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一二节 谋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段达听说是皇甫无逸要抓他的时候,心中一凉。他本是光禄大夫,若论职位,比皇甫无逸稍逊,可若论实权,那是远远不及皇甫无逸。

    如今圣上远在扬州,虽不过是大半年的功夫,可谁都已经看出来,圣上很可能回不来了。圣上若是无法回转东都,就很可能迁都江南,如若那样,东都地处要地,就是块很大的肥肉。越王虽是聪颖谦虚,可毕竟年幼,无人服他。谁拥有东都,无论以后自己称王或者投靠他人,都是诺大资本。

    皇甫无逸眼下掌握兵权,当然不肯轻易交出去,碰到萧布衣到了东都,肯定要刻意打击。段达一直都是皇甫无逸的死忠,这次兵败本想找皇甫无逸说情,哪里想到首先想要他性命的人就是皇甫无逸?

    独孤机已经喝令连连,兵卫长矛逼过来,虎视眈眈,看样段达若真的反抗,就会当场格杀!

    段达冷汗直冒,突然道:“莫要动手,我要去见越

    独孤机也是松了口气,“好,我带你去。”

    众兵士押着三将前往内城,段达见到独孤机带他是往龙光殿的方向走去,暗自舒了一口气。龙光殿内,越王和一帮大臣均在,脸色肃然,三将中只有段达被带到了大殿,其余二人都在殿外候着。

    三万精兵全军覆没的消息震撼了在场大部分的人,当然萧布衣除外。可萧布衣却也露出沉重的表情,他现在准备清算下以往地过节。

    有时候纠葛不是不报。不过是时候未到。段达来到龙光殿内,做了一件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他远远的跪倒,哭泣的爬了过来,一直爬到离越王还有数步的时候,磕头如捣蒜,然后哽咽道:“越王,罪臣有负你的重托,罪该万死!忍辱回转,不过是想再见越王一面。求越王赐臣一死!”

    萧布衣嘴角露出了笑,觉得这个段达十分有趣。

    越王心急如焚,却还是能保持镇静,“段……大夫,三万精兵真的全军尽墨?那……那怎么可能?”

    段达并不抬头,哭泣道:“越王,微臣想解东都于倒悬,这才昼夜行军,只想奇袭洛口仓,哪里想到瓦岗盗匪早有准备。微臣带兵在过了石子河后。竟然被瓦岗十数万人围攻,我等浴血厮杀,却奈何寡不敌众,终于落败。微臣拼死杀出重围回转。只想说明真相,请东都……越王即使再派人出兵,也要万勿重蹈覆辙!”

    现在的段达看起来异常的清楚,全然没有当初在石子河的冲动。为了抢功,他丧失了起码地理智。为了保命,他又恢复了全部的聪明。战役不是打出来的,是靠他说出来的,这点段达在入东都城之时就考虑明白。

    越王见到段达声泪俱下,为之动容,亲自下了王座搀扶段达道:“段将军,这么说非你之过,唉……想必是我的不对。”

    群臣愕然,都没有想到越王把过错揽到了自己的头上。段达心中一喜,却不敢起身,只是道:“越王万勿如此说法,千错万错都是我的过错,还请越王惩罚,不然何以服众?”

    “段大人。如果按照你这么说。是萧将军的计谋有错了?”皇甫无逸突然道。

    段达心头微颤,向萧布衣的方向斜睨一眼。见到他难以琢磨的笑,慌忙摇头道:“并非如此,实在是盗匪实力之强,已非我们能够想像。萧将军地计策是好的,可是我用兵平庸,这才遭此溃败。”

    越王叹息道:“段大人征战疲惫,又不推诿过错,实在是难得的忠臣。”

    皇甫无逸听到这里,脸上微红。在知道段达惨败之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萧布衣会借此打击自己,是以才让人见到段达回来后马上抓过来,避免萧布衣趁此打击他。可见到萧布衣一直无言,倒有些难以琢磨他地心意,又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着急。毕竟段达还算他的势力,要想掌控东都,还需要一批亲信。卢楚一旁突然道:“越王,不妥。卢楚身为内史令,统管监门府,为人沉默寡言,深得越王的器重。

    越王倒是从谏如流,马上转头问道:“卢大人,不知道我有何不妥?”

