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四四节 天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兵贵神速,程咬金得到号令的时候,立即点齐人马兵出洛口,赶赴北邙山阻敌。

    连绵的的北邙山和蜿蜒的洛水夹出东都到洛口的通道,偃师盘踞之间,扼守住要道。

    偃师夹在北邙山和洛水之间,如算距离,当稍近洛口一些。所以东都就算先出兵,可李密早就算准距离,知道程咬金虽是后发,但是也能在偃师北的北邙山拦截。

    李密却亲自率兵沿洛水而上,却是准备赶在偃师城南的开阔地和萧布衣交战。他率精锐之兵,当求痛击萧布衣之军。如今萧布衣势头正锐,东都交口称颂,若能大败萧布衣,挫东都的士气,正是围攻东都的大好时机。

    微风吹拂,马蹄急劲,李密连夜行军,到达偃师之南的时候,已是清晨。可他没有半丝的疲倦,望着队伍丝毫不乱,心中升起傲然之意,眼下的瓦岗军早就今非昔比,经他整顿,战斗力早已成倍的上升。

    眼下他亲率的精骑兵就有八千来人,加上步兵两万攻击萧布衣,不信萧布衣能够阻挡的住。

    这八千精骑号称内军,在李密眼中,足可以当百万雄兵。如今中原缺马,他却能培养出诺大的骑兵战团,也是足以自傲。

    只是到了偃师南之时,城头官兵早早的惊醒,见到诺大的阵仗,都是不由自主抓起手中的长枪,严阵以待。

    如今虎牢裴仁基已投靠了瓦岗军,却把洛阳东侧的偃师大城推到战线最前。可见到来犯之贼竟然以骑兵为主,守城的兵士都是稍微舒了口气。

    无论骑兵再猛,攻城也是绝无可能。守城的兵士早就经验老道,明白这些人多半又是去奔东都。

    这些日子来,偃师城外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兵马,让守城兵士看尽兴衰。心中虽是茫然,却还是拼死守城,只是具体为了哪个,却是茫然不知。

    偃师本来一直都是监门府将军庞玉把守,不过当初庞玉、裴仁基前往下邳劝降裴行俨之时。庞玉被裴行俨戳死。偃师亦是大城,战略要地,河阳都尉独孤武都素有威名。所以一直调他前来守城。

    独孤武都为人谨慎。一直闭城不出,虎牢、偃师、东都都是极为坚固,李密这久一座城池都是没有攻打下来。若非裴仁基投降,端是面子扫地。

    本来虎牢投降,偃师也坚持不了多久,可兵士都听说萧布衣掌权,不由又是士气大振,觉得有了希望,毕竟这些人的家眷很多尚在东都。

    漠然的望着骑兵从城南冲过,转瞬是如潮的步兵。然后是押运辎重粮草地兵士路过,却没有任何人想出城去拦。陡然间听到北邙山的方向厮杀声洞天,灰尘窜起老高,化作了浓云,所有的城兵都是奇怪,不知道那里又是何人在交战?

    李密临洛水勒马,眼中却有了一丝疑惑之意。他感觉已经有了不对。如果按照军情禀告,萧布衣急行军此刻应该离偃师不远。可现在只闻河水淙淙,微风吹拂,己方马蹄不安的踩着碎石道路,可前方却没有任何大军前来的迹象。

    双方急行对攻,他知道凭借八千骑兵,不须下营,只凭这处开阔地势就可以冲萧布衣大军个落花流水,只是敌军为何不到?

