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二九节 迷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虽说要帮助史大奈寻找亲生父亲,可经过几天寻觅,却发现事情的复杂超过他的想像。

    以萧布衣现今在东都的势力,不要说找个人,就算找个蚂蚁都是不成问题。可经过数天搜索,竟然音讯全无。

    画像上的男子长相寻常普通,属于扔到人堆中找不到的那种,可偏偏双眸炯炯,举止雍容,让人觉得他非等闲之辈。

    萧布衣在东都请的画师自然出类拔萃,可见到这幅画像居然自叹弗如。他们虽然能描绘出画像的形体,却还是描绘不出画像的神韵。

    萧布衣现在正在望着史大奈父亲画的那幅画,眉头紧锁,推断这人的来历,现在他勉强能确定此人身份尊贵,而且性格孤傲。这实在是种很奇怪的感觉,画师们都在讨论这人的笔画不拘一格,飘逸离奇,他却首先感觉到作画之人的性格。

    或许这就是隔行如隔山,也或许是他和画师的角度的确不同。

    如此孤傲性格之人去铁汗国做什么,那时候是文帝在时,杨广还没有登基。这人在西域春风一度后,飘然而去,结果有个儿子,武功高强性格却是懦弱,此人应是文采飞扬……

    正沉吟的功夫,厅外脚步声传来,萧布衣扭头望过去,见到史大奈和卢老三已然回转。只是看到二人的脸色,萧布衣就知道事情还是没有眉目,安慰道:“老三,那个符平居不符合吗?”

    东都姓符的不少,这几天的功夫,萧布衣已经找到了三个符平居,可前两个都是年纪不对,这次卢老三就是带史大奈去找第三个人。

    卢老三苦笑道:“那人这辈子都没有出过河南,如何去西域?”

    萧布衣见到史大奈的沮丧。微笑道:“大奈,不要急。苦心人天不负,只要坚持。定然会有结果。”

    史大奈虽是沮丧,却心怀感激,“萧将军。我知道你公务繁忙,可为我竟然如此操劳,大奈不知道何以为报。”他这几日说话多了,虽然还有些懦弱的性格,可吐字已经流畅了很多。

    萧布衣微笑道:“行善之人已然心安,何须报答。”扭头向厅外望过去,见到将作监廖凯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人,微笑道:“廖大匠,有何收获?”萧布衣初入东都的时候就已经结识廖凯。那时候廖凯是将作监,萧布衣是太仆少卿,二人和虞世南一起发明了雕版印刷术,也是交情不错。后来萧布衣平步青云。几进几出东都,和廖凯联系的倒是少了,但是交情还在。相对而言,萧布衣的出身决定了他的平易近人。虽然和朝官也是交往甚密,但是对于这些中下层地、无论是匠人还是兵士,都有着更加亲近的态度。

    廖凯一如既往的平实稳重,伸手指着身后一人道:“萧将军,这是你需要之人。此人是将作少监阎立德,擅长工艺,多巧思。工篆隶书……”原来萧布衣不但找人兵分数路。就算这幅画地来源都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依他的想法,能做出这幅画地人绝非无名之辈。是以他让廖凯帮他找个画艺精湛之人另辟蹊径。

    廖凯身后那人风度颇佳,人在中年,听到廖凯这般介绍,忍不住笑道:“廖兄实在过奖,我是杂而不精,什么东西都是稍有涉猎而已,要说真才实学,那是远不及你。”

    大隋九寺五监,廖凯介绍的技能当然不脱离将作监的本职之事,萧布衣听到阎立德是少监,知道他是大匠廖凯的手下,微笑道:“要廖大匠做事不难,要他说谎殊为不易,能得他称许,那必定有真才实学。”

    他话一出口,廖凯和阎立德心中都是颇为舒服,廖凯微笑道:“立德或许旁的地方和我相若,但是要说到绘画一事,你总不能再谦虚吧?”