    卢楚只迸出两个字,“不符。”

    段达暗自咒骂,知道这老家伙捣鬼,他说的不符不言而喻,就是说自己说的不符合事实。一时间身上汗水急地宛如洛河之水,滔滔不绝。

    越王皱起了眉头,沉吟半晌。说句实话,乍听到三万精兵全军尽墨,越王几乎晕了过去。可镇静下来却想,东都留守的大臣都是重臣忠臣,要杀了段达,身边的人又少了一个,自己孤家寡人能做得了什么?杀段达无用,如能让他戴罪立功说不定会起奇效。他毕竟年幼,拿不定主意,望向萧布衣道:“萧将军,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萧布衣正色道:“卢大人说的不错,段……大人说的的确有些地方不符。”

    皇甫无逸豪猪般竖起全身的汗毛,知道终于要斗了,段达却是脸色苍白,哀求的望着萧布衣,“下官有什么做的不妥地地方,还请萧将军指出。”段达算的明白,皇甫无逸既然要抓他,关键时候牺牲他也是大有可能,越王心软,方才自己的一番声泪俱下已经打动了他,责罚不可避免,但最少不是死罪,如今生死的关键反倒控制在萧布衣的手上。他自忖和萧布衣并没有不可调和矛盾,是以哀声请求。

    萧布衣沉声道:“瓦岗或许势大,瓦岗或许早有准备,可我想我们不能忽视一点是。根据我们的消息,段大人进攻地时间早了一天,如果和虎牢地裴将军联手,不见得会败给瓦岗。段大人不按预定,擅自出兵,军令不严,何以服众?还请越王严查。”

    卢楚点头道:“对,严查!”

    段达慌忙连连叩首,“越王,并非我擅自出兵。是……是……是曹郎将带兵擅自渡过石子河和瓦岗交手,我见他受困,这才出兵解围,没想到中了埋伏。微臣约束属下不利,理当重罚,曹郎将不服军令,当应斩首。”

    萧布衣微笑道:“原来如此。”

    卢楚皱下眉头,“曹郎将……他……”

    皇甫无逸却是怒声道:“原来是如此,速去押曹郎将过来!”

    三人表情各异,却有各自的盘算。越王却是迅疾地下了个决定,“既然罪在曹郎将,先将他投入大牢,以后再说。段大夫军令不严。罚俸禄一年。这件事……先这么定了。”

    卢楚欲言又止,却终于不再说什么,越王却岔开了话题,“段大夫出师不利,看来我们还是小瞧了瓦岗。皇甫将军、萧将军,我觉得东都应该再派精兵去夺洛口仓,不知道尔等意下如何?”

    皇甫无逸知道前面是大坑,这次不想抢功了,只是斜睨萧布衣道:“还不知道萧将军的意见?”

    段达一旁道:“罪臣本不想多言,可瓦岗实在势强,皇甫将军要坐镇东都,不能轻易离开。眼下能取洛口仓的我想只有萧将军一人。”

    萧布衣微笑道:“既然如此,我愿意请缨……”

    “不可。万万不可!”皇甫无逸突然道。

    越王和群臣都有些诧异,不解问,“皇甫将军,有何不妥?”

    皇甫无逸见到萧布衣胸有成竹的样子,如何肯让萧布衣出兵?他不觉得瓦岗势大,只觉得段达太过没用。如果萧布衣这时候出兵夺下洛口仓。那简直比打他的脸还要难受。

    当然这种念头不能说出来。皇甫无逸心思飞转道:“我并非说萧将军带兵不可,而是说此刻出兵大为不妥。首先瓦岗新胜。我们不适合正撄其锋。其次我方才败,适合休养生息,调整士气,找出失败的原因。如果仓促出军,只怕再逢大败,那我军士气低落,只怕一发不可收拾。可如果……萧将军有必胜的把握,我们倒可以考虑让萧将军出征。越王带有期冀道:“我闻萧将军带兵以来,素来百战百胜,这次想必也不例外。”

