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四五节 鏖战(求月票!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程咬金经历过大风大浪,为人经验老道,可身处乱局之中,不由他不跟从。

    他虽然预料到前面会有埋伏,可在王伯当的义气之下,却是不能阻挡,这本身也是他的处境悲哀所在。

    他是统帅,但是除了能统帅手下训练的这些瓦岗众外,瓦岗其余将领并不服他,因为他跟他们其实并不是一路人。

    瓦岗如今虽是势力很盛,但大伙都是强盗出身,当然谁都不会服谁。在这里义气、勇气、脾气都很重要,唯独军事才能让人忽略。

    很多人还是抱着以往一哄而上的念头,就算单雄信、王伯当也不例外,这让程咬金心中有些悲哀,这样发挥出的力道,还不到预期力量的半数,如何能胜?

    催马前行,程咬金突然见到从一处山谷冲出无数隋兵,高举大旗,上面书写个张字的时候,程咬金瞥见那个张字,心头狂跳,差点晕了过去。

    他仿佛又见到了张须陀的大军,那一刻感觉胸口挨了重重一击,无论如何,他是隋将,他是张须陀的手下,心中对于隋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可他转瞬明白了过来,这是张镇周的大军。

    这让他着实吃了一惊。

    根据消息来说,张镇周、萧布衣本是两路出军,但是他们此刻却是合兵一处,萧布衣前来冲杀诱敌,张镇周却是负责布下圈套。

    这东都两大名将集中力量来攻自己,就算程咬金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可宠爱的感觉很快不见,心中转瞬被惊惶所占满。

    凭借他一己之力,再加上身陷重围的王、单二人,程咬金虽还坐拥精兵过万,也兴起无可匹敌的念头。

    这是一个陷阱,这本来就是一个坑杀瓦岗军的陷阱!

    萧布衣诱使瓦岗军分兵两路。却是和张镇周合力歼其一路!魏公那面呢,形势究竟如何?是否还有陷阱,这个萧布衣,狡诈非常,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程咬金当然也不知道。李密根本就没有碰到敌人,萧布衣使诈,就是为先避强敌。歼灭弱小。

    攻还是不攻。程咬金已经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萧布衣不战而逃,他们快马追击固然爽快。却不知道不知不觉地过了一处山谷,更不知道已经爽快的进入了对方陷阱。北邙山依据黄河连绵不绝,本是东都的屏障,却是一直延伸过偃师向洛口的方向。

    在北邙山中,有几处峡谷可以直接通到山的那面,山北侧就是滔滔茫茫地黄河。

    这些王、单二人也是知道,可他们掠过静悄悄的峡谷之时,却是什么念头都没有转过。他们的眼中只有萧布衣。

    萧布衣难得落败过一回,这次他们一定要趁萧布衣落败之时痛击之,一雪前耻!

    有这两位当家率领,其余地盗匪就算是有疑惑,也是不敢提出。可他们地骑兵不等尽数路过峡谷口的时候,就发现远处萧布衣的铁骑已经慢了下来。这让他们心中一喜,转瞬又涌起不安之意。

    萧布衣地铁骑瞬间被巨斧劈开般。兵分两路。一路迂回到了瓦岗军一侧的平原,另外一路却是由萧布衣领军。兜头冲了过来。

    铁骑变化极快,自然流畅,反冲之际,扬起高高的黄尘。节奏之疾,冲势之猛,让瓦岗众骑暗自寒心。

    本来野战之中,若没有屏蔽或障碍,瓦岗军骑兵对步兵有着先天的优势,这让瓦岗众骑难免兴起狂傲的心理,可蓦地发现对手比他们更快、更猛、更加的凶狠,他们底气已是不足。

    王伯当、单雄信二人却不畏惧,见到萧布衣回击,正合他们的心意,二人几乎齐头并进,握紧手中的兵器,伏低了身子纵马疾驰。

    两军交战勇者胜,这个时候,绝对没有退却地道理!

