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五五节 分化(墨武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李靖图谋瓦岗之际,李渊当然也不会闲着,如今他已对西京造成合围之势,看起来取得关中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有的人都在忙,都在忙于这大隋江山的归属,只有一个人很是悠闲,每日赏花品酒,看着别人一点点的蚕食着他的大好江山。

    这人当然就是杨广!

    杨广自从派出五路大军出去,少理政事,每天白天赏花,晚上赏月,浏览不尽宫中的美景,悠哉游哉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从他的表情上,他的江山看起来还是稳如泰山。

    虞世基一旁战战兢兢的禀告,“圣上,骁果久在江都,长期在外,思恋故乡,很多人都议论着回转,只怕长此下去,民心思变,还请圣上定夺。”

    杨广望着鲜花,微蹙下眉头,转瞬道:“不知道虞侍郎有何建议?”

    虞世基苦笑道:“当然最好还是回转东都……”

    杨广霍然转身,怒斥道:“现在盗匪横行,瓦岗作乱,朕如何回转?”

    虞世基慌忙跪倒,“老臣说错了,请圣上恕罪。”杨广就算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杨广,在虞世基眼中还是权威无限。他现在也是大为头痛,只因为他是新阀,一直以杨广为根基,若是杨广倒下去,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杨广还能坚持多久,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事情。现在的杨广比起以往地那个疯癫的杨广,多了分阴森。动辄杀人,方才的悠闲不过是暴风雨前的沉静。

    杨广回转身后,才发现身边只有虞世基和裴蕴二人,不由皱眉道:“裴侍郎呢?”

    裴侍郎说的是裴矩,在杨广眼中也算是个人物,总是见惯了这两张老面孔,难免让他感觉的厌烦。

    裴蕴回到:“圣上,裴侍郎久在西域,这次来到江都后。却多少有些水土不服,一病不起,到现在不能来参见圣上。”

    其实这个杨广也早知道,可杨广现在总需要别人提醒,甚至有的时候还在念叨张须陀什么时候平定瓦岗,这让所有的人都是心中没底,有的甚至觉得圣上已经疯了!

    可这种话题谁都不敢提及,杨广在欺骗自己,群臣其实也是一样。大伙如同坐着一艘破船,破船其实有个大洞。大船正在下沉,众人性命攸关,可无计可施,都是蒙着眼睛装作看不见而已。

    “裴侍郎又病了?”杨广皱起了眉头,“病地重不重,朕去看他?”

    “这个不劳圣上去探望。”裴蕴慌忙道:“圣上,其实对骁果军也有安定之法,裴侍郎虽然病重,却提出了个好方法,那就是从人情上来讲。没有配偶的话,军心不稳。如果让军士们都在江都成家,那自然没有谁会考虑离开。”

    杨广高兴起来,“那好,这件事速速去办,去民间召集女子到宫中。可任由骁果们娶走婚配。不过这件事,让谁处理的好呢?”

    “虎贲郎将司马德戡深得圣上信任,可担此任。”虞世基建议道。

    “那好,就由司马德戡监管此事,务必要做好。”杨广一时间又满是慎重,突然想起件事情,“瓦岗的盗匪如何了?”

    “回圣上,如今王世充、萧布衣坐镇东都。已经打的瓦岗没有还手之力。”裴蕴道:“我想瓦岗一除。就是圣上回转东都之日。”

    杨广终于露出点笑容,“真的?”

    “老臣不敢虚言。”裴蕴道:“东都越王亲自传来的消息。想越王对圣上素来忠心耿耿,当不会欺瞒。”

    杨广长舒一口气,“杨太仆忠心耿耿,临终给朕的建议简直是金玉良言。王世充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当然了……萧布衣也不差。对了,我既然回转东都有望,那宇文化及呢,宣华还阳的事情到底如何了?”

    杨广此刻又露出点无奈,虞世基答道:“回圣上,宇文化及早和圣上说及,要斋戒七七四十九日,焚香九九八十一天,如今还差一些时日。圣上等了这久,想必也不差一时半刻了。”

    杨广微笑起来,“不错,看来朕苦尽甘来,盗匪平定,宣华回到朕地身边,这天下还是朕的天下,王世充、萧布衣有功,朕要大大的封赏!”

    虞世基、裴蕴互望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苦意,却都恭声道:“圣上英明。”

    杨广哈哈大笑,笑声中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只是笑声激荡,有欢欣,却也有着疯狂!彼此面面相觑,看出内心的恐惧,虞世基轻声道:“裴御史,西京来了消息,说李渊三路大军围困西京,将屈突通困守河东,西京告急,是否要禀告圣上呢?”

    裴蕴苦笑道:“虞侍郎,我是不敢说,不知道你可有这胆子?”

