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七八节 守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苍茫的草原上,万物渺小。

    雪花纷飞中,有快马奔驰。马蹄翻飞,雪花飞扬,一队人马很快的踏过了野鸭湖,已经接近湖后山谷。

    这里夏日的时候,依湖伴山,水草丰美,正是放牧的好地方。冬日时分,湖面早就凝结成冰,冻到湖底,湖面上铺着厚厚的积雪,马蹄轻踏,露出晶莹如镜的湖面。

    来马并不因为冰面而稍减了速度,显然个个骑术精湛,一直奔到山谷处,却终于停了下来。

    谷口布满了鹿角荆棘,容不得马过,听到蹄声急骤,谷中早有人出来,为首一人正是古伦特,身后跟着十数个精壮的小伙子,虎视眈眈,满是戒备。

    见到来人是阿勒坦,身后也跟着十数个族人。古伦特微皱眉头,暗想这家伙来这里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最近阿勒坦把族内搞的人心浮动,他总是宣扬着能给蒙陈族带来更多的利益,这让一些人或多或少的有些意动。不过蒙陈雪坚决反对,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可很多人都明白,阿勒坦不会是个轻易放弃的人。

    野鸭湖附近有蒙陈族的几处牧场,这里由古伦特看管,山谷里面有百来个族人照料马匹。见到阿勒坦带的人也不多,古伦特心中稍安,在他的心目中,无论如何,大伙都是族人,还不希望兵戎相见。

    “古伦特,你好呀。”阿勒坦扬声道。

    古伦特以手加胸,施礼道:“阿勒坦长老,你好。”无论他多么讨厌阿勒坦,可蒙陈雪反复强调,要尊重族中的长者,古伦特不能违背。这个阿勒坦是族中的长老,身份不低。

    “天寒地冻,马儿都休息了。还不知道阿勒坦长老来这里做什么?”

    “你既然知道天寒地冻,怎么不让我进去说话?”阿勒坦有些不满道。

    古伦特微皱眉头,“回长老,没有塔格的命令,无关人等不能擅自进入这里的牧场。”

    “你说我是无干人等?”阿勒坦双眉一竖。

    古伦特陪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还不知道阿勒坦长老来此何事?”

    阿勒坦本来怒容满面,听到这里突然脸色和缓起来,微笑道:“我不过是路过这里,想起族内在这养着马儿,就顺便过来看看。对了。古伦特,把这些碍事的东西搬开,我和兄弟们都进去看看。”

    古伦特露出为难之色道:“没有塔格的命令,若不运送马匹,这些障碍是不能清除,还请长老见谅。”

    “你张口塔格,闭口塔格。是不是没有把长老放在眼中!”阿勒坦身后一人呵斥道。阿勒坦带着的都是亲信,都对古伦特露出了不满之色。

    “长老是长老,当然要尊敬,可就算是长老,也要听从塔格的命令!”古伦特身后地兄弟大声说道。

    天寒地冻,雪花飘飘中,两股势力中火光四射。愤怒一触即发。

    古伦特脸露为难之色。阿勒坦却突然笑了起来,回头呵斥道:“都在做什么,我们蒙陈族都是一家人,以和为贵,别人不懂规矩,难道你们还不懂?”

    本来愤怒上前的亲信退后了几步,阿勒坦笑道:“古伦特,他们不进去,让我一个人进去总可以吧?如今不算太平。我不进去看看不放心呀,怎么说我也是蒙陈族的一个长老,平日对这放牧的事情也太不关心了。”

    他苦口婆心,死皮赖脸的要入谷,古伦特这次倒是不好阻拦。半晌才道:“那辛苦长老了。”

    他让人将鹿角挪开条缝。仅够一个人进来。阿勒坦见到他防备敌人一样防范着自己。不由心中大怒,脸上笑意却是更浓。侧着身子走了进来。身后的缝隙转瞬合拢,将剩余的人隔在外边。

    阿勒坦心中冷笑,嘴上却是大笑道:“你们都在外边等着,古伦特,我们去看看牧场的马儿怎么样了。”

    古伦特吩咐精壮牧民也留在谷口,避免发生意外,这才陪阿勒坦走入谷中。

    二人貌合神离,小心戒备,可在谷中转了一圈,阿勒坦除了称赞古伦特牧马的功劳外,并没有挑刺。不过他这一圈倒是把谷中牧场里里外外看了遍,看完后道:“古伦特,你真是一个养马的好手,以前我倒是忽略了你。”

    古伦特暗想,你小子以前只想着给自己捞利益,什么时候想到了族人?

