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四六节 将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脚步声沓沓,在甬道中显得空旷单调。

    天边沉郁的雷声传到地底,显得微不足道,只是若是细心听去,就能察觉四周有水流之声。

    萧布衣凭借直觉明白,他现在已经深入湖中岛的岛底,这实在是种很奇怪的感觉,神秘而又让人多少有些惊秫。他找到这里几乎没有费什么周折,船娘虽然把这里描述的和地狱一样,似乎所有的恶人都集中在这里,可他直到现在为止,不要说恶人,就算鬼影子都见不到一个。

    甬道宽阔,每隔数丈都点燃了盏油灯,萧布衣望着油灯,却有点骇然这里的规模。

    青石甬道,两侧墙壁也是巨大的青石铺成,厚重古朴,隐有古意。甬道宽约丈许,虽是地下,却如走到大街上般宽阔,并不觉得压抑。

    只是油灯恍惚,映的影子也是飘忽不定,再加上甬道墙壁隐约传来的雷声,水声,仿佛地狱幽灵在呜咽哭泣,让人心惊胆寒。

    萧布衣神色没有胆怯,却有了凝重。

    伸手入怀,拿出一片钢板,细看了良久,萧布衣嘴角浮出微笑,钢板上刻的线条复杂非常,却是他从龟壳中取出的藏甲图。

    龟壳有四,都说集齐四块就能得到天地人三书,岛中的地下甬道看来和藏甲图上地形不谋而合,当初见到曲曲折折,只以为和藏宝图般,画的是扬州的地形,哪里想到竟然和这里的地形暗合。

    难道这里就是藏甲图暗指之地?若真的如此,这里是藏甲,还是能径直得到天地人三书,萧布衣并不知情。

    想到太平道历经四百年之久,仍是长盛不衰,韧性之足。实乃少见,这里的甬道费尽实力,绝非一日之功。萧布衣或许不赞同太平道一些人的做法,可却对太平道的坚持很是钦佩,无论是藏宝还是藏甲地规模,都需要很多人前仆后继的努力。

    甬道的尽头,无路可走。前方和两侧都是青石铺就,凝结在一起,看起来他走到了一条死胡同。

    萧布衣站在甬道的尽头,皱眉沉思。按照藏甲图所示,从这里进入应该是标注的藏甲所在,是地图错了,还是他有玄机没有发现?

    想到古人多好做什么暗道机关,就算高君雅之流也有密室暗道,萧布衣缓步上前,伸手在对面的墙壁敲了几下。

    墙壁传来突突之声,墙壁后是空的!

    不等萧布衣再做反应,青石墙壁已经无声无息划开,闪入到一侧的墙壁之内。前方突然一条金色巨龙扑来,速度极快,绕是萧布衣眼力敏锐惊人。却也瞧不清动作,只是脑海中存在这个龙的影子,虽是不及躲闪,萧布衣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可他退地虽快,巨龙却已经扑到他身上,萧布衣觉得脑海轰然一响,只能提气护住身体,从未想到世上真有龙的存在。

    金色巨龙扑在他的身上,陡然间化作金光万道,四散开去。光影纵横,煞是耀眼,

    前方已经是金光大道,豁然开朗,仿佛青石墙壁阻隔从未有过。萧布衣目光从墙壁转过来,望向前方。

    前方的景象金碧辉煌,万道霞光,一人高坐台上,龙盘虎踞般。身子笼在金色光环之下。散发着淡淡的金光,轻声道:“天机。你终于来了!”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向地下走了颇深,可却没有想到地下还有如此恢宏的建筑。

    他眼前宛若个宫殿,比起杨广所居的宫殿不遑多让,从甬道向前望过去,首先是五层高台,高台每层阶梯有九,每层阶梯都是用白玉打磨,黑石镶边,简单却是庄严。

    高台上有一华丽龙椅,龙椅两旁双龙盘踞,金光闪耀。金子昂贵无比,这里的两条长龙赫然就是黄金打造,若论奢华,实在不让杨广的龙椅。

    大殿四周却非青石墙壁,而是树立诺大地铜镜屏风,若只是一面铜镜屏风也不会让萧布衣如此惊奇,可从萧布衣的角度来看,大殿内左右和前方都是镶嵌着诺大的铜镜,大殿中火光熊熊,被铜镜一反,金龙照耀,这才耀出璀璨地光芒。

