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五三节 释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四年不过是一千多天。

    一天不过是睁眼、闭眼,萧布衣睁眼闭眼之间,已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过了一千多天。如果手指数着脚趾过日子的话,一千多天很难熬,而萧布衣却觉得不过转瞬之间!

    他甚至还记得初来时候的意气风发,初来时候的豪情壮志,可他走的显然和当初设想的道路不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在乱世,更难自己掌控。

    这中间有彷徨、有迷茫、有挣扎、有身不由己……

    有奋起,有求生、有阴谋诡计、有冷血旁观还有热血惨烈……

    他从来没有期待过生活的如此惨烈,他更没有想到过原来乱世中简单的生存都是如此艰难。他本来并非这样的人,他不过是想着在那个和平的年代优哉游哉的享受人生而已。

    可人生并不让他享受。

    他既然一脚踏入了乱世,就如离弦之箭,再没有收回的可能。历史在改变他的时候,他也创造了一段历史!

    一千多天,不过是四年,可这四年,比他的一生都要丰富的多的多。一千多天,也足可以让一个幼稚青涩的少女变的风雅高贵。

    他在改变,袁巧兮也在改变,这让他不能不佩服袁岚,这人的目光深远,抉择正确,聪明睿智其实也是少见。

    在旁人都在明目张胆图谋的时候,袁岚却不声不响的为家族而奋斗,他挑选个人投靠,然后默默的支持,萧布衣也知道,娶袁巧兮无论对他而言,还是对袁岚而言。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他一直说自己很忙,一直不想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因为他觉得对不起在草原等待的那个女人,对不起那个说过要娶她的女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说要娶地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是袁巧兮,其实是裴蓓。见到裴蓓望过来,萧布衣有些惭愧。

    裴蓓见到萧布衣目光移过来的时候,微微一笑,露出如碎贝的牙齿,一千多天,裴蓓也变了好多,没变的是。对他的感情!

    “都来了?”萧布衣第一句只能泛泛的问候。

    袁岚、袁巧兮、裴蓓、胖槐、孙少方均在,奇怪地是婉儿、小弟不在厅中。孙少方只是咧嘴笑笑,眼中露出温暖,战争的磨难让这个宫中侍卫也是急速成长,风霜苦雨在这个汉子的脸上也留下了深深的刻痕。

    孙少方随同萧布衣逃到襄阳后,一直辅助杜如晦、魏征等人进行官员任免的事情。当初义阳告急的时候,又随着魏征、裴蓓等人赶赴义阳守卫城池。但东都可以说是他的老家,这次回转,难免感慨万千。

    萧布衣望见这些人地时候,心中也有暖暖之意,仿佛再回到从前一样。

    那时候,他还是太仆少卿,一帮人都是聚在他的太仆府,无间亲密。宛若一家人。他才到东都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过今日的局面。他很少去想结果如此,只知道每次竭力去拼,这才让他并没有顾忌。一直都以为襄阳才算安稳,所有的人都是留在襄阳,可眼下看来,东都大城亦算稳定,是以袁岚才带着袁巧兮等人前来,袁岚一直都是很稳重的人。值得他萧布衣信任。

    李密控制手下是用权术。他控制手下用地却是真诚。或许他一时间无法如李密一样强盛,可他的根基却是打的极稳。

    袁岚听到萧布衣的询问。微笑道:“该来的都来了。”

    “好像不该来的也来了,那义阳谁在守呢?”萧布衣望着裴蓓,眼中满是柔情。

    他一句话让众人莞尔,裴蓓不满道:“好你个吝啬鬼,抓住个蛤蟆要捏出五铢钱来,我不该来吗?我偷得闲暇来东都看看不行吗?再说……我守义阳不过是权宜之计,我可不想在义阳终老……”

    裴蓓眉梢眼角亦是柔情,萧布衣会心的笑笑,他明白裴蓓的意思。裴蓓抱怨,孙少方笑着解释,“萧老大,襄阳现在有杜侍郎坐镇,选拔任免人才极为有效,这段日子中,各地均有良才涌现,襄阳现在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现在的人手并非以往那样捉襟见肘,义阳有潘启贤、安陆有孟常二人坐镇。这二人都是杜侍郎精心挑选出来地人才,守城无虞,裴小姐也不用终日枯守城池了。再说现在瓦岗全力和东都对抗,也无暇对付义阳等地,裴小姐在那里,实在多此一举了。”

    萧布衣依稀又见到孙少方当初地样子,微笑道:“原来如此,倒是辛苦你们了,袁兄,巧兮,你们都好吧?”