    虞世基只是一声长叹,半晌才道:“我们过一天算一天就好,不过裴御史,萧布衣威震东都不假,他当初得裴阀提携,更是和裴小姐交好,若是真有那么一日……”四下望了眼,虞世基轻声道:“还请裴御史多多提携。”

    说到这里,虞世基拿出个礼单递给裴蕴,满是殷切。

    裴蕴却不接过,只是道:“虞侍郎,想你我早就荣辱与共,兄弟有的,虞侍郎定当也有,只请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不要忘记了兄弟才好。”

    虞世基连连点头,“一定……一定,对了,裴侍郎如今卧床不起,我倒想去探望下,还请裴御史引路。”

    裴蕴点点头。二人上了轿子,一前一后的向裴矩所在的府邸行去。位置出来,穿街走巷的来到了宇文府邸。

    这种小轿总是藏着些秘密,有兵卫看到,也不阻拦,自动的闪到一旁。

    无论如何,从宫中出来的轿子不是这些兵卫能够阻挡,更何况他们亦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哪里管得了许多。

    如今的宇文化及也是右屯卫大将军,宇文府邸却满是缟素,看起来奔丧一样。一来是因为宇文述已死,最重要的原因却是现在地宇文化及身为圣上身边地红人,要为陈夫人还阳,如今正在府上斋戒焚香,闲杂人等不能打扰。

    小轿从侧门而入,显然不是头次到来,轻车熟路。

    早有下人领着穿回廊,走花园到了后院之中。轿帘一挑,随着香气扑出,一女子钻了出来。女子三十来岁地年纪,极为妖艳,凤眼樱桃小口,也算是个美人。

    不过比起萧皇后的端庄典雅,她的眉梢眼角却是多了放荡之意。

    女人走入一间房中,一人正坐在桌前,桌子上满是珍馐美味,可他没有半分动筷子的念头。这人面黄肌瘦。愁眉不展,赫然就是戒斋焚香的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当然没有戒斋,他面前摆的都是佳肴,他更是没有焚香,可他的脸上干枯,看起来烟熏火燎般地难受。

    女人见到宇文化及。微笑扑过来。依偎在他地怀中,腻声道:“化及,你在等我吗?”

    宇文化及不但对饭菜没有兴趣,看起来对女人也没了兴趣。事实也是如此,除了没心没肺,没有谁会在大祸临头的时候还想着放荡形骸。宇文化及现在度日如年,也不搂住女人,更不推开。只是皱眉道:“淑妃。你来这里做什么?”

    淑妃用手指戳着宇文化及地额头,“好你个没有良心的。我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找你,你竟然对我这种态度?化及,你想我了没有?”

    淑妃声音腻的出水,宇文化及嗡声道:“我他娘的现在食欲都没有,何来的性欲?”淑妃姓萧,本是赵王杨杲的生母。杨广儿子不多,只有三个,大儿子早死,二儿子不成器,只有杨杲虽是年幼,却很是聪颖,得到杨广的喜爱。萧皇后生了老大杨昭和老二杨,杨杲却是萧淑妃所生,所以萧淑妃虽然地位比萧皇后稍差,平日也是雍容华贵,受到万人的尊敬。只是自从下了江南后,待遇当然不同以往,杨广又是神神叨叨,就算萧淑妃也开始自谋生路,开始勾搭上宇文化及。

    听到宇文化及满肚子怨气,萧淑妃俏脸一板,“我不知道怎么看得上你这种男人,到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这种龌龊之事。”

    宇文化及冷哼一声,“你脑袋转的心思难道高雅很多?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货色,发现原来在床上也和别地女人没有什么两样。”

    萧淑妃本是怒容满面,听到宇文化及不满,反倒有了笑容,娇声道:“死冤家,你要是把对我凶狠的一半用到正事上,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

    “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子没空听你唣。”宇文化及有些不耐烦道。

    萧淑妃眼珠子一转,“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不就是担心到了时间交不出陈宣华来,被圣上砍了脑袋。你要想保住脑袋,我倒有些方法。”

    宇文化及一惊,马上抱紧萧淑妃道:“原来淑妃是为我的性命而来,却不知道你有什么妙策?你能帮我找个和陈宣华一样的女子吗?”

    萧淑妃露出不屑,还有些恨意,显然她对陈宣华没有什么好感,“你也就这点出息吧,要找陈宣华那种相貌的女子,十年也是不行,我地主意却不是从她下手。”

    “姑奶奶,你快说吧。”宇文化及哀求道。

    萧淑妃脸上露出了恨意,“现在谁还为圣上卖命,也就只有你这种蠢材还是胆小怕事,到现在还把他地话放在心上。现在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你难道还想不明白?”

