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二八节 良臣猛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魏征在萧布衣的后世记忆中,是个很牛皮的人物,他却没有想到这么牛皮的人物,现在不过是做个不起眼的书记。

    书记如果用现代的观念来看,和档案管理员差不了多少。

    转念一想,萧布衣又是释然,大隋并非缺乏人才,而是缺少选拔人才的合理机制。虽是开创科举制度,毕竟还不完善,很多人还是报国无门。再加上朝中七贵掌握着选拔人才的大权,推举的人才却可以说是任人唯亲,像魏征这样抑郁不得志的中下层人才,草莽中也不少见。

    向来都是说伴君如伴虎,萧布衣深有感触。在杨广的身边,就算是他一路青云,也整日提心吊胆,因为谁都不知道杨广何时会发脾气。在皇帝身边做个忠臣不难,可要做个良臣,那是大为不易。裴蕴,宇文述都可以算是个忠臣,却非良臣。因为他们只忠杨广一人,对于大隋的江山却不能算是忠心,这样的下场就是,君王暴戾,自己身后也不免落个骂名,可良臣却是可以身获美名,又能使君主成为明君。

    魏征就是古往今来少有良臣,他可以说是骂出个明君,而他的犯颜直谏也是古今罕见,李世民这个大唐之君就在他的骂声中成长,不敢稍有闪失,对他很是敬畏。眼下看这个魏征,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就已经很有良臣的潜质。

    见到萧布衣的诧异,庞玉不解问,“萧将军和魏书记也是旧识吗?”

    萧布衣觉得书记这个称呼比较别扭,却也顾不了很多,只是道:“今日见到不就认识了?”

    众人都说萧将军说的妙,很是风趣,魏征却是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萧布衣心道这种脾气能在乱世中活下来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想和他一般见识,拉着裴行俨的手道:“行俨。我可要和你好好的喝一杯,只可惜我手下没有你这等勇将,不然征讨盗贼成功的把握又会大一分。”

    裴行俨目光一亮,“其实行俨知道萧将军出兵讨匪,就一直想跟随左右。只可惜却是没有机会。”

    庞玉笑了起来,“这有何难,只要萧将军说一声,大可先把行俨带到身边。圣上有旨,萧将军东征,沿途郡县都要全力的配合萧将军剿匪,虽说行俨勇冠三军,有万夫不当之勇。我也舍不得。但若是能有更好的用武之地,我也为他高兴。”

    庞玉察言观色。觉得萧布衣对裴行俨颇为器重,暗想自己留着裴行俨也无甚大用,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的好。

    裴行俨听到庞玉松口。心中大喜,若有期待地望着萧布衣。

    萧布衣含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了,行俨先到我的帐下当个偏将,若有战功。再行封赏。”

    众人多少有些艳羡。齐声说萧大人果敢决断,知人善任。

    裴行俨也是慌忙谢恩。大为感激。他知道行军中一大队有百人,十队一团,每团就可以设置偏将一名统管指挥。这么说他才到萧布衣帐下,就可以统帅千人之多,远比守在偃师更能用及胸中之才,心中当然振奋。

    魏征一旁却说了句,“不过是任人唯亲罢了。”

    庞玉皱着眉头,心道这个魏征总是说些不合时宜的话来,自己今天找他来,实在是个败招。

    萧布衣也不辩解,却和众人前往庞玉的府邸,等到摆宴坐下的时候,群官都还在,唯独少了魏征,想是不愿拍马溜须,偷偷地走掉。

    庞玉的将军府比起京师的府邸当然差了不少,可在偃师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豪宅,一帮偃师的官员众星捧月的围着萧布衣,推杯换盏,萧布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和这些人倒是一团和气。

    虽然天下盗匪四起,可偃师毕竟是要塞之地,又离京都不远,重兵把守之下还是歌舞升平。庞玉拍了两下巴掌,歌舞登场,丝竹悠扬,萧布衣陶醉其中的样子,让庞玉觉得,这个大将军也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喧哗声阵阵,庞玉皱眉,让手下出去查看。片刻手下就回转,跟着带回一人,却是魏征。只是他衣服撕裂,灰头土脸,看起来和人打了一架。

    萧布衣见到倒不介意,只是说,“魏先生来晚了,当罚酒三杯。”

    魏征冷声道:“萧将军,我今天来此并非为了喝酒。”

    “哦,”萧布衣不解道:“那你来此作甚?”

