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四四节 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洪泽湖边,土堤绿柳,蔓延开去,远望宛如一条长龙盘踞河边,只等雷电交加之际跃上青天。

    萧布衣凝望这里的地形,望着阴沉的天气,心中也是感觉有些压抑。

    孙少方,阿锈,周慕儒三人站在他的身边,也是惴惴。孙少方问道:“萧老大,你一定要去湖中岛抓无上王?”

    萧布衣眼中有了很复杂的含义,“不是我一定要去,而是天让我去。”

    孙少方几人满是不解,“天让你去?哪个天?”

    萧布衣不答,只是望着乌蒙蒙的天空,阴沉无边,却始终没有落雨,看起来只差道闪电将天空撕裂个口子,将蓄积雨水或者泪水倾斜而下。

    他和杨义臣联手击败无上王,或许更准确的说,无上王是不战而败。萧布衣命沿途各县查找无上王的行踪,自己却是径直赶赴洪泽湖。

    他当然明白,以无上王的神出鬼没,沿途各县如何能够追踪到他的行踪,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做个样子。

    他径直来到洪泽湖边,碰到了早就守候在这里的孙少方等人,这招守株待兔比追踪强了很多。孙少方见到一群人从南方而来,找船入了洪泽湖,湖边各个地点的路口都有侍卫监视,这些人自从入了湖中就再也没有出现。

    眼下的萧布衣就要去湖中的无名岛追捕无上王,有如他攻打瓦岗时,单枪匹马去捉翟让一般。

    可不同的是,上次捉翟让,他占据了地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这次去追捕无上王,他对无名岛并不算熟悉,他有张无名岛的地图,却是个无名老农赠与。这是否值得他孤注一掷?

    兄弟们见到萧布衣的沉默,都是有了不安,无论如何,他们很少见到萧布衣这么凝重的时候。他们不懂萧布衣为什么执意去追捕无上王,这不是他性格。可他们都明白一点。无论萧布衣决定做什么,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跟随。

    萧布衣突然叹息一口气,“少方,我待你如何?”

    孙少方苦笑道:“我不知道你待我如何,可我知道,萧老大你坑蒙拐骗的手段高明,现在你就算跳火坑,我说不定都会跟着你跳下去。我孙少方活了二十多年,跟在萧老大你的身边。才觉得活的痛快。”

    萧布衣又望着两个兄弟,“阿锈,慕儒。我记得在扬州的时候,曾经问过你们愿望,慕儒不过想要混个温饱,阿锈想要见识下天下,娶个婆娘,生个一堆娃……”

    两兄弟互望一眼,没有想到萧布衣将他们地每句话都记在心上,都是感动。

    阿锈道:“萧老大,你不是交代遗言吧?若是危险,我们可以选择不去。你现在是右骁卫大将军。就算抓不到无上王,也算不上死罪。何况就算是死罪,我们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他说的明了,意思是就算杨广责怪,他们也不畏惧。如今这形势,也不见得给杨广卖命。

    阿锈说的是谋逆之言,孙少方本是宫中侍卫,也是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显然在他心目中。萧布衣的地位比杨广要重上很多。

    周慕儒沉声道:“萧老大。你让裴将军带两千兵士把守老君山,龟山一带。只怕无上王从那里逃走,我却觉得不妥。洪泽湖四通八达,可从淮水逆流而上,又可顺流而下,直到东海,裴将军只守洪泽湖南线,恐怕……”

    阿锈劝萧布衣莫要去抓,周慕儒却是想着如何去抓,可都是望着萧布衣,认为建议在他们,决定却在萧布衣。

    萧布衣笑笑,“慕儒说地很有道理,不过我另有打算。你们要知道,巅峰之后,难免孤寒,我们一直都是在赢,可眼下若是输了,恐怕会连本带利的都吐出来。好在我们还年轻,还有翻本的本钱……”

    孙少方不解,“萧老大,你在说什么?”