    “阿勒坦长老,这是我地本分之事,你过奖了。”

    “对了,古伦特,你家人都还好吧?”阿勒坦又问。

    古伦特心中微凛,沉声道:“都还好,谢长老的挂记。”

    “这雪儿下的欢,可转瞬又要到了新的一年。可很多人只是看到了雪儿的冰冷,哪里想到开春的时候,万物复苏。”阿勒坦说到雪儿两个字的时候,意味深长,只怕古伦特不懂,伸手一指地面道:“你别看草儿被雪儿压在了地上,看不到青绿,可等到春天来到地时候,草儿就会茁壮的成长,到时候满眼的绿色无边无际,谁还记得冬天的雪儿呢?”

    他把冰雪比喻成蒙陈雪,却把自己比喻成青草,虽是感慨,用意不言而喻。

    古伦特半晌才道:“若是没有雪儿冬天的滋润,这草儿也长不了那么欢吧?这真主给了我们世间万物,每一样想必都有真主的道理。”

    阿勒坦一愣,没有想到沉默寡言的古伦特竟然也词锋犀利,眼珠子骨碌碌地一转,望向了古伦特身上地羊皮袄子。古伦特穿的羊皮袄有些破旧,有些地方已经开线,阿勒坦叹息声,“古伦特,可惜你这牧场上最好的牧民却只能穿着破旧的羊皮袄,若是跟了我,我想天天穿新皮袄也是不成问题。”

    古伦特含笑道:“真主下的子民都有自己的命数,让羊披着狼皮未免不伦不类。”

    阿勒坦脸色一沉。“古伦特,你这是什么意思?”

    古伦特微笑回道:“回长老,我只是想说,我贫苦惯了,这羊皮袄我穿着舒坦,若真的穿上了新地皮袄只怕不习惯。”

    阿勒坦沉声道:“你不习惯,不代表你的爹娘儿女不习惯。”

    古伦特这次沉默了下来,阿勒坦又道:“古伦特,方才我见到这牧场马匹不少,其实如果你能和我合作地话。卖个几百匹也是不成问题。到时候我给你双倍的价钱,你把钱给塔格岂不更好?”

    “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卖,可就是良心不能卖。没有了良心,真主不会饶恕。”古伦特沉声道:“长老,你若是想卖马,可去和塔格商量,她若是同意。我一文钱都不用收,不是我用双手挣来的钱,我花着不舒坦!”

    古伦特言语铿锵,并不退让,阿勒坦突然大笑了起来,用力拍拍古伦特的肩头,“古伦特。你很好。没有辜负了塔格的信任,你地忠心,我喜欢。”

    他说完后,已经快要到了谷口,闪身出了谷口,带着一帮手下呼哨而去。

    古伦特身边地牧民纷纷问,“古伦特,长老来这里做什么?”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会安什么好心。”

    古伦特挥手止住牧民们的议论。对身边地一个小伙子道:“桑巴,你去我们族中找塔格……”他低声说了几句,桑巴连连点头,上马离开了谷中。古伦特又道:“桑结、卡维你们跟我来……”

    桑巴出了谷中,一骑飞奔。到了族中聚集的地方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苍茫的雪色中,狂风卷起。嚎叫不休。

    桑巴径直找到了蒙陈雪,蒙陈雪正和莫风、巴尔图几个牧民聚集在一起商量事情,见到桑巴,有些诧异问,“桑巴,你怎么来了,牧场那里出问题了吗?”