    皇甫无逸摇头,“行军打仗,岂能用想?越王,我不是对你不敬,只是你虽宽宏大量,可东都之兵,绝对不能再受如此折损,若萧将军可立下军令状出兵,许诺定能能胜,我们倒可考虑再次出兵。”

    众人都是望向萧布衣,静候他的回答,萧布衣笑了起来,“战场无常胜将军,谁敢保证百战百胜?”

    越王有些失望,皇甫无逸摇头道:“既然萧将军没有必胜地把握,我倒建议先坚守东都,等待后援再说。圣上说出五路大军,如今薛将军和王将军均未赶到,若是他们到来,要取洛口仓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越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越王左看看,右看看,没有了主意,萧布衣却道:“我赞同皇甫将军所说,不知越王还有何吩咐,若无事情,微臣先行告退。”

    越王无力的摆摆手,“众位大人请回吧。”

    群臣退出龙光殿,萧布衣却是出了内城,径直回转将军府。

    一路上,优哉游哉,萧布衣看起来全然不把今日的事情放在心上。将军府上才坐定,蝙蝠已经无声无息的走来,递过竹筒道:“萧老大,有急信。”

    萧布衣见到竹筒上有火漆封印,并未打开,皱了下眉头,打开竹筒,抽出了一张纸条,只是看了一眼,霍然站起。

    蝙蝠有些吃惊道:“萧老大,怎么了,襄阳有变吗?”

    萧布衣笑着重重一拍蝙蝠的肩头,“不是坏事,是天大的好消息。看起来天助我也!蝙蝠,你马上和卢老三去帮我做一件事情,务求隐秘行事。”

    王威坐在副留守府地时候,愁眉苦脸。

    自从高君雅死后,他其实就再没有觊觎过太原留守的位置。投靠萧布衣陷害高君雅对他而言,是很明智的选择。可很显然,他并没有混入到萧布衣的队伍中,他一样也没有混入到李渊地队伍中。

    有时候,选择只有一次,错了就很难回头。抱大腿也不是容易的事情。王威只是琢磨着,接下来的日子应该如何保全自身才好。

    王威身边坐着留守司兵田德平,司兵主要是掌管兵器铠甲管理发放之人,平时和王威素来交好,对大隋忠心耿耿。

    杨广虽然重用李渊,可还是不信任李渊,在他身边安排了眼线王威,只怕李渊造反,让王威或当场格杀,或回报东都。可杨广去了扬州。天高皇帝远,早就顾不上李渊。再加上最近忙于东都事情,李渊这个名字都淡忘了很多。但这样却把王威晾在尴尬的处境,他也知道李渊对他起了疑心。当然不肯对他重用。

    田德平一旁道:“王大人,最近李留守经常从兵库中领取兵刃装甲,数目庞大,我总觉得有些问题。”

    王威随口问,“有什么问题?”

    “他总说要抵抗突厥。平定刘武周,却让长孙顺德招募兵士,一直按兵不动。据我所知,长孙顺德本是逃兵役才来地太原,待罪之身!李渊对此罪人却是信任有加,待如上宾,又把副留守李靖大人派出城外数十里扎营,我只怕李渊有了反意!”

    王威却是并不吃惊,苦笑道:“德平。如今圣上远在扬州,三千里之遥,西京虚弱,东都被瓦岗所困,自顾不及,我们就算知道李渊有反意又能如何?先求自保才是正道!多谢你今日对我所言。可我也实在无能为力。”

    “我们可以去通禀李靖大人。若他能和我们合谋,平此叛逆应该有些把握。”

    王威犹豫片刻。兵士匆忙的进入房间道:“王大人,李留守有请。”王威向田德平告辞,跟随兵士到了留守府。

    李渊正在处理公事,见到王威走进来,连忙站起,热情地走下来,拉住王威的手道:“王大人,这是招募兵士的文书,还请你来过目。”