    扭头向北邙山地方向望过去,只见到尘烟四起,半空都被染成褐土之色,李密心思飞转,只是在想,萧布衣现在到底在哪里?天,程咬金带精兵赶赴到北邙山的时候,只见到远处尘土遮云蔽日,气势汹汹。

    张镇周大军算是如约而至!甚至比李密、程咬金等人算计的要快上一些。

    程咬金见到远方地尘烟不由暗自心惊,他跟随张须陀多年,也多少懂得一些望尘之法,远方蹄声虽是急劲,可尘烟并不杂乱,显示领军之人高超地行军本领。

    大隋这些老将都是身经百战,张须陀、杨义臣、张镇周等人深得行军用兵之法,程咬金见到敌军要近,心中涌起振奋。

    他从不畏战,跟随张须陀多年,再艰苦的战役也是经过,李密把阻击张镇周的任务交给他,让单雄信和王伯当为副手,就是代表对他极大地信任,他力求一战成名,奠定在瓦岗的地位。

    军令迅即的传达下去,程咬金已率兵士驰上一处高坡,暂设指挥之所,命两万兵士依据北邙山雁翅排开,呈完美的弧形,这种阵型攻击力比方阵稍逊,但是弹性十足,可灵活多变。正前方以两千骑兵冲锋,由李密手下勇将孙长乐带队。两翼各布近千骑兵,在步兵的掩护下向前杀去。

    单雄信、王伯当各领一路兵马,隐在两翼,随时准备冲杀切断敌手的来势。

    瓦岗军骑兵之后的是清一色的步兵,列方阵而行,步兵配备长枪短刀,弓箭铁盾,只防备前方抵抗不住溃退。

    此等布阵,有后方方阵地支援,就算被强势冲击,也有余势反击,程咬金人在高坡之上,双眸远望,只见到远方处地平线涌起无数黑点,转瞬张镇周的骑兵已经杀到,兵马如潮,地动山摇,程咬金远望,暗自皱眉,心道都说张镇周沉稳非常,自己一直无缘和他交手,怎么才一交兵,就如此疾风骤雨般?

    从高坡望过去,张镇周所遣之军竟然是亲一色的骑兵,应有三四千之众。程咬金暗自皱眉,心道军情不符,探子说张镇周带有近万兵马,那其余的兵马都在哪里?

    转眼之间发现对方骑兵的特异之处,宽敞的平原上,对方骑兵却是一队在先,两队压住侧翼,虽是迅猛疾驰中,却是阵型丝毫不乱。对方的冲势有如三把尖刀之势。虽疾不乱,这些人马术之精,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隋军中怎么会突然冒出如此高明地骑兵?

    为首一将,黑盔黑甲,只是却骑着一匹白马。由他控制着整队骑兵地速度。那人是谁,远远相望,程咬金辨别不出。

    程咬金觉得这支队伍很是奇怪。只是现在箭在弦上。怎能不发,程咬金高坡命令掌旗使变幻旗帜击鼓,瓦岗军荷荷低吼。孙长乐早就率兵冲上前去。

    孙长乐是李密手下悍匪,敌人越强,他冲劲越猛,手下两千骑兵启动不过是转瞬的功夫,只是他只顾着前冲,骑兵和步兵转瞬拉开了很大地距离。程咬金突然脸色微变,命兵士击鼓传令,喝令孙长乐化作两翼闪开。由身后的步兵接战。

    孙长乐哪里顾得上许多,只是迎着对手冲了过去,热血,带领手下挥矛大喝,长矛如林,熠熠生光。可孙长乐或许还不知道,程咬金突然变令。只因为在高坡之上清楚的见到。对方骑兵在冲锋过程中,中间的骑兵稍歇。两翼的骑兵,突然加快了速度。

    这是一种极为古怪地感觉,人在高坡之上,程咬金本以为对方骑兵的速度已经提到了极限,哪里想到对方突然凹陷下去,正面骑兵长箭乱射,两侧骑兵硬生生的扎了进来。

    孙长乐地队伍在这种铁骑冲击之下,瞬间大乱……

    弧形地阵型瞬间凹陷了下去,已非完美无缺!攻克河南后,第一要事就是收集战马,瓦岗军如今号称百万大军,可若论有效战斗力,不过是二三十万的人手。其余地还是老弱病残,妇孺孩童而已。而这二三十万人手中,骑兵也就两三万之多。

