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三九节 怒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刘黑闼虽是单身一人面对无上王的手下,却是并不示弱。

    中原盗匪甚多,如碧海潮生,一波一浪,可后浪前浪更迭交替之时,前浪却是死在了沙滩之上。眼下颇为有名的有北方的历山飞,窦建德和王薄,河南的翟让,卢明月,江淮的杜伏威,李子通之流。

    其余的盗匪还有甚多,要说威望,却是和这几人相差很多,难以相比。

    虽然谁都可以揭竿而起,毕竟做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大浪淘沙,一两年的功夫,还不死的盗匪都是或有威望,或是武功高强,或是狡猾奸诈,不然无法存活下来。和中原这些知名的盗匪比,郝孝德和刘黑闼的威望都是差一些。

    乱世中当盗匪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翟让虽然屡败屡战,可因为地处中原,剑指东都,大隋盗匪倒是少有不知。郝孝德虽是和翟让几乎同时起事,李密也曾投奔过郝孝德,可翟让名气日隆的时候,郝孝德却是每况日下。

    当初郝孝德和王薄等人聚集数万攻打章丘,刘黑闼也在其中,可一战之下,全军尽墨,郝孝德身受重伤后心灰意懒,不知下落。刘黑闼这人虽是盗匪,却是极重义气,一直都在找寻郝孝德。

    刘黑闼信奉盗亦有道,就算是揭竿而起,也是严于律己,尽量不伤及无辜。他从章丘一路南下,寻找机会,到了下邳的时候,听闻无上王就在附近,也生出过投靠的心理。只是一路行过的村落多被无上王部下屠戮,不由对无上王大失所望。

    中原群盗很多。揭竿而起时都是自称义军,可所作所为却和义字实在扯不上太大的关系。如果说官府是慢性逼死百姓,这些盗匪就是径直杀戮百姓以取根基。无上王统帅手下动辄过万。就是以屠戮村庄。抢掠钱财博得手下的拥护。百姓或是被官府地苛捐杂税逼的造反,或是被杀人如麻的盗匪逼地寻求自保。

    山东,河北两地盗匪蜂拥,起事最早,可大多数百姓都是因为杨广三征辽东,这两地赋税惨重,民不聊生。刘黑闼出身穷苦,对百姓也有深厚地感情。少有扰民之事。他来投靠无上王,发现此人手段高明,做事却是残忍,这才说出道不同,不相为谋。梁艳娘虽是风骚入骨,可以大局为重,知道刘黑阀武功极强,又有威望。一心的想要拉拢,刘黑闼不为女色所动,出言讥讽,终于惹怒了卢明月的公子,二人一时间刀剑相见。

    卢公子被刘黑闼激怒。把剑催马上前,梁艳娘却是大皱眉头,马上跃下来,拦到了卢公子的马前。

    卢公子霍然勒马,皱眉道:“梁军师。你这是做什么?”

    梁艳娘处身刀剑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畏惧,人从马背上跃下。雪白的大腿,杨柳般的细腰在披风下若隐若现,一时间春意盈盈,倒是风光无限。

    众盗匪都是看的眼睛有些发直,萧布衣对这种女人的地位有兴趣,对她本人却没有兴趣,若有所思。

    马背上清秀地女子却是一直没有说话,听到梁艳娘说话发嗲,微皱眉头,扭头望过去,见到众盗都在流着口水,不由更是露出厌恶的表情。见到萧布衣目光中却有沉思,不由大为奇怪,觉察他有些迥异常人。

    萧布衣很快觉察到有人注视自己,心中微动,知道有了破绽,立刻露出色迷迷的表情,盯着梁艳娘的侧脸,清秀女子见到他并不转头,片刻表情泯然如众人矣,摇摇头,觉得或是自己眼花,或者这男人脑筋迟钝,这时候才发现梁艳娘风骚,目光终于扭到了一旁。萧布衣这才斜眼望过去,不由大为奇怪。

    因为能在盗匪之中混迹,当然就要有混迹的本事,萧布衣将军做的来,土匪也当过,和众人呼三喝四,群盗丝毫没有觉察出他的异样。可这个清秀的女子却和这里格格不入,但能和卢公子及梁军师并辔而行,身份应该也是差不多。可方才盗匪喊叫却只是叫什么梁军师,大公子,并不提及这女人,是不认识还是怎地?