    萧布衣转瞬明白过来,方才投射到他身上的金光赫然就是双龙交汇在铜镜上现出的光影,形成一条逼真的金色巨龙,经过铜镜的折射冲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里,萧布衣内心震撼,暗道古人居然有如此巧妙瑰丽的设计,让人叹为观止。

    白玉,黑石,铜镜,金龙加上霞光万道,组成迷离的景象,铜镜之间光线五彩斑斓的纵横,大殿刹那间的迷离恍惚,让人如坠魔境。

    萧布衣多少被眼前设计地精巧所震撼,一时间忘记了回答对方的问话。

    “天机,你怕了吗?”那人又道。

    他声音低沉,加上四周华丽又是极其诡异的气氛,光线纵横,身上淡淡的金光,若是意识差些多半都会被他语调控制,有了顶礼膜拜的念头。

    那人身着华服,雄踞在高位之上,双龙护卫,脸上戴着金光闪闪地面罩,让人更生敬畏。

    “谁是天机?我怕什么?你是谁?”萧布衣回问三句,缓步终于走到了殿中,望向对面的铜镜墙壁,发现身后的墙壁无声无息的合拢,墙壁的这一侧赫然也是面铜镜整个大殿融为一体,到处都是铜镜照耀,镜中地人影环环相套,让人陡然望过去,满是诧异,可再仔细瞧过去,只觉得双眸昏花,头晕脑胀。

    萧布衣暗自心惊,知道这多半也是一种迷惑心神地法门。强自收敛身心,暗自潜运虬髯客所传的静心法门,片刻后头晕感觉渐去。

    宫殿中虽然四壁都是铜镜,可设计地极为巧妙,除了方才甬道入口的光芒万丈,别处的光线虽是灿烂,也还算是平和,萧布衣心中暗道,太平道势力广大,虽始终是暗中运作。可只看这金龙铜镜,就算是诺大的财富,不知道是如何聚得。

    他说诺大地财富丝毫不假,只因为这些铜镜就算融了用来铸钱,也是庞大的财富。

    高台之人轻叹一口气,“萧布衣,事到如今,你我都是心知肚明。你若不是天机,我等如何会为你造势,你若不是天机。如何会在短短的两年内登峰造极,你若不是天机,今日你就不会来到这里。”

    萧布衣皱眉望着高台之人。“你又是谁?”

    那人微笑起来,“上天入地,唯吾独尊,以你的聪明,当然应该知道,我就是太平道的无上王!”

    那人说出自己就是无上王之时,大殿轰然而亮,漫天金光闪耀。萧布衣和无上王之间蓦然出现一道水幕,朦朦胧胧带着光芒。

    水幕喷起,幕屏上隐约有青龙。白虎,朱雀,龟蛇空中交错划过,艳丽的不可方物。

    水幕正中却是写着八个大字,上天入地。唯吾独尊。

    萧布衣吸了口气,脑海中突然现出个名词,水幕电影。

    这种感觉实在有些滑稽,本是肃穆庄严的场面在他心目中也起不了多少震撼。

    水幕电影在他那个时代并不稀奇,那是将流水高速喷出。雾化后形成银幕。然后将特制的录像投到水幕上,形成虚无缥缈和让人震撼的效果。

    相比那个时代而言。眼下这种水幕影像当然简单了很多,可如是不明所以,当是惊骇欲绝,不知道身处何地。

    萧布衣望着水幕上的景象,也不诧异,淡淡道:“无上王,既然你我都是心知肚明,你实在不需要这些景象来坚定我地念头。”

    无上王眼中精光闪烁,只是摆手间,所有的幻境蓦地消失,水幕上的文字抹去,水幕却还是立在二人的中间。无上王一直留意观察萧布衣的表情,沉声道:“你若非天机,见到此等灵异的现象如何不惊?”

    萧布衣心中一动,皱眉道:“原来你是特意引我到此?”