    萧布衣重重拍拍孙少方的肩头,沉声道:“我只是想说,从这一刻起,我们兄弟要有放下所有的荣耀,从头做起的打算,少方,阿锈,慕儒,不知道你们能否赞同。”

    阿锈慕儒面面相觑,不解其意,却还是道:“我们本来就是一无所有,无论如何,都比以前根基要好,萧老大你既然决定,一定有你的道理,兄弟们只会支持。”

    孙少方却是凝望萧布衣道:“萧老大,你现在身为朝廷的右骁卫大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太仆少卿,官位声望荣耀地位一时无二,你放得下吗?”

    萧布衣远望湖面,那里风吹湖面,满是波纹,荡漾的有如他地心思。

    “我现在的确是荣耀光辉都到了巅峰,可毕竟还是比不上当初的李浑李敏,可他们又是如何?有地时候,不是你能不能放下,而是你舍不舍得放下。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今日的放下,我们还能得到些东西,可若是再执迷留恋,我只怕,一无所获!”

    天气阴沉沉仿佛尉迟恭此刻的心情。

    他坐在大宅中,四处都是富丽堂皇,豪奢非常,实乃他生平仅见。

    可他并不喜欢,这并非他的所需,对于富商而言,金银珠宝是毕生所求,对于穷困文士而言,金榜题名是一生所愿,对于他尉迟恭而言,天下扬名才是心中所愿。

    他一直都是很穷,穷的有时甚至吃不饱一顿饭,可他一直都有自己的原则。就算穷,就算贫,他也不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萧布衣的几顿饭,一匣金,他是终生难忘。可知道萧布衣声名鹊起的时候,他却没有投奔的念头,他希望自己可以凭借武功见识能力打出一片天空。

    乱世之中,正是男儿立功取业之时,尉迟恭虽穷,却是绝不气馁,可他搏命数载,陡然发现盗匪越剿越多。所属将军薛世雄倨傲狂妄,所做地一切和所想的完全背道而驰,不由大失所望。

    他怀疑起自己选择的时候,圣旨陡到,竟是圣上召他。竟是两年前见到的萧布衣还没有忘记他。

    那一刻的尉迟恭,不知心中何等滋味,他不喜欢欠人情,可他在马邑地时候,就欠下两个人的人情,一个是萧布衣,另外一个却是刘武周。。

    他从涿郡千里赶到虎牢,见到萧布衣的那一刻,觉得他没有什么改变。可又察觉他改变了很多。

    不变的是他真诚和笑容,贫贱之交时的尊敬,变地是他地地位。手段还有笑容中隐藏的野

    萧布衣做朋友还是从前地萧布衣,萧布衣做上司已经不是从前的萧布衣。

    尉迟恭一来就当个行营副总管,地位尊崇的无以复加,也是他素来没有想到的事情,可是他并不想做,并非他觉得屈居人下不舒服,而是他已经答应了另外一个人。

    刘武周也是一直没有忘记他,也就在圣旨到来的前几天,刘武周请他有暇赶赴马邑,刘武周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尉迟恭已经知道他的心思。

    他一直在犹豫是否舍却辛苦博得地地位去投奔刘武周,可圣旨来到的时候,他决定去见萧布衣。

    他和萧布衣是朋友,一朝是朋友,永远是朋友!

    可到了虎牢关的时候。尉迟恭才觉得萧布衣地才情远非他能想像,举重若轻的破了瓦岗的时候,依照他心中的感觉,萧布衣将来的成就不差于刘武周。

    这让他再次犹豫,跟随萧布衣到了下邳。心道这是为萧布衣打的最后一仗。无论如何,他都要去找刘武周。大丈夫千金一诺,他不能失信,他还欠刘武周一个情!

    攻打无上王的计划酝酿良久,准备充足,可是顺利的简直让尉迟恭难以相像,赫赫有名的无上王一击即溃,满山遍野逃命的土匪有如待屠地羔羊。他本是个谨慎的人,一直觉得这其中必定有诈,还在提防着无上王的圈套,可段达那面捷报频传让他不明所以。他这场仗打完后长舒了一口气,觉得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

    可当他得胜回转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危机才刚刚开始。

    萧布衣地手下的偏将,副将都被杨义臣一股脑的请到了下邳城庆功,庆功宴自昨晚开始,通宵达旦,饮酒作乐,除了尉迟恭,所有的将领都觉得杨义臣对萧大将军的手下实在不错。

    这也有情可原,因为萧布衣如日中天,杨义臣虽是太仆卿,还在太仆少卿之上,但是若比起大将军地职位而言,还是差了些。

    如今他们身为萧布衣地手下,杨大人当然会另眼相看,或许巴结都是说不定。

    想到众将的享乐,尉迟恭暗自皱眉,抬头见厅外虽不见日头,可又到了晌午,暗自想到,萧布衣现在多半已到了洪泽湖吧?