    他望着梁艳娘的侧脸,呆呆的出神,梁艳娘却早知道一帮盗匪在望着她流口水,不由大为得意。

    有的女人生性淳朴,只想着毕生厮守个男人即好,有的却是喜欢招蜂引蝶,引以为傲。

    梁艳娘当然就是后者,她目光从群盗身上略过去,见到一个个如痴如呆地样子,心中却是鄙夷,她就是这样的性格,虽是招惹男人,可太容易得到手的反倒觉得厌恶,这种心理倒和一些男人并没有两样。刘黑闼对她始终都是黑着脸,反倒让她更有一种想要接近的冲动,目光从萧布衣脸上掠过的时候,梁艳娘心中微动,暗想这男人长地倒也不差。

    见到刘黑闼持刀在手,梁艳娘顾不得理会萧布衣,只是嗲声笑道:“刘大哥,大公子,我们虽是道不同,却也不一定成为敌人。大公子快收起剑来,你若是有个闪失,我如何向无上王交代?”

    卢公子心中不喜,“你这么说地意思就是我不如他了?”

    梁艳娘蛮腰一扭,吃吃笑道:“大公子,我却更怕你伤了刘大哥。”

    她或许有点轻视的意思,刘黑闼却没有什么不满,心道这场仗打起来地不明不白,卢明月手下大多如此,自己虽是不满,却也没有必要拼个你死我活。乱世之中,树此大敌不算明智,方才见到挑衅这才动手,眼下既然有了台阶,还能把这些人都杀了不成?只是琢磨着这小子是卢明月的种,可冲动易恼,比起他老子可差了太多。

    见到梁艳娘胸脯高耸,几乎贴了过来,刘黑闼知道她不会动手,懒得再理。回刀入鞘,转身离去,只是临行前又看了萧布衣一眼。

    众匪虽然人多势众。居然没有一人敢来阻拦。

    卢公子持剑在手。犹豫半晌,终于还是没有赶上去厮杀。刘黑闼颇有名气,方才一人追杀数十人那是有目共睹,自己不见得能胜过他。再说就算冒险杀了他又能如何,梁艳娘既然给双方台阶下,大伙一人退一步也就是了。

    梁艳娘招呼了几声,见到刘黑闼也不回头,转瞬消失不见。跺脚轻啐道:“这个冤家。”

    卢公子冷哼声,见惯了梁艳娘的举止,策马已经向营寨的方向行去。

    清秀女子也不多说,跟随他离去,梁艳娘却是轻移莲步,走到了柳雄的身前,微笑道:“还不知道这位如何称呼,很是面生?”

    柳雄闻到香气扑鼻而来。不由色授魂与,挺起了胸膛,嗓子却有些发干,“柳,柳雄。现。现在是在黑虎大哥的手下。”他方才远远见到就觉得梁艳娘名不虚传,近距离接触地时候,被梁艳娘的艳光竟然压迫的说话不利索,暗骂自己没用,柳雄又咳嗽声。“今日出行是找粮食。”

    梁艳娘见众人两手空空。也不责怪,销魂地目光望向了萧布衣。“这个兄弟贵姓?”

    “他叫卜易。”柳雄代答道。

    “我,我是柳大哥地手下。”萧布衣也回了句。

    梁艳娘点点头,转身上马离去,柳雄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见到梁艳娘远去后才问萧布衣,“你说梁军师是否看上我了?”

    “这我倒不清楚,不过她单独和柳大哥说了几句话,多半是注意到柳大哥的英雄气概。”

    柳雄早把方才的狼狈而逃丢到九霄云外,挺起胸膛,大声道:“兄弟们,继续找粮食去,今日找不到,谁都不许吃饭。”

    柳雄为了在梁艳娘眼前表现,激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天黑前回转营寨后,倒是搞了点粮食,几头牲畜,又打了些猎物,也算小有收获。

    黑虎见到这些东西,对柳雄着实夸奖几句。

    数万人的粮食当然不止这一波人收集粮草,盗匪没有仗打,除了守营的人手外,很多都是分批出去搜集粮草,早早的准备,统一分配,倒是有备无患。萧布衣见到无上王不供粮秣,数万人居然也不哗变,不由佩服他很有些本事。