    二人都有着同一个目标,当然就是萧布衣,在他们看来,杀了萧布衣,铁骑兵不攻自破。可萧布衣武功高强,他们能否杀得了是一回事。黑甲铁骑兵武器运用娴熟,他们若是运用弓箭,已方只怕难免伤亡。

    见到萧布衣一马在前,面容依稀可见,但黑甲铁骑都是握着手中的长矛,没有丝毫挽弓的意思,王、单二人心中暗喜,萧布衣舍去长项攻敌,实乃不智之举。=

    可他们转瞬发现,强中更有强中手,黑甲铁骑最让人寒心、最犀利的武器不是弓箭,不是长刀,而是他们手中紧握的长矛!

    萧布衣手中长枪一挥,厉喝道:“矛!”

    “嗖”的一声响,长矛如影,纵横天际,千余杆长矛那一刻霍然击出,划破半空,尖啸声声!两军之间交战的空间被瞬间挤爆,甚至让人窒息地喘不过气来。

    萧布衣已经使出黑甲骑兵近身对冲地最强一招,当求一招溃敌!

    长矛空中组成密网,带着交织的暗影落下来,插向瓦岗众骑,瓦岗军那一刻惊骇欲绝。

    铁骑冲杀,彼此地空隙已经不大,空中落矛,他们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只听到长矛入肉,惨痛嘶叫声连绵不绝,有人被钉在地上,有战马摔落尘埃,激起漫漫的灰尘,有战马后继无法前行,悲嘶中凌空飞起,带出无数的血痕瓦岗众骑大乱,他们征战这久,从来没有见过有铁骑会冒然舍弃长矛,他们更不知道长矛还有这种用处!

    王伯当心中大寒,见到有矛当头射来,持枪拨挡。

    他毕竟武功高明,乱军之中存活的几率远胜旁人,长矛一掷之势,颇为沉重。他却能尽数抵抗的开,只是他手下远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惨叫连连,倒地之声不绝于耳。单雄信长槊展开,已经崩飞了两杆长矛。和王伯当余势不减,一左一右向萧布衣冲去。

    他们的目标还是萧布衣,三人距离已经颇近!

    可王伯当见到萧布衣蓦然摘弓。心中一寒。警觉突升,人已侧过,抱着马背前行。这招极险,马术亦为高明,只听到寒风一道从身侧擦过。长箭不停,射死了王伯当身后的一名瓦岗盗匪!

    长箭带有血红,呼啸落在远处,锐利不减……

    王伯当身上涌起一阵寒意,只觉得和阎王擦肩而过。

    萧布衣一箭走空,也是大为诧异。暗自佩服王伯当的身手不错,上次他的目标是孙长乐,这次要杀地目标却是王伯当!

    王伯当对李密忠心耿耿,和房玄藻一样都为李密的左膀右臂,若能除之,当是给李密一重创。

    马势不减,萧布衣突然离鞍。一脚勾住马镫。倒悬在空中,纸鹞一样的前行。飘飘荡荡……

    单雄信已和萧布衣擦肩,厉喝声中,持槊击去!

    王伯当方才还觉得自己马术不错,可这刻见到萧布衣人马双分,被白马拖着如御空而行般,头部距离地面不过咫尺距离,手中还是挽弓搭箭,姿势飘逸,只觉得自己骑在牛背上一样。

    萧布衣的一箭却是射向了单雄信,箭从马腹下射出。

    单雄信本在萧布衣一侧,蓦然眼前失去了萧布衣行踪,长槊去势不减,才要砸下,却听到当的一声大响,手腕巨震。萧布衣一箭射中槊杆,竟然离他握槊虎口处不过数寸地距离。

    长槊本沉,利箭亦劲,萧布衣的一箭竟然荡开了长槊几寸,月光长嘶中纵穿而出,和单雄信擦身而过,萧布衣出刀!

    他人在空中,倒悬马上,一刀却是从下向上斩出。空中阳光都是不及刀光耀眼,刀光中,血花四溅!