    无上王轻声道:“不是我引你,而是你迟早会来。”

    “你在这里等我做什么?”萧布衣又问。

    无上王眼中蕴含着太多的含义,“我等你只因为应该等你,告诉你如何去做?”

    “我为什么要听你所言!”萧布衣冷冷道。

    “我是太平道的无上王,你是太平道的天机,这是命中注定。”无上王摇头叹息道:“命运注定,谁都不能摆脱,你不是听从我,而是听从命运。”

    “命运?”萧布衣喃喃道:“那我该如何去做?”

    他说的轻微,无上王却是听地清楚,手臂微动,水幕上现出一排字来,“此为天书所写,你当然能看懂。”

    萧布衣皱眉道:“你泄露了天机,难道不怕遭到天谴?”

    无上王淡淡道:“所有世间命运,天地人三书中早有注定。你既然是天机,何有泄露天机之说?眼下并非我不信你,而是你身为天机,心比天高,又是巅峰之下,不知危机,所以不信我是无上王而已。”

    萧布衣凝望着水幕上的那排字,良久才念道:“太平元年,杨广身死,无上王称帝,太平四年,华夏南北统一,太平七年,吾帐下大将军萧布衣平定突厥,太平九年,总率十万兵马踏平辽东,活捉高丽王,天下一统,布衣称雄,万民称颂,创不世基业!”水幕上的字体均为萧布衣那个时代地文字!

    他是念完的时候才发现这点,脸上微微变色。

    无上王一张脸被罩在黄金面具下,让人看不穿心意,只是眸子中突然寒光闪现,轻轻叹息声。

    他叹息的极轻极淡,可是叹息过后,金色的大殿变的有些冷,有些暗。甚至有了一点,夕阳落山时的绚丽和无可奈何!

    尉迟恭已经想不到不世基业,他眼下正在为能否见到明日的太阳而努力。

    所有的王图霸业,理想抱负已经被统统地抛在脑后,他单刀已折,血染衣襟,身上伤口不下十余处!

    他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他本不是如此固执执着的人!

    圣旨本来和他无关,只要他和一帮偏将副将般,置身事外,他本来就不用如此辛苦地搏命。如果得到杨义臣的器重。他说不定还有更好的前途。

    可他不能置身事外,因为他是尉迟恭,他知道自己此刻若是不出手,那就算活到七老八十心中也会留下歉然!

    当当当几声疾响,尉迟恭已用断刀劈飞了刺来的数杆长矛,顺手砍翻了一名兵卫,一抹血痕夹杂着雨滴汗水飞洒到天空,转瞬被大雨冲刷不见。

    他厉喝一声,冲前几步,身后却有数把长矛穿刺过来。风声急劲。

    尉迟恭反手砍去,连断三杆长矛,手臂酸麻。闪身急扭,剩余两杆长矛一枪走空,一枪刺在他的肋下,鲜血迸出。尉迟恭来不及去看伤口,反手夺枪,单刀脱手飞出,刺中他地兵士翻身栽倒,一刀断头!

    乱战和高手对敌截然不同,高手对敌,出招总是有迹可循。你来我往,凭经验招式劲道力量决出胜负,可乱战之中,兵卫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出枪砍刀错落有致,让人招架起来无迹可寻,更是疲于奔命。

    兵卫或许不需太强,甚至不需要招式巧妙,但只要前仆后继的冲击尉迟恭。他就算有天大地能耐。也总有力道用完的那一刻。

    前方距离城门垛不过有数丈地距离,可秦叔宝长枪在手。坐镇那里,跳过城墙逃命对尉迟恭而言,不异是个天堑。

    他退无可退,身后杨义臣居然还一直没有出手,这让尉迟恭不由地心寒。

    尉迟恭断矛斩人,不过刹那俄顷,断头兵士不等栽倒,又是有十数名兵士填充涌到,七八杆长枪攒刺过来。

    陡然间身后断喝声响,“尉迟敬德看枪。”

    声到枪到,长枪鼓荡之风震开雨滴,让风云变色,秦叔宝终于出手!

    刹那间,尉迟恭腹背受敌,在劫难逃。尉迟恭不及回身,只是左手急抓,喝道:“好一个秦叔宝!”