    阎立德微微一笑,神色颇有自负之意。

    廖凯介绍道:“萧将军,立德家学渊博,绘画是师从其父,想殿内监阎大人文武双全,立德得其亲传,青出于蓝,或许能从这幅画中看出端倪。其实不止立德,其弟立本亦是技艺高超,不过我想眼下有立德在已经足矣。”

    萧布衣也不知道阎立德的父亲是哪个,先带阎立德到了桌前,想骄傲之人多半有骄傲的本钱。阎立德本是自负,可目光落在画像上突然愣了下,转瞬又是轻咦了声,伸手想去向画上摸去,可手到半空,又是停住。

    萧布衣早对画像没了兴趣,只是注意阎立德的表情,发现他表情有激动、有困惑、有诧异还有赞赏,不由疑惑非常。

    廖凯轻咳声,“立德,不知道你对这幅画有何看法?”

    阎立德终于回过神来,“萧将军,此人高手。”

    萧布衣微笑道:“还有呢?”

    阎立德有些脸红道:“绘画讲求用笔、用墨两种。用笔时力轻则浮,力重则饨……”

    萧布衣有些苦笑,暗想你和我讲这些有什么作用,我求的不是这画的精妙之处,而想知道作画之人,不过他习惯倾听,却不打断。廖凯却看出萧布衣地心思,咳嗽声,“立德,萧将军事务繁忙,我们有时候就要长话短说,再说萧将军眼下只想知道作画之人是谁。”

    阎立德犹豫片刻,“其实我说的并非废话,寻常画匠只求肖形,务求画人画物惟妙惟肖,自以为已臻至高境界,却不知道高手作画,不以肖形,却以通意为主。一幅画像若是画匠来画,最多是相像,可若是高手来绘制,当能绘出胸中的抱负,气质性格,这才是上品。大匠,这和建筑一样,寻常人到了东都,只知道东都宏伟壮观。让人陡升敬畏心理,却少有人知道当初大匠宇文恺喻用天人合一理念,引洛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可若理解宇文大匠的匠心独具。自然能看出更深地道理。”

    廖凯听到他以宇文恺做例,终于点头,“你是说这幅画蕴含极为高明的道理?”

    阎立德凝望那幅画道:“我只知道画像之人胸中蕴含极远的抱负,这个很难解释,但却是我心中的感觉。这人一幅画竟然能通意如此,实在是让我望尘莫及。”萧布衣暗自点头,心道这个阎立德并非无地放矢,他也正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廖凯径直问,“那立德可知道东都有谁能画出这种人像来?”

    阎立德苦笑,“最少我是画不出。”

    廖凯摇头。心道你说了半天,敢情都是废话。阎立德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虽画不出,可据我所知。最少有两个人能够画出。”

    萧布衣终于来了精神,“哪两个?”

    “一个是家父。”阎立德犹豫道。

    萧布衣看看阎立德,又看看史大奈,暗想自己不会看相。可也觉得这二人绝对没有血脉关系,又看了眼廖凯,廖凯明白萧布衣地意思,苦笑道:“阎大人前几年已经过世。当初他率人去追兵部侍郎斛斯政,后来回归的途中……染病身故,实在让人扼腕。”

    阎立德脸上也露出黯然之意,却轻声道:“据我所知。还有一人多半能画出这幅画来。他就是朝散大夫展子虔,不过展大人也是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病故。后人都已离开东都,到现在没有人知道消息。”

    萧布衣微有失望,却还是含笑道:“不过我还多问一句,这画上之人可像展子虔大人吗?”他没有问阎父,知道若是像阎父,也就不用这么多话。阎立德和廖凯一齐摇头道:“绝对不是!”

    “两位大人辛苦了。”萧布衣有些苦笑。

    等送走阎立德、廖凯后,萧布衣并不气馁,拍拍史大奈的肩头道:“大奈,不着急,慢慢来。”

    史大奈心中感动,不会说什么,只是重重地点头。

    正待收起画像的时候,老五已经快步走了进来,低声道:“萧将军,你让我跟踪之人已经找到了落脚地地方。”

    萧布衣知道他是说文宇周,虽好奇他为什么到东都,却还是觉得二人地关系八杆子打不到,文宇周应该对他没有什么而已,“他最近做什么?”

