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六四节 十八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见到贾润甫出现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意外。

    实际上,他来这里,就是等候贾润甫,贾润甫看似微不足道,在瓦解瓦岗一事中却起着举足轻重的重用。

    “张将军有你们,在天无憾。”萧布衣轻声道:“润甫,现在李密那面情况如何?”

    贾润甫恭敬道:“现在瓦岗人心惶惶,李密要杀翟让的事情,瓦岗皆闻。所有人虽摄于李密威严不敢议论,但显然人人栗栗危惧,只怕下一个被杀的对象就是自己。”

    萧布衣点头微笑道:“润甫,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贾润甫感喟道:“我这些算得了什么,其实我倒要多谢萧将军才对。要非没有萧将军运筹帷幄,我的这点伎俩如何瞒得过李密?家父自从被张将军救出重围后,一直都是郁郁寡欢,临死之前都是恨不能给张将军报仇。家父遗愿,在下从未忘怀,只恨有心无力,杨大人被圣上召回江都后,在下几乎绝了报仇的念头,若非萧将军执掌东都,我只怕今生复仇无望。润甫在此,替家父多谢萧将军。”

    他深施一礼,萧布衣却是伸手相扶道:“对于张将军,其实我也是久仰至极,若能为他做些事情,本分之事。”

    “可笑王伯当自诩聪明,成竹在胸,让我设计陷害翟弘,没有想到却早落入萧将军的算计之中!”

    萧布衣微笑道:“我现在才发现当初没杀王伯当倒也聪明,最少没有王伯当,我等计策还不能如此成功。”

    二人相视一笑,虽在阴冷的夜,暖意在胸,贾润甫随即将瓦岗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

    萧布衣默默倾听。心中对那个已逝的张须陀满是钦佩。张须陀这个人,无论是死是活,都对大隋产生至关重要地影响,亦对身边的人影响极为深远。

    张须陀帐下三将暂且不说,单说这个贾润甫,谁又能想到在这次离间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原来这个贾润甫本来是太仆卿杨义臣的手下,可他父亲贾务本却是张须陀手下的一员偏将。当初张须陀身死,临死前却是送出一批齐郡子弟,贾务本就在其中。可当时贾务本亦是受伤颇重。得知张须陀大海寺身死后,亦是抑郁而终。贾润甫知道父亲的心思,一直伺机报仇,可杨义臣被杨广召回。不久亦是抑郁而亡,他只能跟随裴仁基。更觉得复仇无望。裴仁基投降瓦岗后,贾润甫一直都是巴结王伯当暗中寻找机会。

    瓦岗内乱,李密虽是竭力压制,可瓦岗军如今目的不明,根基不稳。瓦岗新军和瓦岗寨旧势力时有冲突,王伯当和翟弘两人不和。看似二人的矛盾,却是瓦岗整体矛盾爆发的结果。萧布衣当然明白这点,是以他伊始地计策就是让蝙蝠五兄弟杀了翟弘,陷害李密,激发瓦岗的矛盾。翟弘若死,翟让无论是死或是离开,瓦岗当是人心惶惶。

    可这时贾润甫找到了萧布衣。说明本意。愿助萧布衣一臂之力分化瓦岗。而这时候,翟弘飞扬跋扈。王伯当对其已经起了杀心,萧布衣听及瓦岗的状况,迅即的调整了计策。暂且不杀翟弘,却是设计陷害王伯当。贾润甫假意听从王伯当地吩咐去投靠翟弘,逼翟弘造反,实际上却是按照萧布衣的意图行事。

    王伯当自以为得计,却没有想到落到萧布衣地算计之中,如今瓦岗内乱,翟弘、翟摩侯身死,王儒信断臂,翟让离开都是王伯当意料之中的事情,却不知道亦是萧布衣想看到的结果。

    萧布衣和孙少方在鹊山谈论瓦岗大势,对瓦岗了若指掌,就是因为有这个贾润甫的缘故。

    这里的关键除了贾润甫,当然还有个单雄信,不过单雄信对所有地计谋并不知情,他及时赶到却是因为徐世绩的一封信。

    徐世绩早早地有信写来,萧布衣找机会派人递给了单雄信。信中一来劝单雄信归降,二来却是分析瓦岗眼下的形式,指出翟让若是离开,李密必定下手,徐世绩念及当初翟让之情,只请单雄信出手救回翟让。其实没有徐世绩的这封信,单雄信知道翟让有难当然也会出手,不过徐世绩却指出只凭单雄信一人之力只怕无力回天。单雄信得徐世绩提示,这才找到秦叔宝、程咬金和王君廓三人,及时赶到救了翟让一命。

