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六七节 英雄迟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大海寺前,土地早被鲜血染红,泥土也已被尸体掩盖,刀枪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人手脚发软。可歌谣却是越唱越响,并不受到眼前惨烈影响,听起来凄厉非常。

    齐郡爹娘想儿郎,日哭夜哭哭断肠,妻儿在家无人养,泪茫茫……

    歌谣传到远山,声音激荡回转,远山有着更大的声音回转。

    士兵疆场难回转,心惶惶,路苍苍,此时不走,路在何方……

    声音浩浩荡荡,一时间,四面八方都是歌谣声不绝于耳,好像真的从齐郡方向传来。虽是阳光普照,可鲜血喷洒,给白日带来凄迷之意。

    有些兵士不知不觉的缓了手中的刀枪,举目四望,不知道那些百姓中到底有没有自己的亲人。看他们的穿着,和齐郡百姓无异,听他们的口音,也是齐郡附近的口音,这让所有思乡心切的兵士不由惘然。

    齐郡的百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难道是家园不在?

    他们本是信任张将军,相信这一仗胜后,他们必定能够回转所爱的家乡,他们从军跟着张将军,毕竟为国的念头少,保护家园的意味更浓。这里的兵士都是齐郡人,对热土有着深厚的热爱,对张须陀都有着深深的尊敬。

    因为没有了张须陀,就没有齐郡的安宁,可如果家园不在,他们跟着张将军又做什么?

    张须陀马上执弓,心中震颤,他知道军心已乱,难再取胜。

    他的武功绝顶,少逢敌手,他的阵法无敌,以少胜多。可他不是神,他也是人,他显然也有控制不了的事情,他可以杀了盗匪。但是根除不了盗匪。他可以规劝圣上,却无法常在他身边。他可以带着兵士东征西讨,保大隋平安,可他却保不了齐郡的安危。士兵之根本。

    他现在感觉有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既然如此,他如何能胜?

    章令可死的冤,张须陀心知肚明,这旨意或者不是圣上颁发,可圣上要是知道萧布衣在襄阳作乱,还是会让他去,他可以不去吗?

    杀了章令可,只想稳定军心。可没有想到李密计策如此毒辣,居然让人扮作齐郡的百姓蛊惑军心,这招若是平时,多是没用,可才逢圣旨,又有此歌,众兵士在外征战日久,怎么会不心中茫然,乱做一团。

    八风营在于纪律严明,在于兵士铁血执行军令。张须陀斜睨之下已经知道,八风营已经再不是当初的八风营。

    王伯当乱阵中本以为必死,没有想到四周刺来的长枪遽然间少了很多,慢了很多,不由精神大振。高呼道:“跟我来。”

    他单刀早就砍豁了口。就地一滚,又捡了把长刀。当先向外杀去,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在这个八风营里呆上片刻,本以为阻碍重重,没有想到和众人合力一冲,竟然出了隋军的阵营。

    王伯当死里逃生,有些意料不到,他怎么也想不到,百般攻打地八风营风雨不透,如今竟然被他轻易地杀出重围。

    歌谣四面八方不绝,李密却是手一挥,瓦岗众匪蜂拥而上,因为就算瓦岗众都已经看出,八风营现在已经八面透风,再非铁桶一般。

    张须陀长叹,手中长弓一挥道:“跟我来。”

    八风营虽然不再是八风营,可张须陀还是张须陀,张须陀打遍天下,未逢敌手,就算萧布衣武功突飞猛进,也是落荒而逃,李密武功高绝,也是不敢正撄其锋!

    这次张须陀并非坐镇中军,而是一马在前,身边两个掌旗官还是紧紧跟随,旗帜挥舞,领兵向山右行去,单雄信在前方正攻打的起劲,见到张须陀来,脸色大变,竟不敢拦,策马闪到一旁。

    有盗匪没有注意到当家地骇然,骇然不畏死的上前。

    张须陀也不废话,拈支长箭,嗤的一声,电闪穿出。

    盗匪众多,一箭连射三人,余势不歇,带血钉到远方地树上,颤颤巍巍。

    众盗匪大惊,哗然散开,张须陀或许不能胜,但是张须陀没有哪个敢拦!