    “他一直居住在通远市集的平安客栈,早出晚归,很多时候都在李府附近走动。”老五回道。

    “哪个李府?”萧布衣皱眉问。

    “李渊家眷地府邸。”

    “他难道认识李家的人?”萧布衣喃喃自语,暗自琢磨宇文家难道和李阀有什么恩怨,是以文宇周才在李府附近徘徊不去?不过李渊留在东都的都是家眷,又怎么会和文宇周有什么关系。老五这时候的目光却投在了画像之上,脸上突然有了古怪。萧布衣斜睨到老五表情异样,不解问,“老五,怎么了,你认识画像中的这个人?”

    老五摇头,“不认识,老三说要找人,我也一直没有看到过这幅画。不过……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萧布衣精神一阵,“你说。”

    老五凝望着那幅画,指着那人的脸,“你们看,这人的头向左望,于是露出了右耳。”

    卢老三笑起来,“老五,你跟踪糊涂了吧,这不是废话吗?”

    萧布衣却是看着那人的右耳,突然伸手轻轻抚摸下,沉声道:“画像中这人右耳根部好像有细微地伤疤?”他虽是看出这点,却还是不明白老五的用意,暗想这人绘画如神,又像是对自己极为了解,就算一道伤痕都要画出来。

    老五点头道:“萧老大果然看的仔细,不过若是寻常人来看是道伤痕,我看却是有极大的不同,我觉得画上这人是易容了!”

    他此言一出,众人先是好笑,后是骇然,更多地却是不信。萧布衣讶然道:“易容,画上的人易容?”老五的提法实在骇人听闻,也难怪萧布衣也要吃惊。不过一想到老五本身是个易容大行家,萧布衣倒信了几分。

    老五苦笑道:“我也是说出自己的感觉而已。不见得是对。易容其实分多种,比如说文宇周那种是最粗陋地一种。无非是用锅底灰抹黑了脸,稍微高明点就是用面粉、泥胶之类改变脸部形状。不过这种易容一洗就会露馅,更高明的就是用一种罕见动物薄薄的皮肤来做面具,只要戴到脸上。马上换个人来。不过这种面具颇为难做,而且就算戴在脸上,通常也会在啮合处留点痕迹,而不被人注意地显然是耳根处,所以很多时候啮合点选在这里,会形成这种疤痕。我因为对这方面有研究,所以第一眼看到这人的右耳处,感觉不是伤痕,而是易容,再说这人的神韵和脸部地平庸差异太大。我这才想到了可能是乔装易容。如果这人真是易容画像,那你们按图索骥真地是不得其法,可这人特意这么画法,而且留了这么一笔。实在让人奇怪。”

    “没什么奇怪。”史大奈突然怒吼道。

    萧布衣和卢老三听地都是有些入神,没想到史大奈突然喊了一嗓子,伤心欲绝地样子。萧布衣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老五倒有些奇怪,“你知道为什么?”

    “我只知道,他绝情寡义!我娘想了他二十多年,他却连脸都没有让我娘看过!我恨他!”史大奈握紧拳头,泪水却是流淌出来,他转身冲了出去,受伤地野兽一般。他虽是懦弱木讷。可并不是蠢。这些天在东都找不到已经让他焦躁不安,听到老五的分析。知道大有道理,心道要不是易容改姓的话,自己怎么会一无所获?一想到自己二十多年都没有见到这个父亲,可见其绝情寡义,母亲念念不忘这个负心人,让他来中原寻找,哪里想到过此人不但名字是假,脸也是假,母亲到死都被父亲欺骗,怎么能不让他悲愤欲绝?他疯狂冲了出去,门外听到哎呦一声喊,却是有人被史大奈撞倒在地。老五因为一直忙着别的事情,不知道隐情,难免莫名其妙。萧布衣却暗叫糟糕,心道自己一时被画像吸引,倒忘记了这点,“老三,跟他出去,莫要让他做傻事。”

    卢老三应了声,急急的跟出去。

    萧布衣放心不下,也想去看看,宫中黄舍人却是从门外走进来,拍着身上的灰尘,龇牙咧嘴道:“萧……将军,怎么回事?”