    虽然骑兵在百万大军中所占比例很小,可在中原,这已经算是极为壮观的场面。

    李密虽是狂傲,却是和突厥没有任何关系,凭自身力量收集如此多的战马也是另类。

    不过骑兵的训练工作却远比步兵要复杂很多,很多人骑马也不会、射箭也没准,要在马上作战挽弓射箭,实在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李密全力不过培养了八千作战有素的骑兵,一直都是带到了身边,而这八千骠骑却大多都是归降的隋兵隋将,可见骑兵并不好培训,就算李密也只能动用隋朝的老本。其余的骑兵由骁将统领,孙长乐带地就是瓦岗外围的骑兵。孙长乐、单雄信、王伯当这些人所领的骑兵算不上精锐,只能说是彪悍,挽弓射箭少有人会,一般都是靠长枪冲刺取胜,可这些人孔武有力,只凭冲击之力在作战中往往会收到奇效。

    但程咬金在高坡一看就已经清楚,对方装备精良,马术之精,弓箭武器运用之纯熟,远远要比孙长乐等人高出一大截。

    疆场上,生死一线,这高出一截简直是相当恐怖的事情!

    程咬金心中大寒,陡然间发现一骑如电,那骑马之人腾空而起,简如龙腾,阳光一耀,照在那人的脸上,嘴角一抹淡然的微笑,双眸中凝结着冷酷无情!

    那人若有意若无意的向高坡望了眼,转瞬杀入瓦岗军中,程咬金失声道:“萧布衣?”

    他难以置信,可是不能不信,但萧布衣不是从洛水进击,怎么会到了这里!

    心中虽惊,可程咬金却还不乱,指挥不了孙长乐,却还有其余人手。一咬牙,旗帜挥动中,单雄信、王伯当两路骑兵侧翼掩杀过来,救援被隋兵困住地孙长乐部。

    方才是孙长乐等人不听号令,这会已经是听不得号令。

    对方铁骑杀过来,骑兵挂弓抽刀,转瞬展开了肉搏,孙长乐毕竟不是善类,在迟钝对手速度地片刻,极力约束手下兵将,嘶声高喝,却见到对方刀落之时,已方长矛少有抵抗之力,一刀之下,矛杆尽折,两刀之下。人头飞落!

    孙长乐杀红了眼睛,长枪飞动,已经刺落了两名隋兵,却见到一阵寒风迎面吹来。

    风到马到人到,人到枪到声到!

    “萧布衣在此。挡着杀无赦!”

    喊声如同沉雷般闷响,又如九天传来清音,萧布衣马快人快。转瞬到了孙长乐身前。长枪雷轰电闪般击出!

    孙长乐见到那人极快,已然来不及躲闪,怒吼声中。长枪对穿而出。就算死,他也要杀一个够本。

    可不等枪及萧布衣,就觉得胸口一凉,转瞬被一股大力带起,孙长乐只感觉自己凌空飞起,越飞越高,如有飞鸟般。

    鏖战的疆场蓦然沉雷断喝,就有了那么一刻沉寂。转瞬众人就见到孙长乐被萧布衣一枪刺穿了胸膛,再一抖手,百多斤地份量就飞了起来,而且越飞越高……

    鲜血如泉的洒落,阳光照耀下,泼出一幅惨烈的疆场征战图!

    寒风吹过,血腥之意浓烈不去。众将心寒。暗想难道这人就是那个威名赫赫的萧布衣?

    主将一死,孙长乐所率之部更是失去了控制。只觉得到处是敌人,顾不得杀敌,只想逃命,瓦岗军最前骑兵已呈崩溃之势!

    萧布衣一枪刺死李密手下孙长乐,却是没有丝毫得意之色,他自从率队冲来之时,感官就一直处于高度的敏锐。孙长乐只是注意到对手冲来,他却一开始就认出了孙长乐这个主将,射人射马,擒贼擒王,他地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刺杀孙长乐。

    可他还是注意到了高坡上的程咬金,左翼的单雄信,右翼的王伯当!