    在瓦岗,若说朋友最多之人无疑是单雄信,无论瓦岗新众还是旧人,和单雄信关系都是极好,是以单雄信才能请得到三人。

    事情复杂非常,可每个步骤却都是在萧布衣的精心安排下,他连环重手来击瓦岗,攻打分化无不用极,等到明天开始全力进攻瓦岗,虽李密武功极高,手下还有秦叔宝、程咬金、单雄信、王伯当和王君廓一帮猛将,但可以预期,瓦岗四面楚歌,死守回洛仓,距离崩溃之日指日可待。

    想到这里,萧布衣心中微喜,轻声道:“润甫,你既然出来了,就不用再回去了。李密多疑,我只怕他迟早会怀疑到你。”

    贾润甫微笑道:“李密哪里会有什么疑心,今日他赶着安抚人心,才去了翟让以前的营寨,如今又赶往虎牢,安抚那里的盗匪,只怕军心浮动。我还忘记告诉萧将军一件事情……”

    萧布衣突然有些皱眉,“什么事情?”“其实想要投诚的不止我一个。”贾润甫低声道:“当初萧怀静诬陷裴将军,裴将军一怒之下投靠瓦岗,可后来经我说服有了悔意,他方才已有密告,说让我转告萧将军,可趁李密重伤,前往虎牢之际杀了李密,举城投靠萧将军!”

    “糟糕。”萧布衣脸色大变。失声道。

    “萧将军莫非不肯原谅裴将军?”贾润甫惴惴问。

    “你说裴仁基要行刺李密?”萧布衣一把抓住了贾润甫地手臂。

    贾润甫只觉得手臂如同落入铁箍之中,骇然道:“萧将军,裴将军可是一片赤诚之心,还请萧布衣明鉴。”

    萧布衣摔开贾润甫地手臂,焦急道:“李密什么时候去的虎牢?”

    “翟让走了没有多久,李密就去了虎牢。”贾润甫不解道:“到如今,只怕裴将军已经下手了。李密重伤未愈,裴将军却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这次没有不成功地道理!”

    见到萧布衣脸色有些发冷。贾润甫喏喏问,“萧将军,可有什么不妥?李密是瓦岗之首,李密若死。瓦岗定当冰崩瓦解。”

    萧布衣长叹一声,“你以为李密真的伤重吗?”

    贾润甫脸色微变。“难道不是?”

    “李密这人敢以身犯险,很大程度因为艺高胆大,他既然敢去虎牢,就说明伤势已经无碍。我只怕……他已知道是你暗中操纵,你和裴将军一起投靠瓦岗。他肯定会疑心到裴将军身上,此去虎牢。多半是想和与裴将军为敌。裴将军若是没有反意也就算了,若有反意,李密如何会放过他?我只怕……裴将军性命忧矣!”

    “他怀疑我,为何不杀了我?”贾润甫疑惑问道。

    萧布衣皱眉道:“杀你贾润甫一个无关大局,他现在最关心地就是虎牢不要落入我手,为避免打草惊蛇,这才暂且放过你。他先借口去虎牢。要先把虎牢掌控在手。再来对付你也是不迟。我本来觉得……唉……终于还是棋差一招。”

    萧布衣知道情形紧迫,皱眉思索。想要想出个主意,一时间哪里能够。原来裴仁基因萧怀静的缘故举虎牢城投靠李密,李密为表信任,还是让裴仁基继续镇守虎牢。萧布衣知道这事后,反倒放下了心事,因为毕竟裴行俨如今在他手下。裴行俨虽勇,萧布衣却一直没有让他前来东都,只怕这父子尴尬难以抉择。可如果击败李密,虎牢就变成孤城一座,到时候劝降裴仁基不难。可他哪里想到裴仁基立功心切,主动要杀李密,这一下风云突变,倒打乱了萧布衣的计划。

    贾润甫听到萧布衣的分析,暗自吃惊,却还是怀着侥幸心理道:“这只是萧将军的猜测,说不准李密……”

    他话音未落,萧布衣已经摆手道:“他们来了。”

    “谁来了?”贾润甫茫然不解,可只过片刻的功夫,贾润甫脸色大变,只听到急风暴雨般的蹄声向这个方向奔来,这些人,难道是来抓他?

