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四七节 困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地下宫殿虽是光影纵横,幻境重重,可铜镜中射出的一箭绝非幻境,铜镜中的人竟然是真人。

    只是光线巧妙,让人分辨不出幻境还是真实。

    方才才入宫殿的时候,一条幻影金龙扑来,已经吓了萧布衣一跳,这次他若是真的以为还是幻境,已然死在这惊天一箭下。他能够逃脱性命,固然是因为早生疑惑,勤修苦练和敏锐直觉更是功不可没。

    可他就算躲过了方才一箭,看起来还是危机重重,无上王和张须陀居然联手对付他,那实在是让人惊骇莫名的事情。

    萧布衣虽是微笑,可嘴里已经有些发苦,甚至一直苦到了心里。

    他不是赤豹黑虎,却是真实感觉到了赤豹黑虎的惊惧。

    或许赤豹黑虎完全没有惊惧,因为长箭射中他们之时,他们或许还是不明所以,可萧布衣却是切实的感觉到和死神擦肩而过。

    萧布衣虽也是擅长弓箭之人,可这也是第二次见到如此霸道的一箭,他自问要是自己,端是射不出这样的一箭。梁艳娘所说的话犹在耳边,张须陀是大隋的异数,也是大隋唯一能开九石硬弓之人,这凌厉非凡的一箭,天底下恐怕只有张须陀才能射出!

    老伯还是立在铜镜中,脸色复杂的望着萧布衣,多少带有惊诧。可他当非镜中人,而是铜镜不知何时已经裂开,后有暗道。大殿中光线迷离,遮挡巧妙,这才让他看起来和在镜子中一样。

    萧布衣见到镜中是和自己一块啃鸡头的老伯,也是错愕满面,可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张须陀自梁郡见驾后,一直都在他的左右观察。他第一次见到老伯的时候。老伯看起来不过是乡农,萧布衣甚至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实在是因为他无论装束打扮都和乡农无异。可他身着甲胄,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像个将军。

    “萧布衣,我还是低估了你。”老伯声音低沉,满是威严

    “你没有低估我。”萧布衣四下望过去,“能烦劳张将军布下如此阵仗,处心积虑的射我一箭,我自己都想不到。可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张将军居然和无上王联手,实在让人心寒,莫非张将军才是无上王的帐前大将军?”

    无上王冷哼声。“萧布衣,你就算巧舌如簧,也难掩狐狸尾巴!”

    萧布衣扭头望向无上王,半晌才道:“原来你不是无上

    “萧布衣。你现在才知道,未免晚了些。”无上王伸手摘掉黄金面具,露出一张颇为年轻的脸庞,眉毛粗重,双眸闪亮。

    “现在知道总比不知道地要好,”萧布衣苦笑道:“如果我眼前这位老伯是张须陀将军的话,那这个无上王当是张将军手下第一猛将罗士信!若非罗士信,又有哪个有如此气魄威猛,甚至可说是深得无上王的神韵……”

    罗士信也不恼怒,冷冷的望着萧布衣。只是笑。

    萧布衣自顾自的说下去,“我来到这里,本来是有张将军的地图,当时还是诧异不明所以,却为捉无上王为国除害。来此义不容辞。没有想到眼下这种结果,难道张将军才是真正的无上王,还是……”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欲言又止,看起来有些疑惑。

    张须陀只是默默的凝视萧布衣。罗士信却是放声大笑起来。“萧布衣,你实在是个很会做戏之人。到了如今。居然还要反咬一口,枉费张将军地一番苦心。”

    “若是这番苦心不过想置我于死地,那枉费又有何妨!”萧布衣淡淡道。

    “张将军既然出手,当然已经是证据确凿!”罗士信沉声道:“其实张将军对你一直都是颇为赞赏,听闻你边陲救驾,太原击溃历山飞,不久前又破了瓦岗,大为振奋,只道大隋又有了栋梁之才,可固大隋根基,只可惜……”

    萧布衣扭头向张须陀望去,见到他虽是挽弓,神色却是愁苦,沉声道:“萧布衣听闻张将军威名赫赫,让贼首胆寒,早也心存敬仰。可一直缘悭一面,很是遗憾。”

    罗士信高台上道:“萧布衣,可惜你让张将军大失所望!张将军本待到瓦岗见识你这个英雄豪杰,没有想到圣上有旨让他赶赴梁郡,又让我等带精兵南下,先你去了下邳……”

    萧布衣心头一沉,暗想当初秦叔宝传信的时候,说要回转齐郡,自己当时意气风发,哪里想到那时候杨广就已经开始下手!

