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四六节 奔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卢楚和张镇周三人为了这次出兵筹划很久,萧布衣在忙于安定内政之时,一直也在筹划着给瓦岗一击,鼓舞东都的士气。

    他远远要比任何人都要忙碌,可忙碌阻挡不了他的激情,如今的萧布衣,冷酷中带有自信,战争已经让他飞速的成长,他远非当初的那么热血冲动。

    可当萧布衣提出计划之时,卢楚、张镇周还是面面相觑,觉得颇为大胆,萧布衣制定的计划就是先绕路伏兵北邙山谷,然后分兵两路去击洛口。李密知道萧布衣出兵,定当兵分两路,而且亲自领兵迎战萧布衣,这是宿命,当然也是性格使然,李密既然在洛水迎候他们,萧布衣却命舒展威打他的旗号虚晃一枪,然后回东都驻防,他们却可在北邙山合力痛击另外一路瓦岗人马。李密若是赶到,当蓄力一决,若是不到,兵扎偃师等候下一次出击。

    战线要一步步拉出去,不能总在家门口作战!

    要想保东都平安,决不能守着东都的城墙,以攻代守才是保东都之道。

    事实果如萧布衣意料之中,李密分派程咬金、单雄信、王伯当带兵阻挡张镇周,自己却准备迎头痛击萧布衣,可李密却没想到过,萧布衣虚晃一枪,把主战场放在了北邙山前!李密固然没有轻视张镇周,可却没料到萧布衣奇兵伏兵尽出。程咬金三人这才大败而归!

    张镇周人在高丘上。一战后,恢复了往日地豪情。

    他蓦然发现,原来他还没有老,想着可能要和李密对决,他没有惶惶,没有恐惧,甚至也没有一丝地兴奋,他有的只是淡然。

    人在高丘上。突然见到南方尘土高扬,张镇周轻轻叹息,不知道是觉得高兴还是遗憾,结果又让萧布衣猜中,当先大旗之上一个大大的魏字,迎风招展,猎猎飞舞。

    李密终于还是如萧布衣料想赶到,这不知道是谁的幸事?

    张镇周已经吩咐兵士吹号擂鼓,重新宁整阵型。苍茫的号声回荡在山谷,飘摇在北邙山上,所有的人都已经明白了。

    原来。鏖战远远没有结束,看起来才是刚刚开始……

    只是接下来的一仗,胜败如何,谁又能知?

    黑甲铁骑趁整顿之际,早就重整装备,取矛在手,蓄力再战。他们的人还不累,马亦精神。方才不过是活动筋骨,这次才是真正地硬仗。

    程咬金本带兵撤离,可见到魏公李密赶来,心中不知何等滋味,只是喝令兵士止步,李密带着八千铁骑迎上来,见到隋兵林立。远处黑甲骑兵伫立。一时间已经明白了一切。

    嘴角微微的搐动下,李密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估下这个对手。

    他一直觉得萧布衣胜在取巧。可每次都是如此,他就发现这个萧布衣是狡猾。萧布衣一直不和他正面交锋,却是狡猾的消耗着他的实力,不放弃任何一个打击瓦岗、振奋东都士气的机会。

    如今的东都在他这种策略下,已经士气高涨,可瓦岗在萧布衣各种手段打击下,却已经有些士气低沉。

    倾力夺取回洛仓一战,铩羽而归,这对百战百胜的瓦岗军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李密在和周边联络和解之时,又仗着黑石一仗才鼓舞了瓦岗的士气,没有想到转瞬之间又挨了萧布衣一棒。

    心中狂怒,李密却是吸口凉气,这时候绝对不能怒,好在无论如何,他终于能和萧布衣正面交锋,若能斩了萧布衣,东都一半就已经落在了他手。

    想到这里,李密脸上反倒浮出了一丝微笑。乱势中能寻找机会,当然是件让人值得高兴地事情。

    隋军没有进攻,只是在轻微的调整,谁都明白,李密前来,绝非是吃素来了。

    李密的八千铁骑当先赶到,可远方处尘土飞扬,显然还有援兵接战,可浓尘蔽日,张镇周高丘上望向萧布衣,见到他亦是同样望来。二人突然笑笑,不约而同地点头。

    既然来了,当然要战,山风吹拂,一道道命令传下去去,张镇周终于有了片刻喘息,回头望向山谷,嘴角带了一抹微笑。

    见到程咬金上前,李密问道:“雄信和伯当呢?”