    王伯当本想一枪刺去,可见到萧布衣一刀倒劈而来,不可匹敌,生死关头那一刻激发了超常的潜能,他本抱着马腹,蓦然滚上去,滚到马背另外一侧,只感觉浑身发热,已被鲜血激了一身。

    王伯当地战马悲嘶,已被这惊天一刀劈成两半,冲势不绝,后半个身子凌空飞出,带出一蓬血雨,沸沸扬扬!王伯当滚落在地,向前急翻,只见到眼前马蹄翻飞,看似要被乱马踩死,暗叫吾命休矣!

    “拉住!”单雄信大喝一声,马上递槊过来,王伯当顾不得许多,一把抓住,双手被槊头刺地鲜血淋漓。单雄信用力将他带到马上,二人一骑,生死关头却是激起了彪悍之气,奋力向前厮杀。

    王、单二人虽不是萧布衣的敌手,却也是剽悍非常,竟然冲出了一条血路,铁甲骑兵并不围攻二人,路过之人只是挥刀砍杀,砍杀不成,也不停留,流水般的漫过,萧布衣这时已经离他们最少十丈地距离!

    三人回望,或惶惶,或愤然,或漠然!目光一接而散,转瞬被潮水的兵马割断……刺杀不成,心中遗憾,可他是领军,无论如何不能意气行事。

    黑甲铁骑中,他就是头儿,靠奇、快、利、猛来取胜,这并非单打独斗,他要带动整个队伍前行,他要保持队伍的行云流水,而且随时的保持下一次强有力的进攻!

    李靖警告过他,千万不能意气行事,两军对垒,以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为主,这些都是他以后经营天下地本钱,再要培养很花时日,对敌之时一定要把损失减到最少,这样补充起来才不花功夫。如何减到最少,当然是趁敌人形不成反攻之势时搏杀,如果和敌人围斗,一定要想办法抽身,等待第二次冲刺进攻的机会。

    对于李靖的吩咐,萧布衣总是谨记心头。

    李靖用兵如神,却是在于他积累的经验,冷静的头脑,果敢的判断。这些一方面是前人的积累,一方面却是每次行军作战()后地教训缺点地修正整理。

    李靖用兵,已经集兵法大成,而他萧布衣在军事领域上,只能说是个初出茅庐之人。他能够胜,只因遵循李靖的铁军军规,再加上自己地一些随机应变。可无论如何变。却不能轻易的打破行军常规。

    实际上。他和李靖已经少有见面,但一直聆听李靖的指导,无论是用兵还是分析天下大势。李靖想地远比很多人要多,丝毫不让李密。春蚕阵、九营连环都是李靖深思熟虑,早就为萧布衣考虑的应对之策。

    萧布衣虽是孤身在东都,却绝非一个人在作战,他有李靖、徐世绩的反复分析,这才能够制定出最稳妥、最犀利地对敌方案。

    李密只把萧布衣当成大敌,却哪里想到过自己要面对地绝非萧布衣一人。

    人在马上,暂时不能回转冲击。萧布衣人在马上,索性径直冲杀了过去。刀锋尽现,挥刀处,手下无一招之将!

    黑甲铁骑漫过瓦岗盗匪,这时候的训练有素显示无疑,瓦岗众驱马无处可走,黑甲铁骑却能在间隙中策马闪躲。不停的杀敌。

    等到两路骑兵交错而过地时候。黑甲铁骑还是保持完整,瓦岗众却已经折损半数。

    萧布衣带着兵马才冲了出来。侧面一路骑兵再次冲锋过来,铁骑隆隆,地动山摇,瓦岗众已经面无人色,手足颤抖。

    人多不见得一定会好,最少作战空间有限,挤做一团并不能造成有效最大的杀伤。李靖训练的铁骑擅长往往习惯以少胜多,却多是以制造敌方的混乱,保持自己的清醒为主。

    有时候混乱亦能杀死人!