    如果这些真的是瓦岗众的话,那么说,李密去虎牢,当是要杀裴仁基?裴仁基现在如何?

    罗士信再次醒来地时候,头痛欲裂,就算脸上那刀带来的疼痛也不及脑海中的隐痛。他想了半晌才明白,原来虬髯客只凭弓弦声响就已经震晕了他,不由心下骇然。

    突然想起幼时习武的往事,当初他武学颇有成就,心高气傲,自以为除了师尊外,武功也算数一数二。师尊却是摇头说,天下草莽豪杰无数,就算师尊都不敢如此夸口,何况是他!罗士信不服,问及有谁能和师尊抗衡,师尊就曾经说过,虬髯客、道信武功都是极高,天下难有敌手。自己还不服气,只是问,若是这等武功,怎么不见有名,师尊却只是说了句,武功练到极致,心性亦高,怎么会求什么名气?罗士信当初还是不信,亦想找虬髯客比试一番,只是戎马生涯数载,见到张须陀地时候才发现天外有天,这才没了去和虬髯客比试的念头。没想到今日得见,才知道虬髯客果然名不虚传。

    符平居他亦认识,因为罗士信本来就是将门中人,符平居身为太平道四道中人,楼观之首,地位极为尊崇,罗士信知道武功远远不及他,可听到虬髯客说要杀符平居不用三招之时,骇然之际,又是心折。暗想男儿若如虬髯客,当顶天立地,再无烦恼!

    可虬髯客和符平居又有什么关系,为何要杀他呢?这个符平居又不像自己认识地符平居,他武功却也如此高强,不知道却是哪个?

    他见到符平居要杀萧布衣,当下鬼使神差的去拦,只因为潜意识中,太平道既然要杀萧布衣。那萧布衣肯定非太平道的大将军,所以他说自己又错了,肯定不是他,可如果符平居是假。所有的事情又是陷入糊涂之中……

    罗士信越想越头痛,却已经挣扎站起。茫然四下望去,只听到山风呜咽,谷中森冷,可方才大战的两个人却是踪影不见。

    突然瞥见月在中天,清光泻地。罗士信才惊觉昏迷了很久,不由对虬髯客更是骇然。暗想自己不过置身事外,却也被虬髯客弓弦之声震晕,那个假符平居首当其冲,虽是武功极高,不见得能挡得住虬髯客地三招。

    他如此想法,却没有发现谷中有人的尸体,暗想难道假符平居逃得了性命?突然眼前一亮。疾走了几步蹲下来。伸手过去。抓起了一面盾牌,见到盾牌早就扭曲变形。四分五裂,他认得这是符平居使用地护身之盾,又见到地上有块土地色泽黑紫,用手指拈下,闻到淡淡的血腥,暗道这多半是符平居的血!

    那盾牌本是极为坚硬,当初萧布衣剑刺不穿,此刻竟然变成破铜烂铁般,罗士信心中凛然,望见盾牌其中凹下去一块,印出四指的痕迹出来,不由暗自骇然,心道难道虬髯客只凭拳头就打烂了盾牌,打伤了符平居?

    可这些不过是他的猜测,结果到底如何,他是茫然不知,摇头站起来,叹了口气,踉跄的向谷外走过去,他茫然没有辨别方向,等到了谷外,突然听马蹄声响,闪身躲到一旁。有三骑路过,一男子冷冷道:“红线,罗士信这小子不知道好歹,枉费你一片深情,你以后莫要以他为念才好。”

    马上有一女子接道:“苏将军,罗士信并非不明是非之辈,他对我很好!”