    程咬金惭然,“他们被萧布衣诱敌,中伏溃败,如今不知下落。孙长乐战死,魏公,萧布衣的铁骑很厉害!”

    程咬金想要尽职尽责的说明情况,李密却是摆手道:“我知道了,列方阵准备攻击。后军随即赶到。我会让王君廓为左翼、李文相右翼、张迁后军支援。”

    大敌当前,他心中有些不悦,无论如何,这时候程咬金都不能涨他人的锐气,灭自己的威风。萧布衣的铁骑就算如何厉害,怎能挡得了他的精锐内军?

    程咬金微愕,不再解释,只是点头道:“好。”

    他马上传令下去,后军变前军,准备再次发动进攻,可望见李密的意气风发,程咬金心中突然有种熟悉地陌生。

    他发现李密或许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英明。

    程咬金和罗士信、秦叔宝截然不同,罗士信一直为背叛所困,竭力的挣扎在道德、良心和命运之中,秦叔宝却是始终在忠孝之间为难的抉择,他是孝子,却骗了母亲,他在母亲临死前都不肯、亦是不能告诉她真相,可为了母亲的承诺,还是选择投靠了李密,他是个苦楚自己扛下来的人。

    程咬金钦佩二人地做法。却不会随同二人地做法。他投靠李密是早有主见,他认为李密睿智非常,果敢魄力,不拘一格,由此必成大器。眼见着瓦岗兴盛一时,程咬金也是振奋,可很快他就发现,李密为人狂傲地已经少能听入别人的建议。在李密看来。瓦岗是他一手经营,天下也是在他妙策中夺取,他不能容忍任何人高他一等,这在一帆风顺地时候还不是弊端,可若是受挫之时,缺点就会被无限放大。

    孙长乐本来是河南悍匪,算是李密一手提拔的猛将,亦是李密的亲信,可听到孙长乐阵亡的时候。李密脸上居然没有半分伤感。

    听到王伯当、单雄信不知死活,李密好像也是无动于衷,在他眼中。这些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且是,自然而然。

    程咬金退下地时候,突然想到,如果有一日,自己也阵亡的话,李密会否也是说,我知道了!

    可虽有感慨。程咬金还是忠于行事,全力的准备对阵,无论如何,他都是这样的人,既然还准备给李密做事,就要竭尽全力,若是真的不喜。一走了之也就好了。就如他当年处理和张须陀的关系一样。

    合则留,不合则散。自己的一身武艺和兵法,到哪里都有用武之地。乱世之中,哪有忠义!

    李密没有注意到程咬金的表情,只是凝望着萧布衣的铁军,听到孙长乐身死,其实他也有片刻地伤感,听到单雄信、王伯当下落不明,他亦是心中焦急,可他不想把这种情感表现出来。

    他李密是铁打的神经,这时候绝对不能示弱。

    可身边之人一拨拨的如潮水般涨起退下,多少还是让他有些伤感,潮起潮落,一时间多少英雄豪杰,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自己呢,历史会如何记载?这个念头在李密脑海中一闪而过,转瞬自嘲自己悲秋伤怀,真是英雄气短。

    催马上前,李密身后跟着数百骑兵,远望对面大军,李密沉声道:“萧将军,请出来一叙。”

    他这个要求颇为古怪,也有些异想天开,隋军微有不解,萧布衣却是笑笑,策马上前,离一箭距离停下,“蒲山公,可是想投降东都了吗?现在投降,为时不晚呀。”

