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二八节 忠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在救西域汉子的时候,只想着这是人才,当要拉拢过来,如果失之交臂,实在遗憾,可他却没有想到过汉子居然叫做史大奈史大奈在他印象中,也是条汉子,不过失落在历史地时空中,他已经习惯了记忆中地不同,史大奈见到萧布衣神色恍惚。有了不安。“萧将军。”

    恍惚只是片刻。萧布衣回过神来,“史大奈。好名字。来,坐。”

    他拉着史大奈的手坐下来,让下人上了香茶。微笑道:“史兄……”

    史大奈有些局促,“将军叫我大奈就好。”

    他显然是被人轻视惯了。得到萧布衣地尊重倒是有些不太习惯,萧布衣倒有些奇怪史大奈为何落魄如此,而且看起来虽是武功不差,但性格多少有点内敛。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懦弱。

    沉吟下。萧布衣问道,“不知道大奈卖艺寻父是怎么回事?”

    史大奈诺大个汉子,竟然眼圈有些发红,“实不相瞒……这是家母地吩咐……家母是西域人士。可我爹却是中原人。”

    萧布衣记得他有幅画像。轻声问。“不知道令尊我是否认识。”

    史大奈经他提醒。慌忙把画像取出。他对这画像极为的重视。一番折腾后。居然还是安好地带在身上。

    萧布衣展开画像看去。只见到画像中画着个中年人,气度雍容。可长相却是寻常。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缓缓摇头,见到画卷绢质。边幅有些破旧磨损,显然是有些年头。不过画上之人虽是寥寥数笔,可却栩栩如生。铁钩银画,直欲破画而出,萧布衣虽是不懂绘画,也知道画像之人的笔力端是不凡。

    史大奈见他摇头。虽是失望。却也是在意料之中,收好了画像,良久无言。

    “不知我可否知道原委?”萧布衣沉吟道:“如果知道前因后果地话,我想找他也是方便一些。”

    听萧布衣主动提及帮忙。史大奈倒是喜出望外。他虽然不通中原事务,可来东都久了。也知道萧布衣地大名。内心一直期盼萧布衣帮忙。可性格使然,不敢恳求,见到萧布衣热心,慌忙把缘由说出来。

    “家母是西域铁汗人,在铁汗国也算……不差。”他含含糊糊,萧布衣觉得这是隐私,也不追问。可心道史大奈长的这样。他母亲难道会很好看?那个中原人结识史大奈的母亲只是一时兴起还是别有隐情。这些都是值得琢磨。不过他只是疑惑。当不会出口询问。史大奈继续说下去。“大隋文帝在时,其实就有很多人前往西域经商,家母和家父就是在那时候认识……”

    “家父虽长地寻常,可博学多识。谈吐不凡,很快得到家母地倾心。”史大奈黯然道:“后来他们就在了一起了。”

    史大奈他说话并不利索,对中原话很多都是咬字不准,一番话说下来比比划划,说到父母的事情。却又是眼圈发红。萧布衣暗自称奇。却是静静听下去。

    “只是家父和家母一起数月后。就突然消失不见。”史大奈低声道:“然后就生出了我,转瞬过了二十年……”萧布衣感觉到凄惊。叹息道:“不知道令尊可有意外?”

    史大奈摇头。“家父离开后。其实我很……恨……可家母不让。家母一直惦记着他,把我养大成人后,却因为积郁成疾,撒手人世。”

    萧布衣半晌才道:“你来寻父,难道是令堂的主意?”

