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百七十节 巧收巴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不才萧布衣虽只有五个字,唐大人听到,好像挨了五个轰天雷,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他当然知道萧布衣是哪个,可他没有想到萧布衣这个朝廷钦犯居然会堂而皇之的跑到阅军楼来。

    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惜死,天下想不太平都难。

    唐大人叫做唐佑,即贪财又怕死,所以把巴陵郡搞的鸡犬不宁,很不太平。

    巴陵郡虽是扼据长江,又有洞庭湖,可大旱起来,百姓也是没辙。唐大人钱都用来修府邸,存起来,却忘记修下水渠,导致百姓田地收成锐减。唐大人却不管你减不减,赋税照收不误,不但照收,还要加收。

    可如今的百姓越来越刁,以往都是乖乖的缴租,今年却都是叫苦连天,租子上缴很有阻力。这本是小事,以往唐大人都是无暇理会,可见到事态有些一发不可收拾,这才亲自出马杀鸡给猴看。

    不交租的要不要钱,要不打板子,打板子当然只能拖延些时日,明年还是照交不误,这一招用出来,唐大人又征收不少,本来准备催缴完毕打道回府,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萧布衣。

    萧布衣当然是有备而来!

    他让徐世绩镇守襄阳城,魏征协助管理,窦轶辅佐处理一切,襄阳城是重中之重,当要大将来防御,再说如今襄阳百废待兴,正搞的风生水起,他也放心不下。有徐世绩坐镇。萧布衣这才能安心自己带着裴行俨等人径直南下到了巴陵。他艺高人胆大。精兵外伏,先是找到了罗县萧铣。

    萧铣日盼夜盼,夙夜不能眠,盼到萧布衣的时候,又胖了几斤。见到萧布衣来了地时候。当下大喜,先带萧布衣去见巴陵郡地校尉。萧铣毕竟是西梁王孙,虽然不过是个县令,骨子里面的富贵还是让人高山敬仰,最少巴陵的校尉有不少人对他都是非常尊重,见到萧布衣来,又见萧铣对此人都是推崇备至。再加上久仰萧布衣的大名。更是兴奋莫名,知道取得富贵的机会已经到来。

    众人只是策划商议一天,知道迟则生变,为避免麻烦,就决定马上动手。

    唐佑还想着能收多少租子地时候,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人准备收他的巴陵郡。唐佑来阅军楼收租,萧布衣就来阅军楼收地盘。

    阅军楼在岳阳,后世又叫做岳阳楼,因为范仲淹做的一首《岳阳楼记》天下闻名。

    萧布衣虽是不才。却还记得岳阳楼记中的几句,心道后世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自己是大业年间,来取巴陵郡。也算是志不同道不合。他随口胡诌了几句。说什么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都是岳阳楼记所写,不用费脑细胞去想,众校尉听了,不知道他剽窃别人的作品,都是暗自点头,心道萧铣虽是西梁王孙,可毕竟能文不能武,这个萧将军也是王孙贵族,却是文武全才,实在是难能可贵。

    唐佑却被这几句文采说的七窍生烟,可听到对方是萧布衣的时候,却被浇了盆冷水般,背脊升起一股寒意。

    主簿还是不知死活,见到唐大人脸色阴晴不定,一旁大喝道:“萧布衣,见到大人还不跪下说话?”

    萧布衣扭头问董景珍道:“董校尉,这又是哪个骚人?”

    董景珍恭敬道:“回将军,此骚人乃郡守委派地主簿,实乃唐大人表亲,又叫赵财。”

    萧布衣笑起来,“唐大人任人唯亲,果然是好官。”他并不理会赵财,斜睨唐佑说道:“董校尉,我乃朝廷右骁卫大将军,太仆少卿,加封银青光禄大夫,官至极品,这唐大人不过是个巴陵郡守,官也就六品,我在这站着,他却坐着,不知道是何道理?”