    他说地平淡冲和,可附近众人听的清清楚楚,微风吹拂盔甲上的红缨,可人马如铁铸般纹丝不动。

    萧布衣人经千锤百炼,月光面对这种场合更是小菜一碟,一人一骑临风而立,如山如岳,隋兵见了无不心折。

    很显然,萧布衣已如隋军心目中的定海神针,一句可想投降东都让所有的隋兵心中振奋。萧布衣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东都,他们亦是如此,不为自己,为了东都家人,这种信念让他们上下一心。

    二人相聚甚远,可都不用费力说话,三军倒有半数听的清楚,实因为内劲深厚。李密微笑的望着萧布衣,“萧将军此言差矣,隋室腐朽,昏君早弃东都于不顾。以你之才,怎会与隋室同朽,实在让我意料不到。想古人青梅煮酒,你我邙山论战,若是并肩携手,打下诺大的疆土,天下谁人能敌?”

    萧布衣正色道:“蒲山公此言差矣,想你世袭蒲山公,隋室宗室,不想为国尽忠,只与盗匪为伍,实在让我预料不到。你等奸杀掳掠,无恶不作,与天下人为敌,萧某怎能和你联手?你等视百姓为草芥,无疑浮沙建塔,水上纸舟,终有一日会被百姓湮没,今日一战,萧某是为东都百姓、为天下苍生、为大义所向!李密,你若是幡然醒悟,归盗于农,善莫大焉,若还是执迷不悟,只怕我今日就要替天行道!”

    他说地愈发激奋铿锵,隋军山坡那面一阵鼓响,给他助势,隋军霍然举枪喝道:“好!”张镇周远远望见,虽是心淡如水,却也起了雄心。

    隋军呼喝虽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是地震山摇,北邙山都是有所震颤,李密却是轻叹道:“大奸大恶之人,却往往以仁义示人,可笑可叹。”

    萧布衣却是肃然道:“我却不见蒲山公这等大奸大恶之人。有何仁义外表!”

    二人两军对垒。唇枪舌剑,李密没有想到萧布衣口才竟然也是不差,顺手推舟地本事更是了得。

    二人阵前对答,看似随意,却不但是互相试探,亦是对彼此士气地鼓舞,萧布衣大敌当前,虽是言语谨慎。却是寸步不让。

    李密突然放声长笑道:“都说萧布衣用兵不差,今日一见,其实也不过如此!”

    萧布衣微笑道:“难道蒲山公颠倒黑白,看不到这遍地的瓦岗尸体吗?”

    李密冷冷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些许损伤算得了什么。你等今日在北邙山抗衡,可知道瓦岗大军早去攻打东都,东都如克,只怕尔等无家可归。”

    萧布衣摇头道:“想现在东都城万众一心,就算蒲山公去不也是铩羽而归。何谈他人。攻克东都对尔等而言,无疑笑料。”

    他一句话安定了军心,李密暗自皱眉。冷哼道:“萧布衣,我说你用兵不行,和你交谈,只因为我不过是在等手下兵将到来而已。你若真的是将才,方才趁我等兵力相若之际就应出动,现在你等不过万余人而已,瓦岗三万之众,没有了你们龟壳的营寨。难道你还妄想与我等为敌?”

    原来他说话地功夫,步兵终于赶到,远望连绵不绝,蚂蚁一般,让人一见心惊。

    萧布衣却是仰天长笑道:“李密,我也只想告诉你,瓦岗纵有千军万马。如何挡得住东都万众一心。不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倒要提醒你小心才对。”

    “小心什么?”李密微蹙眉头。

    “小心你视之如命地粮仓。”萧布衣哈哈大笑。

    李密也是笑了起来,“洛口仓拥兵数十万。固若金汤,萧布衣,就算你有奇兵从方山进袭,也是无济于事,你倒是杞人忧天了。”

    萧布衣双眉一扬,“有奇兵从方山进袭,实在好笑……我怎么会做这种蠢事。我让你小心的不是洛口仓,而是黎阳仓!蒲山公,洛口仓拥兵数十万,黎阳仓却不知道有几万兵士镇守?”