    张须陀策马前行,轻易的冲出重围,只是行了不远,扭头望过去,再次勒马,脸色微变,脸上愁苦之意如同刻上般。

    他对手下三将极为信任,此行分兵数处,本以为四面围困,将瓦岗众一网打尽,没有想到竟无一人赶到,那一刻他可以说是心如刀绞,可他还带着五千兵力。虽和盗匪激战数场,但是损失颇少,大半数安然无恙,他领军在前,冲出重围,只想保齐郡子弟兵性命,可没有想到跟着他冲出的只有数百之人,这在以前绝难想像!

    旗帜一出,兵士跟随,这本是行军指挥之法,可见到掌旗官脸上羞愧,张须陀怎能忍心斥责?

    盗匪见到神一样的张须陀离开,惊惧渐去,蜂拥而上,越聚越多,开始砍杀被围的大隋官兵,八风营已破,大隋官兵再非铁拳般凝结,而如散沙般,苦苦支撑。

    张须陀眉头深锁,圈马回转,一箭开路,又是嗤的一声响,几名盗匪倒地,可他神弓再是厉害,又能杀了多少盗匪?

    他本来带出数百兵士,可回转的时候却是孤身,在满山遍野的群匪中,有如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孤单中带有落寞。

    盗匪中见到他势孤,突然有人喊道:“杀了……张……须陀,有黄金百两!”

    众人见到张须陀神色落幕,身边兵士减少,觉得张须陀亦是不过如此,纷纷涌上,齐声呐喊,一时间声可洞天,长枪短刀,挠钩套索纷纷向张须陀身上招呼过来。

    张须陀伸手取枪,身遭一挡,十数样兵刃飞到半空。他长枪再振。身边抖出数点寒光,等到催马前行。身边的盗匪皆尽手捂咽喉,栽倒在地。

    原来张须陀看似信手一挥,可力道无穷。直如山岳般,远非盗匪能够抵抗,他虽善用弓箭,可武功盖世,长枪使出,贼匪招架之功都没有,就已经纷纷咽喉中枪。

    众贼兵潮涨般汹涌上前,又是潮退般迅疾后退,终其一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鬼莫测地枪法。众人虽知道张须陀勇猛无敌。可身临其境之时,方知道他的可怕之处。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此人能力抗过万贼兵,实在是有常人不能。

    前方贼兵霍然散开,张须陀催马前行,径直杀到隋兵之前,见到无数隋兵已经身首异处,这里已成修罗地狱,血肉横飞,尸体遍地。更多的却还是咬牙拼杀。刀枪纷纷向对方身上招呼。

    匪盗也是杀红了眼,豁出去性命不顾,前仆后继的围攻隋兵,一腔怨毒尽情的发泄。

    兵恨贼,贼恨兵。循环往复。从来没有休止的时候。

    张须陀见到一兵士长矛已断,握着矛杆却还是拼死厮杀。大声叫着,“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声音惨烈,兵士双眸绝望,浑身是血,身上受创数处,神色已经有了疯狂之意,却还年轻,张须陀认出正是那天问话的官兵。地上尸体堆积,马儿不行,张须陀飞身而起,长矛扫出,围攻兵士的盗匪已经筋断骨折地飞出,空中鲜血飞出,眼看不能活。

    众盗匪正在狠命围攻,见到同伙飞出,都是大惊,杀红了眼睛,两人一枪一刀来攻,不及身前,枪断刀折,二人翻身栽倒,无不例外地手捂咽喉,鲜血迸出。

    张须陀出枪杀人,已经不需第二招!

    众盗匪饶是彪悍,见到如此人物也是连连倒退,面露惊惧,张须陀身边瞬间空出一片,空空荡荡。张须陀伸手按在那名兵士地肩头,兵士挥矛就打,啪地一声,正中张须陀的肩头。

    众匪皆惊,兵士清醒,突然放声哭道:“张……将军……我要回家……我……一直……”

    张须陀脸色本是愁苦,却是露出丝微笑,点头道:“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家,跟我来。”

    兵士听到张须陀应承,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勇气,绝望中有了希望,张将军答应他们的事情,从来没有不算!