    伸手之间,尉迟恭已经连抓三杆长枪在手,霍然转身,背后被数杆长枪刺中也是不顾。尉迟恭转身之际,奋然挥臂,三杆长矛呼啸而出!

    秦叔宝长枪堪堪刺中尉迟恭的胸口,尉迟恭胸前血花绽放!只是尉迟恭这招已是玉石俱焚,弃自身于不顾,秦叔宝脸色巨变,来不及用力,抽枪翻身倒退,一个跟头已经到了城墙之上。

    尉迟恭枪出人出,跟随长枪而走,奋起全身地力道,高高跃起,从众兵士头上飞过,和秦叔宝已经先后到了墙头之上。秦叔宝还来得及挺抢刺去,尉迟恭伸手急抓,握住刺来的枪杆,手中长枪刺去,直取秦叔宝的心口。秦叔宝断喝声下,不肯弃枪,用力挥臂,已将尉迟恭甩出墙头!

    尉迟恭心中微喜,暗想墙头虽高,可自己长枪在手,当能阻上一阻,出了下邳城,以后天高鸟飞再无束缚。

    他喜意一闪而过,可转瞬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因为他才发现,天罗地网不止在城楼,还有在城外。

    城外不知何时,早就精兵密布,这次他们手中不是长枪林立,而是无边的大网!

    尉迟恭急速下落,手握长枪,却已无能为力。坠入层层渔网地那一刻,尉迟恭脑海中想到被渔夫扑捉的大鱼,他还是没有冲破杨义臣的天罗地网,或者说,他没有杀出张须陀精心布下地罗网。

    张须陀的算计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兵士脚步错落,已将尉迟恭层层裹起,让他挣扎不得,尉迟恭放弃挣扎,心中暗想,张须陀手下三将,如今秦叔宝在此,不过是杨义臣协助。自己就是无能逃脱。张须陀亲自出马,又有罗士信,程咬金帮手,萧兄弟就算比自己武功要强,可也更是凶险,却不知萧兄弟现在如何?

    萧布衣是天机,他真的是天机?可就算是天机又能如何,张须陀出手,任何人都不会有机会,包括天机!

    城头放下钩索。将网中已成血人般的尉迟恭吊上城头,他身上甚至还有两支不及拔落的长箭。

    城头的兵士望下去,眼中怜悯,悲哀,尊敬不一而足,可少的唯独是痛恨,就算尉迟恭方才与所有人为敌。

    尉迟恭人在网中,感觉如在云中,忽忽悠悠地向上,见到了杨义臣的一张脸。

    杨义臣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地振奋。阴沉的如天边的乌云,突然问道:“尉迟恭,你可曾后悔?”

    尉迟恭目光掠过杨义臣。望向乌蒙蒙的天空,喃喃道:“后悔?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有些事情,你知道了结局,可你还会去做!杨义臣,如果所有事情再重来一次的话,尉迟恭还是选择这条路!”

    雨停云却还是聚集,黑压压地如同压在众人的心头,杨义臣脸色亦是阴沉,缓缓地直起身子。艰难道:“尉迟恭与萧布衣同流合污,犯上作乱,拒捕力尽被擒,三天后市集处斩,以儆效尤!”

    “三日后?”尉迟恭咧嘴笑笑。感觉到有目光望向自己,勉强扭头望过去,见到秦叔宝虽是紧握长枪,却是垂下头来,雨水从脸颊滑落。鲜血却从长枪上滴落!

    谁都看不到秦叔宝的心思。或许包括他自己!

    “有些事情,你知道了结局。你就一定要去做,这就是天机!”

    无上王高高在上,凝望着萧布衣,“萧布衣,你是天机,识得天书的文字,既然知道结局,顺势而为即可。王图霸业,尽在你掌握之中!”

    萧布衣脸上露出疑惑之意,“天书中只有这些文字?”

    无上王沉吟道:“当然不止这些,不同地人看到地不同而已。你既然是天机,当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眼下你只要和吾联手,以太平道地能力,以吾的号召力,以萧将军的勇冠三军,你我联手,顺应民心,义旗高举,何愁大事不成?”

