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三七节 行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在四人的簇拥下上了楼外楼。无论长孙顺德亦或长孙恒安兄弟,都对萧布衣恭敬有礼。

    长孙家族看起来均是谦谦君子,与人无争,萧布衣却觉得别扭无比。

    他来这里,说穿了却是给裴茗翠的面子,如今东都他是大权独揽,皇甫无逸倒塌后,倒是打乱了长孙顺德原有的计划。不过根据萧布衣所知,长孙顺德早就将李家家眷分批的撤离,如今留在东都之人,应该除了眼下四个,已没有几位。

    他们这次宴请,求情其次,拉拢感情倒是有可能。

    想到这里的萧布衣还是想着方才的那道人影,那人极似文宇周,他莫名的跑到这酒楼做什么?

    带着疑问上了二楼,萧布衣看了眼空荡荡的酒楼,喃喃道:“我想这酒楼做的饭菜一定不好吃。”

    “不知道萧将军何出此言?”长孙顺德微笑问。

    “若是好吃的话,怎么来人如此之少?”萧布衣微笑道。

    长孙无忌笑起来,“萧将军说笑了,我们不敢请萧将军屈尊到长孙府或李府,这才在此宴请萧将军。只怕萧将军嫌这里吵闹,叔父才包下了楼外楼,别无他意,只想示我等的恭敬之意。”

    萧布衣缓缓的坐下来,沉声道:“早听说长孙家素有大才,自长孙晟到长孙无忌,哪个都是安国之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长孙无忌慌忙摆手道:“萧将军过誉,若说安国之才。那是非萧将军莫属。无忌在东都之时。亲眼见萧将军虎口拔牙,夺了回洛,又见萧将军引蛇出洞,平了内叛,信手随意之下,保东都安宁,无忌如何能比?”

    他和叔父一样,对萧布衣地态度都是恭敬卑谦。长孙顺德微微点头。示意嘉许,早吩咐伙计上酒,却是亲手为萧布衣满上酒杯,目光终于投到黑衣女子身上,微笑道:“还不知道这位如何称呼?”

    萧布衣笑了起来,“你这次总算问对了,其实我也想知道她如何称呼。”

    长孙顺德愣了下,还是笑容不减,“那倒有趣。”

    “她不过是个吃白饭的,给她上碗白饭就好。莫要管她。”萧布衣摆手道。

    长孙恒安只以为萧布衣开玩笑,坐直了身子,显出倜傥之意,“不知这位姑娘中意什么,我可以叫厨子准备。”

    “白饭。”黑衣女子崩出两个字来,冷冰冰的满是寒意。

    长孙恒安碰了钉子,只能苦笑吩咐伙计道:“上碗白饭给这位姑娘。”

    他们都是世家子弟。虽恪守家规做事,却多半自诩风流。可见到黑衣女子态度倨傲,多少有些来气,转念一想,小不忍则乱大谋,此人如此作为说不准是经过萧布衣地示意,瞥见叔父略有责怪地表情。不由心中惴惴。

    长孙顺德却是端着酒杯站起。轻声道:“裴小姐早对我说过,萧将军大人大量。无论当年的玄霸。还是如今的世民,都对萧将军推崇备至。李家能得脱大难,实在仰仗萧将军的庇护,我知水酒一杯,难表心意,只求日后若有机会,当报萧将军的大恩大德。”

    萧布衣却不起身,只是端起酒杯道:“今日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应裴小姐之求。裴小姐助我良多,却从未求过我什么。她让我放李家一马,我今日不会为难尔等。以后这恩情,你们还给裴小姐就好。”

    长孙顺德脸上微微变色,却是示意了李采玉一眼。

    李采玉由始至终没有说话,脸色木然。见到长孙顺德示意,终于端着酒杯站起来,“萧将军,以往诸多误会,采玉无知之处,还请萧将军恕罪。”

    萧布衣缓缓点头,“福由心生,命由己作,还望采玉姑娘以后好自为之。”