    宇文化及这次的确没有想明白,不解问,“什么先下手后下手?”

    萧淑妃握住宇文化及地手,低声道:“现在骁果都对圣上不满,早想回转,可叛逃就是死,不叛逃也是死,我听丫环说,他们都在商量着杀了昏君。另立君王!”

    宇文化及脸都有些发白,“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你整日在这儿发呆,怎么会听到?”萧淑妃不满道:“你既然交不出陈宣华,迟早也是死,倒不如奋然一搏。你现在身为朝廷右屯卫大将军,在江都兵权在手,只要和那些骁果的头领联合起来,入宫杀了昏君,立杲儿为帝,我们坐拥江都称王。岂不比你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要好?喂……化及……你怎么了?”

    萧淑妃说的振奋,却没有注意到宇文化及双目发直,手脚冰凉,等到被用力的推了一把后,宇文化及才反应过来,大汗冒了出来,连连摇头道:“不可,此事万万不可!”

    “你还是不是男人?”萧淑妃忍不住的骂,“老娘我为你地性命都豁出去了,你竟然说不可?”

    宇文化及冒出地都是冷汗。“淑妃,你怎么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我是什么货色还不清楚?我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如今圣上怎么说还是万民之主,隋臣敬重,我要是杀了他,那是公然和隋室为敌。我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太长了?我若是弑君,只怕江都容不下我,就算我活命,如今东都在萧布衣地手上,他现在隋室宗亲,要灭我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就说你这种男人没有用处,”萧淑妃冷笑道:“你何须怕萧布衣,皇后是萧布衣的姑母。萧大鹏是萧布衣的爹。他们都在江都。你杀了昏君,只要把这二人控制在手上。还愁萧布衣不乖乖的听你的话?到时候你回东都执掌大权,萧布衣若是被你控制,这天下不还是你的?”

    宇文化及还是摇头,“不行……绝对不行。萧布衣这人狡猾非常,如何会不考虑这点?他不找我麻烦都是幸事,我怎么敢去惹他?我若是不控制萧大鹏还好,我若是敢要挟萧大鹏,只怕转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见过没用的男人,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男人!”萧淑妃忍无可忍,霍然站起,拂袖离去。宇文化及却是不忘记叮嘱一句,“淑妃,今日的事情你知我知就好,千万不要说给第三人知晓,不然你我性命难保。”

    萧淑妃不语,扬长而去。宇文化及无力地坐下来,苦笑道:“好在还有两个月可以考虑对策,这娘们的话,可听不得!”

    宇文化及和萧淑妃密谋的时候,萧大鹏其实也在和人商讨。宇文化及几个月来,消瘦了很多,萧大鹏几个月下来,却是略微发福,而且看起来神采飞扬。

    陷入恋爱的男人,十八岁和八十岁没有什么两样,可以为了眼中的女人忘记一切,付出一切,而且觉得这是命,少考虑其他,眼下的萧大鹏就是这样。

    他颠簸流离了数十年,最终终于守在了心爱女人的身旁,只觉得此生无憾。薛布仁却是皱眉望着萧大鹏,沉声道:“寨主,你现在还好吗?”

    对于薛布仁的到来,萧大鹏有些意外,却还是欣喜非常,这毕竟是他的好兄弟!

    “老二,你怎能会来江都?”

    “寨主聪明如斯,怎么会不明白我来此的用意?”薛布仁皱眉道:“其实是布衣让我前来。”

    “布衣让你来做什么?”萧大鹏明知故问。

    薛布仁沉声道:“寨主,你真地很让我失望,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江都早就危机重重,留在江都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布衣已经劝过你几次,可你却无动于衷,我见到布衣苦闷,却是主动请缨来劝说你离开东都,这次你一定要走!”

    萧大鹏收敛了笑容,轻声道:“老二,我谢谢你的好意,可皇后离不开杨广。我亦是离不开皇后。皇后为了圣上,生死不弃,我这一辈子,碌碌无为,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大事,可这次,是为自己考虑。你说我自私也好,骂我愚昧也罢,就算我老糊涂了。你让我糊涂一次,好不好?”

    萧大鹏十分清醒,可口气中满是哀求,眼眸中竟然也有了泪光。

    薛布仁不为所动,霍然站起,怒声道:“萧大鹏,你不但让我失望,而且让三公主失望,你今日所为,可对得起三公主?”

    他话音落地。萧大鹏脸上血色全无,喃喃道:“我……我……”

    “你忘记了你答应三公主什么?”薛布仁冷笑道:“我只怕你在温柔乡久了,早就忘记了?”