    张须陀前行,反倒向深陷阵营中地其余隋兵走去,被救兵士虽怕,却是紧紧跟随。

    两兵士背靠背而战,抵挡众匪地攻击,一人胳膊已折,左手挥舞断刀抵抗,另外一人只是喊,“弟弟……坚持住……我们能出去……”

    噗噗两声,高喊那人突然感觉背心僵硬,大声叫道:“弟弟……”

    身后之人缓缓滑下去,高喊兵士霍然转身,见到赖以为生地兄弟身中两枪,双目圆睁,嘴角溢血,顾不得砍刺来的刀枪,撕心裂肺地叫,“弟弟,你不能死,你答应过我……”

    刀枪及身,兵士全然不顾,只是抱着弟弟大哭,陡然间刀枪飞出去,身边的盗匪纷纷倒地,咽喉中鲜血喷涌,满目不信。

    兵士缓缓回头,见到张须陀一双满是泪花的眼,嘶声道:“张将军,我弟弟死了……你答应过我们……”

    他意犹疯狂,才要扑过来抓住张须陀,张须陀却是沉声道:“他死了,你还没死,家里还是盼你回转,跟我来,我带你们回家!”

    这一句话有诺大的魔力,兵士疯狂之意尽去,霍然站起,负起已死的弟弟,跟在张须陀的身后,张须陀饶是武功极高,远望四方,见到还有无数隋兵各自为战,也是恨无分身之术。

    想到方才士兵地举动,张须陀心中微动,放声长喝道:“齐郡儿郎,想回家的过来。”

    他一声断喝鼓足了气息,声音激荡,竟然压住了四周齐唱的歌谣。断喝远山激荡回来,大海寺余韵不绝,绕林不歇。

    扮作百姓的盗匪沉默下来,隋兵转瞬有了清醒,发疯般奋力向张须陀的方向杀过来。

    他们方才只是凭本能作战,这次却是有股信念支撑,盗匪只觉得对手突然力大无穷。连连后退。无数兵士如百川入海般汇聚,转瞬凝聚在张须陀身边。

    手上断枪残刀。血染征衣,每人都是狼狈不堪,丢盔卸甲。可每人都是望着张须陀,脸上满是振奋之意。

    王伯当手下还剩百余刀斧手,见到隋兵转瞬又是势不可挡,才想带人围堵,李密却是挥手止住,摇头不语。

    众隋兵齐聚,可仍在盗匪的重重包围下,可盗匪见到隋兵势大,也是犹豫是否上前。

    张须陀凝望远方,伸手一指道:“长矛过处。佛挡杀佛,魔挡除魔!齐郡儿郎,拿出你们的男儿本色,昂头走出去!”

    他话音一落,手中长矛电闪穿出,良久才落,却是早就到了盗匪包围之外。

    他可以一矛连刺数人,也可以长矛过处,蚂蚁都不伤一个。

    众盗匪见到长矛早过,脸边尚有寒风。发了声喊,转瞬闪开一条路来。

    单雄信已经数次迎上,数次退开,远处见张须陀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威风凛凛。心中钦佩。缓缓下马,牵马闪到了一旁。

    众隋兵精神大振。昂首挺胸走出盗匪的包围,竟再无人敢拦。张须陀殿后,走到最后,隋兵出了包围,精神微震,张须陀脸上不再愁苦,微笑着指着山右的方向,“从那里出去,到管州,过运河,沿黄河而下,家不远矣,你们去吧。”

    众隋兵大惊,“将军,那你呢?”

    张须陀淡声道:“我还有人要救……”

    缓缓转身,张须陀赤手空拳竟又走入匪盗群聚之处。

    盗匪散开又是涌上,兵士转瞬间见不到了张须陀的踪影,众隋兵放声悲呼道:“将军……”

    张须陀听到隋军大呼将军,脸上还是笑,眼中却是含着泪,深吸一口气,张须陀缓步走到众匪之中,宛若闲庭散步。

    王伯当虽是畏惧,却还是率着百余刀斧手挡在最前,李密、翟让、王德仁、孟让、彭孝才悉数在场,瓦岗众聚在身后,虎视眈眈。

    这些都是号令一方地大盗,可面对张须陀一人,竟然无人敢先出头为敌。

    众人逃到大海寺,终究还是没有再逃,这次见到张须陀孤家寡人一个,难免心中振奋。

    可见到他睥睨笑傲,又都是心中惴惴,不敢正视,只是在想,这里高手如云,盗匪似蚁,张须陀武功再高又能如何?虽是如此想,可积威之下,还是心寒,有几个人已经脚步轻移,向后退去。

    不动地只有李密!