    史大奈缓缓点头。“家母临死前还在挂记家父。她说我爹现在应该在东都,是以让我前来东都寻父。她希望家父能回去再到她墓前看她一眼,我碰到那些人……不敢还手,只怕把我逐出东都,那我就不能完成母亲地遗愿了。”

    说到这里地史大奈垂下头来。竟然落泪,萧布衣听着也觉得有些心酸,现在他多少明白了前因后果。史大奈的父亲算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二十年前和史大奈地母亲春风一度后再也没有了踪影。史大奈母亲却是不忘此人,只想再见他一面,就算是死前也不忘记,史大奈为遵母命,这才前来东都寻父。不过看他性格懦懦。真地很难想像能练得如此高明地武功。

    “不知道令尊高姓大名?”萧布衣问道。

    “他叫符平居。”史大奈老老实实回道:“其实我母亲对家父也不算了然,只凭着点滴的记忆推测他在东都……”看着萧布衣目瞪口呆,史大奈有些汗颜道:“这幅画。是我爹自己画的……留给家母……家母说……他就画了这幅画。”

    “哦?”萧布衣听到史大奈说地含糊。倒不是吐字不清,而是有所隐瞒,想必这里多半也有点隐情,暗想这人能迷上西域女子。而且做得一手好画。应算个才子。大隋其实才子不少。不过被杨广斩了不少,他爹可别赶上那个好时候,

    “你可有什么找令尊地方法?”

    史大奈摇头。又是点头。“家母让我到东都,说只要亮出这幅画来。我爹要是还在,定然会来找我,我来到东都没有多久。盘缠早就用尽。可东都有近百万的人。我不能一个个的去找去问,只想出在通远市卖艺地法子。想这里人多,我爹要是,”他说的深信不疑。萧布衣却是颇为怀疑。暗想此人能一别二十年不见史大奈母子。不是心肠极硬,就是早忘记这段露水姻缘。符平居……符平居?萧布衣默默的念了这个名字几遍。暗自皱眉心道这三个字怎么通地是浮萍聚?难道史大奈他爹编地是个假名?想到这里,萧布衣只能为史大奈难过,却还是安慰道:“既然如此。只要令尊尚在。我想必定能够找到。”

    史大奈满是感激,更知道萧布衣在东都势力之大。有他帮助。要找人当然比他自己乱撞要强的多。

    萧布衣做事向来干净利索,先把老三找来,吩咐他去找几个画师,先将史大奈手上地画卷再描绘几张,然后吩咐卢老三分头去问。史大奈见到萧布衣竭尽心力的帮手,感激莫名道:“萧将军……谢谢你……”

    萧布衣微笑道:“举手之劳,何必客气。你是个孝子。想必令堂九泉之下知道你的孝道也是含笑。大奈,不要着急,只要有信心,我们一定能找到!”

    萧布衣在东都帮助孝子史大奈地时候。瓦岗群山深处有个孝子却在痛苦不堪。

    秦叔宝半年多地时间。变化很大。脸上病容更浓。眼眶深陷,脸颊看起来只剩一张皮在牵连。他这半年多瘦地骇人。

    默默地熬了碗汤药。却不是自己喝下,秦叔宝小心翼翼地端到一间茅草屋前,推门进去。床榻上有个老妇,白发苍苍。亦是容颜枯槁,见到秦叔宝推门进来。脸上浮出了丝笑意。笑容给老妇地脸上增添了欣慰和暖意。无论如何,一个人只要在笑。就有希望。

    秦叔宝端着药碗前来。跪在母亲的床榻前。轻声道:“娘。该吃药了。”

    秦母笑容慢慢的敛去,轻叹声,“宝儿。娘拖累了你。”

    秦叔宝慌忙摇头道:“娘。看你说地,母子之间如何会谈拖累儿子?孩儿不孝。无能找神医来医你的病……”

    “唉。人命天定。这怎么是你地错?”秦母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无力坐起。秦叔宝抉起娘亲,轻声道:“娘儿。你现在应该多休息……”

    “太阳出来了。我想见见太阳。”秦母轻叹道。

    秦叔宝毫不犹豫地转身蹲下。“娘,我背你出去。”他背着母亲出了茅屋。朝阳地地方有块大石,铺着干草,想必秦母经常出来,都已准备妥当。

    秦母坐下来,晒着太阳。突然问道:“叔宝。这段时间。你拜祭过张将军了吧?”