    不过无上王手下地装备和瓦岗军相比,倒是不分上下,整个数万人,马匹还不过千,全部集中在无上王大寨附近,蓄势待发。

    他们不怕杨义臣袭寨,只怕杨义臣不来。

    一夜无话,第二日不等起身,营寨外就是战鼓擂起,号角连天。

    萧布衣慌忙推了阿锈一把,柳雄却是翻身跳起来拿刀,颇有些慌乱。

    他们毕竟不过是流寇,少见这种阵仗,难免惊慌失措。

    无上王军中辎重算不上富足,萧布衣能在营帐中休息,还是倚仗救了柳雄一命,一些流寇不过在山脚随便铺条草席入眠,好在夏日炎炎,又一直没有下雨,可以勉强过活。

    众人听到战鼓敲在胸口一般,都是涌出了营帐,只以为朝廷大军压境,过来冲营,盘算着是逃还是冲锋。

    数个营寨的盗匪闹闹哄哄出来,也是颇为壮观。

    对面营寨已经出来了一队人马,大约数百人的样子,铠甲鲜明,人亦雄壮,为首一将手中长枪,不可一世的样子。

    “要打了。”

    “怎么打?”

    “柳大哥,我们怎么办?”

    众人都是不明所以,纷纷询问。萧布衣见到众人没有章法,心想这种人也出来打仗,可算是奇观。想必是卢明月也知道这些人不堪大用,更不理会,只是召集过来充数壮壮声势。

    贼兵动辄数万,倒有很多不过是趁火打劫,墙头草一样,若是战胜都是跟随去打落水狗,若是败了,就只能当落水狗。

    突然营寨中也是涌出一队人马。个个高头大马,鞍上带箭,手中长枪寒光闪烁。众人都是指着道:“看。无上王的内军来了,那就是无上王手下四大将之一,赤豹将军!”

    萧布衣斜睨过去,见到这队人马装备齐整,为首一人脑袋长的豹子般,胡子横出,手中却是混铁的砍刀,刀头宽阔。若是一刀削下去,多半能将对方劈成两半。

    此人穿着铠甲齐整,也算有模有样,想必是从隋将身上剥下来!

    人马虽是雄壮,可亦是不多,也就几百人的样子,可是人人有马,整齐地向对方地营寨涌过去。倒也颇有威势。众人却是鼓舞,啧啧有声道:“赤豹大将军以一敌百,这仗定然能胜了。”

    声势虽然浩大,可是没有千军万马的样子,众人都是稍微心安。当热闹来看。萧布衣却是留意卢明月的营寨,发现那里还是安之若素,倒是琢磨不透卢明月地心思。赤豹带着手下上前,不紧不慢地催马。对方的将军扬声喝道:“你们明天早晨来,我一定和你们交战。”

    将军说完这句话后。长枪一挥。“回营。”

    众官兵调转马头,纷纷向军营中驰去。赤豹怒骂道:“你娘的怎么又搞这种龌龊之事,是不是男人?”手中砍刀举起,“追!”

    众贼寇蓦然加速,轰轰隆隆,刹那间尘烟四起,军中鼓声大作,群盗热血,都是嘶声大喊,也有的没有束缚,也跟着向前涌过去。

    赤豹带兵奔的虽快,隋将却是撤地更快,转瞬地功夫已经回转到营帐之中,不见了踪影。营寨前挖有深沟,上铺着简易的木桥,还是来不及扯起。赤豹前军飞快杀到,转瞬已经冲上吊桥,冲过隋军挖地深沟。

    众盗匪大声喊叫,都是蜂拥上前,想着兵败如山,赤豹攻打出缺口,大伙源源而上,这次定当功成。

    只是两条腿毕竟跑不过马儿,赤豹冲过深沟后,众贼距隋营离的还远。

    萧布衣嘴角一丝冷笑,心道赤豹一上前,正中了杨义臣的诱敌之计。你们盼他们出营作战,他却挖个大坑等你去跳,赤豹此人有勇无谋,倒是个男人,不过估计很快要变成死男人。这般沉不住气,冒险前行,徒害性命。隋军营中突然鼓声大作,转瞬涌出无数隋兵,或持盾牌,或拿长枪,层层叠叠的包围住了赤豹的兵马。更多的军士却是守在沟边,依据土垒在后放箭,割断盗匪来援。