    王威搞不懂李渊地心事,接过兵士名单看了几眼,不解道:“这些事情本来李大人处理就好,何必让我参与。”他说的多少有些怨气,李渊却是赔笑道:“招募兵士手续繁杂,我们这面已经应付不来,我知道王大人对这些事情向来处理的轻车熟路,还请王大人莫要推辞。”王威心中略微舒服些,接过公文只是看了几眼,府外有两人匆匆忙忙的而入,一人是李建成,另外一人却是刘政会。

    王威抬起头来,不知道这两人有何事情,李建成却是大声道:“启禀李大人,刘司马有紧急军情禀告。”

    李渊座位上笑了起来,“给王大人看也是一样。”

    刘政会眼眸中闪过诡异的光芒,“回大人,公文和王大人有关,倒是不方便让他看。”王威愣住,不再翻阅手上的卷宗,李渊皱起眉头,“还有这种事情?呈上来。”

    刘政会恭敬的将文书递给李渊,李渊展开只是看了一眼,霍然站起,失声道:“王大人,竟然有人说你勾结突厥、伙同刘武周要攻打晋阳城,可有此事?”

    王威心中凛然,霍然站起,挽起袖子大骂道:“好你个李渊,我不说你造反,你竟然反咬我一口?”

    嚓地一声响,王威已经拔出了腰刀,李渊快步退了下去,李建成高声喝道:“保护李大人!”

    才要前行,王威突然听到脚步声沓沓,心中涌出阵阵凉意。前院后厅涌出无数兵卫,持枪拿刀,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在李渊身前。李渊颤声道:“王大人,万事好商量,就算有人诬告,我们也是查证再说,你陡然动刀拒捕,可知道以下犯上之罪?”

    王威望着眼前如蚁地兵士,头皮发麻。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要明哲保身,可现实不让。李渊终于要反了,自己是监视他之人,李渊如何不知,所以在自己还在迷惘的时候,李渊却早就定下了除他地计策!

    这兵士来的如此之快,和萧布衣杀了高君雅之时的情形何等类似?王威没有想到自己终于还是步了高君雅的后尘。想到萧布衣之时,王威心中微动,弃了单刀在地,冷声道:“李大人。我不过是一时冲动,但我想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今日我不反抗,只请李大人和李靖将军携手来洗刷我地冤情。”

    李渊点头道:“那是自然,王大人乃朝廷命官,我当然要和李靖将军联手查明真相,给王大人一个交代。来呀,把王大人暂且收押,切勿怠慢。”

    有兵士上前将王威反缚了双手,押下厅堂去。王威昂首挺胸。却是心中惴惴。被关到牢房之中,铁索束缚,只见到油灯忽明忽暗,老鼠窜来窜去。王威牙关紧咬,可想了良久,却是想不出半个方法。

    夜晚时分,有狱卒前来送点食物,王威饿地不行。却怕食物中参杂毒物,竟不敢吃。白日在众兵士包围下,他不敢逃命,只怕李渊埋伏下杀招,如同萧布衣射杀高君雅般。现在他心中只有个侥幸的念头,那就是李渊一时间还不敢造反,他身为朝廷命官,李靖回转或许能救他一命。虽知道希望渺茫,李渊这人老谋深算。谨慎非常,既然动手陷害他,怎么可能不造反,可人都是如此,无可奈何之时也只能自欺欺人,活一刻算一刻好了。

    熬到第二日晚上。王威终于熬不住饥饿。嘶声喊道:“给我送点干粮来!”