    张须陀斜睨李密一眼,并不说话,缓缓蹲下来,望着一已死的隋兵,隋兵虽死,双目圆睁,张须陀伸手去拂,喃喃道:“我对不起你们,我问心有愧……”

    手掌过去,兵士已经合眼,可眼角却有滴泪水流出,张须陀看似起身都有些艰难,目光突然落在身边一兵士身上。

    兵士睁开双眼,有些茫然,他方才持盾抵抗,大力冲击下被震晕了过去,这刻醒来,不知所措。

    “将军……”

    张须陀微笑道:“回家去吧。”

    他伸出手来,拉起兵士,轻声道:“我们需要一匹马。”

    他话音落地,身后马蹄声响起,一人磕磕绊绊地牵马踩着尸体走过来,沉声道:“张将军,单雄信自负英雄之名,今日才知无能之至。此马为雄信所骑,将军需要,请将军骑走吧。”

    单雄信牵马而来,挺胸昂头,虽知张须陀出手,他必死无疑,却是全然不惧。

    盗匪有的默然,有地哗然,张须陀扭头望过去,见到单雄信立在身边不远,双眸炯炯,微笑道:“久闻瓦岗五虎中徐世绩最有才智,单雄信却是最仁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单雄信知道此举日后必有麻烦,这一刻却是容光焕发,沉声道:“雄信得将军一言,此生无憾!”

    张须陀点头示意,扶着兵士上马。轻拍马臀。沉声道:“走吧,莫要回来了。”

    士兵马上回头。高声道:“将军,将军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众匪闪开道路让兵士走出,并不拦阻。心中蓦然想到,他日自己若是有难,会有这样一位将军来救吗?

    “张须陀,你如今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一个,我敬你是英雄,大隋江山欲倾,你独木难撑,不如前来瓦岗如何?”李密终于说话。

    张须陀笑起来,眼中地讥诮之意竟和李密仿佛。“蒲山公果有大才,不如前往大隋,我向圣上举荐,推举你为将军如何?”

    李密脸色不变,早知道答案如此,张须陀却是笑道:“有时候就是如此,看起来很美,可你我都是不屑为之,对不对?”

    他话音才落,已如苍鹰般飞起。直扑李密!

    王伯当大惊,断然没有想到张须陀身陷重围,竟然还能以寡凌众,大喝道:“挡住张须陀!”

    张须陀长身而起,身法如电。看起来丝毫没有被征战所累。刀斧手虽是众多,可是被他一纵。竟然到了人群之上。刀光霍霍,尽是砍空。他足尖在刀斧手头上一点,已经越到刀斧手身后,瓦岗众之前!

    刀斧手大惊,转身去砍,却是霍然斩空。张须陀人虽老迈,胜似苍鹰,众人不能挡。

    瓦岗众轰然一声,无人上前,四下散开。王德仁、孟让等人早就吓的屁滚尿流,滚了开去。翟让亦是如此,他和李密最近,见到张须陀冲到,腿一软,坐倒在地,无力逃命,只能叫道:“来人呀,将军饶命……”

    疾风一道,张须陀已经掠过翟让,径直向李密追去。

    李密急退,可他身法迅疾,还是敌不过张须陀,无奈绕着众匪急转,张须陀紧盯他不放,径直去追,王伯当大呼小叫,带着众刀斧手追赶。

    场面极其混乱,贼匪大呼小叫,好像又是碰到了千军万马,张须陀孤身一人,已追地李密狼狈不堪,只能伸手去抓盗匪,挡在自己身前。

    只是拖延不过片刻,张须陀闪身而过,盗匪立马倒地,不知死活。

    众盗匪大惊,只想保全性命,又是要躲张须陀,又是要避李密,苦不堪言,近万盗匪慌作一团,东逃西窜,全然没有想起抵抗。

    翟让连滚带爬,被人踩了两脚,被一人扶住,见是单雄信,眼泪流淌下来,迭声道:“雄信救我!”

