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六三节 聆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黑衣女子开门见山,一语道破关键所在,她虽是冷漠,却是一点不笨,而且有自己的思考。

    萧布衣脸上本有尴尬,听到黑衣女子指出自己的疑虑后,反倒正色道:“不错,我那一刻的确对你有了猜忌之心。”

    黑衣女子听到他承认,轻叹声,“其实我这也是猜测,我只以为,人和人之间,可以无间。我也以为……我跟随你一路,能得到你的信任,这么说……符平居遽然而来,肯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所以你怀疑到我的身上?”

    萧布衣沉默半晌,“你说的的确是个疑点,我这次来鹊山极为隐蔽,朝中大臣均不知晓,只知道我闭门不出。而知道我行踪的人……并不多。不过真正让我疑惑的却是,符平居使用的盾牌,洛水袭驾之时我已经看过……”

    “所以你就怀疑符平居本来是和我一伙,他既然害你性命,我也不例外?”

    萧布衣听她问的尖锐,却是正色道:“不错,命只有一条,我又担负太多的责任,如何能不小心从事?”

    他说的诚恳,黑衣女子点头道:“原来如此。”

    她说完后,再无言语,萧布衣不知道她的心思,却也不问,盘膝坐下来,静候虬髯客回转。

    黑衣女子见状,亦是捡了个块山石坐下来,却是远望天边的浮云远山,山风吹来,已有透骨寒意,喃喃道:“多半是要下雪了吧。”

    萧布衣不解其意,更是接不上话茬。可见黑衣女子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倒有点愧然自己的多疑。可他亦是无可奈何,他现在身负重担。当然要小心从事。若没有今日的小心,他几年前说不定已然毙命。

    二人坐在山顶静候,却一直没有虬髯客前来。日落西山,苍穹被暮色笼罩,萧布衣轻叹声,“回去吧。”黑衣女子点头,默默跟随,等到了山下。孙少方早早的等候。

    原来孙少方得萧布衣地吩咐,一直是在山的另外一边,这面打斗之时,已然赶来,可见到萧布衣到了山顶,和黑衣女子默坐,只怕不便,又在山下等候。

    见萧布衣前来。孙少方道:“萧老大……翟让他们出谷奔瓦岗的方向去了。”

    黑衣女子目光滴溜溜地在他脸上转过。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住。萧布衣却是点头道:“好,传令下去,明晨命张镇周攻洛口、王世充打月城、河内通守孟善谊渡黄河出牛口攻击荥阳北瓦岗军,舒展威带兵攻方山,不得有误。”

    孙少方领令退下,黑衣女子却道:“你把计划说给我听。难道不怕我泄露出去?”

    萧布衣微笑道:“我同时用四路大军攻打李密。现在谁知道与否,都对我大计无关紧要。”

    黑衣女子喃喃道:“如今瓦岗势力已被你控制。洛口已算瓦岗最西所在,月城近洛口仓,这两地若被攻克的话,洛口仓只凭临时建垒防御,就算有大军驻扎,想必也是人心惶惶,败亡不久了。”

    萧布衣笑笑,“你说的丝毫不错,李密善用谋略,却是以机心控制手下,虽是兴盛极快,可只怕衰败也快。他好用奇兵,伏击张须陀、取金堤关、攻洛口仓都是如此。可他兵士少逢硬仗,若论执行能力,还是不及隋军。可他现在势力还是庞大,我等若是急攻,只怕损失惨重,但今日打他一个地方,明日攻他另外地土地,瓦岗军又逢寨主离去,李密杀戮瓦岗旧部,或许不用我来攻打,他们不攻自破。”

    “不过牛口在东北,方山在南方,你四路大军却非瓮中捉鳖之势。”黑衣女子皱眉道:“东南有极大的缺口,只怕瓦岗军会从那个方向败逃。”

    萧布衣眼中闪过狡黠的笑,“他们逃了更好,我现在只担心他们不逃。如今瓦岗众之所以还能为乱,一在李密,一在洛口仓。他们若失洛口仓,凭李密通天之能,也再不能兴风作浪!瓦岗盗匪虽不是朝臣说的什么饥贼盗米之徒,可毕竟以粮食为根基,没有洛口仓,他们怎么活得下去?”

    黑衣女子轻叹声,“虽然我很多事情并不了然,但看来李密不免还是要败在你的手下。”

    萧布衣心中微动,“这件事情,不知道天书可有记载。”

    黑衣女子凝望萧布衣良久,摇头道:“我不知道。”

    二人又是默然,萧布衣却是呼哨一声,月光如飞从远处跑来,身边跟着黑衣女子的坐骑,二人翻身上马,径直向东行去。

    “回东都吗?”黑衣女子问道。

    萧布衣点头,又是摇头,“回东都之前,我要先去见一个人。”

    黑衣女子点头,也不询问,突然道:“萧布衣,你既然有虬髯客相助,我暂且可以放心。他若回转后,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做一件事情。”

    萧布衣诧异,“你要去就去,我当不会阻拦,可你要去哪里,是否需要帮手?”