    董景珍陪笑道:“属下也不明白是何道理,不过想唐大人老迈,腿脚不太利索了吧。”

    众兵卫面面相觑,得不到唐大人地号令,也不能擅自做主。众百姓见到平日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郡守吃瘪,有着说不出的痛快。可又搞不懂这人是过来巡视的刺史,还是常驻这里,倒也不敢欢呼。

    唐佑脸色煞白,已经察觉不妙,他即胆小,又贪财,可并不笨,见到众校尉都是站在萧布衣身后,一言不发,知道大事不好。赵财被萧布衣一系列的官衔震的头晕目眩,竟不能语。这两年来,萧布衣早非当初的布衣生涩,更何况出入东都,见到的都是高官大员,自然有了华贵之气,如今官架子十足,震地赵财半信半疑。萧布衣见他不语,却是盯上了他,“董校尉,唐郡守官不过六品,毕竟还是朝廷命官,吏部委任。可一个郡守委任的主簿,九品官都算不上,不知道对朝廷命官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该当何罪?”

    董景珍道:“这是以下犯上,按大隋律历,应当杖责八十。”

    “那你们还等什么。”萧布衣笑起来摆摆手,董景珍喝道:“赵财以下犯上,当重责八十,立刻行刑。”

    两兵卫犹豫上前,赵财大声叫道:“你是什么将军?督察郡县职责并非什么将军之事,唐大人救我!”

    唐佑终于挺起了腰板,从躺椅上站起来,颤声道:“萧将军驾到,下官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赵财以下犯上,理应重责,你等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行刑?”

    片刻间,他已经权衡轻重,知道督察郡县职责倒非将军之事,可眼下萧布衣是刻意来找麻烦。不得不小心应对。知道众校尉虎视眈眈。多半已反,他若是还摆官威,肯定会有杀身之祸。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如此,当先度过眼下的难关。赵财当个替罪羊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赵财当下傻眼,兵卫再不犹豫,按倒了赵财,褪了裤子,噼里啪啦地打,一时间秋水共长天一色,惨叫和板子齐飞。

    围观老百姓暗自叫好。眉飞色舞。后生李奇志蠢蠢欲动,却是想说什么,还是不敢。

    唐佑见到萧布衣含笑望着自己,只觉得有说不出地寒意,眼珠子转转,“萧将军远道而来,下官这就去摆酒设宴,还请萧将军到时候一定光临。下官先回转准备……”

    才要转身,萧布衣已经握住他地手腕。铁箍一样,“唐大人何必如此匆忙,这里事情还未解决,需要和唐大人一块商量才好。”

    唐佑无法挣脱,暗自叫苦。陪着笑脸问。“不知道萧将军有何吩咐?”

    萧布衣伸手一指百姓,“这些百姓都在眼睁睁的等着挨板子取悦唐大人。唐大人匆匆离去,不免让众百姓心寒。唐大人是他们地衣食父母,爱民如子的好官,断然不会做这些让百姓伤心之事。”

    他嗦一通,唐佑强忍住不耐,竭力想要分辨出他到底是何用意,主簿赵财还在挨着板子,噼里啪啦地声音让他心惊肉跳,“那依将军的意思是?”

    “总得把这些喜欢挨板子的百姓打个遍才好。”萧布衣微笑道。

    唐佑只能道:“萧将军喜欢,那好,来呀……”

    他才要命令,李奇志终于忍耐不住,大声道:“萧将军,并非我等想要挨板子,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哦?”萧布衣微笑道:“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这有唐大人为你们做主,定能申冤。”

    唐佑苦着脸,“我哪敢做主,一切萧将军做主就好。”

    李奇志鼓足勇气,大声道:“萧将军,草民李奇志。其实这里的百姓都是安分守己,从来没有想过造反。今年巴陵大旱,水渠年久失修,灌溉不利,这才让庄稼少了收成。大伙并非刁民,只是家里锅都揭不开,又如何缴租?何况今年赋税更重,我等真的交不起!唐大人说一石米挨二十大板可以宽限三个月再交,大家屁股都是肉长地,要非迫不得已,如何要主动挨板子?”