    萧布衣叹息道:“怎么你的天书和我所知不同?”无上王沉默半晌,“你所知地又是什么?”

    “我所知的天机是今日萧布衣会斩了你这个无上王!”萧布衣淡淡道。

    无上王并不惊诧,高台上凝望萧布衣良久,“你想逆天而为吗?”

    萧布衣伸手按住刀柄,“如果按你所说,我就是天,何来的逆天?”

    无上王放声长笑道:“好一个萧布衣,豪情壮志,不亏吾以后帐下地第一将军。今日你口出狂言,我不怪你,你大可放心,吾知人善任,既知道萧将军的大才,绝非因为你的顶撞冲突而不满,弃将军于不用。”

    “可我见到的只是你的血腥屠戮,”萧布衣冷漠道:“还有做事的不择手段。至于什么知人善任,我却半点没有见到。”

    无上王叹息道:“萧将军此言差矣,行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世上有人求名,有人求利,有人杀人,有些人天生就是被人杀。有些人雄才大略,当成大事,有些人碌碌无为,却是都猪狗不如。既然猪狗不如,杀与不杀又有什么区别?如果能以这些平庸之人换取千秋大业,又有何过错?”

    萧布衣笑起来,“我听起来你的说法怎么都和强盗差不多,难道强盗抢掠杀戮还有理了不成?”

    无上王淡淡道:“萧将军,你实在不该如此说话,看起来我还是高看了你。你率兵击溃历山飞,带军铲除瓦岗,虽是自号正义,可两战死的人不见得比我屠戮的少。他们难道个个都是死罪,恐怕不然吧?所以我只能说,天下伟业功绩无不用枯骨堆出,你我也不例外!”

    萧布衣不再反驳,沉默良久才道:“若是按照天书记载,你我联手要做什么?”

    无上王眼中光芒闪动,“如天书记载,你我今日联手,我当会以你为大将军,号令淮北,聚众十余万北上据占瓦岗,攻克荥阳,挥兵西进,径取东都!可这里却有个难题所在,那就是张须陀勇猛无敌,我们要先设计将他除去!不然大隋有他在,我等大业虽会成功,却会损失惨重。”

    “张须陀也会死吗?”萧布衣也是目光闪动。

    无上王道:“人谁不死?张须陀虽是勇猛无敌,可只要计划周密,以萧将军的武功,铲除他不是难事。”

    “可我从未见过张须陀。”萧布衣皱眉道。

    “这有何难。”无上王笑道:“吾在此,虽见张须陀本人很难,但见张须陀画像还是不难。”

    他话一出口,手臂轻按,身边金龙扭动,活了一般,口中各射出道光芒,交汇在一起,射到萧布衣背后墙壁地铜镜上。

    萧布衣扭头望过去,发现光环之下,一人铜镜中手持巨弓,身披铠甲而立,威武雄壮。那人身材和真人仿佛,只是面目有些朦胧。

    “他就是张须陀?”萧布衣皱眉道:“还是有些模糊,无上王果然非同凡响,可能否让我更清楚的看看。”

    “近前看看就好。”无上王淡淡道。

    萧布衣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突然见到对面强光射出,冲到他身上,让人不能视物。转瞬尖锐声发出,朦胧中只见对面之人挽弓搭箭,怒射而出。

    萧布衣呼喝都是来不及,霍然仰天倒了下去,怒箭几乎擦他面门射出,射到他身后的铜镜之上,砰的一声大响,萧布衣身后铜镜炸裂,漫天飞舞,光线流离,惊心动魄。

    萧布衣躺在地上,浑身冷汗,缓缓起身,却还是笑道:“无上王,这又是怎么回事?”

    见到无上王不语,铜镜之人挽弓凝立,萧布衣轻叹一声,“我一直在想,会以何种方式和张将军见面,却始终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相见。张将军,萧布衣做错了什么,要你千里追杀,天罗地网?”

    光线淡去,铜镜之人面目已变清晰,虽是身着铠甲,威武雄壮,却是愁眉深锁,面容苍老,赫然就是给萧布衣地图的老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