    “我没……没有忘。”萧大鹏吃吃道:“真地……没有忘,我答应过她,就算性命不要,也要照顾布衣,可现在……布衣并不需要我照顾。”

    “你醒醒吧!”薛布仁上前举掌,看起来要抽萧大鹏一记耳光,可见到他孩童一般的可怜,终于放下了手。轻叹声,“寨主,大哥……你让我叫你大爷都行,我们自幼在一起,生死与共,什么磨难没有经历过?你是皇家后裔。三公主北周公主。你们生下的儿子注定要睥睨天下,威震八方!如今布衣声势日隆,不负三公主地希望,我们就算九泉之下去见她,也都不用蒙着脸了。三公主临终之前将布衣交给你,就是希望你这个爹能好好地尽些责任,以往的事情我们都可以不提,可布衣如今坐镇东都。我们就算帮不了他。可也不能拖他后腿,你说是不是?你留在江都。谁都知道你是块肥肉,可以控制你来威胁布衣,到时候若真的如此,你良心何忍?难道在你心目中,三公主始终不如萧皇后?”

    萧大鹏无力的坐下来,轻声道:“老二,你说的对,可我还是不能离开,阿菁和皇后也没有什么比较地必要。你放心,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绝对不会连累布衣,你也告诉他,就当没有我这个爹好了。”

    “你真的不可救药!”薛布仁愤然一掌击在桌上,碗筷齐飞,转身霍然离去,再不回头。萧大鹏任由酒水筷子击在脸上,动也不动,脸色木然。

    萧大鹏在江都痛并快乐地时候,萧布衣人在东都却在紧张地筹划,对付瓦岗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李靖能做的事情都为他做到,现在需要他发挥作用地时候。

    可有的时候,要瓦解敌人不一定要大张旗鼓,兴重兵攻打。瓦岗就像一个有裂纹的瓦罐,萧布衣在想办法制造瓦罐上更多的裂缝,然后重重地击过去,让这个瓦罐土崩瓦解。

    五兄弟悉数到场,算是他近来少有的郑重。

    对于萧大鹏能否离开扬州,萧布衣心中没底,现在看起来眼下他更像是老子,在管教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可对于萧大鹏的执着,他也实在无可奈何。他现在只能让袁岚暗中留意江都的动向,若是生变的话,尽量少起波澜。

    萧大鹏不离开只因为萧皇后,萧皇后不离开却是因为杨广,不过杨广……应该快死了吧?

    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嘴角苦涩的笑,对于杨广这人,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抉择。到现在为止,杨广死不死对他已经无关大局,但是他不能否认,正因为有了杨广,才有了他萧布衣的机会!

    “梁国公……你召我们几个前来做什么?”蝙蝠抢先发问。

    “我准备让你们乔装去瓦岗做一件事情。”萧布衣正色道。

    “什么事情?”五兄弟都是振奋,他们都是闲不下的人,听到有事要做,大为高兴。

    “去乔装一个人,杀另一个人!”萧布衣微笑道。

    五兄弟一齐点头,“绝对没有问题!”这些事情本是他们地拿手好戏,萧布衣也算发挥了五人的专长。

    蝙蝠毕竟老成,点头头后觉得有点问题,试探问,“萧老大,要杀的人不会是李密吧?”

    五兄弟都有些冒汗,感觉这简直是个天大的难题,萧布衣苦笑道:“我还不至于派你们去送死。”

    几兄弟都笑了起来,蝙蝠也是苦笑,“李密这小子武功实在高强,我就算乔装刺杀他也没有太大的机会。”萧布衣知道蝙蝠说的不错,五兄弟武功寻常,要刺杀绝顶高手机会实在寥寥无几。只因为他有切身地体会,凡内外兼修地高手感官都是练到空前敏锐的地步,刺客不等近身就能被高手察觉,想要刺杀绝非易事。

    见到几兄弟疑惑的目光,萧布衣沉声道:“要杀的那个人武功寻常,只要避开几个人,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今日,我就把详细的计划和你们说说!”

    其实不等萧布衣刺杀计划展开的时候,瓦岗已经遇到了兴盛以来后最大的一次危机。

    李密卧在床榻之上,看起来伤地还是不能起身。后背、腰间、小腹都是缠着厚重地绷带,隐隐有血迹透出,李密自从出师以来,此仗输的最惨,此次伤地最重。

    榻前一帮瓦岗群雄,都是默默无言,他们现在都是心情复杂,再次感觉到茫然。如果要说心里话,除了李密等少数几人执着的认为可以对大隋取而代之,大多数人对此并不认可。

    瓦岗老臣子甚至觉得,眼下的形势已经是瓦岗兴旺的极点,过犹不及,趁早收手方为正道。

    可这种话眼下谁都不能说,因为谁都看到李密脸上的寒意,重伤之下的李密如同受伤的狮子,凶残勇猛更胜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