    李采玉微愕,不明白萧布衣突然冒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长孙顺德也是略有所思,感觉到今日萧布衣前来,每句话好像都是大有深意。不过长孙顺德是城府极深之人,只是微笑,吩咐酒楼老板上菜。首发君子堂

    长孙顺德准备丰盛,一时间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奇珍异果,萧布衣只是浅尝辄止,心中却是想着长孙顺德此次前来,多半是得到李渊的吩咐,此人不卑不亢,是个厉害角色。长孙恒安虽是年长,看起来却比长孙无忌稍逊,不过这三人都算是个人才。

    目光从三人身上掠过,萧布衣暗自寻思,凭借李玄霸、李世民和裴茗翠的关系,和李家暂时结盟也是无奈之举。既然如此,为何不做的大方些。既然偿了裴茗翠地人情,还能专心的对付瓦岗!

    如今他全力对付李密,若是能击溃李密和襄阳遥相呼应,已经算是占据大隋的小半江山,可李密势大,萧布衣也知道要击败谈何容易。这天下总要慢慢的去争,一口吃不了一个胖子。无论徐世绩或是李靖,谈论棋局之时,都是说要有得有弃,眼下要取关中对萧布衣而言绝非易事。别看他很快占据了东都的主动,却因为机缘和裴茗翠的推动,再加上李密多少也做了点贡献,如果不是李密攻的急,东都紧张,越王也不会这么主动让权,可要在西京如此做法,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如果巧占不成改成硬攻,那是更加危险的做法。首先就是李密虎视眈眈威胁他的后路,让他有后顾之忧,再加上关中四塞之地,地势极为险恶,和他襄阳有秦岭之隔。他想要入关中,眼下最近地道路就是从潼关而入。但潼关北近黄河,南有大山,东西百余里都是开路在山石之中。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今有屈突通带兵镇守,想要攻下实在比登天还要困难。

    当然要下关中,还是有其他道路,但是眼下对萧布衣而言,暂时都是不算可取。

    其实所有的图谋方案都是经过无数次利弊对比,萧布衣是大隋异数,这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声名鹊起,若说能有他这种实力威望争夺天下之人。大隋其实也找不出几个。李渊入关中、李密图瓦岗、窦建德守河北、他萧布衣占襄阳、抢东都均是顺势而为,将本身地威望影响发挥到了极致。就算李靖、徐世绩地这种军事大家都一致认为,眼下要取关中时机未到。

    每次想到这里,萧布衣都不由的苦笑,只是却少了惶惶,多了振奋。黄昏时,他对黑衣女子所言,其实也是他心境的写照。他现在已经不管结局如何,但他最少可以确定一点,李靖绝对不会舍他而去。

    他沉吟地时候。长孙顺德在下手作陪,却是说些闲事,见到萧布衣心不在焉,也不恼怒。突然一拍脑袋,恍然道:“萧将军,我还忘记了一件事情。”

    萧布衣回过神来,不解问。“什么事?”

    长孙顺德伸手从怀中取了封书信,“其实我来东都之时,唐公就要我转交萧将军一封书信,一定要萧将军亲启。最近匆忙,却是一直忘记,实在是粗心大意。”

    萧布衣暗自冷笑,心道你小子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怎么会忘记?

    伸手接过书信看了几眼,见到李渊在书信说什么。忝为唐国公,平庸老迈,不过是因为继承祖宗的功业才有今天的职位。国家有难就要出来,不然会让天下人责怪。他安定关中,不过是不得已为之,窃以为这天下大任,非萧布衣莫属……

    萧布衣看到这里的时候,对着满桌菜肴已经没有了胃口。

    他不知道这些话李渊对李密其实也说过一遍,当时王伯当听了也是想吐。

    接着看下去,李渊书信中又说,他已经过了知命之年,苟且残喘,绝对没有争夺天下之心。至于什么李氏当为天子纯属无稽之谈,想天下有德者居之,只请萧布衣真要取得天下,看在他为萧布衣维护天下的份上,封他唐地就让他心满意足了。

    萧布衣合上了书信,笑容淡漠。

    长孙顺德一旁问道:“还不知道唐公说些什么。”

    萧布衣只说了两个字,“很厚。”

    长孙顺德脸上有了古怪,半晌笑道:“什么很厚?”