    他此言一出,李密心中震惊,可脸上还是不露声色,“无论多少兵士镇守,萧布衣,你人在北邙山,这里遍地都是瓦岗兵将,你还能飞过去攻打不成?”

    萧布衣淡淡道:“我是不能飞过去,不过从河那面可以骑马过去,河内沿黄河而下,最少瓦岗众少一些吧。蒲山公派王儒信、元宝藏、郑颐三人去守黎阳,也不知道能否守住。所以我很佩服蒲山公,佩服你后院起火,还有闲心和我闲聊。想你在等机会,我其实也是一样!蒲山公现在回转,还能接应下黎阳地逃兵,若还不走,只怕晚了。”

    李密眼皮子忍不住地跳,拳头已经握紧,一颗心竟然也忍不住的大跳。他听出萧布衣绝非虚言恫吓,可萧布衣怎么还有余力绕路去取黎阳?他派谁、谁又能去攻打黎阳?

    山风吹拂,北邙山起了寒意,两军对垒,可彼此心境已经大不一样!

    程咬金远远听见,也是脸上变色,更不要说其余的瓦岗众。

    镇守黎阳的有王儒信、元宝藏和郑颐三人,元宝藏和郑颐都是隋官,元宝藏本来是武阳郡丞,郑颐是个御史,元宝藏后来见李密势大,隐有天下之主的气势,主动投靠,并请令攻打武阳西侧的黎阳。

    隋朝风雨飘摇,黎阳倒是很快被攻克下来,顺便取了黎阳西南的黎阳仓,元宝藏也就一直得以留守黎阳。

    从东都顺黄河而下,共有三大粮仓,回洛、洛口和黎阳。瓦岗先得荥阳,再得黎阳仓后,声势大振,可对于黎阳,李密却一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黎阳地处黄河永济渠扼要,无论水陆都是畅通,亦是李密瓦岗对抗河北的要塞之地。但是河北地窦建德一直总是野心不大,再说才与瓦岗结盟,和平共处,再加上窦建德自顾不及。和王薄、杨公卿、罗艺等人为了抢占河北地盘打地不亦乐乎。李密也就暂时把黎阳放到一旁。全力地进军洛阳。

    王儒信被派到镇守黎阳,看似器重,其实却多少有些贬职地味道。

    如今瓦岗新旧势力交迭,王儒信一直都是跟随翟让的老功臣,平时对李密很是不满,李密为了把他一脚踢开,就建议翟让把王儒信派去镇守黎阳,看似信任。却是把他踢出了瓦岗内部的权利阶层。

    王儒信对此心知肚明,可也是不想介入这番争斗之中,是以乐得清闲,此刻正在府上花天酒地,饮酒作乐。

    歌姬善舞,王儒信看的优哉游哉,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醉眼迷离下,伸手拉过个歌姬,上下其手的时候。有兵士进来禀告,“元大人求见。”

    王儒信早就有了醉意,摆手道:“今日谁都不见!”

    兵卫只能出去回禀。元宝藏听到大皱眉头,这时候郑颐也是赶到,急声道:“王司马呢?”

    元宝藏苦笑摇头,“他说今天谁也不见。”可听说浚县有大军出没的迹象。”郑颐焦灼道:“我只怕是哪里兵马图谋我们黎阳。”

    “不知道是哪里地兵马,杨公卿还是窦建德?”元宝藏还在猜测道,这是最具威胁地两路盗匪。

    “应该不是吧,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郑颐疑惑道:“再说浚县突然有大军出没,怎么卫州没有消息?不是兵士谎报军情吧。”卫州在黎阳的西南。要到浚县、黎阳先过卫州,所以郑颐对军情很是怀疑。

    元宝藏却是终于下了决定,“先去关闭四面的城门,然后再做决定。”他话音才落,就有城兵纵马驰来,“元大人,城西有大军来袭。”

    元宝藏吓了一跳。慌忙道:“快带我去看看。关闭城门。”他才向城西行去,又有兵士拍马赶到。

    “元大人。城南有大军来袭。”