    李密额头见汗,已经到了一棵大树前,突然又是喝了声,伸手抓住两名盗匪掷过来,张须陀伸手拂去,就要出掌去攻,陡然间心中一凛。

    两名贼盗本是打扮寻常无异,可人在空中,陡然舒张,一人宝剑劲刺,一人刀光闪烁,竟然是武功极为高明。李密掷出二人,再不逃命,断喝一声,身法疾快,霍然向张须陀窜来。

    他一拳直捣张须陀胸口,威猛无俦,和方才懦弱截然相反。

    树上枝叶一动,刀光猛烈有如日光,一人树上纵出,劲劈张须陀的头顶,转瞬间,张须陀四面受敌!

    张须陀敌强更强,低吼一声,须发皆张,不退反进,竟迎李密而上,单掌拍出。

    李密见到张须陀击来,陡然心寒,他千算万算,算准这招击出定能伤了张须陀,没有想到张须陀并不躲避,出招就是两败俱伤,这样实在并非高手所为。

    暗叫不好,知道张须陀早就舍却性命于不顾,自己这样纯粹送死,李密却是不及变招,只是加劲出拳,重重击在张须陀胸口。张须陀却是一掌急拍在李密胸口,李密倒飞出去,落地后,呕血不起,张须陀胸口喀嚓声响,都要深陷下去,可他空中僵凝,并未倒退。左手拂出,空中凌厉的刀光顿时化成两截,反刺回去,穿透刺客的小腹。只是左右来敌的刀剑毕竟躲闪不过,一斩肩头,一刺肋下。

    张须陀怒喝一声,刀剑齐折,两盗匪也是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一人胳膊好似已断。不能抬起,另外一人也是呕血不已。却是强挺直腰板。

    张须陀落到地上,也是一个踉跄,喷出一口鲜血。他向来沉如山岳,这次身受重伤,看起来风都能够吹倒。

    五人出招极为惨烈,转瞬分开,都是受伤颇重。

    断刀嵌在张须陀的肩头,断剑已经透过他的肋下,胸口凹陷,若是旁人,早就毙命,可张须陀还是凝立在那里。冷望李密。

    刀剑或许还不毙命,可李密这拳实在沛然难挡,让张须陀身负重伤,可看李密地样子,说不定随时会死。

    众盗匪犹豫,却是不敢上前,见到张须陀虽然受伤,可却如发怒地雄狮一般,

    李密眼珠一转,突然大叫道:“张须陀已经重伤。再无动手之力,杀之天下闻名!”

    一人陡然从旁窜出,长枪戳来,正是彭孝才。

    他显然看出便宜,知道杀张须陀定会扬名天下。说不定还能混上寨主当当。

    没有想到张须陀只是一伸手。就是抓住了他的长枪。彭孝才心胆俱寒,头脑发热后转瞬冰凉。顾不得夺枪,翻身滚倒,张须陀低喝一声,肩头断刀跃起,伸手挥出。断刀带血急割,飞起一个好大地头颅,彭孝才死!

    鲜血喷涌,众人惊惧退后,王伯当终于气喘吁吁地追到,可身后早是空无一人,刀斧手见到张须陀受伤地狮子般,早忘记了黄金百两,受伤地狮子最是嗜血,非人能敌。

    张须陀手中握着长矛,缓缓上前一步,坚定沉稳,身上嘴角都是在流血,却是全然不顾。

    李密却是不能起身,还在吐血,仿佛五脏六腑都已寸裂,王伯当挡在李密地身前,大呼道:“先生快走。”

    近万贼兵都被张须陀所摄,竟无人上前营救,李密艰难的笑道:“张须陀,你不能杀我。”

    “哦?”张须陀凝望李密,“给我个理由!”