    缓缓起身,向宅外走去,才到门口,两个下人已经恭敬道:“尉迟将军,有何吩咐?”

    尉迟恭神色不变,“我想出去走走。”

    门口两人虽是下人打扮,却是身形剽悍,腰间带刀,互望一眼才道:“尉迟将军,杨大人有令,满足尉迟将军地一切需求。尉迟将军想要出行,属下陪行如何?”

    尉迟恭心中微颤,沉声道:“好。”

    乌云滚滚的从西南角浓聚,渐渐的弥漫到整个天空。洪泽湖面波纹粼粼,微风慢慢变强,吹的湖中芦苇刷刷作响,震荡摇摆。

    湖面不知何时,已经升起了轻雾,朦朦胧胧。乌云轻雾纠葛在一起,天色虽未到了晚上,却也朦胧凄迷,让人心中粟立。

    一叶轻舟已经入了湖心,离无名岛不远的时候,终于停下。

    船娘轻捋头发,皱眉道:“萧公子,我……”

    “到这里就好,多谢船娘。”萧布衣孤身在船,含笑拿出一锭金子,“烦劳你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转,我在这接你。”船娘不收金子,带着惊惧道:“萧公子。岛上都是恶人,你可千万要小心。”

    “明日这时等我,若我不来,不用再等了。”萧布衣将金子放在船上,去了长衫。露出紧身的水靠,整理下长刀,最后看了船娘一眼,轻身入水,鱼儿一般。

    船娘望着入水后的萧布衣,再也没有见踪影,心中惴惴,又等了良久,这才调转船头顺原路回转。

    只是没有驶出多久。对面又来了一叶轻舟,船夫壮硕,眉重眼亮。鼻直口方,却也年轻。船头端坐一乡农,满脸的褶皱,愁眉苦脸,容颜甚为苍老。

    乡农虽老,腰板却挺的笔直,双眸炯炯,凝望远方,如同能穿过薄雾般。

    船娘初时有些奇怪,心道这种天气颇为恶劣。眼看就要大风暴雨,行船很是麻烦。若非得萧公子的大恩,她也不会出船,哪里想到还有旁人来到这里。

    凝眸望过去,见到乡农也是望着自己。船娘突然惊呼声,“是张老伯吗?”

    乡农苦脸上终于现出点笑容,“是灵儿姑娘吗,很多年不见,长大的很多。”

    船娘船上裣衽行礼。“张老伯。自从你出手救过我全家后,灵儿没一日能忘怀张老伯的大恩大德。今日得见老伯,灵儿不胜欢喜。”

    张老伯的脸上有了丝感慨,轻叹道:“今日得遇故人,也是难得之事。灵儿,一别十数年,你家人还好吗?”

    灵儿眼圈发红,“爹妈都过世了,灵儿嫁到这里,生根在此,打渔为生。张老伯,难得见你,不如回转灵儿家中,灵儿为你做顿无骨鸡头如何?”

    张老伯缓缓摇头,“灵儿,我还有事,不能和你回转。你回家吧,这里风大浪大,小心险恶。”

    “张老伯,你也要去无名岛除恶吗?”灵儿突然想到了什么,“方才过去了个萧公子,他多半也要去除恶,你和他一道吗?你们都是好人,好人当是一路地,是不是?”

    张老伯脸上苦意更浓,喃喃道:“好人当是一路的?他不见得是好人,我也不是。灵儿姑娘,我要走了。士信,出发吧。”

    年轻的船夫应了声,双桨一扳,船儿已经荡了出去,转瞬消失在轻雾之中。

    张老伯口气中满是沧桑,灵儿姑娘不解,秀眸望着张老伯消失的方向,好像和萧公子一路,喃喃道:“他们不是一路的吗?”