    “张将军命我等带兵南下,自己却是单身赶赴梁郡面圣,没有想到圣上颁旨就是要取你的性命。张将军大惑不解,对你一直器重有加,竟为你分辨,圣上无奈之下,只能说出你本是太平道地余孽,身为天机,当乱我大隋江山。张将军并不相信,却不能违抗圣旨,只好明察暗访,只希望找到你是被人冤枉的证据,再去圣上那里为你洗脱罪名。他早就知道这里是为无上王的一处巢穴,当初在村落见到之时,将地图交给你。他并不希望你去,却知道你如是天机,多半会去。张将军先你一步到达这里,铲除这里的太平余孽,研究出这里地部分机关后,命我假扮无上王试探你的口风……”

    萧布衣喃喃道:“看起来张将军这一箭绝非无因。搜书网”

    “当然并非无的放矢。”罗士信高台上缓缓站起,凝声道:“萧布衣,你虽然满口狡辩,可这里本是无上王的巢穴,水幕上的文字颇为古怪,我和张将军皆不识得,你却全然无碍,随口念出。本来张将军还抱有希望,只盼其中有所误会,可眼下看来,你和太平道早有瓜葛,圣上绝非无的放矢。”

    “或许这是太平道布下的嫁祸之计。”萧布衣摇头道:“他们无非想要挑动我和张将军一战。”

    “你觉得我们会信你?你如何解释识得天书文字?”罗士信冷声道:“还有,这里规模庞大。太平道之人想必经营日久,更不知道张将军来此,当不会做戏,天书所言你又如何解释?”

    萧布衣神色有些黯然,突然扬声道:“张将军,看来你我迟早一战。”

    “不自量力。”罗士信缓步走到水幕之前,“萧布衣,何须张将军出手,有我罗士信在。今日你难逃一死。”

    张须陀镜中轻叹声,“萧布衣,你实乃大才。可你为什么偏是太平道中人?”

    萧布衣皱眉道:“你们成见已深,我无话可说。可我只想说一句,就算我读懂天书文字,也绝非太平道中人。这种曲直实难解释清楚。不过我却是心知肚明,这些都是太平道的阴谋诡计,让我不得不慢慢的投靠他们。我虽是竭力挣扎,不想同流合污,怎奈就算张将军都是推我入陷阱,他们算计之精明,实乃常人难以想象。”

    张须陀微微意动,罗士信却道:“萧布衣,你大言不惭。今日不需天罗地网,只要我和张将军在此。你已经插翅难飞,既然如此,你如何去投靠太平道?”

    “萧布衣,我也不想杀你。如果你束手就擒,我不取你性命。带你去见圣上,请圣上定夺。”张须陀缓缓道。

    萧布衣叹息道:“张将军,萧布衣命由已手,尚是不能自主,被人百般算计。又如何能够束手就擒。听人摆布?”

    “这么说你一定要反抗了?”张须陀再叹一声。

    “形格势禁,不得已而为之。再说天下大乱。以张将军看来,难道是我可以左右?只凭无妄的天机一说,就要坑杀我等,岂不让天下忠臣寒心?如今天下大乱,圣上不思进取平乱,再下江南,劳民伤财,难称明君,萧布衣虽自信清白,又如何能把性命交与圣上之手?张将军,你今日和我一战,可说是大隋自毁长城,今日逼萧布衣不得不反,明日只怕就要轮到张将

    张须陀脸上更见愁苦,“多说无益,你若是问心无愧,不妨和我去见圣上。我以性命担保,拼尽全力还你清白。”

    萧布衣心中叹息,却放声笑道:“我就是问心无愧,今日才敢和张将军为敌!张将军,看来你我命中注定要此一战。”

    张须陀双眉微扬,握弓之手缓缓抬起,罗士信又下了层台阶,萧布衣皱眉道:“不过张将军天下称颂,英雄豪杰,难道也要学无赖群殴地行径?”