    就算这次迅猛的冲击下,瓦岗众固然被铁甲骑兵杀死无数,可被同伙阻挡,死于同伙铁骑下的也不在少数。惊惶恐惧的情绪急剧扩张,瓦岗军各自为战,已经无心抵抗,只感觉到满山遍野都是隋军铁骑,刀光霍霍。

    黑甲铁骑再次杀入,瓦岗军溃散。王伯当、单雄信见到大势已去,又见到和程咬金部相隔甚远,中间被隋兵层层隔断,不敢停留,落荒而逃!

    铁甲骑兵和步兵看似不同,编制却是类似。十人为一火,五火为一队,火有火头,队有队长。三小队为一中队,中队合成大队,随时保持机动灵活地攻击。

    这样传令极为方便,不需击鼓,只需看旗和盯住前人即可,萧布衣分出两路攻击对手,其余一队却是自动由大队长补充带领攻击,这样人人有规矩可循,纲举目张,这才保持流畅。

    铁甲骑兵看起来神秘无人能敌,可萧布衣却深深明白一点,绝对服从命令是铁甲骑兵的灵魂所在。这样的铁军击出,已经发挥了兵士的最大力量。

    铁军出击宛若壮汉蓄积了全身的力道一拳击出,不用缩手缩脚,而能发挥十二成的力道!

    铁甲骑兵配备的战马、铠甲、砍刀、长枪还有弓箭盾牌都算是最为精良地装备,可最关键地一点是,马力能够撑得住。所有的战马都是百里挑一,远比草原普通马匹要强悍很多,这才能经得住这些配备,不然只是兵刃装备再加上一个人百来斤地力道,已经要压的战马行走缓慢,又如何能够冲锋陷阵?

    萧布衣见到瓦岗军溃散,不再发动第三次进攻,号令一队骑兵剿杀余匪,自己却是率领骑兵散到隋军步兵的左翼,伺机攻击。

    这时候隋军已经抵抗住瓦岗军的两次冲击……

    隋军列方阵抵抗,萧布衣却是勒马一侧凝望,寻找程咬金步兵中的弱势所在,随时准备带骑兵攻击,给程咬金的瓦岗军以致命的一击!

    程咬金见到瓦岗骑兵被围的时候,第一时间做出攻击的决定。这次行军他是主帅,这次失败,他也负有直接的责任。

    他所率之兵足有两万,骑兵四千,步兵万余,步兵还是毫发无损,可骑兵已经折损的七七八

    满腔无奈和怒火。但程咬金并没有被失败冲去理智,他试图反败为胜。旗帜挥动,战鼓有节奏的鸣响,程咬金已经号令兵士冲击敌阵,试图救援回被困的瓦岗军。

    可张镇周绝非浪得虚名之辈。他或许不如张须陀勇猛、或许不如杨义臣有名,但他最少是大隋老将,作战经验极为丰富。

    有时候经验就是胜利!

    程咬金列方阵出击。张镇周却让兵士以弧形阵对抗。这种阵法只从偃月阵衍化而出,主采守势。

    方阵攻击力最强,弧形阵却是以防御为主。只是阵无定法。进攻防守还是要看随机应变而已。

    良将和庸将的区别就是在于,一个知道伺机而变,对敌阵强弱判断了然在胸,击弱避强,另外一个却始终拘泥兵书定势,明知是坑还要去跳。

    张镇周身经百战,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地判断,割断瓦岗军步兵和骑兵的联系。让萧布衣所率骑兵全力的剿杀瓦岗骑兵。

    张镇周出兵比程咬金到来要快一些,源源不绝的隋兵从山谷中冲出,听从号令,迅疾的列成阵型,等待敌手地到来。程咬金率兵杀过来的时候,防御已经固若金汤。

    不但如此,张镇周亦是密切的关注萧布衣骑兵地动静。随时准备给与支援。但是很快张镇周发现,他已经不需多此一举。萧布衣地骑兵已经对瓦岗骑兵形成一边倒的屠戮,他不需要打乱黑甲铁骑的本身节奏。