    他喊了半晌,竟然没有任何人理会他。心中升起一股惶惶之意,忍不住大声骂道:“李渊狗贼,你存心造反,难道想饿死朝廷命官不成?李渊,我若死了做鬼也不绕过你!李渊……李靖将军还在,你要杀我,李靖绝不会饶你!李渊……我……求求你放过我,我愿意投靠你,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他由痛骂变成了哀求,心思百转,愈发地惶恐,等恳求了良久,牢门的铁门终于打开,刘文静竟然从牢房外走了进来,面无表情。他身后跟着个狱卒,拿着托盘,上面竟然有酒有菜,还有一碗米饭。王威一下子扑到铁栏前,大声道:“刘大人,怎么是你?我知道错了,我……我求你告诉李大人,请他放过我一马,我一定投靠李大人,绝无虚言。”

    刘文静冷哼一声,“王威,你可真的是罪恶滔天,竟然勾引突厥兵来取晋阳!”

    “绝无此事。”王威大声道:“你们陷害我!你们陷害我!!!”

    刘文静轻叹一声,“今日清晨,就有数千突厥兵来到晋阳宫外城,有数百骑从外城北门进入,东门出去,只是看到内城防备森然,这才无功而返。王威,若没有你地勾结,他们怎敢前来?”

    王威脸上露出极为恐怖之色,“不可能,我可向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勾结突厥人。这一切都是阴谋,都是李大人的阴……计策。刘文静,我求求你,让我见李大人一面,我……我有秘密要告诉他。”

    刘文静目光闪动,挥手让狱卒退下,却是端着托盘放下来,斟了两杯酒,递给王威一杯道:“你有什么秘密要说?”他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静候王威说出秘密。王威惊惶之下,没有细想,举起酒杯一口气喝下去,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压低声音道:“我知道谁是乱世的真命天子……李渊大人他若是放过我,听我之言,说不准能混个大官做做。若是不听我言,只怕会有杀身之祸!”

    刘文静倒是表情平静,“哦?你知道谁是真命天子,你是神仙?你知道真命天子,不早去投靠,却在这里等死,真地滑稽可笑!”

    王威露出焦急的表情,“不是这样,我虽知道,可是……可是……我现在不能和你说,刘大人,只求你……”

    “谁是真命天子?”刘文静微笑问。

    王威摇头,“我不能对你说……我一定要见到李大人后……”他说到这里,突然变了脸色,紧紧的用手扼住了脖子,嗄声道:“刘……文静,酒中有毒!”他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诡异,直如厉鬼般。刘文静却还是脸色平常,淡然道:“酒中没毒,杯上有毒。”

    王威这才想起来刘文静带了托盘进来,竟然带有两个杯子。这本来是送给他的饭菜,有两个酒杯是件很让人奇怪的事情,好像刘文静进来就是想和他喝上一杯。他当时心乱如麻,哪里想到这点问题!刘文静将毒药涂抹在杯子上,方法简单,可刘文静随口喝下去,却是引诱他不察觉地喝下去,一举一动显然都是经过静心谋划。

    只感觉到喉咙抽紧,一口气有些吐不出来,王威痛苦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有……秘密!救……我!”

    他挣扎着,不想就死。刘文静笑了起来,眼中闪过诡异,“正因为你有秘密,我才要杀你!想我道创建四百余年,虽是历经兴衰荣辱,沉沉浮浮,可对叛徒向来都是决不轻饶!王威,你背道叛教,隐姓埋名这么多年,还当上了太原副留守之位,只怕从来没有想到过,还是逃脱不了道中地惩罚!我早就知道你的秘密,我不杀你,不过是等机会而已。你借故诬陷高君雅,借萧布衣之手除去了他,只以为再无人泄露你地秘密,没想到反倒泄露了自己地行踪!”

    王威脸上露出死灰之意,眼中却满是惊惧,他嘴唇蠕动两下,艰难道:“原……来……你是……谋……门……”他艰难的要说什么,可毒性发作的好快,转瞬之间,嘴角溢出紫色的鲜血,软软的倒下去,可他虽死,一只手还是扼住了自己地脖子,竟像活生生的把自己扼死!

    刘文静缓缓站起来,望着王威死鱼一样的眼,替他说完了未说之话。

    “王威,你猜的不错,你我都是来自一个地方,我就是四道八门中的谋门中人!”登录检查下,更新票再不投就作废了,朋友们,宁可把更新票烂在墨武的锅里,也千万不要烂到自己手里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