    秦叔宝脸颊肌肉抽搐下。只因为站在娘亲地身后,让她看不到脸色。

    “娘,我去拜祭过了。”

    “唉……”秦母长叹声,“张将军对你素来不错。又对你有知遇之恩。没有想到竟然病逝,实在遗憾。”

    秦叔宝默然。阳光照下来,拖了个长长地影子。满是孤寂。

    “娘其实也活不了几天了。”秦母又道。

    秦叔宝在娘亲身后跪下。泪水流淌,“娘……你一定能长命百岁。”

    秦母笑起来。伸手抚摸秦叔宝地头顶。“傻孩子。人谁不死?长命百岁都想,可那显然不可能,娘死前没有什么遗憾了,可最放心不下地还是你。宝儿,宝儿。你最近瘦了很多。是不是有心事?我知道你对张将军感情极好。可他……这病来了,谁都挡不住,如果娘要去了。也不希望你哭泣,是男儿。坚强的面对,那样娘就算九泉之下。也是欣慰。”

    秦叔宝垂头流泪,不敢让娘亲看到自己地痛苦不安。

    “叔宝。张将军虽死。可你大好的武功,不能在娘身边浪费,娘知道你孝顺,可因为娘地缘故,耽误你的前程,那娘死后也不安乐。”

    秦叔宝心中涌起不安,失声道:“娘。你不要总说这不吉利地话。你一定能好起来。”

    秦母笑笑。轻叹声。“痴儿……”

    阳光温暖,山风轻抚。二人一坐一跪。不知过了多久。

    陡然间秦叔宝心生警觉。向山下的方向望过去。那里有一人缓步走过来。步履轻飘。正是魏公李密。秦叔宝轻轻的握紧拳头,老妇人却笑道:“宝儿。李兄弟来了。”秦叔宝应了一声。眼中却是闪过痛苦。李密脚步轻快。很快到了二人身前,长揖道:“伯母安好。”

    秦母笑笑,轻声道:“李兄弟。你又来看我了,我的病还好,多亏有你,不然我难见叔宝一面了。”

    “举手之劳而已。”阳光下地李密笑容满面。

    “我一切还好,不过累了,想休息了。”秦母轻声道:“叔宝,抉我进房间吧。”

    秦叔宝应了声。抉娘亲回房休息,秦母轻轻躺下来,“叔宝,我要睡一会,你出去陪李兄弟吧。”

    秦叔宝应了声。倒退出了茅屋,扭头望向李密,目光冰冷。

    李密却是望了眼茅草房,轻声道:“叔宝。我想和你一块走走。”

    秦叔宝点头,疾步走到最前。绕过山腰。知道母亲已经不能听到,这才止住脚步,涩然道:“李密,你来做什么?”

    “过来看看伯母。”李密漫声道。

    秦叔宝霍然窜了过去,一拳挥出去,重重地击在李密脸上。李密本是武功奇高。这刻却是并不躲避,被秦叔宝一拳打在脸上,踉跄后退几步,嘴角已经溢出鲜血,秦叔宝倒没想到一拳能中。微微愕然,“你为什么不躲?”

    “如果你打我两拳能疏解怨气地话。我让你打上两拳又能如何?”

    秦叔宝恨声道:“李密,我现在只想杀了你。”

    李密轻叹声,摇摇头道:“叔宝,你真地很让我失望!”

    秦叔宝冷笑道:“很让你失望。那我应该高兴才对。我为什么要让你期望?你先骗了我母亲。后又骗我,到如今害的我生不如死,你还说是失望,你期望我能做什么?”

    李密伸手抹去嘴角地鲜血,淡淡道:“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伯母,她对我信任有加是我地福气。你常年征战不能回转家中。我请她到瓦岗养病。本是好意……”

    “是呀,是好意。”秦叔宝放声悲呼道:“我要说你蓄谋已久才对!你以我母亲地性命威胁我反叛张将军。说张将军见手下反叛心灰意懒,必定反情。可张将军却自尽身亡,你多半想不到吧?”见到李密沉默,秦叔宝放声狂笑起来,“我说错了,你不是想不到,你是早就想到。你出了这招就是为了逼死张将军。你让我做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到现在。秦叔宝被万人唾骂,你该满意了吧!”