    罗士信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又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中愕然,转瞬听出那人地声音,心中微动。这时月光如水,倾泻在那女子地脸上,女子眼如秋水,清澈澄亮,又蕴含着坚毅之色,罗士信心中莫名的叹息一声,却又奇怪,窦红线怎么会到这里?心弦,萧布衣立在树下,嘴角带有讥诮地笑容。

    贾润甫突然低呼道:“是瓦岗地人,萧将军快走。”

    他呼喝声中,已经准备上前拦截,可来人快如电闪,有数十人之多,他凭一己之力如何拦截?他才上前一步,已经被萧布衣拉住。马儿来的极快,转瞬离他们不过十数丈地距离。

    贾润甫惊出一身冷汗,萧布衣却是低吼一声,一拳击在身边的树上。只听到喀嚓嚓的一声响,碗口粗细的树儿竟然被他一拳打断。贾润甫骇的几乎跳起来,暗想萧将军非人能够形容。

    萧布衣一拳击断身边之树,双手一抱,搂住大树横扫了出来。平地呼地一阵狂风卷起,奔马本疾,马上之人都是闷不做声的杀过来,或持矛,或拿刀,看样要把萧、贾二人踩成肉酱,却哪里想到萧布衣突出怪招。碗口粗细地大树舞动起来,平地风云,一匹马儿被拍中,咕咚摔倒在地,其余的马儿受惊而起,嘶叫连连,再也不能上前。后面的瓦岗众见势不好,圈马向两翼散去。

    萧布衣用手一推,大树霍然飞了出去,正前的一匹马儿被活生生的砸倒,马上那人跌下马来,又被马儿踩断一条腿,惨叫一声!

    场面极其混乱,可气势汹汹的来势却被止住,众匪见状大惊,心道这家伙还是人吗?众骑散开,沿着洛水河兜成个半圆,将萧布衣、贾润甫围在正中,为首一人却是瓦岗大将李文相!

    李文相原本为魏郡大盗,后来投靠李密,为人剽悍,曾带兵和萧布衣在北邙山一战。那时候只觉得萧布衣的黑甲骑兵犀利,可如今见到他单手断树,凭一人竟然拦住瓦岗数十骑。不由暗自寒心。

    原来事情果然如萧布衣所料,李密听王伯当陈述后,早就怀疑到贾润甫身上,可为免打草惊蛇,这才带人先是前往虎牢,却派李文相带人擒住贾润甫。没想到贾润甫早早地离开,李文相这才一路追击,到这里本以为手到擒来,却没有想到蓦然碰到了萧布衣。

    萧布衣凭借一己之力拦住众人。烟尘弥漫中,李文相又惊又怒道:“贾润甫,你竟然敢勾结萧布衣,背叛瓦岗!”

    贾润甫冷笑道:“李文相。我本是隋臣,入瓦岗不过是权宜之计。既然如此,何来勾结背叛?”

    李文相嘶吼一声,喝令道:“废话少说,砍死贾润甫者,魏公有重赏。”他呼喝一声。已经催马上前,萧布衣目光却是注意到李文相地身后。

    瓦岗众虽是气势汹汹。可萧布衣反倒更加留意李文相等盗匪身后的那一十八骑!

    萧布衣到了如今,早就一眼就能看出形势强弱,觉察到李文相远不是他地对手,放下心事,可却注意到那一十八骑很是古怪。他马术精湛,识马颇佳,一眼就看出那十八人骑地是好马。马术之精湛让人动容。

    若是一人马术精湛也就罢了。这十八人进退同体,又是哪里找来的人物?以前在瓦岗。怎么一直没有见过这种骑兵?萧布衣想到这里,心中凛然。

    萧布衣心中疑惑,见到李文相奔贾润甫冲来,遽然而动。他如今身形一动,已如风行,一伸手在马儿眼前一照。马儿受惊,长嘶声中人立而起,李文相猝不及防,身子后仰,大声喝骂。萧布衣却早早的到了他的身侧,伸手抓住他的脖颈。

    李文相大惊,挥刀砍去,萧布衣拎着他的脖子一转,他情不自禁的转身,一刀砍在了空处,紧接着手臂震颤,长刀已落。

    萧布衣伸手接刀,架在李文相脖子之上,厉声道:“住手!”