    袁岚终于上前施礼道:“回梁国公,我等一切都好。”

    袁巧兮本是望着萧布衣,见到他望过来,脸上又是涌起红晕,轻声道:“谢萧……大哥挂念。”

    萧布衣虽是客气,袁岚却是极为本分,丝毫不居功劳,见到萧布衣已经荣升梁国公,举止也正式了很多。他和胖槐当然不同,胖槐可以不分场合地点,但他却是在随时的调整自己的角色来适应萧布衣。萧布衣却已吩咐下去,让下人摆酒设宴,款待朋友。

    萧布衣虽是设宴,却不奢华,只是众人围成一桌。萧布衣见到婉儿和小弟并不在场,奇怪的望着袁岚道:“难道婉儿和小弟没有来吗?”

    “来是来了,不过婉儿说带小弟单独出去做些事情。”袁岚解释道:“我……让人暗中保护他们,应该不会出事。”

    萧布衣皱眉道:“她们在东都还有亲人吗?”

    “从来没有听到婉儿提及过。”胖槐接道。

    众人说话的功夫,婉儿、小弟已经从厅外走进,婉儿一如既往的腼腆,小弟却是欢呼一声,冲过来抱住萧布衣。

    他的热情无法遮掩,也不想遮掩,萧布衣伸手举起他来。如往常一样,仿佛从未分别过。虽是深秋,可厅中暖意融融,众人的心里都带着柔情。

    小弟比以往长高了很多,也强壮了很多,脚一落地就道:“萧大哥。我听袁先生说,你现在是梁国公,我要是到了东都,想做官就可以做官?”

    “小弟,不许这么没有礼貌,你以为你是哪个?”婉儿呵斥道。

    萧布衣笑起来,“熟归熟。做官要凭本事,你有什么本事?”

    小弟一拍胸脯道:“我有养马地本事,在襄阳,过万地马儿都是我养地。”

    婉儿笑骂道:“也不害臊,徐将军不过是给你个事情做而已,你不过是个帮手。那千万匹马儿,你可养地过来?”

    萧布衣其实早知道小弟近来的情况,随口说一句不过是调侃。小弟自从跟随他后,一直将他当作偶像,日后模仿的人物。知道萧布衣养马起家,也开始学习骑马养马。孩童若是认真起来,学习的能力丝毫不弱。

    小弟不用半月就学会了骑马,再过一段时间,简直和生活在马背上一样。从东都逃亡到汝南。然后又从汝南到了襄阳。小弟什么都可以扔下,就是马术没有丢下。到了襄阳后,徐世绩见到他对马儿的天赋不差于萧布衣,索性让他跟着校尉们学习射箭、养马地一些本事。

    萧布衣自从取下襄阳后,从草原输送过来的马匹就从未断绝,或几十匹,或是近百匹的运送,这些事情都在草原的蒙陈雪、袁岚和徐世绩等人的操纵之下。襄阳起事这久以来。蓄养的马匹足有过万。可称的上浩浩荡荡,李靖虽能召集人手。可这马匹地提供却非依靠萧布衣不可。萧布衣将马儿也分为几等,极品拳毛,也就是负重极好的马匹选出来建成重甲骑兵,上等的都用来组建精锐的轻甲骑兵,也就是眼下的黑甲骑兵,中等下等的却是用来寻常征战。虽是如此,以中下马匹来征战江南,在江南也是处于极大地优势!