    “我只想为民申冤。”魏征道。

    庞玉变了脸色,呵斥道:“魏征,胡说八道,这里会有什么冤情?”

    魏征却道:“这里本来没有冤情,不过萧将军来了之后,就有了冤情。”

    萧布衣皱眉,本来以为是庞玉营私舞弊,暗想这个魏征也够胆大,哪里想到他地矛头竟然对准了自己。

    “来人呀,”庞玉一声断喝,“魏征以下犯上,把他推出去……”

    “等等,让他说下去。”萧布衣摆手道。

    魏征见到卫士上前,怡然不惧,“萧将军,我今日进谏,本来抱着必死之心。萧将军征讨盗匪,实乃大隋之福,萧将军来到偃师,庞将军陪你花天酒地也是寻常之事。”

    萧布衣想笑,知道魏征暗带讥讽,“既然如此,不知道冤情何在?”

    “可萧将军来到偃师后,却不知道约束手下,强抢民女,杀人越货,不知道和盗贼何异?”

    萧布衣霍然站起,“你说什么?”

    “我知道萧将军多半不满,可我说出来就不怕……”

    “你确定是我地手下?”萧布衣拦断他的话头。

    魏征冷笑道:“在下亲眼所见,如何能有假?”

    “那你为什么不当场阻止?”萧布衣问道。

    魏征霍然撕开衣襟,露出一道血淋淋地伤痕,从胸口到小腹,触目惊心,“不知道这个理由可够?”

    萧布衣凝望半晌,“你是说对方不但强抢民女。杀人越货,你上前阻拦的时候,他还要杀你灭口吗?”

    “不错。”魏征沉声道:“不知道萧将军可否给天下百姓一个解释?”

    萧布衣听到这里反倒笑了起来,魏征满脸悲愤,诘责道:“萧将军因何发笑?”

    萧布衣缓缓坐下来。喃喃道:“我还不知道军中会有这等事情。”

    “萧大人一句话不知道就算是解释?”魏征怒不可遏,霍然上前,庞玉已经一旁站起,拦到魏征的面前,厉声喝道:“魏征,你要做什么?”

    “孙少方何在?”萧布衣长声喝道,梁柱灰尘簌簌而落,差点把庞玉吓个跟头。

    厅外冲进一人应道:“萧将军。属下在。”

    萧布衣凝望孙少方。“魏先生说军中入城之人有作奸犯科之辈,强抢民女。杀人越货,事后还想杀这位魏先生灭口,你马上带人去查。若真有其事,把凶徒带回来见我。”

    孙少方应令,萧布衣却是望向魏征道:“不知道魏先生可敢和孙少方同去辨认奸徒?”

    魏征脖子一伸,大声道:“有何不敢!”

    二人出了厅堂后,萧布衣却是坐下来。微笑道:“继续喝酒。”

    众官无心喝酒。多是强颜欢笑,萧布衣却问庞玉。“庞将军,魏征此人如何?”

    庞玉犹豫半晌才道:“萧将军,魏征此人好读书,多有涉猎,学识颇为渊博,可就是性格耿直些,得罪地人过多,这才只做个书记。不过他甚少说谎,也不会无的放矢,若是方才说的属实……”见到萧布衣阴沉的脸,庞玉改口道:“下官不过是做个假设,想萧将军治军严明,不应该发生此事,想必是魏征看走眼了。”

    萧布衣问话地功夫确定了魏征地为人,也知道庞玉圆滑老到,谁都不肯得罪。

    举杯笑道:“莫要让杂事扫了酒兴,大伙继续喝酒。”