    黑衣女子轻叹道:“萧布衣,你到底是个什么样人?”

    萧布衣愕然,“你此语何意?”

    黑衣女子半晌才道:“其实我对你本来很是恼怒,杀符平居地机会不多,却被你轻易错过,究其根本却是你起了疑心,这很让我失望。可听你解释后,我又觉得可以接受,毕竟你和我不同,你现在远比我负担要重,想的要多。我亲眼见你一步步的把李密逼到了绝境,手段无不用极,可你对朋友都是不差,我想……就算有些用意的见到你,只怕也会改变初衷。”

    萧布衣不肯错过黑衣女子所说的每句话,半晌才道:“谢谢。可你想必还是生气了,不然为何要离开?”

    黑衣女子反问道:“我可问过你天机的秘密?”

    “没有。”萧布衣摇头。

    “我可问过你如何对付李密?”

    “也没有。”萧布衣苦笑。

    “那我好像也从来没有问过你。虬髯客为何会认识符平居?”

    萧布衣只能道:“我也不知道张大哥为何会认识符平居,你说的没错,你本来没有问过我什么。你自然也可以不答任何问题。”

    “你其实太聪明了些,很多事情别人或许没有说出,你却已经替他们想到。”黑衣女子望着远方地黑暗。沉声道:“我其实只是想告诉你,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只吃白饭?”

    萧布衣半晌才道:“可能是为了练功、或许是为了减肥……”

    他竭力想把气氛搞地轻松些,黑衣女子却是苦笑道:“减肥?你可知道,我小时候,吃地都是什么?稻糠夹杂着杂草。有时候,猪都不吃!我小时候,最大地愿望就是能吃一碗没有稻糠的米饭,可那要求却是奢求……”

    萧布衣沉默下来,若有所思的望着黑衣女子,似乎离她又近了几分。他从来没有听吃白饭地女子说过心事,她是个淡漠的人,但她今天为什么要说?

    “我小时候。吃过田地里一切能吃的东西。那年大旱,颗粒无收,转瞬就是瘟疫,病死无数。我只能在田里找些蚯蚓、老鼠来充饥……可蚯蚓也不肥,老鼠身子和尾巴差不多粗细。”黑衣女子漠然地笑,看起来更像是忧伤,她说地口气平平淡淡。萧布衣想到蚯蚓也不肥这几个字的时候。又感觉黑衣女子波澜不惊地语气,一阵心悸。

    黑衣女子继续道:“有一次。我娘饿的受不了,甚至对我说,思楠,娘若是死了,你就把娘吃了,那还够你活上几个

    萧布衣霍然扭头望过去,只见到黑巾已湿,黑暗中,女子泪光莹然。萧布衣心头微颤,他见过太多女人会哭,可从来没有见过黑衣女子哭过,在他看来,黑衣女子冷漠的如雪山冰窟般,可他从未想到过,原来她也有过如此悲惨的经历,或许,她的冷漠不过是对于生死的看透。

    思楠?原来吃白饭的女子叫思楠?萧布衣暗自想到。

    黑衣女子沉默了良久,萧布衣只是默默的倾听,夜幕降临,苍穹被黑暗笼罩,几点星星眨呀眨地,释放着微不足道地光芒。

    荒野外,寒风萧杀,冷的万物蛰伏,马蹄轻响,踏着那无尽的黑暗……

    萧布衣想起了你就把娘吃了这几个字,突然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人吃人不是没有,但是能舍身喂鹰的除了佛主,当然还有母亲!

    “我从那时候就知道,绝不能浪费一粒粮食。”黑衣女子轻声道:“你们觉得我吃碗白饭很怪异,我却觉得,我很幸福。能吃碗白饭,真的很好,我很知足。”

    萧布衣心中感动,轻声道:“总吃白饭没有营养,也可以吃点别的。”

    “我是在提醒自己,切莫忘记了以往了光阴。”黑衣女子继续说着,波澜不惊,“后来我母亲……眼看就要饿死了,她把一切能吃地都给我吃,但是那也活不了几天,这时候有人救了我。”

    萧布衣想问是谁,终于忍住。

    “我从此以后,就被那人传授武功,习练剑法,也不用整日担心没有饭吃。可那人不说是我地师父,只让我帮他做三件事情偿还恩情即可。所以我说没有师父,并非骗你。至于天书中有没有记载你的事情,我没有看过完整地天书,所以并不知情。你说这样的人,对我说的话,我会不信吗?”