    从李文相冲出,到被萧布衣擒住,不过是刹那的功夫,众匪大惊,都是勒马不前。他们首领落在萧布衣的手上,自然投鼠忌器,李文相饶是剽悍,遇到萧布衣这种身手半分都是施展不开,目眦欲裂,可萧布衣拎住他地脖颈之时,夜空中突然嗤的一声响,一道厉芒射到黑暗之中。

    萧布衣听到声音古怪,心中戒备。黑暗之中,别人或许看不到什么,他目光敏锐,早看到那一十八骑为首一人射出道厉芒,但那道厉芒看形状并非弓箭,却不知道是什么。

    这厉芒在他身侧数丈飞出,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萧布衣微蹙眉头,突然感觉背后有物袭来。

    他和贾润甫都是背倚洛水,身后并没有盗匪,袭击他的又是哪个?

    萧布衣心中微惊,单刀反劈,迅雷不及掩耳。只听到嚓的一声响,一物斜斜地落在李文相的腿上。

    鲜血崩飞,李文相惨叫一声,腿上已经插了一物。原来萧布衣为人谨慎,反手劈刀之时已经把李文相挡在身前。那物极是古怪,被萧布衣单刀劈中还能变线,误伤了李文相,萧布衣若非谨慎,说不定已被这东西打伤。

    贾润甫骇然一指道:“萧将军,不是我,这是从我后面飞过来地。”

    萧布衣身后就是他,他不能不解释一下,萧布衣点头,见到扎伤李文相那物竟然是把弧形弯刀,不由错愕,转瞬已经明白过来,原来十八骑为首之人竟然射出了把弯刀!

    这种东西十分古怪,却是哪里人会用?这把弯刀飞出后,却能弧线飞回,直取他的后心,十分隐蔽。这招声东击西,若非他感觉敏锐,早就中了一刀。萧布衣笑起来,“弯刀不错。”

    他话音才落,突然喝道:“月光,过来!”

    月光长嘶一声,已经奔到萧布衣身前,众匪目瞪口呆,从未见过如此驯马之法。月光才是过了萧布衣的身边,萧布衣已经取弓在手,厉喝一声,长箭已电闪射去。

    他取弓射箭不过闪念之间,等到弓弦一响,四箭已到为首那人的眼前!

    众匪惊骇,从未见如此神乎其技,竟然能够一弓四箭,十八骑为首那人也是大惊,厉喝声中,从马上翻了出去。

    只听到噗、噗数声,那人闷哼一声,已经栽倒在地,马儿却是惨嘶声中,被萧布衣一箭贯穿了脑门,倒地而亡!剩下的十七骑都是大惊,两人去抢落地那人,其余十多人都是倒退。他们虽是惶恐,可进退一致,显然受过良好地训练,萧布衣暗自皱眉,琢磨这些人的来历。

    两人抢过同伴,只见到他身中三箭,受伤颇重,不由目眦欲裂!

    才要上前拼命,为首那人摆手,虚弱道:“走……我们不是他地对手。”

    十七骑唯此人马首是瞻,扶起那人上马,转瞬离去,竟然不理瓦岗盗匪。萧布衣四箭射出,所有盗匪亦是哗然而退,萧布衣傲然而立道:“滚回去告诉李密,好好的守住洛口仓,萧布衣明日来攻!”

    众人被萧布衣惊呆,讪讪而退,李文相咬牙不语,只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萧布衣突然松开他的脖颈,把他放在了地上。

    李文相不明所以,萧布衣却是伸手拔出他腿上的弯刀,鲜血流淌,李文相闷哼一声,萧布衣伸手自李文相身上撕下衣襟,为他简略的包扎下。这次不但李文相错愕,就算贾润甫也如在雾中。

    等到给李文相包扎完伤口后,萧布衣起身道:“回去吧。”

    李文相怔住,恶狠狠道:“萧布衣,你要做什么?你以为我会被你的假仁假义收买?”

    萧布衣轻叹声,“李文相,在我看来,没谁天生想要当盗匪,河南瓦岗的百姓动乱流离已久,如今都想要早早地安定,我其实不想把你们斩尽杀绝。你们若能弃匪归农,我可保证以往地一切,既往不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