    “我是说长孙先生给我送地礼物很厚。=君子堂首发=”萧布衣笑道:“这菜有些油腻了,让人看着想吐。”

    长孙顺德愕然,看了眼桌子上饭菜,“那是我准备的不周。”其实桌上酒菜搭配适中,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油腻,不过萧布衣既然说了,他这个主人总要有所表示,“萧大人,下道菜是楼外楼有名地龙凤配,滋味倒是清淡,想必可和萧将军地胃

    他手一挥,伙计端着个银光闪闪的托盘上来,长孙顺德作为主人,微笑介绍道:“这龙凤配听说是用……”

    他只是望着萧布衣,萧布衣目光却是投向了那个伙计。

    长孙顺德见到他地傲慢,却还能恭敬对之,听到伙计的脚步声到了身边,又见到萧布衣眼中闪过了古怪。长孙顺德见状,不由的转过头去。

    见到伙计端着托盘,心中也涌过丝古怪,觉察到哪里出了问题。

    伙计油光的一张脸,掀开托盘的盖子,轻声道:“安遂家!”

    长孙顺德怔住,脸色变地极为难看,伙计目光如刀,射在长孙顺德的脸上。见到他脸上变色,伸手入了托盘,转瞬手中寒光闪耀,多了把利刃。

    左手一翻,托盘打向长孙顺德的脸庞,伙计手臂急挥,利刃已经劲割长孙顺德的脖颈!

    酒楼本来平和一片,刺杀遽然发生!

    长孙恒安和长孙无忌都算是好手。却算不上高手。如此乱世之中,文武双全已算是生存求功名地基本条件。二人武功当然不如萧布衣,可也算不弱。但他们一直都被萧布衣吸引。无论萧布衣笑也好、皱眉也罢。只要他坐着,已经没有人敢能轻视他!

    两兄弟早知道如今隐忍为上,更对长孙顺德言听计从,可多少也有些不服,长孙无忌更是留意萧布衣的一举一动,想要窥视出他弱点。他当然明白,李家占据关中,无论眼下说的如何好听。可和萧布衣难免一战,他既然投靠了李家,以后当然也要和萧布衣对敌,是以不肯错过这次见面观察地机会。李采玉却是低头想着心事,柴绍知道事情败露,无颜见她,竟然留下了一封书信离开了东都。李采玉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有怒其不争,却也对他还是有些关心。女人心、海底针,无论如何。这些年地感情已经让她不忍割舍。

    无论柴绍这件事做的如何大错特错,他总是爱着自己。好在李家总算平安无事,这让李采玉对柴绍的恨意弱了几分。在李采玉心中,男人不怕眼下不如人,可若是志向也不如,那真的无药可救,眼下她如何来救柴绍呢?

    长孙兄弟和李采玉都是各有心事。哪里留意到一个伙计端盘子汤上来。更何况酒宴如流水般的换菜,来个伙计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伙计竟然要杀长孙顺德。

    安遂家,这是什么意思?伙计认错了人,长孙兄弟不约而同地想,却都是霍然站起。

    长孙顺德生死攸关中,怒喝一声。翻身倒去。椅子倒地。他人却是滚了几滚。只是闪躲之中,肩头微热。知道已经中招,不由又惊又凛!

    安遂家,怎么会有人叫他安遂家?

    听到这三个字地时候,他震惊地几乎难以动弹,二十多年前地往事瞬间的涌上脑海。是谁认出了他安遂家,难道是那草原中黄土上的红花?