    “那人……什么模样?”萧布衣一颗心砰砰大跳。

    黑衣女子摇头道:“抱歉,我不能说。但我想,他对你总没有恶意……”

    萧布衣不出意料的失望,沉吟良久,“那你要帮他做什么三件事情?”

    “这三件事情是我感激他救命之恩,心甘情愿所做,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一件半。”黑衣女子犹豫下。“第一件你应该知道,就是洛水袭驾,刺杀杨广。”

    “你真的要刺杀杨广?”萧布衣诧异道。

    黑衣女子点头。“事已发生,我不必隐瞒了,当初我接到命令。的确是要杀杨广,至于你后来出现,那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至于那拿盾之人,却是救我之人为我找寻地人手,我其实并不认识他们,可他们都有悍然不怕死的勇气。很让我……震惊。我听说他们是火门之人,我不知道什么是火门……也没有问过他们,本来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不相干的事情,你知道吗?”

    萧布衣摇头,“我也不清楚。”

    黑衣女子也不追问,若有所思道:“和我一块刺杀杨广那人应该不是符平居,可就算是符平居。他要杀你。我也要阻止!”

    萧布衣舒了口气,“你刚才说三件事情,何为完成了一件半?”“刺杀杨广一事虽是失手,可救我那人并没有责怪,只说是天意使然,杨广气数未尽,你信气数吗?”黑衣女子突然问。

    萧布衣半晌才道:“我不知道。不过如果要让我解释地话。那就是时机未到。”

    黑衣女子想了半晌,点头道:“你说的时机比起气数而言。我倒是更容易理解。我的第二件事情,却是前来保护你,张须陀要杀你一事,却是他通知我。救我那人说了,有人要对你下手,我当除之,不过他多半也没有想到过,要杀你地人,我也解决不掉。我能解决掉的人,对你来说已经不是威胁,我其实已经变成了鸡肋……”

    萧布衣微笑道:“我从来没有见过对我这么有帮助的鸡肋。”

    黑衣女子轻叹声,“你可知道你和李密的最大差异?”

    萧布衣正色道:“愿闻高见。”

    “我这也不是什么高见,只是一点看法。”黑衣女子淡然道:“李密他只想做手下的统领,他把自己摆在神的位置,就和杨广一样,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他们什么都不缺,但就是缺一个点醒自己地人。或许也是因为,他们根本听不进去。”

    萧布衣默默的琢磨着黑衣女子的话,听她说道:“而你则不同,你喜欢做手下的朋友,你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这很好,只是我不知道,随着你的权利的日益膨胀,你会不会改变?我虽然觉得武功不差,可既然虬髯客来了,我想我终于可以去做第三件事情。”

    “做什么?”萧布衣忍不住问。前两件事都对他有翻天覆地的改变,他不能不关心第三件事。

    “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黑衣女子扭头望向萧布衣,阴冷的黑暗中双眸带着歉然,“他说了,任何事情没有做完之前,不能告诉任何人。”

    “那……你小心。”萧布衣关切道。

    黑衣女子扭过头去,“李密要败亡了,所以我决定今夜就要走。”

    萧布衣皱眉,想不出这里有什么关系,黑衣女子虽说要走,却还是催马前行,萧布衣不解其意,突然想多听她说说话。本来在他潜意识中,觉得这女子孤傲如雪,多半是骄傲地性格,没想到今日听她说了许久才发现,这种孤僻地性格却多半是由于身世的缘故,她应该从未对别人提及这些吧?萧布衣暗自琢磨。

    “萧布衣,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和第二人说及,你知道我为什么今日要说起?”黑衣女子突然道。

    萧布衣正色道:“承蒙器重。”

    黑衣女子轻叹声,“我只怕,我再不和你说,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萧布衣心头狂震,“如果很危险的话,或许可以考虑另外一种解决的方法!”

    黑衣女子沉默良久,“你我是不同类型的人,可你我又有相同之处。不同太多,相同却只有一点,你我都非为自己而活,这是命……难以抗拒的命……也是自己选择的命,我不后悔!”

    她说完这句话,已经拨转马头向南而去。只是才走几步,突然勒住马儿,回身望过去。见到萧布衣也是望着自己,黑暗中双眸闪亮。

    “萧布衣,我想问你一句。”

    “请问。”

    “我听说天机都是已死过一次。不知道是真是假?”

    萧布衣略做沉吟,点头道:“如果我是天机,那就是真!”