    萧布衣见到黄舍人,只好止住脚步,“没什么,有个朋友遇到了伤心的事情。”

    “诺大个汉子,竟然不知道分寸。”黄舍人摇摇头,突然意识到什么,陪笑道:“不过男儿伤心之处,失态也是正常。”

    “不知道黄大哥来此何事?”萧布衣问道。

    黄舍人心中感动,暗想贫贱之交称兄道弟也是寻常,萧布衣几起几落,如今在东都万人敬仰,竟然还称呼他为大哥,只凭这几个字,卖命给他也值得。

    “越王有请。”

    萧布衣没有办法,心道卢老三做事稳重,史大奈这种情况,发泄一下多半没事,“那我和黄大哥同去。”

    二人出了将军府,骑马并辔向内城的方向行去,黄舍人见到四下没有人注意,低声道:“布衣,皇甫无逸最近紧锣密鼓,我只怕会对你不利,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

    萧布衣有些感动,“多谢黄大哥关爱,不知道越王找我何事?”他随口应付,心中却还在想着史大奈父亲的身份。他当初为史大奈寻找父亲地时候,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父亲身份竟然如此神秘,今日听老五一分析,更是觉得迷雾重重。

    黄舍人神秘道:“布衣,京都今日又来了个人,只怕你还不知道。”

    萧布衣愕然,“是谁?”

    黄舍人压低声音,“是江都郡丞王世充。”

    萧布衣这才皱起了眉头,暗自凛然。他其实在东都早就布下眼线,有什么大事小情总会知道,暗想王世充前来,肯定会领淮南子弟兵,怎么王世充前来,他居然毫不知情?根据他最新的消息,王世充的大军离东都甚远,这个消息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王世充来了。这……他若是来了,定然会大张旗鼓吧?”

    黄舍人摇头道:“这下老弟可猜错了,王世充让大军向东都开拔。自己却是带着几个手下轻骑乔装入了东都,现在除了越王和皇甫无逸外,很多人都不知情。萧老弟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萧布衣笑容不减,却是暗骂王世充这个老狐狸。很显然,这家伙跑到东都也是占便宜夺权来了。当初李密大军攻打东都的时候,就不见这老小子这么热心。李密大军一撤,他快马加鞭地前来,当然是怕萧布衣培养巩固了势力,那他江都捞不到,东都没有好,处心积虑这些年,倒搞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何能够不急?

    “今日我出宫的时候见到,王世充和皇甫无逸比较亲近。”黄舍人有些忧心道:“萧老弟,你一定要小心,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不能无呀!”

    萧布衣点头,“多谢黄大哥提醒。”

    二人密语的功夫,已经进了内城。黄舍人带着萧布衣去了龙光殿,先去殿中复旨。片刻的功夫召他入殿。

    萧布衣缓步走进龙光殿,见到群臣大多都在,越王高高在上,皇甫无逸大摇大摆地坐着,下手一人金发碧眼,满脸微笑,正是王世充!

    萧布衣脸上浮出愕然。不等说话。王世充已经霍然站起,抢步上前。一把握住萧布衣地手,大声道:“萧将军,一别多日,见你风采更胜从前,真让我欣慰无比。我是早也盼、晚也盼,只盼能再萧将军一面,今日得偿所愿,实在让人感动莫名。”

    他说到这里,眼泪竟然流了下来,萧布衣只能配合道:“其实我也十分想念王郡丞,不过先让我见过越王如何?”