    桑巴把白日说的事情说了遍,急声道:“塔格,古伦特说,阿勒坦多半不怀好意,请塔格定夺。”

    和众人一起的还有郎木莫,也是个长老,一直负责掌管蒙陈族的钱物,当初在阿勒坦找茬的时候,倒一直坚定地站在蒙陈雪的身旁。听到这里,沉声道:“桑巴,阿勒坦怎么说也是族中的长老,他就算……那我们也不能轻易的怀疑他的用心。说不准……他也是想为族中尽分力呢。”

    莫风冷笑道:“狗改不了吃屎,狼还会吃草?我只怕他已经开始图谋牧场里面的马匹了,这次过来,不过是踩盘子。踩完盘子后,想必很快就要动手了。”踩盘子是道上的黑话,就是说打劫前,要过来打探下地形。莫风虽是在草原几年,可匪气不减,说地还是道上地行话。

    蒙陈雪想了半晌,蹙眉道:“按照常理来说,他不会和我们公然闹翻,这对他绝对没有任何好处。他如果真的要硬夺牧场的马匹,那会被草原人嗤笑,无法在草原安身。”

    众人都是点头,莫风却道:“如果他明里不来,暗中下手呢?”

    “莫风,你的意思是?”蒙陈雪沉吟问,“你说他会让别人暗中对牧场下手?他会这般不可救药吗?”

    虽然说是怀疑,可蒙陈雪知道,这也是大有可能,不由心中焦急。

    巴尔图却道:“塔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牧场虽是有所防备,可还要防备别人突袭。这几日,我们要加强各个牧场的防备才好。”

    蒙陈雪点头,无奈的叹息道:“那就明日通知蒙陈族的四个牧场,让所有人加强防备好了……”

    帐外狂风呼啸,天色更黑,蒙陈雪掀开帘帐,一股冷风吹入,让众人身上发寒。

    “天气寒冷,桑巴,你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起来,我和你一块赶赴牧场,商量加强防御的事情。”

    众人点头,却都是忧心忡忡,蒙陈雪出了营帐。回转到自己的毡帐内,坐下来望着一明一暗地油灯,轻咬红唇,怔怔的出神。

    扭头望向马邑的方向,虽知道萧布衣不可能如此之快的到来,这里离巴陵可是数千里之遥,可蒙陈雪只是想,萧大哥,我多么希望你快点到来,雪儿抗的很累。阿勒坦不满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却不知道,我对这个族长地位置是多么地无奈。

    寒风呜咽,草原被狂风怒雪笼罩,蒙陈雪久久的陷入思念之中。

    这时候,突然一缕笛声透过风声传了过来,若有若无。蒙陈雪侧耳倾听,脸上有了丝古怪。

    她听出来,笛子吹地是一首草原古老的民歌,歌名叫做守望。

    这首歌她儿时在草原,就经常听到牧民歌唱,也听到儿时的玩伴在歌唱,只是这时歌声不在。却变成更为深沉的笛声。

    有父母对儿女的守望。有情人之间的守望,有族人对族中的守望……

    笛声悠悠扬扬的飘来,沉凝深重,就算阴冷地北风都是不能阻挡,蒙陈雪听的入神,喃喃的跟唱。

    雄鹰飞翔的地方,遍地牛羊……

    男儿闯荡的天空,姑娘在歌唱……

    河水清清,牧草青青。柔风在思念中流淌……

    阳光在肩膀,姑娘莫忧伤……

    万马奔腾的草原呀,相思的人儿永远在守望!