    唐佑脸色有些发绿,萧布衣却是摇头道:“不对,不对,不对呀……”

    他摇一次头,李奇志地心就剧烈跳一次,只怕期盼成空,萧布衣皱眉道:“李奇志,你说的不对,你说大家的屁股都是肉长的,我却不能赞同,你看赵财主簿的屁股估计就是稻糠做的,不然怎么挨着板子,吭也不吭一声?”

    董景珍一旁道:“回大人,赵财是晕了过去。”

    萧布衣扭头望了眼,叹息道:“用冷水泼醒他,继续打,总要打足数才好。”

    唐佑脸色开始变绿,终于明白眼前这个萧将军笑面杀人,十足的笑面虎一个。

    一桶凉水泼下去,赵财杀猪般的叫起来,伤口浸了凉水,一时间惨不忍睹。百姓却没有一个露出同情之色,这个赵财一直都是狐假虎威,欺压在百姓头上,百姓只恨打的少。

    萧布衣问道:“还差几板子?”

    “回将军。”兵卫恭声道:“还差十四板。”

    萧布衣摇头道:“十四不吉利,打个十八板大伙意下如何?”

    百姓轰然叫好,都说萧将军英明,赵财却是大叫道:“萧将军,小人冤枉。”

    萧布衣心道,你小子终于打开窍了,不然打你到死,“不知道你又有何冤情,有唐大人在……唐大人……你怎么了?”

    唐佑摇摇欲坠,半闭着眼睛,“老夫年纪大了,禁不起这里地寒风,还请先回转歇息。请萧将军体谅老夫年迈……”

    “那当然要体谅。”萧布衣大度道:“来呀,把椅子给唐大人抬过来,再去请城中最有名的医生过来给唐大人把脉。”

    唐佑摆手道:“萧将军。不用了。老夫被风一吹,感觉又好了很多。老夫这算得上什么,挨板子更苦,只不过老夫想,这世上还有比挨板子更苦的事情。”

    他若有深意地望了赵财一眼。赵财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萧布衣笑着点头,“这世上当然有比挨八十大板更苦地事情,不过唐大人老当益壮,身体无恙,实在可喜可贺,是为巴陵郡百姓之福。”望向赵财道:“你现在先说说你地冤情,看看能否减上几板子。”

    赵财听到唐佑随口说几句。知道他又是安慰。又有威胁,本来有些挺不住,感觉屁股好像都不属于了自己,心一横,暗想再打也不过十几板子,何苦为此得罪唐大人。这个将军既然是朝廷命官,还能反上天去,想到这里,赵财摇头道:“萧将军。小人没有冤情。”

    萧布衣笑笑,“真地没有?”

    “真的没有。”赵财坚定道。

    萧布衣脸色一板,不悦道:“你以为你是哪个,方才说有冤情,现在说是没有。你戏弄本将军不成?”

    赵财骇了一跳。慌忙道:“小人绝无此意!”

    萧布衣却是冷笑道:“董校尉,这谎报冤情。扰乱官府,该当何罪?”

    董景珍一旁道:“这个嘛,大隋没有明确规定,不过我想,视情节轻重而定吧。”

    萧布衣大度道:“那就和前罪并罚,再打二十大板好了。”

    赵财知道无法抵抗,心道也是不多,咬牙道:“谢大人恩典。”

    萧布衣皮笑肉不笑道:“不谢不谢。”

    堪堪二十大板打完,赵财几乎又要晕了过去,将将站起,才要退下,萧布衣微笑道:“且住,赵主簿,还有很多事情要算算。”

    赵财心惊肉跳,“将军,还要算什么?”