    对于宛若从天而降地骑兵,张镇周也是大为错愕,可见到这些铁骑兵展现的冲击力,他亦是从心底震骇莫名。

    这队骑兵数量之多,战备之精,冲击力之冷酷无情实属罕见,这亦让张镇周心中对萧布衣的评估更高了一层。

    每一次作战,萧布衣在张镇周的分量都重了一分,到现在他已经明确的意识到,只有萧布衣可以拯救东都。他老了,心灰了,多过一天,就对大隋多了分绝望,这时候先有裴茗翠劝说,又有卢楚请他出山,他心中稍动,可知道腐朽的大隋绝非他一人能够扛动,他能出山,更多的是不忍东都百姓受苦。

    老了、老了,还有什么没有经历过,还有什么看不开?

    几起几落,闲看落花,很多事情在张镇周看来,不过已经是花落花开。

    可萧布衣铁骑激荡,却冲撞他埋藏已久的豪情,望着铁骑纵横,张镇周亦是想到当年地意气风发,只凭几千铁军击败一个琉球国!

    镇静自若的指挥兵士反击,张镇周脸上浮出少有的微笑,庖丁解牛般的站在山丘处,发号司令,应付着瓦岗军的每一次冲击。

    隋军死死的守住了阵脚,步兵交锋,肉搏一般要到最后,等到了那时候,就是拼毅力、磨勇气的时候。可甫一交锋之际,隋军却是用盾牌、弓箭、硬弩构成第一层防线。羽箭如飞,满天嗤嗤之声,瓦岗军亦是左右持盾,右手持抢而行,宛若一面盾牌围成地铁墙在移动。

    不少人中箭倒下去,可更多地兵士补充到前方的队列中,悍然前行。

    这时候,所有人都是忘记了生死,耳边只是听着鼓声,眼前只有敌人,杀过去,杀死他们是他们唯一地目的。

    两阵终于冲撞在一起,掀起了滔天的波浪。断刀残枪,尸体残旗勾勒着惨烈的画面。将军挥毫,以战意为笔,以血为墨,弧形阵荡漾,如同水上碧波。方行阵冲击,如巨斧开山……

    瓦岗军前赴后继发动了两次冲锋后,程咬金下令撤军,不是因为技不如人,因为已经没有援救的目标。在这两次冲锋的过程中,这里的瓦岗骑兵已经损失殆尽。

    近四千的骑兵,就这么被坑杀了,程咬金心中冒起一股寒意,更多的是无奈。可无奈中还是有很多不服,骑兵本不至于如此惨败,只是他们号令不从,让将军图之奈何?

    撤退的命令发出后,方阵徐徐退后,秩序谨然,张镇周却是号令兵士上前逼近,并不攻击。

    程咬金暗自叹息,心道诱敌之计已被张镇周看穿,这个张镇周,果然名不虚传。原来程咬金虽是撤军,却是离而不乱,早有弓箭手硬弩手隐藏在两翼,随时准备补上袭击,只要张镇周发动兵力跟过来,落入他的伏击圈中,管保让隋兵铩羽而归。

    没想到张镇周经验老道,并不急于进攻,只是徐徐图之看其破绽。

    张镇周远远见到程咬金所率兵士虽退不乱,暗自点头,心道张须陀帐下三虎领军名不虚传,只看这退中有伏,绵里藏针,单是指挥能力已远胜瓦岗五虎。

    邴元真也算瓦岗五虎之一,可当初在东都阻挡隋兵的时候,虽是竭力阻挡,但那不过是呈匹夫之勇而已。骑马倒不算难,但是这领军却要千锤百炼。

    瓦岗军既然没有破绽,张镇周并不想出击,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他不屑为之。如果那样的话,当初在琉球国的数千兵士,无一能够活着回来。趁虚而入,击弱避强才是用兵之道。

    眼下隋军已胜,士气大振,可显然要想全歼对手还是有相当的难度。他想要询问萧布衣的意见,见到他马上而立,纹丝不动,已然明白,萧布衣还在等。

    想到萧布衣所言,张镇周微微叹息,此子定下出兵之计,恁地了得,他知道萧布衣等什么,他在等李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