    众官见到萧布衣似乎不把魏征所说地事情放在心上,都道魏征不妙,魏征以下犯上,这个大将军喜怒不形于色,让手下带魏征出去,说不准找个没人的地方把魏征咔嚓了。他手下回转,如果说是被盗匪杀了魏征,谁会质疑?不过魏征为人耿直,在这里少有朋友,众官虽是猜测,却也不为他担心。

    庞玉欣赏着歌舞,却是心情忐忑,喝酒也没有什么味道。等了良久,只听到厅堂外又是叫嚣,庞玉慌忙摆手撤下了歌舞,见到孙少方带着兵士押着两人走进来,魏征紧跟其后,倒没有被砍了脑袋,心下焦急,暗道这是卫府地精兵,以往要是做点错事,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偏偏碰到了魏征,那可是双方地不幸。

    只想着如何不得罪大将军的时候,萧布衣却已经问道:“孙少方,就是这两人作奸犯科?”

    那两人都是满脸通红,酒气熏熏,见到萧布衣,都是齐声道:“萧将军,我们冤枉呀。”

    二人一个高瘦,一个中等身材,从衣着来看,的确是右骁卫府的精兵。

    萧布衣望着孙少方,“他们叫什么名字,归谁统领?”

    孙少方上前道:“回将军,他叫宋猛,那个是钱贵,都是归偏将狄宏远帐下。属下去捉二人之时,也已通知狄宏远赶来。属下已经查明,这二人才入偃师,就偷出军中,上酒楼喝酒,遇到个良家女子,借酒醉调戏,女子的老爹过来劝阻,却被他们一刀杀死,这位魏先生愤然上前,也被他们砍了一刀。女子不堪受辱,已经自尽。”

    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是关系到两条人命,萧布衣握着杯子的手有些发紧,还是能笑出来,“宋猛钱贵,孙少方说的可是属实?”

    二人都是摇头,“萧将军,天大地冤枉。”

    宋猛抢先道:“我们遇到那女子之时,还以为她是乐坊寻常地歌姬。就上前搭讪几句,没有想到半路冲来个老人,对我们拳打脚踢。钱贵一时不察,拔刀出来本想震慑那人,没有想到那人居然来抢钱贵的刀。二人争执下,钱贵误杀了老人,可这人却是冲出来,对我们大骂不休,说什么卫府地兵士都是败类……”

    宋猛指着魏征道:“就是他对我们动手,我们听到他侮辱卫府,伤了他不过是给他个警告,女子自尽却和我们半点关系没有。”

    魏征怒极反笑。“天理昭昭。你们以为信口雌黄,就能掩天下人耳目。”

    萧布衣也笑道:“宋猛。钱贵,这么说你们一点错处没有了?”

    钱贵见到萧布衣口气和善并不责怪,底气大壮。心道老子平日在京城都是横着走,一个小小的偃师,杀两个人又算得上什么,只要萧布衣不怪责,量偃师城的人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回将军。属下错处当然是有。那就是不该行军期间,上酒楼喝酒。还请萧将军责罚。”

    不等萧布衣开口,门外又是叫嚣声一片,十数个百姓百姓冲了进来,乱做一团。

    庞玉皱眉喝道:“都反了不成,谁放这些人进来地?”

    孙少方一旁道:“庞将军,是我。”

    庞玉才想发威,马上蔫了下来,“不知道孙大人带这些人到此,是何用意?”

    孙少方不过是萧布衣身边的亲卫,可庞玉知道这种人却是萧布衣最信任之人,也是不敢得罪。

    孙少方沉声道:“回庞将军,这些都是当初在场的百姓,我带他们来此,不过是想确认当初之事。”

    百姓见到钱贵宋猛在场,都是唾沫星子喷了过去,七嘴八舌道:“没错,就是这两人,连害两命。”

    “他们强抢民女,作奸犯科,还请庞将军做主。”

    在场都是偃师百姓,当然都以庞玉为大,倒不知道高高坐在上手的大将军是何许人也。

    庞玉脸色发绿,琢磨不透萧布衣的心思,宋猛和钱贵都是变了脸色,却还是强辩道:“萧将军,这些刁民串通一气,对我俩栽赃嫁祸,还请萧将军明察。”

    众人都是望着萧布衣,萧布衣却是望着魏征道:“不知道以魏先生来看,此二人该如何处置?”