    他想分而化之,心道收拾一个算一个,两人合击,自己九死一生。

    “我一人足矣。”罗士信低吼一声,高台上纵身跃起,双手背后探去,抽出双截棍子般的东西,空中驳接,只是一扭,枪头探出,合成把长枪,凌空向萧布衣刺去。

    萧布衣见到他动作干净利索,猎豹出击般,也是心惊。伸手一探,长刀在手,并不接招,脚步滑落御风般,却已经到了张须陀对面铜镜之前。

    罗士信虽是勇猛,在萧布衣心目中真正地大敌却是张须陀。

    当初张须陀历城一战,以五骑敌贼兵过万,传诵大隋,无不视为神人。萧布衣寻思自己不要说抵抗过万,就算几百人打过来都是好一番苦战,此中差距,显而易见。

    再说方才张须陀一箭让人胆寒,萧布衣不想卖后背空门给张须陀,倚壁对抗,不至于腹背受敌也是无奈之举。

    这一退之下,萧布衣已和张须陀拉开最远距离,当是将张须陀的威胁减少到最小。他只希望张须陀身为大将军,声望一时无二,也能恪守单打独斗的规矩。可他也知道,行大事者向来不拘小节,李靖武功高明,用兵如神,对敌之时却从不讲究孤身对敌,如果有人挑衅,通常都是一阵乱箭射回去。张须陀即是名将,想必也是如此想法。

    这单打独斗看似豪放,草莽中颇有英雄气概,在这些名将眼中实在是再愚蠢不过,张须陀处心积虑。当求擒敌杀敌为先。

    萧布衣退地虽快,罗士信动作更快,两个起落,已经到了萧布衣的面前。长枪抖动,毒龙般刺出。

    萧布衣单刀在手,挥刀就砍,正中罗士信的枪杆。

    当的声响,火星四射,罗士信长枪荡开。萧布衣却是一凛。

    他本倚仗宝刀之利,削断罗士信的枪杆,没有想到罗士信长枪居然安然无恙。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

    罗士信长枪荡开,也是心惊,心道枪沉刀轻,萧布衣以刀格枪。臂力端是不弱。可长枪在外,罗士信却不慌乱,身子不退反进,转瞬拉近了和萧布衣地距离。双手交错,荡开地长枪陡转,竟从肋下穿出,反刺萧布衣的胸膛。

    长枪虽长,可他出招不依常规,尺寸方圆施展地灵活异常,这一枪角度极为刁钻古怪。实在防不胜防。

    萧布衣却是伸手抛刀,罗士信愕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招法,只是手上加劲,毫不留情。萧布衣抛却单刀。电闪穿出,怒喝一声,迎罗士信而上,一拳霍然击出。

    长枪从萧布衣身体刺过,罗士信不喜反惊。因为萧布衣虽是迎枪而上。可在间不容发之际躲闪而过,他招式猛奇。萧布衣地应招却是奇诡,罗士信一枪刺空,再不及应变,却被萧布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

    二人招式刚烈勇猛,都是武功高强,却是一招之下就决出了胜负!

    罗士信闷哼一声,口吐鲜血飞出,只觉得胸骨都是几乎折断。他身经百战,自幼习武,几乎是炼就一身钢筋铁骨,没有想到萧布衣的拳头有如巨斧铜锤,他身受一击,骨架几乎要被震散。

    萧布衣一拳击飞罗士信,却也觉得拳头都有些麻木,心下也是骇然。

    他退后诱敌,全力一击只想除去个对手,管他罗士信张须陀,要取他性命他反击绝对毫不犹豫。

    伸手操住空中落下的钢刀,萧布衣才待上前斩了罗士信,陡然间心生警觉,旁穿出去,崩地一响后,紧接着嗤的一声,一只羽箭射在萧布衣方才立足的地方,直没箭簇。萧布衣不再去杀罗士信,握紧了单刀,寒心张须陀弓箭的霸道。