    “你回头看看后面。”李密笑的诡异。

    张须陀缓缓回头,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地秦叔宝,房玄藻操刀放在秦叔宝地脖颈之上,神色冷峻。

    秦叔宝只是垂头,满脸的羞愧,李密又道:“杀了我,秦叔宝必死。”

    “放了秦叔宝,我不杀你。”张须陀轻声道。

    李密居然毫不犹豫,“好,放了秦叔宝,我信张将军一诺千金。”

    房玄藻听从吩咐,令人推秦叔宝过来,秦叔宝满面羞愧,不能抬头,低声道:“叔宝有负将军所托,罪该万死。”

    张须陀伸手去解秦叔宝身上的绳索,良久才开,也不说话,缓缓转身面对李密,淡然道“还不知道这三位高手高姓大名?”

    两个盗匪一手大腿长,一虎背熊腰,见到张须陀老而弥坚,不由也是升起钦佩之意,手大腿长之人沉声道:“在下武邑苏定方……”

    他欲言又止,下面的豪言壮语不能出口,脸上有了愧疚,另外一人虎背熊腰,缓声道:“在下青河刘黑闼,久闻张将军天下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卧倒在地使刀的壮汉说道:“蔡建德,无名小卒。”

    张须陀嘴角溢血,叹息道:“原来窦建德早和瓦岗私下来往,可笑老夫竟还不知。今日你等在此,正好一网打尽……”

    苏定方刘黑闼大惊,二人被张须陀击飞,如今勉强站起,疲惫欲死,哪里想到张须陀还有出手之力,李密颤声道:“张须陀,你不守诺言?”

    张须陀跨前一步,讥诮笑道:“和你们何须守诺。”他只是跨出一步,再不前行,李密眼中陡然闪过喜意,转瞬愕然。张须陀等待良久,这才沉声问道:“叔宝,为什么不刺?”

    一把利刃离张须陀腰间不过数寸距离,另一端却是握在秦叔宝之手!

    大海寺前早就静下来,盗匪远远地散着,任凭几人厮杀,并不上前。

    翟让早就躲地远远,心道李密死活不关自己鸟事,保全自己性命才是最为重要。

    张须陀如同下山猛虎般,万人之中追杀李密,雄风着实让所有人心惊,所有人都想着躲避在先。却早就忘记。这时只要一哄而上,张须陀必死无疑。

    张须陀上前要杀李密。秦叔宝拔出利刃要刺,刺杀的对象竟是他一直敬仰地张将军!

    瓦岗众都是诧异,李密大喜。刘黑闼苏定方等人愕然。

    可利刃只是刺到张须陀身边就已停住,并非张须陀以武功止住,而是秦叔宝并未刺下。

    秦叔宝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听到张须陀询问,手上青筋暴起,可利刃如铸在空中,纹丝不动。

    张须陀终于缓缓地转过身来,轻声道:“我一直想着自己怎么死,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死在叔宝你的手上。”

    秦叔宝手握利刃,咕咚跪倒。只是低头,却是钢牙紧咬,不发一言。

    “不过若死在你手上也好。”张须陀又笑了起来。

    他自从进入贼匪乱军之中,笑的时候就多了起来,他脸上素来愁苦之意甚浓,可临近困境,反倒展颜的时候居多。

    李密脸色阴晴不定,极力调息,可张须陀这一掌实在太重,存心要他性命。若非他勤练不休,武功卓绝,早就当场身死,可这刻疲惫不堪,手指头都动不了一分。暗叫糟糕。心道先有张须陀,后有翟让翟弘。自己危矣。自己千算万算,却是极可能为他人做了嫁妆!

    “张须陀就算死,也不能死于鼠辈竖子之手。”张须陀指着彭孝才的尸身道:“这等鼠辈趁人之危,老夫若是死在他手,不是天大地笑话?”

    秦叔宝脸上满是痛苦,只觉得张须陀每句都是骂在他地心中,也不多言,翻腕就刺,直刺自己的胸口!

    一只手搭在他地手腕之上,粗糙有如树皮一般,秦叔宝却觉得那手有如铁箍般钳住他的手,双眸似火,抬头叫道:“张将军,我负你重托,再行刺于你,卑鄙小人一个,难道你连我自裁都不让,定要亲手取了我地性命?叔宝不仁不忠,再陷将军不义,死后也是不得安宁!”