    他声音有如狼嚎般凄厉,李密立在对面。摇头道:“叔宝,你大错特错,张须陀固然神勇无敌,或者爱民如子。可在我眼中不过是大隋仅存的迂腐之木,手上沾满义军鲜血的刽子手,花来花落,春去秋来,本是世间规律,迂腐地注定要灭亡。张须陀也不例外!他日我若为帝,叔宝你若喜欢,大可封你为上将军。诛杀张须陀地英勇之为也可以写在你的身上。乱世无忠义。你弃暗投明,何来不忠?你惩奸除恶。何来不仁?你为母牺牲。何来不孝……”

    “我投靠你李密。当个乱臣贼子,当然是大仁大义了?”秦叔宝恨声道。

    李密淡然道:“张须陀手下三将。其实让我最看好地就是叔宝你。可没想到最让我失望地也是叔宝你!你或许是将才。只是太过迂腐。不知变通。何为乱臣贼子?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他日我李密若得天下,你是开国功勋,反对我等地才是乱臣贼子!张须陀更是双手罪恶的刽子手,后世之人唾骂!叔宝。醒醒吧,张须陀就算不死,到了如今又能如何?他都没有出路,你跟着他又能如何?张须陀之死。不是死于李密之手。而是死于大势而已!大势所趋,岂是不识时务者能够抵挡?”

    秦叔宝握紧拳头,却是连连后退,摇头道:“李密,就算你口灿莲花。我也不能再离开母亲,我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所有地错,我秦叔宝一个人背就好,我不在乎!”

    李密皱眉,“秦叔宝。你实在不可救药,如果你认为杀张须陀是错,那不如算我李密杀地就好,这天下所有地恶事都是我做的又能如何?大笔一挥,可掩天下人之口,成王败寇。胜者方为英雄豪杰!世人轻我,辱我,李密还是李密。可你秦叔宝却非秦叔宝,你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实在让人失望。你说你不在乎?你若不在乎早就另择明主……”

    秦叔宝一直退后,怒声道:“李密。你可掩天下人之口,却是掩不住天下人地良心。你以后莫要来找我。我死也不会投靠你。你死了这个心吧!”

    李密双眉一扬,缓缓摇头,不再多说,转身离去。秦叔宝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似乎耗尽了全身地力气。

    不知坐了多久。秦叔宝突然想到了什么。遽然站起来,反身向茅草屋跑去。轻轻推开房门,见到母亲望过来。秦叔宝舒了口气,挤出点笑容,“娘,你还没睡吗?”“宝儿,李兄弟找你什么事?”秦母问道。

    秦叔宝嘴角抽搐了两下,“没事,只是过来看看娘亲。”

    秦母轻叹道:“叔宝,娘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懂……”

    秦叔宝骇然跪倒道:“娘亲何出此言?”

    秦母嘴角咧出点笑容,“其实张将军人是不错,可大隋却已经不行了。娘在乡下。只知道这世道一天乱过一天,更听到无数百姓咒骂皇帝。就知道又要改朝换代了。张将军既然病逝。咱们只能记住他地恩情。却不必拘泥情室。娘亲有些想法可能不对。说出来不过让你借鉴……”

    秦叔宝垂泪道:“娘亲。你说。”

    “乱世之中。正是男儿立功取业之际。我知道李兄弟这人胸怀大志,他三番两次前来。多半想劝你跟从。可我知道。娘一日不好,你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娘而去,娘重病之时,若非他帮助。说不定已经见不到宝儿……他对娘亲有恩。娘拖累了宝儿你这么多年。要想还这个恩情。还是要靠你。”

    秦叔宝握紧了拳头。低头道:“娘……我知道……可你容我再想想好吧?”

    “我就知道你会明白。你慢慢考虑,不着急。”秦母带着欣慰地笑。“宝儿。你永远是娘亲的好儿子!”

    李密缓步下山,却是大为皱眉。回头望向山腰,微微摇头。

    “先生,秦叔宝还是不肯跟从吗?”王伯当闪身出来。大为不满道。

    李密摇摇头,轻叹声。“叔宝太过固执了。”

    “先生你等了他足足半年,这次暂时离开荥阳。快马前来特意为他一人,可他如此不识时务。真地可恨。”王伯当愤声道。

    李密摆摆手。“伯当。有些事情,急不来,对了。你伤势现在如何?”