    蒙陈雪唱到最后一句地时候,突然感觉到脸上一凉,伸手摸去的时候。才知道不知何时。脸颊上已经流淌着泪水。她守望相思的人儿不在万马奔腾的草原,而在那遥远的南疆。

    布衣。你这一刻可曾想着我,这一刻,你是否感受到我这剪不断的情呢……

    蒙陈雪伸手抚摸秀发,秀发可以剪断,但相思绵绵。

    笛声还是悠扬,叙说着情人之间的想念,蒙陈雪突然对吹笛之人有了分歉然。

    她知道吹笛地人是谁,她也知道吹笛地人的用意,可是她只能不予理会。

    每当她有烦心事情的时候,笛声总会适时响起,每当她冲出去的时候,笛声就会消失不见。

    这两年多来,笛声陪伴她多少个日日夜夜……

    她已经猜出是谁在吹笛,可就算这思念的笛声,也冲淡不了她对另外一个人的思念。

    有时候,爱是两人的事情,可有时候,爱一个人,却不关别人的事情。

    上次文宇周帮她抢回马匹,做了很多,却什么都没有说,只留下黑暗天使四个字,蒙陈雪已经猜到了是他,可她还是没有去找他。自从那晚去找了萧布衣后,她就已经做了决定,她虽然柔弱似水,可真的做了决定,却和深山老竹子般地坚韧!

    伸手从怀中取出了半块玉来,蒙陈雪望了良久,终于又做了个决定,她霍然站起,掀开了帘帐,刺骨的寒风擘面而来,几乎将她倒吹了回去。

    蒙陈雪没有退缩,迎着寒风走出了几步,却是陡然止步,天空阴暗,北风怒号,可笛声却已经消失不见。

    蒙陈雪寒风中立了很久,却是再也听不到笛声,只能颓然而返,不知为何,心中有种惶惶,这种夜晚,似乎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转到毡帐中,蒙陈雪左思右想,良久这才睡去,她和衣而睡,朦胧之间,突然听到蹄声阵阵,一人迎着风雪冲进来,一把抱住了她。蒙陈雪惊的睁开眼睛,见到眼前那人双眉如刀,嘴角总是有着若有如无的笑意,不由惊喜道,萧大哥……

    她叫声一出,却是霍然惊醒,才发现毡帐内还是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方才不过是一场梦,不由心中幽叹,暗想为什么美梦总是容易醒来?

    可幽叹未毕,蒙陈雪心中陡惊,因为她这次真切地听到蹄声急骤,有一匹马儿正从远方赶来,迅即地接近蒙陈族的部落。

    蒙陈雪刹那间,一颗心砰砰大跳,面红耳赤,豁然站起,却是没有冲出,她多希望来人就是萧布衣,可她又知道,这绝无可能。萧布衣不是鸟。就算他接到信后,马上赶来,数千里之遥,如今也应该是在路上吧。自己自从向南方传警后,不过几天地功夫,还没有收到南方的音讯。

    蹄声也是在远处止住,紧接着嘈杂的声音响起,有杂乱的脚步声向她这里走来。

    片刻的功夫,巴尔图的声音响起,“塔格。你可在休息吗?”

    他声音焦急,可还是守之以礼,不敢轻易地闯进来。

    蒙陈雪疾步走到毡帐前,掀开帘帐,沉声问,“巴尔图,什么事?”

    巴尔图双眸满是焦灼。“塔格,方才一阵风偷袭了我们的牧场!”

    蒙陈雪听到一阵风三个字的时候,脸上再无血色,可心口却是挨了重重的一击般,热血上涌。

    一阵风她当然知道,当初她回转的时候,就和一阵风遭遇过。要是没有黑暗天使帮蒙陈族抢回马匹。那一次他们就损失惨重。可经过文宇周和一阵风一战后,一阵风有所收敛,草原安宁了一段时间,可随后一阵风渐渐又是嚣张,无恶不作,让草原人深恶痛绝。可他们终于又失手了一次,他们竟然去打劫大隋赐婚的队伍。

    打劫大隋赐婚的队伍当然没有什么,一阵风心狠手辣,横行草原。就算可汗可敦都不被他们放在眼中,大隋赐婚队伍当然也不会被他们放在眼中。可他们没有想到过,队伍中有个李靖,那个以三百精兵横扫草原,纵横无敌的李靖。那个时隔一年。草原骑兵提起来还是胆颤心惊的李靖。

    一阵风吹到了高山上,一战之下。几乎全军尽墨,一阵风的大首领听说也死在那一役中。草原人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对李靖实在是爱恨交加,一阵风自从那场战役后,再没有了下文,蒙陈雪却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又死灰复燃,而做地第一件事情就是过来抢掠蒙陈族的牧场,他们到底和蒙陈族有什么不解之仇,两次三番的前来找麻烦?