    “当斩!”魏征毫不犹豫道。

    萧布衣点头,摆手道:“那就斩了吧。”

    他话一出口,宋猛和钱贵都是变了脸色,霍然拔出刀来,厉声道:“萧将军,我等实在冤枉。”

    萧布衣笑笑,讥诮道:“如今证据确凿,你们以为天下人都是瞎子不成,裴行俨何在?”

    裴行俨一直冷眼旁观,心道如今事实确凿,只看萧布衣如何处置。听到萧布衣喝令,长身而起道:“末将在。”

    萧布衣轻声道:“宋猛,钱贵罪不容赦,按大隋律当斩,请裴将军先将二人拿下。”

    他喝声一出,孙少方已经带着兵士退到一旁,众百姓见到宋猛,钱贵手上地单刀泛着寒光,也都是心惊胆寒,早早地退后。

    裴行俨沉声道:“末将尊令。”

    他绕过桌几,径直向宋猛二人走去,步伐沉稳,也不疾快,宋猛厉声喝道:“萧将军,你听信谗言……”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裴行俨已经到了他地近前,也不废话,伸手抓过去。

    宋猛怒喝一声,挥刀就砍,钱贵却是虚晃单刀,转身向厅外跑去。

    裴行俨见到单刀砍来,也不慌张,缩腕反抓,已经拿住宋猛的手腕。上前半步,陡然间喝了声,宋猛凌空飞了起来,已向钱贵砸了过去。

    萧布衣见到他出手并不花俏,极为实用,不由暗自点头,心道能和李玄霸同行之人,毕竟还是不凡,这个裴行俨出招法度森然,也是个高手。

    钱贵听到身后呼呼风声,来不及躲闪,已被宋猛砸个正着。二人滚倒在地,单刀早就抛到旁边。呛啷啷,叮叮当当的作响。不等起身,宋猛就觉得脖子后一紧,却被裴行俨抓住了脖领,拎了起来。

    宋猛挥拳打去。砰的声响,钱贵却是大声惨叫起来。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钱贵也到了裴行俨的手上,他一拳挥去,正击中钱贵地面门。

    二人如同小鸡般被裴行俨拎了起来,还待挣扎,裴行俨冷哼声,双手合力。只听到砰地一声大响。二人脑袋撞在一起,天昏地暗。双眼泛白,都是晕了过去。

    裴行俨拎着二人从厅口处走回来,掷到地上。沉声道:“萧将军,末将听你吩咐,已经拿下二人。”

    众人见到裴行俨举重若轻的拿下二人,都是敬佩他好大地力气,萧布衣微笑道:“行俨果然好本事。”

    裴行俨恭敬道:“萧将军过奖。”

    庞玉终于有机会说句话。“萧将军得行俨帮手。实在是如虎添翼。”

    厅外脚步声匆忙,一人又冲了进来。庞玉心道自己这里赶得上集市,谁都可以前来,见到那人身着卫府将军甲胄,庞玉呵斥的话只能再次缩回去。

    冲进来那人神色诚惶诚恐,只是望了眼地上昏过去的宋猛和钱贵,咕咚跪倒在地,颤声道:“萧将军,末将狄宏远,督军不利,还请将军责罚。”

    萧布衣望向魏征道:“魏先生觉得如何责罚?”