    木桥不知为何轰然坍塌,早把赤豹的几百号人马割成两段。隋军阵营中箭如雨下,深沟那头的盗匪都是乱做一团,冲不过深沟,反倒被射杀了不少马匹,不由连连后退。

    赤豹这才大惊失色,马上破口大骂,隋军也不上前和他厮杀,只是持盾牌长枪抵住地势。慢慢地收拢,赤豹的百来号兵马被围困当中,左冲右突,杀不出重围。

    空间越来越少,赤豹等人空有战马,却被人挤成一团,马儿反倒成了束缚。萧布衣远远望见,知道杨义臣老谋深算,这种阵法或不犀利,也不威猛,但是森严防范,如同四下收拢的铜墙铁壁,却能把对手活活的磨死。

    众盗匪被强弓射的近不了隋营,都是退到弓箭射程之外,不由相顾失色,知道赤豹已经凶多吉少。

    卢明月营寨中又是一阵急鼓,数百马匹冲出来,为首一人却是黑虎,萧布衣心道,卢明月倒也沉稳,手下被困,也不出来查看。黑虎虽猛,可要冲过去救援恐怕也是不行。

    黑虎才是冲出了营寨,隋营那面又起了变化,盾牌手后面涌出数百挠钩手,手中都是长挠,探出去去钩马腿。

    战马悲嘶,纷纷倒地,马上地盗匪都算是无上王手下的精英,身手都是不差。人从马上落下来,拔刀出来就要短兵相接。盾牌手错开空间,长枪手从缝隙中涌出,只是一声喊,长枪乱戳了过去。

    这些长枪手身边有盾牌手,短刀手护卫,分工的泾渭分明,长枪手后顾无忧,只管戳出去进攻。营前嘶吼连连。掉下来个盗匪,很快身边就有十数把长枪刺过去,就算你武功高强。都是极难防范。

    有的还能挡上数枪。可四面八方都是长枪攒刺,转瞬间前胸后背被刺成蜂窝般,长枪阳光下泛着寒光,刺进去闷哼惨叫,拔出来鲜血喷涌,血色的迷雾充斥营前,浓烈地阳光照在上面,凭添了许多惨烈。

    血水流淌成河。众盗匪惨叫哀鸣,有地跪下来求饶,想要逃得性命,长枪却是无情地刺出去,转瞬又倒了下去。

    柳雄等人眼睁睁地看着屠戮,无计可施,有几个本来觉得杨义臣算不得什么,可见到那里生命卑贱有如草芥。铁血阵营冷酷无情,都是心中发凉,这才明白为什么无上王攻克不了杨义臣的大营。

    黑虎策马不等赶到,已经勒马不行。对面绞弓弦地声音让人遍体生寒,层层兵士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沟堑旁。让黑虎明白冲过去只有送死。再说被屠戮的盗匪数量急剧减少,这一会的功夫,不过剩下十数人,却已经厮杀的筋疲力尽,难以支撑。

    赤豹乱军中却是杀红了眼睛。身上浴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旁人。手中砍刀四处劈出,砍到盾牌之上。兵士连连后退。他武功高强,也杀了数个隋兵,只是隋兵有如碧海潮生,迅即的补上缺口,进进退退的施压。

    终于有兵士长挠勾住了赤豹的坐骑,马儿长嘶一声,人立而起。赤豹从马上高高跃起,大喝一声,竟然跃到了层层盾牌手之上。他动作如电,长枪手长枪不等抬起,就被他跃到身后。赤豹长刀挥动起来,十数个兵士纷纷倒退,有几人竟被劈成两半。盗匪大声嘶喊,只希望能给赤豹加点力气,赤豹挥舞长刀,口中荷荷有声,居然杀出重围,飞快的杀到沟堑旁,弓箭手纷纷回转,见到追兵和赤豹混杂在一起,怕误伤了同伴,略有犹豫,不敢放箭。