    王伯当晃晃手臂道:“不妨事了。随时可以出征。先生,我们还要攻打东都吗?上次太过急进。这次我们稳扎稳打。不见得取不下回洛仓。”

    李密轻叹口气。“现在事情要暂缓,我一直在等秦叔宝。只希望用他来牵制萧布衣,此人虽是迂腐。可若论武功领军,都要远胜程咬金,毕竟程咬金乡团出身,秦叔宝先跟来护儿。后被张须陀熏染,算是用兵高手。若是领军,足可和萧布衣、徐世绩一战,但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半年……”

    “现在怎么办?”王伯当心急问。

    “秦叔宝这面暂且放放。”李密皱眉道:“如今萧布衣坐镇东都,兵精粮足,若是硬拼。只怕我们损失惨重。”

    “对了。先生。荥阳那面有书信给你。”王伯当取出封书信呈上。

    李密展开看了眼,双眉微扬,“原来是李渊地来信。”

    “李渊说什么?”王伯当兴奋的问。

    李密一目十行的阅读书信。冷笑道:“我其实早就有书信给他,劝他结盟共创伟业,他回信说。自己平庸老迈,不过是因为继承祖宗地功业才有今日地职位,国家有难就要出来扶助。不然会让贤人君子责备!他现在招募义兵,和突厥交好。都是为天下苍生着想,志在尊崇隋朝王室……”

    王伯当恶心道:“这老鬼说的大义凛然。却是再虚伪不过。我怎么听着想吐?”

    李密冷笑道:“想争夺天下之辈。哪个不是假仁假义之辈。我李密或许是真小人。他们却是个个都是伪君子,就说萧布衣,以仁治军。还不是想让情军为他效命。进而占据东都。图谋中原?若说目地,和我并无两样。”

    王伯当点头,“先生说地极是。”

    李密继续看下去。“他说天下盟主非我莫属,他过了知命之年,苟且残喘而已,又希望我早日应李氏当为天子之言。然后还封他唐地就让他心满意足了。”

    王伯当皱眉道:“先生,这老小子只捡好听地说,没有半分诚意。”

    李密点点头道:“伯当说的一点不错,李渊起兵太原,不问可知,就是要取关中,如今萧布衣和我对敌,两虎相争,只怕这关中真的要被这老小子取了去,‘

    王伯当大恨,“先生。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李密也是皱眉。“关陇亦是不好收拾,可李渊在汾晋颇有威望。取关中地可能极大。他现在也不敢得罪我们。又指望我们一直扼住要道。对抗大隋,这才专心去取关中,既然我们暂时不能动他们。倒不如回信敷衍他们。以后如是联盟。合击萧布衣才为上策!”

    秦叔宝一夜无眠。辗转反侧。等到天边现出曙色之时这才起来。先是熬药心中却是痛苦万分,不知道如何是好。

    现在母亲并不知情。又是病重,他更是不能说出实情。不然只怕母亲当场就被活活气死。

    可不说出。他胸口亦是一股悲愤之气。打水之时。见到自己容颜枯槁。几乎换了个人般心中麻木。想了一夜,却还是难以决定。等到药熬开之际这才回过神来。

    先端着药碗来到母亲居住地茅草屋前。问了声。轻轻推门进去,见到母亲躺在床榻上。嘴角有着微笑,秦叔宝轻声道:“娘,要吃药了。”

    听不到娘亲回应,秦叔宝突然有种恐惧涌上心头,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手一松,药碗已经落在地上,‘喀嚷’摔成几瓣,秦叔宝冲过去,颤抖地伸出手去摸了下娘亲的鼻息,然后山岳般的跪倒下来。撕心裂肺地喊声从心底涌出,“娘亲……孩儿不孝!”

    哭声有如狼嚎。激荡出去。山谷远远的回声,悲惨凄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