    张须陀离地虽远,却如同高手在他身边,只因为他一箭射来,也在闪念之间,让人防不胜防。

    萧布衣心中惊凛,兼又佩服张须陀的时候,张须陀也是皱眉,心道萧布衣短短两年声名鹊起,绝非无因,自己长箭出手,素不走空,没有想到两箭居然还奈何不了萧布衣。

    若是在平时,见到萧布衣这种身手,他惜才之下,当像罗士信,秦叔宝等人收为己用。可知道了萧布衣是天机,那今日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大隋素来和太平道没有什么讲和地余地,只要他是隋臣,就以诛杀太平道为己任。

    大殿内沉寂片刻,光线也是黯淡下来,像是为三人错综复杂的关系感慨。

    张须陀,萧布衣都为大隋名将,可如今看来,却不能不生死相搏。

    萧布衣凝望着铜镜中的张须陀,沉声道:“张将军赫赫威名,没有想到也行此偷袭地行径。”

    张须陀叹息声,“萧布衣,你当然也应知道,我这次目地是来抓你或者杀了你,不要说偷袭,就算是暗算也是寻常。”

    他话一说完,轻轻一纵,已经从半空铜镜中纵下,苍鹰般矫健。

    张须陀年纪虽大,可身手敏捷远胜罗士信,落地之时,张须陀还是手挽长弓,缓步走来,凝如山岳。

    罗士信早已翻身跳起,嘴角血迹也不揩拭,双眸中战火更胜,萧布衣一拳虽然打的他吐血,可他身强体壮,片刻恢复。

    萧布衣长叹一口气,看起来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这场杀机。他虽一拳打倒了罗士信,可对这个深不可测的老头子,心中还是有些惊惧。如非万不得已,实在不想和他为敌。

    陡然间萧布衣双眉一扬,罗士信才要上前,却被张须陀一把拉住。

    罗士信扭头望过去,不解其意,可他见到张须陀脸色之时。心中蓦然生起一股寒意,只因为张须陀脸色大变,眼中有了惊凛之色,这是罗士信从未见过之事。

    罗士信十四岁从军,勇武过人,虽和秦叔宝,程咬金齐名,可隐约为三将之首,生平只服一人。就是张须陀。

    他和张须陀南征北战,对敌无数,张须陀打遍天下。从无惊惧之色,能让他骇然之事又是什么?

    转瞬之间,罗士信已经醒悟过来,能让张须陀也惊惧的只有天地间难以抵抗地力量。大殿四周轰轰隆隆的声音传来。雄伟宏壮的大殿颤抖起来,越来越烈。转瞬砰的一声大响,震的三人几欲吐血!

    随着大响过后,四壁半空中地铜镜齐齐地爆裂,无数白龙般的水柱从半空中怒啸着涌到殿中,浇地三人满头满脸。

    萧布衣也是骇然变色,这才想到身处岛底,看水势之猛,难道是洪泽湖的湖水冲到了大殿之中。如果真的如此,三人性命堪忧。

    张须陀已经顾不得再抓萧布衣。伸手抓住罗士信,倒退数步,只是一跃,就已经到了方才铜镜之上。他既然从那里出来,当然知道那里有退路。要是被水充满了大殿,就算你有通天地本事也要活活的憋死。

    他如此一跃,功夫已见深厚,萧布衣自身要跃上都是困难,张须陀抓住罗士信还是举重若轻。

    奢华非常的大殿片刻之间已经被水吞噬。萧布衣骇然其中的变化。却在犹豫是否跟随张须陀前去。

    留在这里当然是死,可跟着张须陀前去也不见得是活路。

    只是转念地功夫。四周涌入地大水已经没过了萧布衣地头顶,萧布衣长吸一口气,正准备游过去从张须陀逃命地地方离去。陡然间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大水遽然变了方向,汹涌地冲来,砸到了他的身上,压迫的他几乎不能呼吸。

    萧布衣蓦地发现身后地墙壁不知何时敞开,大水自上而下,迅即蓄满大殿,本来这下有了宣泄的口子,当是沛然流出。

    萧布衣虽是能力超凡,可面对这种自然巨力,还是无力抗拒,脚步一虚,已被大水带起,身在水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飘去。