    赤豹却是奋力跃起,跳到深沟之中,弓箭手再不犹豫,纷纷向沟中射去。赤豹踩着尸体奋力前行,四处都是乱箭,无法躲闪,片刻地功夫,身上最少中了十数箭,和靶子一样。

    只是他终于长刀戳出,刺到沟壁上,借力翻出了深沟,已经到了对面。众贼寇大声呼叫,黑虎兄弟情深,飞马过去接应。

    众隋兵都是挽弓搭箭,纷纷射去,虽是敌我双方,对这人的勇猛拼命也是钦佩。不过钦佩是钦佩,射箭杀敌却是职责所在。

    赤豹不知道被射了多少箭,却有头盔重铠护住了要害,踉踉跄跄前行,转瞬要出了隋兵弓箭射程之外。

    群盗都是喊叫,只以为赤豹这次定能逃的性命,赤豹浴血厮杀,众匪盗总感觉和自己一般,揪心的观看。

    陡然间营中鼓声一响,嗤的一声箭响,竟然压过了震天的鼓声喊声厮杀声!

    “小心。”黑虎遽然大叫,战马上飞跃而起,就要去接应兄弟。

    箭响凌厉尖锐,撕破了众人的兴奋和呐喊,空气那一刻几乎都要被凝结!

    赤豹蓦地一声大喝,口中鲜血喷涌而出,急奔之中,身形向前劲挺,再也不动,众人只见到一支长箭透赤豹前胸而出,带着血泉向黑虎射去。黑虎怪叫一声,空中怪蟒翻身,噗的一声,被长箭射中了肩头,向地上摔下去。

    众人大惊,场上鸦雀无声,军鼓不响,风声呜咽,萧布衣也是心头狂震,难以置信世上居然有如此霸道地一箭!

    赤豹身披铠甲,护住了要害,长箭最少从百步之外的隋军阵中射出,不但射进了铠甲,射穿了赤豹的身体,射杀了赤豹,还射中了无上王手上的大将黑虎!

    这是何人,怎会有如此霸道的箭法,这是何人,又能射出如此地惊天一箭,杨义臣手下,难道还藏着个绝世高手?!

    那一刻的萧布衣几乎觉得此人定是虬髯客,若非是他,谁能有如此高绝的身手?转念一想,又觉得匪夷所思,虬髯客不喜约束,应该没有和杨义臣有什么瓜葛,再说以萧布衣的感觉,虬髯客的箭法和这相比,多了灵秀多变,却少了分霸道。

    抬头向隋军阵中望过去,萧布衣虽是目光敏锐,却只见到影影绰绰,隋军开始散开,那个弓箭手却是无踪可寻。

    众盗匪都是忘记了思维,忘记了呐喊,更是忘记了救援,眼睁睁地看着赤豹双腿软倒,无声无息地向地上倒去。

    这箭射爆了他的心脏,他饶是武功高强,体力强健,又如何不死?黑虎摔落在地上,悲嘶叫道:“赤豹!”

    他是这里唯一清醒之人,虽是惊骇箭法地霸道,倒地的时候却向赤豹滚去,扶住他的尸体,双眸喷火,就要滴出血来,虽然隋军的弓箭对他还有威胁,虽然那神秘人的长箭当是还能射到,黑虎却是并不退缩,凝立当场。

    众贼寇也是省悟过去,抢过去接应黑虎。

    隋军又是一阵乱箭,见到难以奈何匪盗,不再浪费箭支。黑虎却是发疯一样的喊叫,反倒向前冲了几步,对着敌营破口大骂,“你杀了我的兄弟,我定当杀你报仇。你若是有种,就站出来再射我一箭!你若是有种,可和我堂堂正正的一战!”

    他肩头中箭,透出箭尖,鲜血淋淋,却是全然不顾。用力撕开了自己的胸前的衣襟,露出毛茸茸的胸口。

    黑虎发狂,双目圆睁,只想看看对手是谁,萧布衣也是凝望,黑虎的性命不被他放在心上,他也急切想要知道放箭之人是谁。

    阵前只余黑虎的嘶喊,隋军中无人站出,盾牌手,短刀手,挠钩手和弓箭手依次散去,隋营前恢复了清冷,若没有营前尸体遍布,鲜血如河,一切惨烈犹如没有发生。

    隋营前大旗猎猎,风声呜咽,夹杂着黑虎狼嚎般的叫喊,斜阳照下,凝结着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