    萧布衣早让徐世绩在襄阳附近又建马场,让蔡穆等人招募人手,清江马场虽是防备森然,有地势防御,可毕竟不过是个马场,聚众不过千余人。李密在攻克荥阳后,矛头径直指向的就是中原马场来收集马匹,组建骑兵,清江马场自然在他们的重点攻打范围内。若是流寇来犯的话,清江马场一时还能应付的住,可李密兴重兵攻打,宋城等地都是守不住,梁郡太守杨汪都已经归降,一个清江马场在李密眼中又算得了什么?李密尽取河南官家马匹组建内军,这才能有数万骑兵。自此后,中原势力多分,可要说有能力组成精锐的骑兵队伍,当以瓦岗、襄阳、东都、河北和关陇等地为主。关陇亦有大隋育马之地,却早早的被关陇诸阀所分据,李渊这个方面却是下手晚一些,又因为周边少有马场,所以多要依靠草原供马,不过他图谋的是关中四塞之地,多依靠地利,这个劣势眼下并不明显。

    白万山等人在蔡穆的游说下,带着几十匹马,几百口子人来投奔襄阳地萧布衣,萧布衣是欢迎之至,让他们帮手来管理襄阳附近地大马场,小弟这下如鱼得水,跟他们学习养马驯马之技,是以萧布衣问他会什么的时候,心中当然认为养马也是本事。

    婉儿听到小弟回话的时候,又是高兴,又是心酸,怕人笑话,抢先责怪道:“小弟,别没有规矩,养马算什么本事呢,别让人笑话了。”

    小弟愕然,“为什么养马不算本事?”

    他心地单纯,一门心思的要学习萧布衣做个顶天立地人物,倒从未想过养马为什么要被人笑话。袁岚心道,门阀士族之下,我经商都被世人鄙夷,不要说你养马了。见到小弟脸色错愕,袁岚安慰道:“小弟,养马当然算本事,而且算是大大的本事。你的萧大哥只有依靠你们养出的马匹才能征战天下,你说你本事大不大?”

    萧布衣见到小弟的怀疑,伸手拍拍他地肩头,拉他入席,微笑道:“养马当然算本事。这天底下,只要有一技之长,靠自己双手取得幸福,那就算是本事!更不要说你我养出地马儿要征战天下,让四海敬仰,那更是天大地本事!”

    小弟得萧布衣肯定。容光焕发,却还不忘记问一句,“那我来京城可以做什么事情呢?”

    婉儿又想责怪,这个弟弟平日在她面前,不敢多话,可知道萧布衣对他不错,是以露出小儿无赖地本性。

    萧布衣用指敲敲额头。微笑道:“我想到了,其实小弟可以从典牧丞做起。”

    众人都是微惊,小弟不解道:“典牧丞是做什么的?”

    萧布衣含笑道:“太仆寺下有四署,每署都是下设令、丞,典牧丞主要负责杂畜供给以及酥酪脯腊之事。”

    “喂马吗?”小弟皱眉问。

    萧布衣淡淡道:“我这只有这个活儿适合你,你若是不愿。我也绝不勉强。”

    孙少方看出小弟心高气傲,暗想小弟如此年纪当个典牧丞,其实在大隋也算少有。萧布衣让小弟从底层做起熟练,其实也是一番好意,只怕小弟不知轻重,倒是辜负了萧布衣的一片好意。没有想到小弟笑了起来,“那不正是我的本行,姐姐说了,萧大哥说什么。都是为了我好。我信姐姐,也信萧大哥你!”

    婉儿涨红了脸,众人都是舒了口气,萧布衣这才露出笑容,沉声道:“都过来吧,喝酒吃菜。”对于一些敏感地话题都是避而不谈。胖槐也坐在席下。目中无人,不停的给婉儿夹菜。婉儿满脸涨红,却是不好拒绝,小弟嘟着嘴想说什么,却被姐姐制止。

    等到众人酒足饭饱,孙少方第一个先抱拳道:“萧老大,兄弟到了东都,有些人要去拜访,先向你告三天假,不知可否?”