    萧布衣微笑道:“方才我听了李奇志所言,觉得你执法有问题。根据我大隋租庸调制,凡均田之人,不论其家授田多少,均按丁缴纳定额地赋税并服一定地徭役。圣上英明,为陈夫人祈福,这些年又是天下大赦,减免百姓钱粮,应无加征一说。”

    赵财脸色异样,没有想到萧布衣说的头头是道。他当然不知道这些日子萧布衣整日接触的就是均田令和租庸调制,对此倒是一清二楚。

    “你们私自加征,已经是弃大隋律历于不顾,再说租庸调制有云,若出现水旱灾情严重,五谷产量损失十分之四以上免租……损失六成以上免调,李奇志,根据你的估算,这临近的县乡减产多少?”

    李奇志听出门道,大声道:“回将军,今年大旱,附近县乡最少减产在五成以上。”

    萧布衣微笑道:“既然如此,就可以免租,不知道赵主簿你收租又是符合大隋的哪条律历?”

    赵财喏喏道:“这个……那……”租庸调制的确是如萧布衣所说,可近几年各郡早就不用,却没有想到萧布衣居然又搬了出来。

    “董校尉,方才我说了,这世上当然有比挨八十大板更苦地事情,你说是什么?”萧布衣突然岔开话题。

    董景珍见到萧布衣谈笑风生,知道他地用意,想了半晌才道:“多半就是砍头了吧。”

    萧布衣却是摇头,“砍头一刀倒是痛快,有什么苦的!世上若说有比挨八十大板更苦的事情,当然就是挨更多的板子,比如说八百大板……”

    见到赵财摇摇欲坠,萧布衣沉声道:“赵财身为巴陵主簿,知法犯法,视大隋律历于不顾,理当重罚。既然租子都不用交,这么说板子可就打错了。挨板子的都站出来!”

    伴随他的一声喊,哗啦啦的站出一群老百姓来,个个都是捂着屁股,满脸兴奋。

    萧布衣数道:“一……二……七……十……二十……这么多,一共勉勉强强的七八百板子,这打错了,当然要还回去。”

    众人齐声问,“怎么还?”

    萧布衣淡淡道:“这还用问,谁打错的。当然要还到谁地身上!”

    赵财径直晕了过去。众百姓齐声道:“萧将军英明!”

    等到赵财一头冷水醒转过来地时候,见到萧布衣一张不怀好意地脸,忍不住颤声道:“萧将军,我冤枉呀,这板子不应该算在我的身上!”

    “哦。你又冤枉了?难道这板子还有提醒记忆的功能。”萧布衣笑道:“无妨,本将军以德服人,你有什么冤枉尽管说来。”

    赵财心道要真地八百板子打下来,那真地要被活活地打死,他贪赃枉法,怎么会想到有这种恐怖地死法,这时候生死攸关。又被萧布衣折磨的心力憔悴。哪里顾不得上许多,霍然一指唐佑道:“这一切都是唐郡守主使,小人不过是个主簿,又如何敢不听太守之言?”

    萧布衣心道,你小子就是犯贱,早他娘的指出是唐佑的过错,老子何必费时打你这么多板子?你以为老子真的和你有仇,在你身上浪费这么多功夫?

    缓缓站起身来,萧布衣脸上虽是笑。眼中寒意有如刀锋,不望唐佑,环视众官一眼,“你们怎么看?可觉得赵主簿说的有理?”

    功曹、光曹、户曹、郡正、市令都是呼啦啦地施礼,有地犹豫。有的畏惧。有胆大的高声道:“我等职责在身,都是遵唐大人的吩咐。这功劳都是唐大人的……不过其余的嘛……”

    萧布衣这才叹息一口气,目光盯在唐佑的身上,冷冷道:“不知道唐大人对此有何看法?”

    唐佑两腿发抖,颤声道:“萧将军,下官知错,只请萧将军看在下官老迈的份上,酌情处理。”

    萧布衣微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只是天子犯法,当于庶民同罪,何况唐大人乎?”