    “偏将督军不利,纵容手下作奸犯科,按律历当杖责四十。”魏征倒是毫不犹豫。

    萧布衣点点头,“既然如此,孙少方,将偏将狄宏远带回军营,杖责四十,观其后效。至于钱贵宋猛二人,枭首示众三军,若再有作奸犯科之辈,本将军严惩不贷。”

    孙少方大声道:“属下听令。”

    孙少方号令手下将三人押下去,百姓指指点点,跟着退下。萧布衣含笑举杯道:“莫要让这事坏了我们喝酒地兴致,行俨,你擒拿罪卒居功第一,当敬你一杯。”

    他虽然还是说喝酒,可众人再听到耳中,却和方才迥异。

    才入城之时,众人虽知道萧布衣是个大将军,可觉得他毕竟年轻,总觉得圣上越来越不会用人。可见到萧布衣谈笑中擒下宋猛,钱贵,随口收了裴行俨,用人不疑,令裴行俨擒人,看起来颇有识人之明,再加上处置事情有法有度,并不营私舞弊,暗道这人能坐上如今的高位,绝非幸事。众人再端杯敬酒之时,脸上多少带有敬畏。

    裴行俨端起酒杯道:“行俨武功算不得什么,若无萧将军治军严谨,知人善任,行俨如何能有出头之日,这杯酒当是我敬将军才对。”

    他说的多少有些得罪庞玉,庞玉却是不以为忤,乐呵呵的举起酒杯,“行俨说的不错,萧将军治军严谨,铁面无私,实乃我大隋之福。”

    萧布衣却是望向魏征道:“方才魏先生说我任人唯亲,其实我却不敢苟同。”

    魏征还是那张欠打地脸,不过总算回了句,“不知道萧将军有何高见?”

    他博览群书,年少孤贫,如今过了而立之年虽是落拓,可志节不改。早就觉得朝廷不思进取,大隋日益风雨飘摇,难免有怀才不遇之感。见到萧布衣年纪轻轻地坐上高位,多少觉得朝廷胡闹,对萧布衣有了鄙夷,只是见到他处事果断,智珠在握,总算纠正了点观念。

    “古人有云,举贤不避仇,举荐不避亲,”萧布衣笑着走下来,拍拍裴行俨的肩头,“以行俨之能,做个偏将并不为过,即是如此,何必避嫌让他抑郁不得志?若是大隋能人尽其才,何愁盗匪不除,这举贤实在和亲疏没有关系了。”

    魏征头一次点头,“萧将军言之有理,只是大隋能人尽其才嘛……”

    说到这里,魏征轻叹一声,萧布衣看在眼中,突然道:“庞将军,我还有一事请求。”

    庞玉慌忙道:“萧将军请讲。”

    “我听闻魏先生素有大才,在此做个书记实在委屈。”萧布衣微笑道:“不知道庞将军可否忍痛割爱,把魏先生调拨到我帐下听令?”

    庞玉心道,这次不是割爱,是丢了个包袱出去,“萧将军开口,下官无所不从。”

    萧布衣听到庞玉松口,目光灼灼地望着魏征道:“魏先生,你既然说自己怀才不遇,不能展现才能,我就命你为征讨监军,不知你可有能力胆量跟随?”

    魏征愕然,众官也是悚然动容。

    如果说裴行俨荣升到了偏将还是连升数级的话,魏征由个书记到了行营监军却可以说是一步登天。因为行营监军权利极大,可以说是仅次行营总管之职,就算是偏将裨将犯错,都是有权责罚。当然行营总管有什么错漏不妥之处,监军也是有责指正。

    不过大隋出兵之际,监军多半是由朝廷指派,多少有些互相牵制之意,萧布衣从东都出军之际却不设监军,也是杨广表达对他的信任。

    魏征以前不过是书记,能管的只是卷宗,这次却要管理千军万马,可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

    “原来魏先生不敢。”萧布衣见到魏征不语,摇头道:“既然如此……”

    “且慢,谁说我不敢!”魏征大喝道:“萧将军,我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做个监军?”

    萧布衣淡然道:“可你若是做不好监军一职,我只怕你真地要死。”

    魏征正色道:“我问心无愧,做事只求秉公处理,就算将军有错,也是绝不姑息。只是忠言逆耳,良药苦口,我只怕萧将军过几日就会恨不得我死。”

    他说话咄咄逼人,并不退让,萧布衣却是哈哈大笑,重重地一拍魏征的肩头道:“好一个魏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