刘邦地后裔。”

    李建成笑了起来,“爹,现在天下姓刘的人多半会对此郡望牵强附会,做不了准!”

    李渊冷哼道:“就算是假的,也是说明这人野心勃勃,以汉高祖自诩。”

    李建成愣住,“爹,你说他对我们怀有贰心?”

    李渊半晌才道:“我总觉得这人野心勃勃,总是藏着什么心事。若是论功劳,他其实和裴寂一时无二,他只凭一己之力就能帮我们联系突厥,消弭隐患,可若真地心有贰心,我们可是养虎为患了。”

    “爹,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李建成皱眉道:“刘文静就算怀有异心,可他对我们毕竟还有大用!”

    李渊沉吟良久,“建成,爹老了……”

    李建成有些惶恐,“爹,如今我们大事才起,你怎么能轻易言老?在孩儿眼中,爹你永远都是高人一等,雄心勃勃。”

    李渊嘴角露出微笑,“建成,你成熟稳重,远较世民让为父放心。无论爹如何不服老,可我毕竟是年过半百之人,这大隋地天下虽乱,可要想一统中原,都不知道还要多久。爹这一辈子,都是在平庸不得志地日子中渡过,老了老了,反倒有了雄心,倒也可笑。可我趁还能谋划这几年,当求为你打下良好的根基,爹这位置,迟早都是你的。”用手轻轻拍拍李建成的肩头,李渊踱步远望,沉声道:“建成,我等借突厥兵南下,实在是因为迫不得已而为之,若是事成,难免会遭世人非议。若真的能一统天下,成不世之基业,也算是人生一污垢。可所有的非议都会在爹和刘文静的身上……”转身望向儿子,李渊微笑道:“爹只让刘文静联系突厥其实就有了打算,无论他到底是何居心,事后都是容不得他!等到功成,爹定会杀了此人,以平世人之口!至于你,只要等待即可。”

    李建成目光中有了讶然,更多地是感动,“爹……”

    李渊轻叹道:“建成,今日我对你说出心事,知道你断然不会让人察觉异常,你要谨记为父之言,对刘文静这人随机应变!至于世民,这件事勿要告诉他,我只怕他还藏不住心事。”

    李建成点头,就听到门外脚步声急促,扭头望过去。李世民匆匆忙忙走进来,脸色有了异样,低声在李渊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李渊一直都是淡静,听到李世民的低语勃然大怒道:“此事当真?”

    “爹,我怎么会拿家人的性命开玩笑,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李世民焦急道。

    李渊快步向外走去,见到二子跟随。摆手道:“你们都不要跟我去。”

    李建成和李世民都是听言止步,李建成疑惑问,“世民,到底怎么回事?”听到李世民说了几句话。李建成也是脸上变色。跺脚道:“元吉这次可坏了大事!”

    李渊健步如飞。一直到了李元吉的房间前,众手下见到唐国公头一次如此匆忙,都是脸上变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李元吉地房间内传来戏谑笑声,李渊一把推开了房门,李元吉正搂着个女人,见到有人推门。怒然抬头道:“谁这么没有……”

    话音未落,惶惶站起道:“爹……你怎么来了?”

    李渊望了那女人一眼,沉声道:“让她出去。”李元吉慌忙让女人出去,等到关了房门,赔笑道:“爹。这个女人……”他话音未落,李渊已经一记耳光抡过去,李元吉抽手不及,转了几圈,扶住了桌案。李渊还不解恨,又是一脚踢了过去。李元吉翻身摔倒,满是惶恐。惊叫道:“爹。我做错了什么?”

    李渊伸手拔出佩剑,已经指住李元吉的咽喉。“你这畜生,我说采玉怎么还不回来,原来是你在作祟!”

    李元吉脸色大变,眼珠转了几下,慌忙道:“爹,你千万不要被别人所骗。是李世民那小子捣鬼,说我坏话对不对?”

    李渊长剑探出去,抵住李元吉地喉下,“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你若说谎,我现在就杀了你!”

    李元吉头一次见到父亲如此震怒,亡魂皆冒,哭丧着脸道:“爹,不关我事,是柴绍捣鬼!”

    “畜生,李家迟早要毁在你手!”李渊只是沉吟片刻,就已经猜到前因后果,重重的一脚踢过去,转瞬离开了房间。

    李元吉浑身发痛,坐在地上望着李渊远去,脸上现出恨意,“李世民,一定又是你小子捣鬼,我不会绕过你!”

    李渊从李元吉房间走出来,回到二子面前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冷静。

    对李渊来讲,愤怒永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关键是怎么补救。现在三人都已经知道,柴绍不想李采玉回转,李元吉却并没有传达李渊的命令,柴绍给了李元吉些好处,二人一拍即合,这才让李采玉等人迟迟没有消息。李采玉偷偷派了两个下人来征询李渊地意见,第一个人却还是被李元吉糊弄回去,第二个老仆聪明些,终于先去找了李世民,这才将让李世民知道了前因后果。

    “爹,我去东都。”李世民建议道。

    李渊脸上露出苦笑,“万万不可,世民、建成,你们现在都是爹唯一地依靠,若是再出事情,那如何了得。再说现在我们就要南下关中,也是你们建功立业之时,更是不能轻易离开。”

    “那难道置东都家眷于不顾?”李建成有些着急。

    李渊摇头道:“当然不能,现在不知采玉怎么样了。我现在马上让长孙顺德带金银珠宝前去,长孙家族在东都颇有影响能力,若真有危机,或可挽救这件事情。世民,你马上去找无垢,长孙顺德商议此事。”

    李世民道:“爹,我找你之前,也联系了长孙顺德,马上可以出发。”

    李渊点点头,轻叹道:“只希望现在不要太晚。”着棺材前往皇城地时候,心中不知道什么感觉。百姓夹道欢迎,欢迎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和救星。可这次却没有尾随跟从,一来抬着口棺材实在有点吓人,二来也是因为萧将军不让他们跟从。

    萧将军说地话,每句话他们都会听。

    李采玉这几日心绪不宁,总觉得要有大事发生,见到萧布衣等人抬棺路过的时候,望了良久,这才扭过头去,叹口气,想要回转府邸。

    突然下意识的向一侧望过去,见到个汉子扭过头去,脸色和锅底一样,愣了下,觉察到汉子好像一直望着自己,又觉得从来没有见过此人,只见汉子跟随萧布衣的队伍前往内城,李采玉摇摇头,暗笑自己疑神疑鬼。

    这时一个老仆匆匆忙忙的赶到,低声道:“小姐,大事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