    众官栗栗危惧,众校尉也是面面相觑,百姓却是沉默下来,眼中满是兴奋……

    唐佑哆哆嗦嗦,只是道:“下官知罪,萧将军……”

    “不过唐大人老迈,倒可酌情考虑。眼下有两条路可供你选。”

    “请萧将军明示。”

    “一条就是错罚返回到唐大人身上,不过这八百板子下来,我只怕唐大人虽是老当益壮,老骥伏枥,也是承受不起呀……”萧布衣悲天悯人道。

    “那第二条路呢?”唐佑惊惧问道。

    “当然就是补偿这些百姓的损失,”萧布衣微笑道:“这些百姓平白挨了板子,若能得到补偿估计也能稍平怨气。这样吧,凡挨板子地百姓,药费由唐大人补偿,至于板子嘛,一板子算是一石米,或是唐大人出米,或是折成市价折合补偿给百姓如何?”

    唐佑大喜,没有想到处罚竟是如此轻微,这些板子折算成钱财固然不少,可对于他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这时候只知道认错,先逃脱萧布衣的魔掌,慌忙道:“萧将军宽厚仁义,处事公正,下官认罚。”

    萧布衣扭头望向众百姓,沉声道:“你等觉得如何?”

    李奇志当先跪倒道:“萧将军处事公正,为百姓着想,当是青天大老爷,巴陵百姓之福。”

    一校尉突然闪身而出,大声道:“听闻萧将军在襄阳郡重颁均田令,租庸调制,百姓称颂。如今巴陵郡法令不明,百姓受苦,人心惶惶,肯请萧将军留在巴陵郡,重颁均田令,造福四方百姓。巴陵郡百姓永感大恩大德!”

    众百姓幡然醒悟,也是呼啦啦的跪倒道:“恳请萧将军留守巴陵郡,造福巴陵百姓。”

    跟着众百姓跪下的是董景珍和他身后的所有校尉,也是高声请求萧布衣留守巴陵郡,重颁均田令。

    众兵卫见到校尉跪倒,也是慌忙跟着下跪,接着是功曹,光曹等官。

    四周全部跪倒,高呼一片,场上瞬间站着地只有两人。

    萧布衣望着唐佑,微笑道:“不知道唐大人有何看法?”

    唐佑老眼环望四周,知道大势已去,非他能挽回,颤巍巍地跪倒道:“恳请萧将军顺应民意,入主巴陵郡,为百姓造福,为巴陵造福。下官年迈昏庸,如今百病缠身,还请萧将军允许下官在家养病,下官不胜感激。”

    萧布衣抱拳施礼道:“既然巴陵父老乡亲抬爱,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如此,事不宜迟,董校尉,麻烦派几人保护唐大人回转……”

    董景珍知道萧布衣的意思,派两个心腹带着兵卫明里护送,暗里押送唐佑离开,当下软禁在府中,严加监视,以防他再起事端。

    萧布衣却道:“既然百姓殷切期盼,巴陵今日起,重颁均田令,租庸调制,若有人违背,刑法伺候。功曹可在!”

    功曹慌忙上前,“下官在。”

    “今另你即可通传巴陵郡县,着手实施均田令,租庸调制,不得有误。”

    功曹恭敬道:“下官即刻去办。”

    “光曹可在。”萧布衣又问。

    光曹出列,“不知道萧大人有何吩咐。”

    萧布衣沉声道:“今年巴陵郡大旱,民不聊生,所有赋税全免,你着手整理官府内务,将开支明细列出,看看能省则省,能免就免。”

    光曹应声退下去,百姓听到今年赋税全免,不由大声欢呼,群情振奋。

    “户曹可在?”萧布衣又令,“你务必尽快将巴陵户籍整顿,查清百姓情况,若有无法过冬者,开仓放粮济民。若有贪赃枉法,冒领冒认者,严惩不贷。众官当齐心为巴陵乡亲父老,我在这里谢过,董校尉,你协助郡正,详细记录百官所为,按功行赏,有过就罚,不得有违!”

    董景珍沉声遵令,众官见到萧布衣安排地井井有条,不由凛然敬佩,一时间百姓欢腾,热闹的气氛远远传来去,就算洞庭湖水都是碧波荡漾,感受着巴陵郡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