    空中电闪劈落,划破轻雾浓云,四野为之一亮,转瞬又是暗下来。

    灵儿心中一紧,听到天边传来了轰轰隆隆地雷声,湖面点点水坑现出,层层叠叠。雨水蓄积了很久,终于劈头盖脸的落下来。

    雨声哗哗,风声紧一阵,舒一阵,船儿在湖面上颠簸起伏,灵儿顾不得许多,慌忙扳浆向对岸行过去,只祝福萧公子和张老伯平安无事。

    她心灵手巧,却不知道二人间的风波远比湖中的风波更要险恶!

    天边轰隆隆的雷响,雨滴零落,路上行人慌忙向家里跑去,知道要下好大一场雨。

    尉迟恭行走在街头,已经近了城门。

    他走的不紧不慢,浑然不把将来的大雨放在心上。

    两个下人紧紧跟随,脸色凝重,却是不由自主的按住了刀柄。

    尉迟恭斜眼侧睨,已经看到了二人的举动,大皱眉头,这种情形分明是杨义臣想要软禁萧布衣地手下,萧布衣威名赫赫,身为卫府大将军,杨义臣居然敢如此的举动,绝非贸然行事。风雨自从萧布衣到了下邳后已经开始酝酿!萧布衣有了危险,反倒是他尉迟恭和一帮偏将副将不见得有事。

    杨义臣将他们悉数留在城中,难道就是为了对付萧兄弟?

    “尉迟将军,你要去哪里?”一个下人终于忍不住问。

    “出城。”尉迟恭轻声道。

    下人摇头道:“尉迟将军,杨大人有令,最近盗匪横行,恐有奸人出没,如今盗匪才平,城门暂不开放。”

    尉迟恭已经快到了城门,发现果然是城门紧闭,皱眉道:“我不是盗匪。”

    “尉迟将军当然不是盗匪。可任谁没有杨大人的手谕,都是不能出城。”另外一人沉声道。

    “杨大人在哪里?我去见他。”尉迟恭冷冷道:“我等卫府精兵前来救援,均在城外扎寨,他们不能入城也就算了,难道我连出城都不行?”

    “请尉迟将军莫让小人为难。”两人躬身施礼。却是浑身凝力。

    尉迟恭继续向城门走去,“守城门地是哪个,让他和我说话。”

    他再行几步,眼看就要蹬上城门楼,兵士长枪交错,喝令道:“不得前行。”

    城门楼上却是有人哈哈大笑道:“尉迟将军,风大雨大,你来此作甚?”尉迟恭抬眼望过去,见到城门楼上站着一人。脸上高傲的神色看起来比城门楼还要高,正是和他一块剿匪的段达。

    段达城门楼上缓步走下来,身后跟着十数个兵士。或持长枪,或扶单刀。

    尉迟恭沉声道:“段将军,卫府精兵在城外扎寨,统领将帅均在城中,于理不合。我身为行营副总管,萧将军不在,我有责回去约束众人,还请开城。”

    段达扬眉道:“尉迟将军,杨大人有令,无他手谕。不得开城。你要想出城,去找杨大人吧。”

    尉迟恭皱眉道:“大隋府兵职责分明,外府兵将什么时候能管得到内府之人?”

    段达冷哼道:“尉迟将军,你想硬闯吗?城门的守军注意,若有人擅闯城门。格杀勿论!”

    他喝声一出,城门楼垛齐刷刷的出现一排兵士,箭头寒光闪烁,对准了尉迟恭。

    尉迟恭冷声道:“段达,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尉迟恭。原路退回去,什么话都好商量。若要出城去救萧布衣,痴心妄想!”段达趾高气扬道。只是话一出口,似乎知道失言,段达脸上有些悔意,转瞬泯灭。

    尉迟恭微笑道:“段将军,我实在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出城去救萧将军?萧将军何须用我来救,再说他身为大将军,行营总管,若是真有危险,我去救是义不容辞,杨大人也是不该阻拦。”

    段达挥手道:“尉迟恭,我没空和你解释,滚的远远地,莫要在这出没,我警告你,呆在城中安然无事,要是想出城,门都没有!”