    “元大人,城北有大军来袭。”

    刹那间,黎阳城已经被三面攻打,唯独留下城东没有攻打。元宝藏焦头烂额,顾不得别处,只是吩咐先去紧闭城门,吩咐兵士把守,然后小跑到了城西,登上城头一看,不由倒吸了口凉气,目瞪口呆。

    满山遍野的兵士冲了过来,也不知道是谁的大军。黎阳城前虽有护城河,吊桥也是高高的扯起,来敌前面几十头牛拉着巨木,呼喝声中,奔跑如飞。十数人到了河边,已经扛起巨木架到了护城河前,放倒巨木,踩着巨木冲过护城河,有身手敏捷之人从那面爬上吊桥,几刀就斩了铁索。吊桥挺尸一样倒下来,更多人顺着吊桥冲到了城下,这时候元宝藏他们甚至还没有召集好兵士。

    紧接着,无数虾蟆车推过来,填土填濠,割断水源,全力以赴。等到元宝藏终于召集了兵士,护城河流早就截断,护城河也几乎被添了半平……

    所有地一切做地迅疾非常,却是有条不紊,正是为攻城做准备,元宝藏也算有点见识,终于明白了这次攻城早就蓄谋已久,算计周到,可如此猛烈迅疾的攻城,事发突然,却是哪里地大

    黎阳城前硝烟弥漫地时候,北邙山前亦是喊杀洞天,李密终于喝令瓦岗众攻击隋军,务求击溃此处隋军的精英。

    黎阳城和北邙山看似相隔甚远,并不相关,可两战却都是在萧布衣的精心策划之下。

    如今他已经亮出底牌,却根本不想给李密任何机会,抢占黎阳,瓦岗只余洛口仓,洛口仓固然粮草充足,瓦岗众固守十多年不成问题,可瓦岗只剩洛口,也就等于只有一条腿,瘸腿的瓦岗怎么能争天下?

    抢占黎阳,将瓦岗众牢牢钉在河南中腹,荥阳周边,无力别图,内忧外患,崩溃看起来只是早晚的事情。

    萧布衣冷静的凝望战场,嘴角带有讥诮的笑。

    李密双眉竖起,眉心皱起个川字,萧布衣没有出手,他也不能出手,程咬金再次率瓦岗军攻击隋军,战场上厮杀一片,萧布衣的骑兵没有动,他地内军也没有动。

    但是这场战役看起来他已经落在了下风。

    萧布衣其实已经出手,他落子远要出乎李密的想像之中,他竟然落子在黎阳。

    这看似无关的一手却在李密的心中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他当然明白黎阳要是被萧布衣抢去意味着什么!

    萧布衣是在虚言恫吓还是真有其事,李密并不知道,但是他明白,萧布衣远比他想像的要强大很多,他若不借这次机会除去击溃他,以后很难有更好的机会!

    但现在萧布衣甚至还没有出手,因为张镇周地弧形阵亦是不好对付。

    李密不是不知道隋军地厉害,可那是以前的事情,只有张须陀、杨义臣等人地军队才有这种震撼的凝结力量,可现在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奋不惜身?

    瓦岗军或许人数众多,可张镇周的步兵死死的抗住瓦岗军的进攻,仍保弧形阵型不散。瓦岗军三次冲锋均告无果。

    很多时候,不见得人多就一定能获胜,因为地势所限,兵力并不见得能够完全展开。

    北邙山前是开阔的平原,适合大军团作战,但是张镇周却是依山布阵,并无后顾之忧。弧形阵虽是不停的缩小防御范围,可只是一阵号角过后,隋兵就是如注神力,奋勇夺回失去的阵地。

    场上如同拉锯般,众人都是奋力坚持,伤了不怕,死了不怕,就算是死,也要抱住对方一块死!

    或许这里并非回落仓,没有粮食可守,更算不上什么扼要之地,但他们却也是一步不让,只因为他们知道,这场仗既然打了,就一定不能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