    程咬金毕竟不同凡响,虽败不乱,领军能力比单雄信、王伯当半路出家要强的太多,旗帜挥舞下,两翼骑兵已呈包抄之势。

    战场变化莫测,一个细节,一个坚持都可能导致根本性地转折。程咬金这点素质就要远强于其他盗匪,若是翟让、邴元真之流,经历这么强烈的冲击,早就觉得支撑不下,落荒而逃,可程咬金却是不然,他要利用坚实的步兵来扭转颓势!

    眼下稍微地挫折算不了什么,只要能够发挥步兵地力量,足可把萧布衣的数千人活活的困死在里面。

    战鼓、旗帜、马蹄、嘶喊声中交织一片,萧布衣却能在嘈杂声中感觉到形势微妙地变化。

    只要再过片刻,单雄信、王伯当二人就会形成合围之势,只要再过片刻,自己才取到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现在流的是瓦岗军的血,一会就要流他们铁骑的血。

    脑海中闪过李靖说的一句话,你骑兵胜在速快,胜在出奇,胜在指挥一致,可毕竟是人,人力有穷,切忌缠斗,切勿贪功,不然优势尽失。

    长枪一挥,萧布衣已经喝道:“离!”

    他所率骑兵本处于乱战之中,听到萧布衣的喝令,却是当机立断的离开。众人本来搅在一起,鲜血缠绕,可蓦地如绸缎流水般地滑了出去。

    撤离之际,黑甲骑兵不等吩咐,早就竖盾掩护,乱箭开路,所有的一切都是简单明了,却早就经过千锤百炼,考虑到撤退时受到的攻击。

    萧布衣的喝声或许不是每个手下的骑兵都能听到,但是这无关紧要,所有骑兵并非一味的厮杀,挥舞长刀之际,注意在身边人的动静,见到一人撤离,纲举目张般地全线扯动,数千骑兵地带动自然流畅,程咬金高坡见到,只能暗叹。他或许不服萧布衣的武功,不服萧布衣地运气,却不能不服这训练出骑兵之人。

    这训练兵士之人简直是个天才!

    萧布衣就是全部骑兵的头,只要头不断,骑兵就如龙一样的飞腾,蛇一般的扭动……李渊人在太原数年,招兵买马不忘记造反,拉人交心结交下一批忠心之臣。李靖无论人在马邑、人在太原都是倨傲不羁,认识的人没几个,可却是为萧布衣培养了精锐的骑兵。

    这些骑兵是李靖用心血训练,行事极为隐秘,可也是仗着萧布衣提供的源源不绝的战马、铠甲、器械和钱财!

    萧布衣几年的心血,袁岚几年苦心的积累,这一朝终于显现出巨大的威力!

    在襄阳地骑兵不过是冰山一角,所有的精兵却在李靖的策划下。尽数的来到了东都。萧布衣就要凭借李靖为他训练的铁甲骑兵和李密对决一场!

    所以他虽是孤单一人,其实并不孤单。这一仗,他要赢,他也想赢,而且他一定要赢!

    李密力求拔了萧布衣。攻陷东都,他何尝不想拔了李密,铲除瓦岗。占据中腹。图谋天下?

    他在东都接到四面八方地消息,可最感兴趣的还是李靖的动向,他和李靖地兄弟之情从未断绝过。

    李密或许能利用隋朝地资源。可若论战马的选拔,器械的精良、钱财地输送,他还是比萧布衣略逊一筹。

    萧布衣有马神之名,在蒙陈雪的帮手下,挑选的都是最优良的战马,萧布衣得綦毋怀文之后人帮助,使用的是最优良的兵刃,他得到太平道的宝藏。又经过袁岚的经营,财富积累丰厚,这才能让李靖训练再无后顾之忧。

    这些年地拼杀历练,他小心翼翼的积累着自己的本钱,到今日,终于有用到的时候。

    他第一次带兵出马,轻易的斩杀孙长乐。孙长乐的骑兵碰到萧布衣。摧朽拉枯般,已经伤了近半数!

    无主的马儿悲凉地嘶鸣。秋风萧萧,北邙山角地枯草山石已被鲜血染的枫叶一样地红!