    王世充一拍脑袋道:“你看我激动的失去了礼数,还请越王责罚。”

    越王头一次露出开心的笑容,摆手道:“王郡丞性情中人,本王怎么会责怪。如今王郡丞也到了,本王无忧矣。”感觉皇甫无逸脸色有些阴沉,越王慌忙补充道:“有皇甫将军坐镇东都,萧将军大才,王郡丞地领兵,三剑合并,东都无忧矣。”

    他这个越王当的实在窝囊,不敢得罪任何一个重臣,只能期冀佛主保佑这些人能够齐心协力,接杨广回转。李渊掩耳盗钟,他倒更像是掩耳送钟。

    王世充慌忙摆手道:“越王太过夸奖我了,想我不过是个粗鄙的杂种,如何敢和皇甫将军、萧将军相提并论?”

    萧布衣听到杂种两个字地时候,不由叹息王世充地脸皮厚逾东都城墙,让人自愧不如。仔细的打量着王世充,暗想他也是西域人,如果有机会,倒可以让他看看那幅画。

    皇甫无逸脸上露出点微笑道:“王郡丞莫要过谦,想无上王卢明月祸乱中原,当年萧将军都是无功而返,如今王郡丞竟然斩了无上王卢明月,功劳赫赫,不让萧将军呀!”

    他此言一出,朝臣震动,萧布衣也是诧异,“王郡丞竟然斩了无上王?”

    王世充却是没有丝毫得意,只是摇头道:“惭愧惭愧,不过是幸运而已。”

    越王高高在上,微笑道:“这怎么是幸运,只能说王郡丞大才。圣上派王郡丞带兵来援东都,没有想到卢明月这狗贼居然在下邳拦截。当初薛将军中窦建德那狗贼地暗算,全军覆没,王郡丞却没有重蹈覆辙,安营对抗,趁卢明月麻痹大意之时,出乎不易的袭击卢明月的后军,盗匪大败,乱军之中,王郡丞一刀砍下了卢明月的脑袋,可算是用兵如神!”

    越王说的眉飞色舞,可算是扬眉吐气,无论如何,无上王为祸已久,王世充出手杀之,让他终于看到迎接杨广回转的契机。卢明月都是难逃一死,如今萧布衣、王世充联手,想必李密也是迟早败亡。他总是喜欢往好地方想,难免振奋。

    萧布衣听到这里,只有一个结论,王世充在撒谎!

    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见过卢明月这个人,无上王也和空气一样,想当初张须陀杨义臣都是数次出兵攻打,都是不伤无上王根本,王世充如何能斩?

    可王世充为什么要撒谎,萧布衣只是转念之间就得出了结论,王世充知道东都的局势,迫切地需要树立威信。如今皇甫无逸根深蒂固,他萧布衣声名鹊起,王世充不过是江都郡丞,若想和他们分庭抗礼,当然也要有功劳来抗衡,而斩了卢明月的功劳显然份量极重。

    东都危急,眼下谁也管不了许多,若是被揭穿也是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只要王世充能再树威望,这种事情还有谁会再来挑刺?

    萧布衣想到这里,不由佩服王世充的机心之深,虽是晚到,可举手之间已经扭转了颓势。对于王世充地出招,萧布衣大为头痛,这王世充狡诈非常,是个强劲的对手,外忧李密、内患除了皇甫无逸,又多了个王世充,他想要摆平绝非那么简单的事情。

    见到萧布衣不语,王世充目光闪动,沉声道:“不知道萧将军对如今瓦岗横行有什么看法?我听说瓦岗围困东都的消息,夙夜兴叹,忧心忡忡,斩了卢明月后,等不及大军推进,立刻带手下快马赶来,想就算不能救卫东都,可能为东都送条性命,向圣上、越王表示忠心,也是无憾。没想到萧将军竟然先破了贼兵,说起来,还是萧将军救了我一命呢。”

    说到这里,王世充满脸地感激,越王高位上轻叹,“王郡丞,你真是个大大的忠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