    黑衣女子点点头,“这么说,他说地还是对地,对了。我只能告诉你一句,我第三件事情还和你有关,我若死了,定有书信转给你,写着我地请求,书信地落款就是……”她想了下,轻声道:“就是吃白饭的思楠吧。”

    她说完这句话,快马扬鞭向南。只听马蹄阵阵。转瞬消失在黑暗之中。

    萧布衣凝望她远去,心中突然有些不舍之感,黑衣女子就像是空气,有地时候,你或许不觉得她的存在,若是真的没有,才有种让人窒息地压抑。他承认自己失败了。他本来想从黑衣女子身上探寻太平道的秘密。但是黑衣女子无疑知道的也不多。

    萧布衣默想了半天,总结着和黑衣女子谈话的所得。可却还是一头雾水,等到蹄声已消,这才摇摇头,勒马向西。他远在鹊山,一路西行就是虎牢、巩县、洛口等地。这里都是盗匪所在之地,他艺高胆大,却也全不畏惧。

    他催马一路狂奔,等到了洛水之时,夜色更浓。

    萧布衣四下望去,沿洛水岸边向北邙山的方向行去,良久才停在一棵大树之下。流水淙淙,风声阵阵,洛水旁颇有寒意,萧布衣静静的凝望远山,不知道想着什么。

    过了良久,扭头望过去,萧布衣沉声道:“出来吧。”

    一人从暗处走出来,抱拳施礼道:“贾润甫参见萧将军!”

    罗士信醒来地时候,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地。

    他只记得踉跄前行,只想离瓦岗众越远越好,离萧布衣越远越好,离符平居越远越好。

    他受伤极重,可体格健硕,却还勉强熬得住,他体内之伤抵不过心中之痛,知道若是倒下,只怕会被瓦岗众踩死。出了谷口后,一直捡些偏僻的路径行走,高高低低,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他不怕死,可却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去,他被萧布衣一刀从额头劈到了腹部,鲜血淋淋,他任由鲜血流淌,却也不包扎。

    血越流越慢,身子渐渐变冷,罗士信已经走入乱山之中,抬头望向远处,苍茫一片,这才发现天色已暗。

    这时候突然踩到一颗石头之上,他脚下一软,骨碌碌的滚下去,若是平时,早就霍然而起,可这时候的他,全身没有了力气,也不想挣扎,任由滚下去,咚的一声后,撞到了大石之上,转瞬晕了过去。

    罗士信想到这里后,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察觉到身在一谷中,凄凉空旷。望向夜空,只见几点星星,眨眨的宛若情人地眼睛。

    罗士信放松四肢,任由自己躺在那里,只是想着,我这种人,要死也不容易!

    罗士信躺在冰冷地泥土之上时,听到了这个声音。声音比冰还冷,充满了傲然之意。罗士信有些吃惊,才发现谷中还有他人。

    可这里荒郊野外,除了他这个孤魂野鬼,还有谁会到来?

    既然有人说话,那显然不是只有一个人存在。

    罗士信想明白这点,并不急于移动,只是目光向说话的地方望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两个人。本来他躺在地上,要看人不易,可那两个人却都是站的极高,是以他能一眼看到。

    只是夜色已深,他体力衰退,已经看不清那两个人的面貌,只见到一人好似挽着一张大弓,那张弓极大,罗士信看去,突然想到张将军的长弓,胸口又如被打了一拳。

    背对他那人,凝立大石之上,风吹衣动,飘然若仙。

    只是看了几眼后,罗士信心中有了个古怪,心中道:“是他!应该是他!”他已经明白那人是谁,那人就是符平居!

    想到符平居这个名字的时候,罗士信心口作痛,放声欲呼,可又感觉到古怪,至于哪里古怪,却是想不明白。

    对阵二人当然就是虬髯客和符平居!

    虬髯客冷笑道:“我让你死,你就要死!”

    他睥睨四方,神色有着说不出的自信,罗士信听到他声音沉荡,扣人心弦,终于明白哪里不对。方才那句要我死地话并非虬髯客所说,却是符平居所言,可罗士信一阵心寒,符平居地声音并非如此,他心思一阵混乱,隐约觉察到不对,这个符平居,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符平居!

    符平居却已放声长笑起来,“虬髯客,你未免太过自信。天下武功,并非易筋经最强。”

    “是吗?”虬髯客淡然道:“易筋经或许不是最强,但只要我比你强就好他并非狂妄,这一路追过来,符平居拼尽全力,他却行有余力,只从身法耐力就看出这个假符平居绝非自己地对手。

    “今日三招之内,我杀不了你,就放了你。”

    虬髯客的声音飘飘渺渺,山谷回音,虬髯客话音落地,只是一拨弓弦,铮的一声大响,罗士信只觉到重锤击胸,耳边若黄钟大鸣,转瞬天旋地转,已然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