    随水漂流,萧布衣索性放松了身体,提气护住周身,凭借直觉感觉身周一切。

    他放松了身体,整个人居然和鱼一般灵活,顺水流了不知多久,陡然觉得水势转折而上,霍然喷出。萧布衣凝劲在臂,紧握单刀,只想对付莫名的危机。

    罗士信虽说张须陀铲除了这里太平道的余孽,萧布衣却不认可,心道这里气势磅礴,暗道重重,太平道的人只要躲起来,就算张须陀武功盖世,也是奈何不了。

    太平道徒,无上王等人要说武功,兵法,对阵或许都是不如张须陀,甚至打不过萧布衣,可他们逃命,狡诈,蛊惑,制造神秘的法门却是远胜张须陀和萧布衣。

    萧布衣到此寻找无上王,张须陀驱逐太平道众,却显然没有驱逐干净,等到三人相斗之际,藏身殿侧的太平道徒暗开机关,放水进来,妄想淹死三人。既然如此,自己水流的出口处当是有人把守,危机重重。

    水流喷出,去势一歇,萧布衣失去水势依托,人在半空,握刀四望,微有错愕,他竟然看到了天空。

    四周芦苇水草遍布,天上冷雨轻抚,风吹草动,湖面水波荡漾,轻雾弥漫,那股暗流竟然把他从地下宫殿冲到洪泽湖水面。

    萧布衣落下来,见到身下暗流还是涌动,可势道慢慢衰弱,暗自皱眉,心道太平道诡计重重,眼下看起来却是想要救他,如果没有这股大水,他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摆脱罗士信和张须陀地联手。

    落到水里的时候,萧布衣夜色中已经分辨出老君山的轮廓,奋力向那个方向游过去。

    岸边已经有人站起,低声道:“萧老大?”

    萧布衣翻到岸边,喘了口粗气,几乎和孙少方同时道:“张须陀来了。”

    二人都是愕然,转瞬又是想笑,快速的说明了情况。虽然张须陀威风八面,可二人同心协力,知道眼下畏惧不起作用,只有效困兽拼搏才可能杀出一线生机。

    萧布衣迅疾的分辨出形势,沉声道:“少方,你带人按我说地行事,我去通知裴行俨。”

    “慕儒已经去了,可一直没有音讯。”孙少方突然失声道:“张须陀处事如此周密,我只怕他会有人去对付裴将军,可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萧老大,那里有危险!”

    萧布衣握紧了拳头,沉声道:“无论如何,裴行俨这个人总值得我们去通知!再说慕儒也在那里,我怎能不去?”

    孙少方见到萧布衣心意已决,知道阻挡不了,只能道:“萧老大,你一定要活着出来。”

    萧布衣点头,纵身急行,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孙少方摇头叹息道:“这个萧老大,唉!”

    萧布衣一路飞奔到了老君山,见到有哨兵把守,吩咐道:“带我去见裴将军。”

    萧布衣虽是如同落汤鸡般,哨兵却还认识,不敢得罪,当下带着萧布衣一路南行,很快到了龟山营寨所在。

    沿途哨兵还是井然有序,营寨内却是不算明亮,大军驻扎在这里,本是隐秘的事情,营寨黯淡也是在情理之中。

    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没有什么异常,萧布衣却是心中警惕,心道以张须陀的身手,大水不见得能淹死他,以张须陀地心机,他怎么会忽略裴行俨这股兵力。这里是有危险,可他还是要来,他可以舍却大将军地地位,可以一无所有,也可以放弃这里的精兵,但他不想放弃裴行俨这个人。

    所以他一定要来!

    他巅峰之下,荣耀无数,可一无所有却也是再简单不过,他拥兵数万,可真地被朝廷追杀,这些卫府的精兵如何会跟他?

    想到这里的萧布衣唯有苦笑,仰头望了下天色,黑茫茫,才是深夜!

    萧布衣很快到达裴行俨营帐之内,大帐内,裴行俨一人独坐,油灯闪耀,照耀他的一张脸,阴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