    萧布衣笑着点头,孙少方兴奋离去,裴蓓轻声道:“我有些累了,也先去休息。”她一起身,袁巧兮跟随站起,“姐姐,我扶你。”裴蓓重病的时候,她一直照顾着裴蓓,可现在裴蓓早就好转,可往日的习惯却是不变。裴蓓望向袁岚,微笑道:“只怕袁先生有事。”

    “我有些事情和袁兄单独谈谈。”萧布衣沉声道。

    袁巧兮脸色微红,心中微颤,暗想萧大哥要和爹谈什么,来到东都后,他对自己好像又生分了些,想到这里,心中微有不安。

    袁岚点头,“巧兮,你先扶裴小姐回房。”婉儿早就知趣的拉着小弟告退,胖槐自然早早的跟去,裴蓓见了却是摇头。

    等到众人退下,萧布衣吩咐下人撤去酒宴,奉上两盏香茗后,沉声道:“袁……兄……”

    “梁国公如此称呼实在折杀我了。”袁岚慌忙道:“叫我袁先生或许更好。”

    萧布衣笑笑,“我这人其实也是放荡不羁,并不习惯做官。不过既然做了,那公是公,私是私,无论何时,对于袁兄,我总是感激不尽,这一声袁兄的称呼可是十足赤金,真心真意。”

    他开玩笑说出,袁岚却是心中感动,“布衣宽厚待人,虽居高位,却是不骄不躁,实在让我欣慰。”

    萧布衣笑过后却是轻叹一口气,“不过我有几件事情想了良久,心中颇有疑虑,总是存在心中,难免有些疙瘩,还希望袁兄给我解答。”

    袁岚点头,“布衣请说。”

    萧布衣一直凝望袁岚地表情,见到他双眸赤诚,脸色如常。犹豫片刻才道:“掐指一算,你我已经相识四年,我来到……这里,结交兄弟无数,袁兄对我亦师亦友,亦是得力的帮手。我能有今天,实乃得袁兄相助甚多……”

    他绕着,袁岚有了不安,暗想自己带巧兮来,也是必行之事,自己倾尽全力相助萧布衣,如今他身在高位,掌握东都的生杀大权。想必做皇帝也是很快之事,若不为巧兮敲定个名份,这一番辛苦真的白费,做事更是没底,可萧布衣这番话绕着,难道是有了悔意?

    “梁国公有话尽请直言。”

    萧布衣微笑道:“出塞之时。商人有四,林士直、沈元昆、殷天赐和袁兄,那时候我觉得袁兄并不起眼,可事后才发觉自己走了眼,袁兄大能在为我调度之际展现无遗,可这种能力前往草原经商,难免大材小用吧?”

    袁岚听到萧布衣的质疑。反倒笑了起来,“我以为布衣疑惑什么,原来是为此。这其中的确是有玄机,可布衣能够想到这处疑点,足见高明。我在袁家其实并不出名,袁家在汝南七姓中也算不上第一。所以被其余商人轻视也是正常。不过有句话道,不叫地狗往往是最咬人的,其实要说家底雄厚,林士直、沈元昆代表地江南华族还是不如汝南七姓,不过我们行事素来低调,让他们为首也是无妨。”

    萧布衣点头,暗想袁岚说的不错,商人重利却不生气,袁岚此举倒也合乎情理。

    “至于去草原。林士直他们去做什么我倒不得而知。但是我的确不是去做生意,带些货物不过是想掩盖意图而已。”

    “那是去做什么?”萧布衣奇怪问道。

    袁岚肃然道:“我去草原却是为了家族生死攸关的问题,布衣多半不知,乱世之中,盗匪横行,旧阀割据,这大隋的天下其实已无我们的安身之处。每次动乱之时,其实很多商贾都会外出避祸。”

    萧布衣恍然道:“原来袁兄当初去草原是为了寻找栖身之处?”