    李密皱紧了眉头,隐约听到北邙山方向传来的喊杀声,见到那里的烟尘,知道程咬金已经和张镇周交兵。

    可他们之间隔的实在有点远,完全不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的他当然还不知道萧布衣又和他玩了个把戏,更没有想到这时候和程咬金交兵的并非张镇周,而是萧布衣!

    他还在琢磨着萧布衣去了哪里的时候,前方有探子终于快马回转道:“魏公,萧布衣的大军行到中途,不知何故,突然折了回去。”

    李密皱眉道:“他们回转东都了吗?”

    探子点头,“应该如此。”

    李密心中略微有些失望,他此战的目标就是萧布衣,哪里想到他浩浩荡荡的出击,不经阵仗竟然偃旗息鼓的回转,萧布衣到底搞什么名堂?张镇周却是如约出兵,萧布衣难道是借刀杀人之计,可张镇周实乃东都的顶梁,萧布衣如此聪明之人,怎么会自毁长城。

    但北邙山的厮杀丝毫不假,李密只是做了短暂的考虑,沉声道:“兵发北邙山。”

    无论那面的结果如何,他准备都要和程咬金部合兵一处再战东都,萧布衣不敌而逃,正中他意,既然如此,当急调后备兵马准备,这次萧布衣退回去,绝对不能让他再出来!

    萧布衣说攻就攻,说撤就撤,兵马在两翼包抄没有成型之前,已经冲杀了出去,反而是骑兵乱箭向四周开路,又射杀了不少瓦岗的兵士。

    单雄信皱眉,王伯当大怒,程咬金远远握紧了拳头,他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颜面无存。如果说上次攻打回洛是轻微受挫,这次却是遭受重创。

    已方四千骑兵,万余的步兵,竟然被萧布衣冲杀了一阵就返回去,萧布衣伤亡极少,可瓦岗军却已经折损近千的马匹人手,而且还折了猛将孙长乐,这让他如何向魏公交代?

    可最可气的一点是,他有过万的步兵还没有动用!

    这如同蚊子叮咬个狮子,狮子空有一身气力,可是却无法可施,无力可使,这种憋气充斥在胸膛,饶是程咬金经历过风浪,一时间也是脸上变色。追或不追?

    萧布衣蓦地精兵杀出,神出鬼没,难免不留后手,追出去只怕会中了埋伏,可要是不追呢,折损了孙长乐,两万兵马被几千骑兵杀入杀出,瓦岗军怎么看他,李密怎么看他,王伯当、单雄信如何能让?

    李密虽是量才使用,考虑到程咬金的指挥才能,却是忽略了一点,程咬金毕竟根基尚浅,而且程咬金考虑的更多一些。由他来指挥单雄信和王伯当,这二人却不见得服从他的命令。

    只是这犹豫的功夫,王伯当已经率先带所率的千余骑兵追了过去,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上次去攻回洛仓,瓦岗搞个灰头土脸回来,他王伯当也是身受十多道创伤,养了多日才好转,没想到这次又被萧布衣揭开了伤疤羞辱了一顿。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王伯当一定要和萧布衣堂堂正正的一战。

    王伯当追下去,单雄信不能不追,他义气为重,当然不能舍弃王伯当,两翼的兵马合拢一处,已经尾随着萧布衣的背影追下去。

    程咬金高坡之上长叹一声,纵马下了高坡,喝令众步兵尾随,这个时候,阻挡不得。就算有埋伏,他也要救王、单二人。

    军令如山这种现象并不适合瓦岗军,这时候的程咬金甚至有些怀念起在张须陀手下的时光,毕竟那时候,军队还是军队,这里的瓦岗军,却只能用一窝蜂来形容。

    只是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萧布衣、王伯当、单雄信所率骑兵转瞬把程咬金部众甩开好远。

    前方道路一个转折后,众人已经消失不见,程咬金暗自叫苦,喝令众兵士跟随。才行到前方转弯处,再次闻厮杀声震天。

    等到过了转弯后,程咬金脸色巨变,王伯当、单雄信所率兵士已经落入了埋伏之中,无数隋兵从山谷中涌出,长枪霍霍,铁盾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