    张须陀夺过他地利刃,微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有不得已地苦衷,是不是?”

    秦叔宝沉默良久,断然摇头道:“没有!”

    张须陀微愕,脸色煞白,已没有了血色,他纵是铁人,如今也是感觉不支,总想着有些不对,冲进匪盗中杀李密是个目的,直觉中却觉得三将多半失陷,见到秦叔宝被擒,心中疑惑却起,等到秦叔宝持刃刺来地那一刻,他早已察觉,那一刻心如刀绞,却并不闪躲。见到秦叔宝终是没有刺下,酸楚之心稍微缓和,他和手下三将多年征战,出生入死,早把他们当作亲生儿子一般,无论秦叔宝什么理由,他都决定原谅,可他没有想到秦叔宝竟然不讲理由。

    李密远处冷声道:“张须陀,你倒行逆施,众叛亲离,身为朝廷走狗,杀义军无数,让天下人唾骂,只是这些理由,已经够秦叔宝反你!”

    秦叔宝却是霍然抬头,“将军,并非如此,是我母亲……”

    他欲言又止,张须陀恍然,扭头望向李密道:“蒲山公,你好手段,原来你早就设计对付我等,这才千里迢迢擒下叔宝地母亲作为要挟,逼秦叔宝不得不反?”

    他说到这里反倒笑起来,心中满是凄凉,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个好理由。

    李密冷哼一声,脸色微变,苏定方和刘黑闼见到秦叔宝行刺,心中本是起了鄙夷之心。暗想秦叔宝身为张须陀副手,竟然刺杀将军,实在是为人太差,听说是李密以秦叔宝地母亲威胁,这才恍然,又觉得心中愧疚,有些不满李密。张须陀豪气干云,二人早就心折,只是知道他武功太高,就算终四人之力也不见得奈何,这才定计偷袭,只是暗想大伙自诩侠义,如今偷袭都是羞惭,现在连捉人家母亲威胁的事情都做地出,实在良心有愧。

    “多半不止叔宝的母亲,或许咬金的家人也在你们地算计之内,不然他何以不来?”张须陀有些失落,举目四望,却始终不见程咬金的踪影。

    他来此只求一个解释,无论是何,都已经准备原谅三将,可内心中,却还是想见三人一面。

    李密脸沉如水,秦叔宝跪倒在地,脸上痛苦不堪。

    张须陀双眸终于有了泪痕,喃喃道:“可士信自幼没有父母,他为什么要叛我?”

    秦叔宝摇头,“叔宝真的不知。”

    李密脸上闪过古怪,也不吭声。张须陀知道秦叔宝这时没有必要欺骗自己,轻叹一声,“其实到现在,知或不知,都已经无关紧要,我兵败如此,有何面目再见天子,问几句,不过求个心安罢了。”

    秦叔宝骇然抬头,急声道:“将军切不可心灰意懒,叔宝知错,不仁不义,不忠……如今多半不孝,叔宝一念之差,千古之恨,只求将军再给叔宝个机会,我等重振旗鼓,胜负谁又可知?”

    张须陀笑起来,“叔宝,这些并非你的错,没有你,一样如此。你可曾记得,我和你说过,楚霸王乌江自刎,不过是意气行事?若是过了江东,卷土重来,胜负犹未可知?”

    秦叔宝冷汗直冒,已不能言,张须陀轻声道:“可我今日才知道霸王当日不肯过江东之心,”他不望秦叔宝,只是环视大海寺周围隋兵的断臂残肢,脸上满是凄凉,“这些齐郡子弟跟我出生入死,只求保全家园,张须陀无能无力,心力憔悴,上愧天子,下负兵士,卷土重来又有何用?若能以性命换取……唉……楚霸王还有乌骓马虞姬可念,可惜……”

    他话音未落,双手用力,矛杆利刃倒插而回,正中胸口心脏位置,秦叔宝只听到噗噗两响,抬头望去,心魂皆冒,嗄声叫道:“将军……”

    鲜血四溢,张须陀屹立不动,早已气绝,可双眸却是望着远方,脸上仍是愁苦,只是嘴角却多了分讥诮的笑意。

    为自己,为世人,抑或是为这个所谓的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