    他越说越是不客气,显然不把尉迟恭放到眼中,尉迟恭却也不恼,叹气道:“既然如此,我回去找杨大人……”

    尉迟恭转身之际,段达已经大笑起来,骂道:“什么尉迟将军,我看乌龟还……”

    他话未说完,尉迟恭已经电闪窜回,人到刀到,抵在段达的脖子之上。

    两个下人大惊,迅疾上前,不等出手,尉迟恭已经抬腿踢出,两声,二人飞身出去,跌落尘埃,不能起身。

    尉迟恭还是望着段达,笑容中已经有着说不出地阴冷,“萧将军到底怎么了?”

    刀光凝冷,段达被尉迟恭抵住,牙关打颤,“尉迟将军,有话好商量。”

    远方突然马蹄声急促,一队人马暴风骤雨般驰来,让人心惊。尉迟恭微皱眉头,见到为首来人正是杨义臣,知道不好,才要向城门楼冲去,城门楼上已经站起一人,脸色蜡黄,沉声道:“尉迟将军,秦叔宝在此,还请放下段将军!”

    尉迟恭暗自心惊,抬头望过去,见到那人衣衫敝旧,头戴毡帽,虽是病容,却是不怒自威!暗想张须陀手下三将,罗士信,秦叔宝和程咬金,听说都是勇猛无伦,他们不是一直都在齐郡,什么时候来到了下

    他知道秦叔宝声名赫赫,武功高强,自己突袭擒住段达容易,想要冲过秦叔宝这关实在艰难,段达也算大将,尉迟恭既然出手擒住,当然不肯轻放。

    犹豫的功夫,杨义臣已经带兵驰到,挥手之间,兵士喝了声,翻身下马,持盾密密麻麻的挡在杨义臣之前,也是隔断了尉迟恭地退路。

    盾牌手后紧跟着弓箭手,弯弓搭箭,刀斧手,长枪手排排而立,一时间刀斧森冷,长枪林立,目标只有尉迟恭一人。

    尉迟恭暗自心寒,前有杨义臣的兵士,后有秦叔宝带人守住城门楼,他要出城,势比登天。长吸口气,尉迟恭皱眉道:“杨大人,你这是为何?”

    杨义臣叹息道:“尉迟将军,此话应该我来问你,我对你好生招待,你出手擒住段达又是为何?”

    尉迟恭冷笑道:“杨大人,你倒是好生招待我等,不过却将我等软禁在城中,不让我出城是何道理?我等追随萧将军平叛除逆,你如此作为,可是想反不成?”

    杨义臣微笑道:“我只怕想反地却是尉迟将军。”他伸手一招,展开圣旨,大声念道:“圣上有旨,已查萧布衣又为天机,实乃太平道余孽,洛水袭驾主谋!犯上作乱,居心险恶,特令张须陀将军,太仆卿杨义臣捉拿诛杀。余众若不反抗,免于追究,若是抵抗,格杀勿论!”

    收了圣旨,杨义臣沉声道:“尉迟恭,圣旨已经说的清清楚楚,圣上开恩,此次只诛杀萧布衣一人,余众并不追究。老夫请你入城,实乃一番关爱之心,还请放下兵刃,束手就擒。老夫以项上人头作保,绝对让尉迟将军无事。”

    “我若是不束手呢?”尉迟恭长吸一口气,身形飘然,已经向城门楼冲去。

    “放箭!”

    “放箭!”

    两声断喝同时传出,分别是出自杨义臣和秦叔宝之口。

    空中长箭射来,有如密雨,段达一声惨呼,已经被射的和刺猬一样。尉迟恭以段达挡箭,没有想到杨义臣并不投鼠忌器,不由心惊。

    “止!”杨义臣再次挥手,兵士停止放箭,杨义臣沉声道:“尉迟恭,老夫惜才,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束手就擒,不伤你性命!”

    大雨瓢泼而下,洗刷天地,尉迟恭脸色阴沉,手握长刀,雨水顺脸颊珠子般滑落,刀光森寒,心比刀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