    “牧场现在怎么样?”蒙陈雪愣了片刻,回过神来,急声问。

    牧民听到消息,慢慢的汇聚,巴尔图拉过一人,蒙陈雪认识他叫卡维,一直都是跟随古伦特在牧场做事。卡维身上满是鲜血,大声道:“塔格,一阵风夜里突然偷袭牧场,他们身手都是高强,没有骑马,都是翻过我们的障碍过来……”

    蒙陈雪微皱娥眉,“后来呢?巴尔图,召集人马去牧场看看,对了,马上再找几个人手过来,让他们迅即的去别的马场报警,抓紧提防。卡维,牧场现在怎么样?”

    蒙陈雪虽然吃惊,可是做事沉稳,号令连连地发出去,卡维却道:“塔格,我们这次伤了十几个兄弟,死了两个,可一阵风却死了十来个人,一匹马也没有抢走。”

    卡维满是自豪的说,牧民听了,都是欢呼阵阵,蒙陈雪愕然,半晌才道:“你说古伦特带领你们打退了一阵风?”

    她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一阵风毕竟不是浪得虚名,若是这样就被人家轻易的打退,如何能称霸草原?

    卡维点头道:“不错……”四下望了眼,卡维欲言又止,“塔格,古伦特让你放心,明日到了牧场再说。眼下你们要提防一阵风过来袭击我们蒙陈族!”

    蒙陈雪有些心焦,知道卡维藏着什么,暗想既然牧场无事,倒也不着急去找。

    众牧民听说牧场无事,都是松了口气,暗自加强了戒备,可一夜无话,风平浪静。天色才明,雪儿终于缓了些,蒙陈雪带着巴尔图、卡维还有数十个年轻的牧民已经赶赴牧场。

    到了牧场,发现谷口的鹿角荆棘还算完整,不由宽心。

    古伦特早早的迎上来,接众人进了牧场,压低声音道:“塔格,我昨天见到阿勒坦过来,就觉得有些不对,他东看西看,特别留意牧场的布置。我让桑巴去通知你地时候,却将牧马换了个地方。结果晚上一阵风来袭,直扑牧马地所在,我在那里设了伏击,我们又有箭头研制的竹弩,一下子放倒了他们十数个,他们知道不好,惶惶离去,可他们武功高强,我们也拦不住,反倒伤了不少人,又死了两个兄弟。”

    蒙陈雪已经听出了什么,“你说是阿勒坦暗中勾结一阵风?”

    古伦特缓缓点头,“我有这个怀疑,不然怎么阿勒坦昨天白天才到,一阵风当晚就来?我只怕阿勒坦是为一阵风提供牧场的地形,这才让卡维通报你,却不说别的,只怕打草惊蛇。”

    蒙陈雪双拳紧握,秀眸有了愤怒之意,“这个阿勒坦,竟然出卖族中的利益,我若是查明真相,绝对不会放过他!”

    古伦特却是犹豫半晌,“塔格,可我们没有证据,只怕还是奈何不了他。”

    “守卫牧场受伤的族人都有人照顾吧?”蒙陈雪问了句,见到古伦特点头,又问,“那死的十几个一阵风呢,你们可认识他们的本来面目?”

    古伦特摇头,“这些人都是身披红色披风,和一阵风一样的打扮,可面目陌生,不像草原地人物。”

    蒙陈雪还是去看看死掉的一阵风,看了半晌,心中一动,暗想这些人好像都是中原人,可她毕竟不敢肯定,皱着眉头道:“古伦特,你做的很好。你继续守卫牧场,我回去找人商量。”

    蒙陈雪说是找人商量,心中却是一点底没有,这件事一阵风虽然失败了,可毕竟阿勒坦没有落下把柄,她无凭无据,又怎么能奈何得了阿勒坦?

    这个时候的她,无比的想念萧布衣,她知道,她解决不了地事情,萧布衣一定会有办法,可萧布衣,现在在哪里?她还要守望到何时?

    今晚就是除夕夜了,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在守望,只希望朋友们新年地守望,万事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