    想当年,他亦是意气风发,想当年,他也有豪情壮志,刻骨铭心的爱恋。可是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随风而去,每次蓦然想起,都是心中隐痛,不能回顾。那件事让他意志消沉,再不想他事,只想浑浑噩噩的来度余生。

    长孙家本来以长孙晟为首,兴盛一时,长孙晟天纵奇才,纵横草原大漠,以一己之力分化强大的突厥为东西两部,解大隋危难,深得隋主信任。他长孙顺德被认为是继长孙晟后长孙家的支柱所在,可他自从草原回转后,再没有一日奋发。

    他浑浑噩噩的在隋帝身边当个勋卫,吃喝嫖赌,放荡形骸,让太多人失望。不过这时候他结识了同样不得志地李渊,而且相交甚好。知道李渊去了太原后,他亦是跟随去了太原,李渊让他做事他就做事,李渊让他到东都他就到了东都。无论如何,李渊总算对他不错,也值得他为李渊做些事情。

    可他没有想到,一次东都行竟然扯出了心中的隐痛,竟然还有人认识他这个安遂家!

    长孙顺德精神恍惚,却是翻身而起,抽刀在手。伙计势如疯虎,早就持短刀刺过来。伙计身手敏捷,赫然也是个高手。长孙顺德只是挥刀一格,就已经磕飞了伙计的短刀。

    他胜在长刀势沉,伙计短刀挡不住大力,可长孙顺德出手就能磕飞伙计的短刀,刀法精奇可见一斑。

    萧布衣还是纹丝不动,见到长孙顺德出刀,皱了下眉头。他没有想到长孙顺德竟然武功不差,这样的武功十数年不过做了个勋卫,实在也是件奇怪的事情。

    “安遂家?”萧布衣喃喃念着这个名字,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文宇周为什么会出没在东都,在李府左右出没。难道这个长孙顺德就是当初害死千金公主的那个安遂家?文宇周到这里是为了报仇?

    伙计当然就是文宇周!

    萧布衣见到他端着托盘过来地时候已经认出了他。无数次的出生入死已经养成他警觉的习惯,就算对于身边送菜的伙计。他也是不会忽视。他只看了一眼就看出来送菜地换了人,看了第二眼就知道,这人不是伙计。脸上的油光是乔装。文宇周虽是宇文家落魄后人。可估计很少端过盘子,萧布衣看一眼就觉得请这种伙计是罗老板瞎了眼睛。转瞬他警觉到罗老板很久没有露头,然后他就认出这人是文宇周。

    文宇周杀长孙顺德也好,杀安遂家也罢,和他萧布衣没有关系。

    他萧布衣答应过裴茗翠,这次不会为难李家,放李家一马,可却没有答应保护李家。长孙顺德是死是活。他不放在心上。

    一只手放在桌子上,端起杯茶来,萧布衣还有闲暇喝上一

    萧布衣不动,黑衣女子亦不动,她和萧布衣的想法大同小异,除了萧布衣地性命,别人地性命也不放在她心上。

    二人看戏一样,长孙兄弟却已经从两侧冲过去,李采玉惊醒过来,抽出长剑。劲刺伙计的背后。

    文宇周短刀出手,心中微惊。这次刺杀算是蓄谋已久,可他没有想到只是伤了长孙顺德。在草原之时,黑暗天使纵横草原,所向披靡,他也以为自己武功不差。可没有想到先败给一阵风,后被萧布衣所擒。到了中原后,就算长孙顺德等人亦是不好对付,这让他心中突然产生了迷茫,暗想自己这些本事,井底之蛙,只凭那老臣忠心,如何能复兴北周?

    见到眼前刀光闪亮。文宇周赤手空拳也是不惧。只是转瞬间。他被四人围攻,知道这次再难杀了安遂家。要是不走,只怕性命留在这里。

    权衡利弊,文宇周怒喝声中,虚晃一招,却是抽身爆退。

    李采玉一剑刺过来,他挥臂去挡,李采玉心中冷笑,长剑斜削,想要斩下文宇周地手臂。只听到当的一声,火光四射,她的长剑如同斩到钢铁之上,不由让李采玉心中大惊。

    文宇周身形稍阻,长孙恒安的一刀却是削了过来,文宇周勉强闪过,衣襟却被划破。他退势已尽,眼前光芒一闪,长孙无忌一剑怒刺他的胸膛。

    长孙无忌或许武功不是最强,可时机却是把握最准,算准了文宇周的退路,自忖这一剑必中。

    来人古怪,他却不想留下活口,陡然间刀光一闪,一刀格开他地长剑,蕴含余力。刀剑相交,火花四射,文宇周却趁这功夫撞破了窗子,跳下楼去。他来时就已对楼外楼详细勘察,是以知道那是条退路。长孙无忌却是大惊,顾不得追敌,后退了两步,却是扭头向萧布衣的方向望过去。

    他知道若有人会救这个行刺的伙计,必定是萧布衣无疑。

    没想到一望之下,心中疑惑更浓,萧布衣还是纹丝不动,只是放下了茶杯,格开自己长剑的竟然是叔父长孙顺德!