    袁岚点头。“地确如此。其实布衣如果再去草原了解就会明白,如今大隋到草原避祸之人已经不下数十万之众。按照我们当初地设想。本来也是准备避祸,等到天下再定地时候才能回转中原。是以袁家才让我出马,我看重布衣你,也是因为觉得你有能力,而且有马神的身份,对于我们前往草原避祸大有裨益。”

    “所以你一直不赞同我当官?”萧布衣苦笑道。

    袁岚亦是苦笑,“的确如此,我当初只想和你联手去草原,哪里想到很多事情不能改变。后来见到你顺风顺水,只能顺势而为,你能以平民之身取得今日的成就,那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过。”

    萧布衣又问,“可即便袁家低调,但据我所知,你目前展现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汝南袁家所表现地实力。”

    其实萧布衣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中亦是惴惴不安,他一直很疑惑这个问题,甚至怀疑过袁岚的来头。但是他很多时候还是选择信任,而且袁岚也地确没有辜负他地信任,这让他不能不小心翼翼的对待袁岚地问题。

    袁岚笑了起来,“布衣实在对我十分信任,并不过问我处理的大多事情,所以有此疑惑不足为奇,可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只是代表袁家吗?”

    萧布衣已经醒悟过来,“袁兄是说现在汝南七姓已经联合了起来?”

    袁岚点头,“的确如此。其实汝南七姓荣辱与共,当初你在商队的时候,汝南七姓以金钱拉拢你,梅家、殷家、还有我们袁家以重金送你……当然现在看起来,那些钱也算不得什么,可你应对我们七家联手初见端倪,当然钱送给你并非目的,让裴小姐看到我们对你的重视,然后在别的方面对我们汝南照顾才是紧要。后来我见你青云直上,并有角逐天下之意,这才慢慢的先发动袁家的势力助你。本来其余几家对此也不赞同,因为汝南七家家资巨万,却是素来谨慎,虽是识得不少朝中地显贵,但并不赞同家族之人入朝为官。”

    “这又是为何?”萧布衣不解问道。

    袁岚露出微笑,“布衣当然知道吕不韦其人?”

    萧布衣点头,“这个我当然知道,吕不韦也是富商,拥秦公子异人为帝,富可敌国,是个赫赫有名地人物。”

    袁岚轻叹道:“其实吕不韦和我等做法大同小异,囤积居奇,善于经营,不过他执意政事,功高盖主,终于惹杀身之祸,不但身无幸免,就算家族也是大受牵连,几近灭绝。汝南七姓为避免重蹈覆辙,这才立下不入朝为官的祖训,这样就算一些人得我们相助,对我们猜忌也少,我们虽或暂时损失,但却能安身立命,数百年相安无事。”

    萧布衣恍然,站起来深施一礼道:“袁兄今日这番话尽释我疑,在下一直以来对袁兄多有怀疑,还请见谅。”

    袁岚笑起来,亦以礼相迎,“布衣对我赤诚相见,我何怪之有。伊始还是只有我们袁家助你,不过见你风生水起,其余的家族也慢慢的参与进来。等到你入主襄阳之后,不言而喻,汝南七姓都对你另眼相看,却只是暗中支持,就因为恪守这个缘由,所以若梁国公大业有成,还请不忘今日之事。我等不敢入朝请官,只求生意通畅,为国为民为自己就好。”

    萧布衣目露感动,“萧某得袁先生相助,实在三生有幸。”

    “我能遇到梁国公,何尝不是如此?”袁岚笑答道。

    萧布衣拉着袁岚的手坐下,“既然我等说开了心事,正逢有人建议,东都应尽早恢复通商往来,到时候还请袁兄多多帮手。”

    袁岚点头,“正该如此。”他说的多少有些心不在焉,萧布衣已经看出他的心事,“袁兄,其实我早就想迎娶巧兮,只是我曾许诺过一人,亦要娶她,而且许诺在先,不能食言!”

    袁岚眼前一亮,“可是裴小姐吗?”见萧布衣点头,袁岚微笑道:“我带裴小姐来此就是此意,巧兮不敢争,只求布衣一视同仁。布衣其实可以询问下裴小姐,若是可能,同时娶过门又有何不可?”

    萧布衣放下心事,微笑道:“好,如今东都百废待兴,而我正在图谋瓦岗,大婚不合时宜。若是蓓儿同意,等我大破瓦岗之日,就是迎娶令千金之时!”

    袁岚终于舒了一口气,长身施礼道:“谢梁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