    他为什么要出手救了刺客?长孙无忌饶是精明,也是一头雾水。

    长孙恒安冲到窗口处,见到夜雾茫茫,才要追下去,长孙顺德已经高声道:“莫要追了。”长孙恒安止步,也是一脸的不解。

    长孙顺德向萧布衣望过去,脸上有些阴抑,转瞬浮出笑容,“萧将军……席间出了刺客,实在是我的疏忽,还请恕罪。”

    萧布衣微笑道:“这也怪不得长孙先生,想我卫护东都,竟然钻出个刺客,也是我的责任。可现在时候不早了,我已酒足饭饱,就此告辞。”

    他起身施施然的走下去,黑衣女子紧跟其后,影子般。

    长孙顺德慌忙送萧布衣下楼,肩头的伤势也不看上一眼。萧布衣走到楼下,突然问道:“长孙先生,安遂家是个怎样的人?”

    长孙顺德嘴角抽搐下,“或许刺客认错了人。”

    萧布衣一笑,已经没入黑暗之中,长孙顺德却是茫然地望着黑暗,站立良久。身后脚步声传过来,长孙恒安几人放心不下,已经到了楼下。

    他们急于寻找刺客的蛛丝马迹,倒没有下来相送,也顾不得失礼。长孙恒安急声道:“叔父,这里老板说不关他的事,刺客抓了他家人威胁他,他不得不从。”

    “哦。”长孙顺德没什么表情。

    “我只怕是萧布衣想要杀长孙先生。”李采玉突然道:“方才他一直都是看戏,而且态度从容,好像早有预料一样。”

    众人都是惊惧,长孙顺德嘴角撇撇,还是不说话。长孙恒安怒道:“我等对他如此恭敬,他难道还要斩尽杀绝吗?”

    长孙无忌摇头,“不会是萧布衣。如今他在东都权势滔天,想要杀我们,只要一声号令,我们如何能出得了东都?”说到这里,长孙无忌迟疑道:“叔父,你为什么要挡住我必杀的一剑?”

    众人都是望着长孙顺德,满是不解。夜幕下的长孙顺德,神色有些凄迷,良久才道:“或许这人认错了人,我们不必杀他。要是萧布衣派来的杀手,我们不能杀他。更何况……”他欲言又止,叹息声,“不要管那刺客了,你们都准备下,明晨一定要离开东都。”

    众人不解,却只能答应,长孙顺德却是握紧了拳头,眼中即是悔恨,又有痛苦……

    萧布衣回转将军府之时,月上中天,他独自坐在床榻前,思绪起伏。强迫自己定下心来,调息片刻,已经灵台清明。只感觉风吹叶动,草中虫鸣不绝的传来。

    不知过了多久,房脊上咯咯地两声轻响,有人踩瓦行来。紧接着一声低呼,屋顶上叮当作响。片刻的功夫后,一人从屋脊上跳下来,落在萧布衣的门前,哑着嗓子道:“萧布衣……是我……文宇周!”

    萧布衣起身推开房门,见到文宇周颇为狼狈,衣衫上闪闪发亮,手上竟然有了血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扎破。

    萧布衣暗笑,只能说文宇周不幸,为防符平居前来,老三他们早就在屋脊上布了细线,虽是简单,却是绝对精巧,只要有夜行人从屋脊过来,肯定能扯动机关。不过知道符平居武功高强,所以没有费力布置,只为报警,没想到文宇周第一次过来,就中了这些机关,搞的狼狈不堪。了,支持墨武的朋友们都看到现在的情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